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眉揉了揉他的腦袋說:「你還有很多的兄弟姐妹,還有我們這些朋友啊!」

正說著話,地鳶已經飛回來了,懷中還抱著一個人,只是看衣服,大頭就「哎呀」了一聲,因為那人身上衣衫襤褸,很多地方都露出了皮膚,明顯是個叫花子!

等地鳶把人放下,大頭終於看清了那人的模樣,脫口大叫一聲:「老常叔!他是我們丐幫的人!」掙扎著想從小寶的背上下來!

小寶抱緊他說:「你不要亂動,這裡很冷!他已經死了!」沒錯,地上的乞丐面色蒼白,已經氣絕多時了!

「不是凍死的,是被野獸咬死的!」地鳶指著屍體的脖頸,那裡有兩個血洞,跟小豆子受的傷一模一樣!

地鳶指著前面說:「那邊還有,大概十幾具!」

小寶眉頭緊縮,對眾人說:「一路上沒有野獸的足跡,說明野獸是從前面過來的,野獸不可能是從懸崖上爬上來的,這種冰雪地就算是虎狼都站不住腳,前面肯定有山洞,咱們過去看看!」

眾人快步向前,一直往前走了大概二三十丈,就看到了地鳶所說的那些屍體,不出所料,他們都是丐幫的人,而且全都是被野獸給咬死的!

那現在鬼手和他的兄弟們又在哪裡?那些野獸又去了哪裡?看著地上這些橫七豎八的屍體,有些被咬的脖頸都幾乎斷掉,有些卻是被開膛破肚,死狀極慘!

大頭趴在小寶的背上哇哇大哭起來,嘴裡喊著:「全都是我們丐幫的人!他們都怎麼了?這裡發生了什麼事?鬼手哥哥呢?剩下的人呢?」

「這裡!」地鳶站在不遠處的背山崖,對著眾人大叫。順著他的手勢,眾人看到前面懸崖上有一處有三尺寬,六尺高的洞口,就像是趴在那一頭巨獸,長大了嘴巴,等待著獵物送上門來!

大頭不由自主的打了個寒噤。小寶用手輕輕拍拍他的後背,示意他不用害怕,然後對眾人說:「過去看看!小心點,這懸崖很滑!」

小寶說的沒錯,懸崖上全是厚厚的積雪,下面卻是堅硬的寒冰,稍微不注意就會滑下萬丈深淵!

旁邊的崖壁上,還有不少指印和爪印,看來不只是人,就連野獸,走在這上面都得小心翼翼。

四五尺左右的崖道上,有一些掉落的鞋子,說明人已經摔下去了,不過這裡並不只是破爛的鞋子,有些竟然還是上好的官靴,只有軍中的人才會穿!

洞里究竟有什麼人?看這些留下來的鞋子或者其他痕迹,有的已經完全被冰雪淹沒,甚至封在冰里,有些卻是剛剛留下來的,看來曾經有很多人到這裡來啊,他們來幹什麼?

眾人小心翼翼的在崖道上走著,連小寶背上的大頭都不敢大聲喘息,生怕自己一不小心就打擾到了別人,造成失足。

身下傳來一陣陣的冷風,雖然大頭此刻並不覺得冷,可是卻還是有些後背有些涼颼颼的,乾脆不再看,扭頭看著岩壁!

沒曾想,這一看,竟然跟一個人看了個對眼!眼睛瞪著眼睛,鼻子對著鼻子!嚇的大頭毛骨悚然,緊抱著小寶的脖子,大叫了一聲:「啊!」

小寶暗叫一聲「不好!」腳下一滑,身體往懸崖下墜去!而就在此時,地鳶騰身而起,猛墜於小寶身下,將他又穩穩的託了上來!

斷崖上的雪比較大,看不清前面,不利於在這種條件下飛行,所以地鳶還是背著小寶和大頭,落在了崖道上面。

雀狟和虎眉、無眉三人長舒了一口氣,全都跟了上來,無眉有些生氣的看著大頭說:「小傢伙,你亂叫什麼?」

趴在小寶身上的大頭此刻已經臉色發白,全身發抖的緊緊抱住小寶的脖子,聲音發顫的喊著:「有人!旁邊有人!」

有人?哪裡有人?眾人都扭頭四顧,這崖道上除了風雪就是自己幾個人,哪裡還有別人!

