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是這樣啊!那快點行動吧,順道還可以在蘑菇森林中,挖點蘑菇留作紀念。聽說運氣好的話,還能看見三千年一開花,三千年一結果,三千年一成熟的『人蔘菇』!」西撒一臉嚮往道。

「你從哪裡聽來的謠傳?你家的蘑菇還開花啊!」七號一臉鄙夷的嘲諷道。

「蛤?蘑菇不開花嗎?」西撒整個人都驚呆了!

「蘑菇是真菌哎!你們錫蘭土鱉真是愚蠢啊!」七號一臉嘲諷。

「艾爾莎當年還相信東洲有娘溺泉呢!」卡蜜拉突然插口。

「你們錫蘭人真是魚唇啊!這種無稽之談也相信?」

……

收到信的當天,西撒一家乘坐蒸汽特快趕往最近的城市,然後搭乘飛行器前往信中所記錄的位置。

在西撒一家行動的同時,越來越多的咸黨、甜黨成員,也陸續抵達了東洲,並且低調匯合,準備進行一場驚天動地的大決戰。

除此之外,還有一夥特殊的傢伙,也混在這些外來者當中,比如最近異常活躍的『寶瓶宮』。(未完待續。) 在東洲沿海最大城市『紫螺』,是國際物流業的重要港口,每天都有無數貨輪、游輪、飛行器跨越大洋抵達這裡。

在城市最大的飛行器起落場中,三個造型另類,與東洲土著截然不同的外國人,同時走出貴賓通道,引起陣陣騷動。引得無數漂亮女妖精都望向這裡,並不時做出各種嫵媚動作,試圖吸引三人的注意力。

為首那個,一身常見的白色休閑裝,雙手插兜,腳下穿著帆布鞋,耳朵上有一個吊墜,是一位非常吸引眼球的帥哥。但最奇特、最吸引人視線的,卻是他那雙眼的瞳孔,純銀色;此外,他的頭髮同樣是奪目的銀白色。

任何一個稍有見識的能力者看到這位,都能猜出對方的身份——白銀脈。

而在這銀髮青年的身後,是一位身著黑色皮夾克,額前劉海遮擋住雙眼,全身上下纏繞著邪異混亂原始野蠻氣息的古怪男子。雖然看不清相貌,但挺拔的鼻樑,與恰到好處的臉型,證明他同樣是一位優質帥哥。

走在最後的那個,頭上戴著一個黑色的賽車頭盔,根本看不清什麼樣子,身材卻是強壯魁梧的類型,足有兩米高,如同一尊鐵塔。這位體內透露一股出生人勿進的冰冷氣息,但又與亡靈不同,更像是一塊冷冰冰的鐵塊。

如果他的身材再能凹凸有致一些,個子低一些,被西撒看見后,或許會誤認成『無頭學姐』手下的一員女將。但他卻是個男人,應該與中央冥界無關。

「真是的,東洲這邊明明是耶夢加得的主場,為什麼偏要派咱們來?你說呢,青色?」白銀脈青年轉頭。對身邊的夾克青年說道。

「……」然而他只得到無聲的沉默。

「切,你們兩個真沒情調!那個新加入的『影子』也是一樣,為什麼寶瓶宮中,就不能多幾個開朗健談的人呢?為什麼就不能多幾個身材爆表的妹子呢?話說那個預備役『硬糖』身材很不錯哎,可惜性格太差,你覺得呢?新來的大塊頭。」

「……」

青年在『夾克』的身上自討沒趣后。又轉頭看向那個戴頭盔的傢伙,得到的依舊是沉默的回應。

「哎,你們啊,多說幾句話也能騙騙字數不是?非要讓我一個人說,別人還以我是話嘮,或者自言自語的精神分裂患者呢。」銀髮青年再次感嘆道,「上次boss在東域搞了一場大新聞,這一回,咱們也不能弱了勢頭啊!」

