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像傳說中的九重天一樣,普通人看來天空永遠都是一樣的,但在達成某種條件的高手看來,那天卻不是天,是一重又一重的壁障!

雖然蘇羽的神識無論怎樣都無法跨越一品抱丹壁障,但卻是在極度集中的情況之下,於那壁障之外的遙遠的地方,隱約地看到了一絲異樣!

那是!極品抱丹壁障! 當那自己的記憶出現在對方的識海之後,兩人同時一驚,迅速地控制著意識,不讓這內心深處的記憶再次出現!

對於蘇羽來說,有強大的神識在,控制這些,自然不是什麼問題。但韓雪,就難上加難了!任憑她怎麼克制,那記憶都如連貫的電影一般,不斷地播放著!

這種修行,最重要的便是靈魂的交融,心靈上保持高度的一致!但記憶交融這種情況,卻是兩人始料未及的!尤其是韓雪,慌亂之中,修行頓時出現了反噬!

見狀,蘇羽立刻展開神識,轟的一下,將自己識海中出現的韓雪的記憶轟散,這才迅速平息了韓雪的慌神,兩人再次展開了修行!

但是,方才那一幕卻是真實發生了,彼此的記憶的確出現在了對方的腦海之中!

從這記憶之中,韓雪隱約的看到了一個孤單的小男孩,從小在山野鄉間長大,每個月都會去一處墳地上香,磕頭!過了很多年,這個小男孩長大了,但那墳地里卻是多出了另外一塊墓碑,小男孩臉上的傷感也更加強烈了!

那種感覺,和她好像!或許別人感覺不出來,但韓雪一眼便看了出來,那是失去了所有親人,孤孤單單活在世上的落寞與傷感!對於過去的美好的追憶!

而後,在一個下午,那兩處看不清名字的墳地竟是被人粗暴的掘開,遍地屍骨散落著!小男孩發瘋了似的向著那個罪魁禍首殺了過去!

因為蘇羽強大的神識控制,畫面到這裡便結束了,但韓雪卻分明的感覺到了蘇羽記憶中那股滔天的憤怒!那種不共戴天的恨意!之所以能感受到這些,因為她真的是感同身受,因為她經歷過!

兩個彼此有著相似經歷的人,總是能夠更容易相互理解!

也正是因為有神識存在,所以蘇羽幾乎看盡了韓雪的埋藏在內心最深處的記憶!看到了一個善良純美的小姑娘,一個古樸家族內最尊貴的公主,天真無邪的長大成了傾城之色的少女。而後一場慘絕人寰的災難,少女的整個家族全部屠戮殆盡,靠著父母將其藏在爐灶里,才躲過了這生死劫!

從那之後,這少女遠離家鄉,更改了姓名,將內心中的那份純美善良全部封存了起來,化作一個雷厲風行魔王一般狠辣的女人,不斷的殺伐,不斷地積累著自己的勢力,不斷地苦修,提高著自己的修為!

而少女的名字,很是清靈,叫做玲瓏。

「玲瓏……這是你真實的名字嗎?」交融之中,蘇羽溫柔地問道。

「恩……這些秘密,不要告訴任何人,否則,我一定殺了你!」雖然仍在交融之中,但韓雪還是寒氣逼人地說道。

「放心吧,我不會說的。這個仇,有朝一日,我會替你報的!」

伴隨著這靈魂調和,還有蘇羽適時的喂入韓雪口中的破障丹和其他幾種丹藥的作用,韓雪的身體不僅恢復如初,其修為更是突飛猛進,一路越過了先天後期的壁障,徑直到達了化境中期!

一夜之間,如此的轉變,如此的突飛猛進,這讓韓雪著實是驚訝萬分,欣喜萬分!因為這樣的修為,她就算是修鍊十年,也修鍊不出來的!居然突飛猛進到這種程度了!魂修之法,實在是太強大了!

但蘇羽卻是沒有絲毫驚訝的,因為從過往的經歷中,蘇羽知道,這是韓雪的生命頻率與自己同步的結果,而且絕世寒體和絕陽之氣也產生了一種冰寒與烈火的交相呼應,從而使得韓雪的生命頻率被急速的提高,而且沒有任何副作用!

