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嗡……」天堂神器突然光芒大盛,彷彿是在那烈火中倒入了黑油一般,光明凈化之力一下子將這片虛空之中的血霧盡數驅散,虛空那飛舞的怨靈,哀號著化為飛煙,原本就像是見到亮光的飛蛾,而此刻卻像是被驚散的蜂群……

與此同時,在遠處血海中,也有一道刺目的白光破開海面衝天而起,彷彿一下子在這片無邊的血海上切開了一道巨大的裂縫,無盡的光明自其中透出,與天堂相應和,虛空中的血煞之力,在這兩道相互共鳴的光明之力中,快速凈化,在那道自海底射出的白光周圍,血海彷彿一下子沸騰了,不斷翻滾,狂暴的血煞之氣開始氣化。

戰無命身前出現了一條由光明之力連接而成的道路,斜斜向下,直接穿過深不可測的血海伸向血海底。隱約間,他在那光明之橋的盡頭,看到了一座奇異的宮殿,若隱若現……

「玄道藏!」戰無命一聲低呼,那座宮殿正是他苦尋良久的玄道藏。那是真正的玄道藏,就藏在這第九層空間的光明核心中,為這片世界保留了一絲僅存的光明之源,這絲光明之源,因為天堂神器的出現,形成共鳴,道藏出現了!

戰無命長長地吁了口氣,他來這片血海的目的就是為了尋找玄道藏,沒想到會這麼輕鬆便發現了玄道藏的位置,雖然得益於天堂神器,可是只要能找到玄道藏的位置就好。戰無命向那宮殿飛去,順著光明之橋,瞬息即至。

「嘭……」就在戰無命就要抵達那座宮殿時,身前驀然出現一道血色的巨浪,瞬間將他前路截斷,而在這道血浪間,一股極度邪惡的意念如同潮水般向戰無命襲來。

猝不及防之下,戰無命被這道血浪拍得在空中打了幾個旋,重重地落在那光明之橋上,那邪惡的意志無孔不入地湧向他的識海,像是想要吞噬於他的思想一樣。

「荒……」戰無命心頭一驚,他沒想到他進入血海這麼久,那荒的意志都沒來干擾他,在他即將進入玄道藏時,這股意志卻突然出現,打了他一個措手不及。

「小子,真沒想到,你竟然真的可以引出這些年像烏龜一般龜縮的玄宮,老夫還真得好好謝謝你,如果不是你,老夫不知道還要多久才能破開這光明之心,把這烏龜一般的玄宮逼出來!」就在戰無命想到荒的意志時,一個沙啞而冰冷的聲音悠悠地在他的腦海中響起,是那湧入他識海之中的邪惡意志所形成的某種震動。

「啊……」戰無命突然明白了,他進入血海之後,一直沒有遇到荒的意志,並不是因為荒的意志不曾發現他,而是荒故意讓他輕鬆找到玄道藏,也就是所謂的玄宮。

玄宮是壓制荒之血肉的大陣核心所在,以荒之能,如果玄宮龜縮於這第九層世界的光明之核里,他也難以破開這光明之核,破壞玄宮對這片世界的壓制和封印。

戰無命的出現,以天堂引起玄宮的共鳴,使其主動自血海深處的光明之核中浮出,成了荒最好的解決封印的機會。戰無命想到一開始,便覺得這片世界中有一雙眼睛注視著他,如此,看來,只怕那正是荒的意志感知了他的存在。

「嗡……」戰無命身前的血潮波動了一下,一道人影悠然在那光明之橋上凝結出來,那光明凈化的力量灑在他身上,雖然升起一層血霧,可是血海中有更多的血霧進入他身上,他根本就不在意光明之力對他身體的傷害。

「荒……」戰無命發現眼前這道影子與當日他在玄玄塔第六重渡神皇劫時,在血海世界遇到的那條身影一樣,是荒的意識所化。

荒的身體,為意志所凝,似實似幻。當他的身體落在那光明之橋上,一道道血絲開始侵蝕純凈的光明,很快光明之橋的顏色已經變得不再純凈。

「我見過你!」戰無命並沒有立刻出手,就算荒準備污染這光明之橋,他也不敢貿然出手。眼前這個傢伙究竟有多強大誰也不清楚,雖然對方不過是太古滅世大凶荒的一塊血肉,但荒可是和無上的掌命之神,萬神之神——命同一層次的。

歡迎關註:

微信公眾號:魔獸戰神(微信號:txsmmszs)

qq交流群:563600512

魔獸粉絲趕快加入吧。

最快更新無錯閱讀,請訪問.

