錢世贊道:「伊伊這還真是符合你的風格呢,這種搭配絕對會很不錯的,我都有些期待了,不問了,一會要親眼看看你做好的美食呢。」

白伊伊笑道:「那你呢?這食材庫中可是有著不少上品水果食材的,連銀星果,香羅瓜這種少見的可都有呢。」

錢世則搖了搖頭道:「這些食材雖好,但卻不是我想要的,我還是去外邊看看那些果樹吧。」

白伊伊點頭道:「好吧,那我就先開始製作了,讓顧前輩等久了可就是不好了。」

二人打定了主意也是各自的行動了起來,錢世選了一個籃子去往了外邊的果林,而白伊伊則是在食材庫中選了三種極為普通的食材,嘴角輕笑的就走向了廚房。

白伊伊的這三種食材還真是素雅,如果簡單點說可以用三種顏色來形容,青紅白,而這種搭配也是讓人稱絕,直接的就突出了菜品的特色,甘甜適口,一種清新曼妙的感覺,而這三種顏色對應的食材就是,西芹,草莓,百合!

白伊伊的這三種食材可是非常好處理的,都是很容易入鍋,也無需耗費太多的時間整理,廚刀輕揮幾下就是將三種食材切成了精緻的菱形,紅白相間,還有點點翠綠,也真是分外好看,功法運轉,鍋中也是燃起了火苗。

而此時的錢世卻還在果林中回來的張望的著,篩選著他想要的食材,同時也是在想著這水果要如何與肉類搭配,這種美食他可是第一次做,絕對是要好好考慮一下的,又是繞了幾個彎,錢世終於在一棵果樹前停了下來,臉上也露出了一絲笑容! 此時錢世的面前是一棵並不粗壯的小樹,不過枝葉倒是豐茂,一個個紅色的蘋果掛在其上,剛一湊近就是果香誘人,這種水果在天華大陸上雖然普通多見,不算珍稀昂貴,但卻是口感清脆甘甜,獨有其特點,備受人們的喜愛,而錢世也是瞬間就決定了用蘋果這種水果食材入菜。

這種水果有一種平和之感,看似普通但卻並不平凡,雖然遍布大陸,卻一直都吸引著人們,甘甜可口的果肉也是眾人所愛,它的獨特清甜口感也是所有人都能接受的,配合上錢世的肉類食材倒是非常合適。

只是片刻間,一個菜品的想法也是在錢世的腦中生出,不敢怠慢,錢世也是馬上採摘了幾個成熟新鮮的蘋果,紫紅誘人,隨後就快速的返回到了品書閣的廚房當中,一臉興奮的動了起來,然後又直接衝進到食材庫中尋了一塊上好的牛肉。

此時白伊伊看到錢世回來也是輕輕一笑,沒有打擾他,而自己的那道菜品也是快要出鍋了,只要清炒幾下就是香味溢出,看著正在燉肉的錢世,白伊伊知道他的那道菜品可能是要耗費一些功夫的,看著時間還早,白伊伊心中一動,不如自己就在做一道水果菜品。

這道西芹百合秒草莓素雅簡單,也不知道能否讓顧前輩喜歡上,不如就當做前菜,自己在做一道配合錢世的菜品當做主菜,想到這裡,白伊伊也是再次進入到食材庫中尋找起了食材來。

半個時辰后,錢世和白伊伊就端著三盤菜品再次的來到了顧青煙的面前,除了白伊伊最早出鍋的西芹百合秒草莓,還有兩道美味,錢世的黑椒蘋果牛肉,粒,白伊伊的第二道菜品果香糯米梨!

看著面前的美味菜品,還泛著水果的香氣,顧青煙哈哈大笑:「恩,不錯,不錯,兩個小傢伙動作還挺快的,竟然做出了三道完全不同風格的水果菜品!」錢世和白伊伊都是神色略微緊張的看著顧青煙,不知這些菜品到底合不合她的胃口。

顧青煙看著那道西芹百合秒草莓說道:「這道菜的品相還很漂亮么,雖然簡單但卻令人很有食慾呢,倒是個不錯的前菜。」說著就是品嘗了起來,同時還贊道:「真是清爽可口呢。」

接著又是品嘗起了錢世的黑椒蘋果牛肉,粒:「恩,味道濃郁,醇香,把牛肉和蘋果的爽,滑甘甜的口感融入到了一起,真是恰到好處啊,不但讓肉質更嫩了,而且蘋果的食材取代了糖的調味,讓味道升華,還有這黑胡椒用的好,是我喜歡的口味呢,在加上配料的洋蔥和蘑菇,恩,美味!」

