辰落同水原一同去城主府中專門用來論法的一個較大的場地,能夠容納數千人,人聲鼎沸,熱鬧非凡。

還未進去,就看見最中央的位置圍了不少男性修士,而中間那人正是前些日子有著一面之緣的芷兮聖女。

她今日穿著淺紫色的輕紗,光彩照人,面紗之上的精緻眉眼中帶著溫和的笑意,看起來十分的平易近人,極為受年輕男修的歡迎。

不過辰落與水原一出現,便有人驚呼一聲:

「是瑤月仙子!」

全場的修士都朝著入口望去,只見兩名遮擋著容貌、身材姣好的女子款款而來。

其中一人身著白色的長紗,像是發光體一般吸引著人們的目光,面上是一層薄薄的白霧,精緻的下頜若隱若現,但神識卻無法穿透那層白霧,給人無盡的遐想。

眉眼中帶著不食人間煙火的清冷,卻又不顯得高傲,而那一身修為更是無法窺探分毫,一個人站在那裡,就像一座大山般不知深淺。

氣場龐大,尤其是這幾日大家口口相傳都知道有一名神秘女子來自古老世家,剛入世修行,背景強大。眾人心中便更加好奇,一時間驚艷有之,感嘆有之,無數修士走了過來問候,有交好之意。

剛剛身邊還人滿為患的芷兮聖女,身旁一下子沒有一人。

但芷兮的交際能力是驚人的,她面上沒有一點不快,步法一閃,就來到了辰落面前,想要親切的握住辰落的手說話。

身形剛動,話已經出了嘴巴,帶著靈韻,「早聞瑤月仙子大名,芷兮一直想與你見上一面,今日終是見上了。」

辰落腳步微動,一個輕閃就躲開了芷兮的手,隨後隨意的問向一旁的水原,「水原姐姐,這位是?」

這聲音似是清泉流動,又有道韻其中,聲音雖小,卻印在所有人心底。

很多年輕修士都是一愣,本來以為芷兮聖女的聲音就足以令人著迷,但這個聲音一出,卻彷彿震人心魂,敲打著人的魂魄,牢牢的記在了心底。

芷兮也是一怔,瑤月不露痕迹間就躲過了她的手,只有她才知道這其中的玄妙,本來她只是為了親近這個神秘的瑤月仙子,才想與她接觸,當然,也是為了探測她的修為,所以她的力道出了八層,瑤月仙子根本不能躲開,沒想到居然輕鬆就避開了。

她面上不露聲色,眼底的笑意恍若由心底發出。

(抱歉,我真的卡文了!)(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PS:感謝TOP-女的粉紅票,么么噠! ?水原面紗下的嘴角抿了抿,眼底多了一絲笑意。

瑤月那一身「水原姐姐」在無形之間讓她面子倍增,還讓芷兮聖女暗中吃了一癟,心中自是暗爽的。

各大宗的傑出弟子之間看不對眼是經常的,而作為大陸第三大宗天道宗的「天之嬌女」,心中對望仙閣的聖女多少都會有些抵觸,尤其是芷兮聖女的聲名遠揚,威望遠高於其他年輕一代的女修,這其中肯定會有針鋒相對。

水原很熟稔的握著瑤月的手,柔聲說道:「這位是望仙閣的芷兮聖女,你剛出世,自然沒有聽過。」

「如此。」瑤月朝芷兮點點頭,中間的疏離不言而喻。轉而看向場中,「不知今日還來了多少年輕一代的傑出修士,姐姐給我介紹介紹如何?」

「那是自然,你隨我來,一一給你介紹。」水原笑著應答,多看了一眼一旁的芷兮聖女,得意之色顯露無疑。

芷兮報以一笑,修養極為到家。明知水原故意讓她難堪,也沒有表現出任何的情緒,她心思更多是放在這個半路殺出來的瑤月仙子身上,像場中的修士一般對瑤月仙子充滿疑惑。身份誰都會瞎編,胡亂的說出一個誰也沒有聽過的古老世家的名頭,任誰都無法找到一絲蛛絲馬跡。

心中存疑的同時,在看到瑤月仙子的一剎那還是有些驚艷,驚艷的是那一身虛無縹緲的氣息,無法探測的修為,足以看出她修鍊的功法沒人見過,令人又驚又疑,難道這個大陸上真的有這樣一個不曾出世的瑤池聖地?

