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是想玩兒這個嗎?」宋煜看了看她一眼,緩緩的說道。

長苜苜頓了頓,微微抬頭看了看前面的摩天輪:「你不會覺得太幼稚了嗎?」 「額?還好吧!」宋煜在聽了她的話后,臉色微微一紅,緩緩的說道。

一旁的夏殄在看見宋煜扯著長苜苜想要朝一旁走去,一面也就連忙扯住了長苜苜,笑著說道:「苜苜,那邊的跳樓機去試試吧?超級好玩的!」

「你沒看見她想玩兒摩天輪嗎?」宋煜皺起眉頭,瞪了夏殄一眼。

夏殄微微抬了抬手,緩緩轉過身子,白了宋煜一眼,鄙視的說道:「那摩天輪太幼稚了,你以為每個人都和你一樣,這麼大的人的還想玩兒摩天輪?苜苜,走我們還是去玩跳樓機的吧!?」夏殄一面說著,一面就要拉著長苜苜走。

「恩?其實……!?」長苜苜心中稍有糾結,也不是說特別想玩兒這個,但是比起跳樓機來說,還是這個安全些。

夏殄見長苜苜似乎沒有要跟自己走的意思,不由的回頭看了看她:「怎麼了?」

「哼哼!呵呵?你沒看見她對你的跳樓機並不感興趣嗎?她更加感興趣的還是這個摩天輪?」宋煜又瞪了夏殄一眼,打趣的說道。

夏殄似乎很難理解喜歡摩天輪的人,狐疑的看了看長苜苜,一面嚴肅的問道:「你真的想去玩這個?」

「額?要是你們覺得幼稚那就算了吧!我也可以不玩兒?」長苜苜微微皺了皺眉,遲疑小會兒說道。

宋煜見長苜苜似乎是真的很想玩兒,偏偏還被夏殄這個不速之客攪和得不能去玩兒,自然是已經有點生氣了。加之本來好好的約會被夏殄攪的完全變了質,現在這個人還想在自己的眼皮之下,妨礙自己和長苜苜獨處的機會,甚至還想喧賓奪主,宋煜的性格促使他不可能就這樣放縱不管。冷哼了幾聲,發現夏殄居然沒有任何的反應外,此時的他已經是一面上前了幾步,將長苜苜扯到了自己的身後,一面大聲說道:「你覺得幼稚就一邊玩兒去,別老拿你的想法來勉強別人!你沒發現她是真的想要去玩兒摩天輪嗎?」

「哼!要你管,別說我現在還沒有表態,就算是真的要表態了也輪不到你來指手畫腳,你怎麼知道我不會讓苜苜去玩?」夏殄上前一步,推搡著宋煜往後推出了好幾步。

宋煜只覺得自己的胸口有點痛,心中一陣憤怒:「你幹什麼?想打架嗎?」

「哼?打你又怎麼了?」夏殄逼近宋煜,雖然身高有些差異,卻不影響他對著宋煜發狠。

宋煜怒火中燒,已經做好準備要和他打一架,一面喊道:「來啊!?既然這樣,我們就來一場公平的競爭唄,誰輸了就叫對方大爺,並且保證再也不來糾纏她了?」

「哼!她?你到現在連她的名字都喊不出來,還好意思和來打賭?」夏殄又瞪了宋煜一眼,連聲說道。

宋煜忍著火氣,一面說道:「我能不能叫出她的名字,和你有一毛錢的關係?」

「哼!自以為是的傢伙!?今天看樣子我好好的收拾你一次了!」夏殄我盡量拳頭,清脆的幾聲指節的響聲。

宋煜聞言心情大為不好,攥緊的拳頭已經快速朝著夏殄右臉揮打了過去,夏殄眉頭稍皺,一面也就朝著左側面閃躲而去。

「哼,說不贏就開始動手了,真的毫無紳士風度?!」夏殄閃過宋煜的攻擊,一面也就冷冷說道。

宋煜斜過雙眼,冷冷道:「看你不順眼就打你咯,跟你講什麼紳士風度?

