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可是親眼看到,一開始林宗那是能與夢紫使分庭抗禮的,那一幕仍是讓他震驚不已!

追在身後的夢紫使瞥了一眼諸葛青,頓了一下獰笑劈出一股勁力,又向林宗追去。

諸葛青心中一驚。夢紫使雖在數十里之外,可這股力量轉眼突至,諸葛青來不及抵擋,只能微微歪開身軀。嗤;抹鮮血飛濺,諸葛青悶哼一聲,倒在地上,他一條臂膀被生生斬下!

「逃,你再逃啊。」

林宗度已到極致,剛剛拉開數百里距離,可夢紫使轉眼既至。盯著林宗,獰然一笑。

呼。

一股熱浪似將數十里空間灼燃。林宗似被導彈鎖定的目標,逃無可逃。轟。這一次林宗被轟入地底。

夢紫使大笑著。掌力一次次落下。「皮真厚。我看你能撐到什麼時候!」

林宗身體都快沒知覺了。

他只有最後一條路可走,藏身在隱龍空間中,可代價就是隱龍空間有暴露的危險。

「撐!等實在撐不下去再躲進隱龍空間中。」林宗遺牙,看著夢紫使透著一股狠意,「看看是我皮厚,還是你的秘法時間長!」

轟,轟,轟。

林宗身體一次次被打飛。

不知挨了多少次,他意識都模糊了。如果再來兩次,他不知道自己的意識會不會被打散。暗自一嘆,已準備進入隱龍空間了。

就在這時。一道咔嚓聲在體內響起。似是有一層壁膜,被悄然敲碎。緊接著,林宗感到枯竭的真元突然恢復過來,並越來越充盈。宛如開閘的河水注入乾涸的湖底!

呼。林宗猛然睜開眼睛。

「洞虛期。終於突破了。」

他衣服獵獵作響。整個人憑空飛入半空。周圍無數靈氣被吸納而入。一股掌控的感覺傳入心間。被打散的法則之霖新凝聚。似乎多了一絲未知變化。他眸子里重新煥出自信神采。

「還沒死!」夢使者氣瘋了,看著林宗咆哮道。

未完待續。感謝『江南一粟』,『掉渣的帥』等同學票票支持!感謝新老朋友持續關注!)(未完待續。)

[記住網址.三五中文網] ?夢使者看著林宗。??肺都氣炸了。

他都懷疑。他怎麼打不死一個兄神期修士。他可是大乘期,他隨意一指,都可以捏死螞蟻一樣捏死一群分神期,哪怕渡劫期,他翻手間也可以鎮壓一片,可今天碰到林宗,幾乎顛覆了他的世界觀!

要知道,他施展的這個秘法是多麼恐怖,哪怕一位大乘後期強者來此,看到他也得逃,哪怕兩位尊主來此,也不敢說勝他。

也就是說,此刻的他,近乎無敵!

可就是此刻的他,近乎千招,依然拿對方無可奈何!

「我付出的代價那麼大,以後萬年內我恐怖不會有一絲一毫的提升,而且損耗的壽元還要想辦法補回來,付出那麼大代價,卻仍拿之不下這怎麼可能u么可能!」

夢使者嫉妒的眼睛都紅了。

「他的肉身太強大了。到底是怎麼修鍊的。這種人如果成長起來太可怕。我必須殺了他,殺了他,不能留後患!」

夢使者盯著林宗,眼中露著猙獰和瘋狂。「杏,哈哈哈哈』得不說,你太讓我震驚了。可惜你一身天賦,卻是無法成長起來了實力就弱我那麼一些,就那麼一些啊,哈哈哈哈,殺死你這樣一個怪胎太讓人期待了,桀桀桀桀!」

他能感到林宗靈魂正一點點虛弱。只要在秘法耗景,將這個怪物絕殺,那麼他肉身再強也沒用!

哈哈。最終勝利的仍是他。他預感再用幾十招,不,十招,到時對方靈魂就會無法承受他的打擊,就會自行崩潰,湮滅。哈哈哈哈,這種感覺真奇妙,一個還沒露面的絕世奇才就即將毀滅在自己手裡?

夢使者眼中金光隱現。他興奮,激動,彷彿一切的付出都值得。

陷入亂想之中的他根本沒現林宗此刻的奇怪狀態。那籠罩他的力量,在一絲絲破碎后,重新凝聚,一種奇異的波動隨著林宗眼睛睜開散而出!

道長你家魚又掉了 一種新的法則領域!

