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祖,你在想什麼呢?能不能告訴雪梨一下子啊。或許雪梨知道或者雪梨能夠幫上忙呢?」雪梨言道。

「雪梨,你可知道玄黃門?」林有緣問道。

「啊?!玄黃門啊,我怎麼會知道?」雪梨有些奇怪,為什麼林有緣會問關於玄黃門的事。難道說那天冰糖乾的事已經被林有緣知道了?可是並沒有人告訴林有緣啊?難道是樓主?

「那就沒事了?還是讓我自己想想吧」林有緣盯著手裡的茶杯言道。

雪梨思索著,最後還是把手裡的茶杯放在桌子上,然後走了出去。

到了外面,她左看看,右看看。最後確定是沒有人發現她的存在,接著從胸口處取下一枚指甲蓋大小的白色寶石。

靈力籠罩在寶石之上,面前便是浮現出冰糖的樣子。

「冰糖姐姐」雪梨低聲言道。

「怎麼了?」在問君樓的冰糖也是有些疑惑,沒到約好的時間,為什麼雪梨會突然給她發消息過來。

「一件不好的事情,我要告訴你」雪梨道。

「什麼事?」冰糖的語氣還是那麼的冷,哪怕對方是雪梨,依舊是如此冷漠。

「小祖好像已經知道玄黃門的事情了。剛才正準備問我呢,你覺得我要不要告訴他?」雪梨問道。

「你說呢?」

「幸好幸好,人家那麼聰明。當然不會告訴小祖了,不過冰糖姐姐,最近玄黃門有沒有什麼動靜啊。為什麼小祖會突然想到問我關於他們的事情呢?」雪梨又是言道。

「玄黃門讓趙武帶著一名瀚海境長老和五位萬象境護法出去了。估計是去了東華界。那群人一向都是屬王八的,我傷了趙玄他們便去找小祖的麻煩。雪梨,你在那邊一個人可千萬小心啊。等我殺了趙鷹便帶著問君樓的姐妹將小祖接回來」冰糖道。

「整天殺不殺的,我說你這丫頭就不能溫柔一點嗎?」這時候,穿越男神的聲音不知道從哪裡浮現出來。差點沒把雪梨手裡面的寶石驚的落在地上。

「樓主」冰糖言道。

雪梨回過頭,特意的賣了個萌「樓主晚上好啊,您老人家還沒休息呢?」雪梨笑道。

「當然了,我是出來想看看你這小丫頭是準備做什麼的。原來還有冰糖那丫頭啊。」穿越男神笑道。 時間飛快,轉眼間又是大半個月過去了。現在林有緣的皮膚真的變成了一副古銅色的模樣。

給人的感覺就是非常健康,非常有力。

林有緣於後山之上收回了那口黃色的鐘。接著朝著四華商會的方向走回去。

黃昏時分,林有緣算是回到了自己所住的院子中。

雪梨早就已經做好了晚飯等他回來。

「小祖,今天有兩個人過來找你」雪梨言道。

林有緣一邊吃飯一邊說道

「誰啊?」

「一男一女,男的好帥哦,女的嘛就一般般了。還沒有人家漂亮」雪梨笑道。

「應該是他們倆吧?有什麼事嗎?」林有緣又是問道。

「不知道,不過我看他們兩個像是傷的不輕。所以就一人給了他們一枚凝血丹。而且他們回來就一直說著讓你快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奇奇怪怪的」雪梨言道。

「什麼?受傷了?」林有緣放下碗筷,便是朝著四華商會的大堂狂奔而去。

一路上,他沒有見到一名弟子。好像是全部都被召集起來了。

來到大堂中,謝弘和幾位長老全部都在這裡。面前是小三和謝闌珊二人,此刻二人看起來是無比的虛浮。靠在椅子上,有氣無力的坐著。面色蒼白,如果不是雪梨的那一枚凝血丹,估計這兩人的情況還會更加糟糕吧。

「三哥,會長。這是發生什麼了?三哥和闌珊不是一起出去歷練嗎?怎麼會這樣?」林有緣驚訝的看著二人,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才好。

謝弘嘆息一聲,接著只聽見小三緩緩開口。

「我們在外面,遭到了大長老的偷襲。弟子死的死,傷的傷。」小三一句話,讓林有緣的心中一陣驚濤駭浪。

「什麼?難道大長老已經動手了?」林有緣回過頭掃了一眼眾人,發現並沒有大長老和三長老的蹤跡。

而且,他算是知道剛才為什麼見不到商會弟子了。那全部都是大長老的人,如今被他全部帶走了。

「於家老匹夫果真是狼子野心,其實會長早就發現了。只是一直忌憚大長老會對弟子門出手這把遲遲沒有動手,沒想到他竟然這麼快就將門內弟子全部策反了」二長老憤怒的拍了拍桌子。