「呵?也行,反正我很早也看你不順眼了?好好一男人長了一娘炮的臉,丟人!」夏殄毫不留情的回擊道。

宋煜在聽了他的話后,臉都氣白了,伸手一把就抓住夏殄的衣領,惡狠狠的喊道:「你tm說什麼?」

「喲呵呵?才說了一句話就炸毛了?還好意思號稱學習第一師奶殺手呢?我看你就是個炸毛殺手,哼?龜毛?」夏殄冷哼著,一面仍然不忘用更為兇猛的話來打擊宋煜。

宋煜氣的的臉部發紅,一面瞪大眼睛,一面抓住他的胳膊就要動手:「有種你再說一次?打不死你!?」

「我就說了怎麼樣,你咬我啊?」夏殄瞪了宋煜一眼,一面掙脫掉他的手臂,冷冷說道。

宋煜被氣得嘴角微微抽搐了幾下,誠然他確實是個容易激動的人,但也不是一個好不顧忌結果的人,不過男人的自尊心作祟,現在可是正巧有個長苜苜在身邊,夏殄居然敢用這樣的話來調整他的權威,這讓一個有著嚴重大男人主義的宋煜完全不能接受。男人在喜歡的女人面前總是會容易失控,再加上這個夏殄本就是有意想要激怒他,宋煜在深呼吸了幾口氣后,終於一個沒忍住,一拳正中夏殄鼻樑。

夏殄吃這一拳,鼻血不由的噴射而出,只是微微冷哼了一聲,用手捂住了自己的鼻子喃喃的說道:「哼,偷襲通常都是你們這種小人乾的事情!」

「喂?你們怎麼不遵守遊戲的規則啊?就算是要打架不也得先按照流程來嘛?怎麼能說打就打了起來了?你們不守約定了,那我也不守約定好了?」一旁的長苜苜見好好的出行變成了流血事件,一面也就揮舞著用來吶喊用的紅旗子跑到兩人之間,將兩人分開了來后,這才緩緩的說道:「我先問一下,你們確定要通過武力來解決個人恩怨?」

宋煜微微皺起眉頭,一把將長苜苜又拉到自己的身後,淡淡說道:「這是男人之間的對決,你到一邊看著就好!」

「不行,要是你們是為了我的原因打架的話,那理所當然我就應該是你們這場男人之間較量的裁判,你們若是避開我自己做勝負的判斷的話,肯定會有所不公平,我不能允許不公平的事情發生?」長苜苜搖著頭,一步一步又走到了兩人中間。

夏殄頓了頓,見長苜苜一臉嚴肅的看著自己,明顯感覺到了她的嚴肅,一面也就笑著說道:「恩,行,一切都聽你的。」 宋煜見長苜苜十分堅持,心中的慾望也就被強烈激發出來。遲疑了小會兒后,不由的對著夏殄冷笑了幾聲,慢吞吞的說道:「好,既然你不害怕輸?那我們今天就在這裡來一場君子之爭,贏的人擁有繼續和苜苜在一起的機會。輸了的人,不僅要離開苜苜,以後見到贏的那個人還要低頭叫『我是手下敗將』三聲!賭還是不賭?」

「呵呵?我還以為你能說出個什麼來呢?不就是我剛剛說的一個意思嗎?可惜我的話還要簡單明了一些。」夏殄習慣性的抓住每一個可以嘲笑宋煜的機會,笑著說道。

宋煜的嘴角微微抽搐了幾下,嚴肅的說道:「我是怕你等下輸的太慘!」

「我看你是真的不知道我的厲害?居然還敢自己提出來?」夏殄一面說著,一面挽起了自己的衣袖,冷笑著說道。

長苜苜吸了口氣,雖然在很早以前就預料到事情會發生成這個地步,但卻沒想到這麼快兩人就架起勢要血拚了,連忙將兩人再次分開了來,大聲說道:「比賽已經結束了,你們剛剛做的約定不算數,而且在我的裁判字典里,沒有把自己當勝利品一說!裁判有權決定是否可以比賽。」

