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就算是如此,身為武王七重的張衡,在得到了戰神傳承后,他可是很有自信,就算是在面對納蘭初的時候,他也是有著能從他那強大的武技中活下來的自信的了。

咻咻…

此時站立在地面上的張衡,他眼見那納蘭初身前,凝聚出來的巨大神像,爆發出一股恐怖無比的靈氣波動,而後便是對著他席捲而來。

軍色誘人 頓時,站立在地面上的張衡,他也是不再猶豫,腳掌一點地面,身影閃動,一股強的靈氣波動也是從張衡的身上爆發出來。

只見當那股強大的靈氣波動爆發出來自后,頓時在在張衡的手掌也是浮現出了一柄戰兵,破天戟。

凌厲無比的氣息也是從張衡的身上散發出來,而後張衡的身影便是消失在了原地。

「怎麼可能?」

「我沒有看錯吧?」

「這個少年,竟然如此狂妄?」

此時,站立在周圍的眾多玄天大陸武者天才,他們在看到那道爆衝出去的少年身影,都是臉龐上布滿了震驚之色,目光死死盯著前方。

在他們看來納蘭初可是武聖境的強者,而這個少年他的實力只不過是武王六重的實力,區區武王六重的實力,在面對武聖境的強者,不認輸也就算了,竟然還如此狂妄,跟納蘭初對戰?

「此人,不會是腦字進水了吧?」

「難道他不知道,武聖和武王雖然只是一字之差,但是他們只見的差距,那可是判若天淵的啊。」

此時,站立在地面上的眾多武者天才,他們在看到那道爆衝出去的少年身影,都是臉龐上閃過了一抹冷笑。

就連狼王,東天樞,羽化仙等人,都是臉龐上閃過了一抹玩味之色。

本來在他們看來納蘭初出手,那個少年,他多半是要投降的了,但是讓他們沒有想到的是,就算是納蘭初出手,那個武王六重的廢物,不但沒有投降,竟然還對納蘭初轟殺了出去,這自然是讓他們很是震驚的了。

眾多天才,只有方道天他在看到那爆衝出來的少年身影,頓時絕美的臉龐上閃過了一抹擔憂之色。

要知道,在神獸湖的時候,方道天雖然見識過了張衡的手段,但就算是如此,他們面對的可不是再是巨妖古族了,而是玄天大陸上最頂尖天的四大宗門天才,所以就算是方道天,他在看到爆沖而來的少年身影,也是布滿了凝重之色。

雖然他感覺到了張衡身上散發很出來的強大氣息,比起在神獸湖遇見的張衡,又強大的了幾分,但就算是如此方道天也是明白,張衡根本就不是這個納蘭初的對手的了。 咻咻…

恐怖至極的靈氣波動從虛空中席捲開來籠罩住了這方天地,那強大至極的威壓普通蓋地,宛如神往降一樣,朝著前方那快巨大無比的廣場籠罩而去。

此時,站立在周圍的武者天才,他們在感受到這股強大至極的氣息波動后,都是臉龐上布滿了震驚之色,目光死死盯著前方。

尤其是在他們看到,那凝聚在那納蘭初身邊的神像虛影,頓時所有的武者天才門的臉龐上也是閃過了一抹恐懼之色。

咻咻…

「廢物,給我死吧。」

此時,正當站立在的眾多武者天才,他們神色震驚的盯著前方的時候,突然虛空中一道冷冽的聲音也是席捲開來,而後便是籠罩了至俄方天地。

那冷冽的聲音傳來后,虛空中那尊散發出金色光芒的神像,便是對著下方,那道少年身影籠罩而下,旋即便是籠罩了這方天地。

「終於來了嘛?」

此時,爆衝出來的張衡,他的臉龐上布滿了冷冽之色,目光死死盯著前方,在張衡看到前方虛空中,那尊散發出金色光芒的神像朝著斬殺而來,張衡的臉龐上也是閃現出一抹巨大的戰意。

