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看看,能夠出現在空間亂流內的生物,絕對非同小可,說不定還能得到一些好處。」

有左眉道場在外,蕭晨自認安全無虞,而且偏離方向相差不多,即便過去看看也不會耽擱太多時間。

蕭晨念頭微動,空間亂流內黑色石子前進方向頓時改變,向那波動源頭行去。 即便左眉道場前行速度不快,但一月後,那氣息源頭已經近在眼前。

「到了!」蕭晨面上喜色一閃,隨即揮手開啟禁制探查外界情形。

「嗯?」目光落在面前圖景之上,蕭晨面色便是瞬間一變,眼中流露震驚之意,「這究竟是什麼東西!」

此刻禁制映射來的圖畫上清晰顯示,在這狂暴空間亂流之中,竟是詭異出現了一處相對靜止的地方,方圓數萬丈,任何靠近此處的空間碎裂都會突然靜止下來緩緩飄動。

在這一片靜止空間中心處,一顆銀白色耀眼圓形物體正在不斷收縮伸張,如同人身心臟一般,正是在這收縮伸張之中,才有那詭異波動氣息不斷散發出來。

蕭晨面色肅然,但腦海中卻並無任何印象,以他修道至今所知,也從未聽說過眼前這一幕。

死亡之地空間亂流中,竟是存在著一顆太陽般的存在,而且從這其中,蕭晨感應到了微弱的生命氣息。不過這氣息與蕭晨之前所見妖物、人族任何氣息都不相同,顯然是一種迥異的特殊生命體。

莫說蕭晨,恐怕即便是生活了無數萬年的老不死,也不會知曉這眼前之物究竟是什麼。

空間亂流之中,機緣之下,萬萬年時間沉澱積累,方有一絲機會成就空間之心,此物乃是真正的至寶,唯有在空間亂流之內才會誕生,如果可以成長到大成境界,開啟靈智,甚至可以化為人身並且自然掌握空間本源,成為世間巔峰強者。這種寶物,出現概率本就近乎為零,再加上稍有靈智之後便會趨吉避凶不斷往空間亂流深處移動,以免被人發現收走,待到稍有成就,在這空間亂流之內,就算實力遠超此物也休想將其捕獲。

種種原因,導致空間之心無數紀元來出現次數屈指可數,可一旦有修士機緣得到,所收穫的好處也驚人無比,例如得到空間之心后,修士可以將其煉化為寶物融入體內,進而憑空獲得此物天賦空間神通,可自由通行空間亂流之內,甚至施展空間封鎖,毀滅風暴等等恐怖滅世手段,逃生能力也極大增強。

畢竟這世間可以自信闖入空間亂流而不會殞落修士太少,至少合體後期修士進入若是短時間內無法離去依舊必死。所以蕭晨一旦得到此物,若是遇到危險完全可以轟碎空間直接進入空間亂流,想必膽敢進入追殺者少之又少。而且即便有大能修士追殺,在空間亂流之內,有空間之心幫助,蕭晨完全如魚在水,甚至可以藉助空間亂流之力轟殺敵人,反觀對手卻要因為抵禦空間亂流而束手束腳實力大減。

不過此刻蕭晨並不知道自己眼下所見乃是無數紀元難得一遇的大機緣,此刻他看著那空間亂流中詭異靜止之地,眼神一陣陰晴不定。這東西是寶物,這點蕭晨心中確定,而且能夠在空間亂流之內誕生,可見此寶必定珍貴無比。不過正是因為如此,他心中才極為猶豫。雖然眼下蕭晨修為不弱,但在天地之威面前仍舊脆弱無比,稍有不慎後果堪憂。這寶物能夠使得空間亂流靜止,足可知威能強橫程度,若是出手收取,說不定還會將自身賠了進去。。