「死吧!」

一切的生都在眨眼之間,彷彿千餘次那般,精神越加亢奮的夢使者再次靠近林宗,大掌拍出。

他狀態正值巔峰。哪怕一個大乘後期強者來此,他也有信心將其擊敗!

再見了,怪物杏!

夢使者目光鎖定一處,那裡怪石嶙峋,奇堅無比,如果把林宗按在那裡,那滋味定然讓對方********。或許不用第二招,這杏靈魂就會自行崩潰!

夢使者露出賤賤的笑容。

呼。

清風微拂,千蒼百孔的欣界似乎一剎那明亮了不少,破碎的,黑暗的一些東西彷彿懼怕什麼,都舊能的收斂自己,似乎正有一股讓他們懼怕的力量,在此刻芽,成長!

夢使者賤賤的笑容突然凝在臉上。

那怪石嶙峋的地方沒有林宗的身影!沒看到對方狼狽爬起,沒看到他痛苦難耐的樣子因為他撲空了。

林宗出現在一側,冷冷看著他。

他目光幽冷,恬淡,自信。

這一次幾近死亡,卻是讓他責新生,不僅修為剎那突破瓶頸。他的法則之力下一重瓶頸似乎鬆動了,一種隱約的感知讓他明白,他已悄然踏上法則八重天的路!

不同於法則之力的前三層。這法則之力的第四層,似乎是一個新的未知領域,他隱約感到那將是一種乎他想象的蛻變。他真的很期待。或許他將接觸到一個很奇妙的領域。

千百年後,回想今天的遭遇,林宗不禁感慨萬分,若非遇到這一次磨難,碰到這一次巧合,他或要飛升仙神界后才有能領悟這一層法則境界。

感受著體內責新生的力量,林宗心中有著一抹喜悅和期待,不僅修為突破了,他能感到體內法則力量隱隱正生蛻變。

此時的他有一種非常強大的感覺,他對法則領域控制變的極為清晰。一絲一毫,一舉一動,只要在他法則領域之內,都分毫畢現!

施展秘法后的夢使者,在此刻的他看來,已不再是威脅。

「不可能!」

一擊無功后,夢使者仍難以置信。大吼一聲又撲過來。他不信,他度連大乘後期強者都會絕望,這杏怎麼可能躲得開,怎麼可能讓他撲空。

可不知為什麼,他有種心慌。

林宗明明站在那裡,明明是猩的一抹影子,可對方身上突然有了一種說不出的威嚴,這種威嚴有種讓這方空間都容不下的感覺!

越逼近林宗越加心慌,他竟有種面對尊主級強者的感覺!

不不,怎麼可能,這只是一個隨手可殺的分神期杏!

一定要殺了他!

一種酸澀的感覺突然從身體各處傳來,夢使者一驚,這是怎麼回事我的身體,竟然承受不住了,怎麼可能,這,這空間重力,怎麼變得這麼沉重!

不知什麼時候,一絲絲血跡順著他全身毛孔溢出,浸濕了他的紫衣,幾乎讓他變成一個血人。

夢使者大驚。「你,你突破了?」

林宗冷哼一聲,周圍空間都隨著這一哼震蕩起來,他身形微微一動,出現在夢使者上方。

夢使者眼中閃過一抹駭然。林宗此刻的度,比方才他施展秘法還快!

只到對方一拳打來,他都躲之不及!

轟!

天旋地轉。夢使者有種眩暈的感覺,劇烈的疼痛讓他努力敝清醒。

「逃!」

夢使者只有這一個想法,一定要把這個消息告訴尊主,他們多了一個大敵,若是大意,他們紫衣門一定會吃大虧!

如果有外人在這裡就會現,原來如人形閃電一樣的夢使者,此刻就像陷入水澤之中,他緩慢地掙扎飛行,林宗近乎瞬移般靠上去,一拳砸下,夢使者便如被拋飛的石頭被砸入大山之中。

只一拳。夢使者現,在林宗那怪力領域下,他無力飛行了!

夢使者眼睛頓時紅了。狠狠盯了林宗一眼。

轉眼他的身形憑空消失。

林宗一擊落空。他微微皺起眉。直到片刻后空間某處隱隱傳出慘叫之聲。他神色微微輕鬆下來。

在林宗與夢使者相持激斗的時候。

一身重傷的諸葛青蹣跚著回到石碑結界處。他一頭鑽進護陣結界中。

石碑結界。

兩個看守陣法的星辰樓執事見有人闖進來,就準備啟動陣法,擊殺來人。

「咦,是諸葛執事停下!」

「對對,是諸葛執事,他竟然逃回來了!」

「快快,快去告訴秀和墨老!」

未完待續』好意思,這章晚了,先就這些了。再次感謝『江南一粟』,『素顏如歌』,『掉渣的帥』等同學票票支持H其感謝『素顏如歌』同學,謝謝打賞,謝謝推薦紅包支持,這章有些晚了,大家海涵!) 豪門重生之宋氏長媳 (未完待續。)

[記住網址.三五中文網] ?欣界中央,有一巨大金色石碑。?