看到顧青煙前輩對自己和伊伊的菜剛一入口就表示出讚揚,看來應該是沒什麼問題了,不由得也是開心的露出了笑容,之前可是生怕這位顧前輩不滿意呢,以他們的口味來說肯定是極高的,普通的菜可是難以入眼的。

最後顧青煙又將目光望向了最後一道菜品,果香糯米梨,這道菜品可是有些精緻了,竟是將雪梨去皮掏空,然後在裡面填入拌好的糯米和乾果,上鍋蒸香,最後在淋上蜂蜜,讓最終的味道香甜可口,絲絲果香和糯米真的是妙不可言。

若說這道菜品的想法還是學習錢世的,當日所有學徒初進醉仙樓,錢世與陳天海比試廚藝,做了一道番茄蒸蛋,將番茄掏空,填入雞蛋,而今天白伊伊的果香糯米梨就是與之效仿,而且還是青出於藍勝於藍。

這道菜可是博得了顧青煙的歡心,連聲的讚揚著,然後就是拿起一個,直接大口的吃了起來,毫不顧忌形象:「恩,讓我嘗嘗這糯米裡面都加了什麼,蜜棗,蓮藕,葡萄乾,玉米粒,青果肉,呵呵,還真是豐富呢。」

看著這位顧青煙前輩大吃特吃的樣子,錢世和白伊伊都是笑了起來,而紫鈺則是在一旁幫著端茶遞水,笑顏如花,她可是好久都沒看到自己的師傅這麼高興的樣子了。

只是一會的功夫,三盤菜品就全被顧青煙一人吃了個乾淨,然後一抹嘴道:「呼,真是一頓美味的午餐呢,真是出乎我的意料之外啊,你們兩個小傢伙對廚藝既然已經頗有造詣了,對於不熟悉的菜系也能做的如此得心應手,真是難以想象,你們居然是公孫老鬼的弟子,還真是讓他撿到寶了啊,醉仙樓的眾學徒中能與你們相比的恐怕也沒有幾人吧。」

錢世嘿嘿一笑:「顧姐姐您謬讚了,我們也是取巧,這幾道菜品您喜歡就好。」

白伊伊也是說道:「不知道我們的菜品是否通過了您的認可呢?」

顧青煙一笑:「自然是通過了,那我今天就給你們上一課吧,反正閑著也是無趣,你們兩個小傢伙都坐下來吧,紫鈺你去拿些我珍藏的上品水果來與他們享用吧,剛剛吃了他們的美食,也不能白吃。」

片刻后一盤盤珍惜罕見的水果就擺在了錢世和白伊伊二人的面前,果香誘人,有幾種都是錢世沒有見過的,不由得暗嘆,看來這位顧青煙前輩對於水果還真是鍾愛啊,不論附近的院子,還是食材庫都是水果一類的食材,而且還有面前這些珍品。

顧青煙笑道:「你們在我這裡就不用客氣了,隨意些就好,品書閣向來也是沒人外人,你們倒是少有的客人了。」

錢世說道:「真是多謝顧姐姐的心意了,這些水果可都是可遇不可求的呢。」錢世坐在了顧青煙的對面陪著笑臉,不過對於這位顧前輩為姐姐,還真是有些不適應。

顧青煙靠在了椅子上面直接說道:「你們想了解有關菜系方面的廚藝,那麼你們可知道這世上有多少種菜系啊?」

錢世想了想說道:「民間有十二大菜系,包羅各種口味風格,廚藝技巧也是不同,而北域則有三十六菜系,更是繁多複雜,各有特色。」

白伊伊聽著錢世的話,坐在一旁倒是沒有說話,她比錢世了解的倒是多了一些,畢竟她可不是在北域出生的,對於大陸其他地方的菜系也是有些耳聞,不過若是說太詳細的她所知曉的也不是很多。

顧青煙看著兩人輕輕一笑:「你所說的這些僅限於北域,在天華大陸上只能算是冰山一角,而北域也只是天華大陸的一域之地,看似廣闊,但與整個大陸相比實在渺小,而且比北域廚道境界高的地方,也是不少。」

錢世聽到這裡大感興趣,對於天華大陸的一些其他地方他也是知道一些的,曾經還想過雲遊大陸之時,都要一一前往,學習廚藝,品嘗美食,那可是人間快事啊,此刻聽到顧青煙提及,頓時就是來了興緻,認真的聽著顧青煙的下文。

顧青煙也沒有賣什麼關子,接著說道:「你們都知道自從盤古大神開天,食神降臨,各位廚神,仙廚也都相繼出世,天華大陸開啟了美食的盛世,不過在大陸上被探知過的區域只是很小的一部分,而且除了北域的菜系還有南境的七十二大菜系,中州的百門宴,琉璃三島的天香全席,海外的皇極菜等等,九大城之間也是都有傳承,更有很多大陸上各個部族的獨特菜系,還有一些隱藏在大山中的仙廚名師。」

