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只是這個理由,本座不會相信。」莫語聲音仍舊平靜,卻多了幾分冷意。

靈姝臉色沒有變化,「請大人相信,我對您絕無惡意。」她抬手,指尖泛出一圈佛光,不出之城自其中緩緩浮現。

「此物是我自密藏佛宗禪修手中所得,大人可以隨時取走。」

莫語短暫沉吟,突然抬手一招,不出之城直接落入到他手中,神念不受阻礙探入其中,他心頭微松。

城中所有人都陷入昏迷之中,卻沒有受到任何傷害,只要再過一段時間,自然就會醒來。

確定沒有不妥,莫語將不出之城收起,看來一眼,道:「本座已初步相信了你的誠意,現在說吧,你引本座來此究竟所為何事?」

靈姝深深施禮,「我請求大人,可以在輪迴之中,賜予我一線生機。」

她聲音平靜,但流露的鄭重與渴望,卻能清晰感應。

莫語眉頭一皺,「你說什麼?」

「大人現今還不知道,但我所求只是您的一個承諾。」靈姝肅穆開口,「只要您答應在未來賜予我超脫輪迴的資格,我可向大人立下棄佛之願,終生供大人驅使。」

棄佛之願,對禪修而言是最為嚴厲的誓約,等同於背棄自己堅信的一切,將奉效忠者為自己新的信仰,且永遠不得反叛!

否則便將承受棄佛業火的焚燒,化為灰燼。

莫語所需要付出的,只是一個虛無縹緲的承諾,就能徹底掌控一名佛果境強大禪修。

這是一個難以拒絕的誘惑,尤其是他身上,還背負著族群滅絕血脈抽取的滔天仇恨。

他需要力量!

但此時,莫語並沒有開口,他緊緊盯住靈姝,緩緩開口,「告訴本座,你究竟知道什麼?」

靈姝心中輕輕一嘆,她已經預料到了,卻仍然無法避免,這或許就是她的悲哀。

心中微微自嘲,她目光突然變得虛渺,輕聲道:「在很久很久之前,或許可以稱之為上一世時,我修鍊未來真我禪大成,無意間窺視到漫長歲月後的輪迴景象,那是真正的大毀滅,諸天萬界億萬生靈沒有人可以逃脫,而我的結局,將是在輪迴之中殞落。」

「為了避免這一結果,我藉助未來真我禪不斷窺視時光長河,付出極大的代價后,終於找到了一絲超脫輪迴的機會,但這卻需要我放棄佛果修為轉世重修。大人應該知道轉世重修的危險,任何一點意外,都有可能讓我死去,再也沒有醒來的一日。最終,在等待輪迴降臨和冒險轉世重修之中,我選擇了後者。」

「所以,我出現到了此處,等待在與大人命運交匯的一點……因為您便是……」

靈姝口中一聲痛呼,她平靜面龐及雙手之上,瞬間布滿裂紋,身上白衣直接被血水染紅,氣息變得極其萎頓。

莫語可以清楚的感受到,一股恢弘浩瀚的力量驟然降臨,將靈姝所言生生打斷,並給與了她足夠的警告。

「這是……」

「這是命運的力量,它不會允許我透露任何干涉輪迴的事情,否則等待我的將會是無情的抹殺。」靈姝身上傷口恢復,只是臉色變得無比蒼白。

莫語皺眉,突然道:「你是靈姝古佛?」

「大人錯了,靈姝古佛已經轉世輪迴,將上一世的所有因果切斷,我是千佛宗靈字輩禪修靈姝。」她在否認,也同樣給出了答案。

莫語沉吟不語,靈姝卻似已知道他心中所想,搖頭道:「大人的命運與輪迴糾纏不清,我只能零星看到一些,對未來根本無法預見……但我想要提醒大人的是,命運無時無刻不在發生著變化,如果大人無法在輪迴之前變得足夠強大,或許根本沒有干涉它的資格,最終將會與我一起消散。」

「本座明白你的意思。」莫語平靜開口,聲音流露堅定,「你所言只會讓我對未來之路更加慎重,而並非讓我認為自己已有所依仗。更何況,對你說的一切,本座仍舊不會完全相信,我唯一會相信的,是掌握在自己手中的力量。」

靈姝面露欣慰,「大人能夠如此想,是你我之幸。」

「你確定,本座會答應幫你?」

「這是大人最好的選擇。」

兩人平靜相對,半晌后,莫語點了點頭,「最後兩個問題,第一輪迴是什麼?第二它還有多長時間降臨,或者說是出現?」

靈姝沉默,心中小心準備著語言,以免再度觸動命運的力量,許久之後才緩緩開口,「大人第一個問題我沒有辦法回答,但我相信用不了太久,當您踏足天道之時,自然就會明白。」

「至於第二個問題……」她抬頭,直視莫語雙眼,「或許大人可以自己猜測。」

莫語目光微閃,緩緩抬起一根手指,見靈姝沒有反應,他又抬起第二根,第三根……直到第七根時,靈姝突然閉上雙眼,嘴角無聲流出一絲鮮血。

七萬年!

