H市是怎麼了?

為什麼最近一下子冒出這麼高手了?

「主人。」凌重恭恭敬敬地站在了一邊,心裡有種得救的感覺。

星舞點了點頭,淡淡地說道:「你先回去,這裡交給我。」

「是!」得到這一個特赦,凌重連忙飛回家裡。他很清楚,自己就是一個弱雞,留在這裡不過礙手礙腳。 「你的實力很不錯嘛。」南宮琉璃勾了勾唇角,讚歎了一句。「比我認識的年輕一輩都要強。只不過,為什麼我從沒見過你?」

星舞聳了聳肩,不以為然道:「我低調唄。」

「哦~」南宮琉璃點了點頭,似乎認可了這個說法,隨即臉上躍起了一抹熊熊的戰意。「來,打……」

然而,不等他說完,星舞已經一個疾衝過去,對臉就是一拳轟出。

南宮琉璃眯著的雙眸,倏然亮了起來,似乎想不到眼前的俊美少年一言不合就開打。

過去他找人打架,可都是磨磨唧唧的,現在來了個如此乾脆的,卻是有些反應不過來了。

啪!

星舞的這一拳即將轟臉,南宮琉璃終於反應過來,抬手一把捏住了她的拳。

但是,她根本就沒有指望著一拳能夠奏效,旋即一個矮身,來了個旋風地堂腿,攻擊南宮琉璃的下盤。

如此急速的變招,即使南宮琉璃的反應再快,也要反應不過來,一下被狠狠地掃中了自己的小腿。

南宮琉璃一個趔趄,向地上倒了下去,他連忙抬手往地上一拍,藉助反作用力,穩住了身影,同時順著倒下去的勢頭,一雙修長的腿向星舞絞了過來。

星舞連退三步,站穩,目光冷冽,唇角掛著一抹淡笑。

「不錯,很不錯。」南宮琉璃重新站穩腳跟,內心的戰意,被完全激發出來,「我就喜歡你這麼乾脆!」

星舞撣了撣衣服,微笑道:「你的實力也不錯。但是,和我比起來嘛,還差了點。」

「咦?你好像比我還要狂哦。」南宮琉璃挑了挑眉,心中是越來越興奮,想不到今晚會遇到高手,終於可以痛痛快快地打一架了。

剛才的幾下,不過是試探,但透過這一會的試探,他們彼此也有了個底。

「狂?我不過是說明一個事實而已。」星舞的雙眸一凜,語氣森然。

說完,刷的一聲,她再次向南宮琉璃沖了過去,身形一陣急轉,身法突然變幻莫測,讓人難以捉摸。

南宮琉璃的瞳孔一縮,眯著的雙眸,又睜開了不少,神色凝重。

他忽然有一個感覺,自己如果不全力以赴,一定會輸!

颯!

南宮琉璃一個側步,從衝上來的星舞左邊突去,身法飄逸靈動,同時周圍的枯葉再次旋轉起來,匯聚於自己的身邊。

星舞的雙眸一眯,心中暗暗不屑,在我面前玩花架子,你是活膩了吧?