「現在我怕的不是他是否會去自立門戶,而是他若是回過頭來與商會開戰。那該如何是好?」謝弘擔憂道。

林有緣點了點頭,確實如此,真的不怕大長老自立門戶。他若是想去,大可以放心的讓他去。只是他若是用四華商會的弟子去打四華商會,這才是最為陰險狡詐的。

「商會已經到了最危急的時刻,大家要小心一些了。就這樣吧,小三和闌珊留在此處等我為他們療傷。其他人就散了吧」謝弘擺了擺手,事已至此真的不想再說什麼了。

整個商會的弟子突然消失,這會不會有點太蹊蹺了?

難道真的像謝弘所說的那樣,大長老已經控制了整個商會的弟子?

林有緣不信,他不信大長老能有這麼大的魄力與能量。

會不會有什麼人在暗中幫助他?

「趙玄!」林有緣突然想到了,玄黃門啊少主趙玄早就已經和大長老二人狼狽為奸了。

大長老沒有這麼大的能量,但是趙玄可以啊。隨隨便便拉過來一位瀚海境強者。那可就是不得了的存在,還怕這些弟子敢不乖乖聽話?

想到這裡,林有緣有些驚駭,便是回到了自己的住所。

雪梨坐在桌子上,玉手托著香腮,等著林有緣的回來。

「小祖,你回來了」雪梨見林有緣回來,興奮的直接蹦了起來。

可是林有緣並沒有理會他,坐下,喝了一口面前杯子里的茶。不知道是在思索著什麼。

「小祖,你在想什麼呢?能不能告訴雪梨一下子啊。或許雪梨知道或者雪梨能夠幫上忙呢?」雪梨言道。

「雪梨,你可知道玄黃門?」林有緣問道。

「啊?!玄黃門啊,我怎麼會知道?」雪梨有些奇怪,為什麼林有緣會問關於玄黃門的事。難道說那天冰糖乾的事已經被林有緣知道了?可是並沒有人告訴林有緣啊?難道是樓主?

「那就沒事了?還是讓我自己想想吧」林有緣盯著手裡的茶杯言道。

雪梨思索著,最後還是把手裡的茶杯放在桌子上,然後走了出去。

到了外面,她左看看,右看看。最後確定是沒有人發現她的存在,接著從胸口處取下一枚指甲蓋大小的白色寶石。

靈力籠罩在寶石之上,面前便是浮現出冰糖的樣子。

「冰糖姐姐」雪梨低聲言道。

「怎麼了?」在問君樓的冰糖也是有些疑惑,沒到約好的時間,為什麼雪梨會突然給她發消息過來。

「一件不好的事情,我要告訴你」雪梨道。

「什麼事?」冰糖的語氣還是那麼的冷,哪怕對方是雪梨,依舊是如此冷漠。

「小祖好像已經知道玄黃門的事情了。剛才正準備問我呢,你覺得我要不要告訴他?」雪梨問道。

「你說呢?」

「幸好幸好,人家那麼聰明。當然不會告訴小祖了,不過冰糖姐姐,最近玄黃門有沒有什麼動靜啊。為什麼小祖會突然想到問我關於他們的事情呢?」雪梨又是言道。

「玄黃門讓趙武帶著一名瀚海境長老和五位萬象境護法出去了。估計是去了東華界。那群人一向都是屬王八的,我傷了趙玄他們便去找小祖的麻煩。雪梨,你在那邊一個人可千萬小心啊。等我殺了趙鷹便帶著問君樓的姐妹將小祖接回來」冰糖道。

「整天殺不殺的,我說你這丫頭就不能溫柔一點嗎?」這時候,穿越男神的聲音不知道從哪裡浮現出來。差點沒把雪梨手裡面的寶石驚的落在地上。

「樓主」冰糖言道。

雪梨回過頭,特意的賣了個萌「樓主晚上好啊,您老人家還沒休息呢?」 甜婚蜜寵:季太子的初戀 雪梨笑道。

「當然了,我是出來想看看你這小丫頭是準備做什麼的。原來還有冰糖那丫頭啊。」穿越男神緩緩言道。 夜半,林有緣睡著睡著突然聽見了一道窸窸窣窣的聲音。

「誰?」被穿越男神訓練出來的敏銳感知讓林有緣瞬間驚起,朝著外面低聲一句。

不過可能是他的過度緊張罷了,林有緣並沒有發現任何人的存在。

「怎麼了小祖?」雪梨也在睡覺,揉了揉惺忪的雙眼問道。

林有緣搖了搖頭「沒什麼,趕緊睡覺吧。時間已經不早了」

接著,林有緣躺在床上,不知道在思索著什麼。大約又是過去半柱香的時間,林有緣才緩緩閉上了雙眼。

可是這時候。林有緣又是聽見了那道聲音。起身,並沒有發現有人的蹤影。

林有緣覺得自己這幾天是不是累得有些神經衰弱了,怎麼總是這樣?