「額?!」宋煜和夏殄在聽完了長苜苜的話后,不由的將全部的目光都投到了長苜苜的身上。

長苜苜一面點著頭,一面指了指遠處的摩天輪:「比賽的事情,等我回去考慮一下,考慮好會發簡訊告知你們。但是今天你們的賭注不算數,不要試著在我看不見的地方完成剛剛那個不靠譜的賭約,因為我有權利拒絕。」

「(⊙o⊙)啊!?」宋煜和夏殄在聽了長苜苜的話,皆有一絲驚訝。

長苜苜緩緩點了點頭,指了指遠處的摩天輪岔開了話題:「這個,我自己去嘗試一下就行了,手環里還有好多項目可以玩兒,你們有想去玩的其他項目也可以直接去玩兒,不要浪費了。等玩兒夠了,我們就這裡集合就可以了!」

「還是讓我陪你去吧……!?」夏殄和宋煜幾乎是同時說道。

長苜苜吸了口氣,一面拍了拍兩人的肩膀:「好啦,你們去玩你們想完的項目吧,我自己一個人就可以了!」長苜苜的腦袋裡可不是豆腐渣啊,那可是金燦燦的『智商』啊!哼,這摩天輪就能兩個人一起坐,要三人一起去了,那還不得又鬧翻了天。

最終的結果就是兩個男生只能目送長苜苜一個人去玩摩天輪,兩人在原地互相瞪了好幾分鐘后,這才分別朝著不同的方向走開了。

長苜苜在確認了兩人已經離開后,並沒有湊到一起打架后,這才緩緩鬆了口氣,摩天輪的記憶突然漸漸清晰了起來。長苜苜第一次坐摩天輪的時候,才五歲,那個時候人世的爸爸還健在,當時小苜苜哭著鬧著要玩兒摩天輪,有恐高症的爸爸臨危受命帶著小苜苜踏上了摩天輪。苜苜記得那個時候爸爸的臉都嚇白了,可仍舊是死死的抱住自己,絲毫不敢怠慢。那段時光可以說是苜苜最最開心的,雖然已經過去了十年之久,但當長苜苜坐在摩天輪上的那瞬間,彷彿時光已經倒流到了那個時間,無憂無慮的。

享受完短暫的美好時光,長苜苜微微抬頭看了看已經停下來的摩天輪,依依不捨的走了下來,扭頭在回顧了這美好的一切,露出了一絲微笑:「爸爸,我會好好的!」然而就在長苜苜還在享受這溫馨回憶的剎那,一個熟悉的身影已經走到了她的身後,一手捂住她的嘴巴,一手攔腰拖住了她,長苜苜想喊救命,但是嘴巴卻被捂得死死的。片刻之後,長苜苜和那個熟悉的身影也就消失在了遊樂場。

等攔腰挾持著自己的手臂放開后,長苜苜發現自己已經到了一個廢棄的汽車廠房,廠房裡髒亂差的環境讓有輕微潔癖的長苜苜不由的乾嘔了幾聲,扭頭才發現站在自己的身後的不是別人,正是許久躲著不見的李蕉和她手下的幾個小太妹。

『完蛋了,這下不死也得重傷了。』長苜苜心中暗暗叫苦,一面也就開口問道:「你想幹什麼啊?有話好好說啊?」

「哼,你看我這樣子像是要幹什麼?」李蕉接過身後小太妹遞來的槓桿,一面冷冷說道。

長苜苜在看清楚那已經生鏽的槓桿,一面向後退出了幾步:「你淡定啊!這東西打下來,可是要出人命的啊?!」

「我今天就是想要你的命?」李蕉皺了眉頭,繼續冷聲說道。

長苜苜驟然叫苦不迭,後悔自己當初怎麼不和兩個男生一起,現在落得個要被拋屍廢廠房的地步,怎麼辦,手鏈姐姐楊夕也不在,唉,完了,這一次是真的死定了。不行不行,一定不要慌張,一定要想辦法逃出去。自我安慰了一番后,長苜苜強行擠出了一絲笑容,輕聲說道:「李蕉,我了解你的,你不是那種心腸歹毒的人,你放了我好吧?你要是真的打死我,那你也是會被判刑的?你的父母會傷心的。」

