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方大手一揮。斷然說道:「三日之內。會有人送你們進內城。」

「多謝方大人。」池力大喜過望。

李默也微微一拱手。至少從眼下看這唐方還算守信。

「好了。我就不留你們了。回去等通知吧。」唐方擺擺手。待二人走得沒影了。他眼中頓時流露出濃濃的歹意來。

唐宏兵不解道:「方大人。這李默如此不識抬舉。真要將他送到內門去。」

唐方看著他說道:「我答應的事情若是反悔。那說出去豈不被人說我言而無信。」

「這倒也是。不過就是太便宜他們了。」唐宏兵不滿道。

唐方卻是低沉的一笑道:「這小子自以為實力不錯。就敢在我面前耍威風。也不看看我和他之間地位的差距。只是。想在本大人手上討到便宜。哪是那麼容易的事情。他想進內門。我就送他進內門。不過。至於送到什麼地方。那可就保不準了。」

「莫非大人是想將他們送到……」

唐宏兵若有所思。在一邊詢問道。

「沒錯。我將他們送到武鬥島去。」

唐方陰沉沉的說道。

唐宏兵便大笑起來。躬身說道:「那屬下立刻去著手聯絡。」

此時。李默二人也出了大宅。

池力擦擦了冷汗。直說道:「真是虛驚一場。還好方大人說話算數。」

「這唐方不是個善茬。只怕他答應下來也未必是件好事。」李默淡淡道了句。

「話是如此。但咱們不是也沒有別的途徑嗎。」池力苦笑道。

李默倒也點點頭。只是心裡有自己的主意。

回到水凈別院。朱元等人已經回來了。說是找到了值得信任的內門弟子。將信帶去了內門。

聽到這話。李默這才半鬆了口氣。

若是能夠不藉助唐方的力量進入內門。那自是再好不過的事情。

關上房門。他進到煉魂牌中開始修鍊。

如今玄元境中期的修為。李默已經開啟了各個六等精銳蠻獸的小世界。每日皆和這些蠻獸作戰。這與煉丹煉器一樣。成為每日必修的功課。

煉魂牌的重要性顯得越發的明顯。修為一旦跨過玄元境這個門檻。修鍊的速度就會大幅度的降低。這個道理在御樂宗也是絕對正確的。

但有著煉魂牌的李默。可以無限次的挑戰各種蠻獸。通過實戰而提升的修為是他人難以想象的。

一晃便到了第二日。朱元卻帶回來一個不好的消息。

據所拜託的內門弟子所言。主事唐長沙因事外出。短時間內不會回來。第一時間更新

於是。入門之事唯有寄托在了唐方身上。

兩天之後的大清早。朱元敲開房門。說有內門執事過來了。

待李默趕到外面的時候。池力也剛從房門中走了出來。

在竹樓外站著一行人。領頭的是一個二十五六歲的黑衣青年。

「我是內門領路執事唐和。今天過來是帶你們二人去內門報道。」黑衣執事朗聲說道。

「只帶我們兩人。不能帶隨從嗎。」池力忍不住問了句。

唐和瞪了他一眼。冷笑道:「你們以為內門是什麼地方。什麼老鼠蟑螂都能進去。告訴你們。若非是唐方跟我有些交情。你以為你們就能進去。更多更快章節請到。」

池力哪敢反駁。連忙賠著笑道:「是是。那就咱們兩人。請和執事大人帶路。」

一邊。朱端木擔心道:「宗主。你真要一個人進去。」

「放心吧。這裡是御樂宗。不是極惡城。即使唐方真想搞什麼鬼。我也自有方法應付。」李默說道。

規矩如此。朱端木等人唯有留在這裡等候消息。

李默二人則在唐和的帶領下前往內門。不久之後便第二次來到內門入口。

這裡仍然是守衛林立。一個個板著臉。宛如尊尊門神。

似乎並非唐暮當職的時候。他並未在場。只是進門時。唐和和那守門執事小聲聊了兩句。那守門執事便露出一臉怪笑來。

李默看在眼裡。已有些警惕。

在唐和帶領下。二人順利進入內門。

這入口之內是一個巨大的壩子。在壩子周邊建立著一個個傳送陣。通往更遠處的內門之地。

唐和領著二人進了左側的一個傳送陣。很快來到了一處山腳的建築群外。