手機請訪問: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哪怕只是一小塊血肉,也是難以想象的強大。他對自己的修為雖然自信,可是當他面對這道只不過是由意志凝聚而成的身體時,卻不自信了。他想到自己突破神皇時,就被荒的意志引入了一片血海空間,一個十分奇妙的空間。在那片空間中,荒是無法戰勝的,那是他的世界。眼前的這片血海世界與他突破時被引入的那片星空十分相似。

而且,他也想看看,荒究竟想要幹什麼。

「對你有些印象,只是沒想到當年那個才渡皇道劫的小子,居然能這麼快進入我的血海,不過,這一次,你便再也沒有機會逃離了……這裡不是夢境,而是真實的!」荒並沒有驚訝,對於在玄玄塔中發生的事情他自然知道,他就是玄玄塔中所有人最大的心魔。

「那就試試吧,看看你這塊小小的血肉怎麼把小爺留在這裡!」戰無命一聲輕笑,身形猛然跨步而過,如同那道光明之橋在瞬間縮短,手中的長刀已斜斜斬出,血海頓時生出大片漣漪,一道虛線迅速漫過虛空切過荒的身體。

「哧……」彷彿豆腐被切開一般,荒的身體一分為二,化二為四,最後在那刀下,荒化成了無數塊。

戰無命的心頭卻並沒有半點欣喜,他發現在荒的身體碎掉的同時,他身旁的血海蕩漾開來,彷彿有一股無形的能量撞向他的身體。

「轟……」戰無命只覺得身體如同被隕石撞過一般,瞬間飛跌出去,荒還是站在他剛才的位置上,腳下那光明之橋上更多了幾分血色。

「你的身體我喜歡,居然如此強大,一個人類,真的很意思!」荒的聲音里透著幾分貪婪。

戰無命的臉色有些難看,他發現在這片血海中,荒是無法殺死的,因為血海中的每一滴鮮血都可能是荒下一個分.身或是虛影,也就是說,在這片血海之中,他可以無所不在,無所不能,這是他的世界!

「在我的世界,你不可能擊敗我!」荒的眼裡閃過一絲譏嘲之色。

「別在那裡自欺欺人了,這裡如果真是你的世界,為何你被封印在這裡無數年也沒有機會重見天日,你不過是這片世界的一個可憐的囚徒,永遠見不到陽光的可憐蟲而已。哦,差點忘了,你其實就是一隻大蟲,在我們的眼裡,你就是一隻蟲子,就算你化為人形,可是你本質依然是一隻蟲子,所以說你是只可憐蟲不算什麼……」戰無命搖了搖食指,一臉不屑地反唇相譏。

荒的臉色在戰無命的話中越來越陰沉,他原本還想與眼前這個小孩多玩一會兒,無數年來,從未有人真的進入過這片世界,他太寂寞了,可是眼前這小子說話太可恨,他發現這個人的面目無比可憎。

「你這是在找死嗎?不過,我不會讓你真的死去,因為你這具身體,對於我來說,還是很有些用處,已經忘了有多少年不曾見過你這般優質的肉身,雖然修為低了一點,可是潛力無限……」荒的聲音里透著幾許陰森。

他緩緩地抬起手掌,血海上無盡的怨靈迅速向這個方向匯聚,如同潮水一般向在這片虛空之外形成一個巨大的結界。那些早就已經潛入戰無命腦海的邪惡意識也在剎那之間如同萬千魔獸撲向他的神識,就在荒抬手的瞬間,整個血海的邪惡意志便已經開始向這個方匯聚,血海之上,如有萬千巨龍在咆哮……