「總之每個地方都是截然不同的,有著獨特的菜系,烹飪技巧,專屬食材,美食勢力和美食勢力之間也是如此,都有著自己的風格和菜系,比如醉仙樓的酒類料理,菜系的種類實在是繁多,而且沒有被正式記載下來的更是無數,若是單單說菜系,沒有幾天的時間可都是不夠的。」

錢世和白伊伊聽后都是倍感震驚,想不到這大陸上竟有如此之多的菜系,又是分門別類,今天還真是漲了見識,平時對於這方面的了解真是太少了,如不是顧青煙前輩今日講解,自己哪裡知道,而且錢世心中也隱約的感覺到了,那南境和中州可能是都北域的要強大的。

最萌撩婚:國民老公限量寵 看著兩人的表情,顧青煙笑道:「當然了,這些東西你們知道就好,也無需刻意鑽研的,試問大陸上就算是仙廚,廚神也不能掌握所有菜系的,況且還有還多隱藏於世,和食神遺留的傳承,就算想要學習也是不可能的。」

「身為廚師首要的是理解大陸上的食材本質,完善自身的廚藝和功法,做到如此就算是什麼樣菜系擺在眼前也可以信手拈來,而且很多菜系之間也是有相同之處的,有異曲同工之妙,也就是殊途同歸吧,你們應該明白我的意思吧?」顧青煙說著就看向了二人。

錢世馬上點頭道:「顧姐姐的指點我會謹記於心的,您剛剛的話真是令我茅塞頓開。」

白伊伊也是說道:「是啊,顧姐姐說出了問題的關鍵,我們之前可能是為了廚道大會,太過於執著這個方面了。」

顧青煙點頭道:「你們明白了就好,你們今日所做的水果菜品我雖然多加讚賞,但也只是相對來說,想要了解菜系當中的精髓還要多加磨練的,今日我也不能光和你們紙上談兵,也要教導你們一些有用的東西了,你們二人隨我到廚房來!」說著就是率先走了出去! 錢世和白伊伊聞言都是眼中露出喜色,要知道這位顧青煙前輩可算是無涯學府的中流砥柱了,無涯學府這麼大的地方又是這麼多人,顧青煙能夠獨佔一地,就很能說明問題了,自身的能力自然是不必多說的了,就連公孫才良老師當日也是對她推崇備至,自愧不如啊。

而能夠得到她的具體指點就更是難得的了,兩個人都是趕忙跟著顧青煙走了出去,滿心的期待,今日也算是沒有白來了,廚道大會期間,時間對於他們來說可是很重要的,所有人都是在盡量的提升這自己的廚藝。

品書閣的廚房當中,顧青煙站在前方,錢世和白伊伊則都是認真的看著她,紫鈺也是站立一旁,不知她的這位師傅是要做些什麼,顧青煙看著二人先是問道:「一道美味的菜品需要的是什麼,又要如何做到啊?」

錢世脫口而出道:「首先肯定是要有上好的食材,不用要求是珍品,但一定要鮮美,然後當然就是廚藝和烹飪的方法了,只有互相配合才能做出好的美食。」

白伊伊也是說道:「而且每道菜品又要根據食材的不同,而做出最合適它的菜品,不然只能是糟蹋食材,還有食材間的搭配也是非常重要,如此才能做出美味的菜品。」

一旁的紫鈺聽到二人的話連連點頭,這些的確是最為重要也是最基礎的了,而顧青煙也是一笑:「不錯你們說的的確是至關重要的,也是每個廚師應該理解到的,不過雖然很多人都明白這個道理,但真正實施的時候卻並不容易。」

「而我今天要與你們說的也不只是這些,而是更深入的一些東西,眾所周知天華大陸上的廚師們都有修行之力,身具不同的功法,而這些都是為了菜品和廚藝而服務的,對敵捕獵只是它的一部分而已,你們現在只是運用功法來輔助烹飪,並沒有將功法與廚藝真正的融合,要成為一名有實力的廚師,這是必須要做到的!」

錢世聽到這裡,也是思量了起來,是啊,進入到醉仙樓這麼久了,自己的修行之力現在也是到了二星,功法也是學習了一些,不少都是最直接的廚藝功法,自己也用過,但卻一直不能得心應手,只能是起到輔助作用,比如他之前用過的火雲刀法就這如此,這點還真是他現在頗為在意的。

顧青煙繼續說道:「如果你們做到了這一點,或者說掌握了這種方式,對於你們在廚藝方面是有很大的精進的,你們現在所展現的廚藝都是表面,太過簡單,而運用功法融合廚藝,將會是讓菜品達到本質上的改變的,尤其是一些專門為廚藝而生的功法!」

