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了,女傑族都是一家人,我們也是一家人,自然就都是親人了,走吧!」趙曉飛說著便起身拉著蘇瑾的小手朝外面走去。

「去哪兒?」

「你來了就知道了!」說著趙曉飛拉著蘇瑾便朝著女傑族外面跑去,現在天色已經漸漸暗淡了下來,天空中閃爍著群星。

趙曉飛帶著蘇瑾一路來到了女傑族族地的外面,隨後不由分說地便展開了一對絢爛的翅膀抱著蘇瑾飛向了空中。 夜空下,兩人帶著絢爛的羽翼在天空中飛舞,趙曉飛的能力便是具現化,他以自己的想象力創造出了兩對最美的羽翼,分別出現在了自己和蘇瑾的背後。

「啊….」剛剛飛向空中,蘇瑾不由尖叫了一聲,雖然她已經知道了人類武者能夠在達到先天之境時憑藉先天之氣飛行,但是自己卻還處於入聖期,所以沒想到自己卻突然飛了起來。

「這時…」隨後蘇瑾才發現,自己的背後不知何時居然出現了一對美麗的羽翼,這對羽翼就想是本身就長在自己的背後一樣,自己可以隨心所欲地駕馭,在這天空之中翩翩起舞。

「這對羽翼是我為你而想,為你而做的,也是我為你煉製的一件寶物。」趙曉飛緩緩說道,在來女傑族的途中,趙曉飛便已經做好了這對羽翼,用自己的能力和煉器的方法製作的。

對於趙曉飛這個入道強者來說,煉製一些寶物已經算是家常便飯了,所以他才用自己從無極之塔中所帶回的一些材料進行煉製,並且加上了自己具現的能力煉製了這樣一對羽翼。

在將這對羽翼插入蘇瑾的背部之後,他便以自己的能力融合了蘇瑾的背骨和羽翼之間的連接,可以說,現在這對羽翼就想是蘇瑾身體的一部分一樣,而且可以隨著蘇瑾的控制任意展開可收縮。

這也是趙曉飛花盡心思準備的第一件禮物,這光翼不僅僅有著飛翔的能力,而且還有著強大的攻擊力,在對敵之時,可以發出強大的靈氣衝擊,先天之下絕對沒有人可以抵擋,而且在危機時刻,光翼還會化成一個光繭保護主人。

「這件禮物,你喜歡嗎?」趙曉飛看著蘇瑾溫情道。

「喜歡,當然喜歡!謝謝你,曉飛!」蘇瑾在收到禮物的那一刻,心中早就已經欣喜不已,就算趙曉飛送給自己的是一文不值的東西,恐怕蘇瑾也會當作寶貝一樣,更何況是這樣一件美麗的東西。