無眉從後面伸手過來,摸了摸大頭的額頭,嘟囔了一句:「沒發燒啊,怎麼說胡話了呢?」

氣的大頭從小寶身上抬起頭來,對眾人說:「我沒有說胡話,是真的有人!就在旁邊的崖壁裡面!那些人都藏在崖壁裡面!」

聽他這麼一喊,眾人一愣,扭頭看去。旁邊的岩壁非常的光滑,用手摸過去,才發覺這岩壁的外面,還有一層厚厚的冰面!

火把閃耀之下,冰層裡面果然人影曈曈,無眉乾脆趴在了岩壁上,瞪大眼睛貼著冰面往裡面看著,就像把眼睛沉進了不算清澈的湖水之中!

裡面果然有個人影,似乎正在向他走來,隨著火光的閃爍,那人的臉也逐漸顯露出來,那是一個形同枯槁的中年人,頭髮虛白,麵皮緊緊的裹在臉骨上,活像一句包著皮的骷髏!

更可怕的是,這個人真站在冰層裡面,陰森森的和他對望!無眉一向膽大,可是在這麼個地方,看到這麼一個人,也把他嚇得打了個激靈,大叫一聲,推開了岩壁!

旁邊雀狟一把扶住他,沉聲說:「無眉兄弟,你看到了什麼?」

無眉指著岩壁大叫:「裡面果然有人!你自己看看,好恐怖!」

說完他就後悔了,雀狟是雙目失明,根本看不到任何東西,他是用心眼看世界,比普通盲人的敏銳聽覺要高了一級,可以在他的腦海中出現真實的影像,不過也只是能感知活物。

對啊,明明有人在身邊,雀狟卻感覺不到,就連帝尊也沒有感知,那就說明,裡面的人根本就不是活人!

無眉對大頭說:「不要怕,那裡面的是死人,已經死去多時了!」

眾人有些驚恐的看著兩旁,經過這一番提示,大家已經看出這冰層裡面有很多人,這些人不知道被封在冰層裡面多久了,看他們的服飾,雖然不是形同乞丐的破爛衣衫,卻也是粗布麻衣,不是富家子弟!

他們怎麼會被封死在這懸崖的冰層裡面?到底是一幫什麼人?他們因為什麼來到這裡?

大頭一拍腦袋,像是想到了什麼,指著岩壁大喝:「這是那些採花人!每年都有一些採花人在這白頭山上失蹤,原來他們被封在了這懸崖上!」

採花人?難道前面這個山洞就是生長寒玉花的地方?小寶雙眼開始逐漸發紅,紅瞳之下,面前這長達數十丈的石壁裡面的情景都被他看在眼裡,這裡面竟然封了上百人!

怪不得寒玉花會那麼珍貴,怪不得寒晶酒會成為南平三絕之一!為了採摘寒玉花,老百姓簡直是冒著生命的危險,不僅有野獸的侵襲,還有這冰寒的天氣!

不過讓小寶不明白的是,就算現在的氣溫很低,讓人受不了,不過作為南平人,肯定也會上過白頭山,要想進洞,肯定會做足了準備,怎麼還會被封在這裡?

小寶扭過頭,看著這漫天的大雪,臉上露出不解的神情,不過現在不是驗證這個的時候,洞口就在前面,要趕緊進去!扭頭對眾人說:「走,咱們先進洞再說!」

洞口不是很大,幾人依次進入,裡面很深,就像能吞噬各種光亮,火把的光只在面前三尺左右,再往遠點就被黑暗給淹沒了。

小寶的紅瞳也看不到任何東西,這個就像是一個通道一般,進來之後就一直彎彎曲曲的延伸向前,不過根據眾人走路的感覺,山洞是一直往下的。

本來這洞口就在山頂,也只能往下延伸。而且一路上都有丐幫留下的火焰痕迹,倒是方便了眾人的尋找。

還以為一進洞就能找到鬼手他們或者是師婆她們,沒想到進了洞就等於開始了另一段的跋涉,這山洞也太長了,七扭八繞的不知道通向哪裡!