看著二人冥思苦想的樣子,顧青煙笑道:「你們只是運用的太少了,還不能完全領悟到那種感覺,功法融合廚藝可以說是妙用無窮,甚至可以是天馬行空,讓菜品達到極致,我現在給你們做個簡單的示範你們看好了。」

錢世和白伊伊聞言,神情都是緊張了起來,目不轉睛的盯著顧青煙的動作,生怕是錯過什麼,這可是個難得的機會,如果能夠做到顧青煙前輩所說的,錢世知道那麼將意味著跨入到一個全新的領域,那是境界的提升。

此時只見顧青煙走到了廚房的中央,看著剛剛錢世所用剩下的半塊小牛肉,單手一揮就是將那塊牛肉吸到了身前,竟是憑空浮動著,緊接著手指輕點,幾道光華就是射入到了這塊牛肉當中,隨後這塊牛肉居然是快速的跳動了起來,就像是有一股力量在裡面來回的竄動著,還能聽見一些悶悶的聲音傳出,真的是異常奇怪。

漸漸的這快牛肉居然冒出了熱氣,顏色也是變了,從之前的血紅色,變得焦黃,質地韌嫩,一陣陣的香氣也是傳了出來,這種獨特的肉香真的是令人不由得就吞咽起了口水,刺激著人的味蕾,只是短短片刻,一塊熟牛肉就出現在了面前,顧青煙又是將手向前輕輕一推,那塊牛肉就是落在了一個盤子當中。

做完這些,顧青煙看著兩人說道:「你現在可以嘗嘗這塊熟牛肉味道如何。」

錢世和白伊伊二人可都是聰慧之輩,看到這裡自然是知道這其中必有玄機,走過去拿出廚刀,切了一塊牛肉就是送入到了口中,細細的品味著。

只是這牛肉剛一入口錢世就呆住了,這種牛肉的味道和口感他可是最了解的了,無論做什麼菜品都是有其特點的,錢世自己更是做過無數次牛肉的菜品,這也算是他比較喜歡的一種食材,但是此刻入口的牛肉竟是與他之前說吃過的牛肉完全不一樣,就像是一種全新的肉類!

肉質脆嫩酥香,咬勁十足,雖然沒有通過任何的調味和烹飪,但卻是極為的美味,而且還有一股鮮美的汁液,滑過口腔,香味四溢,就像是牛肉發生了質變,成為了能喝的牛肉!而集中了肉質中的所有精華,這真的還是那塊牛肉么?而這又真的是一塊普通的熟牛肉能夠達到的味道么?

越是細細品味,錢世就越是沉迷其中,不知不覺竟是將那一半的牛肉都下了肚子,而旁邊的白伊伊也是同樣如此,錢世能夠感覺到一股力量充滿了全身,那是美味的力量,讓他身心舒暢,彷彿是置身在了一片原始森林當中,到處都充滿了野性,還有那種自由奔放的感覺!

良久過後,錢世才是放下了手中的廚刀,回過了神來,這塊牛肉,他剛剛可是用過的,也最為了解,只是塊普通的牛肉而已,但是顧青煙前輩是如何做到的呢,只是短短一瞬就讓這牛肉變得如此美味,而且沒有使用任何的烹飪廚藝和調味!

如果是自己用這塊牛肉,恐怕無論是做出什麼菜品,也不能達到剛剛那種味道的吧,這完全是不在一個層面的,無法比較,就像是一個小孩子,就算你的力氣在大,同齡人中稱得上第一,但是你能與一個成人的力量相比么? 反派大佬覺醒后想做男主 或者是與個一個大力士相比?這是絕對的壓制。

而這塊熟牛肉也是直接被錢世和白伊伊吃了個乾淨,一點不剩,口中還依舊回味著那股余香,實在是太過令人陶醉了,錢世看著顧青煙立時問道:「顧姐姐,您,您這到底是怎麼做到的?這真的是太神奇了。」

顧青煙隨意的靠在牆上說道:「這很簡單,我只是將修行之力灌入其中,由內而外改變了它的質量,通過修行之力的掌控,不斷的分解它的肉質在重新組合,去雜純精,你們剛剛吃的牛肉已經不是最初的牛肉了,也可以說它從一種牛肉,變成了另一種,是與之前完全不同的了,這就是廚藝功法的妙用,而我這只是最簡單的。」

「另外這種程度你們現在也是可以做到的,只是你們現在對於修行之力的掌控還有所欠缺,不能隨意掌控,可能會經常失敗,這是需要廚藝與功法互相結合的,一定要非常的精細,有一點差錯就會失敗的,還會損壞掉食材本身,而自身的修行之力就是功法的起始,這是第一步。」