水原逐一朝瑤月介紹著場中的年輕修士,誰都沒有落下,看得出她平日里雖然冷漠,但做人卻十分圓滑。如今很多人都想見識這個新冒出來的古老世家傳承人,水原此舉無異於給每個人面子。

辰落禮貌和大家問好,每個人都記在了心裡。

不過讓她奇怪的是。望仙閣除了芷兮聖女,天道宗除了水原、雲霆、流風等在年輕一代中身份還算較高的人外,其他聖子聖女、天之驕子以及滄溟教擁有少帝命格的八人都沒有出現。

老騙子也不知所蹤,連城主都還沒有出面。

這一代人才輩出,天才雲集,光到場的這些年輕修士就個個不凡,辰落很想看看那些更為不俗在年輕一代裡頭角崢嶸的青年俊彥。

在認識了在場的修士之後,辰落隨著水原與雲霆還有其他幾名修士坐在一個古亭之下,流風煮酒,雲霆奏琴。芷兮聖女也裊婷而至。拿出的茶葉讓數人都是一驚。

「這是……這是悟道茶!」青月宗的一名年輕修士眼尖的認出這茶葉。大為吃驚。

「竟然是悟道茶!喝了能夠明悟道法的好茶葉,整個帝天大陸上都沒有多少棵悟道樹,芷兮聖女好手段好氣魄啊!」流風眼睛都亮了,他深諳茶道。自然對這悟道茶早有耳聞。

「謬讚謬讚,既然是談法講道,自然是少不了這個茶葉的。」芷兮輕笑著將幾株茶葉交至流風手裡。

「芷兮聖女請坐,水原姐姐說你是大陸第二大宗最優秀的弟子,從這出手的不凡就令人敬佩,不如等會由聖女來為大家講一段道法如何?」瑤月很是親切的指著她旁邊的位置,示意芷兮聖女坐過來。

瑤月突然這般友好,倒讓水原有些奇怪,不過這悟道茶的珍貴她也深知。令瑤月另眼相看也是正常。

芷兮聖女很有修養的坐下,朝瑤月說道,「這幾日里,每日都有道友提到瑤月仙子你,幾日前你西廂中的講法被人傳了出來。那一句句,著實讓人心有感觸,這才讓我想著快些見仙子你一面。今日得償以願,但仙子讓我來講法,就讓我顯得班門弄斧了,仙子還是別讓我在大家面前出醜啊。」

瑤月撲哧一笑,「芷兮聖女你這麼美貌,哪會出醜,再說了,其實那日我所說的道法,都是家族裡前輩所教,談不上自己的心得,倒是聖女你年紀大不了瑤月幾歲,卻飄然出塵,氣息不凡,足以見得這聖女的名頭不虛。要不是剛剛水原姐姐給我詳說瞭望仙閣里能夠成為聖女的條件,我還真有眼不識泰山呢。」

兩人的氣氛立刻就融洽起來,彷彿之前的那一絲不愉快全然淡去。天道宗水原面色如常,心中卻有些不爽:芷兮聖女好手段啊,這麼快就讓瑤月仙子向她示好!

而身為瑤月的辰落,手不安分的拍著芷兮聖女的手,正在窺探著她身上有哪些寶貝,豈料芷兮身上布置的禁制太高,而她宇宙萬法修鍊有限,暫時還不能悄無聲息的看到有什麼寶貝。然後趁取茶的功法,把手收了回來,心想著還是等老騙子過來再說吧。

最後辰落也沒有再論法,全都推掉,只在一旁聽著。一日的時間過得很快,但到最後都沒有見到城主等人出現。

辰落不露痕迹的看了芷兮聖女幾眼,見她面色如常,還帶著絲絲笑意,不由想起那日在中通城時,望仙閣幾位聖子聖女還有兩名大能遇到伏擊之事,如果真的是安芝城城主所為,那麼保不住中通城的城主也就是芷兮的父親沒有別的動作。

難怪老騙子還沒有出現,如果真是中通城城主有動作,老騙子肯定趁亂摸魚去了。

不過這次的盛會比上次要大多了,而且時間為三天,她不信真的有人敢動各大宗的弟子們,所以明后兩天,那些人總會出現的!