咬了咬牙,蕭晨心中暗自發狠,見寶物卻退而不取,這不是他蕭某人的行事風範,不管怎麼樣都得嘗試一番,即便失敗了。。有左眉道場守護,想必全身而退應該不難。

蕭晨遲疑了片刻,最終還是決定出手了。

左眉道場本體晃晃悠悠,在空間亂流內宛若一條不起眼的小黑魚,緩緩向那靜止空間行去。

進入那靜止空間之前,蕭晨便已經放開對左眉道場的驅動任由此寶在空間亂流撕扯之力下翻滾中緩緩向前飄去。

「進去了。」

蕭晨感覺左眉道場輕輕一顫,繼而如進入此地空間碎片一般靜止下來,緩緩圍繞著那空間之心轉動。細細感應了片刻,並未察覺到異樣氣息,蕭晨這才稍微驅動了一下左眉道場,盡量以不起眼的速度向這一片空間核心之地行去。不過為了避免出現意外,速慢到了極點,不知需要多久才能抵達。

蕭晨面色謹慎,心中沒有半點急躁,此物如此詭異,若能收取自然最好,否則他就會毫不猶豫轉身離去。須知寶物雖好,也要有性命使用,過分貪婪只會枉送了自家性命。現在他耐心極好,寧願多花費一些時間,也不要引出麻煩。

按照這種速度,足足50天時間,左眉道場四年零兩月,黑色小石子才來到了那璀璨宛若太陽般的巨大物體之下。等到靠近了,蕭晨才發現,原來這百餘丈大小的巨大圓形物體,周邊布滿的居然全部是密密麻麻的空間碎片,而銀光則是因為空間力量凝聚而成。似乎在這圓形物體內存在這某種東西,散發出的吸力將它們牢牢禁錮在這裡。

蕭晨小心吞咽了一口吐沫,眼下雖然沒有接觸,但通過左眉道場,蕭晨也能隱約感應到這些細小空間碎片在蛋殼漲縮中流傳出來的空間撕扯之力,這種力道,恐怕足以瞬間將他撕成粉碎。

「好厲害的空間之力,有這一層殼護著,就算明知道裡面有寶貝,我也只能徒呼奈何。」蕭晨無奈搖頭,現在他根本不敢現身,否則一旦將面前之物引爆必然是死無葬身之地的下場。

白白浪費了不少時間,蕭晨心中也頗有幾分鬱悶。

不過即便如此,輕輕吐了口氣之後,他還是毫不猶豫驅使左眉道場緩緩向外行去。修士雖然應當無所畏懼,爭奪天地間的寶物機緣,方能有所成就,但這點並不意味著應該不知進退一味冒進。

寶物收取,若非絕境至少要有四成以上成功幾率才會出手,否則便不是無畏而是愚蠢。

緩緩飄蕩,過了40幾日,眼看就能脫離這靜止空間範圍,蕭晨回頭看著面前圖影,那靜止空間內一方巨大蛋體靜默而立,顯然其中有寶物。

「看到得不到,不如不見,還是早些離去吧。」蕭晨搖頭。

突然,他豁然抬首,面上流露震驚之意。

之間那靜止空間核心處,巨大蛋體毫無預兆突然碎裂,無數細小空間碎片宛若離子一般瘋狂噴射而出。數萬丈靜止空間,隨著這異變突然陷入無盡驚濤駭浪之中,狂暴空間之力瘋狂肆虐。

在這突然暴走空間之力中,一枚黑色石子幽暗無光,但任憑無盡撕扯之力如同刀鋒一般斬落,卻無法對它造成半點損傷。

蕭晨有些艱難咽了一口吐沫,心跳如同擂鼓一般。

恐怖!實在是太恐怖了!若是有修士眼看此處安全現身外界,在這毫無預兆爆發之下,恐怕瞬間就會被形神俱滅,徹底從這世間消失。哪怕合體大能在這空間亂流威能下也必死無疑。

太陽一般蛋形物體此刻像是打了一個噴嚏,將空間碎片恐怖噴出攪亂靜止空間之後,一股強大吸力瞬間從其核心出爆發出來,在這吸力作用下,無數空間碎片急速向後倒退而去。

蕭晨面色這下真的變了,這蛋形物體中不知究竟存在何物,但想必一旦被吸入其中,下場絕對不會太好。不過此刻卻沒有給他咒罵的機會,空間亂流內黑色石子沒有任何抵抗之力瞬間被吸了回去。

無數空間碎片再度凝聚而來,那碎裂的蛋殼重新凝聚,空間再度化為靜止,好似沒有發生過任何事情一般。 【今日四更完畢,諸位道友給張紅果果的票子如何?】

————————————————————

麻煩大了!

