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狐狸的那雙小眼睛,賊亮的盯著天驕廣場旁的酒樓,嘴饞無比。

蕭凌天無奈,只能先去吃飯。

酒樓之中,倒是很安靜,大多數的人,都在關注和議論天驕榜。

蕭凌天進入酒樓,直接點了兩座菜,小二也不以為意,認為蕭凌天的朋友還沒來,但是上菜后,只見蕭凌天懷裡的小狐狸,直接飛射而出,落在桌子上,開始大塊剁肉。

看得小二一臉的羨慕。

這些妖獸肉可不便宜,就算是一般的世家公子,也吃不起啊,但是竟然一隻寵物,都能吃一桌,讓他感覺,活得連寵物都不入啊。

此時,一對年輕男女看見這一幕,眼睛一亮,不由走了過來,氣質出眾的女子對著蕭凌天道:「這位公子,我們是否能坐這裡。」

別人對他恭敬,蕭凌天自然也不會不給別人面子,微笑道:「姑娘請坐。」

年輕男女坐下來,蕭凌天在男子的身上,感受到一股若有若無的敵意,不過蕭凌天對此,毫不在意。 男子身穿白袍,面容俊逸,手中拿著一柄摺扇,給人一種翩翩公子哥的感覺,一身修為也頗為不凡,聽見蕭凌天竟然沒有請他坐下,眉宇之間浮現一絲戾氣。

青年居高臨下,不屑的看著蕭凌天,無比自傲的道:「在下周海,玄武聖宗弟子,看閣下服飾,不知道是哪個小王國王子,在我們玄武聖宗,就算是帝國皇子,也有無數的。」

周海看見蕭凌天身穿雷龍袍,以為蕭凌天是哪個小王國的王子之類,再加上蕭凌天沒有請他坐下,自然來數落下蕭凌天,挽回臉面。

蕭凌天轉過身,不屑的看了周海一眼,眸子中滿是嘲諷之意,周海的自以為是,讓蕭凌天憤怒無比,面對不可一世的周海,蕭凌天聲音冷冽的道。

「滾!」

面對高傲的周海,蕭凌天的回答只有一個冰冷的滾字,此人自以為是,純屬找抽。

「什麼?」

周海聞言一愣,旋即臉色立刻陰沉了下來,眸中殺機閃動。

他乃是九大勢力之一玄武聖宗的頂級天才,自小天賦絕世,走到哪裡都是無數人討好的對象,何曾被人如此呵斥過。

他沒想到剛來到混亂之域的仙雨城,正要打算名列天驕榜,揚名天下時,就遇到如此讓他憤怒的事情,更離譜的是,對方還是一個平常他正眼都不會看的小小法天相地武者,在其身上,感受不到一絲雷劫的味道,自然此時,周海感覺被蕭凌天鄙視,憤怒到極點了。

「你簡直是找死!」周海怒喝一聲,手中聖元涌動,準備出手。

蕭凌天眸光冰冷,見對方想動手,心中不屑一笑,真是不知死活。

對方身上的氣息也就渡過無生雷劫三四次的樣子而已,和他一比,差的可不是一星半點,想對他出手,與找死無異。

唰!

就在衝突一觸即之際,那名氣質不錯的女子瞬間從椅子上站了過來,攔在了周海的身前。

「周師兄息怒,我們剛來混亂之域,不宜招惹事端!」秀麗女子黛眉微撇,向周海告誡道。

「趙師妹,此人目中無人,一個小小下等王國的王子,竟然視我們玄武聖宗於無物,不給他個教訓,他根本不知道天高地厚!」周海冷聲道,明顯不想放過蕭凌天。

趙雅芝略一沉吟,紅唇微動,向周海傳音道:「周師兄,我們來混亂之域之前,師尊可是千叮嚀萬囑咐,不可生事,混亂之域,可沒那麼簡單,就算是九大勢力中的任何一個勢力,也不敢在混亂之域生事。

響起這事,周海大為惱怒,這混亂之域到底有什麼了不起的。

但是趙雅芝接著道:「而且此人年紀輕輕就有如此修為,想必是混亂之域隱藏身份的巨擘的弟子,你切不可魯莽,免得惹上不必要的麻煩!」

聽完趙雅芝的傳音,周海的臉色稍緩。

在來混亂之域前,他們的師尊告誡了多次,在混亂之域內,隱藏著無數的蓋代人傑,魔道巨擘,沉睡萬年的大能,在混亂之域一定要收斂自身傲氣,免得惹禍上身,死於非命。

想到師尊的告誡,周海緩緩壓下了心中的怒氣,但心中依舊感覺很憋屈。

這時,趙雅芝看向蕭凌天,抱拳輕笑道:「這位公子,這是我師兄周海,剛才多有得罪,抱歉了。」

趙雅芝簡單的介紹了一下自己和周海年,柔聲向蕭凌天說了聲抱歉。

她有種比較特殊的能力,能夠感知武者的修為和氣息,但是蕭凌天的身上,卻有種古怪的能量,吞噬了她去探索蕭凌天的修為的魂力,蕭凌天修為看似不是很高,但她能清晰的感覺到,蕭凌天極不簡單,體內蘊含有爆炸般的力量。