「嘿嘿,怎麼還叫我小飛,是不是該改口了,老婆!」趙曉飛嘿嘿一笑,看著蘇瑾的眼神充滿了溺愛。

「老…老公!」第一次這樣叫人,蘇瑾的臉龐瞬間就變得通紅無比,隨後嬌羞地看著趙曉飛。

「嘿嘿,這才是乖嘛!走,我還有一樣禮物要送給你!」趙曉飛說完便抱著蘇瑾朝著更高的天空中飛去。

感受到趙曉飛身體傳來的溫度,蘇瑾的臉龐更加紅潤了,讓人恨不得親上一口,而蘇瑾也更加期待趙曉飛究竟還有什麼禮物送給自己。

趙曉飛帶著蘇瑾越飛越高,最後居然達到了一朵雲彩之上,因為是晚上,這片雲彩顯現不出白天的顏色,而是有些黑暗。

而在趙曉飛的能力下,這片雲彩變得穩固了許多,下一刻,兩人都踩在了這片軟綿綿的雲彩之上。

「來,坐下!閉上眼!」趙曉飛對著蘇瑾溫柔地說道。

「嗯。」微微地閉上眼睛,蘇瑾的心中充滿了期待,不知道趙曉飛究竟會送給自己什麼樣的禮物。

而在蘇瑾閉上眼睛后,趙曉飛對著天空揮手,頓時一個個彩色的蝴蝶飛翔了天空,最終居然化成了一個宛如銀河一般的彩帶,在空中看上去異常美麗。

而原本的漆黑的夜空也徹底明亮了起來,天空中的繁星閃爍著美麗的光芒:「睜開眼睛吧!」

「好…好美!」在看到眼前的一切時,蘇瑾的眼中已經充滿了異樣的眼光,眼前的景色實在是太美了,那彩帶就想是一道道美麗的銀河一般,閃爍著彩色的光芒。

當然這只是前奏而已,隨後趙曉飛的手在天空中隨手一劃,頓時,那些彩色的蝴蝶居然化成了漫天的光電,就想是一隻只螢火蟲一樣,飛舞在空中。

「喜歡那顆星星嗎?」趙曉飛突然對著蘇瑾說道,他的手指在了天際那邊的一顆閃爍的明星。

「喜歡!」想也不想,蘇瑾便回答道。

「既然你喜歡,我便為你摘下這顆星星。」說著,在趙曉飛的指引下,一隻還未消散的蝴蝶便朝著天際飛去,隨後,那隻蝴蝶居然帶著那顆閃爍的明星飛來,明星在蘇瑾的眼前不斷放大。

最後,這顆明星居然化作了一顆晶瑩的寶石項墜,飛到了蘇瑾的手中,拿起這塊寶石項墜,蘇瑾可以感受到從寶石中傳來的那股力量,這毫無疑問是一個寶物,一個不可多得的寶物。

「好啊!你敢騙我,居然說這是明星,看來你早就把它放到了夜空當中了吧!你太壞了!」似乎看穿了一切,蘇瑾有些嬌嗔道。

「嘿嘿,」趙曉飛摸了摸後腦勺:「這是我特別給你煉製的,實在想不到究竟以什麼樣的方式送給你,所以就聽從了老媽的意見,嘻嘻!」沒辦法,作為一個十足的宅男,趙曉飛還真不知道怎麼談女朋友?只好求助老媽了,現在被拆穿,瞬間就把一切都和盤托出了。

「什麼?你居然是聽了阿姨的意見才想到的。」蘇瑾驚訝道。

「完了,我的嘴巴啊!」趙曉飛不由有些後悔和盤托出了。

「哈哈哈,我就說嘛!你就一宅男榆木腦袋,怎麼可能想到這樣的泡妞技巧,原來是求助於阿姨啊!」看到趙曉飛一臉窘迫的樣子,蘇瑾就有些好笑,不過這樣一來,心底也是放心了不少。

正是因為趙曉飛是個宅男,現在落入自己的手裡,以他的泡妞技巧,肯定是泡不到的,這樣一來,就不用擔心他會到處去拈花惹草了。

若是讓趙曉飛知道蘇瑾心中的想法,不知道趙曉飛會不會吐血。

雖然說現在趙曉飛已經是個入道級的強者,但是對於男女之事還是有些害羞,沒辦法,性格使然,誰讓他從頭到腳都是個宅男呢!

「走啦,回家吧!」蘇瑾說著便振動著羽翼朝著女傑族的族地飛回。

「哎…你還沒告訴我這個禮物喜歡不啊?」趙曉飛在後面大喊道。

「哈哈哈,不告訴你!」 二月底,已經到了開學的時間,但是趙曉飛卻是並沒有去學校,而是請了長假,要知道,四月初便是進入封仙之地的時間,而進入封仙之地也不知道要多久?所以索性,從開學到高考,趙曉飛直接請了個長假。

以趙曉飛的能力,高考已經不能算是一個問題了,而現在更是有許多重要的事情等著自己去做,而且就算上學,對於自己來說也沒有多大的作用,還不如抓緊時間修鍊。

所以趙曉飛直接就請了個休學長假,而項雲天和於玲也同樣請了一個月的長假,因為兩人準備要和趙曉飛同往武界。

一直以來,趙曉飛只聽說過武界,並不知道武界究竟是什麼樣子?所以趁著還有一段時間,趙曉飛決定帶著自己的妹妹和兩個弟子前往武界見識見識,順便去拜訪一下那個所謂的八門。

自從在龍抬頭的那天見識了武界八門這個門派的行事作風之後,趙曉飛便決定絕對不會讓這個門派存在太久,現在趁著去武界的這段時間,順手就把這個可惡的門派給連根拔起吧!倒也花不了多少時間。

而趙曉飛要進入武界的消息也是不脛而走,很多人都知道了這個消息,對於趙曉飛,無論是世俗界還是武界,都已經算得上是名人了,要知道,趙曉飛可是女傑族的人啊,而且還是年輕一輩當中的最強者。