這時候,他鼻子一緊突然聞到了一股奇特的香味。

另一邊的雪梨,同樣是聞到了這股香味。

「小祖,我好熱啊,咱們把窗戶打開吧」雪梨言道。

林有緣感覺到有些不對勁,立馬將窗戶打開。

那股異香便是隱藏在這空氣之中,這時候林有緣感受到了另一股奇怪的問道。

「不行了,小祖我熱死了。我出去透透氣啊,你自己一個人睡吧」

雪梨手裡突然出現一桿銀色長槍,一收平常的笑容。扛著長槍,如同一隻迅捷的豹子沖了出去。

從沒有見過出去透氣還扛著一把槍的,雪梨順著著香味的氣息追了出去。

「玄黃門,竟然敢對小祖動手了。那就不能留你們了!」雪梨冷冷的言道,這樣看上去,她和冰糖還是有幾分相似之處的。

「出來吧」冰糖來到一處空地上,空地邊有個水塘。她便是對著裡面的人言道。

接著,水中突然竄出來三道黑影,濕漉漉的,各自嘴裡叼著一把刀。

「玄黃門玄字殺手,一下子來了三位?看來你們很看得起我啊」雪梨冷笑道。

「對於問君樓花魁,玄黃門怎敢怠慢?」這時候,後方浮現一道身影。一名老者,手裡握著一把黃色長劍,空中飄浮著另一把長劍。

「又是你?看來玄黃門還真是賊心不死啊」雪梨笑道,同時長槍剛剛舉起。

在這銀色月光下照耀著,槍頭上的寒光變得更加恐怖。

「上」

李長老一聲令下,三名玄黃門玄字級殺手一擁而上。

以三角陣法將他團團圍住,三名萬象境強者所結成的陣法。讓他們三人的氣息更上一層樓。

「玄刀陣!」

三人握著嘴巴里叼著的刀,整個人身上寒光閃爍。肅殺的氣息頓時迸發。

「花魁?若是問君樓的兩位花魁今天在這裡折了一位,或許整個問君樓將在明天不復存在吧?」李長老陰冷的笑道。

同時手裡黃色長劍斬出,一道黃色的劍氣,霸道無比。直接朝著雪梨的脖子上斬去。

速度奇快無比,而且更為重要的是。他這一劍帶著那玄色飛劍一起斬過來。

飛劍劃破虛空而來,朝著雪梨的心口斬去。

而李長老手裡握著的黃色長劍也是隨著他人斬了過來。

從三個方向同時斬向雪梨。

「半月槍」

雪梨向後退了一步,長槍橫掃如半月。天空中月光照耀下來,照在雪梨的槍頭上。

長槍一掃而出,成半月狀。

玩家之上 雪梨身前很大範圍全部都被他的長槍掃到,李長老的劍術雖然刁鑽,但是雪梨自然有她的辦法回擊他。

頓時,李長老劍術被破。

可是後方還一直站在三個人,每個人都是萬象境。雖說何人實力不強,但是配合著陣法和經年累月訓練出來的暗殺技巧。

可以說在夜晚,三名萬象境玄字殺手可不怕她雪梨這個瀚海境強者。

「刷刷刷」

三道刀光閃爍,頓時劃在了雪梨身後。瞬間便是三道傷口,鮮血直流。

雪梨貝齒緊要,將長槍收回來,又是橫掃至三人的身上。頓時三人便是飛了出去,根本沒有絲毫的還手之力。

而就在此時,李長老的劍又是斬了過來。非常的及時,一劍斬向雪梨。

而雪梨此刻也是背對著李長老,眼看那黃色長劍和玄色飛劍就要斬到雪梨身體上的時候。

突然一道銀光閃爍

叮叮

一把長槍憑空出現,將李長老手中長劍挑開。槍尖點在那玄色飛劍之上,飛劍掉了個頭飛了出去。

雪梨這時候才轉過身來,來者是一名男子模樣。 超級工業霸主 身材算不上高大但是在雪梨面前也是足夠魁梧了,手裡握著一桿長槍,臉上帶著一塊黑色的布。

可是雪梨能夠從黑夜之中看見他的眼睛,空靈透亮,非常有神。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