突然,小寶停下了,無眉立即戒備的在前面停下,扭頭問他:「少爺,怎麼了?」

有大頭在,眾人也不能稱呼小寶帝尊,反正大家已經養成習慣了,出門在外的都知道掩飾一下身份。

小寶沉聲說:「你們有沒有覺得,這個洞有些熟悉的感覺?像不像上古迷洞?」

「上古迷洞?」雀狟和虎眉都驚叫一聲,不過他們也只是聽說過這個名字,並沒有親眼見過,那時候他們還在伏虎崗。

可是無眉卻是親身經歷過那天下第一幻陣的可怕,情不自禁的打了個哆嗦,對小寶說:「應該不是,那也距離太遠了!如果連這裡都是上古迷洞的一部分,那整個中原的地下還不是被掏空了?」

說歸說,不過那上古迷洞若是真的打到了這裡,也沒什麼好奇怪的,畢竟直接往西走,過了伏虎崗和清州就到了天域山,那上古第一幻陣如果真的是大魔王的家,有這麼大也不足為奇了!

不過無眉還是不相信這裡就是上古迷陣,因為那裡危險重重,可是這裡,好像就只有不停的往前走,沒什麼危險,甚至連路都很平坦!

不過剛走出幾步,耳邊突然傳來一聲像是打呼嚕的聲音!無眉把火把往前一遞,黑暗中就出現了一雙雙瘮人的綠色眼睛! 眾人不是第一次見到這種眼睛了,這是典型的野獸之瞳。而且如果綠瞳保持長時間不眨眼,一眨不眨的盯著人看,那十有八、九就是魔獸!

現在這些綠瞳就是久久才眨一次眼,而且隨著它們的靠近,有很強的臭騷、味道,比狼要強烈,卻又不同於狐狸,這是什麼?

「哈哈哈!」一陣陣恐怖的獰笑聲在山洞中驟然響起,把眾人都嚇了一大跳!難道這裡還有人?前面的這些野獸,就是那人所飼養的?

趴在小寶背上的大頭卻驚恐的大叫:「是寒鬣狗!這是寒鬣狗的叫聲!快跑,它們很厲害的!」

在小寶的紅瞳下,那一條條渾身白毛,上面有很多黑斑的野獸慢慢踱著步子聚集而來。它們的模樣有點像狼,不過臉沒有狼那麼長,呈圓臉特徵,嘴巴也很多,只是牙齒卻要比狼還要尖利!

它們的走路姿勢很奇怪,肩膀比屁股要高,走起路來好像是後腿受了傷,可是卻悄無聲息,要不是眼睛和氣味暴露了它們的身形,還真的被它們潛到身邊都不知道!

寒鬣狗獰笑著沖了上來!這種東西的叫聲讓人毛骨悚然,不過當然沒有人會逃跑!

不過是一群畜生,還沒有令眾人逃跑的能力!隨著一聲大喝,無眉首先出手,右手往後面一伸,拉出身後被麻布包裹住的牛首石槍,一槍就將衝過來的一隻寒鬣狗給打翻在地!

雀狟和虎眉也從小寶身邊沖了過去,這洞口雖然小,裡面卻聽寬敞的,大概有兩丈寬的直徑,幾名神宮衛橫身擋在了小寶的身前,手中拿著各自的武器,冷眼看著那些叫囂著衝上來的寒鬣狗!

「砰砰砰!」一陣武器打中皮肉的悶響,伴隨著數聲慘叫,大概有五六隻寒鬣狗被打飛出去,全都滾落在地上,不停的翻滾著。

眾人並不是心狠手辣之人,就算對待野獸,也沒有一上來就下了狠手,取了它們的性命。只想讓這些寒鬣狗知道厲害,能夠自己逃走離開這裡!

不過眾人的忍讓明顯沒有得到回報,這些已經變成魔獸的寒鬣狗根本不知道害怕和退讓,它們只知道進攻,咬死所有人!