「父母?她們早死了!你不提他們還好,提起了我更想弄死你了!」李蕉的雙目里全是怒意,一面大聲喊道。

長苜苜見親情不能挽救這個失足少女,眉頭不由的一轉,繼續說道:「就算你不擔心你的父母,那宋煜和夏殄呢?要是你真的殺了我,他們一定會恨你一輩子的!?然後紀念我一輩子?但是要是你讓我活著,就我這沒情商的,肯定爭不過你的。」

「哼,要是沒有之前的事情,或許我還能相信你,但是現在,想要我再相信你,除非太陽打西邊出來了。」李蕉握著生鏽的槓桿朝著長苜苜走的更近了些,冷冷說道。

長苜苜聞言不由的倒吸了一口涼氣,一臉無辜的說道:「之前的事情真的是你誤會了啊?我發誓我真的沒有把你的事情說出去?」 「你算了吧?你沒說出去,那你的那個表姐到底是怎麼曉得的?難道還是我自己告訴的她不成?」李蕉一臉的怒氣,一面大聲喊道。

長苜苜見她似乎是不會給自己任何有關這個的解釋了,不由的皺了皺眉頭,大聲說道:「你有沒有想過,要是你真的把我弄死我了,你以後也不能好好的生活了啊?既然不能好好的生活了,你還怎麼去追求你的幸福啊?」

「放心,我把你弄死之後,會想辦法撇清關係的?!」李蕉瞪了長苜苜一眼,冷聲道。

長苜苜又吸了口氣,緩緩的說道:「剛剛遊樂場好像到處都有監控的,你把我帶到這裡來的事情,肯定是被監控錄下來了?要是我真出了事情,第一嫌疑人就是你耶?」長苜苜試著讓自己放輕鬆,對於李蕉來說,既然她還有愛情,應該還沒有壞到慘絕人寰的地步,而且她現在還只是一個高三的學生,膽子應該還沒有那麼大,大到敢去殺人!而且就她那智商更加不可能做到殺了人還天衣無縫。長苜苜不斷的安慰著自己,一面整理著自己惶恐的思緒,一面繼續說道:「其實,你考慮一下,就算是把我弄死了,對你最多就是解一時半會的氣,到時候搭上你的一輩子可就不值得了呢?還有,你想,宋煜和夏殄都很優秀吧?那就算我不在了?肯定也會有其他的女生喜歡他們啊?難道你要一個一個把她們都弄死嗎?」

「你?……!」長苜苜的這一番話,好像對李蕉起到了一定的規勸作用,只見她的臉微微變了變,態度似乎沒有剛剛那麼強硬了,不過也不可能就因為長苜苜這兩句誰都會說的話,就放棄了之前的所有計劃,一面狠狠瞪了他幾眼,一面緩緩的說道:「哼,要是不要你的命?那你告訴我,我現在的不悅要怎麼去排解?」

長苜苜見她有了動搖,這便又深吸了口氣,繼續說道:「你也看見了,我現在和宋煜還有夏殄還只是普通的朋友,而且我的目標就是進入學生會,我一旦進入學生會了,一定不會再和他們有太多的交集了?」

