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兄弟,你是有多喜歡那個盤龍時刻啊?!

葉夕瑤忍不住心裡吐槽,但對這個和自己差不多年紀的靈院弟子,倒是印象不錯。

隨後順著指引,一路去找金翼府靈院的葛掌院。

可惜,葛掌院竟然不在。接待的是位姓王的掌院使。

王掌院使四十齣頭的年紀,容貌普通,但一雙眼睛卻意外的清亮。對待葉夕瑤也是分外熱情,卻又不顯得過分。待一番手續辦完,才聽這位王掌院使提起,說是葛掌院之所以不再,是被叫道聖殿去了。

葉夕瑤一愣,有些不明所以。王掌院使頓時嘿嘿一笑,然後神神秘秘的小聲說道:

「聽說,錦陽府靈院的王掌院把咱們葛掌院告到靈院去了。現在在上面打嘴仗呢……」

葉夕瑤一聽,秒懂,當下忍不住暗自苦笑。

說起來,自己當初在錦陽府靈院過得還是很舒心的。要不是出了趙家的事,她真的不會離開那裡。並且在錦陽的那幾天,雖然王掌院不在,但事情都安排的穩妥,自己就這麼走了,如今回頭想想,確實有些對不住王掌院。

哎,等有機會,送王掌院一些丹藥吧,也算還了一份人情。

葉夕瑤心冷,但人情禮往還是懂的。王掌院對她不錯,她自然也是投桃報李。

心裡有數了。隨後又是簡單閑聊了一番,王掌院使親自帶著葉夕瑤去班級。

可就在這時,有位靈院的教習先生有事過來。葉夕瑤覺得無所謂,又不是小孩子,所以和王掌院使打了個招呼后,便拿著辦好的靈院手續,去了班級。

這次葉夕瑤依舊選擇了靈階初級一班。

金翼府靈院的課程安排和錦陽府靈院差不多,同樣是文課,武技課,武修課,以及妖蠻史課。而此時正值上午第一堂課中段,靈階初級一班是武技課,所以葉夕瑤繞過前面的學堂,直奔後面的練武場。

相比錦陽府靈院,金翼府靈院的練武場看上去略小一些。

只是,剛走進練武場,葉夕瑤卻發現,教習先生不知為何,並不在練武場。而十幾名靈院弟子此時竟圍在場中一起,不知道在幹什麼。

葉夕瑤一愣,隨即邁步走了過去。待隔著人群一看,頓時眼睛一亮。

是楊春娣!

這次楊春娣和自己一起轉來了金翼府靈院。只是自己先去了一趟巽山縣,所以楊家比她早到了幾天。

葉夕瑤料想到楊春娣應該來報道了。只是剛剛她並沒有刻意詢問王掌院使,結果沒想到,竟然這麼巧,兩人都在靈階初級一班。

想到這裡,葉夕瑤難得的心情不錯。可隨後葉夕瑤剛要上前,和楊春娣打個招呼。卻見楊春娣的表情有些不對,同時一道女聲,隨即從人群中傳了出來:

「哼,錦陽府的都是廢物。瞧瞧,還當真如此。不過我就奇怪了,像你這種貨色,也能轉到我們金翼府來?」 那聲音刻薄中透著嘲諷,聽起來極為刺耳。

當下便讓在場的很多弟子微微皺起了眉頭。

而楊春娣本就不是軟柿子。

聞言,頓時怒道:

「陳倩茹,你說誰是廢物?」

「誰從錦陽來的,誰就是廢物!」

那聲音極為囂張。站在人群外的葉夕瑤瞬間眉頭一動,然後順著聲音看了過去。

這時便只見,就在楊春娣對面不遠處,正站著一位十七八歲的少女。

那少女容貌清麗,皮膚白皙,穿著一身靈院青衫,束腰戴冠,倒是頗為精神。只是眉宇間傲氣太盛,微高的顴骨,更顯幾分刻薄。

當真是聲如其人,囂張無比。

而此時,這名叫陳倩茹的少女,更是雙目睥睨。話落,不待楊春娣說話,便又揚聲接著說道:

「怎麼?我說的不對嗎?手下敗將,就是手下敗將。就你這樣的,還轉到我們金翼府來……哦,我知道了,聽說你是和那個叫什麼葉夕瑤的,一起轉過來的。不過人家葉夕瑤是天驕,可你呢?湊數的吧~!」

「陳倩茹,你給我閉嘴!」

「呵,閉嘴?憑什麼?就憑你那三腳貓的功夫?對了,說起那個葉夕瑤,這都多少天了,怎麼還不來報道?難不成,是名不副實,怕來到這裡露了底,所以不敢來了吧!

不過要我說,那葉夕瑤估計也是在錦陽府鬧了笑話,讓人知道她這天驕的名頭,不過是碰運氣得來的。要不然,這好好的在錦陽府,怎麼會沒幾天就跑到咱們金翼府來?