一隻寒鬣狗伸長了脖子,「歐歐」的嚎叫著,不過它卻站在狗群的最後,並沒有衝上來。

地鳶神情有些緊張,對小寶說:「它在召喚同伴!這種野獸就是喜歡群斗,一直寒鬣狗算不上什麼,可是這種寒鬣狗如果成群,那就可怕了,連老虎都要退避三舍!」

果然,一陣陣嚎叫聲從前面的通道中傳來,小寶仔細的聽著,感覺那些寒鬣狗彙集而來的地方並不在一處,這就說明,前面有個分叉口,可以通往不同的地方!

在寒鬣狗的叫聲之中,小寶居然還聽到了人的怒吼和**,心中不禁一振,鬼手他們應該就在不遠處!

大量的寒鬣狗涌了過來,山洞裡的空氣都充滿了臭騷的味道。這種動物最喜歡吃的就是腐肉,跟禿鷲一樣,屬於食腐動物!而攻擊活物,通常屬於報復,像這種無緣無故的群攻,明顯就是被魔化的表現了!

這一次無眉等人可沒有留手,現在的情況,對這些畜生心懷仁慈,就等於對自己殘忍!

成百上千隻寒鬣狗蜂擁著沖了上來,就連旁邊的石壁上,都有這種畜生在急速的奔跑!

這是無眉第一次盡情的施展牛首石槍,一把長槍在空中幻化出一片寒芒,數百朵槍花在空中綻放,朵朵中的,慘叫聲不斷的傳來,被槍尖點中的寒鬣狗渾身上下看起來並沒有多大的傷勢,最多不過兩三個傷口,卻一槍斃命,要麼是咽喉,要麼是心口,都留下一個血洞!

一旁的雀狟打的最狠,手中銅棍呼呼生風,哪個沖的最快,哪個就死的最慘!這個時候也不需要用什麼潑雨棍法,直接就是舉棍猛砸!那些寒鬣狗凌空撲上來,不管是一起衝過來多少個,迎面遇到的,都是雀狟的銅棍!

所以被雀狟打死的寒鬣狗最是凄慘,連全屍都落不下,基本上都被打的**迸裂,連頭骨都被砸成了數截!

跟他配合無間的虎眉手段之兇悍也毫不遜色,幻月飛輪重新通靈后的第一次全力施展,對付的不是敵人,而是魔獸!

隨著虎眉的一聲大喝:「千個月亮!」一輪圓月飛旋而出,割斷了前面幾隻寒鬣狗的脖子,然後突然炸裂看來,悄無聲息的飛旋著,割開了無數寒鬣狗頸間的血管,然後重新組合在一起,倒旋著又飛了回來!

血腥氣在洞中蔓延,受到血腥味刺激的寒鬣狗雙眼更加碧綠,可是攻擊卻逐漸慢了下來!

地鳶一個縱身,將一隻正在洞壁上奔跑而來的寒鬣狗給抓了下來,尖利的手指插進了它的頭蓋裡面,用力一掀,那寒鬣狗連慘叫都沒有發出,就已經死去,而且腦殼都被解開,露出裡面熱氣騰騰的**,被重重的扔到了狗群之中,迅速被同伴所分食!

這是寒鬣狗最喜歡的食物,它們會用尖利而強大的犬齒,硬生生的咬穿獵物的頭骨,吃掉獵物的腦髓!

面對著面前這些人的強大戰鬥力,就算是已經被魔化了的寒鬣狗都有些顧忌了,一時不敢衝上來!

地上已經堆滿了被殺死的狗屍,小寶從雀狟和無眉之間的縫隙之中看著面前的寒鬣狗群,數量還有近千之多。可怕的是,此刻它們無一出聲,都靜靜的站著,一直個頭高大的寒鬣狗,從狗群之中來回的穿梭著。

成群的鬣狗比狼群更可怕,因為這種生物的咬合力是狼的兩倍,也就是說,寒鬣狗可以輕而易舉的咬碎人的任何部位的骨頭,一旦傷人,就是重傷,非死即殘!