「啊……」戰無命一聲呻.吟,他感覺自己的識海彷彿一下子注滿了冰冷之氣,那金色的識海上,居然凝結出一層層血色冰棱。這片血色迅速在他廣闊的識海中漫延開來,彷彿要將他的神魂凍結。

「好純粹的氣息,我喜歡……」荒的眼裡閃過一絲亮彩,當他的意志侵入戰無命的識海,越發欣喜,戰無命識海之中的神識之精粹,已經無可挑剔,能找到這麼一具肉身,讓他早一些脫困,真是太完美了。

雖然目前戰無命的修為在他的眼裡還很弱,可是在這種境界便有如此肉身,有如此廣闊的神識,潛力必定無可估量,或許他用不了多久便可以恢復當年的樣子。他急於脫困的另一個原因是,他感受到了自己的另一道意志也在蘇醒,如果他不能趕在那道意志之前讓自己變得更加強大,將來,便會被另一道意志吞噬,如果他先一步變強的話,他將擁有更大的機率去吞噬另一半意志。

玄玄塔中殘留的意志,當年不過是荒的殘識,只屬於荒的本體中分離出來的一道強大的意志,這道意志在這玄玄塔中被封印了無數歲月,他逐漸覺得自己就是一個完整的個體,擁有自己的觀念和想法,這時他自然不希望自己被吞噬,被抹去所有屬於自己的思維。

可是荒的意志融合是一個不可逆的過程,他與其他殘存的意志必然會彼此吞噬融合,最後化為最強大的自己,正因為如此,他渴望早一點掙脫封印,早一點變得更強大,荒的意志在將來的吞噬過程中是赤.裸的弱肉強食的過程。

戰無命的肉身與潛力,血海中的意志看到了他將來成為所有荒之意志中最強的那一個的希望。

「啊……」越來越狂暴的邪惡之力湧入識海,這種感覺戰無命曾經經歷過,當日他渡神皇劫時便是如此,此刻彷彿舊事重演一般,不過,他依然在忍受,他哀號,咆哮,似乎是極度無助的樣子,整個身體跪伏在那光明之橋上,掙扎……

荒看到戰無命的樣子,越發得意,狂笑了起來,他喜歡看到人痛苦的樣子,他欣賞著自己一步步將戰無命的肉身變成他意志的傀儡,成為他奪舍對象的過程,那種感覺就像是可以親眼看著自己一點點新生,然後掙脫囚禁了自己無數年的囚籠。

如果沒有戰無命出現,荒覺得自己再有百餘年應該便可以掙脫玄玄塔的封印,可是他等不了,因為來自另一道意志的威脅讓他覺得百餘年之後就算是他能脫困,也只能成為另一道意志的食物,所以,當戰無命進入其中之後,將這玄宮自那光明之心引誘出來,光明之心的鎮壓之力最弱的時候,他對戰無命出手了。

對付完戰無命,下一個他就要對付玄宮,現在是他掙脫封印的最佳時機。之前他也有猶豫過,先對付哪個好。兩相權衡之下,他覺得就算是他能掙脫玄宮的封印,也不見得能找到比戰無命更好的肉身,所以,他才先對戰無命奪舍,就算有玄宮鎮壓,他可以以戰無命的身份輕易離開這玄玄塔。

「放棄吧,你就是我,我就是你……擁有我,你將擁有無窮的力量,你將成為無上的存在,超脫這片天地,超脫大道的束縛,不受輪迴之苦……」荒的聲音緩緩地送入戰無命的腦海,就像是某種輕輕的吟唱,每吐一個字,彷彿都有一個血色的符文烙印入戰無命的身體,每一個符文烙印入戰無命的身體,都會讓戰無命顫抖一下,他的意志似乎已經到了極限,迷失,只是遲早的事。