「你接近他們,只是單純得想進學生會?」李蕉在聽了長苜苜的話后,微微皺了眉頭。

長苜苜趕忙回答道:「恩恩,你了解我的,我就是個毫無情商可言的人,而且我最喜歡的就是書了,我進入學生會是想享受學生會特有的圖書館。」

「所以你就想辦法接近宋煜,然後想通過他的關係進入學生會?以達到你想看書的目的?」李蕉梳理了一下長苜苜的話,一面緩緩的問道。

長苜苜見她已經被引入到了由長苜苜自己構建出來的這個半真半假的謊言中,又是一陣點頭:「恩恩,你現在知道我的情況了吧?所以麻煩你放了我好嗎?而且只要我進入到了學生會,你有我的把柄,也能用這個把柄繼續威脅我不在跟他們見面了啊?甚至你可以用這個把柄直接毀掉他對我的所有的信任和我們之間所謂的感情?所有,你想要,要真是達到這哈效果?不是比弄死我,對你有更加有利嗎?!」

「切,早該想到你的突然變化肯定是沒安好心。哼,果然是個徹頭徹尾的心機婊,居然會為了那個所謂的破圖書館,用這麼多心機來對付我的宋煜和夏殄?我要馬上去拆穿你!?」李蕉已經被長苜苜的謊言糊弄的一愣一楞的,一面也就真的相信了她所說的所有的話。

長苜苜聞言微微皺了皺眉頭,連忙笑著說道:「對吧?我這點小心思都給你交了底,我之前也沒有做什麼對你不太好的事情,所有要不然這樣,我答應繼續幫你做內應,你答應不再找我麻煩?」

「哼!若是真的這樣,我可以放你回去。」李蕉說出這話的同時,身後的一個小太妹已經上前想要阻止:「大姐,不要相信她!」李蕉搖著頭把小太妹擋了回去,冷笑著說道:「不用擔心,我太了解她了。」

長苜苜點了點頭,緩緩的說道:「不過我有個小要求,就是在我順利進入到學生會之前,你不能拆穿我,不然我們兩個的目的都不能達到了!」

「你……算了,為了最後的勝利,我忍你這段時間,但是我警告你,我能把你抓來這裡第一次,就能有第二次,奉勸你不要耍花招?」李蕉舉起生鏽的槓桿,放到了長苜苜的肩膀上,兇惡的威脅道。

長苜苜連忙點頭:「放心,我會做到的。」

「放她走吧!」李蕉冷哼了一聲,招呼了自己生活的小太妹解開了捆住長苜苜雙手的繩子。

長苜苜見自己的機智居然真的救了自己一命,這便也就逃一般的離開了廢舊的汽車廠,生怕李蕉突然改變心意,一面也就快速的跑出了廢舊的停車場,一面大聲朝外喊道:「放心吧!答應你的事情,我一定處理好的!」。

宋煜和夏殄此時已經在遊樂場的摩天輪附近找了好幾圈,都沒有發現長苜苜的蹤影,兩人在碰頭的時候,難免會針鋒相對。

「哼,要不是你,苜苜會一個人先走了嗎?」夏殄率先指責道。

宋煜心中窩著火,見夏殄居然好敢指責自己,一面也就大聲說道:「哼,還真是****的欺負上廁所的,今天明明是我和苜苜單獨出來的,還不知道是誰死皮賴臉的非要跟過來?」

「呵?不想我跟過來,你幹嘛要輸給我?知不知道什麼叫願賭服輸?」夏殄回瞪了她幾眼。

就在兩人爭執之中,一個五十將近六十的老爺爺帶著一個小朋友已經是快步走到了兩人身邊,輕輕拍了拍宋煜的肩膀說道:「孩子,孩子!剛剛你們是不是三個人一起的啊?是不是還有一個穿白裙子看起來很可愛的小姑娘同行啊?」

「白裙子?老爺爺,對對,您見到她了?」兩人皆是一驚,連聲問道。 老爺爺聞言有點愧疚,一面點著頭,緩緩的說道:「唉,我老了,膽子也小了,加上還帶著我孫子,實在是不敢輕易出手。只能把情況告訴你們了,大概二十多分鐘前,我看見那個穿白裙子的小姑娘下了摩天輪不久,就被一個高個子女生拖走了,還是是捂著嘴拖走的,看起來像是遇上壞人了!」