「……」兩個同伴依舊沉默以對。

「算了。算了,不和你們多說了。走走走,去找那隻彩色野雞! 兩個人的獨角戲 我要爽一爽東洲的大|波妖精!」

……蘑菇森林的分割線……

鏡頭跳轉,經過幾日的跋涉后,西撒一路見識了四座風格不同的東洲妖怪大城,終於抵達了信中記載的地址:九號蘑菇林

將第二紀『大蘑王』的破碎神國,曾被分類標記。其中保存最完好的核心神國碎片一共有十塊,而九號蘑菇林。就是價值最高、保存最完整的十大蘑菇秘境之一,排位第九。

如今。『一號蘑菇林』被九尾城獨佔,『三號蘑菇森林』被血海污染,成為『血仙』的樂園。剩餘的八大秘境,全部是公共設施,被黑白魔三道刮分,傳聞裡面隱藏著各種太古紀的寶物。

「啊!是那隻大蘑菇啊。我想起來了!我在混沌實驗室的資料庫中,見過這傢伙的介紹,在第一紀初期,這一株『大蘑菇』被混沌科技的員工,歸類進了『多元宇宙十靈根』排行榜中。」七蘿莉研究著奈奈收集的資料。突然驚呼一聲,想起了三紀元前的超級黑歷史。

「也就是說,大蘑王和你一個輩分,都是太古紀遺存的超級根源?」西撒無視了『多元宇宙十靈根』的拉風稱號,鬱悶道,「但總覺得你們之間的差距太大了點。你是地獄的意志,貴不可言;而大蘑王卻是第二紀的災神,還掛掉了。這種差距,令西撒想起來被『炒飯』當做彈力球玩弄的『瓶中瞳』。」

「你想多了,十靈根這種級別的寶貝,全都被『混沌科技』打包帶離了這個宇宙。有關『宇宙蘑菇』的核心資料已經全被刪除掉,混沌實驗室中只保留了不重要的外圍信息。據說當時的研究員,試圖在錫蘭培植『宇宙蘑菇』,並且分裂出潛力不弱於本體的『分裂植株』。」

「成功了嗎?」西撒好奇道。

「當然失敗了!一種完整的『禁忌根源』,怎麼可能輕易培養出來?不過混沌員工成功培育出了弱一等級,帶有一部分『根源』特性的大蘑菇。我猜測,你們第二紀的大蘑王,應該是沒有被世界之渦消化掉的『次級大蘑菇』的殘骸。」七蘿莉一本正經的說著西撒完全無法反駁的推論。

「隨身攜帶老奶奶真是有用啊!」一旁聽得雙眼發直的卡蜜拉贊道。有了『七蘿莉』這位老奶奶傍身,以後就不用為鑒定寶貝而發愁了。

「去死!你這隻皮皮挫才是老奶奶!我可是宇宙意志,壽命要以宇宙的生滅輪迴來計算,如今的我遠還沒有成年。倒是你,皮皮挫!喵星人就應該用喵星人的壽命來衡量,從第二紀到現在,你已經是不知道存在了多少年的乾屍老妖婆了!」七蘿莉凌厲的反擊道。

「哼,人家****還沒有開始發育,怎麼可能是老妖婆?」卡蜜拉得意的挺了挺平板,示意自己年紀還小。

「那我比你還要平,也沒有發育,憑什麼說我是老奶奶?」七蘿莉同樣不滿的挺了挺胸。

「哎,是同類啊!不如入我『拜歐派神教』吧?」。

「別吵了,到入口了!」西撒在奈奈的引導下,穿越了一片高可參天、密不透光的蘑菇密林,見識了形形色色在黑暗中散發出彩色熒光的蘑菇,終於抵達了蘑菇密林的最深處,『九號蘑菇秘境森林』的入口。(未完待續。) .

「且慢,有殺氣!」

林中抬腳前進的奈奈攔住西撒,抬手向空中一點,無形的魔拳波動在空氣中傳遞,轉瞬即至。不遠處的透明的空氣中,傳出兩聲悶哼,兩道黑影向著不同的方向逃竄而去。

「耶喝,不弱唉,居然沒被打死。」見到兩位害巔峰並沒有被小師姐的魔拳點死,西撒讚歎有聲。

與此同時,麗塔也出手了。

「極樂!」

曾經放翻西撒,並奪走他一血的『緋紅霧氣』,如今變成了『緋紅+絳紫』的全新混色霧氣,看上去視覺效果更加夢幻。只能說鋼女僕也是也是愛美的,『必殺技』非要加加特技,搞得這麼高調以後還怎麼陰人與無形之中呢?