南宮琉璃的這一手,不過是運轉體內的真氣,形成一個漩渦,將周圍的枯葉給帶起來。

看起來架勢不錯,但根本就比不上凝聚真氣的一拳之威。

這,不過是用來惑敵的手法罷了。

既然你要玩,那麼我就陪你玩兒。

星舞猛地站住腳,沒有急著進攻,體內的靈力轉動,更強橫的氣勢爆發出來,將南宮琉璃匯聚的枯葉全部震散。

緊接著,這些枯葉竟然全部往星舞這邊匯聚過來,並且瘋狂地旋轉。

「在我面前裝X,你還嫩了點!」

星舞的話音落下,旋轉的枯葉變化為一條巨龍。

隨著巨龍的成型,一道火光衝天而起,瞬間點燃了所有的枯葉。 南宮琉璃的雙眸閃亮,難以置信地看著這一幕。

那一條枯葉巨龍,竟然在這一刻變成了火焰巨龍,耀眼的火光照亮了半個夜空,威勢一時無兩。

「別發獃了,一不小心,可是會死人的!」星舞冷冽的聲音傳來,南宮琉璃咯噔一下,回過神來,只見少年不知何時已經衝到了自己的跟前。

南宮琉璃躲閃不及,被轟了個正著,被拳勁震得倒飛出去。

與此同時,火焰巨龍飛撲過來,張開血盆大嘴,一口咬了過去。

拳勁未散,南宮琉璃難以穩住身影,半空中的他,根本就躲不過去。

然而,就在火焰巨龍臨身之際……卻忽地消散不見。

「你敗了!」

清冷的聲音傳來,火焰消散的餘光,照映在星舞的臉上,是那麼的邪肆,妖異。

南宮琉璃一陣愕然,想不到他和人單挑這麼多次,第一次遇到如此強勁的對手。

他抿了抿唇,忽地笑了笑。「你…確定嗎?」

聽到這句話,星舞的瞳孔一縮,心中一股危險炸起,猛地一個轉身,抬手就是一掌拍出。

啪的一聲。

一股巨力襲來,她接連退了好幾步,定睛一看,整個人不由得愣住了。

這是怎麼回事?!

眼前竟然出現了兩個南宮琉璃?!

不錯,就在她的眼前,兩個南宮琉璃正一臉玩味地看著自己。

「很久都沒有人逼我使出這一招了。你……」南宮琉璃指了指星舞,淡淡道:「是第二個。」

「第二個?」星舞挑了挑眉,下意識地想要掏出巧克力,但一想到夜鋒的那一雙冷冽的眸子,撇撇嘴,又收回了手。「我突然覺得很不爽。」

「額……」

「我要揍飛你!」

「來呀!」

南宮琉璃的雙眸一亮,和旁邊的另一個自己,火力全開。

一時間,他身上的氣勢凜冽,不斷地攀升,震動了周圍的空氣,攪動了周圍的枯葉。

他,剛才根本就沒有認真。

星舞的雙眸一眯,要秒殺這個男的,很簡單。

但是,她現在心情很不爽,只想用拳頭,狠狠地蹂躪這個傢伙。

沒巧克力吃,難受啊!

然而,正當她要動手,南宮琉璃的氣勢一滯,轟然消散,而另一個南宮琉璃也消失不見了。

「咦?你怎麼突然就萎了呢?」

南宮琉璃一屁股坐在地上,一臉的尷尬。「那個……」

咕嚕~~

不等他說完,一陣尷尬的聲音傳了出來。

星舞渾身一震,愣愣地看著這個傢伙,難道他一天都沒吃東西了?

看著這個逗比,她也沒心情打下去了。

更何況,這個南宮琉璃只是好戰,並沒有殺意。

「我說,你多久沒吃東西了?」星舞走了過去,一臉無奈地問道。

「嗯~從早上到現在吧。」

「你就不能找點東西吃呢?」

「嗯~忘了!」

「……」

星舞無語了!

奇葩年年有,今年特別多。

她先是見識了穆萌萌可以很人妖,王遺風可以很變態,水心可以很冰冷,現在遇到的這個南宮琉璃則是可以很呆瓜啊。

哪有人會忘記吃東西的?難道就不會覺得餓嗎? 「那你還不趕緊去買點吃的?」

「沒錢。」南宮琉璃扣了扣臉,一本正經地說道:「我今天追了洛千靈一天,行李都丟在機場了!」

星舞扶額,我說你這個呆瓜,是有多好戰啊?為了追著別人打架,連行李都不要了!

對於這麼一個呆瓜,她再無戰意,隨即從口袋裡掏出幾塊巧克力,丟給南宮琉璃。

「喏,我身上就這幾塊巧克力,你先吃著墊墊肚子吧。」星舞很心疼,她都沒得吃,結果都給南宮琉璃了。

南宮琉璃接過巧克力,狐疑地觀察了下,道:「這是毒藥嗎?」

「!!」星舞的嘴角抽搐,有種想將這個傢伙搓圓,壓扁的衝動。「你要覺得是毒藥,可以別吃。」

你丫的!我自己沒得吃,都給你了,你還敢說是是毒藥,真是欠扁的傢伙!

