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你們本就是一丘之貉,你們的話能當真嗎?」

「笑話!」

那長老,絲毫不理會眾人,眸子中滿是殺機,不屑的道。

「融天,你好大的狗膽,什麼時候,我的義子輪到你來殺了,心術不正,小心哪天腦袋搬了家。」

南宮離的眸子一沉,一道恐怖的殺機籠罩向融天,感受到南宮離的殺機,融天的臉色蒼白,他竟然忘記了這茬,蕭凌天是南宮離的義子,為了向龍天辰急忙表忠心,竟然忘記了南宮離。

聽見融天的話,龍天辰十分的滿意,「呵呵,南宮殿主,都是融天長老的錯,還請你不要在意,生死台上,自然生死自負,怪不得他人,比如蕭凌天被殺了,也怪不得他人,是吧!」

「蕭凌天被人殺了,也怪不得他人,是吧?」

這句話,咬得很重,龍天辰的話看似恭敬,但是確實赤/裸/裸的挑釁。

當著宗門大多數人的面挑釁,看著南宮離眸子里的那抹殺機。

蕭凌天心裡一暖,道:「龍天辰,只要你有資格,有能力殺死我蕭凌天,自然是你的本事,現在我向你挑戰,生死一戰。」

「呵呵,蕭凌天,你真是狂妄,就憑現在的你也想和我生死一戰,我答應你,不過要看你有沒有資格。」龍天辰不屑的道。

蕭凌天眸子一沉,不知道龍天辰又耍什麼手段,不過蕭凌天毫不猶豫的道:「什麼,什麼資格?」

「呵呵,那自然是打敗我天辰盟的十大高手了,如若你連他們都勝不了,有什麼資格和我一戰。」龍天辰眸子中挑釁的道。

「無恥,太無恥了!」

「卑鄙小人,蕭凌天為沈蒼生壓制萬蠱噬心消耗巨大,本來就不是巔峰狀態,竟然還要和其他人一戰才有資格和他一戰,真是不要臉啊!」

「對,好不要臉,這樣的人真是卑鄙!」

「蕭凌天,你可敢,我不勉強你,不是什麼阿貓阿狗都有資格和我龍天辰一戰。」

聽見龍天辰的話,蕭凌天知道這是龍天辰的激將法,但是蕭凌天忍不了。

站在龍天辰一邊的長老,一個個叫絕,龍天辰的這招確實絕。

蕭凌天答應,和丹昊天等人一戰,必定消耗巨大,那還有能力和他一戰,和巔峰的龍天辰一戰,就是送死。

但是如果不答應,那就會成為蕭凌天的心魔,以後蕭凌天銳氣不在,再也對他沒有絲毫的威脅。

無論蕭凌天如何選擇,都是個死局。

南宮離的眸子陰沉到極點,不過他也沒出聲,他要看看蕭凌天的選擇。

蕭凌天抬起頭,一臉嘲諷的道:「好你個龍天辰,心機如此的重,這就是個死局,無論我蕭凌天如何選擇,你都會達到你的目的。」

「不過,我蕭凌天還真吃這套,我答應你,今天就生死一戰。」

「哎!」

聽見蕭凌天的話,一些長老暗暗的搖頭。

「不知道隱忍,難成大器。」

這是他們對蕭凌天的評價,不過南宮離為蕭凌天的選擇而高興,這才是他南宮離的義子,這才是男人。

「下一個,誰上來受死!」

蕭凌天不在理會,目光盯著丹昊天等人。

聽見蕭凌天的聲音,丹昊天等人笑了。

「寧修傑,戰你!」

一道身影爆射而出,凌空就是一劍,璀璨的劍芒,如銀河般刺向蕭凌天,嘴角帶著嘲諷的笑意。

寧修傑的嘴角滿是嘲諷之色,看著蕭凌天,面孔猙獰。

在此時的寧修傑身後,五千道遠古天龍虛影閃現。

看著那森寒的劍光,蕭凌天不屑,一拳轟出。

「八部龍拳!」

龍威浩蕩,寧修傑的劍芒,直接被蕭凌天轟碎,可怕的勁風讓寧修傑倒退三步。

「八部龍拳!」看見八部龍拳,龍天辰的眸子中殺機閃現,八部龍拳是他們龍氏的絕學,只有龍氏的高層才會,龍天辰想起失蹤在逆央仙境的龍奧,眸子中陰沉到極點,他可以確定,龍奧絕對是被蕭凌天殺的。

「陰陽劍陣!」

寧修傑本以為蕭凌天是強撐,可是沒想到蕭凌天如此的可怕,直接施展最強殺招。

陰陽劍陣,需要駕馭兩柄劍,寧修傑能一心二用倒是讓蕭凌天意外,不過也只是意外而已。

「呵呵,我賭蕭凌天必死!」

「那是,寧修傑的陰陽劍陣的威力,大家都知道!」

陰陽劍陣一出,兩柄劍化為兩條蛟龍,互相纏繞,對著蕭凌天震殺而來。

還不錯!

