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道光芒閃現之後,華承星他們也同時被碑靈送走。

「老碑,多謝了!」姬辰天拱手朝碑靈致意。整個過程,碑靈把規矩的說得清清楚楚,像華承星他們這種投機取巧的舉動,按規矩是要被永世鎮壓。但碑靈非但沒有追究,反而最後還讓三人各有所獲。對此,姬辰天心中很是感激。

「沒事,反正也是末法時代,懶得計較那麼多了。」碑靈隨意的回答,顯得非常大方。

和這碑靈說熟悉也不熟悉,姬辰天只能笑了笑,指著遠處的星辰轉移了話題:「老碑,這地方到底是不是真實的太虛?」

「當然不是真的。老碑我只不過是神識體,即便極為強大,也不能在本體還留在浩瀚世界的情況,來到這麼遠的地方。」碑靈說完,這外太空的環境迅速虛化消失,姬辰天發現自己竟然還是在那內部虛空中。

「等時間到了,就將他們都送出去,不管他們是不是都參悟到修者三境……這最後一次,本碑也不管那麼多了。」碑靈感慨的說道,似乎剛才將華承星他們放走,讓它有了莫名的感觸和變化。 ?毫無徵兆的,隨著球形的七彩光幕夢幻般的破滅,三百六十道身影懸立虛空,而那絕地天通碑已然不知去向。

感受著數百道恣意升騰的強大氣息,姬辰天非常低調的掃過眾強者,發現諸子和妖王子們都踏入了心境。其中的公乘劍一更是周身劍芒長達丈許,盛放如花,已經達到了心境大圓滿狀態!

其他強者也有達到心境大圓滿的存在,但最吸引眾強者目光的不是這些心境大圓滿的十來位強者,而是一位樣貌平平的長須老者。

這位老者粗布著身,黑白參半的長發隨意束起,神色平和的接受眾強者的注目,沒有任何得意或者緊張之感。

但就是這副恍如尋常老頭的模樣,卻讓眾強者極為欽佩和羨慕。原因無他,只在於這老者周身隱隱約約的浮現著真實世界般的景象。而這,正是修者三境中天境小成的標誌!

一步登天!這位其貌不揚,名聲不顯的老者竟然直入天境!

姬辰天心神劇震,知道這景象是領悟天境之後,將先天意境融入天境中形成的,也意味著這老者提前一步完成了人仙三劫之後領悟勢域的過程。將來若是渡劫成功,則可以借之直接形成極道強者才擁有的勢域!而且其勢域的威力會比沒有天境加持的其他勢域更為強大!

很快,在場的強者們發現,這老者居然是一名純正的散修!生死域愁王谷的當代散修之王。愁王穀穀主!

不要說十大世家和青雲宮,以及其他小勢力的強者都非常驚訝;生死域的宗天城和八大城以及妖人強者們心中更不是滋味;就連身藏虛空的諸多大能們也感到不可思議。萬萬沒想到這散修中還有這等出類拔萃的卓絕之輩,把同代的雲洲強者全給比了下去!

「卓不凡,愁王穀穀主……果然不凡!」聽到眾強者議論紛紛,姬辰天也知道了這位老者的姓名和名號,對其感到由衷的欽佩。

「姬子,怎麼不見你將心境展露?我可不信你會沒有參悟到心境!」散浮生和諸子們飛空而來,周身都散發著心境光芒,閃耀出五色氤氳、心刀心劍、心拳心掌、火焰大山等等形態,讓姬辰天也大致了解了他們的強項。

