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恩羅威爾警長沒有為難您吧。」皮特問道。

鄭陽看著這皮特,很是好奇的問道:「他為什麼要為難我?」

「吉恩警長從骨子裡面就是一個種族歧視者,尤其是歧視黃種人,他認為黃種人的到來搶走了太多美國本土人的工作,甚至於美國的金融危機,他都認為是黃種人引起的。」皮特說道。

鄭陽淡淡的笑了笑,心中一陣的無語,這才是剛到美國,怎麼就遇上一位有種族歧視心理的警長呢?

「走吧,我想看看我的新家。」鄭陽說道。

皮特點了點頭,隨即便是吩咐司機繼續開車朝著前面而去,行進了大約半個小時的時間,一棟美國式的牧場樓房出現在鄭陽的視線之中,牧場很大,大約有一千畝的規模,不過現在還是空蕩蕩的,沒有一隻牛羊,牧草和雜草生長在了一起。

車子在院子裡面停下了,鄭陽下了車子,打量了一下這棟屋子,總體的風格他還算是喜歡,不算是很大,但是一家三口住肯定是足夠了,總共有兩層,一樓是客廳、廚房、餐廳和衛生間,二樓是單獨的三個房間,一個大房間,兩個小房間,還有一個閣樓。

不遠處有幾個存放飼料的倉庫,鄭陽巡視了一番,裡面堆放著這個牧場上一任牧場主遺留下來的一些工具。

「鄭陽先生,房子裡面的東西都是現成的,您看看還缺什麼?」皮特很是恭敬的問道。

鄭陽淡淡的笑了笑,說道:「已經很好了,我就想問一下,你和那位司機先生,對了,我還不知道那位司機先生的名字。」

「鄭先生,我叫史丹戈爾德,您叫我史丹就好。」史丹淡淡的笑道。

「恩,你和史丹住在哪裡?」鄭陽問道。

「我們住在鎮子上的員工宿舍裡面,鄭總在鎮子上買下了一塊地,建了一處屠宰場,那裡有職工宿舍。」皮特說道。

鄭陽點了點頭,長舒了一口氣,那皮特很是期待的看著那鄭陽說道:「先生,您這個牧場還有那屠宰場已經是建起大約有半年多的時間了,您打算什麼時候開張呀,總是這樣放著,我們這些牧場的職工的心底總是沒有底呀。」

聽得這皮特這樣說,鄭陽淡淡的笑了笑,說道:「鄭安荷有缺你們的工資嗎?還是夏陽公司剋扣你們的福利待遇了?」

皮特淡淡的笑了笑,說道:「沒有,鄭總待我們可好了。」

「那就放心,中國有句老話,心急吃不了熱豆腐,凡事都是要慢慢來。」鄭陽說道。

「那鄭陽先生,你接下來需要什麼?」皮特問道。

鄭陽看了一眼這一眼望不到頭的牧場,淡淡的笑道:「電腦操控的無人飛機。」

皮特點了點頭,隨即便是上了車子,和那史丹去準備無人飛機的事情去了,鄭陽回到屋子裡面,看著窗戶外面的景象,長舒了一口氣,就在這個時候,那鄭陽的電話鈴聲突然響了起來。

「鄭陽,怎麼樣,這個牧場你還是滿意吧?」鄭安荷淡淡的笑道。

「滿意,十分的滿意。」鄭陽說道。

「這個牧場公司可是投入了三個億,還是美金,我實在是想不出,你究竟想要拿這牧場幹什麼?」鄭安荷說道,「這個牧場可是荒廢了大約半年多了,公司除了那三個億,可是往裡面還砸了不少錢。」