蕭晨看著外界情形,面色難看到了極點。眼下左眉道場本體被吸入蛋形物體之中,外面一層空間碎裂蛋殼重新凝聚完好,想要離去怕是有些困難了,誰知這東西下次碎裂爆發會在什麼時候。

眼下,他竟是被困在了此處。

蕭晨眉頭緊皺,透過禁制仔細打量著這蛋形物體之內。方圓百餘丈大小封閉空間一片死寂,唯有那空間力量凝聚成條,宛若一條條銀色小蛇一般在這空間中遊走不休,通體銀光閃閃,將此處照耀的如同白晝一白,可以清晰看到其內情形。

這些小東西看似無害,但其中所蘊含的恐怖空間毀滅之力一旦爆發開來,卻足以將蕭晨瞬間撕成粉碎。

而在這空間力量穿梭守護之中,卻有一團尺許大小的銀色光團,那奇異波動源頭正是此物。在看到這東西的瞬間,蕭晨心中瞬間明白過來,它才是真正的寶物。

這一處數萬丈方圓靜止空間,神秘巨蛋,此處匯聚而來的恐怖空間能量,這一切全都是這小東西造成。一股特殊生命氣息從中發出,卻極為微弱,好似剛剛有了自我靈智一般。

剛剛誕生靈智便有眼下的威能,若是培養到成熟之時又會達到怎樣的境界?這銀色光團絕對是至寶!

蕭晨咬牙,眼下他被困在此處,雖無性命危機,想要脫身卻不知需要多久時間。但現在他不能被困在這裡,他必須要儘快離開。

「拼一把,以左眉道場守護神通,應該可以擋住!」

「嘗試一次,枯坐解決不了面前困境!」

蕭晨深吸了口氣,心神一動,左眉道場本體緩緩向那銀色光團靠近而去。

他只有一息時間,一息出手的機會,但究竟能否成功蕭晨也並無把握,若是失敗大不了損失掉一舉分身,日後還能找機會重新再找一具。

當左眉道場靠近道銀色光團三丈距離的時候,蕭晨眼中瞬間閃過幾分堅定之色。

「動手!」

靈光微閃,玉袍蕭晨身影瞬間出現,此刻腳下一步邁出,身影直接消失不見。

轟!

在玉袍蕭晨出現在封閉空間的瞬間,那無數懶洋洋遊走的小蛇般空間力量剎那展露出自身猙獰的一面,無盡銀光爆閃,轟隆隆碎裂爆發開來,所形成的空間波動足以將任何闖入生靈毀滅。

在這危急時刻,玉袍蕭晨猛然低吼一聲,「左眉道場,守護!」隨著低吼落下,虛空處一座丈余大小宮殿虛影浮現,隨著體積縮小,此神通守護能力自然增加,圖影越發清晰,隱約可以看到牌匾之上「左眉」二字。

啪!

啪!

空間波動與左眉道場守護神通相遇,兩者之間竟是噼啪作響,輕易抵擋兩大合體後期出手而無半點損耗的左眉守護神通,此刻竟是泛起了點點波紋,足可知這空間波動所蘊含的毀滅之力何其強大。

玉袍蕭晨不敢有任何遲疑,即便本體全力出手,也只能將左眉守護神通激發一息時間,所以他只有一次出手的機會,若是成功便馬上返回左眉道場,若失敗。。能夠全身而退最好,最壞情形就是分身殞落。

唰!

玉袍蕭晨出手,此刻左眉道場內蕭晨本體面色蒼白,但眼睛卻是緊緊盯著面前畫面,眼下結果如何就要出分曉了。

「一定不要出事!」

「一定不要出事!」

蕭晨心中前所未有緊張,若是分身毀滅,他實力必定會遭到重大打擊。

玉袍分身手掌落在了銀色光團之上,摸到了。

但就在這時,蕭晨本體以及玉袍分身卻是同時面色大變。一股強大吸力從那銀色光團內瞬間爆發,一道簡單卻又瘋狂的念頭瞬間爆發,表達出**裸的慾望。

它要吞噬了玉袍蕭晨。

「分身完了!」左眉道場內,蕭晨面色瞬間變得極為難看,在外界無需這銀色光團吞噬,只要左眉守護消失,玉袍分身就會被絞殺為齏粉。

啪!

