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瘋老,卻是頓了頓之後道,而後,甩手而出那枚南山廟老曾經說的殘破玉扳指。

蕭北大手一揮,收下,而後,消失與眾人眼前。

bk

手打小說盡在- -歡迎您的到來。

第一百二十三章殘破寶物的「意」

PS:明日三更或者四啟下面更爽的劇情,只為諸位九天眾也爽。】

蕭北足足飛行了幾萬米,才在一處皇朝都城靠近著郊區的位置處降下了身子。

而後,在林間,蕭北注意著自己手上拿著的剛才蕭瘋老甩給自己的殘破玉扳指這的確是一個殘破的玉扳指,在環形的玉扳指上,至少缺少了三分之一的玉環。

看起來,就好像是一個破碎的玉一般毫無用處,若是被某個不知真相的人看到,只怕會當做破碎的玉直接賣掉換個幾兩銀子花花,從而損失了一次向著更好的武道邁進一步的機會而自不知。

而且,這個殘破扳指的大小,假如是完整的話,哪怕就是套在蕭北自己的手上,也是太大了。

「這個帶過此玉扳指的強者,在世之時,必定是一個身材魁梧的大漢,不然,他的手臂不可能帶得了這麼大的玉扳指相信,如果我將懷中那個乳白色小瓷瓶之中的那滴強者之血,滴到這個殘破的玉扳指上面,才會感覺到這個強者的氣勢吧」

蕭北輕輕的自言自語道。

蓋因,蕭北現在,任憑他如何的感應,也是絲毫察覺不到殘破玉扳指上面的氣勢,強者的「意」。

搖了搖頭,蕭北將這些全部都收了起來。

算了一下,蕭北發現,他在這次大戰之中總共得到了如下的幾樣東西――手上現在拿著的殘破玉扳指一枚,那個從南山廟老處得到的與殘破的玉扳指應該屬於一套的一滴強者之血,還有的,便是應該在同樣的一處地方被南山廟老發現了的「氣獸」怎麼培養的破舊紙張。

這三個東西,蕭北相信,與那個自己知曉的巨掌一般無二,能夠給自己在武道意境上,增添絕對的助力

為自己未來獲得更強大的實力資本,做出保證

不過,蕭北卻是在這場戰鬥之中有著些許的遺憾,那就是那個周家所掌握著的,讓人以壽元換取實力的功法,他並沒有得到。

這世上,功法當然要分好壞,要分個弱強對於這種雖然可以稱得上邪惡的強大,但是卻不能讓人在萬不得已之時練就的功法,蕭北雖然不會修鍊,但是,蕭北通過現在手上的殘破寶物還有南山廟老的話語之中知道,這個太大太大的大陸上,超越了帝品武者的人絕對存在,而如果這樣的人,要是被蕭北碰到的話所以,蕭北,那個時候,相信也會選擇用壽元來增加功法如果傷事到不能控制,蕭北,當然也會無所顧忌

「可惜是可惜了一點,不過,沒有得到,也不是一件壞事,塞翁失馬焉知非福,畢竟,昨日那般動靜,也沒有出現讓自己擔憂的超越帝品武者這個級別的強者出現現在,先回蕭家吧,不然,擔心我的人,會更加的擔心了。」

蕭北山頭之上,望著很遠的地方,輕輕的道。

畢竟,現在,蕭北需要早點回去。

他的真實身份,可是蕭家的蕭北,那個被當做寶貝似的,昨晚剛突破了先天境界成為聖品武者,絕對會被稱為逆天級別天才的蕭北。

現在,想必蕭家的很多人也是在尋找他。

不光是他現在的娘親張蘭,還有姜媛,還有小曼等*潢色小說WwW.ShuBao2.Com/class12/1.html人,相信,即使是蕭霆,蕭戰等甚至,就是剛才與自己談話的蕭瘋老,也都正在找自己,要是再不回去,怕是整個天空軍會多加一個任務,找他