鄭陽淡淡的笑了笑,說道:「放心吧,肯定能夠賺回來的。」

「皮特算是一個不錯的助手,你有什麼問題,直接問他就好。」鄭安荷說道。

鄭陽看著窗外的景色,隨即問道:「內蒙的事情怎麼樣了?」

「有你姐夫在,一切進展的很順利。」鄭安荷沉默了以後,又是說道,「陽子,謝謝你了,為了給你姐夫營造政績,讓公司投入了那麼多的錢財。」

鄭陽淡淡的笑道:「我們的目標可是成為美國第一的房地產商,不拿出點真本事來,人家怎麼認可我們。」

「那你也可以在美國投資呀。」鄭安荷說道。

鄭陽淡淡的笑了笑,說道:「咱們是中國人,有好東西當然要先想著造福祖國人民嘛。」

鄭安荷淡淡的笑了笑,隨即便是說道:「不跟你說了,我這裡還有事情,有一塊地皮一直沒有拿下來,我先去忙了。」

說完,那鄭安荷便是扣掉了電話,鄭陽見得這鄭安荷扣掉了電話,長舒了一口氣,在美國籌建夏陽公司,不過就是自己的一個身份幌子而已,借著這個幌子,鄭陽將會跟公司進行交手,現在公司董事會成員的名單在自己的手中,這次的交鋒,兩者將會變換位置,自己在暗,他們在明。。

想著,鄭陽又是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就在這個時候,一隻老貓跳到了窗檯之上,冷冷的看著那鄭陽。

見得這斑點老貓的眼神,鄭陽淡淡的笑了笑,好像這棟房子是這隻老貓的地界,自己侵入了它的地界一般。

想著,鄭陽便是站起身來,來到廚房,到算是那鄭安荷想的周到,冰箱裡面裝滿了蔬菜,廚房裡面的柴米油鹽醬醋茶都是齊全,自己也可以親自動手做飯吃。

自己一個人吃飯倒是簡單,炒了一份西紅柿炒蛋,又是煮了一份大米,那老貓很是好奇的跳到了凳子上,看著那鄭陽做飯。

做好了飯食之後,鄭陽找了一個小碟子,給那老貓乘上了一點飯食,那老貓吃的很香,不一會便是將碟子裡面的米飯給吃光了,直直的盯著那鄭陽盤子裡面的西紅柿澆飯。

鄭陽見得這老貓的架勢,好像是要來搶,便是扒拉著連忙都是吃完了,那老貓見得這鄭陽的架勢,狠狠的喵了一聲,隨即便是竄了出去,也是不知道幹什麼去了。

來到了屋外,很是書房的躺在了沙發之上,閉上眼睛,開啟了靈明雙瞳,控制了一隻小飛蟲,隨即整個牧場的景色便是出現在鄭陽的視線之中,牧草生長的很好,想必明天用自己調製的生命之源催化一下,就會成為最好的飼料。

又是控制著那小飛蟲來到了在遠處的倉庫邊上,但聽得一陣呻/吟的聲音傳來,鄭陽聽得這動靜,便是控制著那小飛蟲進入了那倉庫裡面。

但見得一男一女在自己倉庫的草垛上赤/裸著身體,翻滾著上演著一場動作大片,女的長得很嫩,應該不到十八歲,男的也是有些嫩,應該也是沒有到十八歲。

倒是美國還真是一個開放的國家,大白天的就在倉庫裡面這樣,真的好嗎,而且還是兩個未成年人。

想著,鄭陽便是斷開了靈識共享,站起身來,長舒了一口氣,朝著那倉庫走去。 鄭陽順著小路,來到了牧場最遠處的倉庫旁邊,裡面還是傳來了一陣呻/吟的聲音,伴隨著一陣舒爽的喊叫聲,這場活塞運動算是結束了。

這美國的小子的持/久力還算是不錯,鄭陽故意的咳嗽了一聲,但聽得倉庫裡面一陣慌亂的聲音,只見得一個金髮女孩和一個粽發男孩從倉庫裡面跑了出來。

兩人見得這黃皮膚的鄭陽,都很是好奇,那男孩穿好了自己的外套,看著那鄭陽,很是詫異的問道:「您是?」

「鄭陽,哈里牧場的新主人。」鄭陽淡淡的笑道。

聽得這鄭陽這樣說,那女孩有些慌亂,那男孩倒是鎮定,走到這鄭陽的面前,和鄭陽握了握手,說道:「鄭先生,早就聽說過您的名聲了,半年前您就買下了這處牧場,而且還在鎮子上興建了一處屠宰場,大家都很好奇,這兩個地方都是空著,也是不經營,若是運作起來的話,想必能夠解決鎮子上不少人的工作問題。」

