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明白是怎麼回事之後,藍鰲表示白九簡直就是真正的留一手啊,這平板電腦估計就是拆了,他們也仿製不了,哈哈哈哈,很好。

美滋滋的將東西給收起來,白九便表示他要回去了,因為最近他可是很忙的。

藍鰲無奈的看了白九一眼,只能點點頭讓白九離去。

白九悠悠的回到了自己的小房子,此時原本圍在房子周圍的人已經不是之前那麼小小的一圈的,現在簡直都要排山倒海了。

白九默默無語的一會,裝作一個好奇的圍觀者,湊到最後一個人身邊,不經意的問道,「這裡不是白九的房屋嗎?怎麼回事,怎麼都聚在這裡?」

「兄弟,你還不知道吧,前面有群瘋子說白九是個男子,還是個十分俊俏的小白臉,所以一群人圍觀呢。」身邊那個人對白九笑著說道,他也是來圍觀熱鬧的,大概是兩個人的話被聽到了,前面的一個人轉過頭說道。

「不不不,你聽到的只是其中一個消息,還有人說白九被一個俊俏的小白臉迷惑了,現在正昏迷在家,需要有人拯救,所以現在前面很多人為了這兩個觀點爭執不休,一部分人要衝進去看看,一部分人要等那個小白臉回來,聽說那個小白臉出去了。」

「真的假的!天啊,那可不行!」身邊那個人也一驚一乍的。

白九無語的看著兩個人,表示自己的心臟有些承受不來這兩個消息。

「兩位道友,這被認可的房屋也能夠衝進去?」若是這樣,這房子的安保系統可不行啊。

「可以是可以,只是從來沒有人會做這種吃力不討好的事情。」前面那個男子說道,「其實來這裡的老人都知道,只要能夠攻破房屋的防禦,就可以消耗一定的積分強行闖入一段時間,但是等到時間過去之後,這個房屋還會還原的。」

一旁的那個人也點點頭表示同意。

白九的眼角抽了抽,他決定但是不回去了,實在是太可怕了,他需要找個地方躲躲。

然而,天不遂人願。

白九剛打算轉身離開的時候,忽然一個之前見過白九的眼尖的人看到了白九,大吼一聲,「啊,那個小白臉出現了!!!」

「什麼!那個小白臉真的出現了!在哪!?」

「我倒要看看是什麼人能夠把白九迷得神魂顛倒。」

「都說了,你們聽不懂嗎!那個小白臉就是白九!」

「這種話誰會信啊!!誰會沒事把自己偽裝成女孩紙!」

「那月光……」

「啊呸!那月光是個特殊的!」

白九一臉生無可戀的看著那群朝著自己涌過來的人,只要直接跳到了自家房屋的一個台階上,看著這面被房屋防禦系統攔在外面的一群人,十分高冷的看了他們一眼,不發一言,轉身進去了。

留下所有人面面相覷。

咦?這個反應不對啊。

白九才不管外面那群人到底在想些什麼呢,他神識一動就回到了失落世界。

「啊,水心,最近怎麼樣?」白九笑著問道。

「還不錯,關於夢幻彩櫻的毒素消失問題,也找到原因了。」水心拿起一瓶櫻花醬在白九眼前晃了晃,然後頗有些驕傲的放到了桌子上,似乎在說,任君享用。

「哦?怎麼回事?」打開瓶子嘗了一些,不太甜,大概是因為水心本身不是很喜歡甜膩的原因。

「確實是在憋大招呢,毒素也變厲害了,你現在去看看外面那櫻花就知道了,完全就是七彩色。」

「七彩色?」噎了一下,這簡直瑪麗蘇的顏色啊。

默默的走出門,然後默默的回來,面無表情,「這都是啥的,這是櫻花雨吧,那顏色是毒素嗎?沒想到毒素居然還直接來了好幾種。」

「所以說,沒有無緣無故的好事。」水心點點頭。

「那麼,關於能量攝取還有果實方面呢?」這個東西比較關鍵啊。

「這個方面,夢幻彩櫻就比較神奇了,也不知道是不是時間還短,所以才沒有結果,我其實有一個猜測。那就是這個夢幻彩櫻根本不會結出能量果實。」水心聳聳肩,表示自己最近過的很累。