「啊?老爺爺,你的意思是苜苜她是被綁架了?你看清楚了嗎?真的是綁架?」宋煜大驚,一面急聲問道。

老爺爺帶著的小孫子嘟起小嘴,一面緩緩的說道:「那個小姐姐是被個大姐姐拖著走的,爺爺不讓我喊。」老爺爺的臉色十分的愧疚,一面搖頭:「對不起啊,因為實在是不清楚到底是什麼情況,我不准我的小孫子喊,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暈啊?怎麼會發生這種事情!早知道我們就不該生氣不管她。老爺爺,不是你的錯,可是能不能麻煩你告訴我苜苜是被朝著那個方向拖走的?」宋煜的額頭上都驚出了冷汗,腦海中開始猜測起可能綁架苜苜的人,要知道在昨天,自己的要跟班上一個女生約會的事情被父母知道了,父母當時就已經明確表示了不準去,今天是自己強硬的跑出來的,難道真的是父親找人綁架了苜苜?想到這裡,宋煜的心跳不由的加速。

而就在宋煜還在同老爺爺詢問綁架苜苜的人的外貌特徵的時候,夏殄皺著眉頭已經是悄悄離開了人群。一直到找到了一個隱秘的角落,四下確定了確實是沒有人後,這才拿出一部瞧起來跟平板電腦外形有點相似,但卻明顯不是比平板電腦高科技的東西。操作看起也十分簡單,只見他的手指在水晶的屏幕上微微一滑,又點了幾下,屏幕上空也就映出了一個穿著黑色西裝,看起來十分霸氣的男人背影。

「殄兒,這麼急找父王有什麼重要的事情嗎?」屏幕里的男人本來是背對著的,此時已經是一面說著話一面緩緩轉過身來,淡淡道。等男人轉過身來的后,他的樣子這才映入到了夏殄的眼帘,膚色有點微微發黑,眉毛很粗,頗有現代社會被稱為大叔的那種成熟氣息,不過眼角和顴骨上的一個黑色印記看起來似乎要比他的其他的個人特徵要抓眼一些。

夏殄吸了口氣,緩緩的問道:「你要我想辦法接近的長苜苜,主神的小女兒。現在我才剛剛執行任務不久,您就迫不及待的把綁架帶走了,到底是不相信我的能力,還是說你一開始就在騙我?」

「那個女孩被綁架了?放肆?!哪有你這樣和父王說話的?」黑色西裝的男人瞪了夏殄一眼,眼中的表情表示出他確實是不知道的樣子,不過被夏殄的質問讓他頗為惱怒,一面也就厲聲呵斥道。

夏殄被男人的嚴肅給嚇住了,緩了好一會兒后,才使勁咬了咬自己的嘴唇:「那既然不是父王你綁架了?那還請父王為孩兒算一下長苜苜的去向!?」

「哼!她是什麼時候失蹤的?」黑色西裝的男人頓了頓,問道。

夏殄連忙搖搖頭:「剛剛有些其他的願意離開了她好一會兒,等我回去的時候,她已經不再了,所以也不是特別清楚,大概是半個小時之前吧?」

「不好,難道魔界的其他種族分支已經知道她的身份?!殄兒,你趕緊去查清楚到底是什麼情況,最近魔界並不太平,其中以獸人種活動最為頻繁,此事若是我魔族之人做的,那我猜想可能是獸人種在搗亂!」黑色西裝的男人微微皺了眉頭,急切的說道。

在聽了兩人的對話后,這才反應過來,這個男人原來就是現在魔族的魔王留天,夏殄是魔王的兒子,運氣好的話那就是未來的魔界王。

這樣一來當初楊夕對夏殄的懷疑也就說的通了,無奈這事目前除了這兩父子之外,再沒其他人知道,楊夕就算是有點懷疑他,也還沒找到證據,只要夏殄能繼續的好好的影藏身份,應該是沒有多大的問題的。