美國是一個高失業率的國家,每個人都想找到一份不錯的工作,但是在美國,實在是太難了。除非你是高端人才,公司和企業會搶著要你,低端的勞動力,很難找到工作,畢竟美國的勞動力的費用可是很高的。

鄭陽淡淡的笑了笑,隨即便是看了一眼那金髮女孩,說道:「你們兩個現在應該都是高中生吧?」

「我叫哈迪羅威爾,她叫瑞伊阿道夫,我的女朋友。」哈迪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沒有經過您的允許,就私自進入您的牧場,我很抱歉。」

鄭陽淡淡的笑道:「沒關係,像是你們這個年紀,有些事情是十分美好的,我很樂意給你們提供場地。」

聽得這鄭陽這樣說,那瑞伊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了頭,那哈迪聽得這鄭陽這樣說,淡淡的笑了笑。

「那,就這樣吧,鄭先生,回頭見。」哈迪說道。

說著,那哈迪便是牽著那瑞伊的手離開了牧場,那瑞伊三步一回頭,很是好奇的看向那鄭陽,那鄭陽只是淡淡的笑著。

待到看到那哈里和瑞伊都是離開了牧場,那鄭陽便是回到了自己的屋子裡面,從行李箱里拿出了一本小說,隨即便是來到門外的沙發上,看了一眼即將落下的太陽。

昏黃的太陽即將落下,給整個牧場渡上了一層光暈,一千畝的大牧場顯得有些空曠寂寥。

鄭陽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隨即便是坐在了沙發之上,看起了手中的小說,待到太陽完全的落下去,門廳的燈自動開啟,鄭陽只感覺自己的眼睛有些累了,才是將書本給放下。

老貓懶洋洋的從遠處跑了過來,趾高氣揚的便是從門下的寵物專用洞鑽了進去,完全不將那鄭陽給放在眼裡,鄭陽見得這高傲的斑點老貓,很是無語的笑了笑。

推開了房門,進到了屋子裡面,將書本放好之後,鄭陽來到廚房裡面,見得中午還剩下一些大米,便是想著做點蛋炒飯吃,那老貓已將跳到了案板那裡,端坐在那裡,盯著那鄭陽,那意思好像是在說,『老貓我就等著吃飯了。』

鄭陽拿出雞蛋,又是切了一點火腿,簡單了做了兩份蛋炒飯,見得中午那老貓吃的不少,便是給這老貓加了不少的量。

老貓吃的很是歡實,待到吃完,又是喝了一點水,便是打了一個哈氣,隨即便是跑到樓梯隔層下面的窩裡去趴著了,鄭陽見得老貓如此的悠閑懶散,不禁倒是有些羨慕起來。

夜晚已經到來,鄭陽吃完了飯食,便是拿出了平板,打開了facebook,和那楊夏進行了視頻了通話。

小恩熙剛剛醒來,正是在那裡哭鬧,見到這視頻裡面的鄭陽,瞬間便是不哭鬧了,很是好奇的瞪著兩隻眼睛,囔囔的叫著爸爸。

看著自己的小恩熙,鄭陽很是幸福的笑著,那楊夏抱著那小恩熙,說道:「第一天到美國,一切還算是順利吧。」

「姐姐沒有辜負我的期望,把一切都安排的很好。」鄭陽說道,「等著小恩熙斷奶了,你就跟小恩熙一起搬過來住吧,房子很大,我自己一個人倒是有些空了。」

楊夏淡淡的笑了笑,說道:「任妍阿姨昨天可是找到家門口來了,聽說安荷姐姐又是從本部挖走了一個精英團隊,那可是任妍阿姨耗費了莫大的心血打造而成團隊!」

鄭陽很是無奈的長舒了一口氣,說道:「夏陽的底子還是太薄了,它比不上咱們一手創建起來的龐然大物。」

楊夏看著那鄭陽,淡淡的笑了笑,隨即又是說道:「集團打算更改名字了。」

「改名字?」鄭陽很是詫異的問道。

楊夏點了點頭,隨即說道:「這件事情也是大哥鄭立水提出來的,我作為外家的長老會的成員,是時候向那些傢伙彰顯自己的實力了。」

鄭陽聽得這楊夏的話,淡淡的笑了笑,看來外家長老會的還是有些不老實呀。

「這還是只是一個方面,集團的名字往往代表著一個集團的核心,應該有凝聚力,有文化底蘊。」楊夏說道,「所以董事會一致通票通過,更改名字,創建企業文化,設計企業徽標。」