想通了這幾點,辰落便款款起身,準備回城主府的西廂去了。

水原準備陪她回去,不過看其樣子似乎沒有盡興,辰落笑著感謝自己回了西廂。

遠遠就看到自己房門開著,一個侍女拿著雞毛撣子拂塵,很是忙碌。

辰落慢條斯理的走過去,拉著侍女的胳膊就關了門進裡屋。

從侍女胸前扯出兩隻烤雞,辰落翻了個白眼,「烤雞味道很重好不好!都不知道用饅頭嗎,老騙子!」

「饅頭如何顯示老道的品位?」侍女裝扮的老騙子搶過一隻烤雞在手裡,坐在木椅上,十分猥瑣的啃了起來。

辰落也坐在一旁,邊打量老騙子說道,「你怎麼知道是我的?還有,今天有沒有得手啊?」

「別忘了老道是幹嘛的,你遠遠站在人群中我就能認出你來。」老騙子大言不慚的說道,轉而回頭:「得手?咳,得什麼手?」

「你一整天沒出現,肯定是圖謀什麼去了,怎麼樣,應該從那些各宗的傑出弟子身上摸到了不少好東西吧?」

「哎!」老騙子嘆口氣,烤雞也不啃了,說道,「老道差點被人算計了,無量天尊的,要不是老道聰明,也被人埋伏了!」

「怎麼說?」辰落問。

「安芝城的城主與滄溟教的八大帝子、望仙閣中三大聖子合夥坑人,害得老道差點上當。」

原來是這些年輕俊彥特地遲遲不來,就是知道有人會設下埋伏,而安芝城城主與他們聯手,布下天羅地網抓住了這些人。

不過這些修士都是死士,抓到的同時自爆了,最後也未找出幕後者。

老騙子準備渾水摸魚,隨即發現不妙,連忙抽身,這才沒被人發現。

「你上次冒充望仙閣聖子公然騙靈器丹藥,現在還出現,小心人家會生吞了你。」辰落笑著開玩笑道。

「怎麼也沒你大膽,你現在的聲名才叫遠揚,估計如今整個中州都知道突然出現了你這個瑤池仙子,來歷驚人,連老道我都嚇了一跳。」

辰落聳了聳肩,「那你還不是認出我來了。所以啊,趁著這些人沒來扒我的皮前,咱們趕快乾票大的走人啊!」

ps:

感謝iren的粉紅票,感謝絕色清粥的平安符,么么噠! ?老騙子奸詐一笑,示意辰落將耳朵附過去。

辰落嫌棄的看著他滿嘴的油光,還是將頭側了過去,聽老騙子的大計謀。

傾聽一會兒,辰落眼睛大亮,滿意的點點頭,豎起大拇指朝老騙子讚揚了幾句,兩人猥瑣相顧哈哈大笑。

第二日,城主府的宴會愈發盛大了,昨日城主與帝子聖子聯合出手解決歹人的事情已經傳遍整個安芝城,今日,這些難得一見的年輕一代的強者自然會出席,聞名而來的修士也越聚越多。

許是昨日辰落表現很中規中矩,倒是芷兮聖女由於大方拿出悟道茶而聲名遠播,風頭大盛,再加上滄溟教的八大帝子在前一日里表現得令人震驚,遠超年輕一代,如今不少修士談論的都是帝子與聖子們,瑤池仙子的稱號就鮮少人提及了。

這是一大盛世,無數年輕俊彥出世,各大宗傑出弟子前濤接後浪,註定有些人會默默無聞,而有些人則會留名千古。

辰落早早就攜了水原嬌女來到了場中席位上坐好,剛坐一會,芷兮聖女也來了,身邊還有四名相同服飾的女子裊裊婷婷而來,氣息雖不顯山不露水,倒還是顯得高不可攀,聖潔逼人。

芷兮聖女過來打了招呼,其他四名望仙閣聖女也朝兩人禮節性微微點頭就坐在一旁,其中一名遮面的聖女不時朝後面望去,像是在等什麼人。

對於另三名聖女的暗中打探,辰落裝作沒有發現,與芷兮水原在一起相聊甚歡,絲毫沒有對其他人有一絲的好奇。

辰落說話道音繚繞,震撼人心,芷兮仙子亦是,交談聲音雖小,但依舊能夠穿透整個場地,令不少年輕修士駐足側耳。

不多時,望仙閣的幾位聖子也過來了。其中一人很眼熟,正是當初在中通城時老騙子改頭換面的對象――雲弘。他如今面露紅光,風采照人,沒有絲毫被冒名騙取眾多修士財寶的憤恨之色。辰落笑意盈盈,心裡正在為其再次默哀。