哼,倒是落得一個好名頭,尊者天驕,她也配!」

陳倩茹說著,下巴微微一揚,臉上隨即露出鄙夷的神色。而原本還強忍怒意的楊春娣,一聽這話,徹底怒了。當下大吼道:

「姓陳的,你說我也就罷了,竟然敢污衊葉師妹?我今天和你拼了!」

聲落,楊春娣瞬間調動渾身靈力,同時猛的向對面的陳倩茹撲去。

陳倩茹如今不過是綠階巔峰,將將比綠階中期的楊春娣高那麼一點點。只是楊春娣的靈階是自己一點點修鍊的,可陳倩茹卻是靠著丹藥堆起來的。剛剛能贏楊春娣,不過是湊巧。如今楊春娣要和她拚命,別說打不打得過,但是氣勢上,陳倩茹便怯了。

所以眼看著楊春娣雙目猩紅的撲過來,陳倩茹頓時嚇了一跳。當下反S性的後退,同時厲聲喝道:

「陳大,你還傻愣著幹什麼?還不將這個廢物攔住?」

陳倩茹一聲令下,接著只見旁邊一位身著靈院服的男人,瞬間一躍而起,將楊春娣攔了下來。

陳大年近三十,長得又黑又壯,面色微冷。青階巔峰的實力,更是碾壓楊春娣一頭。

見此情形,剛剛急忙躲開的陳倩茹才不禁鬆了口氣。隨即怒氣上涌,嗓音尖利的叫道:

「陳大,給我打!」

一聽這話,周圍原本有些臉色難看的靈院弟子,便再也忍不住了。當下厲聲道:

「陳倩茹,你不要過分!靈院規定,不得私鬥,更不得迫害同門!你這是違律!」 有了打頭的,其他弟子也紛紛揚聲喝止。

可面對著千夫所指,陳倩茹卻滿不在乎,揚聲道:

「我就是想讓她死,又能怎樣?陳大,動手!」

那陳大明顯是陳倩茹的打手。

聞言二話不說,瞬間抬手,一掌照著楊春娣的胸口,便打了過去。

陳大沒有半分留情,十成功力打出,頃刻間一股無形的強大靈力,隨即在整個練武場翻湧,然後直擊楊春娣。

楊春娣一驚,可就在這時,只見一道青色身影。猛的從遠處飛S而來,當下硬生生的將陳大攔了下來。

站在人群外的葉夕瑤瞬間雙眸一眯,這時卻見,那出手攔住陳大的人,竟是之前自己在靈院門口,遇到那位面冷心熱的靈院弟子。

而此時,那靈院弟子的臉色綳得緊緊的。陳倩茹一愣,待看清來人,頓時厲聲道:

「姜海,你什麼意思?竟敢和我作對?」

姜海面色不該,略顯女相的臉上,此時卻意外的沉重,當下直言道:「陳倩茹,課堂之上,趁著教習先生不在,動手迫害同門,你這是違律!」

「哼,那又怎樣?我就是想教訓她!」

「不行!」

陳倩茹一聲冷笑,當下道:「姜海,別以為你是姜家人,我就怕你!不過是個八竿子未必打的著的旁支,連望族都不算,也就是平日給你面子,別以為我真的怕你!」

「你沒必要怕我,但課堂之上,傷害同門,就是不行!」

「哼,不行?那就看你的本事了!陳大,給我動手!」

陳大瞬間點頭,當下一掌向著姜海劈去。姜海如今是青階中期靈者,實力不弱,但和陳大比,還是弱了一些。而且陳大下手無情,所以不消片刻,姜海便力有不敵,一個閃身間,被陳大一掌集中,瞬間震飛了出去。

姜海落敗,周圍的靈院弟子頓時一驚。而陳倩茹卻越發的得意起來,同時揚聲道:

「陳大,給我把那個賤人抓住!我要親自收拾她!」

「是,小姐!」

一聲應和,陳大壯碩的身形一閃,直撲向楊春娣。

楊春娣一驚,想躲閃,卻已經來不及了。可就在陳大的手,即將抓到楊春娣的瞬間,只見一道快若閃電的身影,猛的從人群后略了過來,接著一把抓過楊春娣,同時向後一閃。

陳大一擊落空,沒有表情的臉上,頓時一愣。周圍的靈院弟子也瞪大了眼睛,唯有楊春娣,在短暫的怔忪后,瞬間大喜。可剛要說話,卻見葉夕瑤眉頭一動,楊春娣便頓時閉上了嘴!

倒是之前被震飛的姜海,捂著胸口,擠了過來。但看清是葉夕瑤,不禁驚訝的脫口說道:

「是你?」

葉夕瑤聞聲,瞥了姜海一眼,然後掃了眼陳大,接著卻見目光落在了不遠處的陳倩茹身上。

四目相對,陳倩茹瞬間回神,隨即忍不住怒火中燒!一個不長眼的楊春娣就算了,如今又來一個不知道從哪裡跑出來的破落戶!所以當下只聽陳倩茹扯著尖細的嗓音,對著陳大喝罵道: 「陳大,你傻愣著幹什麼?給我抓住這個賤人!」

陳大點頭,見此情形,一旁的姜海當下就要衝過來。

可陳大離葉夕瑤太近了,近的沒等姜海趕到,陳大的手便已然伸到了葉夕瑤面前!