看到這裡,荒的眼神越來越亮,他的意志深入戰無命的身體,不再局限於戰無命的識海,那瘋狂血煞之力不再摧毀戰無命的肉身,而是在入侵併改善戰無命的肉身。

他發現,戰無命的肉身竟然如同太古那個讓他損失最慘重的強大神族,古神一族一樣。戰無命的肉身竟然堪比太古古神一族,甚至比同階的古神更加強大,這讓他大喜若狂。古神一族本就是混沌的寵兒,天生擁有無與倫比的強大體魄,即使是荒,也不得不承認,這是一個無比強大的種族,他手下的那些混沌異獸和凶物,幾乎大半死於古神一族的屠殺中。

種種魔音在戰無命識海上空悄然回蕩,那金色的識海逐漸冰封,化成了一片血色的天地,戰無命的哀號之聲依然在繼續,荒越來越吃驚,因為他根本就沒找到戰無命的神格。在那識海中只有空蕩蕩的虛空和那無盡的海洋,神格應該是識海之中一顆最為明亮的星辰才對,可是在戰無命識海中他竟然沒有發現神格。

每哥神修神魂核心便是神格,只要神格不碎,便會神魂不滅,永不消亡,如果他找不到戰無命的神格,那他談何與戰無命完全融合? 半夏 如何完全控制戰無命?

「怎麼會這樣……」荒實在是想不明白了,他的意志並沒有停止向戰無命識海中輸送。

就在荒錯愕時,一股巨大的吞噬之力驟然在戰無命識海中生成,彷彿在戰無命的識海中驟然多了許多狂暴的旋渦,而他注入戰無命識海的邪惡意志如同潮水一般被那無數的旋渦一下子捲走看,而且流失的速度越來越快。

「那是什麼……」荒的意識實在搞不明白為何會發生這種狀況,他發現在戰無命的識海中籠罩了重重迷霧,彷彿一下子遮擋了他的意念探查,他注入戰無命身體中的意識完全被那些旋渦吞噬,甚至來不及反饋給他任何信息。

歡迎關註:

微信公眾號:魔獸戰神(微信號:txsmmszs)

qq交流群:563600512

魔獸粉絲趕快加入吧。

最快更新無錯閱讀,請訪問..com手機請訪問:

童顏巨_ru香汗淋漓大_尺_度雙球都快溢_出來的大_膽視頻在線看!!請關注微信公眾號:meinvmei222(長按三秒複製)!!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他感覺戰無命那巨大的金色識海上血色堅冰正在迅速融化,就像它凝結成冰的時候一樣迅速,無論他將多少的邪惡意志灌入進去,都無法逆轉這種消融。荒感覺到了一絲不妙。

「大光明結界……」原本在不斷哀號的戰無命猛然一聲低喝,而後一團光華自他的身體中透射而出,化成無數的光柱在虛空交錯而過,直接將那有由無數怨靈所結成的血色結界穿透了,在那無數怨靈結界的外圍形成了一張巨大的網羅,將荒反包裹其中。

「仙界神山給我鎮!」與此同時,一座巨大的山峰衝天而起,天地間的重力彷彿一下子提升了千萬倍,那原本在血海無邊煞氣中搖晃的大光明結界驟然穩定下。結界中無論是怨靈還是那狂暴的血煞之力都被那聖潔的光明之力凈化了。

重生之任意幸福 「竟然是光明之體……」荒的眼裡閃過一絲詫異,自戰無命身體中迸發而出的竟然是無比純粹的光明本源,近乎完美的大道之痕,皆為光明凈化之力。那座突然被戰無命拿出來鎮壓大光明結界的東西居然也是一件鴻蒙道器,其中五行之力無限循環流轉,自成一體,恍如天成,正是最適合鎮壓的寶貝。

荒的心頭湧起一絲不安,他在入侵戰無命識海的時候並未感受到對方的神格所在,也並未感受到一絲光明之力,除了戰無命手中的那件天堂神器,可是那件神器的品階太低了,根本就不放在他的眼裡。但是如果戰無命自身是純粹的光明之體那又是另一回事了,恐怖的凈化能力,光明之體正是邪惡和怨靈的剋星,這足以讓他對戰無命奪舍要難上幾個層次。