這五名聖子各個風流倜儻、氣勢不凡,面容華貴,身上的修為看不出深淺,但氣息早已傲視群雄。

他們剛進院子就聽到了芷兮與瑤月的道音,全部都將目光放在一身朦朧白霧繚繞、氣息卻根本無法探測的瑤月身上,好奇驚訝之色顯露無疑。

「瑤月仙子。久仰大名!在下望仙閣聖子多秋。」名為多秋的聖子氣息親切。雙目中溫柔的光華流轉。黑髮未束,無風自動,看起來飄然出塵,極為貼近天地大道。

「原來是芷兮姐姐的師兄。失敬失敬!」辰落禮數做足,同樣顯得很好接近,沒有一點架子。

其餘幾名聖子也一一認識后,大家都在前面的席位坐下了,這時外面有一陣騷動,隨即看到那名老愛回頭張望名為九月的聖女站了起來。

此時,辰落感受到幾股強大的氣息進入院子,張揚中帶著內斂,果不其然。進來的幾名男子皆是一身滄溟教的服飾,眉眼中的神色似乎高人一等的模樣,不可否認,滄溟教的八名帝子很優秀,就如同天上的八個太陽。令人無法直視卻不容忽視的強大存在。

辰落暗自觀察,發覺眉眼含高傲之人有五個,彷彿看不起所有人一般,不過他們都有自傲的本錢。加上是滄溟教的帝子,本就沒有對任何人討好的必要。另外三人,一人始終閉著雙眼,身上沒有一絲波動,但給人的感覺卻非常可怕。一人臉上掛著淡淡的笑容,但眼底的寒意卻沒有被正在運用著宇宙法則細緻觀察的辰落放過,這種人更加危險。還有一人則是面無表情,如一塑冰雕站立,劍不離手,那柄古樸的劍一進來,院中就有無數長劍瑟瑟齊鳴,像在臣服。

她看了九月聖女一眼,發現她目光始終停留在那名帶著淡淡笑容的男子身上,不由心中唏噓一聲,搖了搖頭。

再看向這八名滄溟教帝子時,他們已經坐到了她前面的席位之上,那名帶笑的帝子剛好回頭朝她笑著點頭。

辰落心中一寒,有種被人看透的錯覺,隨即她也微微一笑,又低頭整理了一下裙擺。望仙閣的聖子聖女們儘管與滄溟教的帝子之間有之競爭與較量,但相互之間還是會打招呼的。她低頭時就聽見聖子帝子之間的問候,幾個名字也熟記於心,抬頭的剎那剛好望向了一旁聖女的方向。看見九月眼眸中帶著嫉恨的神色,辰落眸光一轉,果然,那名聖子口中叫做慶北的臉上一直掛著看著溫和笑容的滄溟教帝子正怔怔的看著她。

心中嘆氣,辰落臉上還是笑意妍妍,邊摸著面紗朝慶北邊說道:「慶北帝子這樣看著我,莫非我臉上有東西?」

「聞名不如見面,這幾日安芝城裡瑤月仙子的名聲大盛,今日一見,果然驚為天人啊。道音繞耳,仙姿飄渺,恍若另一大道。」慶北眉眼溫和,眼中神光溢彩,俊美的五官加上一雙愛笑的眼睛,吸引了無數女修的注意。

但他的話,卻是讓更多人心中一驚,全將目光放在瑤月仙子身上。

「另一大道」這四個字就像枯井裡投下的石子,掀起一波波細浪。

不理會眾多修士不加掩飾的探測目光與神識,辰落笑顏依舊,緩緩的站起身來,繼續用瑤池道音輕聲說著:

「地府,數萬年來皆無人可知其道,那不就是另一大道么?瑤池之主西王母若能成功悟得生死輪迴之境,其大道也定能窺得一二,那麼慶北帝子所說的另一大道,瑤月終有一日也會習得。只是,世人都知,天道乃天地間第一道,誰也不知天道能否與其他大道同修,若須斬道重修,瑤月只怕沒有這番氣魄呢。」

另一大道,乃是不同於天道的大道之法,就算不知能否修鍊,也會有無數人眼紅,不知多少宗派都在打探著這些秘法,辰落自然不會承認,只是她沒有想到。這個滄溟教的慶北帝子眼光如此毒辣,許是看出了一點倪端卻無法肯定,才出言試探。