旁邊的靈院弟子也嚇得不輕。

可此時的葉夕瑤,卻不躲不閃,待陳大衝過來的瞬間,竟猛的一把抓住他的手腕,同時抬腳照著陳大的腿骨,便是一腳!

頓時,只聽『咔嚓』一聲脆響,陳大即刻悶聲一聲,跪在了地上。

而此時的陳大,更是面色如紙。可讓人奇怪的是,他依舊沒有退縮,隨後瞬間抬眼,看向葉夕瑤,同時手腕一轉,竟又向著葉夕瑤攻去。

殺心不死!

頃刻間,葉夕瑤眼底劃過一抹冷芒,同時猛的素手成爪,抓住陳大的手腕。接著眾人只見那素白的小手,竟有若靈蛇一般,一路蜿蜒而上,當下『咔嚓咔嚓』的悶響,隨即在練武場中傳了出來。

分筋錯骨手,以巧力取勝。

這回,陳大卻再也忍不住了,一聲慘叫傳來,隨即直接倒在了地上。

整條右臂,徹底廢了!

偌大的練武場,瞬間鴉雀無聲!

而此時的葉夕瑤卻站在原地,斂眸瞥了倒在地上的陳大一眼。接著薄紗外的鳳眸一挑,然後邁步直接向著陳倩茹走去。

一步一步。

葉夕瑤的動作優雅,不急不緩。而眼見著葉夕瑤越發靠近,陳倩茹卻慌了。

「你,你要幹什麼?告訴你,你若是……」

陳倩茹說到一半,眼睛敏銳的發現葉夕瑤握在左手中的文書,當下叫道:「這裡是府靈院,不許同門相殘!你若是敢碰我一下,必受重罰!」

葉夕瑤當下笑了。

「可你不是說……那又怎樣?」

對,陳倩茹之前剛說過的,那又怎樣?!合計著放在自己身上,就是那又怎樣,放在別人身上,就是重罰?

這得多大臉,能說出這樣無恥的話?

所以頃刻間,連著周圍始終沒說話的同班弟子,也面露鄙夷。而眼看著葉夕瑤沒有停下,陳倩茹不禁後退一步,隨即扯脖子叫道:

「那,那怎麼能一樣?我,我是陳家二小姐,你要是敢動我一根汗毛,我就讓我爹……不,我就讓我大伯殺了你!我說到做到!」

「哦,是么……那請問高貴的陳二小姐,你大伯是誰啊?」

「我大伯自然就是……好啊,你這個賤人,竟然看不起我大伯?」

陳倩茹後知後覺,話說了一半,才反應過來,葉夕瑤根本沒將她看在眼裡。

「是啊,我就是看不起,你又能怎樣?」

「你……」

陳倩茹從小嬌生慣養,驕縱慣了,何曾有人這樣和她說過話。當下大怒,可就在陳倩茹將要破口大罵的瞬間,卻見已然不知不覺走到她面前的葉夕瑤,竟猛的瞬間抬手捏住她的臉!

「你……你想干……幹什麼……」

反S性的掙扎,卻沒有絲毫辦法。陳倩茹當下困難的轉動舌頭,厲聲問道。 葉夕瑤,笑了。

薄紗遮住了她的臉,但僅憑著那雙漆黑如星的鳳眸,便足以在那一瞬間,讓陽光都黯然失色。

此時映在陳倩茹的眼裡,卻毛骨悚然。

一股說不出的恐懼,隨著那抹笑,瞬間從心底升起。

甚至一時間,陳倩茹如話都卡在嗓子里,再說不出一句。

接著,只聽一道波瀾不驚的聲音,在耳邊不急不緩的響起。

「你說呢?」

簡單的三個字,可卻讓陳倩茹整個人都僵住了。可就在這時,葉夕瑤卻忽而鬆開了手,陳倩茹一怔,可隨後還沒等她回過神來,卻見葉夕瑤竟猛的一把揪住她的頭髮,同時抬腿,瞬間便將她的臉,狠狠的磕在膝蓋上!

「啊——」

瞬間,陳倩茹一聲慘叫。猩紅的鮮血隨即從鼻子中噴了出來!

在場的所有人都看傻眼了!

原本想要上前的姜海,更是瞪圓了眼睛,整個人都呆在了當場!

唯有楊春娣,站在原處看著熱血沸騰。然後瞄了眼周圍目瞪口呆的同門,心裡卻是激動的差點兒跳起來!

這可是葉師妹呀!真當是尋常的軟柿子?錦陽府趙家那麼牛*,不照樣拿葉師妹沒辦法?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