得到好處的,不止是韓雪,蘇羽這邊,也得到了難以言說的好處!經歷了這一夜,蘇羽的修為更加凝實,雖然進展沒有韓雪那麼神奇,但是化境後期確實更加鞏固了!甚至於,蘇羽感覺自己的修為已經超越了化境後期,還在繼續前進中!

只是,這個繼續前進,卻不是抱丹,而是一種蘇羽並不知道的情況!但就目前的情況看來,似乎這種情況,對於蘇羽來說並沒有什麼不良影響!

而且,蘇羽心裡更是有種說不出的感覺,好像身體里一道隱秘的門,一把隱秘的鎖,被打開了!

在那靈魂交融的瞬間,蘇羽很清晰的感覺到,自己的身體似乎不一樣了!但究竟是何種不一樣,打開的那把鎖那扇門到底是什麼,蘇羽完全不知道!

而就在修鍊即將結束的時候,靈魂交融的兩人卻是猛地心頭一震!因為兩人的腦海中,不約而同的出現了一種神秘的景象!似乎是一扇門,一道看不見的屏障!距離韓雪很遠,但距離蘇羽卻是很近很近!

「這!」

心頭一震間,兩人不約而同的對視,心中同時出現了一個有些不確定的聲音,「抱丹壁障?!」

可是,不對啊?自己現在的修為應該還沒有達到抱丹的要求啊,怎麼會出現這樣的壁障呢?蘇羽心中十分詫異!

但是,現在自己處在化境後期,下一個境界,的的確確應該是抱丹!如果這壁障不是抱丹的話,還能是什麼呢?

雖說心中有著無限的疑惑,蘇羽還是抓住著千載難逢的機會,用盡所有的神識,觀察著那個識海之中憑空出現的模糊不清的壁障,記錄著研究著一切的可能!因為他絕對確定,未來的某一天里,自己一定會再次遇到這個壁障的!

而蘇羽也絲毫不吝惜將自己對那壁障的分析,全部通過靈魂交融的感覺,以神識的方式完完整整的傳遞給韓雪!

因為對一個修鍊者來說,這種機會絕對千載難逢!尤其是現在韓雪剛剛步入化境中期,距離抱丹還有著一段十分遙遠的距離!相比蘇羽,她有著更多的研究的時間!所以蘇羽毫不猶豫地將這種分析與研究完整地傳遞給了她!

伴隨著這種觀察,兩人原本想要結束的修鍊,再次沸騰了起來,因為兩人都知道這種機會十分難得,而修鍊一結束,那道壁障絕對會消失不見的!

越是觀察,越是研究,神識無比強大的蘇羽越是發現,這不是一道壁障而是整整五重!似乎是在一種十分玄妙的狀態,蘇羽分明的感覺到,自己此刻似乎是站在這些壁障的中間,腳下,有著三層,頭頂有著兩層!

「二品抱丹的壁障么?」

蘇羽喃喃地說著,同時散開神識去尋找著韓雪的意識。片刻之後,蘇羽便在腳下的兩層壁障之間,發現了韓雪的意識。

如果這真的是抱丹壁障的話,那麼此刻的蘇羽,或許就站在二品抱丹的壁障前,而韓雪則是站在三品抱丹的壁障前。只不過此刻的兩人,都非常清楚,自己是沒有那個實力去突破這樣的壁障的,只能竭盡所能的去記錄自己感知到的一切!

不得不說,一個艱難的決定,邁出了那羞澀的一步,韓雪的整個人生徹底改變了!因為蘇羽同步給他的,不僅是對二品抱丹壁障的研究,更是有著其用盡全部神識,如同隔著玻璃看窗外般的,遙遙的研究著那一品抱丹的壁障!

要知道,一品抱丹,幾乎接近於傳說!目前這個事件達成一品抱丹的已知的人,很少很少!少到拋開過去百年裡的人物的話,只有司徒南一個人!