夏殄狐疑的看了看自己的父王,一面緩緩的問道:「孩兒斗膽再問一句?真的不是父王所為?」

「父王我的目標是和天界平起平坐,自然是不會去傷害主神的女兒。」魔王留天冷冷的哼了一聲,緩緩的說道。

夏殄微微點了點頭,算是相信他的解釋,片刻之後又好像是想起了什麼,輕聲問道:「我母親可好?」

「放心吧,兒子。你只要好好的在人界為魔界做事,我的夫人也就是你的母親就會永遠都是魔界的魔后!享受至高無上的魔界權利!」魔王伸出手輕輕拍了拍夏殄的肩膀:「有人了來了,父王先離開了。」言罷,一身黑西裝的魔王也就消失在了夏殄的眼前。

夏殄連忙將通訊器縮小藏了起來,抬頭正巧撞見了一臉憤怒的宋煜,正想說話,卻只見宋煜迎面而來的拳頭,現在沒有長苜苜在旁邊,夏殄也就毫無顧忌的架住了宋煜的拳頭,嬉笑著說道:「你除了動手,就不會其他的了嗎?」

「對於你這種人,我要是不動手才是奇了怪了!」宋煜面色十分難看,一面大聲說道。

夏殄冷哼了一聲,推開了宋煜的拳頭,冷冷說道:「我沒覺得你和我動手你能好到哪裡去!」

「算了,我現在沒有心情跟你吵架,我告知你,我可能知道苜苜是被誰綁架了,你先去出事的地方等著,我去救她!」宋煜吸了口氣,一面冷冷道。

夏殄連聲拒絕:「不行,既然你知道她被誰綁架了,幹嘛讓我留在原地,哦,你是想一個人去救她,好體現你的大無畏吧?」

「聽著,我告訴你,我現在沒有心情跟你開玩笑,我擔心的若真的是我猜想的那樣,苜苜她可能會凶多吉少!」宋煜一拳重重的打到一旁的樹上,一面說道。 夏殄聞言也是一驚,料想長苜苜雖是主神的小女兒,但現在畢竟只是個普通的高中生,並不具備任何的法力,也不可能有什麼刀槍不入不死之身的可能。若是真的被綁架團伙綁架了,一旦綁架團伙起了殺心,那長苜苜是真的必死無疑,想到這裡,夏殄也失去了開玩笑的情緒,輕聲問道:「既然是那麼危險,我們兩個人,肯定比你一個人去要更加保險啊?!」

「不行,這件事情只能我自己去處理,除了我之外,誰都不能!」宋煜連忙搖頭,繼續輕聲說道:「不過估計我這一去,以後就不能在見你和苜苜了,等我把苜苜救出來后,我會找人把她完全送回到家,從此後就麻煩你好好照顧她了!」

夏殄被宋煜的這番話說的一愣一愣的,不悅的問道:「你這什麼意思啊?不就是救個人,怎麼就搞得和死離死別一樣一樣的了?」

「好了,什麼都不要問了,你按照我說的去做就行了,趕緊回到摩天輪那裡,我一定會把苜苜救出來的!」宋煜攥緊的右手拳頭吱吱作響,一臉的憤恨:「實在不甘心就這樣把苜苜讓給你,但是沒辦法,希望你能好好的照顧她。」言罷,宋煜也就徒步快速的離開了。

長苜苜沒命的從李蕉的手中逃了出來,第一時間已經是回到了遊樂場的摩天輪下跟兩個同學報一下平安,她哪曉得兩個男生此時早已經離開這裡去想其他辦法了。因為情感的缺失,苜苜的第一反應,他們應該是已經回家了,畢竟自己突然就一聲不吭的消失了,也沒有機會說明原因,他們回去也是情有可原的。想到這裡,長苜苜也就深吸了口氣,扭頭緩步朝著遊樂園的大門走了出去,打算回到家裡后,去班級通訊錄上找一下兩個同學的電話,然後用電話報個平安。