「就算是光明之體那又如何,一切歸於混沌,而我,便代表混沌……」荒一聲低嘶,他感受到自己湧入戰無命身體之中的邪惡意志迅速被捲走,並沒有放棄,而是更加瘋狂地將天地之間的邪惡之力向戰無命的身體注入,瘋狂地衝擊戰無命那大光明結界,他不相信,以他血海中積累下來無數年的怨靈和血煞魔力還不能壓制一個神皇階小子的光明之體,如果他能將一個擁有如此純粹的光明之體的強大肉身作為寄生體,那麼,未來在與其他的荒的意志爭鬥中,他必然會佔盡優勢,因為他的身體就能剋制對手。

他現在更想得到戰無命的這個軀殼了,在他看來,戰無命不過是突然激發了身體中全部的光明之力,這才讓他邪惡的意志消耗巨大,一旦他注入的速度超過了戰無命凈化的速度,就像他污染這片大光明世界一般,最後依然會將戰無命變成自己的傀儡!

荒發現自己加大注入的速度時,戰無命果然身體顫抖得更厲害了,雖然他注入其中的邪惡本源意志也同樣在快速流失,但至少是有效果的,這讓他越發認定戰無命是以光明之體來抵抗他的入侵,更加狂暴地向戰無命身體之中注入自己邪惡本源……

……

大光明結界一直搖搖欲墜的樣子,荒的注意力全都在戰無命的身上,並沒有全身心地破開結界,大光明結界已經無法完全阻擋血海中的邪惡本源的匯聚,這讓荒並不急於去破開這個結界,他只是專註地將邪惡本源向戰無命的身體之中瘋狂傾注,他始終相信,人的身體就像是一個巨大的容器,就算戰無命的凈化能力再強,也是有限度的。

他擁有整個血海作為後盾,他不擔心戰無命能戰勝自己,他支撐不了太久了。他甚至沒心思去管那玄宮,理會那光明之橋和光明之心……

一個時辰過去了……兩個時辰過去了……十個時辰過去了……兩天過去了……五天……

荒的臉色已經變得無比難看,戰無命依然像初那般,身體在顫抖,臉色血紅,渾身彷彿在下一刻就要散開,彷彿隨時都有可能會被那邪惡本源所控制,然後放棄掙扎,可是無論荒如何努力,如何加大灌注的速度,戰無命的身體就像是有無數黑洞一般,將他注入的所有邪惡本源盡數吞噬,戰無命識海中那金色的海洋已血色盡去,還原成最初的模樣,戰無命的身體還在那裡顫抖。

「怎麼可能……」荒感覺自己都快虛脫了,那是他最強大的本源,可以污染這片天地的一切本源和規則,包括那可以凈化一切負面能量的光明本源也可以污染,他能在神界成為終極毀滅者就是這個原因,他可以讓一切的能量化成自己的傀儡,他可以剝奪這片世界一切本源為他邪惡之源。

只要這片世界之中依然有惡存在,他便可以永遠不死,永遠不滅。當年他那麼虛弱,都可以利用修士的貪婪,引誘他們進入可控制的範圍之內,一切生靈的殺戮,都可以讓他吸收其中的怨念和憤怒等等負面情緒,成為他不斷壯大的能量。終於到有一天他積累到可以逐漸污染這片大光明世界的地步,他花了很長的時間讓這片世界除了被玄宮鎮壓的光明之心外,其它的地方都成了他的血煞世界……

可是他卻居然無法將一個光明神體給污染同化,已經五天過去了,這是不可能的事情,無論戰無命的光明之體如何強大,也不可能比得過這片光明大世界呀!隱約間,荒感覺有些不太對。

六天過去了……十天過去了……

「你究竟是什麼怪物?」荒終於咆哮著吼了起來,他感覺自己虛弱了許多,積累了無數年的本源能量在這十幾天一下子抽去了一小半,他竟然感覺發虛了。他可以肯定,眼前這個小子絕對有問題,絕對不只是一個光明神體那麼簡單。