而能透過蘇羽看到一品抱丹的壁障,絕對會顛覆韓雪的人生!顛覆她的武道!因為她不會再留戀三品抱丹,甚至不會去理會二品抱丹,而是不惜一切,也要追尋一品!

但畢竟,兩個人是完全不同的,無論是從修鍊方法,修為強弱還是意識的強大程度上來說,都是完全不同的!在這種玄妙境界中,兩人所能看到的東西,也是有著根本的差別的!

就算蘇羽透過神識將一品抱丹壁障的某些東西傳遞給了韓雪,但他的有些至關重要的觀察,卻是無論怎樣都無法傳達到韓雪的腦海中!就像是有著某種限制,而韓雪根本沒有達到這種程度,無法得知!

一切都是機緣,既然韓雪無法獲得這種機緣,那蘇羽就不去管她了。因為對於他自己來說,這種機緣絕對是一輩子再也遇不到的!

因為在那一品抱丹壁障之後不知道多少萬米外的高空中,蘇羽似乎感覺到,在那裡好像還存在著一層虛無縹緲的壁障!

就像傳說中的九重天一樣,普通人看來天空永遠都是一樣的,但在達成某種條件的高手看來,那天卻不是天,是一重又一重的壁障!

雖然蘇羽的神識無論怎樣都無法跨越一品抱丹壁障,但卻是在極度集中的情況之下,於那壁障之外的遙遠的地方,隱約地看到了一絲異樣!

那是!極品抱丹壁障! 然而,事情絕對不會是那麼美妙,那麼理想化的!當蘇羽觀察到那一絲異樣的瞬間,隨著轟的一聲,那玄妙的世界瞬間塌陷,如同一股世界毀滅的颶風一般,直接把蘇羽和韓雪的意識,從那玄妙天宇之間吹了出來,回到了他們自己的體內!

但是,獲得的那份感悟,卻是真真切切地存在於他們的腦海之中了!這將是一筆巨大的財富,對於一個武者來說,甚至比全世界的金錢都更加寶貴!

因為如果能達到一品抱丹的話,那麼武道前途就會一片光明,此生的成就不可限量!而對於韓雪來說,如果能達到一品抱丹的話,那麼她的復仇,就不會再是虛幻了!這輩子一定能實現的!

所以這一刻,韓雪絲毫不顧自己還身無片縷,還與蘇羽相連著,眼神火熱地盯著蘇羽問道:「那!真的是抱丹的壁障么?!你讓我看到的那些,真的是二品抱丹和一品抱丹的壁障么?」

微微一笑,蘇羽肯定地點著頭說道:「是的,應該是抱丹的壁障!因為據說真元和天元境並不是這樣的。所以我很肯定,那就是抱丹的壁障了!」

看著韓雪眼中那更加興奮的神情,蘇羽語重心長地說道:「以你之前的情況,如果不是刻意去追求的話,恐怕只能三品抱丹,但現在我將二品抱丹和一品抱丹壁障的感悟傳給了你,希望你能夠珍惜,仔細的去研究它們!你也知道,抱丹只有一次,金丹一旦形成,武道一生便是註定的了!」

「恩!我會的!謝謝你,親愛的,你真是我的天神!」激動到忘乎所以,韓雪也不顧那相連,張開雙臂摟住蘇羽的脖子,狠狠地吻在蘇羽的嘴唇上,感激地說道。

只是這一句親愛的,似乎……似乎是流露出了她內心的某種變化啊……

不過,蘇羽卻是沒有刻意的去提!畢竟能夠做出魂修這艱難的決定對韓雪來說已經是極限了,如果自己再提這麼一下的話,恐怕會適得其反了!所以,一切順其自然就好了!

只是在看過韓雪的所有記憶之後,在蘇羽的心裡,已經做出了決定,這個女人,無論今後與自己怎樣,他都會不遺餘力的去保護的!