恐怖至極的凌厲波動從張衡的身上爆發出來,而後在張衡的周身,便是爆發出一股濃厚至極的戰神紋路。

那些戰神紋路纏繞在張衡周身,看上去宛如一尊戰神降臨一樣,散發出一股睥睨天下的氣息。

「怎麼可能?我沒有看錯吧?」

獵戶出山 「這是戰神紋路?」

「傳說中域外戰場內有一尊戰神傳承,沒有想到竟然是真的。」

此時,站立在廣場上的眾多武者天才,他們在看到張衡爆發出來的強大氣息,頓時都是臉龐上布滿了震驚之色,目光死死盯著前方。

他們都是沒有想到,才不過是武王六重的廢物,竟然會得到戰神傳承,這自然是讓眾多武者天才們,很是震驚的了。

就連方道天,狼王,東天樞,羽化仙等人他們在看到這一幕後,也是臉龐上布滿了震撼之色,目光死死的盯著那道少年身影。

他們都是沒有想到,才不過是無啊我那個六重的少年,他竟然會這麼好的運氣,得到了戰神傳承。

咻咻…

就在眾多武者天才,他們神色震驚的盯著虛空中,那道少年身影,頓時虛空中又是爆發出一股強大至極的靈氣波動。

那強大至極的靈氣波動,根本就不像是從一名武王六重的武者手裡爆發出來的,而是從戰神的身上散發出來的。

就在眾多武者天才,他們神色震驚的盯著虛空中的時候。

只見許中那兩道的強大的身影,便是撞擊在了一起。

碰…

巨大無比的轟雷聲,宛如雷鳴一樣響徹開來。

那恐怖無比的靈氣波動,從那方虛空中席捲出來,彷彿要震碎這方虛空一樣。

此時,那站立在周圍的眾多武者天才,他們在感受到這股強大至極的靈氣波動過後,都是臉龐上布滿了震驚之色。

而後,他們的腳掌一點地面,身影閃動,一股強大的靈氣波動也是從他們的深身上爆發出來,而後站立在附近的眾多武者天才,他們的身影閃動,便是消失在了原地,他們可是知道,若是讓這股強大的靈氣波動波及到了,就算是他們也是會身手重傷的了。

咻咻…

就在眾多武者天才朝著周圍爆射出去的時候,虛空中也是有著兩道狼狽的身影飆射處於來。

張衡臉龐上布滿了慘白之色,他渾身狼狽,眸子布滿了血絲。

不得不說,這個納蘭初身為萬佛門的頂尖天才,他的實力超強無比的了。

就算是張衡,施展出了戰神傳承,但也是僅僅能夠接住納蘭初最強大的一擊,根本就不能將納蘭初給震退的了。

想到此,張衡明白,看來今天對於他來說,還真的是一場苦戰的了。

「怎麼可能?竟然沒有死?」

此時,站立在地面上的納蘭初,他的臉龐上布滿了震驚之色,目光死死盯著前方,他怎麼也沒有想到,這個只有武王六重的廢物,在面對自己最強大的一擊,竟然也能活下來,這自然是讓納蘭初很是震驚的了。

要知道,剛才他施展出來的可是萬佛門最強大的武道神境,萬佛掌的了。

但就算是如此,這個只有武王六重的廢物,竟然接住了他的武道神境,這已然是超過了納蘭初的預料之外的了。

「沒有看錯吧?」

「竟然沒有被納蘭初師兄給擊傷?」

「這不可能啊。」

狼王,東天樞,羽化仙等人,他們的臉龐上都是布滿了震驚之色。

在他們看來,武聖境的納蘭初若是對上了一名武王六重的廢物,豈不是宛如對待螻蟻一樣?