錢世此時有些豁然開朗,雖然顧青煙前輩說的簡單,但是他卻明白了其中的含義,那就是對於功法和廚藝的運用,之前他可是從來沒有如此嘗試過得,就算是使用功法,也是單獨而為,有些生疏,今日顧青煙就像是給他打開了一道新的大門,一旦你垮了進去,就會發現無數的新世界,那是不被局限的。

白伊伊此時也是微笑的點了點頭,對著顧青煙恭敬道:「真是多謝顧姐姐的指點了,如果能夠掌握這點,無論什麼菜系都是可以遊刃有餘了。」

錢世也是說道:「是啊,怪不得那些名師大廚們可以把最普通的食材做成極致的美味,想必就是因為這點吧!」

顧青煙看到二人如此通透,也是笑道:「不錯,天華大陸傳承千百年的廚藝功法自然是有其道理,不僅是強大自身,窺探萬物,更是廚藝之上的精髓,也是入廚道者所必修的。」

錢世說道:「今日前來拜訪顧姐姐,真是收貨甚大,讓我們有了新的廚藝方向!」

顧青煙擺了擺手:「無妨,這些你們也是遲早要接觸到的,我也只是給你們講了一些我的心德而已,讓你們更快的了解到這點的重要性,無需謝我。」

緩了緩顧青煙又接著說道:「你們懂得了食材之間的搭配,廚藝和功法之間的關係,但是對於菜系還要了解一點,也是非常重要的,那就是菜系之間的搭配,這個可是會讓味道持續疊加的!」

錢世聞言有些不明所以,菜系?菜系不都是單獨存在的么,這是要如何搭配,難道是將兩種完全不同的菜系做到一起?但這可是忌諱啊,因為有些菜系互相融合可是會其反效果的,因為口味的差距較大,如此上菜也會另食客感到不適應的,因此很多宴席上的菜品也都是同一菜系,或者相近的,但顧青煙前輩的這句話又是什麼意思呢? 顧青煙看著錢世的樣子直接說道:「我所說的菜系搭配並不是你想的那樣,而是通過前菜,主菜,湯類,甜品等各道菜式之間的搭配,讓菜品的味道互相借勢提升。」

「而在天華大陸上高等的宴會場合,還會有更標準的上菜模式,古樂伴宴,焚香入宴,到奉點心,乾果蜜餞,麗人獻茗,然後各類菜肴按照品級依次入席,而且每種宴席的上菜方式和菜品搭配也是不同的,講究頗多。」

聽到這裡錢世瞭然,很多盛大的宴會,一桌都是要上百道菜品的,其中的學問可是大的很,不僅考驗廚師的能力,就算是吃的人沒有一定的了解,也只能是貽笑大方的,而每個地方也是有所不同,各類菜品和宴席也是多如繁星。

顧青煙來回走了兩步笑道:「通過前菜激發人的食慾,同時在味道上又為主菜做鋪墊,前後相連綿綿不絕,余香繞口,不要光想著做好一道菜品,在多道菜品同時烹飪的時候,你要做到的是將一個整體的美味體現出來,這種烹飪的手法也是你們需要掌握的,也許廚道大會的比試中就會出現,畢竟不可能永遠都是一道菜品的對決。」

顧青煙的這幾句話雖然簡單,但卻是直指重點,這些問題可都是錢世他們之前沒有考慮過的,只注意到了眼前的食材和菜品,錢世也是心中暗嘆,看來等廚道大會過後,自己也是真的要好好沉澱一下了,對於功法和菜品都是要好好的研習一番了。

顧青煙對著身邊紫鈺道:「紫鈺你在取一塊牛肉,給他們兩個小傢伙做一道前菜和主菜,讓他們品嘗過後就會理解的更加深刻了。」說著就是在一個長椅上坐了下來。

紫鈺聞言也是不敢怠慢,直接在食材庫中又尋了一塊與剛剛想不多的新鮮牛肉,還有一些搭配食材,然後就是快速的行動了起來,不得不說這紫鈺的確是廚藝高超,功夫運轉更是自如,處理食材,入鍋,調味,行雲流水,錢世也是不能直接看出她的修行之力的,錢世知道這就意味著他們之間的實力有著不小的差距的。

對於這種簡單的菜品,紫鈺已經是做了返璞歸真,看似只有簡單的幾個動作,但是錢世知道那其中都蘊含著諸多技巧,還有廚藝功法的,而也就是一炷香的時間,兩道牛肉為主食材的菜品就已經是被做好了。