「我相信你。」南宮琉璃忽地笑了笑,然後拆開巧克力的包裝,毫不猶豫地放進了嘴裡。

忽然,他的雙眸猛地一瞪,臉上浮現驚愕之色。

星舞被他這個反應嚇了一跳,哇靠,該不會真中毒了吧?聽說某些人,對巧克力會過敏的。

「好好吃!!」然而,南宮琉璃的這個神轉折,差點把星舞給雷倒了。「我從沒吃過這麼好吃的東西。」

星舞的嘴角一抽,滿頭黑線,「不要告訴我,你從來沒吃過巧克力?」

她是從修真世界穿越過來的修真者,沒吃過巧克力很正常,但這個土生土長的傢伙,沒理由沒吃過吧?

「我從小就被家裡人嚴格控制飲食,哪些該吃,哪些不該吃的,都有嚴格的要求。」南宮琉璃眯著眼,一臉的回味,說這些話的時候,卻透出一股讓人心酸的意味。

星舞明白,這又是一個從某個大家族出來的天才。

這樣的天才被家族控制培養,自己的意願很難被滿足。也或許是在這樣的環境之下,才讓他變得這麼好戰。

因為家族灌輸給他的思想,就是要超越任何一個人,自己是最強的。

看著一臉陶醉的南宮琉璃,星舞忽然覺得這個傢伙還是挺可愛的。

雖然有些好戰,但心是純粹的,腦迴路也是異於常人,有點天然呆。

「謝謝你。」南宮琉璃站了起來,似乎吃了塊巧克力,也恢復了不少體力。「你現在是我的救命恩人,我決定要報答你!」

「額……」星舞一愣,救命恩人,這誇張了吧?不就是一塊巧克力嘛?

「一塊巧克力而已,不必言謝!」

「不行。」南宮琉璃一臉嚴肅,認真地說道:「滴水之恩,必當湧泉相報。你給我巧克力,讓我不用餓肚子,也就不會餓死街頭,這還不是救命之恩嗎?」

「說吧,你想我怎麼報答你?以身相許是不行的,即使我願意,家族的人也不會同意。」

星舞是滿頭黑線,被這個傢伙的腦迴路,徹底地打敗了!

哎喂!一塊巧克力,還能想到以身相許,你咋不上天呢?

即使你願意,老娘還不願意啊!

「哇,你看,有頭母豬上樹啦!」忽然,星舞指著南宮琉璃的身後,驚呼一聲。

「哪裡哪裡?」南宮琉璃一驚,轉過身來,連忙四顧,「沒有啊!」

當他回過頭來的時候,星舞已經撒腿開溜,不知蹤影。

「恩人,你是躲不掉的,這個恩我非報不可!」南宮琉璃的執念,如同他的好戰,執著起來連自己都怕啊。 星舞見南宮琉璃沒有追過來,不由得鬆了口氣。

還好她機智,否則被這個傢伙纏上,估計會很頭疼。想想他為了跟洛千靈打一架,從早上追到下午,飯不思,行李也丟了,實在太可怕了。

不過,讓她沒想到的是,南宮琉璃竟然是離仙體。

所謂離仙體,是一種很特殊的體質,和夜鋒的淬靈體一樣,為修真界中十大極其罕見的體質。

這種體質,可以讓本人肉身靈魂分離。

這可不是簡單的靈魂出竅,而是一種類似於分身,又比分身更高層次的東西。

簡單來說,南宮琉璃可以分出一個魂體的自己,然後同時修鍊,通過合二為一,獲取修鍊體驗,這就等於別人修鍊了兩倍的時間。

如果他本身就是一個天才,再加上這樣的體質,這個修鍊速度,絕對是驚人的。

這個低魔世界,先是出現了淬靈體,現在又冒出個離仙體,這讓星舞肯定了一個事實。

這個世界絕對不是一個純粹的低魔世界。 我在異界造詭秘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