左眉守護散掉,蕭晨眼睛瞬間瞪大,不過此刻那空間波動卻好似受到操控一般突然靜止。這銀色光團阻止空間之力將分身毀滅,此物需要能量,它正在某種極為緊要的進化關頭。

玉袍分身本體乃是變異天地靈體,誕生自天地之間,與這銀色光團接觸瞬間便已經莫名察覺到了這些信息。也正是因為如此,這銀色光團才會阻止空間波動將他殺死。

一波波強橫吸力從銀色光團之內爆發,強橫無比,竟是可以強行吞噬靈體分身所蘊含的精純能量。這能量不同於修士法力,而是天地間的力量,正是因為這些能量存在,靈體分身才能擁有強悍實力,一旦能量流失,便代表著實力降低。

此刻在蕭晨感應下,靈體蘊含能量如同決口的河堤一般瘋狂流逝,盡皆被那銀色光團吞噬一空。隨著能量流失,靈體分身形體也在不斷收縮變小,最終化為嬰孩大小。

眼下已經是靈體最初狀態,如果能量再度流逝,靈體就會崩潰消失。

左眉道場內,蕭晨面色陰沉如水,不過就在此刻,他面色卻是突然大變,一股不可壓制的驚怒情緒從他心中瞬間生出。

這銀色光團竟然停止對靈體能量吞噬,轉而對付蕭晨靈體中分出的神念。如果單是如此,蕭晨也不會如此色變,真正令人恐懼之處是在這銀色光團吸力下,蕭晨本體元神竟然也感受到了同樣的吞噬感覺。

這銀色光團竟是可以通過分身元神直接作用到本體身上!

蕭晨直接盤膝坐倒,元神空間內菩提古樹浮現釋放出千萬條靈光鎮壓元神,烏鬼仰首咆哮,眼中充斥狂暴殺機。

靈體分身被毀蕭晨尚可徐徐圖之尋找脫身的機會,可若是元神被吞,他必死無疑。此番變故遠遠超出蕭晨意料之外,已然將他逼入絕境。後退就是滅亡,他沒得選擇,只能放手一搏!

蕭晨欲要捨車保帥,但此刻他已經沒有辦法斬斷與靈體分身內神念的聯繫,而且那銀色光團傳來的吞噬之力越來愈強,蕭晨有菩提古樹鎮壓元神,居然無法完全抵擋,依舊有元神之力不斷流逝被強行吸走。一旦進入銀色光團,這被吸收的神念與本體間感應就會瞬間消失。

可以打破菩提古樹防護,這銀色光團無疑是蕭晨所遇到元神攻擊最為厲害的存在。

元神空間中,蕭晨意念進入,此刻神識凝聚元神豁然張開雙目,其中流露堅決狠辣之意,此刻局勢危急,若是繼續這般下去,蕭晨元神必然會被抽絲剝繭吞噬乾淨,難逃殞落結局。

「好!既然你要吞我,那蕭晨便給你這個機會,且看你是否能夠將我吃下!」

「菩提古樹,隨我一併前往,此番一戰若是不能將這銀色光團反過來吞噬掉,今日便是你我死期!」

蕭晨心中發狠,你不是想要吞噬么,我便進入你的體內反過來吞噬你,只看兩者間誰能堅持到最後。

轟!

轟!

轟!

蕭晨元神空間突然劇烈震顫起來,地面裂開,菩提古樹根系強行拔起,雖然這般會讓元神空間受到一定損傷,但此刻蕭晨已經顧不得這些了。

此戰,不勝則亡!

菩提古樹天地靈物,自有其靈,此刻似乎也察覺到生死存亡關頭,樹體之上爆發出無盡靈光。粗大樹榦枝椏上,烏鬼咆哮不已,眼中全是暴虐。

此番蕭晨沒有抵擋那銀色光團內爆發出來的吸力,元神盡出,包裹菩提古樹與烏鬼背水一戰,宛若洪流一般瞬間沖入那銀色光團之內。

啪!

