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隆驚訝的說:「你吃了兩個幻情果?」

簡楊點頭。

蛇族附近雖然沒有幻情果,但這種果實杜隆是聽說過的,其藥力和危害性也略知一二,簡楊吃了兩個幻情果還能活下來,杜隆不禁感嘆:「羅紋這個鷹獸還是可以的,你不要他是你的損失啊!」

「為什麼呢?」簡楊不解。

「他若非交配能力強大,是無法解得了兩個幻情果的藥力的。」

簡楊聽罷,害羞的低下了頭,這個杜隆,怎麼突然和自己說起這種話題啊,獸人對於交配這種事情掛在嘴邊似乎習以為常,可是她受不了這種直白啊!

杜隆見簡楊羞紅了臉,也不繼續說下去,轉過話題問道:「既然羅紋沒有強迫你,還算是救了你的命,你怎麼會想要和他解除關係呢?」

「我心中已經有了文斯特,裝不下別人了,所以想還羅紋自由。」簡楊如實回答。

杜隆驚訝的看著旁邊這個表情嚴肅中又帶著一絲苦澀的小雌性,她的樣子認真,不像是在撒謊,難道……

「你難道不知道雌性強行接觸伴侶關係意味著什麼?」 「意味著什麼?」簡楊搖了搖頭,她不明白杜隆是什麼意思,難道她這樣做不對嗎?

杜隆見簡楊是真的不知道,無奈的搖了搖頭,說:「雄性和雌性不一樣,這一輩子只能結侶一次,結侶以後就算和其他雌**配也不算是伴侶,如果被自己的雌性強行接觸關係,那麼會受到錐心之痛,輕者丟掉半條命,嚴重的,會死。」

簡楊聽后不由得出了一身冷汗,原來結侶於雄性而言這麼重要,那麼自己剛剛那麼做是不是已經傷害到羅紋了?

杜隆繼續說道:「被解除伴侶關係的雄性,活下來的,不可能再和其他雌性結侶,哪怕他擁有再多雌性,也不可能擁有自己的伴侶了,不能擁有伴侶,雄性的等級就只能停留在五級獸,即使有在強大的天賦,也只能止步不前。」

對於杜隆後來說的等級限制簡楊沒有任何概念,她現在腦子很亂,整個人一直停留在羅紋會死這件事上,如果羅紋死了,那麼……

簡楊趕緊撥開敷在手指上的草藥,仔細看上面的鷹紋。

「杜隆,我划傷了手指不會和他解除關係對不對?」簡楊緊張地問,心狂跳不已。

杜隆看到簡楊緊張的反應,心下已經瞭然,拍了拍她顫抖的肩膀說:「不會的,除非你弄斷自己的手指,不然你們不會接觸關係,但是這麼嚴重的划傷,估計他也會受些罪。」

「他會受傷嗎?」簡楊大驚失色,整個人都慌了,站起身來回踱著步子。

受罪?是什麼樣的罪?會傷的很重嗎?會要了他的命嗎?

杜隆跟著起身,雙手握緊簡楊的雙肩,努力讓她保持鎮定:「你放心,羅紋是強大的獸人,他一定會沒事的,你現在要做的就是養好手上的傷,當你的傷痊癒了,他也就跟著好了。」

聽完杜隆的話,簡楊趕緊又從石碗里拿出一些草藥敷在手指上,說:「可是我不像你們雄性,我恢復的很慢,這麼深的傷口怎麼也要超過一周才能結痂,一個月也不一定會痊癒,況且以後沒準會留下疤痕,那樣對羅紋會不會有傷害?」