掃過一眼,見到有好幾人都目露挑釁之意,姬辰天嘴角彎起,唯我為真的第一圈柔和的璀璨光華升騰而起。

「這是什麼心境?怎麼感覺姬子的氣質升華了許多,讓人有種看一眼就能永生不忘的感覺!」諸子和遠遠側目來的妖王子們都有著這種想法,也看不明白姬辰天成就的是什麼心境。

「你就是姬子?你弄的這個心境也太過莫名其妙了吧?!」三道身影聯袂飛近,除了刀劍雙子,開口說話的那位則是高約丈許,背生金色肉翼,同時一身金色鎧甲的龍首妖人。

反應和諸子相同,言行舉止也很得體,這位龍首人身的傢伙給姬辰天的印象並不壞,諸子他們則已經知曉了這傢伙的來歷。

姬辰天不動聲色,第二圈代表唯我為神的更加明亮的璀璨光華驚艷亮相,令姬辰天看起來就像是一個沐浴在神聖光輝中的天地之子,顯得極為高貴大氣,給關注姬辰天的所有強者們帶去極為震撼的心神衝擊。

「好!我龍弈總算沒有白來一趟。不過,姬子你周身兩圈光華,難道是心境已入大成?或者,還有一圈代表著心境大圓滿?!」這龍首人身的傢伙突然贊道,做了自我介紹,讓眾強者知道了它的姓名。同時,這傢伙也出言相激,想看看姬辰天到底達到了什麼程度。

其他強者,包括諸子和妖王子們也同樣想知道姬辰天這個諸子第一在這虛空參悟中有多少精進,是被他們趕上來,還是依舊領先著大家?

「龍弈?莫非閣下就是妖人聖子?」姬辰天本有所猜測,聽到這龍弈的語氣,似乎有意尋到自己,基本上也就判斷出這位龍弈就是這生死域的妖人聖子。

「正是龍某,聽聞姬子乃我雲洲諸子第一,今日看來,也還不錯!」被姬辰天認出,這龍弈也很坦然,不過話語中對姬辰天的名號並不待見,想來也是心高氣傲之輩。

完全無視其他諸子和妖王子們對他投射過來的,敵意顯露無遺的數十道目光,龍弈周身忽的騰起一團耀眼的金色光華。眾強者定睛望去,只見光華中有丈余長的金鱗應龍在盤旋遊動,很明顯也是心境大圓滿的狀態!

見此,除了公乘劍一這位同樣心境大圓滿的諸子不露聲色,其他諸子和妖王子們都心生驚異,對這妖族聖子有了極度的警惕和戒備。

不約而同的,諸子和妖王子們望向姬辰天,此時反倒是希望姬辰天能夠給他們爭一口氣。

看到龍弈神色淡定的藐視同輩群雄,並且非常自信的在自己面前展露心境,姬辰天笑道:「龍兄所言不差,在下的確還有第三圈光華,也正是心境大圓滿!」

散發著龐大威壓的第三圈璀璨光華應聲而出,赫然是心境大圓滿的標誌,也是《心性證道篇》的第一階第三層。唯我獨尊!

這一圈光華,更為浩大光明。無論是用眼睛看,還是用精神力感受,眾強者都感覺到自己的靈魂意志隱隱間被這光華中的威壓給震懾得不敢動彈!而光華中的姬辰天仿如一位威勢滔天的絕世強者,可以隨意主宰他們的生死一般!

「怎麼可能!這到底是什麼心境?我怎麼會感到恐懼……怎麼可能!」姬辰天所在的虛空位置,與附近數十位強者的位置基本平齊,但是現在卻給眾強者一種高高在上的錯覺。許多並沒有領悟心境的強者更是心生敬畏,差點朝姬辰天跪拜。

諸子和妖王子們也是渾身難受的強定心神,壓制住靈魂意志中的隱隱悸動,裝作毫無所動的樣子。

只有心境同樣是大圓滿的公乘劍一和龍弈才能做到真正不受影響。但在姬辰天的三圈光華面前,無論是公乘劍一周身閃耀的丈長劍芒,還是龍弈本身不斷盤旋遊走的金鱗應龍,此時都不敢太過活躍,變得安靜了許多。