分別是前菜金針牛肉卷,主菜香辣牛肉條,香氣誘人,精緻的擺盤也是讓人賞心悅目,看著已經大吞口水的錢世,紫鈺笑道:「你們都來嘗嘗吧,這兩道菜雖然簡單,但也算是一番心意,就當今日招待你們了呢。」

錢世搓著手說道:「嘿嘿,紫鈺姐姐你親手做的菜品一定是無比美味的,那我可不客氣了!」說著就是拿起筷子大口的品嘗了起來。

白伊伊也是一聲道謝,就有些迫不及待的嘗了起來,先是將那精緻牛肉卷放入到了小嘴當中,這道前菜還真頗有新意,竟是將牛肉用刀法切成薄片,然後在其中捲入五種不同的蘑菇,入口輕嚼更是質嫩,爽口,唇齒留香,如此搭配絲毫沒有油膩的感覺,剛一下肚就是令人胃口大開,忍不住的想要繼續品嘗下去,漸漸的引導著你走向那終極的美味。

而那道主菜的香辣牛肉條更是香濃無比,因為有了前菜的牛肉口感,在吃這道菜就更是回味無窮,香彈滑軟,鮮嫩的肉質更是美妙,這兩道菜品相互搭配品嘗真的絕佳,雖然都是以牛肉為主食材的菜品,但卻呈現出完全不同的味道,而且是相輔相成,前菜就是像是主菜的佐料一般,讓你沉陷其中不能自拔!

這種感覺就像是你走進了一片奇幻的花海中,越是向前就是有越多的美麗風景,令人傾心陶醉,在不知不覺中你就已經走到了最深處,被那種美妙所包圍住,而眼前的這兩道菜品就是如此效果,美味超凡!

而此時錢世也是徹底明白了顧青煙前輩話中的意思,看來之前的自己還真有些淺薄了,對於菜品的理解還是差的太遠,自從到了醉仙樓后也都是信心越來越大,憑藉著自己的廚藝和功法也是無往不利,倒是有些得意了,此刻才是真正的知道了何為廚藝的方向,之前自己為顧青煙前輩所做的那道水果菜品與紫鈺的這到菜品高低立分,自己還差的遠啊。

看著錢世有所明悟的樣子,顧青煙笑道:「你們兩個小傢伙的天資都是不錯,修行之力的進境又是這般的快,只要不被外物吸引,固守本心,終有一天會有所成就的。」

錢世和白伊伊此時聞言此時都是向著顧青煙輕輕一拜,表達了自己的謝意,沒有多說,他們知道今日這位顧前輩可是已經給他們指出了全新的領域,這可遠勝於簡單的技藝傳授,如果靠著自己摸索,那可就不知要花費多久時間了。

老師別亂來 此時的太陽也是已經向西,一天的時間也是轉瞬即逝,而錢世和白伊伊二人今日也可以說是聽的一席話勝讀十年書,領悟頗多,顧青煙也是走到了二人近前率先說道:「你們明日應該還要繼續參與廚道大會的比試吧,我可就不多留你們兩個啊。」說著就是一陣輕笑。

錢世聞言趕忙道:「顧姐姐,今日承蒙您的開導,來日我們一定會再來看望您的。」

白伊伊也是說道:「是啊,顧姐姐,到時候我們要給你帶禮物來呢,還有你最喜歡的水果食材。」

顧青煙笑道:「呵呵呵,好啊,那我還真是期待呢,到時候就再給我做幾道水果的美食,而且要求可是要比這次高了噢。」

幾人又是互相的說笑了幾句,錢世和白伊伊也是終於拜別了這位前輩,離開了品書閣,他們對這位顧前輩可是真心的敬重,雖然脾氣有些奇怪,但卻為人和善,與他們見慣了的無涯學府老學究完全不同,這位顧前輩很多時候真就像是他們的朋友,姐姐一樣。

紫鈺看著一直望著二人遠去背影的顧青煙輕聲道:「師傅,您在想什麼?我們品書閣可是少有人來呢,他們兩個還真是不錯呢,可是比那些世家弟子強多了。」

顧青煙說道:「是啊,真是難得啊,醉仙樓居然同時招收到了這樣兩名學徒弟子,無論是天分還是心性都是極佳,我在醉仙樓這麼多年也是少見啊,而且這二人身上還有一種讓我看不透的感覺,真是奇怪啊。」

搖了搖頭,顧青煙像是對著自己的徒弟說,又像是在自語:「哎,可是不知為什麼,我總感覺我們醉仙樓好像留不住此二人啊,這裡也許只會局限他們。」說著就又是輕嘆一聲,走向了自己的書房。