更可怕的是,這種動物那可怕的耐力!它們可以長時間的保持最快的速度和最兇猛的攻擊,像是絲毫感覺不到疲憊!要知道,在生死相搏的時候,不管是人還是動物,體力消耗是最大的,一般野獸頂多能支撐半柱香的時間,而鬣狗,可以撐足一炷香!

只是這種野獸一般不會像狼一樣有什麼戰術可言,無非是發現了獵物之後,由母狗叫其他同伴趕緊過來,可是現在,它們竟然排出了攻擊的陣型,那是一個尖三角的衝擊陣!看到這一幕,神宮衛們差點沒嚇的坐到地上!

這還是野獸嗎?這還是畜生嗎?它們竟然會使用進攻陣型了!小寶的心中更加震撼,這種寒鬣狗的智商,竟然比魔狼還要高出數倍,至少在對付魔狼的時候,就沒有出現過這樣明顯的進攻陣勢!

無數寒鬣狗再次沖了上來,它們攻擊時的另一個特點就是完全沒有聲音,就連跑動,都像是腳下踩著棉花,不發出一丁點的響聲!

最前面的一條寒鬣狗並沒有衝上來,而是快到神宮衛們的攻擊範圍的時候,突然前腳就像是被絆了一下,身體像是繡球一般滾了過來!

隨著它的動作,身後大概五條寒鬣狗全都做出一樣的動作,往神宮衛的腳下滾來!

這反而出乎了四人的預料,手中的兵器剛想往下探,後面的鬣狗們已經撲了上來!

對付這樣的攻擊,最好的辦法就是往兩側避讓,可是那樣一來,也就中了這幫畜生的奸計,以三角陣型,衝破了他們的防線!

身後是帝尊,背上還背著一個孩子,行動不便,決不能讓他涉嫌!四人都抱著同樣的目的,所以面對寒鬣狗那狡猾的上下夾攻,不避不讓,硬抗!

「呲呲!」衣服的撕裂聲在石洞中不時響起,而四人也齊聲發出怒吼,雙手不停,上下翻飛,雙腿一陣連環猛踢,無數寒鬣狗衝到了神宮衛的身旁,卻傷不到他們的身體!

如果是對付一般人,寒鬣狗的這種攻擊肯定管用,而且還會大顯奇效!可是現在它們面對的是神宮衛,如果連一幫畜生都對付不了,這些神宮衛也太弱小了!

不過畢竟已經變成了魔獸,神宮衛們雖然沒有受傷,卻還是被撕裂了雙腿上的衣服,驚出了一身冷汗!

鬣狗們的又一次進攻被擋住了,它們再次停止下來。已經知道這幫畜生厲害的神宮衛們卻沒有給它們再次組織陣型的機會,地鳶雙翅一展,整個人騰空而起,一個疾撲,竟然衝進了寒鬣狗群,一把將那隻最為高大壯碩的寒鬣狗給抓了起來,狠狠的往旁邊的石壁上一砸!

「噗!」那條寒鬣狗被摔的**迸裂,當場氣絕,剩下的寒鬣狗群似乎驚呆了,過了一會才發出悲愴的嚎叫,兇狠的撲向地鳶!

而這時無眉也沖了上來,跟著地鳶一起在狗群之中大開殺戒!被地鳶摔死的那條寒鬣狗是一條母狗,也是這支狗群里的女王!沒有了領頭的女王,這些寒鬣狗就像是無頭的蒼蠅,根本不知道如何進攻,被無眉和地鳶兩人給打的慘嚎連連,接連殺死了十幾條之後,開始狼狽逃竄!

眨眼之間,近千寒鬣狗已經逃得無影無蹤,地上的狗屍橫七豎八的散落在山洞裡,看起來慘不忍睹。

小寶對眾人擺擺手:「快走,前面有人!」神宮衛們都點點頭,前後護著小寶,急匆匆的往前走去。

果然不出小寶預料,往前走出三十丈左右,就出現了一個岔路,大概有七八條之多,大頭手指著左手邊的一條大叫:「走這邊!」

小寶在旁邊的石壁上看到了丐幫的記號,更奇怪的是,居然還有水紋記號!難道余小奮他們也進來這裡了?這山洞真的是洞洞相通的? 這裡的山洞真的跟上古迷洞很像,不過終究不是那裡,因為這裡面的危險似乎也只有寒鬣狗,打跑了那些狗群,眾人就再沒遇到過其他阻撓,終於跟鬼手他們會合了!