原本圍著愁王穀穀主互相道賀,並不在意這邊的其他強者,也被姬辰天的心境威壓所驚動,紛紛側目尋找。

「姬子這是將什麼武道融入了心境?實在是太霸道了!」深藏虛空的大能們自恃博古通今,但也對姬辰天的心境感到莫名其妙,完全看不出個所以然來。

姬夢同樣是不清楚,聽到大家議論紛紛,而且一直朝自己望來,也只能無奈的說道:「姬子從出世到現在,根本就沒在祖山修鍊過多少時間,他身上發生的很多事情,我們姬家根本就不明白。」

有關姬辰天的消息,在場的諸多大能現在基本上都了解的差不多,對姬夢的話也能理解,也因此對姬辰天更加感興趣,暗中生出各種心思。

下方的姬辰天見好就收,三道光華轉眼消失,抬手抱拳,真誠的說道:「讓諸位見笑了,如今絕地天通碑已經消失,姬某還有些事情,就不再多留,今日就先走一步。」

反正除了姬家的幾位,姬辰天跟其他的強者都不熟,再加上他還要去找姬晨慶他們,所以也就不想在這裡浪費時間。

見到姬辰天就要動身,龍弈卻身影一晃,來到姬辰天身前丈許處。姬辰天正要詢問,只見龍弈收了自身的心境光華,扔過來一塊黑白各佔一面的玉質令牌,朗聲稱道:「既然姬子你有事,龍某就不再強留。這是我們生死城的聖王令,只要你持有這塊令牌,生死域三萬里地界內將受到我族的保護。」

「龍某會在生死城等你前來一戰,且看誰才是,諸子第一!」見姬辰天接過令牌,龍弈這才說出自己的意圖來,竟然是向姬辰天約戰!

一時間,眾皆嘩然。

姬辰天有些驚愕,但也正合他的意願。只不過事有先後,況且眼下也不適合,姬辰天暫時還不想和這龍弈交手,還是以後再說。

看了一眼托在手中的這塊約有手掌大小,兩面均雕有蟠龍形狀的令牌,姬辰天翻掌間將其收入儲物袋,表情有些玩味的笑道:「難道聖子會認為姬某沒有這令牌,就到不了生死城?哈哈哈。」

龍弈聽到這話,龍目中精光隱沒,哼道:「姬子果然好膽識,若是姬子能夠孤身闖到生死城,龍某寧願甘拜下風!」

生死城和宗天城一樣,座落在生死域三萬里深處,與外圍的八座大城相距長短不一,但就算是最短的也有兩萬多里,這中間隔絕著大大小小的妖人部落,其中不乏極道強者。

在龍弈看來,姬辰天說出這等狂妄之語,要麼是不了解情況,要麼就是自信過頭了!

姬辰天和龍弈的對話,諸子和妖王子們,以及其他強者都聽得非常清楚,沒有誰會認為姬辰天能夠孤身一人,安然無恙的闖過數萬里生死域。喧囂話語中,各種輕哼,譏諷的聲音不一而足。

面對這種情況,姬辰天無動於衷,微微點了點頭,身形立即爆射而出。速度之快,讓還有些輕視姬辰天的龍弈頓時有些吃驚。因為就算是他,在這絕地天通碑現世之前,也只能在全力以赴的情況下,才能做到這種地步!念頭百轉,龍弈不由得暗中將自己對姬辰天的實力估測再度提高了數籌。

原本自我感覺良好的諸子和妖王子們再次見到姬辰天的恐怖速度,心中頓時起了涼意,糾結的目送姬辰天消失在遠處的天際。

「華師兄和琴師姐被老碑送回驚城,不如我先回去一趟,再查查慶哥他們的行蹤,若還沒有消息,就依次到其他七座大城去找找……」姬辰天飛出數百里之後,遁入沙丘下的土層,很快就聯繫到了極道分身,也有了簡單的計劃。

而在眾強者陸續離開的地方,高空中突然現出大能們的身影。

「姬子有聖王令在手,本尊也就放心了,你們若是有人準備離開生死域,可以與本尊同行。」在姬家七位成功進入絕地天通碑,並參悟了心境的先天強者身前,姬夢面帶笑意的說道,顯得非常和氣。