察覺到這點之時,莫語心頭像是突然籠罩了一層烏雲,變得無比的壓抑。

他深吸口氣想要掙脫出來,心神之中卻突然掠過了一副畫面……星辰在崩潰,位面在消亡,無盡生靈在掙扎中絕望,最終被毀滅所吞噬……

只是極為抽象的圖影,沒有具體的所指,但傳遞出的那份氣息,卻讓莫語整個靈魂瞬間繃緊!

冷汗自毛孔中湧出,將他身上黑袍打濕!

靈姝緩緩睜開雙眼,目光變得越發暗淡,「大人已經感受到了,這就是一絲輪迴氣息的顯現。」

莫語臉色變得極其難看,雖然只是一閃而過的畫面,甚至於快速變得模糊,但那份散發出的氣息,卻深深烙印入他的靈魂,再也無法抹去。

那是一種,他甚至於難以生出抵抗之心的恐怖毀滅!

七萬年,只有七萬年了,到時輪迴就將來臨。

莫語心中,陡然生出一股緊迫。

對尋常生靈而言,七萬年確實是一段無比漫長的歲月,足夠他們經歷近千次的死亡與新生。

但在高階修士眼中,卻並非太過遙遠。

便以莫語為例,一次閉關修行可以達到千年甚至於更加悠久的歲月。

……

許久之後,他吐出一口氣來,神色緩緩恢復平靜。

「我接受你的信仰!」

靈姝沒有任何遲疑,直接盤膝而坐,口中發出低緩而肅穆的音節,簡單直接卻又格外的沉重。

她身體漸漸散發出濃郁佛光,溫和而璀璨,襯托的她就像是佛陀的化身。

毫無預兆,佛光中出現濃鬱黑色,自一點向外快速蔓延,轉眼間吞噬一切。

靈姝眉頭,浮現出一朵妖冶的赤紅色鮮花,令她整個人的氣息頓時一變,充滿了難言的妖異。

被黑色佛光籠罩,她就像是一朵惑世妖蓮。

突然間,靈姝睜開雙眼,依舊的清澈明亮,走到莫語身前單膝跪下,「參見大人。」

棄佛之願。

完成!

……

空間微微扭曲,莫語、靈姝身影同時出現。

這是一篇靜謐的空間,流露出安靜與祥和。

莫語抬頭看向天空中的太陽,並不如何費力,便看穿了它是一隻燃燒著的佛燈。

「我以小須彌山為材料,煉製了這一方小須彌世界,融入天地本源規則,使它介乎於有、無之間,即便天道境界修士,也無法察覺到它的存在。」靈姝平靜開口,眉心赤紅鮮花綻放,令她散發著一種邪異的美麗,但她一雙眼眸如此安然,平靜如水,有著難以形容的安撫人心的力量,讓人無法生出邪念。