就連妖族的九尾天狐一族的年輕一輩,有著血壞的胡芸都不是其對手,可想而知,趙曉飛究竟有多強,恐怕和老一輩相比也是旗鼓相當了。

所以一時之間,武界的各大門派也是紛紛開始低調起來,深怕惹到了趙曉飛這個煞星,要知道,趙曉飛不僅僅自身的實力強大,而且背後還有女傑族和武界隱世九大家族撐腰。

要知道,在世俗界的京都八大家族當中的趙家和武界的隱世九大家族當中的趙家乃是同出一脈,所以自然而然,趙曉飛也算得上是半個隱世九大家族的人,而且近年來,京都趙家和隱世趙家之間來往也十分頻繁。

所以或許會因為趙曉飛的這層關係,女傑族和隱世九大家族之間或許會連成一氣,同仇敵愾,這樣一來,強強聯盟,其他人族的三大勢力恐怕就有些不安了。

當然女傑族和九大家族聯盟是不會的,畢竟雙方都有著自己的底蘊,不會輕易聯盟,只是有著趙曉飛的這層關係,兩者的關係會相對較好而已,而且其他三大勢力絕對不會眼睜睜地看著兩家結盟。

也正是因為這樣,所以趙曉飛的後台可以說是硬得可以,人族五大勢力就佔據了兩個,就算是其他三大勢力恐怕也不敢輕易招惹趙曉飛,更何況是其他的非五大勢力。

總之,在聽說趙曉飛將要前往武界,各大勢力但凡聽到消息的都是緊張兮兮的,更有甚至直接嚇得封山了,深怕門下的弟子不小心惹到了這個煞神。

在武界的入口處,趙曉飛、孫玉、項雲天、於玲以及王震五人都站在了武界的傳送陣上,這個傳送陣乃是同往武界的四個入口之一,在世俗界想要進入武界,唯獨通過傳送陣才能夠進入武界,而進入武界的地點,則是隨機的。

在世俗界總共有四個武界的傳送陣,而在武界傳送陣則是沒有一千也有八百了,所以具體會傳送到哪兒?那得看運氣。

「王震,這次就拜託你當嚮導啦!」趙曉飛看著旁邊的王震說道,畢竟第一次進入武界,要是一個人還好,但是自己可是帶著妹妹和兩個徒弟,一個人可照顧不過來,所以沒辦法,趙曉飛只好把王震抓來當嚮導了。

「好說好說,說道武界,可沒人比我更熟,無論你想去那個門派,保准沒有彎路,我可是人稱武界活地圖。」王震有些自豪地說道。

「當然了,誰不知道你們符籙門的傳統,經常到各個門派去堵人家山門,要說熟,你當然熟啦!」趙曉飛說道。

「嘿嘿,你別拆我台啊!」王震有些不好意思道,要說到武界的符籙門,那可是響噹噹的,一旦自家修鍊靈石不夠,立馬就到附近的各個門派討要靈石,不給的話直接堵門,這可是符籙門上千年的傳統,這也就讓符籙門的門人對於武界的各大門派山門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

就算你隱藏得夠深,符籙門也能把你的山門給找出來,完全就是屬狗的,而且符籙門的實力還超強,惹不起,也躲不起,只能乖乖地上交靈石,甚至符籙門還敢上一等勢力的門前叫囂。

「好了,走吧!你可得好好帶我去武界轉轉,我們還從來沒有去過呢!」趙曉飛說道,聞言,王震也不多說,立刻便開啟了傳送陣,隨後,傳送陣一陣白光閃過,四人便消失在了傳送陣中。

武界,純粹的武者世界,在這個世界中沒有科技文明,有的只是武者,完完全全就是由武者佔據主導地位,而一些普通人只能平靜地在這裡生活,但是在武者的眼中,這些平民乃是螻蟻。

雖說在武界並沒有科技文明,但是在其他方面發展還是較完善的,與華夏的古文明有些相似。

武界分為四域十九洲、四海十八島,四域即為道域、魔域、妖域、武域;十九洲則是分佈在四域當中的十九大洲,四海乃是分佈在武界四方的四大海域,而十八島則是存在於四大海域之上的十八座島嶼。