跟鬼手在一起的,還有餘小奮、游源和冷光三人。他們之間彼此並不認識,但是當丐幫在對付寒鬣狗的時候,余小奮三人正好衝進來,二話不說先打狗,直到所有的寒鬣狗都被狗王叫走,大家也就成了朋友!

令小寶感到意外的是,這些丐幫的人其實傷亡並不多!這個洞里大概有近千名丐幫的人,不過被寒鬣狗咬死咬傷的,也不過是二三十人,地上卻還是將近近百條寒鬣狗的屍體,看起來丐幫的人還佔了上風!

鬼手走過來,一臉興奮的看著小寶和他身後的神宮衛說:「你的這些手下很厲害!如果不是他們,我們今晚要吃大虧了!」

小寶淡淡一笑,看著他說:「你的人也厲害,他們裡面真正的高手不多,可是面對這些寒鬣狗,卻佔了上風!」

「如果換成別的,我們這些叫花子就吃大虧了!」鬼手旁邊的一個拿著拐棍的老頭一臉后怕的說著。

小寶一愣,一時沒有明白過來。鬼手對他解釋:「這是我們丐幫的雲長老,他的意思是說,我們丐幫也只會打狗,換成別的野獸,也得吃虧!」

難怪!跟乞丐最過不去的,不是人,而是狗!好像天下的狗都是一樣的,見了叫花子就狂吠不停,甚至會衝上去撕咬!所以丐幫的人功夫不一定很厲害,但是打狗絕對是專業!

鬼手低聲對小寶說:「這個山洞是一個多口洞,開口很多,但是目的地只有一個,那就是地下冰洞!你要找的人,就在下面,我們的人已經確定過了,只是我們無法下去!」

遠處的人群分開兩旁,中間石壁上有一個正在往外冒著寒氣的洞口,裡面非常的黑暗,那就是鬼手所說的地下冰洞的入口了。

這樣看來,自己從山頂上下來,是一直走到了山腳下!這個洞貫穿整個白頭山,還真的是夠大的!

「既然下面的山洞也可以進來,為什麼你們要在上面留下記號,轉了一個大圈?」小寶奇怪的看著鬼手問他。

丐幫雲長老在一旁一臉震驚的嘆息了一聲:「因為我們也不知道這些山洞已經被打通了!這應該都是那些採花人的傑作!以前,要想進入地下冰洞,就必須從山頂出發!上面的天氣詭異莫測,時暖時寒,原本艷陽高照,可能就在突然之間,能活活將人凍斃!」

現在小寶明白那岩壁冰層里的人是怎麼被封住的了,他們就是這樣突然之間被凍死了,身體還保持著生前的姿勢,被永遠的封在了冰層裡面!

只是為什麼上面的天氣會這麼無常?而且只是在這個白頭山的上面,其他地方根本不受影響,甚至是連這個白頭山的山腰往下,都不會感覺到有什麼奇怪的地方!

現在先不管那些,還是趕緊找到神雞婆婆她們再說!小寶向鬼手伸出了手,看著他說:「兄弟,這次真的要感謝你!對於丐幫因為此事而造成的所有損失,我都會負責!好了,剩下的就讓我自己去完成吧,你們趕緊出去!」

鬼手伸出手跟他緊緊握在一起,笑著說:「這並不只是你的事,我也是在救我自己的命!所以我不需要你負擔什麼,而且我還要承你一個情,一個救命之恩,因為下面的路我能力有限,已經不能再走下去了,只好由你來帶我完成!」

這小子果然有做大事的氣度,恩怨分明,能力自知,不居功,不逞強,是個大才!

小寶將大頭放下來,摸著他的頭說:「你去跟鬼手哥哥一起出去吧!」然後抬頭對鬼手說:「等回去之後,就去找鐵意和丹娘,她們會把寒晶酒給你喝,先壓制你體內的心火,等我帶回寒玉花,再給你根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