麗塔如今的『極樂』,包含了『力場摺疊、超頻共振、虛病毒侵蝕、魔女之力』,將她掌握的各種規則力量熔煉於一爐,修成了不弱於『邪拳、魔拳』的根源級武技,稱她為『開派宗師』也不過分。

不過麗塔的武技,太過依靠黑科技、以及暴食虛界,沒有黑晶兔耳、魔動爐、魔女之腦、暴食虛界等外掛的能力者,很難將其修成。因此,艾爾莎將其歸納為『新派黑科技武技』行列。

而受到啟發的西撒,也決定追加資金,投資開發全新的超級戰士,並根據黑科技理論,打造『核子裂變拳』、『炎魔重核腿』、『鈾晶戰體』等武技,掀起全新的『黑科技秘武』潮流。

麗塔手指劃過空氣,帶出一抹夢幻的色彩,無形力場瞬間籠罩方圓百米的範圍,手指所過之處,彷彿撕裂了空間。直接作用在兩道黑影的身上。

事實上,這卻是極為高明的共振技巧,瞬間跨越空間的距離,直接命中目標。

「等一下,是自己人!」奈奈突然意識到什麼,連忙開口喊道。

「嗯!」

麗塔聞言。立刻點頭收招。出手到停止的間隔,不超過一秒鐘,完美的把握住了自己的力量。

然而『啪啪』兩聲脆響,一隻繃緊成拳頭的手掌,與半個還算完整的腦殼同時掉落地面,至於原本逃命的兩個黑影,在極樂共振之下,徹底泯滅成了最細微的粉末,就連堅韌的靈魂、以及領域。都被粉碎成了靈魂粒子,不留半點活口。

「我擦,這也太兇殘了吧?!」專業玩|弄靈魂的西撒這時才發現,兩個逃跑的傢伙不僅身體被『極樂』腐蝕消融,就連靈魂也沒有保存下來。

「哎,他們都是殺協的成員,使用的是一位前輩教授的隱匿技巧,可惜都死掉了。」

奈奈一臉黯然。她最近這段時間跟著西撒過慣了安逸日子,突然間感受到殺氣並沒仔細分辨。當意識到是自己人時,已經晚了一步。或者說,其實是麗塔大魔王實力增長的太快,屠殺起害巔峰如同鐵鎚敲雞仔一般,根本來不及收手,對手就變泥巴了。

「別自責啊!話說回來。還是這兩個傢伙自己太弱雞啊!明明奈奈你已經喊停,而且麗塔也瞬間收手了,前後不過一秒鐘的時間,他們都堅持不下來,這種垃圾留著。也是浪費糧食啊!就讓他們這樣安詳的去了吧。」西撒開口寬慰道。

「嗯嗯嗯,區區兩條錫蘭土鱉雜魚,在意這些幹什麼?走,我們進去玩樂一番!」頭頂種了一株藍色熒光蘑菇的七蘿莉,從森林中竄了出來,催促道,「那株大蘑菇當年的氣息可是非常誘人的,隔著好幾個實驗室我都能聞見味道,畢竟是混沌科技欽賜的『十靈根』,只可惜被帶走了。不過『大蘑菇』還留下了『小蘑菇』。雖然你們口中第二紀的『大蘑王』並非『小蘑菇』,但也一定繼承了小蘑菇的部分營養,算『小小蘑菇』。那麼在它遺留的破碎秘境,一定存在非常可口的『小小小蘑菇』!」

聽到七號如此不靠譜的推論,西撒一頭黑線,沒想到這位居然也是一位吃貨。而站在西撒身後低頭努力嗅空氣,尋找美味食物的小田螺,也一臉崇敬的望向『七蘿莉』。經過這段時間的相處,她已經將『七號』這位博古通今能吃又會玩的老妖婆,當做人生偶像了。

失手做掉兩個守門的殺協成員后,附近再沒出現任何人,秘境大門徹底敞開,毫不設防。

「奇怪,為什麼會有『殺協』的人守在秘境門口?這裡不應該是公共秘境嗎?」西撒鬱悶的思索起來,跟著情緒不高的奈奈走進了『九號蘑菇秘境』。

……

進入秘境后,元素濃度大幅度提高,快要達到濃縮成了『木系神力』的地步,與馬卡斯的『生命樹神系』有些類似,不過這裡處處皆蘑菇,並沒有植物。

西撒一家出現在一片瘋狂生長的蘑菇森林當中,四周並沒有一條可供行走的小路,到處都是大大小小奇形怪狀的蘑菇。西撒直接釋放暴食之口,吃出一條路來。

而小田螺這不怕死的傢伙,在『七號』的慫恿下,跟在後邊見什麼蘑菇漂亮,就吃什麼,為七蘿莉試探哪些蘑菇有毒,哪些沒有?卡蜜拉雖然是死掉的乾屍貓棒子,卻也不敢亂吃,而是拿出一個籃子,四處採集帶有濃郁香味的蘑菇,準備回去釀造香水。