但是讓東天樞,羽化仙,狼王三人沒有想到的是,這個只有武王六重的廢物,他竟然能夠接住納蘭初的的最強大的一招,這自然是讓他們很是震驚的了。

「張衡,看來你又強大了不少啊。」

此時,站立在地面上的方道天,他在看到那道站立在地面上的少年身影,頓時絕美的臉龐上也是閃過了一抹柔和的笑容。,

本來方道天他還在擔心張衡的安慰,但如今看來,他的擔心是多餘的了。

「廢物,你怎麼可能會沒死?」

此時,站立在地面上的納蘭初,他在感受到站立在周圍的眾多武者天才們,臉龐上露出來的震驚和議論聲。

這讓納蘭初很沒有面子的了,要知道他納蘭初乃是玄天的大陸上最頂尖的超級天才,竟然鬥不過一個只有武王六重的廢物,若是傳出去,他納蘭初還怎麼在玄天大陸混?

想到此,納蘭初的臉龐上也是閃過了一抹陰寒之色,旋即他便是不再猶豫,腳掌一點地面,身影閃動,一股強大的至極的靈氣波動也是從納蘭初的身上爆發出來,當那股強大至極的靈氣波動從納蘭初的身上爆發出來之後,頓時站立在地面上的納蘭初的身影,再度消失在了原地。

「既然是你自己找死的,就不能怪我了。」

陰冷的聲音從許看中響徹出來,而後納蘭初的身影便是來到了張衡那方虛空。

「哦,是嘛?」

裂婚 此時,站立在地面上的張衡,他在感受到了消失在地面上的納蘭初,頓時張衡的臉龐上也是閃過了一抹凝重之色。

他的腳掌一點地面,一股恐怖的雷力波動也是從張衡的身上爆發出來。

張衡明白,在面對這種玄天大陸上的最頂尖天的超級天才,他唯一能做的不是擊敗他們,而是如何能夠活下來。

所以當站立在地面上的張衡,他在看到爆沖而來的納蘭初,當下他也是不再猶豫,瞬息間便是將天雷翼給施展出來。

只見當張衡施展出來了天雷翼后,頓時一股強大的雷力波動也是從張衡的身上爆發出來,那強大的雷力波動爆發出來之後,頓時張衡的身影便是消失在了原地。

轟…

只見當張衡的身影消失在了原地之後,頓斯一股凌厲的劍氣波動,也是從前方虛空中席捲開來,那強大的劍氣波動,宛如神劍一樣,散發出一股強大至極的劍氣波動,而後便是朝著前方,那道站立在地面上的少年身影斬殺而去。

不過正當納蘭初手持戰兵,對著那道站立在地面上的少年身影斬殺而去的時候,突然納蘭初的眉頭赫然皺了皺,一股微弱的雷力波動赫然從前方席捲開來,而後便是籠罩了這方天地。

納蘭初暗叫不好,臉龐上布滿了冷漠之色,他手持戰兵,便是不再猶豫爆發出一股利滾利至極的劍氣波動,而後便是朝著前方那道站立在地面上的少年身影斬殺而去。

因為納蘭初他可是知道,這個只有武王六重的廢物,雖然他的實力不怎麼樣,但是他的速度放眼整個玄天大陸上的超級天才,似乎也就只有那太虛宮的頂尖天天才太虛子能比擬的了。

咻咻…

只見廣場上站立在地面上的眾多武者天才,他們的臉龐上都是布滿來了震驚之色,目光死死盯著前方。

以為就在剛才,當他們看到那納蘭初爆發出強大的劍氣波動,朝著那道站立在地面上的少年身影斬殺而去的時候。

那站立在地面上的少年身影,赫然就消失在了原地,恐怖的氣息波動從少年的身上爆發出來,而後眾人便是看到那納蘭初強大的氣息波動,便是砸落在了地面上。

恐怖的劍氣波動從地面上爆發出來,那堅硬的廣場在那納蘭初那強大至極的劍氣波動下,赫然砸出了一個巨大的洞穴。

「怎麼可能?」

「竟然不見了?」

「我沒有看錯吧?」

此時,站立在廣場上的眾多武者天才,他們在看到地面上並沒有那名武王六重的少年的身影,自然都是臉龐上布滿了震驚之色。

他們都是沒有想到,只有武王六重的廢物,竟然在面對納蘭初那強大至極的殺招的時候,也是躲了過去。

要知道,在他們看來,這個只有武王六重的廢物,怎麼可能會躲得過納蘭初的最強一擊啊。

要知道納蘭初他可是武聖境,而那個廢物,他只不過是武王六重的實力而已,想到此,眾人的臉龐上布滿了震驚之色,目光死死盯著前方,直到這個時候,眾多武者天他們這才明白,這個只有武王六重的廢物,他可不是真正的廢物。 「此人的,倒是讓我很意外。」