杜隆淺笑:「放心吧,不會有事的,雄性不像你想象的那麼脆弱,羅紋知道你此刻這樣擔心一定會非常高興。」

擔心?簡楊這才發現自己已經方寸大亂,整個人都為羅紋可能要遭受的痛苦感到揪心,這種狀態很不好,她擔心羅紋,擔心的要命,這意味著什麼,自己不敢去想。

「我不擔心,沒有擔心,我的伴侶只有文斯特,我不會想其他的雄性。」

說完,簡楊逃似的離開了杜隆的山洞,她不敢再待下去,自己此刻的情緒足以暴露內心不願承認的東西,杜隆那麼睿智一定看在了眼裡,她不想讓別人看到自己如此花心,更不想讓人知道除了文斯特她也許還愛上了另一個人。

「你這麼優秀的雌性應該擁有更多雄性的照顧,你不必有負擔,這一切都是情理之中,命中注定的!」

身後傳來杜隆的聲音,情理之中?命中注定?

情理之中簡楊要花心的愛上多個雄性?

命中注定她要來到這個世界接受多個雄性的愛嗎? 太陽還未落山,文斯特便回到了部落,今天出去捕獵的獸人很多,所以收穫也很多,大家早早便回到了部落,捕獵的雄性們在外面已經吃過了獵物,包括文斯特。

耐色法神 一白天不見,文斯特已經想念的不行,回到山洞,便趕緊抱起了自己心愛的小雌性,將她擁入懷中才有安全感。

只是沒多一會,文斯特便發現簡楊整個人的狀態都不太對勁,懨懨的,有些低落。

文斯特拿起簡楊受傷的手,看到草藥下那觸目驚心的傷口,心中百味具雜。

「你想要和羅紋接觸伴侶關係?」文斯特問。

簡楊點了點頭,現在她不能聽到羅紋的名字,每聽一次,都是錐心的痛。

「我的寶貝。」文斯特抱起簡楊,在他的額頭和臉頰上親了又親。

他感動於簡楊的行為,卻又心疼她的身體,此時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

「杜隆說,要斷掉手指,才能解除掉我和他的關係,所以……」

文斯特聞言心下一驚,斷掉手指? 洋溢的青春熱血 這怎麼可以,那樣做伴侶關係雖然解除了,但是他的小雌性要遭受多大的罪,只是一個傷口他便已經是錐心的心疼,若是斷掉……還不如留下那隻臭鷹,反正簡楊心裡也沒有他,不然也不會想要接觸關係了。

「不要那樣傷害自己,我不捨得。」文斯特親了親記得傷口,繼續說:「以後不要見他就是了。」

簡楊別過頭去,說:「我不知道解除關係會給你們雄性帶來那麼大的傷害,這個傷,已經傷害到羅紋了。」

文斯特渾身一凜,看到簡楊的表情后從心底里延伸出悲涼,簡楊是愛自己的,文斯特敢肯定,可是此時卻不敢像剛剛那樣肯定她心裡沒有羅紋了。

是啊,自己的雌性那樣美麗,那樣優秀,怎麼可能只有他一個雄性,這個他一直以來瞭然於心卻又不肯承認的事情,就是現實。

文斯特緊緊擁住懷中的簡楊,似乎想要把她融入自己的身體里,這樣,她就能只屬於自己一人了,想到要和別人分享簡楊,文斯特說不出的痛心和憤怒,可是又無可奈何,能做的,只是讓簡楊更愛自己一點。

想到這裡,文斯特自嘲的笑了,這就是自己一直以來不削的愛嗎?它能讓如此驕傲的自己變得那樣卑微。

「楊楊,你知道我有多愛你嗎?」文斯特深情的說。

「恩。」簡楊乖順的點了點頭:「雖然在一起時間不長,但是我也很愛你。」

愛情很奇妙,它不分時間、空間、種族,只要遇到了,愛上了,那就是逃脫不掉的束縛,來到獸世不久,簡楊經歷了兩個男人,經歷了讓她欲罷不能的感情,以前想也不敢想的熱戀,此時竟這樣不期而遇了。

簡楊輕輕環住文斯特的脖頸,輕聲在他耳邊說:「無論以後如何,你都要記住,我很愛你。」

簡楊口中的以後實在難以確定,她還是想回到自己的世界,哪怕她已經成為了文斯特和羅紋的雌性,她還是想要回去,但是此時的感情令她糾結,有了這樣的牽絆,她還能毫無牽挂的離開嗎? 因為簡楊的表白,這一夜,又被文斯特縱情的折磨了。

早上醒來,簡楊疲憊的乾脆連手指頭都動彈不得了,文斯特將事先烤好的肉端到簡楊面前,一口一口的喂她吃,然後又端來清水給她清洗身體,照料的無微不至。

簡楊欲哭無淚,這蛇獸每天都要折磨她,只要在一起那兩頂帳篷都是支起來的,這樣的日子,她根本承受不了啊!