「哈哈哈……」原本搖搖欲墜的戰無命放聲大笑起來,這些天,他一直是那種搖搖欲墜,似乎在下一秒就會倒下的樣子,可是他永遠是那種風中的勁草,一點點將荒的希望磨滅。此刻,他突然一下子挺起了身體,身上散發出無比古老的氣息,彷彿是有一頭無比強大的混沌生靈緩緩蘇醒……

「混沌之靈……你也是混沌之靈?怎麼可能……」荒感受到戰無命身體中的那古老無比的氣息時,他突然有一種錯覺,眼前這個年輕人不是修士,而是一個與他一樣,來自混沌深處的混沌之靈,那是誕生於無盡混沌的強大存在,是這片天地真正的主宰。

「混沌之靈?」戰無命一怔,頓時笑聲,他立刻明白了荒的意思,因為他身體有混沌神樹的氣息。

在古神一族的傳承中,他已經知道混沌之靈究竟是怎樣恐怖的存在,那不是鯤鵬、混沌和祖龍這種出生自混沌的強大生靈,而是可以孕育一界,在混沌中獨一無二的存在。就如混沌神樹,在它身上,可以孕育出像古神一族這般強大無比的存在,也可以成為像鯤鵬這樣的強大生靈的出生之地……

眼前的荒,正是一頭強大無比的混沌生靈,它自身便可以孕育出無窮的荒蟲大軍,可以衍生出無盡的荒獸,可以吞噬一方世界,毀滅一方宇宙……

傳說那位掌命之神的命,也可能是一位強大無比的混沌生靈,是他創造了神界。古神一族的典籍中也不能確定命是不是真的混沌之靈,但是他確實是一位比許多混沌之靈還要強大的修士。

在古神一族的典籍中有一種猜測,神界宇宙是一種特殊的存在,它並非混沌生靈,但是它誕生時,自動衍生了天地規則,奪混沌之精華,於是便有了第一縷生機,那就是命。命是通過修行,吸納混沌中的各種大道而開啟了屬於自己的大道,許多混沌生靈只有通過吞噬同伴而不斷強大,但是命卻可以通過自身的修行強大,他是一種全新的有異於混沌之中誕生的所有生靈的特殊生靈。

理論上,命通過他的修行可以無限地強大,甚至超過混沌之靈!命沒有這個機會,荒的出現,讓那個迷一樣的強大異類,在這片天地之間消失了。

「你說對了,就算我不是混沌之靈,但是我卻有一位伴生的混沌之靈。」戰無命笑了,這十多天他一直裝著痛苦的樣子,時不時地哀號一下,裝出下一秒要崩潰的樣子真的很難受。他為了掩飾識海中混沌神樹的吞噬,不得不給荒希望,所以,他讓自己轉化為純粹的光明之體,讓荒覺得自己不過是借光明之體來凈化他的能量,

如果荒早知道戰無命身體中有混沌神樹,他絕對不會傻傻地將自己的邪惡本源瘋狂地注入戰無命的身體,對於混沌神樹來說,一切源於混沌的能量和本源,都會成為它的營養,植物就有這種天賦,可以吸收一切能量轉化成為自己的。

荒的力量源於混沌,而混沌神樹最喜歡吸收的就是混沌中的各種能量,荒的邪惡本源也同樣是一件大補之物,混沌神樹瘋狂地吸收下,使得它飛速地成長。它努力控制著自己吞噬的速度,怕荒有所覺察而不再上當,現在,荒既然已經發現,他便沒有顧忌了。

一時間,無數巨大的根須自戰無命身邊的虛空探了出來,而後像無數的巨龍一般一頭扎向血海之中。

「混沌神樹!」荒的臉色慘白。 荒對混沌神樹自然不陌生,那可是誕生過強大的古神一族的強大混沌生靈,他也曾想吞噬混沌神樹,但是對於那棵無比巨大聖樹,他沒有把握。同為混沌生靈,混沌神樹並不比他弱,但是混沌神樹不能移動,他找到唯一對付混沌神樹的辦法就是將混沌神樹周圍的混沌空間變成一片死地,混沌神樹便只能吸收到死氣,時間久了,它便會虛弱,甚至是枯萎,那個時候他才有機會吞噬掉混沌神樹。