「以為他會把在納蘭初的手上,看來是我們多慮了啊。」

「此人武王六重的實力,在對面武聖境的天才那最強大的一擊,不但沒有死,反倒是躲了過去,不得不說此人的天賦很強大啊。」

東天樞,狼王,羽化仙等人都是臉龐上布滿了震驚之色。

就算是他們在看到納蘭初爆發出來強大的劍氣波動后,他們也是一度認為,那個只有武王六重的廢物,這次是絕對躲不過納蘭初最強大的一招的了。

但是讓東天樞,狼王,羽化仙他們沒有想到的是,那個只有武王六重的廢物,他不但躲過了攻擊,而且似乎還沒有受傷啊。

「張衡,看來你的實力又強大的了很多啊。」

只有站立在的地面上的那道絕美身影,她的臉龐上閃過了一抹動容之色。

本來他也是很擔憂張衡的安危的了,畢竟這次張衡對戰的可是玄天大陸上最頂尖的天才,納蘭初身為萬佛門傑出弟子,他的實力不可謂不強大的了。

但就算是如此讓方道天沒有想到的是,張衡竟然沒有輸,這自然也是讓方道天很是意外的啊了。

「啊啊啊,廢物我要殺了你,天道魔身你若不拿出來,你必死。」

此時,站立在地面上的納蘭初他的臉龐上布滿了暴怒之色,他怎麼也沒有想到,這個只有武王六重的廢物,竟然在面對自己最強大的一招,而從容的躲過去了,這自然是讓納蘭初很是震驚的了。

要知道,他的實力放眼整個玄天大陸上的頂尖天才,那可是能夠進入到前三的了。

但就算是如此,在面對這個武王六重的廢物的時候,竟然兩招都是沒有傷害到此人,這自然是讓納蘭初很是震驚的了。

「納蘭初你的實力,是很強大,不過想要拿到我身上的天道魔身,還不是不夠的了。」

此時,站立在不遠處的張衡,他的臉龐上也是布滿了一抹冷漠之色,目光死死當盯著前方。

他怎麼也沒有想到,這個納蘭初的實力竟然會這麼的強大?

若不是他有戰神傳承,天雷翼等人強大的手段,在面對這納蘭初最強大一招的時候,張衡明白,他是必死無疑ud了。

要知道,武王和武聖境的差距實在是太大了,儘管張衡得到了戰神傳承,但是想要戰勝納蘭初的幾率,可以說是微乎其微的了。

所以當張衡在看到納蘭初爆衝出來的時候,他根本就沒有半點反抗的意思,而是躲避,畢竟張衡知道,這個納蘭初的實力,實在是太強大了,他根本就不是此人的對手。

「廢物,你真以為你能逃得過,我最後一招嘛?」

納蘭初怒了,身為玄天的啦us行最頂尖的天才,他怎麼也沒有想到這個只有武王六重的廢物,竟然會躲過他最強大的殺招。

念及至此,站立在地面上的納蘭初,頓時爆喝一聲,旋即他腳掌一點地面,身影閃動,一股凌厲的氣息波動也是從他的身上爆發出來。

而後那納蘭初的身邊,赫然浮現出了一尊金色的鼎爐,那金色鼎爐爆發出來之後,頓時便是席捲了這方天地。

恐怖的至極的威壓爆發出來,讓周圍的眾多武者都是臉龐上布滿了震驚之色,死死的盯著納蘭初面前,那尊巨大無比的金色鼎爐,他們都是沒有想到,這個納蘭初竟然還有如此強大的手段。

「這是說金剛鼎爐,傳說中萬佛門最強大的聖級道器?」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