「打算改成什麼名字?」鄭陽很是好奇的問道。

「神農集團,追根到底,我們的集團最重要的核心就是神農有機蔬菜,現在整個東山省已經成為神農有機蔬菜的生產基地,我們的餐飲業也就是靠著神農有機蔬菜才是能夠在餐飲市場屹立不倒。」楊夏說道,「餐飲業作為主體,延伸出了地產、文娛、旅遊等多個方面的投資運營,所以我打算改為神農集團。」

鄭陽聽得這楊夏的話,淡淡的笑了笑,農家的祖先就是神農,用這個名字,明眼人都是能夠看出,這個集團背後有農家這個古老的家族,倒是也是沒有人敢動。

「也好,徽標設計成什麼樣了?」鄭陽問道。

「具體的設計,下屬的廣告公司還是研究,等著完成我發給你。」楊夏說道。

鄭陽很是感嘆的長舒了一口氣,當年楊夏來到藍海市,不過是為了賭氣建立起自己的一番事業,自己也不過想著開上一家農場,舒舒服服的過日子,沒有想到當初的一個小小的舉動,現在已經發展成如此的龐然大物了。

楊夏見到鄭陽感慨的樣子,淡淡的笑道:「我倒是沒有想到,你一聲不響的又是在美國創建了一個公司,而且還在內蒙有著那麼大的手筆,你知不知道我們集團下屬的經理去洽談業務的時候,見到自己以前的同事老熟人,都是驚掉了一地的下巴。」

鄭陽淡淡的笑了笑,說道:「肥水不流外人田,有些事情我已經交代了,只要神農集團能夠承接的工程,都交給神農集團。」

「好了,不跟你說了,要給恩熙餵奶了,在美國好好的等著我們母女倆。」楊夏看著那鄭陽,又是說道,「不準在那邊偷/腥啊!」

鄭陽淡淡的笑了笑,那楊夏親了一下屏幕,又是讓恩熙跟鄭陽告別,隨即便是關掉了視頻。

老貓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醒來,趴在樓梯那裡,瞪著那鄭陽,好像是鄭陽剛才跟家裡視頻聊天,吵到這個傢伙了。

「不是說貓都是夜間活動的動物嗎,你不出去抓老鼠嗎?」鄭陽很是無語的說道。

老貓看著那鄭陽,打了一個哈氣,隨即便又是鑽回到自己的窩裡面去了,鄭陽看到時間還早,便是醒了一瓶紅酒,將一個U盤插在筆記本電腦上面,一份絕密檔案出現在鄭陽的視線之中,看著這些檔案裡面的名字,鄭陽的嘴角浮現出了一絲詭異的微笑。

第二天清晨,太陽照到了鄭陽的臉頰之上,睜開了惺忪的睡眼,看了一眼那鐘錶,見得時間已經是差不多了,便是起床準備做飯,早飯很是簡單,一份挂面便是能夠輕鬆解決。

過了沒一會,鄭陽的門鈴響了起來,鄭陽來到門外,但見得那哈迪牽著那瑞伊的手站在門外。

見得這兩人,鄭陽心中一陣的詫異,說道:「你們兩個怎麼來了。」

「彼得讓我來找您,說您今天需要一個操控無人飛機的高手。」哈迪說道,「他說您今天會給我一個很不錯的薪水。」

鄭陽淡淡的笑了笑,問道:「你們兩個吃飯了嗎?」

哈迪和瑞伊都是齊齊的搖了搖頭,鄭陽淡淡的笑了笑,說道:都是進來吧,我給你們下麵條吃。」

兩人也是不客氣,都是是走了進來,鄭陽又是下了兩份醬油麵條,又是簡單的拌了一點鹹菜,將麵條和鹹菜都是端上桌子之後,那哈迪和瑞伊面面相覷。

鄭陽給兩人一人盛上了一碗,又是給了他們一個小碟子,放上了筷子,兩人見得筷子,覺得新奇,兩隻手,一手拿一個,很是無辜的看著那鄭陽。

鄭陽拍了拍自己的腦袋,說道:「我忘記你們不會用筷子了。」

「鄭先生,您可以教我們嗎?」瑞伊有些弱弱的說道。

鄭陽點了點頭,隨即便是告訴了兩人拿筷子的要領,倒是兩人學的可真是快,一會便是掌握了,兩人嘗試的吃了一點麵條,又是吃了一點鹹菜,隨即便是停不下手,呼呼大吃起來,沒一會,一碗麵條便是見底了,而且還是一副意猶未盡的樣子。 見得這兩個傢伙愣愣的看著自己,鄭陽倒是有些不好意思,問道:「還行吧。」