「恩,不用謝,這是你命中注定的機緣,我只不過是幫了一把而已!記住,有朝一日抱丹的時候,一定要通知我,無論我在天涯海角,都會來為你護法的!畢竟抱丹只有一次,我不想你出現任何的意外!」溫柔地回應著那個吻,蘇羽鄭重地說道。

「呀!快轉過去,快轉過去啦!」等到那股激動徹底平息了之後,韓雪方才感覺到那相連的異樣,方才意識到自己此刻正身無片縷的和一個男人抱在一起呢!頓時臉頰羞紅不已,一把推開了蘇羽,扯過被子說道。

「呃,呵呵,好的好的,我這就轉過去,這就轉過去!麻煩你別踹了啊,踹斷了快!」看著小女孩一樣嬌羞的韓雪,蘇羽無奈地一邊轉身一邊說道。

隨手抓起桌邊的手錶看了下,蘇羽頓時著急了!因為此刻的時針和分針已經指向了九點三十!還有半個小時就要十點了!

而自己昨天讓金虎幫忙宣傳的擂台,十點準時開始啊!如果遲到了的話,那可就糗大了!

所以,蘇羽二話不說便衝進了浴室,擰開冷水,全身真氣不斷震蕩著,用有史以來最短的時間,洗了個澡之後,穿上衣服就要出門!

「這麼著急?什麼事兒?」而這個時候,嬌羞的韓雪也穿好了衣服,有些失落地問道。

「呃,快遲到了!今天十點,我公開擺擂台,迎戰全東川的高手,要是遲到了可就丟人丟大發了!」蘇羽有些著急地說道。

「嘿?你還真夠大膽的,居然公開擺擂,挑戰全東川!說的我也想去看看了!反正我不打擂,打不過你。」韓雪笑著說道。

「想看的話,那就一起去唄!走吧,快要遲到了!」蘇羽笑著說道。

「還有半個小時呢,著什麼急啊!我還沒洗澡呢,渾身髒兮兮的!」韓雪不好意思地說道。

「可是,早上是交通高峰,容易堵車啊!萬一堵車了就麻煩了!」

「慌什麼啊!這裡距離天成武館又不遠,我們展開修為跑過去不就好了么!好了,稍等一下,我很快就洗好!」說著,韓雪起身便走進了浴室,與蘇羽一樣,渾身真氣震蕩著,快速的洗了個澡。

只不過當看著那紅腫不堪的地方,韓雪的臉上霎時浮上了一抹紅潤!

「我……變成女人了么……居然變成了他的女人……可是……明明只是第一次見面……」韓雪的內心又糾結了起來。

「玲瓏,好了沒啊?還剩十五分鐘了!」浴室門外,蘇羽焦急地問道。

「哦!好了!」被蘇羽這一聲打斷了思緒,韓雪這才意識到自己居然發獃了這麼久,立刻用真氣將全身甚至是頭髮上的水珠全部震掉,火速的穿上了衣服出了浴室的門。

「剛才你叫我什麼?」

「玲瓏啊!你的名字唄。」

「以後,不許再叫這個名字……至少……在人前不許叫!」

如果讓自己的下屬和東川武林上熟悉她玲瓏夫人的人知道此刻的她居然有些小女孩做派的話,恐怕全部都驚掉了大牙!因為在東川,玲瓏夫人,那就是一個女魔頭啊!提起來就讓人頭疼的!

「恩,好的,玲瓏!趕緊走吧,遲到了就麻煩了!」

說笑著,蘇羽便快步走出了房間,嗖的一聲便衝下了樓道,快到酒店前台小姐只感到一陣風忽然從眼前刮過,整個桌子上的紙張全部飛了起來!