蕭凌天看著那駕馭兩柄劍怒殺而來,嘴角帶著殘忍笑意的寧修傑,蕭凌天的嘴角浮現一抹殺意。

「修羅封禁!」

蕭凌天的身上,一股滔天的殺意爆發而出,就算是那些長老,也是一個個渾身冰寒,汗毛倒立,但凡聖嬰變之下的人,沒有誰不心驚。

那本來疾馳而來的寧修傑,速度瞬間大減,如同落入江海之中,被滔天海浪所阻止。

蕭凌天此時出手了,一步踏出,平平無奇,但是那平靜到極致的面孔,所有人都知道,平靜下的滔天殺機。

看著蕭凌天瞬間施展祖龍戰體,猙獰可怕的龍爪直接抓碎兩柄長劍,抓向寧修傑的頭顱時,天辰盟之中,一道身影爆射而出。

「蕭凌天,你敢!」

徐屠不顧比試規矩出手了,凌空一刀揮出,驚天的刀芒,斬向蕭凌天的後背。

蕭凌天看也沒看,龍爪一握,寧修傑的腦袋,如西瓜般爆碎。

旋即,蕭凌天轉身,目光鎖定徐屠,徐屠感覺自己的身子變得遲緩了,神色大驚,可是還沒反應過來,只見蕭凌天劍出鞘,一劍斬出,一道快如閃電的劍芒劃過,徐屠的身體被一分為二。

兩人的身體還沒落地,蕭凌天回頭,看向丹昊天等人,「一群垃圾,不要浪費時間了,全部上吧!」

【第四更奉上,求推薦,求收藏!】 「一群垃圾,不要浪費我的時間,一起上吧!」

蕭凌天的聲音,無比的洪亮,整個生死台附近的人,都聽見了,聽見蕭凌天的聲音,沒有人覺得那是狂妄,因為蕭凌天有這個實力,有實力的狂,是自信。同時,也是蕭凌天被激怒后報復的開始,他要讓所有的人都知道,他的兄弟,他的女人,就是他的逆鱗,觸及者死。

看著手持長劍,身上散發著滔天殺意的蕭凌天,丹昊天等人遲疑了,先是申屠嘯,接下來是寧修傑、徐屠,不管是誰,都是被蕭凌天一招斬殺。

此時一個個眸子盯著蕭凌天,想要知道蕭凌天到底還有多少實力,按道理消耗三十年精氣的蕭凌天,應該沒有如此的戰力才對,可是現實告訴他們的,卻是蕭凌天逆天的戰力,無人能敵。

和丹昊天等人不同,南宮離、融天等人,看見蕭凌天,有的是興奮,有的是嫉妒和無盡殺機。他們知道蕭凌天領悟了殺戮之道,在無邊的殺意下,同境界下沒有人能發揮出全力,在殺戮的領域內,蕭凌天就是殺戮王者。

此時的蕭凌天,那因為耗盡精氣而有些花白的頭髮,隨風飄蕩,眸子中有種滄桑之感,加上那無邊的殺意,讓人心底生寒,望而生畏。

此時的天辰盟,再也沒有了先前囂張的聲音,一個個看著蕭凌天,無比的恐懼。

凌天盟的成員,一個個雖然激動無比,但是一個個默不出聲,暗暗為蕭凌天加油,蕭凌天的對手是龍天辰,天辰盟的盟主,蕭凌天能斬殺這些天辰盟的成員,在他們看來是理所應當的,不然怎敢挑戰龍天辰,挑戰神武四絕排名第四的龍天辰。

在丹昊天等人猶豫的時候,龍天辰那陰沉的眸子掃來,一個個嚇得一顫,不敢在猶豫,爆射而出。

「蕭凌天,今天就讓你為你自己的狂妄無知付出代價,憑你一人之力,竟然要和我們五人一戰,你這是找死。」

丹昊天,看著蕭凌天,眸子一沉道。

「呵呵,丹昊天,你們是自己膽顫了,好找一個理由讓你們自己擁有一戰的勇氣嗎?給你們一次機會,不然我出手,你們只能死,現在只要你們罵龍天辰卑鄙無恥,我就繞你們不死!」