其他勢力的大能們也是差不多的態度,因為這些先天強者註定在不遠的將來會踏足更高境界,而且在修成荒古絕學之後,還會變得更強! ?時限一個月,驚城的陣法護罩已經消失。因為那些先天十二層境的失敗者們在這之前就回到了驚城,所以也沒有出現什麼慌亂,使得驚城整體上保持著平靜。

姬辰天有九殿主元鈞送的令牌,倒也能自由出入驚城,很快就回到了九殿,找到了華承星和琴馨。讓他有些驚訝的是,這巫馬旭日竟然也在,而且還加入了九殿,成為九殿的一名護衛長。

因為元鈞不在,作為徒弟的華承星和琴馨在幫忙處理著這一個月來堆積的各種事務,所以姬辰天等了半天,華承星才有空回到九殿旁邊的府邸。

「師弟,你終於來了,這幾天師兄給你打聽到了那四人的蹤跡,正不知道怎麼通知你。」還未落座,華承星就急不可耐的開口說道,讓原本淡定的姬辰天也有些心急起來。

雖然當初姬雲老祖說姬晨慶他們並無性命之憂,但時間過去這麼久,誰知道會有什麼變化。如今絕地天通碑的事剛過,絕大多數失敗者都心情極差,說不定就會肆意出手。以姬晨慶他們四人的實力,在這段時間內著實會面臨很大的危機。

所以,無論如何,姬辰天也要先找到姬晨慶他們。

華承星很快就把自己獲悉的情況全部告知給姬辰天,同時囑咐道:「如今王座還沒回來,生死塔的強者都認定當初在城內搞破壞的就是他們四人。恐怕這兩天內,驚城會派出強者前去愁王谷捉拿他們……師弟你若要找他們,最好今天就離開驚城,而且還要提防驚城強者的跟蹤。」

想不到四人竟然在驚城弄出這麼大的動靜,姬辰天感到非常有趣。從四人能夠在數百強者手中逃離,並成功使用異寶離開驚城這件事中,姬辰天知道,他們四人也有了很大進步。

事不宜遲,姬辰天稍稍坐了一會,等到華承星拿來愁王谷附近一帶的地圖之後,姬辰天這才動身離開九殿。

大街上的強者比之絕地天通碑現世之前冷清了很多,姬辰天大致感應了一番這驚城內的強者氣息,發現有很多先天十二層的強者毫無顧忌的展露龐大的氣息,似乎有意在威懾著什麼。

驚城內有各種陣法,倒也沒有被這些氣息激發出太過狂暴的大風,但千丈高空之上則是風雲激蕩,黑白二氣被攪得一片昏暗。

「看來,這驚城確實要有動作了,我得趕緊找到他們,先遁走其他地方……」姬辰天慢悠悠的晃到城門口,在數十位守門的強者面前,神情淡然的走過。

剛離開驚城沒幾息,也就千餘丈距離的時候,姬辰天雙眉微蹙,不動聲色的換了方向,貼著山體飛馳。

「原來小友是姬家的姬子,就這樣匆忙離開,難道就不顧元鈞和其他幾位姬家子弟的姓名嗎?」遠遠地,耳畔傳來傳音,仿如驚雷般將姬辰天震在原處,面色變得十分陰沉。

半晌,高空中的黑白二氣排開,現出一行十餘人的隊伍來。

姬辰天立刻進入戰鬥狀態,不僅身體強化到了極致,三圈心境大圓滿的璀璨光華也升騰而出。一步踏到羈押著九殿主元鈞的隊伍前方,姬辰天為保安全,手中不知不覺間多出了五行禁空令,而暗中,更是讓極道分身先到驚城去將華承星和琴馨救出。

「將我大師伯放下,一切好說!」做好安排,姬辰天看著眼前這五位王座領頭,六位殿主羈押自己的大師伯在後面的隊伍,語氣極為冰冷的喝道。

印長河原本就打算將姬辰天培養成接班人,也因此得以在虛空參悟中達到心境大圓滿狀態,不料出來之後才知道,姬辰天竟然是姬家的姬子!審問之後,又發現元鈞原名姬元鈞,也是姬家的人!