「哦?難道是因為這個櫻花醬中含有能量的原因?」他嘗出來了這些醬裡面含有能夠增強精神力的能量,雖然微弱,但是無法逃脫他的感官。

「沒錯,但是我嘗試過干吃花瓣,不僅那些能量無法吸收,還有毒素,簡直了。」

「製作成果醬就沒事?」

「不僅僅是果醬,像是派啊,糰子啊,糕點都沒事。」

「那就奇了怪了,不過這些原因咱們就滅有必要研究了,那麼能量攝取呢。」 「不知道,我還沒有找到。」

「我在這裡住幾天跟你一起看看。」

白九說住就真的住下了,而且一住就是一個月。

「小十,你對於這夢幻彩櫻的能量攝取有沒有什麼眉目啊。這段時間我甚至都經歷過一次安全屏障消失了,結果這能量攝取還是沒有找出來,簡直了,這不合理。暗香夜來樹靠的是巨獸的血肉,魔鬼藤槐靠的是寄生種子的果實,太陽銀花松靠的就是陽光,當然不排除還有一部分巨獸的能量在裡面。這個夢幻彩櫻……我實在是看不出來了,這一個月完全沒有什麼變化,若不是在安全屏障快要消失的那段時間,夢幻彩櫻的能量激素消失,恐怕一點波動都沒有看出來。」

【主體你不要沮喪,夢幻彩櫻本來就很內斂。】

「內斂!?你在說誰?」

【夢幻彩櫻。】

「哪裡內斂啊,這貨根本就是殺人不眨眼的好吧,隨隨便便落個花瓣就有幻術,隨隨便便變個顏色就釋放毒素……哪裡內斂。」

【咳咳,那也是很溫和的手段,不是直來直往的,對吧。】

「你說。」

【其實,雖然能量幾乎沒有波動,但是你有沒有發現,安全屏障消失的時候,夢幻彩櫻其實能量在急劇的恢復。】

「好像還真的是。」

【根據我的掃描,夢幻彩櫻的能量來源應該是根系,他的根系十分發達,但是地底下不是很清楚,所以……】

「算了,知道到底是從哪裡攝入就可以,其它的不是我們該管的了,本來這些也不該管的,架不住好奇!」

…………

於是,莫名其妙的,白九和水心便離開了四號安全區。是的,就是這麼簡單,沒辦法,人家四號安全區所有的東西都十分的完備,有城主在管理一切,所有的都井井有條。

「我們就這麼離開的四號安全區可以嗎?不是還沒有確定夢幻彩櫻能量攝取的具體情況嗎?」水心給自己周圍設置了一個屏障,防止沙子跑進嘴裡。

「那位城主一看就是一位英明神主的存在,只要有一個方向就可以,你耗在這個安全區的時間實在是太久了,雖然資料很簡陋,但是我想,這個安全區的進度並不會慢,因為有序。」同樣給自己設下一個屏障,這些沙子簡直了。

「五號安全區應該就是最後一個,最後還剩下的就是夢境羅樹,真是一個防不勝防的生命之樹。」

「說的也是……」

夢境羅樹特別喜歡編織夢境,尤其是噩夢,沒錯,就是噩夢,特別會找人內心的弱點。

夢境羅樹的夢境會有可能讓人導致死亡

但是夢境羅樹編織夢境也不是讓所有人都入夢,所以說…只要不是特別倒霉,一般就不會天天中招,可是現在那夢境羅樹變異了,誰知道會怎麼樣。

「小九,那夢境羅樹你了解嗎?」

「不怎麼了解。」若不是自己身上有那麼一個樹的苗,恐怕他還真的知道那種樹的存在,甚至一切都是小十的資料庫中的,可是小十的資料庫有時候寫的東西都是理論,沒有實踐,再加上個體差異,所以有時候有一定的偏差。