身子動,蕭北,往著皇朝都城再度而去。

當然,在這個時候,蕭北先是將臉上的面巾丟掉,至於變成現在的真身之後,身上的黑色的袍子略顯肥大,蕭北倒是心中有計較,先是去了一家成衣店,在店內的侍女疑惑的眼神之中,花銀子買了一身合適的黑色武者袍服,然後,才重奔蕭家而去。

蕭北走到街道上之時,便以敏銳的耳力,聽到了很多的關於蕭家與周家這場大戰的言言語語。

當蕭北剛進入皇朝都城,便一下子被人認出一小隊天龍軍,幾乎眼中冒著火的,直接將蕭北圍住。

差點讓這個街道處一些民居裡面的人認為蕭北是周家的餘黨,還以為這一小隊天龍軍是要對著其下手。

豈料,這一小隊天龍軍對著蕭北俱是深施了一禮,其中一個小隊的頭目天龍軍對著蕭北道,「北少爺,可找到你了,現在家主和將軍他們都是找你找得要發瘋了。我這就回去通報,你們幾個,保護好北少爺哦,北少爺是先天境界聖品武者,小的都忘了,不需要保護了。」

搶手前妻:首席請離婚 這個小頭目說完保護蕭北之後臉一紅,憨憨的一笑尷尬道。

蕭北嘴角露出一絲微笑,道,「沒什麼,你們在這裡繼續搜查吧,我這就回去。」

「得令,我們一定努力搜查」

這個天龍軍的小頭目昂首挺胸,與其餘的天空軍答道。

蕭北點了點頭,想了想,整個身子,以聖品武者能夠行動起來的速度,向著蕭府奔去。不過,這一狂奔,倒是越發的讓蕭北慢了下來,每遇到一處天龍軍的位置,蕭北便會被幾乎都見識過他相貌的天龍軍問問,所以,蕭北還是不得不減緩了速度。

蕭府,此刻,張燈結綵,如同過上了新年。

在這喜慶般的氛圍之中,蕭北與其娘親所在的院落,最是人多,說是人多,其實,只是照著往常多,談不上熱鬧,反而,更是讓氣氛有些壓抑。

蓋因,現蕭北與娘親的這個院落之中,客廳里,蕭瘋老,蕭霆,蕭戰,還有諸如蕭齊等蕭家絕對的中堅力量人士,全部都

而這裡面,張蘭,正臉色稍微緊張的,被蕭瘋老問及著許多瑣事。

「好吧,小叔,時間現在不晚了,您不是要將體悟加深嗎?那」看著蕭瘋老一臉開心的樣子與蕭北的娘親,現在臉色惴惴不安的張蘭說個不停,蕭霆也是了解張蘭的內心,知道這對於她是一個壓力,不由得對著蕭瘋老說道。

蕭瘋老大手一揮,本想要瞪上蕭霆幾眼,突然看到了蕭霆眼中的示意,不由得心中也是一下子了解到了。

自己,倒是真的在不知不覺之中,沒有設身處地的替張蘭想一想。

想到這裡,蕭瘋老呵呵一笑,「張蘭啊,料想蕭北那小子也不會出事情,你就放心吧,現在周家的餘黨還有白家以及董家都是被滅了,不可能有什麼狀況發生對了,蕭北回來了肯定先回這裡,回來的時候你記得讓他去蕭戰那裡找我啊。」

「恩,好好」張蘭在一旁同樣一直低著頭的小曼攙著之下笑著道。

隨後,目送著蕭瘋老等人離去。

不多久,蕭北已然是來到了蕭府的門口。

看著蕭府的門口都是掛上了象徵著喜慶的紅燈籠,蕭北倒是知道,此刻,對於以極小的代價獲勝了諸多勢力的蕭家來說,倒的確是值得慶祝的一件事情。

蕭府的門口,兩個本來正興沖沖的,比平時要昂著的頭高很多的侍衛,看到蕭北來了,其中一個馬上大呼了一聲「北少爺回來了」之後,向著府內通報,剩下的一個侍衛,也是對蕭北興高采烈一般的叫了一聲北少爺,恭喜他提升了武道境界。