還好長苜苜剛剛走掉不久,夏殄也就跑了回來,圍著摩天輪又找上了一圈,確認沒有長苜苜的身影后,這才找了個靠著不遠的斜坡席地坐下,打算等著長苜苜被送回來。這一次夏殄很相信宋煜,就因為他的目光,真的完全沒有可以懷疑的餘地,一面也就嘆了口,呢喃的道:「看樣子,宋煜對長苜苜這才是真的喜歡。」

宋煜在聽過老爺爺的描述后,第一時間想到就是自己父親秘密培訓的女子特衛隊,而這個女子特衛隊是為了全面保護父親和整個研究院的私密組織,除了自己和父母之外,便再也沒有人見過她們,不過她們的強勢和暴力,宋煜從剛剛記事開始就得以親眼目睹過。所以當宋煜聽說是一個女生綁架掉長苜苜后,就已經被嚇的額頭冒出冷汗。

宋父是個強勢的人,也正是因為他的強勢,這麼多年,他們的第一軍工研究所的地位遠遠凌駕在其他同性質的研究所之上。為了能讓自己安心的走上接班的道理,宋煜完全有理由相信,父親是為了避免自己因為戀愛耽誤了學習,而造成這一切的只可能是長苜苜,所有若是宋父派出女子特衛隊來綁架長苜苜,也是完全能成立的?又驚又怕的宋煜一路忐忑的跑回了家。

宋家的房子和其他有錢人家一樣,大的出奇,感覺就是最近的房間和最遠的房間基本快要有個好幾里地了。宋煜一路疾馳,快速的跑到了中心的辦公樓,一面大聲的喊著:「爸?爸?」等宋煜跑進了房子后,一男一女正對坐在客廳的茶桌旁品茗,不由多說,自然就是宋煜的父親和母親了。

女人聞言扭頭看了看自己的寶貝兒子,一面愛憐的問道:「怎麼回來了?在學校過的怎麼樣?」

「額?」宋煜稍有點頭,連忙說道:「爸,您為什麼要讓你的女子特衛團去綁架一個毫無戰鬥力的女生?!您太狠了!」

宋父不解,冷眼看了看她,緩緩的說道:「你說什麼?」

「你怎麼能這樣,為了一些不關她的事兒的事情,你們居然去為難她?」宋煜現在已經完全失去了理智,朝著自己的父親大喊道。

穿著唐裝休閑服的男人在聽了宋煜的話后,憤怒的將茶杯拍在了茶桌上:「不孝子,你怎麼能這樣跟你的父親說話?」

「老公,消消氣……孩子不懂事,你別跟孩子一般見識啊!!宋煜啊,還不趕緊過來給你爸爸道歉啊?!」同樣身穿青藍色唐裝旗袍的女人一面站起身來安慰男人,一面朝宋煜說道。

宋煜氣的渾身發抖,一面衝上前來,雙手撐住了茶桌:「爸,我知道是你讓你的女子特衛隊抓了她。只要你答應放了她,以後再不找她麻煩,我保證以後再也不見她,求您放了她吧?。」

「宋煜,你爸爸他……!」宋煜的母親這才反應過來,正要解釋,卻被宋毅欄了下來,只見他緩緩站起身來,冷聲說道:「放了她沒問題,不過除了你剛剛開出的條件外,我還有一個要求,那就是你得馬上投入到我們的新武器的研究。」

宋煜狠狠咬了咬自己的嘴唇,點頭到:「好,我都答應你了,請您馬上叫女子特衛隊放了她,並且安全送她去點山遊樂場。」

「沒問題,我這就打電話。」宋毅點了點頭,從身後的書桌上拿起電話,撥通了女子特衛隊的電話。

宋煜對自己的父親實在是過於了解,所以既然他答應了放人,就一定會做到的。可惜宋煜永遠都不會知道,綁架長苜苜的其實只是李蕉,自己所做的一切不過就是掉進了自己父親的圈套。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