艾爾莎、麗塔等強力黨不受美食誘|惑,也不被個別美麗的蘑菇迷惑,而是連連施展白銀熱動炮、六元素魔炮柱轟擊蘑菇林,輔助暴食之口打出一條通道來。

奈奈則在一旁感應沙羅曼的位置,一邊為兩女護駕。

不多時,奈奈便憑藉心靈感應,帶著西撒一行人穿過層層阻隔,終於找到了在秘境中紮營的沙羅曼。

此時的老傢伙,正穿著一件寬鬆的練功服,赤腳站在一條小溪中洗蘑菇。在他的身後,是一片開闢出來的空曠場地,附近倒了大量百米高的參天巨蘑,壘成一座小山。根據『斷蘑』的截面來判斷,應該是老傢伙一記邪拳劈出來的誇張效果。

.(未完待續。) .

空曠的場地中央,豎立著一個簡易破舊的行軍帳篷,帳篷門口還有一個用破碎蘑菇殘渣點燃的篝火堆。

在篝火旁邊,豎插著一根三米高大,腿粗細的巨大鐵釘子。釘子表面打造了數百個半圓形鐵環,綁著近百根繩索,每一根繩子的盡頭,都與一個長著雙腿、雙足,五官長在身上的蘑菇人相連。

具體怎麼講呢?這些繩子的盡頭,都有一根粗糙的大鐵釘,被沙羅曼殘忍的釘進這些蘑菇人的體內。有的刺穿了大腿,有的釘在心臟上,有的則直接插進類似腦袋的地方。近百隻不到一米高的蘑菇人圍聚在一起,瑟瑟發抖,一臉恐懼的望向沙羅曼。

而站在小溪中的沙羅曼,此時手中握著一根長約兩米的鐵槍,將一隻只洗白的蘑菇人用拳頭打昏,再用鐵槍串成串。

身體被鐵槍刺穿,疊羅漢一般被做成『人體蜈蚣』的蘑菇人們並沒有死透,反而在痛苦的刺激下蘇醒,接著放聲尖叫,痛苦的嘶喊著西撒聽不懂的土語,無力的晃動四肢,處境凄慘無比。

「唉喲我去,這些可是這處秘境的精華物質,小小小蘑菇啊!沒想到竟然有這麼多!」七號一眼便看穿了這群蘑菇小人的本質,呼喊道。

「哦?你們到了,要一起吃嗎?」沙羅曼回頭看到西撒一大家子,遙遙揮動手中的蘑菇串,詢問道。

他的動作牽動了那串蘑菇人的傷口,引發了更加慘烈的嚎叫聲,流出白色的血液,點點滴滴打落在沙羅曼的身上,渲染出一副食人惡魔進食前虐待獵物的恐怖畫面。然而他的臉卻看不出半點殘忍或者興奮。淡漠的如同晚飯洗菜一般平常。

「好啊!好啊!」聽到可以吃這些蘑菇人,七號大聲回應,連連點頭。

小溪中的沙羅曼再次彎腰拉起一根繩索,用力一拽一抖。巧勁透過繩索傳遞到鐵釘上,輕而易舉的崩斷了那些鐵環,並將一排排被鐵釘釘穿的蘑菇小人。扯到溪水中,開始第二輪的清洗工作。

老傢伙也不知從哪裡又變出一根鐵槍,開始將哭喊求饒的蘑菇小人們紛紛串成新鮮的串串。

「擦了,老師往日都這麼豪放嗎?」看到沙羅曼也內臟都懶得處理,甚至直接將活的串成串,西撒有些佩服的看向奈奈。莫非小師姐從小就吃這些長大的?