因此,他激怒了古神一族,使得古神一族與神界的生靈聯手,古神一族幾乎將他身邊的幫手都清理了,這才讓命能專心對付自己。此刻,戰無命身邊伴生的混沌之靈竟然是那株混沌神樹,這讓他心中驚怒交加。

他知道眼前的混沌神樹絕對不是全盛時的那株,氣息要弱上許多,可是他也不是全盛之時的荒啊,他現在連最巔峰之時的萬分之一都不到,這十幾****把自己的本源不斷地餵養那混沌神樹,此消彼長之下,荒一下子悲摧了。

戰無命的身體就像是一個巨大的吸盤,又像是一個巨大的抽水機,荒根本就無法抽身。

更重要的是那大光明結界,這時已經完全顯現出他的作用,在混沌神樹的禁錮和大光明結界的鎮壓下,荒感覺自己像是進入了一個巨大的圈套,無法掙脫,之前他的血煞邪惡本源還可以源源不斷地向這大光明結界湧來,可是當混沌神樹全力出手的時候,他發現向這邊調集的邪惡本源盡數被混沌神樹吸收,再也無法從結界透入,戰無命的身體所吸收的就是他這具化身的本源力量。

「該死!陰險的人類……」荒憤怒地咆哮著,他的意志瘋狂擾動這片血海,彷彿要將整個世界撕碎一般,那大光明結界再次開始劇烈搖晃起來,即使是有仙界神山鎮壓,也無法支撐下去了。

「玄宮,你還不出手,更待何時?」戰無命一聲低吼。

「嗡……」就在戰無命的話音落下之時,那原本一直在一旁靜懸如月的玄宮驟然間射出了萬千光華,形成一個新的光罩,直接加持在大光明結界上,與此同時,那光明世界之心也散發出萬千光明之力,無比純凈的光明,與戰無命的光明之力交織成一個更為巨大的囚籠。

「啊!」荒想要掙脫,化成一團血霧在這光明結界中不斷衝撞,可是卻只在那大光明結界上留下了一絲淡淡的血色漣漪,而後這些漣漪迅速被凈化,成為虛無。

如果只是戰無命自身的光明之軀和天堂所散發出來光明凈化之力,對荒並不會有太大的影響,但是當玄宮和光明世界之心的力量加持之後,這些凈化之力對荒就是一種毒藥,一旦靠近,立刻凈化,血海中那無窮盡的邪惡本源,卻在混沌神樹的吞噬和壓制下,無法對荒進行補充,這讓荒的意志生出了一種從未有過的恐慌。

人若犯我 「小子,我先殺了你!」荒看到自己無論怎麼沖也無法突破這道光明之網,心中發狠,一聲低吼,轉身便向戰無命撲過去。

「哈哈,等你好久了。」戰無命眼裡閃過一絲輕笑,驟然揮手,一柄黑色的巨斧迎空揮出,在虛空之中劃出一道漫長的黑線,以無與倫比的速度迅速密布整個空間。

「開源之斧……」當那柄斧頭劃開虛空的時候,荒不由得一聲驚呼。

「開源之斧?」戰無命微訝,他還是第一次聽到這柄斧頭的名字,這麼看來,只怕這柄斧頭在太古的時候還真是很有名氣,到了連荒都見之色變的地步。

「轟……」荒那團血霧與巨斧相撞,頓時如同血色煙花般向四面八方炸了開來,而後化成了無數細微的血蛇向戰無命的身體撲去。

這一斧讓荒凝聚的身體直接炸開,而不是像之前那般自行分解,不過荒的身體就算碎了,他依然擁有可怕的攻擊之力,每一道血蛇如同一顆星辰般,讓虛空在其快速穿梭之下形成一重重褶皺。就在那無數血蛇就要撞在戰無命身體上時,一聲輕鳴,一張巨大的龜殼在戰無命的身體上浮現出來,瞬間將戰無命整個身體完全包裹其中。