所以,為了不惹上麻煩,她放下身段向蕭凌天告罪了一聲。

「無妨!」

蕭凌天輕輕搖了搖頭,既然對方已經道歉了,他也不會再追究。

此時,吃完的小狐狸。

嗖的一聲,回到蕭凌天的懷裡,不屑的看了眼周海。

感受到蕭凌天懷裡『寵物』的嘲諷之色,心裡更加的憤怒,自己竟然被一隻『寵物』給鄙視了。

「公子,我們師兄妹來自南荒域的玄武聖宗,不知公子來自哪裡?」趙雅芝笑著向蕭凌天問道。

「小地方而已,不值得一提。」蕭凌天淡淡的道。

蕭凌天接著道:「你們也是來天驕廣場,衝擊天驕榜的吧!」

趙雅芝微笑道:「公子猜的不錯,難道公子也是來衝擊天驕榜的?」

「閑著無事,隨便看看!」

聽見蕭凌天的話,周海的心思活絡起來,這可是打蕭凌天臉的機會啊,他要讓蕭凌天看看他的實力,那時候看蕭凌天,還如何小看他。

在周海看來,以自己的實力,必定能名列天驕榜,到時候,要是蕭凌天連天驕榜都上不去,他在好好的取笑蕭凌天一番。

蕭凌天看著周海嘴角的笑意,自然知道周海打得什麼主意,不過蕭凌天裝作不知道,對於周海,蕭凌天是純粹的沒看在眼裡。

「兩位,沒什麼事我就先走了!」

蕭凌天和劍一,也吃好了,瞥了兩人一眼,說了一句便欲離開。

他與這兩人不熟,可沒心情在這裡和兩人瞎扯淡。

「公子,都到了天驕廣場了,大家一起去看看,如果可以的話,挑戰一番,也許能名列天驕榜不是,雖然你的修為低了點,但是也不是沒可能。」周海微笑道,一臉的誠懇,但是蕭凌天看著其眸子,那裡知道什麼意思,不點破而已。

「天驕廣場?」

「對,我們是要前往天驕廣場,公子要不要去?」趙雅芝笑道。

周海見趙雅芝如此熱情的邀請蕭凌天同行,眉頭卻是微微皺起,目光瞥向蕭凌天,敵意更勝,趙雅芝可是他暗地裡確定的女人,看見這一幕,周海更加的憤怒了。

蕭凌天本就打算去天驕石碑上留名的,聽見趙雅芝的邀請,自然毫不猶豫的答應了。

「可以,我們一起前往吧!」

蕭凌天點頭道。

「既然如此,那我們就走吧!」

趙雅芝微微一笑,旋即,四人一起離開了酒樓,向千驕廣場而去。

【最近推薦票極度縮水,有推薦票的兄弟,支持一下,謝謝!】 四人來到天驕廣場,趙雅芝望著千丈高的天驕石碑,石碑頂端的金色大字,耀眼至極,那是天驕俊傑,鬼才妖孽,秀麗的臉龐上滿是傾慕之色。

此時,蕭凌天的目光直接盯向最頂端的十人,蕭凌天可是不鳴則已,一鳴驚人,不然沈碧瑤怎麼能注意到他,天驕榜名列第一的傢伙,叫做刑決,正是帝劍宗的青年俊傑,蕭凌天暗道取代刑決,沈碧瑤應該能知道。

周海同樣滿臉興奮,雙眸精光爆射,他的雙拳忍不住的緊握了起來。

入天驕榜成為絕世天驕,名揚天下,這是他一直以來的夢想。

周海心中暗暗發狠,這一次無論如何,他也要入天驕榜。

天驕榜是無數年輕武者的夢想,是年輕一代的無上榮耀,雖然不能和長生候補榜上的人傑相比,但是也不是一般人能奢望的。

四人順著城中的主幹道而行,不多時便來到了天驕廣場。

巨大的廣場中央,聳立著一塊高大的石碑。

此石碑,正是天驕石碑!

時刻,這邊廣場上人山人海,匯聚了無數的武者,一個個默默的盤坐著,臉上或興奮,或落寞。

此時,天驕廣場上,盤膝坐著一道年輕的身影,這名冷冽的青年,青年目光緊閉,額頭上甚至有汗水在流淌。

蕭凌天沒想到,竟然在這裡遇見了百勝。

「不知道百勝能不能闖過去,如果能穿過去,那就能名列前十了!」

「我看有點懸,他挑戰的可是天驕榜第十名!」

「是啊!百勝的實力雖然逆天,但挑戰的對手名次太高了,天驕榜上每一個名次之間,差距都很大!」

天驕石碑,記錄著三千名絕世天驕的名字與來歷。

其他天才也可以向這些天驕挑戰,一旦戰勝便能取而代之,成為新的天驕。

而這種挑戰,並不是真實的戰鬥,是靈魂進入模擬空間,和主人留下的戰鬥虛影的戰鬥。

這天驕石碑頗為神奇,武者的靈魂意念進入天驕石碑之後,便能模擬出武者的修為和實力。

此時,百勝顯然承受著非常大的壓力,額頭流汗,全身都顫抖了起來。

噗!