簡楊看著文斯特盡興以後輕快地步伐,再看看自己身上沒有一塊完好的皮膚,心中暗暗決定,絕對不可以再那樣輕易妥協了,他是舒服了,可是遭罪的是自己啊!

***

羅紋醒來時,心口還是疼痛不已,他第一時間看了看自己的手掌,龍紋還在,好像比剛剛結侶時還要清晰一些,雖然疼,但也放心的嘆了口氣,心下明白簡楊雖然傷害了自己的獸紋,但是沒有接觸伴侶的關係。

不知道是簡楊捨不得自己的手指還是捨不得他,但不管怎樣,他被留下來了。

簡楊的手指恢復的比想象中要快,這癒合的速度令她自己都感到驚訝,按說這不科學啊,學醫出身的簡楊明白她的身體一定會發生了什麼變化才導致傷口會這麼快癒合,放在現代這麼深的傷口應該要縫針才對,可是現在不到一周便已經結痂而且沒有任何的感染,現在碰到水都沒什麼影響了。

簡楊里裡外外看著自己的傷口,很是奇怪。

傷口的事暫且不去想它,回到原來的世界的事也毫無頭緒,簡楊現在一心專註於改善伙食。

每天吃著索然無味的烤肉,最多加幾個水果的日子她過夠了,現在的她,急需蔬菜,急需主食,不然再這麼下去身體會吃不消的。

越來越適應這裡的生活,簡楊便開始有了改變這裡的打算,首當其衝的,便是想要自己栽種一些可以吃的蔬菜瓜果。

想到這些,簡楊自然想到了被羅紋劫走那天他們採集的東西。

可是第一次出行時發生了被鷹族劫走的事情,這次簡楊想要出門,哪有那麼容易,文斯特像老母雞一樣把簡楊保護在了自己的羽翼下,誰也別想碰到一根手指,這讓簡楊十分頭疼。

好說歹說,就算動用半個蛇族一起出去保護她,文斯特也不妥協,簡楊想盡了一切辦法,最終決定絕食抗議,捎帶手也讓文斯特禁慾了幾天。

簡楊絕食十分堅決,只是偶爾趁著文斯特出門捕獵時偷偷吃一兩個果子充饑,她本就是食量小的女孩,再加上最近食慾並不是太好,絕食並沒有讓她覺得多困難。

困難的是文斯特,簡楊的絕食已經讓他心疼不已,再加上不讓自己碰她,每天晚上只許看不許動,動一下手簡楊就跑到杜隆那裡去睡,文斯特幾乎崩潰了。

最終,簡楊的抗議成功,文斯特答應帶她去那片森林。 這次出行可謂是興師動眾了,文斯特足足帶上了百十號族裡的精英,個個高大威猛,身強體健。

簡楊除了上次從鷹族回來就沒見過這麼多蛇獸聚集在一起了,但上次文斯特緊緊將她抱在懷裡,讓她根本沒有餘地四處張望,這次一看之下,頓時看的眼花繚亂,這麼多好看的肌肉聚集在一處,再加上雄性獸人強大的外貌基因,真是讓人大飽眼福。

而小雌性欣賞的目光也同樣刺激著這一群單身的雄性,他們每個人都摩拳擦掌躍躍欲試,個個精神昂揚。當然,這種狀態在文斯特看來尤為刺眼,簡楊竟然當著這麼多雄性的面前流露出欣賞的目光,看那些雄性一個個蹬鼻子上臉的樣,文斯特氣不打一處來,拉著簡楊簡楊走回山洞。