「我看著也是,畢竟你說起夢境羅樹時候的表情實在是太過淡然了。」

「這種樹很恐怖?」

「說恐怖,其實不然,但是說不恐怖,確實是一個大殺器。在玄界,許多常年在外冒險的修者都會謹記一些特殊的植物或者昆蟲之類的。這其中便有這夢境羅樹,因為光從外表來看,這夢境羅樹實在是普通的可以,甚至說,普通到大家就當做普通的楊樹。完全無視。然而,多年以來血的教訓讓大家知道這種樹的不好惹。夢境羅樹白天確實很安全,可是到了晚上實在是一個殺氣,幾乎沒有逃脫的可能。」

「曾經有一個小隊伍在探索一個古迹,當時那裡面就種著一棵夢境羅樹,但是那棵樹周圍還有許許多多普通的各色樹木,被所有人當做了裝飾品。可是他們每過一個晚上,就會死一到兩個人,可以說沒有例外,然而既沒有敵襲也沒有任何不好的徵兆,讓所有人都以為自己進到了什麼鬼蜮。」水心很想說,鬼族不被這個鍋。

「可是,只要不睡覺不就好了,對於修者來說危害就沒有那麼大了吧。」白九很疑惑那些修者怎麼會在險地還睡得著。尤其是天天減少夥伴。

「確實是那樣,可是那個古迹中有個陣法,將夢境羅樹的能力放大了,夢境羅樹可以釋放一種無形的精神力,讓所有人睡著,就算是睡不著,精神也十分的萎靡。」

「那可真是厲害了。」這玩意治療失眠一把好手啊。

「後來有幾個人僥倖逃脫,幾十年以後,很偶然的一次機會,將其與夢境羅樹結合到了一起,引得許多修者前往一探,有折在那裡的,也有很多回來的,自此夢境羅樹變成了一種危險的象徵。」

「……可是,現在夢境羅樹變異了。」白九有些吶吶的說道。

「所以,你明白我的擔憂嗎?」

「好吧,我懂了。」

其實他什麼都沒有懂,只是知道了那個夢境羅樹在某個方面是一個大殺器。

兩個人到了第五安全區,這第五安全區也是十分有趣的,既不是散養政策,也不是同意政策,反而是一種信仰政策。是的,信仰,他們直接將生命之樹奉為信仰。

「這種很厲害啊。」水心感嘆,畢竟一個信仰一旦凝聚到了一起,這群人就狂熱了起來。

「我也想說。」把一棵樹奉為神明什麼的也不是不可以,只是,你們眼下這個狀態讓我們怎麼去研究這個生命之樹,你們眼中的神啊。

白九想到的,水心自然也想到了,「我們也許應該換個公布方法。」

「對,不然會褻瀆了他們的神明。」

兩人裝作同為信仰生命之樹的人,住到了這裡。只是讓白九沒有想到的是,當天晚上…… 當天晚上,白九就中標了,只不過白九沒感覺到有什麼問題,第三天,水心便中標了。

若不是白九一直在一邊看著,恐怕水心還真的就栽了,到最後的時候,白九差一點都要動用創世神的力量了。

「你還好嗎?」把水心扶起來,餵了一點茶水。

「還好……哎,這種體驗可不多。」水心原本出塵的眸子暗淡了很多,略帶一些狼狽。

「他們將那些死亡的人看做是神罰,是對生命之樹褻瀆的罪人。這下子,我們該怎麼告訴他們,其實這棵樹是有危險的。」白九一臉的無語。

「呼,先不管這個,我只想說,小九,你那天為什麼一點事情都沒有,我剛剛差點修為都要崩潰了。」水心滿眼都是疑惑。

「這個,不瞞你說,我修的道,就是跟這個有關,是屬於煉心的。而這個夢境羅樹導致的噩夢,其實就是一些心魔,一些我們心境中的隱患,一旦看破,這夢境羅樹反而是個歷練的好東西。」說起來他一直想要弄出來的煉心陣就跟這個夢境羅樹很像。