看著蘇羽那健壯堅實的背影,和那著急的模樣,不知為什麼,韓雪的臉上竟是下意識的浮現出了一個溫暖的微笑!而後身形一動,同樣是一陣風般的,從那前台小姐面前閃過。

「媽呀,今兒個難道是撞鬼了?怎麼一會兒颳了兩陣風啊?」看著那剛剛收拾了一些,還沒收拾完的紙張再次飛了起來,前台小姐心中怕怕地自言自語道。

「喂,從現在開始,在別人面前,你不能叫我的名字,只能稱呼我玲瓏夫人!還有,我們剛剛認識!」飛奔在東川的街頭,恢復了與以往一樣冷若冰霜的韓雪,冷冷地對著蘇羽說道。

「嗯!知道了,玲瓏!」蘇羽笑著說道。

還不等韓雪發怒呢,蘇羽的身影卻是嗖的一聲消失在了原地,只留下一陣悠悠的聲音,「快要到了,我先走一步了!」

聽著那兩道快要重疊在一起的聲音,韓雪無奈地搖了搖頭,腳步加快,嗖嗖的向著天成武館方向趕去。

可能就連她自己,這會兒都沒有意識到,因為昨夜,因為那一場修鍊和那些抱丹壁障,此刻自己的性格竟然潛移默化的變了!變得沒有之前那麼冷了,變得有人性了……

話說蘇羽這邊,因為要照顧韓雪的速度,所以她一直只是維持在瞬步的一個很低的狀態奔跑,當看到時間馬上就要到達十點了,頓時七步生蓮第二朵蓮花生出,嗖的一下,便衝到了天成武館的門口。

而剛剛到門口,蘇羽便聽見裡面傳來了一陣陣嘈雜的吵鬧聲!

「擺擂台的人呢?!在那兒呢!媽了個巴子的,居然敢瞧不起我們東川武林!打他丫的!五億美金,老子拿定了!」

「你奶奶個熊!那個叫什麼金剛的,你的那個叫什麼的蘇館長呢?是不是裝龜孫子躲起來了?!我告訴你,今兒個他要是不出現的話,老子非把你這天成武館拆個稀巴爛!」

「陳鐸!有事兒說事兒,為難我侄子幹嘛?他也就是個幫別人打工的!那小子那麼狂妄他哪兒知道啊!」金虎替自己的侄子圓場撐檯面地說道。

「喲!好熱鬧啊!這麼多人!看來蘇某的面子還挺大的嘛!」就在人聲鼎沸地時候,蘇羽的身影悠悠地出現在了武館的入口處,背著雙手,邁著氣宇軒昂的大步走了進來。

「小子!你就是那個擺擂台的狗屁蘇館長?!媽了個巴子的,居然瞧不起我們東川武林,老子打爆你的頭!」看到蘇羽的身影,方才叫囂的最厲害的那個爆脾氣,立刻邁著大步揮著拳頭就沖了過來!

看著這個塊頭十足,野蠻氣息十足地壯漢,蘇羽微微一笑道:「這位兄台,能換一句台詞么?這一句剛才已經說過了。還有,蘇某既然公開擺擂台,那就是接受各方的挑戰,有什麼問題大可在擂台上解決嘛!來,請吧!」

「果然夠囂張!好!老子就在擂台上打爆你的頭!對了!小子,你說的那五個億美金,是真的假的!」那壯漢立刻收手,大步向著擂台走去。

微微一笑,蘇羽對著金剛招了招手,待金剛來到其身邊之後說道:「小金,把這幾張卡拿過去讓各位武林高手看看。」

說著,蘇羽便將幾張銀色的卡片放在了金剛的手裡,而且還高聲地說道:「在場有識貨的可以幫忙看一下,蘇某是否有這個財力!」

這話,明顯就是說給金虎聽的!所以當聽到這句話的時候,金虎立刻快步上前,抓起其中一張卡片,驚訝萬分地說道:「我艹!居然是瑞士銀行的貴賓卡!每年賬戶管理費就他娘的得四百萬美金!太奢侈了!」 然而,事情絕對不會是那麼美妙,那麼理想化的!當蘇羽觀察到那一絲異樣的瞬間,隨著轟的一聲,那玄妙的世界瞬間塌陷,如同一股世界毀滅的颶風一般,直接把蘇羽和韓雪的意識,從那玄妙天宇之間吹了出來,回到了他們自己的體內!

但是,獲得的那份感悟,卻是真真切切地存在於他們的腦海之中了!這將是一筆巨大的財富,對於一個武者來說,甚至比全世界的金錢都更加寶貴!