「文斯特。」這時,身後傳來一個簡楊從未聽過的聲音,文斯特身體明顯頓了一下,隨後用露出極其厭惡的表情,但那也只是一瞬間的事,她抱著簡楊轉過身去,換上一副表情,一臉的似笑非笑,看起來很是彆扭。

簡楊被文斯特抱著,自然也轉了過來。

說話的蛇獸是一個年紀不輕的老者,和杜隆一樣,年紀雖大但精神爍爍,只是他看起來一臉的橫肉,很不好相處的樣子。

「今天不是捕獵的日子,召集這麼多族人幹嘛?」老獸人問道。

文斯特露出不削一顧的表情,眼神中寫滿了厭惡,簡楊心下明白,這個老蛇獸一定不受文斯特的待見。

「我的伴侶想要採集一些食物回來,我帶些人去保護,有意見嗎?」文斯特輕蔑地說。

「當然沒有,她是族長的雌性,保護是對的。」老獸人對出一臉的假笑,看上去彆扭極了。

顯而易見,他對文斯特也沒什麼好感。

「只是,帶走了這麼多人,不太妥當吧?」

簡楊心想,這老蛇獸好**詐,剛說完沒意見,又說不妥當,嘴上說著體面的話卻傳達著另一個意思。

「上次就是因為人少她才被鷹族掠了去,這次多帶些人,有衝突的時候也不至於落得下風。」

文斯特的回答讓簡楊意外,驕傲如他,一向敢愛敢恨,看樣子他明明對老獸人厭惡得很,卻每一句都回答著,看來這個老獸人的地位一定不低,才讓文斯特也拿他沒有辦法,原來這最原始的部落也有等級的牽制啊!

簡楊專註於兩人的對話,卻覺得有一道冷颼颼的目光盯著自己,順著目光看去,看見老獸人的身後站著的一個雌性正在用非常敵視的目光看著自己。

這個雌性皮膚略白,身材高大,頭髮和老獸人一樣,是蛇族少有的黑色,那長相……就不用細看了,反正就是一個字,丑。

簡楊想起了卡迪娜,越發覺得卡迪娜很漂亮。

簡楊對於來自雌性仇視的目光已然習慣,沒有多想便繼續回過神來看兩個雄性的對話,剛剛走神沒有注意他們說了什麼,文斯特此時已經氣得青筋暴起,抱著她的手臂都加大了力氣。

這時老獸人對簡楊說:「小雌性,你意下如何?」 「不好意思,你剛才說了什麼我沒聽到。」簡楊如實回答。

老獸人眼珠一瞪,心想這小雌性還真是囂張,也不知道是真沒聽到自己說的話,還是在給自己下馬威呢。

可是還是假意有耐心的重複了一遍:「我看你很欣賞這些雄性,不如挑幾個合心意的做伴侶吧。」

「你!」文斯特手臂一緊,向前挪動半步,看起來有些沉不住氣了。

老獸人見自己使的絆子有效果,立刻乘勝追擊:「你是族長,不會是想自私的佔有這麼美麗的小雌性吧?」

簡楊趕忙雙手環住了我文斯特的脖頸,溫柔的在他的臉頰親了一口。

被簡楊的親昵動作安撫的文斯特轉眼間便消了氣,眯著眼睛,對老獸人說:「當然,我作為族長不能這麼自私,不過這件事情我說了不算,只要她同意,我不會有意見。」

文斯特說的胸有成竹,他懷中抱著簡楊,雙手卻忍不住的微微顫抖,他愛簡楊,很愛很愛,可是他不知道簡楊是否像他愛她一樣愛自己,現在這麼說,表面上看起來信心滿滿,可是實際卻是心虛得很。