大道直通山腰。兩邊林立著座座建築。街邊小攤。鬧市店鋪。人來人往。處處透著繁榮之景。

「走這邊。」

不待二人多看。唐和領著二人朝左邊行去。未過多久便來到另一處傳送區域。

一座座十丈高的傳送陣散落成半弧形。其中幾個陣前還有著弟子守衛著。檢查著入陣者的身份。

唐和走到一個傳送陣前。守衛的弟子顯然知道他的身份。躬身相迎。

待到二人隨唐和進了傳送陣。光澤消失之時。三人已來到了一處峰頭空地上。

空地不算大。百來丈的範圍。不消幾步就能夠到懸崖邊上。

在峰頂盡頭的地方設有一個傳送陣。此時在空地中央的地方還有著上百人的隊伍。

「走過那個傳送陣就是你們的目的地了。我就領路到這裡。」

唐和說罷。一手在執事令牌上一拂。

傳送陣光澤大閃。他頓時消失不見。而李默二人卻並沒有被傳走。

李默眉頭微微一皺。這個傳送陣要想返回必須藉助令牌。沒有令牌就無法通行。

對方這一手。確實在預料之外。

他立刻朝著池力問道:「池主事以前進內城也是象這樣。」

「倒也是走了幾個傳送陣。但是還沒到地兒就撒手不管的還是頭一次。不過也沒什麼擔心的呀。你看前面不也有人嗎。而且看他們衣著都是外宗人。」池力說道。

李默沒再多說。便朝前走去。

前方上百人正在朝著傳送陣走去。年紀大的有五六十歲。年紀輕一點的也有三十齣頭。一個個都是玄師級的人物。

隨著眾人進入傳送陣。光澤一閃之後。二人豁然間來到一座浮島之上。

傳送陣就位於浮島的邊緣處。朝下一望。便可見下方的座座群山。雲霧飄渺。隱約可見。而尖錐形的巨型浮島則彷彿被一股無形之力托在半空中。

浮島上山勢連綿。大河環繞。河流經由島嶼邊緣的出口化為瀑布落下。宛如長虹一瀉千里。

而在周邊。豁然還有著另外幾個浮島。皆是綠木蔥蔥。有巨大的瀑布飛瀉而下。

朝前望去。浮島中心處有著一個巨大的宮殿群落。修建得巍峨壯觀。

「哇。這方主事太夠意思了。能在這地方住上一陣。那這一趟可是真來得值了。」池力直是贊道。

李默正想著或許是自己真的太敏感了。誤會了這唐方。

這時。一行人也都發出陣陣噓聲。為這浮島之景而震撼。 ?「沒想到武鬥島竟然這麼漂亮。我還以為是個地獄般的場景呢。」前面一個胖老者大聲說道。

「是啊。而且這裡的美景當真是嘆為觀止。就這麼浮島之景不知道要設置多龐大的法陣才能夠支撐起來。」另一個瘦老者輕嘆道。

眾人皆紛紛點頭。唯有池力大吃一驚。驚呼道:「什麼。武鬥島。這裡是武鬥島。」

「道友你沒睡吧。自己來什麼地方都不知道。」那胖老者搖頭直笑。眾人便也大笑起來。

一個個看著二人。目光多是在李默身上停留一陣。露出幾分希奇來。

不過。眾人也沒有多看。三五成群的談笑著朝前走去。

池力臉色大變。第一時間更新重重一跺腳。破口大罵道:「唐方你個畜生。居然把我們送到武鬥島來了。」

見池力神色如此。李默也終於映證了心頭所想。唐方果然落井下石。

他立刻問道:「這武鬥島究竟是個什麼地方。」

池力深吸了好幾口氣。這才鎮定下來。苦著臉說道:「武鬥島是御樂宗為了挑選外宗精銳而建立的場所。」

「挑選外宗精銳。」李默琢磨著。

池力解釋道:「象御樂宗這樣的大宗派。每年都有著大量其他宗門的人想要加入御樂宗。為了挑選出最優秀的人才。所以御樂宗建立了武鬥島。但凡能夠到這裡的那都是各宗派玄師中的強者。在這裡通過比武大會的方式發掘出人才。第一時間更新」

「原來是這樣。聽你的口氣。似乎要想從這裡出去並非是件易事。」李默若有所思的問道。

「當然不是易事。武鬥島不是想來就來。更不是想走就走的。其實多的是人擠破頭皮想到這裡來。那唐方倒也有手段。能夠把我們塞進來。」池力直是搖頭。「就算咱們說是誤入這裡。那也只能被看成是想離開這裡所想的借口罷了。絕不會有人去追擊唐方的責任。」