莫語點了點頭,沒有說話,抬頭向前看去。

下一瞬,兩道身影突兀挪移而來,其中一人正是千佛宗主持靈通,身旁則是一濃眉大眼中年僧人。

他看到靈姝眉心紅花,臉色突然一變,失聲道:「棄佛之願!」

靈通低頭,雙手合十高宣一聲佛號。

靈姝神色平靜,低頭行禮,「見過靈通、靈性兩位師兄。」

「師妹!你竟走到這一步,糊塗!糊塗!」靈性一臉痛心疾首,「究竟發生何事你不能與我和師兄商議,要讓自己陷入萬劫不復之境!」

「靈性,不可對靈姝大佛無禮,她如此做,必然有她的道理!」靈通低聲訓斥。

「師兄!面對是棄佛之願,你要我如何冷靜!」靈性眼露痛苦,幾息后突然咬了咬牙,「我認為,師妹已不適合再留在此處,我千佛宗參佛之所,豈能容忍棄佛之人存在。」

靈姝看了他一眼,淡淡開口,「小須彌世界是我煉製而成。」

「那又如何!師妹不要忘了,小須彌山是我千佛宗之物,乃佛家至寶!你既已棄佛,便已沒有資格再掌控它!」

「放肆!靈性,為兄以主持身份,要你向大佛道歉!」靈通怒喝開口。

「師兄,直到現在你還幫她!」靈性一臉難以置信,怒極道:「好!好!她既然不走,我走!」

腳下一動,他就要離開,但此時空間卻猛地凝固,將他鎮壓在內。

靈姝淡淡開口,「師兄暫時不能離開,請入崇佛殿修行一段時間吧。」

語落,沒有給靈性再開口的機會,空間微微扭動,他身影消失不見。

靈通欲言又止,最終嘆息一聲,單手一禮轉身挪移離去。

靈姝轉身行禮,「靈性師兄是狂熱禪修,對我佛信仰堅定,一時舉止失措,還請大人見諒。」

莫語神色淡漠,略一沉默,緩緩開口,「本座希望,他日後不會成為我親近之人隱藏的威脅。」

「大人放心,靈姝會處理好一切。」

「最好如此。」

……

三日後,水之瓏睫毛微微顫動,隨即緩緩睜開眼眸,看清床邊正溫和注視著她的黑袍身影,眼中湧出驚喜的淚花。

身體一動,縱身撲到他懷中。

莫語嗅著她身上淡淡芬芳,輕拍她的肩膀,低聲道:「瓏兒不哭。」 「九戒。」

「是,大人。」

「枯榮禪之兇險你已清楚,是否還要修行?」

「九戒願意一試。」

「好。」莫語抬手一指點落他頭頂,將靈魂記憶注入到他腦海,揮了揮手,「去。」

九戒雙手合十恭謹一禮,轉身大步走入石室,萬鈞大石「轟隆隆」落下,將徹底他封死在內。

枯榮禪,三千年一枯三千年一榮,需歷經三次,記一萬八千年方能大成!

死九千年,生不如死九千年……

「阿彌陀佛。」

九戒低宣一聲佛號,神色寧靜盤膝而坐,眼眸緩緩閉合。

……

「師弟,我與勛涼已決定離開,憑藉自己之力闖蕩諸天。」荀昭緩緩開口,溫和聲音流露堅定。

荀昭沒有開口,自從阿芙及孩子死去之後,向來少言的他變得更加沉默寡言,身上氣息卻是越發冰寒。

他體內劍意若隱若現,雖然弱小,但所蘊含著的不屈與仇恨,卻讓它變得更加純粹而恐怖。

莫語猶豫一下,還是沒有阻攔,因為他知道,面前兩人是何等的驕傲。

他拱手,「兩位師兄保重!」

「放心,經歷蠻荒聖宗之事我們都活了下來,又豈會不清不楚死在外面。」荀昭爽朗一笑,「為兄先走一步,希望下次再見之時,我已有了幫助師弟的力量。」

他伸手抱了一下莫語,腳下一退身影消失不見。

勛涼抬頭,沙啞開口,「葬滅蠻荒聖宗之事,師弟定要等我回來。」他嘴角微翹,露出一個乾澀而恐怖的笑容,直接轉身離去。

莫語看向兩人離去之處,心神一動兩縷靈魂自行分出,化為兩隻虛影對他拱手一拜,一顫之下同時消失不見。

「兩位師兄,這是我唯一能夠為你們做的……你們一定要活著回來!」

……

半月後,小須彌世界修建起了一座新的巨大城池,成為不出之城中修士新的居處。

建成之日,莫尊親自賜名,四季城。

他修行之路在那裡,他身邊親近之人絕大部分在那裡出現……所以,那是他記憶中最為深刻的地方!

城中有了新的莫府,林嫂重操酒業開了一間小小的飯館,四季宗再次開宗立派……一切似乎與當年沒有變化。

但過往的時光,終究已將一切改變。

水之瓏目光溫柔,輕聲道:「一切都已經安排妥當,你也應該離開了?」

莫語沉默一下,緩緩點頭。

「那就去,我在家裡等你,當你累了的時候,記得回來休息。」水之瓏輕撫他的面龐,心中不舍,臉上卻在微笑。

「瓏兒……」

「不用說,一切我都明白。」

莫語重重點頭,俯下輕吻一下她的面頰,轉身大步離開,幾步之後空間略微扭曲,身影消失不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