因為如果能達到一品抱丹的話,那麼武道前途就會一片光明,此生的成就不可限量!而對於韓雪來說,如果能達到一品抱丹的話,那麼她的復仇,就不會再是虛幻了!這輩子一定能實現的!

所以這一刻,韓雪絲毫不顧自己還身無片縷,還與蘇羽相連著,眼神火熱地盯著蘇羽問道:「那!真的是抱丹的壁障么?!你讓我看到的那些,真的是二品抱丹和一品抱丹的壁障么?」

微微一笑,蘇羽肯定地點著頭說道:「是的,應該是抱丹的壁障!因為據說真元和天元境並不是這樣的。所以我很肯定,那就是抱丹的壁障了!」

看著韓雪眼中那更加興奮的神情,蘇羽語重心長地說道:「以你之前的情況,如果不是刻意去追求的話,恐怕只能三品抱丹,但現在我將二品抱丹和一品抱丹壁障的感悟傳給了你,希望你能夠珍惜,仔細的去研究它們!你也知道,抱丹只有一次,金丹一旦形成,武道一生便是註定的了!」

「恩!我會的!謝謝你,親愛的,你真是我的天神!」激動到忘乎所以,韓雪也不顧那相連,張開雙臂摟住蘇羽的脖子,狠狠地吻在蘇羽的嘴唇上,感激地說道。

只是這一句親愛的,似乎……似乎是流露出了她內心的某種變化啊……

不過,蘇羽卻是沒有刻意的去提!畢竟能夠做出魂修這艱難的決定對韓雪來說已經是極限了,如果自己再提這麼一下的話,恐怕會適得其反了!所以,一切順其自然就好了!

只是在看過韓雪的所有記憶之後,在蘇羽的心裡,已經做出了決定,這個女人,無論今後與自己怎樣,他都會不遺餘力的去保護的!

「恩,不用謝,這是你命中注定的機緣,我只不過是幫了一把而已!記住,有朝一日抱丹的時候,一定要通知我,無論我在天涯海角,都會來為你護法的!畢竟抱丹只有一次,我不想你出現任何的意外!」溫柔地回應著那個吻,蘇羽鄭重地說道。

「呀!快轉過去,快轉過去啦!」等到那股激動徹底平息了之後,韓雪方才感覺到那相連的異樣,方才意識到自己此刻正身無片縷的和一個男人抱在一起呢!頓時臉頰羞紅不已,一把推開了蘇羽,扯過被子說道。

「呃,呵呵,好的好的,我這就轉過去,這就轉過去!麻煩你別踹了啊,踹斷了快!」看著小女孩一樣嬌羞的韓雪,蘇羽無奈地一邊轉身一邊說道。

隨手抓起桌邊的手錶看了下,蘇羽頓時著急了!因為此刻的時針和分針已經指向了九點三十!還有半個小時就要十點了!

而自己昨天讓金虎幫忙宣傳的擂台,十點準時開始啊!如果遲到了的話,那可就糗大了!

所以,蘇羽二話不說便衝進了浴室,擰開冷水,全身真氣不斷震蕩著,用有史以來最短的時間,洗了個澡之後,穿上衣服就要出門!

「這麼著急?什麼事兒?」而這個時候,嬌羞的韓雪也穿好了衣服,有些失落地問道。

「呃,快遲到了!今天十點,我公開擺擂台,迎戰全東川的高手,要是遲到了可就丟人丟大發了!」蘇羽有些著急地說道。

「嘿?你還真夠大膽的,居然公開擺擂,挑戰全東川!說的我也想去看看了!反正我不打擂,打不過你。」韓雪笑著說道。

「想看的話,那就一起去唄!走吧,快要遲到了!」蘇羽笑著說道。

「還有半個小時呢,著什麼急啊!我還沒洗澡呢,渾身髒兮兮的!」韓雪不好意思地說道。

「可是,早上是交通高峰,容易堵車啊!萬一堵車了就麻煩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