武界非常之大,比之世俗界大了很多,就算是四域當中的任何一域也足有華夏那麼大。

在武界當中,道域為道門正宗所在,大部分的道門正宗山門都在道域當中,而魔域自然也是魔道門派的所在之地,妖域則是各大妖族的領地,至於武域則是魚龍混雜。

不知道,是不是趙曉飛的運氣不好的關係,這次傳送陣的地點居然是出現在了一座大山當中,這個傳送陣四面環山,到處都是亂石嶙峋,咋一看完全就是一副荒郊野外的樣子。

「我去,我們這是到哪兒了?」見到眼前這片場景,王震頓時就懵了,他可還從來不知道在武界居然有個傳送陣在荒山野嶺當中,看來這次的運氣還真是差到了極點。 「我去,我們這是到哪兒了?」見到眼前這片場景,王震頓時就懵了。

「怎麼?難道都不知道這裡是哪裡?還自稱什麼武界活地圖,切。」趙曉飛看到王震的樣子一臉鄙夷道。

「大…大哥,完了,我們好像…好像來到了妖域了!」王震說話都有些顫抖。

「妖域?」趙曉飛的眉頭也是微微一皺,一般來說傳送陣的地點大部分都設立在武界的其他三域,而妖域的傳送陣總共也就十幾個,與成千上萬的傳送陣相比,傳送到妖域的幾率可謂是微乎其微。

雖然說是這樣,但若是運氣不好,那麼還是極有可能被傳送到妖域,很顯然,趙曉飛幾人的運氣並不是很好。

傳送陣從世俗界傳送至武界乃是隨機傳送,而在武界傳送武界則是定點傳送,所以一般來說從只有從世俗界傳送至武界才有可能出現在妖域。

「喂,就算我們來到妖域你也不用怕成這樣吧?妖族和人族之間不是已經調解了?你發抖幹什麼啊?」這時,孫玉看著旁邊的王震說話都打哆嗦,有些鄙夷道。

「你懂什麼?你們女傑族族地處於世俗界,很少來武界,自然不知道武界乃是一個弱肉強食的地方,就算人族和妖族之間都調解緩和了,但是並不代表雙方沒有戰鬥啊!」王震解釋道。

「在武界,只要你有實力就可以說話,而現在我們處於妖域,若是遇到一個好說話的妖怪還好說,只要付些過路費之類的就可以,但是一旦遇上那些殺人不眨眼的,我們絕對會成為他們的口中食啊!就是不知道我們究竟處於那個妖王的地盤?」

「妖王?」趙曉飛對於妖怪的等級劃分並不是很清楚,所以妖王這一詞對於趙曉飛來說概念很模糊。

「在妖界,妖王是一個封號,一般來說只要有些實力就可以佔山為王,自封妖王,但是這些都是自封了,而被認可的妖王則實力絕對不弱,至少也是入道級的實力,而實力達到問道,則被稱為妖皇,至於聖者,則是尊為妖祖。」王震解釋道。

「在妖域,明面上出現過的妖祖有五位,分別是妖族五大勢力之首,當然,就是不知道妖族五大勢力身後隱藏得妖祖究竟有多少位了?而在五大妖祖之下有七十二妖皇,三千妖王,由此可見,妖族的實力究竟有多強了。」王震有些感慨道,雖然自己的符籙門有些霸道,但是也不敢輕易得罪妖族。

「嘿嘿,還挺有意思的,沒想到,妖族的實力居然如此強盛,光問道強者就有七十二位,入道強者更是達到了三千之數,而且這些還是明面上的,就是不知道暗地裡還有多少妖皇妖王。」趙曉飛都不得不感嘆這妖族的實力的確非同小可。

「好了,別感嘆了,咱們還是想想辦法怎麼出妖域吧,也不知道咱們的位置是處於妖域的那個位置,等我看看。」說著便見王震拿出了一副地圖。

「等等,有客人來了。」就在這時,趙曉飛便感覺到了附近出現了數道氣息,而且這些氣息還有著一股妖氣,看來自己等人是被盤踞於此的妖怪發現了。

而王震聞言也是放下了手中的動作,一臉警惕地看著四周,其餘三人也是神色緊張地看著周圍。

「各位,既然已經來了,何不現身一見?」趙曉飛對著四周吼出,夾雜著一股強大的力量,頓時周圍山林傳回陣陣回聲,久久不能消散。

「哈哈哈,閣下真是好修為,就是不知各位為何會出現在我黑風山,難道是欺我黑風山無人嗎?」就在這時,一個身披黑色披風,手拿三叉戟,渾身長滿黑色鬃毛的壯漢帶著一群妖怪出現在了趙曉飛等人的視線之內。