奈奈被西撒看的臉色一紅,害羞的低下頭,小聲道:「其實老師性格怕麻煩,做事情追求效率。沒什麼口腹之慾,所以一直都吃生的。不過他很照顧我,每次都會打死獵物,很少吃活的。」

「再怎麼嫌麻煩,也要處理一下內臟吧?」西撒看向那群哭爹喊娘的蘑菇小人,很難理解沙羅曼的思維模式。

「笨啊,這可是蘑菇啊!哪怕是活的,也只是蘑菇。需要清理內臟嗎?」七號並不認同西撒的看法,反而非常欣賞沙羅曼的做法。「這樣吃才夠新鮮吶!你有聽說過猴腦的三種吃法嗎?」

幾人交談時,手持兩根大鐵槍串蘑菇的沙羅曼,快步來到西撒身邊,鐵槍上掛滿呻吟掙扎的蘑菇人:「來,一起烤著吃吧!」

說著,他望向了西撒與奈奈。接著無視了卡蜜拉、小田螺等萌系吉祥物,視線停留在艾爾莎的身上,皺了皺眉毛,冷漠的臉龐終於露出困惑的表情,「你是?」

見到失散多年的親生女兒。沙羅曼感受到了一種源自血脈深處的呼喚,這是一種血脈相連的親近感。然而壓根沒有情商的老傢伙,顯然對於這種感覺非常陌生,貧瘠的大腦更是無法理解『親情』這種美好的感情,只能將其歸結到『負面狀態』之中。

若是換做旁人,膽敢擾亂沙羅曼大人的感知系統,試圖用『靈魂攻擊』干擾他的狀態,他老人家絕對二話不說,一巴掌拍死對方。但艾爾莎不同,蛇妖讓他生不出半點攻擊的念頭,反而有一種想要呵護的念頭。

好吧,這種矛盾的感受,卻是來自血脈之中,保護後代的一種本能。至於『呵護』二字,沙羅曼要能理解這個詞語,那我就呵呵了。

從小到大,不通感情的古蛇大人,就從沒『呵護』過任何東西,從奈奈的悲慘遭遇就能窺見一二。沙羅曼悉心教導了兩個弟子(耶夢加得、奈落迦),也只是出於那種『想要延續傳承』的生物本能而已。

總的來說,沙羅曼就是一個感情系統缺失,遵從本能而存活,最終在『殺戮』中找到了人生真諦,從此如同毒|癮患者一般,一發不可收拾的沉浸於殺戮之中的可悲殘缺生物。

雖然他這些年一直在很努力的學習『感情』,閱讀了大量的心理學書籍,但也只能做到像一台超級智能電腦那般,分析模擬出以假亂真的『感情』,並『表達』出來,卻依舊無法真正體會理解。

不過在二十年前,事情卻非今天這般和諧。下面,我們拿經歷悲慘的奈奈來說事。

沙羅曼撫養奈落迦,說起來簡直比常人飼養寵物還要不如。嬰兒時期的奈奈,被沙羅曼餵過河水、樹木汁液、烈酒、妖怪鮮血、龍奶……總之只要是液體,他就敢往小寶寶嘴裡灌,沒有半點育兒常識。也多虧小師姐體質特異天賦異稟,否則早就夭折了!

牙牙學語時期,還無法獨立行動的奈奈,被沙羅曼用樹藤纏住小腿掛在腰上,像個掛墜一般掉在身上。沙羅曼走到哪,奈奈就掉到哪。沙羅曼飛檐走壁、急速狂奔、泅水渡河、跳崖墜落時,無辜的奈奈都得陪著,承受著各種摧殘。若非小師姐骨骼驚奇、天賦異稟,早就夭折了!

直到能夠獨自高速行動之前,沙羅曼與人戰鬥時,奈奈都是被掛在腰間的。在激烈的對戰中,奈奈竟然沒被對手失手打死,只能說沙羅曼近戰能力太出色了!總能在不經意間護住小師姐,同樣,奈奈的身體素質也很強大,換做一般的孩子,早就夭折了!