蕭凌天嘲諷的道。

看著龍天辰陰沉的眸子,蕭凌天大敢痛快。

「你找死!」

出去被蕭凌天斬殺的寧修傑、申屠嘯、徐屠和衛庄斬殺的梅娘,天辰盟活著的五大高手,一字排開,對著蕭凌天殺來。

每人的身後,都懸浮著幾千道遠古天龍虛影。

「我已經給過你們機會了,可惜你們自己不懂得珍惜。」

「修羅封禁!」

蕭凌天的嘴裡吐出四個字。

瞬間一股可怕的力量將五人籠罩,一個個速度大減,戰力被削弱,一身實力只能發揮出十之七八,他們終於知道,為什麼先前幾人被蕭凌天那麼輕易的斬殺。

「神行拳!」

「偷天手!」

「漫天花雨!」

「神羅手印!」

「神風劍法!」

五人施展絕招,聖元化為一道洪流攻擊向蕭凌天。

看著那恐怖的攻擊洪流淹沒而來,蕭凌天毫不畏懼。

「須彌神功!」

蕭凌天的身後浮現出十八條手臂,直接轟殺而出,那恐怖的洪流,讓蕭凌天接連推了幾步。

五人分散開,將蕭凌天包圍,看到這一幕蕭凌天笑了,在他的領域下分開,死路一條。

這一瞬間,蕭凌天便感覺到,五人帶著凌厲殺機的目光,落在了他的身上,一大群天辰盟成員,看見蕭凌天被擊退,也興奮了起來,個個滿面怒氣,殺意凜然。

看著這些人凌厲的目光和一臉的殺氣,蕭凌天想到沈蒼生,這,讓蕭凌天徹底狂暴了。

這一刻,蕭凌天心中甚至有種將天辰盟所有人全部斬殺的衝動。

剛才的一擊,讓五人找到了自信,雖然剛才蕭凌天一招就能擊殺一人,但是他們五人聯手圍攻,而且個個實力遠超被殺的三人,和一戰一完全是兩個概念。

戰力有著天差地別,根本不可同日而語。

丹昊天看著蕭凌天,冷笑一聲道:「挑釁天辰盟者死!」

言罷,丹昊天身上氣勢陡然狂涌,直衝天際,一聲衣袍無風自動,聖魂秘境第六重巔峰生死境的氣勢,完全展露了出來。

「你,可以去死了!」

蕭凌天更快,眸光冰寒,瞬間施展祖龍戰體,根本不和對方廢話,龍翼一扇,身形瞬間衝出,瞬息臨近對方,毫不猶豫,猛然一拳砸出。

拳勁如山,虎嘯震耳,響徹四方。

轟!

一擊而下,血雨漫天,四處飛濺。

四周雅雀無聲,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怔怔的看著戰台上。

此時,戰台上哪還有丹昊天的身影,只有一堆碎肉。

本來以為聯手,能斬殺蕭凌天,可是蕭凌天一出手就斬殺一人,此時分開,在蕭凌天的修羅封禁下速度大減,更不是蕭凌天的對手,圍攻不成,一人瞬間喪命。

這一刻,天辰盟的人臉色很精彩,不少人臉皮抽搐。

他們天辰盟十大高手的五人聯手,被蕭凌天當著無數人的面,將其中一人一拳打爆,這是多麼巨大的恥辱啊!

龍天辰的目光第一次開始正視起了蕭凌天。

看著蕭凌天的背影,龍天辰目光寒冷無比。

蕭凌天毫不停止,一擊得手,迅速攻擊向第二人,可是此時反應過來的四人,瞬間站在一起,對抗蕭凌天的這招。

「轟!」

一聲巨響,蕭凌天倒退飛出,可是他們還沒來得及的高興,突然看見蕭凌天的嘴角出現一抹嘲諷之色。

長劍出鞘,一劍斬出!

「四季血歌!」

萬丈劍芒斬出,山河色變!

轟!

四人面對這一劍,哪怕一個個底牌盡出,依然四人同時被蕭凌天一劍重創,如死狗般躺在生死台上,口吐鮮血。

看著蕭凌天一臉殺意的走來,其中一人突然開口道:「別殺我,龍天辰卑鄙無恥。」

「對,龍天辰卑鄙無恥!」

其他三人聽見,就像抓住救命稻草一樣,對蕭凌天求饒。

龍天辰的臉色難看至極。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