壯漢一臉的黑色鬍渣,手臂上還有黑色鬃毛,整個人看起來根本就是還完全化形的妖怪,而其他妖怪就算是腦袋都還是原形,這下趙曉飛等人可以確定自己是進入了妖怪窩了。

而趙曉飛從這個壯漢的身上感覺到了一股強大的力量,想來這位就是這附近的一位妖王,而這裡便是他的地界,而且這個妖王時刻都保持著巔峰的狀態,別看他長得不怎麼樣,那是因為他根本就不想完全化形,因為妖怪化形之後與顯現真身時的實力還是有些差距的。

而壯漢現在的樣子明顯是處於化形與原形的中間,這樣不僅僅可以保持強大的力量,而且身體也不想原形那樣不靈活,這樣的姿態是最適合戰鬥的狀態。

而見到這些妖怪,於玲有些害怕地向後縮了縮,畢竟第一次見到真正的妖怪,作為一個女孩,還是對這些有些抵觸的,而孫玉則是有些好奇地看著這群妖怪,在她的認知當中,妖怪並沒有多麼可怕,而且她還在女傑族的聖地當中見過不少,而且還收服了一些妖物和鬼靈。

至於項雲天,作為一個男人,而且還是有著霸體的男人,對於這些妖物自然也是不懼,至於王震則是咽了咽口水,沒辦法,實力沒人家強,自然有些慫了,而唯獨趙曉飛是一副泰然自若的樣子。

「在下女傑族趙曉飛,這幾位是我的妹妹和我的朋友,我們初次來到武界,結果傳送到了這裡,不知道這裡是貴妖王的地盤,如有冒犯,還請見諒!」趙曉飛說的也是實情,當然,若這隻妖王還算識相,那便罷了,若是不識相,說不得就是一場惡戰。

「哦,你就是趙曉飛?」聽到趙曉飛自報家門,壯漢一臉驚訝的樣子。

「閣下認識我?」趙曉飛沒想到對方居然知道自己的名字。

「哈哈哈,當然認識,你可是修鍊大會的年輕一輩第一強者,誰人不認識,差點就大水沖了龍王廟,來來來,隨我回洞府,咱們好好吃上一頓。」這壯漢一上來就套關係,倒是讓趙曉飛等人萬萬沒想到的,而王震更是目瞪口呆,沒想到趙曉飛之名居然這麼快就傳遍武界,就連妖域的妖王都認識了。

「還未請教閣下是?」趙曉飛問道。

「哦,在下乃是這黑風山妖王,黑玄禮,他們都叫我黑山妖王。」黑玄禮笑道,隨後便帶著趙曉飛幾人朝著黑風山黑風洞走去。 武界妖域有界洲、魂洲、靈洲三洲,而在靈洲中部乃是一座座綿延千里的大山,被妖族成為百族大山,而黑風山正是處於這百族大山當中。

趙曉飛五人被黑玄禮一路領會了黑風洞,黑風洞處於黑風山半山腰上,一處由兩座巨石組成的石門,由兩個先天神氣境界的妖怪把手山門,想要進入山門,也需要這兩個妖怪合力才能打開。

進入山門可謂是別有洞天,本來趙曉飛等人還以為這個黑風洞會和電視里演得那樣,但是卻不然,這個黑風洞分為十八層,幾乎是整個黑風山都被掏空了。

從第一層到第二層居然有樓梯,每一層都有著不同的作用,一些是妖怪們的居所,一些是倉庫,總之看起來還算不錯。

很快,幾人來到了大殿,這裡看上去雖然並不輝煌,但是卻也十足霸氣,黑玄禮坐在了主位上,而趙曉飛五人則是分別坐在了左手邊的客位上。

他們所坐的石凳乃是由花崗岩雕琢而成,而前面的石桌也同樣是花崗岩的材質,隨著眾人入座。

只見黑玄禮拍了拍手掌,便看見從門外走出了一群女妖,這些女妖的修為並不高,剛好達到化形的境界,並且每個女妖都已經完全褪去了妖怪的特點,和人類已經沒有多大區別。

這些女妖恐怕就是專門訓練的僕人,一般有貴客到訪,這些女僕就充當僕人的角色,所以外表來說必須要長得好看,不然的話,一群長著豬頭牛腦的出來服侍你,恐怕你就要吐了。

這些女妖並不注重修鍊,只要達到化形即可,但是即便如此,只要她們能夠服侍好客人,妖王便會留下賞賜,讓她們的修為有所精進,並且她們不用參加妖族之間的戰鬥,自然也不會戰死。