靈體分身能量被盡數吞噬,隨著元神融入碎裂開來一併進入其中。 【這兩日老犯迷糊,章節錯誤因為移動閱讀基地原因無法修改,從這章直接調整過來,爭取以後不犯錯誤、、此外,句號充當頓號不成了,可憐我的使用習慣也得改了,牢騷一句鞠躬下台,諸位道友看書。】

——————————————————————-

銀色光團內自成天地,廣闊無邊,好似一片寂靜星域般美麗。在這星域之中,一道高達千丈身影安靜佇立,周身散發著耀眼銀光,一股股劇烈波動氣息從這身影內散發而出。

在察覺到蕭晨元神進入瞬間,這千丈身影口中驀然爆發出一道咆哮。

「吞噬!吞噬!我要能量!我要能量!」

在這身影感應中,蕭晨元神便是一團巨大精純的能量體,一旦將其吞噬下去,它就能完成最為關鍵一步的蛻變,靈智開啟,成為世間強者。

所以此刻,這千丈身影陡然將爆發出無盡吞噬之力,如同黑洞一般,散發吸引之力強橫到了極點。在這股吸引之力作用下,蕭晨元神突然劇烈震顫起來,竟是有了逐漸不穩的跡象。

咔嚓!

咔嚓!

元神內傳出細小密集脆響,蕭晨面色瞬間變得極為難看。這銀色身影必定就是那銀色光團的靈神,此物眼下果真在蛻變晉陞的關鍵時刻,才會下意識從周邊吞噬能量融入己身。而且從感應看來,這靈神尚未徹底凝聚而出,其靈智也沒有真正開啟。

「不能繼續耽擱下去,眼下正在此物蛻變關鍵時刻,若我現在出手尚有成功的可能,否則一旦等到他完成眼下變化,靈智大開,到時我必死無疑。」

蕭晨眼眸內爆發刺眼神光,一股決然氣息散發而出。

「留下一枚元神之種,菩提古樹為我鎮壓,烏鬼守護,剩餘元神盡皆進入這身影之內,與其博弈廝殺。」

「你想吞我,今日蕭晨便反將你吞噬煉化!」

危局之下,蕭晨心中狠辣被盡數激發,此刻心中咆哮,臉上流露冷冽肅殺。一枚精純元神種子從眉心逸出,閃爍淡淡金色靈光,融入到菩提古樹之內,隨著元神種子融入,菩提古樹茂密吱呀樹葉同時震顫搖曳,靈光強盛將其牢牢守護在內。

烏鬼跳出身影攔在菩提古樹前,雙掌狠狠拍打胸部,砰砰作響,口中爆發出猙獰咆哮。

蕭晨元神一步邁出,身影並無任何停滯,瞬間進入那銀色身影之中。

「吞噬!吞噬!能量!能量!」

銀色身影口中發出無意識的咆哮,但那股狂喜卻能清晰感應,它察覺到蕭晨元神的進入,只要將其煉化,它就能獲得新生。雖然靈智未開,但此物已經有了幾分模糊的判斷意識。

不過下一刻,這銀色身影卻是猛然一僵,隨即劇烈咆哮起來,痛苦無比,五官劇烈扭曲。

一股狂暴肆虐氣息波動從它體內爆發,讓它剎那間沒有反應過來。之前吞噬進入體內的能量全都被它輕易煉化吸收,從未遭遇過反抗,所以此次蕭晨元神的逆襲讓它有些不知所措。

蕭晨自然不會放過這種絕佳機會,此刻元神轟然散開,化為一張大口拚命吞噬銀色身影內的力量。

「吞!吞!吞!你要吞噬我,今天蕭晨便反將你給吃掉煉化!」

元神所幻化大口快速吞噬,隨著這能量融入,蕭晨元神逐漸泛出點點銀光,形體也在以極快的速度膨脹起來。

銀色身影本就是這空間之心本體經過無數萬年成長逐漸孕育出的靈智,此刻蕭晨所吞噬的每一分能量都相當於修士元神存在,所產生的痛苦無異於將元神硬生生撕裂吞入腹中,頓時讓那銀色身影瞬間陷入狂暴之中。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