自己與姬元鈞私交甚好,而姬辰天也是自己看好的接班人。不想如今卻必須將姬元鈞羈押到宗天城,而且還必須給姬辰天一個教訓,這真是讓他這個驚天王感到為難。

受到姬辰天的心境光華衝擊,除了印長河無事,其他王座和殿主都心神顫動,不由得將氣息升了起來。等到自身的強大氣息擋住了這莫名其妙的光華,這些王座和殿主們才感覺到心安了許多,對姬辰天也充滿了憤怒。

「哼。大言不慚!」紫虯王認出姬辰天就是當初在極道秘府所見的人族小子。本就對姬辰天有怒氣的它毫無顧忌的就右臂探出,根本不顧及姬辰天的身份,準備將姬辰天當場拿下。

妖元自右臂噴涌而出,聚成暗紫龍爪,迎風暴漲,瞬息就有百餘丈大小。龍爪成型,隔空將姬辰天周遭數百丈範圍全部禁錮,龍爪輕微顫動收縮間,形成恐怖的合圍力道,將姬辰天牢牢的壓在當中。

這正是紫虯王稱雄於生死域的的絕學之一,源自龍族的絕頂功法。龍爪手!此刻它全力出手,根本沒有半分馬虎,因為它知道姬辰天戰力堪比殿主,若是大意,恐怕這一擊將會無功而返。

換做在極道秘府里,姬辰天可能還真的無法抗衡這一招,只是現在心境大圓滿的姬辰天早已今非昔比。

心境提升雖然不能給姬辰天帶來任何純粹的攻擊力和防禦力增幅,但是卻讓姬辰天舉手投足間擁有一種令人驚顫的氣勢,在一定程度上影響著對方的言行舉止,同時還能壓制對方的心境效果!

而且姬辰天在心境大圓滿之後,發現自己的精神力變得更加堅韌,念頭也更加通達,對各種武道的認知也有了極大的提高。眼下面對紫虯王的全力攻擊,姬辰天精氣神被全部調動起來,做好應對的準備。若是換做以前,他肯定會心懷懼意,想辦法退避。

「就拿你試試這荒古絕學的威力……」姬辰天巋然不動,心中已經有了計較。動念間,右手緊收,藏於腰身右側,閃身微微右轉,體內的真元以螺旋形狀極速運轉。

等到力量凝聚完畢之後,姬辰天的右手卻安靜得像是什麼事都沒發生過。但是,從他右臂肩膀到右手拳頭上隱隱閃爍的灰色真元光芒中,讓人聯想到黎明前的黑暗,山雨來臨之前的風滿樓。似乎在這極致的平靜之下,暗藏著無窮的殺機!

全力出手的紫虯王見此,心中暗驚。心境小成的它在心境層面上根本抵擋不住姬辰天的心境大圓滿,這次攻擊也因此並沒有因為心境的升華而帶上更大的傷害,反而攻擊力在某種意義上被削弱了。

印長河他們見機車天擺出這一招,都眼神微眯,隱隱間對這一招非常忌憚,而與姬辰天有過交手的鰥王更是心中驚詫,暗中猜測這可能是姬辰天從絕地天通碑中傳承來的荒古絕學。

「紫虯王,小心些,這小子可能施展荒古絕學。雖然短時間內他不一定將功法練到爐火純青的地步,但也不要掉以輕心。」鰥王暗中傳音提醒紫虯王,心情極為複雜的望著姬辰天。

姬辰天在百餘丈外等到這妖元龍爪逐漸扣壓之後,口中猛然暴喝一聲:「紫虯老怪,看我破你這一招。驚穿雲!」右臂順勢而出,身形猶如不受控制一般,任由充滿旋轉之力的右臂帶著飛起,橫貫而出!周身光華之外捲起一層肉眼可見的螺旋氣勁,就像一個高速旋轉的錐子刺向妖元龍爪的正中心!