蕭北點了點頭,抬腳步入了府中。

變身成仙 一路上,無數蕭家的族人,僕人,看到蕭北之後,都是羨慕崇敬的眼神,幾個以前曾經與蕭雲等人算是一起稍微欺凌過蕭北的人,老遠的見到蕭北,便像是哈巴狗一般的過了來,對著蕭北進行著阿諛奉承。

當蕭北踏足屬於自己的院落之中之時,看著門口自己的管家蕭司,不由得對著其點了點頭。

蕭司拘謹的恭喜著蕭北升入先天境界,隨後,便告訴蕭北,蕭瘋老等人剛走。

「吱」門開,娘親張蘭從屋裡面看著蕭北,「蕭北,你先去咱們蕭家老祖那裡吧,他在找你,哦,然後回來,我們娘倆一起吃飯。」

聽著娘親張蘭的話,在院落門口的蕭北,點了點頭,臉上輕笑,「好,娘親,等著我回來和你一起吃飯。」

轉身,蕭北向著蕭戰的院子走去。

不過,就當蕭北轉過身子之時,卻是迎面看見了遠處一臉說不出來平淡神態的蕭風,蕭風,正邁著穩健的步伐,一步步的朝著自己與娘親的這個院落走著。

想了想,蕭北向著另外一條路走了過去。

蕭北知道,不管蕭風要對著自己的娘親張蘭說什麼,自己,都不應該聽這樣的事情,不是自己能掌控得了的。

而蕭北的背後,看著蕭北背影的蕭風,在剛才蕭北所站立著的位置,輕嘆著氣,不過,當眼神與正要回屋,卻是轉了一下頭想要看看蕭北走遠了沒的張蘭對上之時,蕭風的眼神,開始變了

蕭戰的屋子,此刻,只有蕭瘋老,蕭霆,還有蕭戰在。

這三個人,便是蕭家的絕對領導者。

「蕭北這小傢伙來了。」

在椅子上坐著,絲毫不顧忌所謂的飲茶之道需要小口細酌,正一口一大口喝著茶水的蕭瘋老,突然說道。

「噹噹」

敲門聲響起。

在蕭瘋老說著「進」之後,蕭北,踏步進了屋內。

bk

手打小說盡在- -歡迎您的到來。

第一百二十四章殘破寶物的「意」(第

「蕭家老祖,倒是真的很瘋,這樣也可以」看著自己與娘親面前,那現在在客廳之中堆積如一大堆各種名貴的藥材還有幾盒丹藥,以及擺在自己旁邊桌子上的兩柄所謂的吹毛斷髮的寶刀,蕭北苦笑著道。

這是剛才,在蕭戰的那個屋子之中,蕭瘋老對蕭北說了一番鼓勵的話語之後,在蕭戰與蕭霆目瞪口呆之中,當即敲板,不允許任何人在反駁做出的決定給蕭北的獎勵

簡而言之,就是因為蕭北丁算是他自己編造出來的白鬍子老頭的徒弟,而那個他自己化作的蒙面黑袍壯碩漢子,也是因為蕭北的原因才相幫於蕭家,再加上蕭北現在以十七歲的年紀成為了先天境界聖品武者,所以,才會有這麼可以說是強悍的獎勵。

用一旁目瞪口呆,後來同意了蕭瘋老的話的蕭霆所說,這叫家族不會耽誤有進步實力青年的修鍊奮鬥之路。

「娘親,你這些藥材我也用不了,這些藥材中最貴重的那些,就給娘親你當滋補品吃了吧。那些丹藥,我卻是準備給媛兒送去。」蕭北對著一旁的張蘭說道。

在說這些話的時候,蕭北發現,自己真的應該尋找一些更強一些的逆天級別藥材,並調整一下一些功法,讓娘親張蘭,開始修鍊增加實力,以助長一些壽元了。

自己與姜媛等等是有著強悍的武道境界實力,但是,娘親張蘭,雖然也修鍊過,可體內的實力卻連一品後天武者都沒有。

這種情況,會讓娘親張蘭的生命,於自己認為是眨眼間的修鍊歲月之中,過早的終結掉

雖然說,這個世界上,生老病死乃是輪迴的自然態勢,可修鍊的終極目標是為了什麼?