不多時,百勝張口噴出一口鮮血,面色有些蒼白的睜開了眼眸。

「失敗了?」

「哎!百勝的實力已經足夠強大了,沒想到還是失敗了!」

「想入天驕榜前十談何容易啊!」

眾人暗暗搖頭,為百勝感到可惜!

百勝的名字,名列天驕榜十一,也算十分的耀眼了,眾人神色崇拜的看著他,不過對他這次的失敗,感到非常的可惜。

百勝的修為,已渡過無生雷劫七次,而他挑戰的天驕,只是渡過無生雷劫三次的修為,多渡過四次雷劫的情況下,他依舊失敗了,可見這些天驕的實力多麼強大,也說明了南荒武者和中州聖土武者的差距。

百勝失敗之後,陸陸續續又有不少人挑戰,不過這些人挑戰的對手全部是千驕榜排名兩千名之後的天驕。

結果無一例外,全部都失敗了。

廣場上聚集的武者,其中大部分人只是來看熱鬧的武者,剩下的少部分人基本上都是各個地方的頂尖天才,來混亂之地,是準備參加荒神學院的報名的。

這些頂尖天才,年紀都不大,全部都是百歲之下,而且全部是無生雷劫以上的修為。

因為想入天驕榜,首先年齡不能超過百歲,對於修為,倒是沒有要求,因為你一旦踏入長生候補榜,你的名字將會消失在天驕石碑上,出現在長生候補榜石碑上。

只要你實力足夠強大,能打敗千驕榜上的天驕,那你就能取對方而代之。

片刻之後,天驕石碑之前已經無人挑戰。

「師妹,我上去試試!」

周海向趙雅芝示意一聲,旋即深深的吸了口氣,分開人群,大步的走了上去。

在走出去的時候,不忘看蕭凌天一眼,他要將蕭凌天剛才酒樓之中的打臉徹底的還回去,也是他證明自己的時候,在他看來,蕭凌天是根本不可能名列天驕榜的,只要他名列天驕榜,他就可以踐踏蕭凌天的尊嚴。

蕭凌天見此暗暗搖頭,此人估計也是不可能成功。

周海來到天驕石碑之前,緩緩盤膝坐了下來,他目光如電,露出無比堅定之色。

而後,周海的目光在天驕石碑上掃視,最後定格在了下方的一個名字之上。

那個名字,乃是千驕榜排名第兩千九百七十三名。

周海心中清楚,他若是挑戰其他人,成功率太低,對著這個叫做的張翰的武者,他倒是有所了解。

而若是挑戰最末尾的人,就算成功了,以後也可能很快被人擠下去。

所以,他選擇了第兩千九百七十三名,這個名次的話,只要他能成功,他的名字便能在千驕榜長時間的停留下去,讓他的名字在天驕榜上停留更多的時間。

隨即,周海閉上了雙眼,靈魂力掃向張翰。

很快,周海的意念沒入了天驕石碑之中,而張翰的名字,也變的閃亮了起來。

時間緩緩流逝,很快便過去盞茶的功夫,眾人雖然看不到周海的戰鬥情況,但從周海的神態表情,也能大概猜到戰況。

此時的周海,臉色略顯蒼白,身軀在不停的顫動,顯然情況不妙。

「此人估計也要失敗了!」

「最多二十個呼吸,此人必敗無疑!」

「話說已經連續一個月沒有人成功了!」

圍觀的人群見到周海的情況,低聲議論了起來。

三十息之後,周海口中傳出一聲悶哼,睜開了雙眼,噴出一口鮮血,臉色蒼白,但是在他的眸子中,確實儘是得意,第兩千九百九十三的張翰,排名倒退了一名,周海的名字,出現在第兩千九百九十三名。

周海站起來,倨傲的看了蕭凌天一眼。

「不知道兄台能否名列天驕榜,如果能的話,等下我們倒是可以邀請你也一起去慶祝一番。」周海的聲音之中,帶著挑釁和輕蔑之意,言下之意,就是如果蕭凌天不能天驕榜留名,那麼和他們一起吃飯的資格都沒有。

對於周海的輕蔑,蕭凌天直接無視,蕭凌天眸光轉移到趙雅芝的身上,因為蕭凌天感受到,趙雅芝的修為,比周海高的多,應該能夠名列更高的名次。

「以趙姑娘的修為,應該能夠挑戰兩千名左右的天驕了!」蕭凌天微笑說道。

蕭凌天和趙雅芝說話,聽在周海耳中,卻是讓他心中極為不爽。

在他看來,以蕭凌天這點微末的修為,憑什麼點評他們。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