對著這套名為《八荒真身拳》的荒古絕學,姬辰天目前並不太了解。記憶中的這套拳法與陣法密不可分,全套一共八式,姬辰天如今也只是掌握了第一式。

這第一式凝聚真元,催力旋轉,以類似寸勁透力的方法,將拳勁盡數送入對手體內,給對方一種心靈上的震撼。不過卻又有不同的是,這拳勁入體之後,並非留在對方體內進行破壞,而是依舊凝成一股,破體而出,就像穿過雲層,將雲層破開一個區域一樣,故而取名為「驚穿雲」。

按照拳法的說辭,姬辰天估測將來自己成功凝聚極道金丹,踏入極道大宗師境界之時,此拳一出,對方無論怎麼逃,都逃不過!因為到了大宗師層次,這套拳法在極道真力的加持下,已經能夠做到類似聖宗師層次的破碎虛空,直擊真身!而這也正是這套拳法為何取名為《八荒真身拳》的緣故。

至於以後更高境界能做到什麼效果,姬辰天沒有參照,暫時無法推測。

此時面對這妖元龍爪,姬辰天將這一招使出,整個人帶著狂暴的真元拳勁將龍爪貫穿而過。全過程猶如一根鋼針破開朽木般輕鬆,在龍爪掌心留下一個十數丈的巨大空洞!

「怎麼可能!」除了印長河只是臉色微變,四位王座和六位殿主幾乎同時失聲驚呼,不敢相信所看到的事實。

姬元鈞雖然被極道強者封住修為,但憑藉其強大的體質,同樣看得非常清楚,對姬辰天爆發出來的恐怖實力也感到不可思議。

想到當初在白冰漠,姬辰天立足絕地天通碑頂端的情形,心中驚詫萬分的印長河他們終於找到可以說服自己的理由,覺得姬辰天肯定是在絕地天通碑那裡獲得了最為強大的荒古傳承!

一念及此,印長河他們都覺得紫虯王似乎太過悲劇了。

「不愧是荒古絕學!」一擊成功,姬辰天對這套拳法極為滿意,暗中對比《大至勢拳法》,覺得這種雖然沒有真元力場,但是破壞力卻更為恐怖的拳法對自己來說當真是極為有用。

收拳而立,姬辰天壓下體內因為極速旋轉真元而造成的氣血動蕩,略帶俯視的目光直視紫虯王,嘴角上揚,冷笑道:「王座,也不過如此!」

「找死!」紫虯王怒氣大漲,氣息鼓盪之下,紫發衝天升騰,原本龍非龍人非人的臉部也扭曲得十分猙獰。 ?話音落下之時。紫虯王已經跨越百餘丈距離。出現在姬辰天身前。右臂破入三圈光華。揚手朝姬辰天的脖頸當空斬下。

姬辰天動作也不慢。見到紫虯王近身而來。重力域瞬間自腳下生出。轉眼將自身和紫虯王同時納進其作用範圍。做好準備的姬辰天在瞬間產生的力量面前急速下降。紫虯王卻是一頭栽往地面。周身妖元差點失控反噬。

「又是這古怪的攻擊……」鰥王密切關注著姬辰天的所用動作。此時依舊沒有發現姬辰天到底是如何做到讓紫虯王被巨力拉扯。

印長河見姬辰天出乎意料的讓紫虯王兩度失手。心中不知不覺間已經將姬辰天當成了王座級的強者。暗道:「這小子才修鍊多少年。就有這樣的恐怖實力……諸子會在百年內稱雄先天境。難道雲前輩所說的是真的。」

剩下的兩位王座和六位殿主這時再也不敢輕視姬辰天。因為覺得眼前這個看起來只有先天六層境的小輩。在實力上似乎隱隱超過了他們。

紫虯王脫離重力域範圍之後。很快就調整過來。這時候它才想起當初在極道秘府。鰥王和姬辰天交手的情形。終於意識到眼前這位諸子之一的人族小子並不是它能夠任意揉捏的!而且若是不小心。恐怕還會吃大虧!