還不是有一個原因,是為了能夠長生不死,與天地同壽?而還有的原因,便是一生之中親近的人,能夠一直在一起?再有,便是一些人一直想要掌握那種與天地一般的自己掌控自己的力量,還有的自己,私心

「不用不用,我現在有蕭府每日分配給的葯養湯,用不著這些藥材,再說了,小北啊,你也知道,娘親對於那些打打殺殺的,終日修鍊什麼的,沒什麼感覺,娘親只要看你以後能獨自撐起一片天空,就很高興了。所以啊,這些藥材,還是你用吧。」

張蘭在小曼的攙扶之下,笑著對蕭北說道。

而且,張蘭說著這些話的時候,臉上是一直帶著笑的。 總裁別太壞 那笑著的臉上的眼神,比之於之前,有著很明顯的愜意之意。

事實上,當蕭北進屋之時,便看到了張蘭眼睛之中的這種愜意神色。

而蕭北之前所看到的來到這個院落的蕭風,卻是早已不在。

不過,蕭北卻是可以確定,娘親眼中的這絲愜意,十有**是因為蕭風到來了說了一些話的原因。

不然,娘親的眼神之中,看著自己的,一向是只有欣慰,驕傲,為自己越來越好而高興,但是,那絲不是因為自己的不能練武不能生存而出現的擔憂之外的黯然神傷,卻是在自己現在有了成就之後,一直還在現在,沒了,毫無疑問,是因為蕭風。

想了想,蕭北看著娘親張蘭,道,「娘親,我是說,如果,你能夠繼續的看著你兒我,一直的看著,有這個機會,你真的不想要嗎?」

「那怎麼能不要,我要是能夠,就可以和你還有你的父」張蘭說著說著,臉色就是變了一變,對著蕭北流露著寬慰的笑容,「小北,我知道你的意思,但是,你要知道,娘親已經老了,你現在已經是先天境界聖品武者了,你的壽元,至少會在百歲之外,可是按照這個大陸上很多普通人平均壽元將盡只是在五六十至多七八十歲來算,娘親我」

蕭北微笑著聽著張蘭說這些話,隨後,對著娘親張蘭道,「娘親,你不用多說了,這個世界上,既然有著能夠超越帝品武者的強者存在,那麼,也就證明,生命永不止步絕對有增加壽元的天靈地寶存在著娘親,我蕭北修鍊一生,目的不外乎兩個,保護自己身邊能保護的人,還有,就是不斷地自我超越」

「生命,永不止步?」

張蘭聽著蕭北的話,覺得似乎自己也是真的被觸動了而張蘭旁邊的小曼還有煥兒,看著蕭北正對著張蘭的那一臉微笑,聽著「生命永不止步」的這句話,一時之間,眼睛之中,也是有著一種異樣的光芒閃動。

蕭北的眼神,自然是注意到了小曼還有煥兒的這種眼神。

對著娘親張蘭點了點頭,蕭北續道,「娘親,你不要以為這是給我的負擔,事實上,你這是給我動力現在,我們吃飯吧。這些藥材,小曼,煥兒,一會你們倆個留下點,另外還要給蕭司管家留下一些,其餘的,你們整理一下,分成兩份,一份和一般丹藥一起送到姜府媛兒那裡,還有一份留給娘親以後的滋補用」

蕭北說著這些,腦子之中,在想著,自己得到的那兩朵「天靈花」,似乎也要給姜媛一朵了,讓媛兒也提升一下境界,不過,這個「天靈花」的真正功效,*潢色小說WwW.ShuBao2.Com/class12/1.html還有待考證,所以,還是自己吃下另一朵的時候看看效果再說吧。