「那怎麼樣才能夠從這裡出去呢。」李默問道。

池力一臉凝重的回道。「要想從這裡出去。只有三個方法。」

「哪三個方法。」李默問道。

「其一。更多更快章節請到。可以直接去找武鬥島的管理者。表明我們不想留在武鬥島。那麼便可以直接送出武鬥島。」池力說道。

「這話和池主事你剛才的話可有點矛盾。看來這一個選擇似乎並非好事。」李默說道。

池力點點頭道:「確非好事。因為這樣送出去。不止是送出武鬥島。而是直接送出御樂宗。而且會被御樂宗列入宗門黑名單中。一生都無法再進御樂宗。」

「這懲罰可夠嚴重的。那麼第二個方法呢。」李默問道。

「第二個方法。就是在這裡住滿一年。每個在島上住滿一年的外宗人。可以直接申請出島。不會有任何懲罰。同時。還可以優先約定下次入島的時間。更多更快章節請到。」池力回道。

「竟要一年時間。太長了。」李默直是搖頭。立刻否定了這個方法。

「第三個方法。就是通過武鬥大會獲得宗門長老們的親睞。只要被任何一位長老看上。便可以離島。同時還可以受到長老舉薦。成為正式的宗門門人。」池力沉重的說道。

「原來如此。這唐方還真夠歹毒的。想把我們困在這裡一年。」李默冷笑一聲。說道。「不過。豈能如他所願。」

「默長老你是想參加武鬥大會。」池力臉色微微一變道。

「只有這一個方法。不是嗎。」李默笑了笑。

池力想笑卻是笑不出來。額頭上冷汗直冒。第一時間更新心裡更把唐方祖宗十八輩問了個遍。更唯有將希望寄托在李默身上。

他一個區區主事身份。雖然也有玄元境初期的修為。但在強者如雲的武鬥大會上。那絕對沒有出頭的機會。

「走吧。」李默輕輕道了句。大步朝著宮殿行去。

宮殿群外圍高牆聳立。巨大的主門緊閉著。僅開了一扇側門。

側門外駐守著兩路守衛。冷冷的注視著入城的來人。

眾人排成一支長隊。依次走進側門。

遠望過去。可見宮殿群的中央是一個巨大的橢圓形建築。

圍繞著它建立著一棟棟殿堂。此時大道上尚有不少行人。皆是來去匆匆。看衣著打扮也都是外宗人。

此時。在側門一邊站著另一行人。一個五大三粗的魁梧大漢坐在椅子上。腿翹得高高的。

「大人。人到齊了。」

有弟子清點了一下人數。爾後躬身說道。

大漢這才慢悠悠的站起來。雙手一叉腰。大聲說道:「我乃是執事唐昆。奉谷主事大人之命負責你們這一群人。我不管你們是第一次來還是來了多少次。一個個都給我豎起耳朵聽好了。」

他嗓門極大。聲如雷霆般。

眾人都靜靜聽著。誰也不敢支聲半句。

接著。唐昆豎起一根手指。大聲說道:「武鬥島只有一個規矩。那就是強者為王。在這裡。一切的待遇都是按照排名來的。你的排名夠高。便可以享受高規格的待遇。反之。排名越低。待遇也就越窘迫。」

話落。他掃過眾人。滿意的點點頭道:「看來你們都清楚我話中的意思了。那接下來。我就帶你們去住處。」

說罷。他大手一揮。領著眾人朝西面走去。

穿過條條大道。很快的便來到一片規模甚大的住宅區。一間間獨棟院落各有風格。甚上檔次。

只是。唐昆並沒有安排任何人住下。而是一直朝前走去。

越朝前走。住宅區的規模越小。院落也小而陳舊起來。

半路上。十幾個以前來過這裡。有著排名的老手尋了屋子住下。

而唐昆則是將眾人帶到一片破舊的住宅區時這才停了下來。不過這裡的院落雖然不大。但數量還是相當可觀。無需爭來搶去。

李默便也不急著去找房子。而是走到唐昆面前。拱手問道:「請問昆執事。現在距離武鬥大會還有多長時間。」

唐昆瞥了他一眼。漫不經心的說道:「武鬥大會三個月舉行一次。最近的一次是在十天之後。」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