.(未完待續。)

ps:月底最後一天,有票投票,沒票跳樓哦! 相較奈奈而言,童年遭遇同樣悲慘,被霸王龍撫養大的小龍人歌絲納,反而更加幸福一些。

起碼小田螺嬰兒時期,她每天都窩在山洞裡,接受霸王龍家族的照料,頓頓都有新鮮的帶血龍肉可以進食,培養出一副強悍的身體。

長大后,歌絲納仍能夠尾隨霸王龍一家,遠遠地偷學狩獵技巧,積累了足夠的獵食經驗,如今小田螺擅長在垃圾筒里翻食物、在院子里爬樹抓鳥、地里打洞挖蛇,這都多虧了霸王龍一家的悉心教導。

哪怕最終不被霸王龍認同,但小田螺依舊能夠生活在霸王龍的山洞中,有一處遮風避雨的安身之地,不用擔心被其他頂級狩獵者捕食,生存安全得以保障。

至少在認識西撒前,小田螺過的無憂無慮。餓了捕獵一條食草恐龍吃,髒了自己在湖裡把卡通皮套洗乾淨。自從跟隨西撒后,歌絲納則徹底退化成了吉祥物,每天都有鏟屎官渣撒替她喂飯、幫她洗澡。

反觀奈奈,她幼兒時期,還是一個活潑可愛性格開朗的大眼蘿莉,每天流著鼻涕跟隨沙羅曼左右,被倒拴在腰間,在罕有人跡的深山老林亂竄,挑戰各種隱居大妖。

然而老傢伙真不是養娃的料,從未悉心照顧過奈奈這隻大眼萌蘿莉,一日三餐想起來就打死一個大妖怪丟給大眼妹,想不起就一起餓著。最終,一個活潑開朗的萌妹子,硬是被沙羅曼活生生摧殘成了『自閉兒』。

……

此刻見到艾爾莎,沙羅曼那古井無波的心靈終於泛起一絲漣漪,卻並非親情方面,而是面對另一個同樣擁有『脊鰭蛇』血統的生物感到驚奇。

「呃……她。她就是艾爾莎,我,我的……」西撒手忙腳亂的做著解釋,然而越解釋越亂。西撒和艾爾莎之間的關係,簡直複雜到了極點,其中夾雜了各種各樣的感情。

一旁的奈奈也期期艾艾的打著混亂的手勢。想要解釋一下眾人的關係,卻發現大家的關係異常複雜,憑她那低微的情商,完全無法分析清楚,只能跟著西撒一起抖手,抽羊癲瘋。

「艾爾莎!原來如此!」沙羅曼眼睛微睜,刻意做出一個看似『很吃驚』實則『很假』的表情。

這一刻,老傢伙的大腦高速運轉,他已經知道艾爾莎的身份。 狂妃有毒 但是這種經歷卻從來沒遭遇過,並不知道該怎樣處理。

其他無良老爹在見到失散多年的女兒后,或欣喜、或激動、或愧疚,然而沙羅曼真心沒有半點多餘的感覺,古井無波,彷彿見到一個路人。只是心頭生出了一種微妙的感覺,將『艾爾莎』歸納到『不需要被打死的麻煩傢伙』的行列中。

這種微妙的感覺,也並非出自感情。而是血脈相連的生物保護後代的天然的本能。沙羅曼就是典型憑藉『本能』引導生活路線的奇葩類型。

沙羅曼的人生哲學很簡單,將遇到的人和事。統統歸納為兩大類:可以被打死,不能被打死。

像敵人啊、食物啊、路人甲乙丙丁、背景道具什麼的,統統是可以被打死的。同事啊、朋友啊、西撒、奈奈就是第二類,不能被打死的。

而第二類中,還可以細分:不用被打死,並且對自己有利的。不用被打死。與自己無關,可以無視的。以及不用被打死,但是很麻煩,需要迴避的。艾爾莎無疑是第三類。

艾爾莎與自己的關係,已經超出了沙羅曼的理解範圍。他不知該如何對待處理艾爾莎這個麻煩的生物。本來嘛,麻煩的生物是要被打死的,但艾爾莎又不能被打死,這種讓他感到了矛盾,就只能迴避。

不提心中百轉千回思考該如何對待艾爾莎的沙羅曼,艾爾莎同樣眼神複雜的看著沙羅曼,心中並沒有仇視、怨恨、激動,或者濡慕,反而與沙羅曼一樣十分平淡,如同對待一個陌生人。

此外,她心底還生出一種『好像打死他啊!』的衝動,這不是怨恨的復仇,而是作死之血燃燒時,產生的挑戰強者的衝動。蛇妖是一個好勝的人,雖然這些年磨練出了一副好性格,但本質依舊是喜歡剛正面的強力肉搏黨。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