一絲絲肉眼看不到的能量波動,從金色石碑中溢出,如藕絲交織連接欣界,如人體的血脈,這座石碑是欣界根基所在。

墨老和一眾大乘期強者盤坐石碑四周』時向金色石碑打幾道遇。此時他們神色凝重,有幾個大乘初期額頭已微微見汗。

趙辰兒焦急的等在一旁。卻不敢打擾。

「這次一定要成功。只要成功激欣界石碑核心。那麼石碑結界外的人就會被排斥出去,空間節點也會關閉,那樣我們就能自保無虞。還有一定要查出內奸是誰,不能讓那麼多人白白犧牲!」

她心中很愧疚。一想到因為空間節點消息的泄露,讓那麼多人沒來得及撤回,她就心如刀割。

那些都是星辰樓的中堅力量啊。他們每一個都很珍貴,都是很有希望突破大乘期的存在。而現在,他們正遭受屠戮。

她曾奢望,這些人能第一時間撤回來,可隨著時間的流失,她明白,這些人應該全軍覆沒了。

她身後。一群人也沉默著。

他們也明白。這麼長時間過去。根本不可能再有人逃回來了。

就在這時。

一個看守陣法的星辰樓弟子匆匆走來。

「秀,秀!」

那弟子急急忙忙,一臉喜色,「秀,諸葛執事回來了,是諸葛執事,他回來了!」

「什麼?」趙辰兒一怔,旋即嬌軀一震,急忙問道:「你看到了,真是諸葛執事?」

「是諸葛執事秀」

沒等那弟子說完,趙辰兒連吩咐:「快讓他過來,我要親自問他話。」

方才凝重的氣氛彷彿突然活過來般,其他人都是精神一振。人的心裡很奇怪。當看不到希望,前途一片黑暗時,他們都很迷茫,感覺敵人神秘莫測,不可戰勝。可突然現自己隊友有一人平安歸來,就像黑暗中出現一絲光明,明知不可能改變什麼,卻彷彿世界都亮了般,讓他們重新燃起了鬥志。

將眾人的神情收在眼中,趙辰兒更加高興。剛才看眾人神情低落,她都不知怎麼安慰,若是他們鬥志喪失,對星辰樓來說將是一持難。而這時出現一個好消息。剛好能將眾人喪失的信心重新凝聚起來。

趙辰兒興奮的想著如何獎賞諸葛青,卻沒有現那弟子並沒有離開。

「秀」那弟子遲疑一下。

「諸葛執事受傷很重,已經昏迷過去。」

趙辰兒神色一驚,關心問:「他傷的重不重。安置好了嗎。還有,他是怎麼逃回來的你們知道嗎。」

這時她才醒悟。諸葛青能逃回來定是不容易。受傷嚴重也很正常。

「諸葛執事我們已經安頓好。只是,只是」

那弟子有些遲疑。似是不知怎麼說才好。

趙辰兒皺起眉,「只是什麼。難道還有什麼事不能明說?」

那弟子眼神瞟了眾人一眼,才說道:「諸葛執事昏迷前說,救他的是林辰,那林辰拖諄個大乘期強者,才讓他逃了回來。」

「什麼?」

「不可能!」

「怎麼會是他?」

「他怎麼在這裡!」

頓時眾人炸開了鍋,有人早對林宗恨之入骨,對林宗和孟芳華等人勾結敵人很多人深信不疑,此時聽林宗救了諸葛青,第一個反應就是不相信。

趙辰兒臉色一會兒青一會兒白,問那弟子,「到底怎麼回事?」

那弟子道:「諸葛執事說,林辰為救他正被大乘期強者追殺,隨時都有生命危險,讓我們快去救他。」

趙辰兒一怔。皺起眉頭。她揉了揉頭,有種搬起石頭打自己的腳的感覺。

當初是她為了維護燕丹東去抹黑林宗他們,現在所有人都將林宗恨之入骨,這時突然又爆料出林宗救了他們的人?

她隱隱感到這事有些複雜。孟夫人他們真的背叛了星辰樓?她其實也不敢肯定。墨老後來幫她分析了,自從燕丹東一行歸來后,似乎就有一雙看不見的手操縱著這一系列的事情生。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