抬頭見到姬辰天大腳踏下。紫虯王眼中怒意顯隱。雙臂迎空虛抱。形成一道罡風氣柱衝天而起。

身形原地消失。紫虯王已經擘空飛升。只見它腳踏著一條數十丈長的虯龍虛影。繞著徑長數丈的罡風氣柱盤旋而上。形成致命的絞殺力道。老遠的就將姬辰天牢牢鎖定。

姬辰天身在高空。腳力還未轟下。隔著數百丈就被一股龐大的精神力全面鎮壓。行動瞬間受制。姬辰天知道自己的精神力與這紫虯王還有很大差距,當即將本源火放了出來。

此時的姬辰天,周身數丈內都是璀璨光華,他本身又被熊熊烈焰覆蓋。在尋常人眼裡,根本就看不清姬辰天的真身在何處。

數百丈距離實在太短,姬辰天剛剛掙脫精神力的束縛,紫虯王的絞殺之勢已經自下而上的將姬辰天吞沒。情急之下,姬辰天右腳催力,瞬間將虯龍虛影的丈長龍頭踩爆!

「給本座死來。」紫虯王就在虯龍頭頂,在姬辰天發力的同時,身形電閃而起,雙掌轟然出擊,速度比之剛才出手更是快了數籌,儼然是全力以赴!

姬辰天只是眼睛看到了紫虯王的動作,身體反應卻跟不上,根本沒時間防禦,就被紫虯王兩掌擊飛。身形倒射到虯龍虛影所形成絞殺之勢中,周身光華立時消散不少,恐怖的罡風氣勁切割到神兵套裝上之後,激起一陣星火電光。

「唔。」兩道巨力入體,姬辰天內臟幾乎盡碎!從罡風氣柱中撞出來之後,身形倒退的過程中,嘴角不斷的溢出鮮血。

紫虯王一擊得手,心情舒暢之極,妖元猛地震散罡風氣柱,氣勢節節拔高。

暗自心驚的姬辰天自知速度和力量均不及這王座強者,於是在數百丈外穩住身形后,就直接往地面高速墜去。半空中同時運轉神術,讓身體在踏到地面之前恢復到最強狀態。

此時,驚城那邊也飛出了數百道氣息如柱升騰的強者,見到印長河他們押解著九殿主,都感到非常奇怪。當看到姬辰天和紫虯王正在激烈交手,心中疑惑暫時壓了下去,準備先看看再說。

「竟然沒事!」這回是殿主們在王座們身旁驚呼,覺得這簡直是不可思議!一旁的人族兩位王座暗自比較,覺得若是換做自己挨上這麼兩掌,不死也重傷,都心驚不已。

印長河早已斷定姬辰天的身體極為強悍,因而覺得理所當然,而鰥王則是一副早知如此的樣子。

紫虯王也以為這兩掌足夠擊傷甚至擊殺姬辰天,不料卻看到姬辰天只是嘴角流出絲絲血跡,本身氣息並沒有太大波動,好像沒什麼大礙。

暗皺眉頭,紫虯王不相信自己的攻擊會無效,但眼前的事實去讓它不得不極速追擊。無奈剛才將姬辰天擊飛太遠,等它追到姬辰天的時候,姬辰天也降落了數千丈,踏在了結實的地面上。

重力域悄然施展出來,將方圓近三十丈空間全部籠蓋。姬辰天相信在這個範圍內,就算是王座級強者,其自身速度也一定會被削弱很多,至少會降到自己能做反應的程度,從而讓自己擁有足夠的時間來做出應對。

「又在搞什麼……」紫虯王目力很掃,敏銳的發現姬辰天周身顯得十分清明,但數十丈外的黑白二氣和空氣流動基本卻都流向了姬辰天所在數十丈範圍,顯得非常詭異!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