「轟、轟……」無數的血蛇撞擊在那張龜殼上,頓時再次化成了無盡的血色煙火,而這些煙火在那無盡光明之力下,如同陽光之下的霧氣一般散了開來。

一道薄如透明的身影在戰無命百丈之外重新凝聚,在那無處不在的光明中蕩漾出一層層漣漪,似乎隨時都有可能消散一般。正是荒的意志所凝聚而成的身體,只是此記經歷了重重打擊之後,再也無法凝實,本源幾將耗盡,已經無法支撐其形體的穩定。

「混沌之靈玄鼉之殼……」荒的意志再次發出震驚的咆哮。

「混沌之靈玄鼉之殼?」戰無命又怔住了,他只知道這是開天甲,一件強大到不知品級的強大道器,還是從玄武的身上取下來的,可是他並不知道還有一種混沌之靈叫作玄鼉的,不用想也知道,能被稱之為混沌之靈的,有哪一個是簡單的,全都是整個混沌之中獨一無二的強大存在,即使是鯤鵬這樣的存在也只能說是混沌生靈,擁有高貴的混沌血脈而已,唯有像混沌神樹,荒這種存在,才真正算得上是混沌之靈。

「怎麼可能,玄鼉當年已被我吞噬,它的殼應該在混沌之中,怎麼可能會來到這方世界?」荒看到戰無命身體上,那有著無數詭異的秘紋的殼,已經無法掩飾自己內心的恐慌。

戰無命也感覺身上的這開天甲彷彿要活過來一般,無數的秘紋,玄奧之極,在那甲身之上迅速流轉,如同遊走的神龍。似乎有一種情緒在那巨甲中悠悠蘇醒,如果是之前,戰無命必然覺得這可能是器靈,可是現在聽到荒的話,他不覺得這開天甲真的有什麼器靈,這應該是那混沌之靈玄鼉殘留的意志。

也難怪,戰無命在得到開天甲許多年,無論他的修為如何增長,他都無法感受到開天甲器靈,就算是他激發了開天甲,開天甲也是愛理不理,所能發揮出來的力量雖然不弱,可也沒有想象中那麼給力,即使是與他的身體結合也一樣。

現在他才知道,這開天甲根本就不存在什麼器靈,只有當年混沌之靈玄鼉所留下來的殘存意志,在這股意志面前,覺得戰無命與他根本就不是一個層次的生命,混沌之靈的傲氣,讓他根本就不願意與戰無命這種卑微的生靈交流。

此刻,開天甲見到了當年最大的仇人,吞噬自己的對手,那股一直潛於甲殼之中的殘留意志才開始蘇醒,流露出屬於它自己的獨特的情緒。

開天甲活了過來。

「好了,現在你可以去死了!」戰無命聳聳肩,他可不想與這縷荒的時間啰唆,現在是消滅他最好的機會,一旦光明大結界無法阻隔它與血海之間的聯繫,他必然會迅速恢複壯大,再想找到這樣的機會可就沒有那麼容易了,至於他身上的那開天甲究竟是不是玄鼉之殼,以後有的是時間去尋找答案。

「我是不會死的!」荒一聲咆哮,不過他的聲音還未完全消散,一柄漆黑的巨斧已經切過了他所在的虛空,那團近乎透明的血色身影再度化成了無數碎片,在那光明之力下化成了一絲絲霧氣。

「正常來說,你是不會死,但是,你卻是可以被吞噬的。」戰無命輕笑一聲,揮手之間灑出一些米粒般大下的小蟲卵,瞬間向那些浮於虛空的霧氣撲了過去。

「不可能,這些小小的蟲子,不過是我的殘渣生成的後代,就它們想要吞噬我?」荒的意志不屑地回應了一聲,他的意志是不死的,否則玄玄塔將他鎮壓了這麼無數歲月他為何還能夠不死不滅。就憑戰無命揮灑出去的噬神蟲,雖然可以吞噬他的意志和本源,將那絲血霧點點吸干,但是,他卻依然活在這些蟲子的身體之中。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