這些女妖進來之後,項雲天便是眼睛就看直了,畢竟這些女妖長得與人類完全沒有什麼區別,除了身上的妖氣,並且這些女妖一個個還長得及其嫵媚動人,項雲天作為一個血氣方剛的男人,自然有些反應。

「咳咳…」而一旁的於玲見到項雲天那副樣子,不由有些不悅,咳嗽了兩聲,便把項雲天給拉了回來,而項雲天則是不好意思了饒了饒頭。

這些女妖進來時,手中拿著一盤盤可口的食物以及美酒,分別放在了幾人的桌子上面,看到面前這些可口的食物,項雲天不由咽了咽口水,看來這些食物對他來說還是很有吸引力的。

「哈哈哈,幾位來到我黑風山,自然是我黑風山的貴客,這些肉食可都是我們黑風山飼養的靈獸,不僅味道鮮美,而且還有助長修為的功效,各位請不要客氣。」說著黑玄禮便拿起自己眼前的一盤肉吃了起來。

而這時,於玲卻是嘀咕道:「靈獸肉?那不就是妖怪肉嗎?他們居然吃自己的同類?好殘忍!」

雖然於玲的話很小聲,但是作為入道級的趙曉飛和黑玄禮的耳力怎麼可能沒聽到,趙曉飛不由苦笑,而黑玄禮聽完非但沒有生氣反而哈哈大笑了起來。

「小姑娘,有所不知,這靈獸和我們妖族可,沒有太大的關係啊!自然更加稱不上同類了!」黑玄禮解釋道。

「不是同類?」於玲不由疑惑道,不都是獸類嗎?怎麼會不是同類。

「哎…」趙曉飛搖了搖頭,說道:「怪我,到現在也沒有給你們說妖族的事情,我來給你們解釋一下吧!」

「妖族是一個種族,並不同於獸類,獸類是沒有靈智的,而妖族一生下來便具備靈智,可以修鍊,雖然妖族與獸類有著一絲血緣關係,但卻也可以說沒有血緣關係,這是血脈上的差距。」

「獸類可以在一些特殊的條件下產生靈智,並且修鍊成妖,但是這卻是非常少數的情況,而妖族的後代必定會直接成為妖族,這就是妖族和獸類的區別,當然這也是物競天擇的結果。」

「而靈獸是在有靈氣的環境下生長的獸類,他們雖然沒有產生靈智,但是他們卻因為在靈氣的環境下生長,所以他們的肉也就具備的靈氣,但卻依舊處於獸類的範圍,並不是妖,所以妖族與獸族並不是一個種族,你明白了嗎?」

「不明白!」於玲的這個回答倒是很光棍,不由得讓趙曉飛都感覺到啞口無言!

「好吧,那我再簡單地說,人類也是動物,那我們再吃動物的時候,你也會覺得我們是在自己的同類嗎?」

「師傅,早這麼說嘛!這麼說我就明白了!」於玲似懂非懂地說道。

「明白?我看你就是個小迷糊。」趙曉飛說道,對於於玲,經過這段時間的相處,趙曉飛漸漸發現,於玲就是個小迷糊,當初之所以有那麼冷的一面,完全是因為父母死去的影響,而現在大仇得報,於玲的心也漸漸恢復了過來,而且還越發有些迷糊。

隨後,幾人便開始品嘗這美味的靈獸肉,這些靈獸肉可是在靈氣的環境下生長的,肉質不僅鮮美,而且對於修鍊也是極有好處的,雖然比不上龍肝鳳膽,但是也算不錯。

「黑山妖王,還未請教此處究竟是什麼地方?」一邊品嘗美食,趙曉飛不由問道,之所以如此放心品嘗,趙曉飛也是知道這些食物並沒有毒,而且就算要對自己等人下手,恐怕對方早就下手了,哪裡還會招待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