兩人點了點頭,那哈迪很是激動的說道:「我第一次吃到如此好吃的意麵,就算是在吃的紐約的意麵也是趕不上這麵條,鄭先生,中國的美食實在是太神奇了。」

鄭陽淡淡的笑了笑,說道:「這都是醬油的功勞。」

「醬油?」瑞伊很是詫異的說道。

鄭陽也是懶得跟他們解釋,畢竟美國人的餐譜裡面可是沒有醬油這種東西的。

「中國的美食,博大精深,這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而已。」鄭陽笑道,「以後有時間,常到我這裡來玩,我做給你們吃。」

聽得這鄭陽這樣說,那瑞伊用中文說道:「不勝惶恐。」

見得這瑞伊還會用成語,鄭陽淡淡的笑了起來,就在這個時候,那彼得已經到了門外,見得這哈迪已經是來了,便是說道:「哈迪,東西已經在車子上,我們都不會弄,你來吧。」

「好的。」哈迪說道,隨即便是去組裝無人機去了,瑞伊也是跑過去幫忙去了。

鄭陽站起身來,給那彼得倒了一杯水,說道:「辛苦了,吃早飯了嗎?」

「路上解決的。」彼得說道,「門外的那是最新型的農用無人機,真是不知道,您要這東西做什麼,您的牧場裡面也是沒有招什麼蟲害呀。」

鄭陽淡淡的笑了笑,隨即便是拿出了兩桶淡綠色的水,說道:「這種神奇的藥液能夠讓牧草更好的生長。」

那彼得半信半疑的拿過那兩桶淡綠色的水,隨即便是去到了門外,但見得一輛無人從一輛卡車上面卸了下來,這輛無人機就像是一個小型卡車,白色的機身,流暢的設計,很是奪人眼球。

「這架無人飛機應該價值不菲吧。」鄭陽問道。

「是價值不菲,不過咱們是租的,也就幾千美金。」皮特說道。

鄭陽長舒了一口氣,倒是買上這麼一架無人飛機,就用這一次,是有些浪費了。

沒一會,那哈迪已經是將整個無人飛機給調試好了,他在筆記本電腦裡面輸了一段代碼,那彼得又是將那兩大桶淡綠色的水裝了進去,隨即那哈迪便是控制著無人飛機低空飛了起來,生命之源揮灑而下,整個牧場不一會便是變得綠意盎然起來。

這哈迪的技術還算是不錯,一千畝的牧場,用了一上午的時間便是弄完了。

將無人飛機重新的裝上了卡車,那彼得和那司機交談了一陣,隨即那司機便是拉著那無人飛機離開了。

鄭陽看著這牧場,長舒了一口氣,那哈迪又是拿出了五百美金,遞給了那哈迪,說道:「你的工作,我很滿意,下次需要操控這無人飛機,我還是找你。」

哈迪淡淡的笑了笑,說道:「彼得先生,謝謝您。」

這五百美金在這十七歲的娃娃眼中也算的上是一筆巨款了,鄭陽看著那哈迪高興的樣子,淡淡的笑了笑。

那哈迪和瑞伊告別了鄭陽和彼得,隨即便是離開了牧場,那鄭陽坐在沙發上,長舒了一口氣,那老貓走了出來,打了一個哈氣,舔了舔爪子,看來這隻老貓是剛剛起床。

「彼得,今天中午就別走了,咱來喝一杯。」鄭陽笑道。

見得自己老闆邀請自己喝酒,那彼得倒是有些受寵若驚,鄭陽很是簡單的炒了一個腰果,拌了一個冷盤,又是從家裡搜羅出一瓶威士忌,給那彼得倒上了一杯。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