「慶北在說笑,另一大道乃虛無縹緲之言,地府更是辛秘之事,若貴地能夠悟出地府的大道,那便是福緣,到時在下一定去瑤池聖地道賀。片刻之後,城主將至,前來的還有幾位大能。到時談法論道。還希望瑤月仙子莫要吝嗇心得啊。」慶北笑著說道。簡單的就將話題轉開,彷彿剛剛那話就是隨意提及。

各帝子聖子聖女心中心思流轉,想的什麼辰落自然不知,但也能夠猜得一二。只是想要打她的主意,那還得再修鍊百年。

辰落思緒跳動,有恃無恐,她要將這場年輕人傑的盛會攪得天翻地覆,什麼聖子帝子,定讓他氣得吐血,看屆時誰還有心思打她的主意?

「自然。」辰落朝慶北回道,轉而坐下,隨場中修士心中如何作想。畢竟短時間裡不會有人找她麻煩。她的「身份」特殊,誰都摸不準虛實,在沒有把握有好處可得的情況下,不會有不長眼的出手得罪她。

不過不長眼的馬上就出現了,望仙閣聖女九月一臉哀怨的坐在了她旁邊。那模樣就像是辰落勾引了她的男人一樣。

辰落很無語,她很想說:姑娘啊,你心儀的那個男人對我那叫針鋒相對,不是眉目傳情好嗎!還有,這個男人看似溫和,其實最為冷情,真是瞎了你的狗眼了……

也不知道之前是否是九月被慶北英雄救美還是如何,九月眼波中的情感表現得很明顯,眉頭微皺,眼中霧氣繚繞,倒是個真性情的女子。

真性情到一邊看著辰落一邊神識傳音。

「瑤月仙子……」

辰落連忙打斷,她最討厭這些亂七八糟的關係,「我對慶北帝子沒有心思,你完全可以放心。」

同情歸同情,辰落不會善良到勸她別飛蛾撲火,不然別人還以為她居心叵測。

話剛說完,辰落就看到九月聖女眉頭蹙得更緊了,但眼神里卻是看到了一絲羞澀緊張,還特意朝前面的慶北的背影望了一眼。

見到慶北沒有回頭,九月聖女像是舒了一口氣的模樣,朝辰落點了點頭。

辰落朝她笑笑,覺得她的性情和前世的自己很像,但她卻似乎更加主動,更加有佔有感,使得辰落下意識去握住了她的手,決定想要說點勸導的話。

話還沒有說出口,辰落心中一緊,連忙將手收了回來。

是了,整個大陸上與滄溟教並列排名第一的望仙閣的聖女,每一代總共才五人,要是隨便就能動情,隨便就能情緒波動巨大,那就算天賦再高,望仙閣也絕對不會讓這樣的人當大宗聖女。

辰落居然還去同情一個聖女,還真是有些滑稽。

手碰到九月聖女的剎那,辰落就發覺,這個女子看似痴情,對慶北情有獨鍾,像是一個情痴。其實不然,卻是與她修鍊的功法有關。

要不是辰落修鍊的是宇宙萬法,也看不出這層。

九月聖女修鍊的功法便是與情有關,如果她愛上一個人,當愛得最深的時刻再斬斷情根,便能大成。這就是以情入道,實際上更是冷情的功法。修仙無歲月,若無情無欲,活著不就是行屍走肉么,那修仙還有何意思!

ps:

ps:

前些日子搬家等事情,很忙,現在得空了,爭取將前些日子的更新補上。

(搬家的原因有些封建迷信,做了幾個月的噩夢,精神很差,然後去算命,說是我住的地方底下有老墳,嚇尿了,就趕緊搬家了。如果有像我這樣經常做噩夢的,試試在枕頭底下放把剪刀。-_-|||) ?收回手,辰落便不再多看九月。

身邊坐著的這些人沒有一個善類,能成為帝子、聖子聖女、嬌子嬌女,又豈能普通。說到底,辰落還是小瞧了這些年輕一代的傑出者。

同手一起收回來的,還有那一絲同情之心。路都是自己選的,誰也左右不了。

都非良善,那麼坑起他們來也沒有什麼良心不安了。

目光掃過前方正在一起討論道法的各大宗優秀傳承人,個個器宇不凡,不時不經意間拿出一件寶物都能讓外圍的年青修士們唏噓半天。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