為了應對明日就要進行的廚藝比試,錢世和白伊伊二人也是沒有在去其他地方,弄了些簡單的食物就是直接回到了他們在食材會場的住處,錢世整個晚上都是在自己的房間中沒有出屋,一直在練習著功法與廚藝的融合,而最基礎的就是用修行之力調控食材,讓其發生本質的變化,不過多次下來都是失敗,有幾次雖然還行,但也是相差太遠。

錢世也是不由得感嘆,看來這廚藝和功法的融合是需要循循漸漸的,並不能急於一時了,日後自己可要多加研習了,最好是能在廚道大會期間領悟到這點,想到這裡,錢世又想到了醉仙樓和珍珠海棠的一些厲害的學徒弟子,比如古宏平,鄧浩,還有珍珠海棠的牧飛等,也不知道他們的廚藝境界到了什麼程度了,尤其是牧飛,就連公孫老師對其都是異常關注,多次告誡過自己。

而且他也聽說了牧飛在廚藝比試通試上前幾輪的表現,他的菜品可是震撼了在場的所有評委,還有些輕微的轟動,如此看來明顯是要略勝自己一籌的,真是沒想到這個牧飛不但修行進境快,就連廚藝也是這麼厲害,怪不得所有人都說他可能是本次的總榜頭名了,自己若是對上了他還真是不能大意。

另外那日在東坡城中還與他發生了一些不快,真是讓人頭疼,這個牧飛的性格還真是有些奇怪,與陳天海和項言的那種高傲自大的性格還完全不同,因為在他的身上,錢世能夠感覺到一種邪,說不來的感覺,從那日他的作為就是看的出來,此人絕非是什麼善類。

獨自在房中想了半天,功法廚藝,大會的比試,他們歷練任務遭遇到的突然攻擊,自己身上的秘密,啊,好像很多事情都是交織在了一起似的,最後錢世又是自嘲的一笑,自從加入到了醉仙樓后自己還真是變得愛多想了,而且也經歷了不少的事情,沒有了以前那般自由,想做什麼就做什麼,也許是在這裡接觸的人多了吧。

雖然樹立了一些敵人,但也結交了不少的朋友,還有白伊伊這個他喜歡的女孩,而且自己的身份也是與之前不同了,不在是閑雲野鶴,而是醉仙樓的學徒弟子,在這裡他將走向真正的廚道之路,距離他心中的目標也是越來越近了。 一直是到深夜,錢世才在胡思亂想中沉沉睡去,而翌日的陽光也是為接下來的廚藝比試拉開了序幕,更加激烈的競爭,入圍賽的角逐,所有的學徒弟子們也都是整裝待發,陸續進入到了食材會場,在己方的駐地聽著各種部署。

而此時公孫才良也是召集了晨部的所有學徒們,縱使是被淘汰的人,此刻也是都集合到了這裡,公孫才良站在前方神色凝重,因為晨部的學徒,除了錢世他們這幾人,就只有一人通過了前三輪的通試,而這可是還沒有進行入圍賽的。

據他估計到時候很有可能會全軍覆沒的,若不是意外的有了錢世和白伊伊這兩名弟子,他的這個晨部還真是又要刷新史上最慘的成績了,真的是老天眷顧啊,現在倒也不必在多想其他了,看著場中尤其是錢世等幾個成功通過通試的人緩聲說道:「接下來的比試你們應該都清楚了,不過一些細節問題還是要與你們說一下的。」

「從現在開始的入圍賽一直到最後的天選決賽勝出者,都是進行最直接的抽籤比試,一對一,而且也是醉仙樓和珍珠海棠的首次正面交鋒,因為你們所抽取的比試對手都會是珍珠海棠的人,不會抽取到自己人的。」

錢世聽到這裡問道:「公孫老師,那入圍賽的名額是醉仙樓和珍珠海棠各站一半么?」

公孫才良聞言卻是搖頭苦笑道:「怎麼可能呢,如果是那般的話又何談比試呢,那可就真的是友好切磋了,珍珠海棠可是一直都想把我們取而代之呢,入圍賽的比試是三百人抽籤進行,每個人會進行十數場的比試,勝場多者,按照排名入圍,取其前一百二十名,也就是晉級入圍的名額,而這些人中是有可能有一百人是珍珠海棠的學徒,二十人是醉仙樓學徒的,當然了,我這只是舉個例子,雖然不太可能,但是這種情況在理論上來說是可以存在的。」

錢世聽了公孫才良的解釋,心中也是明白了,看來這才是真正的較量了,也是廚道大會的本質,目的也是為了要看看到底哪一方的實力更強,學徒比試的結果就是顯而易見的了,哪一方佔優就足夠說明問題了。