「原來是這樣。」水心複雜的看了白九一眼,緩緩平息自己的仙力。

「我倒是挺建議你在這裡待上一段時間了,不過咱們作為修者,心境中稍微有點東西,就會被夢境羅樹無限放大,所以……這裡實在是不安全。你打算如何?」

「我要留在這。」心境,這個詞語已經前前後後聽白九說過很多次了,也聽他解釋過,但是不得不承認,他的心境還是不夠圓滿。

「那好,這幾張符篆你留著,就算是你出了什麼事情,也能夠保命。我會立刻趕到你身邊。那麼,你好好休息。我出去了解一下這個安全區的一些風俗。」拍拍水心的肩膀,白九轉身離開,還貼心的關上了房間的門。

安全區不大,白九很快便走了一大半,加上仙識的助力,讓他認識到了這個安全區。怎麼說呢,這個安全區的內部一圈十分的的和諧,全部都是一群狂信徒,中間一圈屬於十分有理智的信徒,外圍的……什麼人都有,假信徒也不少。

那麼,這個突破點就可以放到外面一圈的人身上,他們之中很多的人一定會更加嚮往力量,也一定看出來了生命之樹的蹊蹺之處,自然就會慢慢嘗試並且擴大。也許這之間會產生爭鬥,也有可能會有些狂信徒暴走,但是同樣的,也許會有狂信徒接受,這很難說。

這夢境羅樹的能量果實和攝取,就是眼下的重中之重了。

果實?那是啥,現在反正是不能隨便上樹,不然被發現,就絕對不是第一安全區那種後果了,絕對……會被燒死的。

不過能量攝取到是很明顯,應該就是噩夢。

狂了一圈回到了實心身邊,將發現的事情告訴他,然後讓白九沒有想到的是,水心居然趕他走。

「讓我走?你一個人可以嗎?」

「放心,我不是一個未成年,說起來,你才是一個未成年,趕緊離開吧。有保護的情況下,我更無法進步。」水心的眼底是慢慢的堅決。

「那好,你要注意身體,量力而行。」

「我明白的。」

…………

白九鬱悶的從失落世界離開,然後再次鬱悶的進入了第二十八層,結果……

這是個啥,怎麼接著第二十七層開始啊,這真的正常嗎?

白九看著面前笑的一臉意味深長的皇帝,忽然感覺心情更不好了,但是能怎麼辦呢,他現在只能夠點擊面前虛擬屏幕上的『開始』兩個大字!

「原來是白氏啊,簡直姿容天成,賢良淑德,冷靜自持,即便是面對皇后以及貴人的誣陷,也毫不慌張,真是膽氣可嘉。回去吧,選秀大典乃是三日後,朕可要在大典上好好看看你的表現。」

「是,皇上。」白九微微行禮。低頭的瞬間他都能夠看到來自四面八方的刀子眼。

可是偏生現在沒有人敢對付他,誰知道三日後皇帝到底是打算如何,還是謹慎行事的好,反正終歸是逃脫不了他們的手掌心。

白九回到住的地方,忽然發現,成了一個單間。

沒想到,增加了皇帝的好感,居然還有了一個小單間,不錯,他喜歡。

傍晚時分,忽然有一個小紙條從窗戶外面扔了進來。

桃林一見。

……這是誰啊,連落款都沒有,話說這真的是給他的嗎!?

選擇題又來了,A去,B不去。

廢話,當然是選B啊,完全去了再也回不來了咋辦,我靠,那簡直太嚇人了,這深宮之中埋個人還不簡簡單單。

不行,這個紙條也要燒掉。

於是白九自認為躲過一劫之後,舒舒服服的去睡覺了。

可憐了此時正等在桃林的皇帝,沒錯,那個紙條是皇帝寫的。

等了又等,怎麼也沒有見到人之後,皇帝有些不耐了,問道身邊的公公,「你真的把紙條給她了?」

「當然,小的親眼看到那白氏秀女打開了紙條,小的便回來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