不過聽到族長如是說,周圍的年輕單身蛇獸們立刻受到了鼓舞一般,開心的吼叫起來,一個個摩拳擦掌,爭相想靠近小雌性一些讓她注意到自己,這樣也好有機會成為她的雄性。

這小雌性太美,美的讓人窒息,他們幾乎敢斷定,這一輩子也不可能再看到如此美麗的小雌性了,能做她的雄性,那是幾輩子也修不來的福分。

大家齊刷刷的看向簡楊,簡楊無奈,從文斯特懷中跳下來。

「我是挺欣賞他們的。」簡楊對著老獸人微笑了一下,禮貌的回答。

簡楊調整了一下情緒,二十多年來,她一直作為每個人眼中的小乖乖,話不多,成績也優秀,可是這只是因為她過於懂事,不想給原本就困難的家人帶來一點負擔,但不代表她就真的是小乖乖,至少骨子裡她還是很有力量的女孩,這個力量當然指的是精神力量。

我一個來自發達世界,接受了十多年教育的人類還對付不了你們這群冷血動物不成?反正這不是我的世界,我連死都不怕了,還怕你們不成?

簡楊在心裡給自己打著氣,走到了老獸人面前。

「我當然要欣賞他們,因為文斯特是族長,我作為族長的伴侶當然要欣賞他的族人了!」

老獸人原本被簡楊的微笑迷得六神無主,可是聽到她說完話就明白過來這小丫頭實在是狡猾,一來宣示了文斯特族長的主權身份,二來將自己和其他蛇獸的距離劃分開來,看似誇獎了所有人,實際上是拒絕的。

可他不會放棄,就算她真的拒絕,也讓她拒絕的難堪。

「既然欣賞,就選幾個吧!」老獸人說。

「選什麼?」簡楊好像聽不明白,一臉懵懂的問。

老獸人心中好笑,明知故問,那就把話說開。

「當然是在族裡在選幾個伴侶了,你現在只有文斯特一個伴侶,遠遠不夠。」

「夠不夠不是你說了算的,我自己滿足就可以了。」

簡楊說完,充滿愛意的看了一眼身旁的文斯特,眼睛笑成了一彎月牙,甜美可人,看的文斯特春心蕩漾。 滿足這個詞說的好,一語雙關,讓作為雄性的文斯特自尊心也得到了極大的滿足。

「族裡雌性極少,你這麼做實太自私了!」老獸人說。

「雌性少我是知道的,可是我只愛文斯特一人。」簡楊往文斯特身上一靠,文斯特順勢用一隻手環住了簡楊的細腰。

「我心裡只有文斯特,你就算逼我找了其他伴侶,沒有愛,對對方是不公平的。」簡楊說著說著啜泣了起來,然後有些義憤填膺的對老獸人說:「難道雄性就不應該得到尊重嗎?」

這句話的分量極大,這個世界,對雄性從來就是不公平的,他們不能獨自擁有雌性的愛,每天兢兢業業的小心呵護伺候著,還經常要忍受雌性的任性刁難,有時候連自尊心都被踩在腳下也不敢反抗。

此時這句話由小雌性說出來,說進了所有在場雄性的心坎里,大家不但不覺得簡楊自私,反而覺得她難能可貴,一心一意愛著自己的雄性,並且尊重他的感受。

尤其是已經有伴侶的雄性,皆是紛紛點頭稱讚。

一句話讓簡楊佔盡了上風,而老獸人落敗的措手不及,生氣的說:「既然你不願意,我也不強迫你,但是你今天只是出行而已就這麼興師動眾未免不好,你自己看著辦吧!」

說完話,轉身欲離開。

簡楊乘勝追擊:「我當然不想這麼辛苦大家,去不去全憑自願,不想和我一起去的我不強求,想去的我歡迎。」

簡楊說完話,在場的雄性紛紛表示自己願意去保護她的安全,就算的不到她的垂憐,也心甘情願。

老獸人氣的後腦勺都抽筋,帶著自己帶來的幾個雄性和那個不善的雌性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百十來人的隊伍就這麼浩浩蕩蕩的出發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