不過錢世此時卻又是多了一個疑問,看著公孫老師道:「既然如此,雙方的人數不同,那在之後的比試中,如果一方人多,一方人少,尤其是差距較大的時候,互相又該如何比試啊?」

公孫才良解釋道:「接下來將進行的入圍賽比試人數基本是差不多少的,還是輪番多次的比試,是沒什麼問題的,而之後可能就會出現你所說的那種情況了,尤其是天選之後的比試,一局淘汰制,雙方對決如果人數較多的一方,就有會出現沒有對手的情況,介於比試規則也為了公平起見,他們將會面對自己人,雖然如此也是有著極大優勢的,因為他們必定會有一人晉級,而且人員調動也是隨意的很,甚至是互相放水,但這也無可厚非,一切都是實力為準。」

這下所有人也是都明白了,哪一方的人數多自然會佔到先機的了,而且這也是實力的說明,不存在任何問題的,而心中也是都把期待放在了醉仙樓上,尤其是那些被淘汰掉的人,畢竟他們也都是醉仙樓之人,一榮俱榮,如果醉仙樓在這次的廚道大會上敗了,落於下風,他們身為學徒弟子也都是臉上無光的。

而在所有學徒弟子都在準備的時候,場中也是點燃了禮包,今日的廚道大會終於正式開場了,鑼鼓之聲也是響了起來,伴隨著觀眾們的歡呼聲真是好不熱鬧。

而這次主持者除了郭陽之外,還多了二人,一男一女,看身份也是不低,氣度不凡,身上的修行之力也是不俗,在說了一些沒營養的話后,就分別介紹起了幾位頗有名望的評委,不是東坡城中的大廚,就是北域的名人,一時間也是博得了觀眾們的一陣掌聲。

比試也是緊接著就展開了,這三百人的循環賽可是聲勢浩大,並不是一天兩天能夠結束的,這種多人循環的比試可是要進行千場以上的,而比試的項目也是每場不同,都是根據天華大陸上的各種菜係為題,或者是特殊是食材互相對決比試。

場中也是分成了好幾個區域,進行同時比試的賽場,雖然三百人眾多,但是在這食材會場中卻並不算什麼,一個能容納數萬人的場地,這些人在場中可是寬敞的很,而且每次比試也不是所有人都要上場,是根據抽籤順序一次進行的。

而在萬眾矚目下,所有人的首輪抽籤也是完成了,每個學徒弟子的前五場比試也是有了結果,同時這些信息也是被登在熒光石的大屏幕上,讓觀眾們有了更多的期待性,尤其是那些比較出名的弟子,他們的比試場次可是很多人都關注的,甚至城中的賭坊還開啟了賭注,有猜勝場的,有猜入圍人員的,總之什麼都有,真可謂是五花八門,更是讓人們來了一場小狂歡。

而且這種賭坊很多的莊家居然都是廚道大會的主辦方開設的,或者是東坡城的美食勢力,就連醉仙樓也是多少的參與了一些,這種東西雖然明面上大家都不會提及,畢竟不是能登大雅之堂的東西,但是背地裡各家可都是津津樂道,那可是一大筆天華幣啊,誰不想借著這個機會撈上一筆,而東坡城中的美食勢力就更是都想分一杯羹了,因此這種事情漸漸的也就變成大家所默認的了。

另外除了這些,所有參與廚藝比試的學徒們也是各自的忙了起來,研究著自己的對手,思考著獲勝的對策,畢竟這麼多場的比試每多贏一場可就多一分晉級的勝算的,現在可是個關鍵的時刻,誰又不想奪得一個好的成績,引得各方喝彩呢。

而錢世此時也是抽取到了對手,一共五場比試都是珍珠海棠的學徒弟子,但是看名字倒是沒有自己認識的,不過錢世的比試並不是在今天而是明日,畢竟人數眾多,很多學徒弟子也並不是在第一天就出場比試的。

再確定好了賽程后,場中的比試也是逐一進行了,各類菜品和食材也是分別在場中出現,看得人們連聲喝彩,錢世在看台上也是感嘆了起來,這廚藝比試還真是精彩,每個人也都是身手不凡,真的是北域年輕一代廚師的巔峰較量了。

首日的比試中白伊伊和孫九味先後出場進行了五場廚藝比試,結果還都算是不錯,白伊伊沒有意外五場全勝,菜品也是另評委們讚不絕口,而由於她之前在食材鑒賞上的精彩表現,特意關注她的人也是不少,因此在白伊伊的賽程上不少人都是特意等著來看。

而胖子孫九味就並沒有白伊伊那般順利了,五場比試贏了三場輸了兩場,雖然沒有全勝,但也算可以了,畢竟這種循環賽,後面幾日可還是有很多場的,只要能保住這個勢頭入圍還是很有希望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