與娘親張蘭吃過晚飯,蕭北便回到自己的屋子。

在這之中,蕭北明顯的發現,娘親張蘭在席間,似乎是有話要對著自己說,但是,卻一直沒說出口。

蕭北,卻是也隱隱約約的知道娘親張蘭要說些什麼了那些話,毫無疑問,是關於蕭風的

在自己的屋子之中,蕭北臉色凝重的看著手中的乳白色瓷瓶還有那殘破的玉扳指,想了想,還是把它們全部都收了起來。

畢竟,現在真的不是將它們打開的時候。因為蕭北不確定,將乳白色瓷瓶之中的這滴強者之血滴到了殘破的玉扳指上,鬧出的動靜要是太大,自己,怕是絕對掌控不了。

所以,即使要看,也絕對不能是現在,得需要找一個特定的地點來看

將這件東西放好,蕭北,拿出了那被一層巨蟒蛇小花的蛇皮般妖獸皮捆綁著的一卷古老黃舊紙張。

這是南山廟老,修鍊出氣獸的根據。

當蕭北將這卷黃舊紙張打開之後,渾身俱是感覺一僵,一層細密的冷汗,在蕭北的背後出現

而且,蕭北的眼神,也彷彿是瞬間迷茫,身上的氣息,差一點完全的外泄這原因,乃是蕭北的眼睛初接觸到黃舊紙張的那字體的時候產生而來的

這黃舊紙張的上面,那上面的每一個字,都帶著一種強大的氣勢

那氣勢,太強太強,蕭北將這紙張打開的瞬間,便彷彿如同遭受了雷擊

足足好一陣子,在勉強抗衡著那字體之間攜帶著的氣勢之中,蕭北,總算是將上面的字跡完全的看完顫抖著雙手,蕭北捲起了這黃舊的紙張,將其放在了旁邊的桌子上。

閉眼,蕭北調勻氣息。

長舒了一口氣,蕭北望著這桌子上被捲起的黃舊紙張,心中暗道,是何人,居然有如此強悍的氣勢,光憑手寫下的字跡蘊藏著的氣勢,便足以震懾自己這個帝品武者頂峰的人物

那字跡上的氣勢,這麼多年,居然仍然存在?

而且,看那樣子,還是因為這紙張的材質問題,讓這氣勢削減了很多,不然,自己,根本就看不下去

還有一個原因,那便是這個紙張上的字跡還有幾處改筆的地方,似乎都說明,這只是那個強者隨意的寫著的一篇記敘之物

不過,饒是隨意的寫著的一片記敘之物,那種層次,也是自己所不能達到的,所以,這上面的東西,對自己來說,就是珍寶

「可以想象,那南山廟老,之所以只是研究出了一個半吊子的氣獸,大約是因為他根本就承受不住這字裡行間的氣勢,每次看的時候只能一點一點的看,甚至,我蕭北大約可以保證,南山廟老,似乎,根本就沒有像我這樣從頭到尾看全過這黃舊的紙張這是導致他的氣獸,為什麼沒有將這張黃舊紙張上面的關於傀儡的研究完全的展現威力的根本所在。」

蕭北嘴裡輕語,隨後,閉上了眼睛,腦海之中,開始了更加強大的推衍,關於這張黃舊的紙張上面東西的推衍而這推衍之物,便正是蕭北所預言的那樣,黃色紙張上面的內容――關於所謂的傀儡

以武道人士的武氣,加上強大的妖獸的內丹,造成的傀儡

不是氣獸,是一個似乎只要將其研究到了高層次之後,便可以創造聽從你指示的有意識之物

不是死物,不是類似於巨蟒蛇小花最後在南山廟老的控制之下,成為了那種沒有了意識的氣獸,是一個完全可以避免妖獸傷亡,能夠讓妖獸的意識也是一種消失,但卻是轉變為了完全聽從你的指揮,就和擁有了你的生命一般無二的傀儡

而且,這黃舊紙張上面,完全是一個第三人視角進行的說明,就好像那個絕世強者,不是有武氣之人一般,雖然熟悉武氣,但是,每次寫到武氣兩個字的時候,蕭北都是可以看到那字體之間的氣勢,似乎是頓上了一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