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宮主在天外天得來的戰力。個個修為不在我等之下,數量有數百萬之多。這次冷家是要付出血的代價了。」

「他解恨才好,捅破天也隨他,我們回去。」鄧百萬一揮手,帶著一群人無聲回到真魔殿里。

「殘天,受苦了。老夫我」殘魔老祖看著殘天,心裡不禁有些內疚。

「老祖莫要再多說,殘天明白老祖的決定。仙磨兩族好不容易可以和平共居!」

殘天打斷殘磨老祖的話,點頭示意自己明白。殘魔老祖面露苦笑。滅天滅道兩人見此,正要張嘴解釋。殘魔老祖揮手讓兩人閉嘴,不要說什麼了。

「老祖,我有些累了,先回去休息了。」殘天告別老祖,拖著沉重步伐,朝自己房間遁去。

「老祖,為什麼不告訴他,就算少宮主不去,我們也會在法場把殘天他搶回來。」

「他能感到,又何須我多說。傳令下去,魔族無論誰,敢違抗仙魔兩界約定,除去正常承受的責罰外,我們魔族內部要罪加一等。速傳令下去。「

「老祖?這是為何!」

「不想滅族,就按我說的去辦。你們看冷家的下場吧。仙磨是否要一統,只是他一念之間的事了。「

「是,老祖,小的這就傳話下去。」

仙磨兩宮殿,一邊靜悄悄,一邊卻是驚恐萬份。

鐵牛一腳踢飛仙宮大門,仙宮守衛的箭齊射去,可是這些機甲人肉身大多極為堅硬的金屬做成,加上靈甲修為高超,齊齊雙手接著箭,反扔回去。殺傷諸多守衛后,直入內殿。

「大膽!」冷尊持著劍,身邊的那些妃子早嚇的躲了起來。鐵牛一道幻形過去,冷尊不及反應,已讓鐵牛拎了起來。

「再反抗,就地格殺!」

冷掌天洞府前,楚戰帶著一眾靈甲走了過來。靈甲人手上彎弓待射,楚戰龍淵劍朝里一指。一隊高階靈甲沖了進去。

一群蝙蝠人從洞府里沖了出來,靈甲一陣砍殺,僥倖衝出沖府的幾隻,也讓射成剌蝟。掉入在地。

「誰扔的天火!出來!」洞府里的蝙蝠人再也不敢遁飛出來,楚戰從後面靈甲人手上接過一松油火把,把整個蝙蝠人居著的大洞府照的半亮起來,黑暗之中,蝙蝠人的眼睛驚恐的睜大眼睛看著楚戰。

」是他,出去做壞事的就他一人回來。」楚戰目光掃視著蝙蝠人。蝙蝠人紛紛指著一個受傷的蝙蝠人齊聲說道。

「我們人族講以命抵命。你,滅殺,不得進入六道輪迴,其它,死!」楚戰盯著那受傷的蝙蝠人,咬著牙齒說到。 蝙仙界後山的密室里的鑒天鏡前,玄天長老,天鵬老祖,冷掌天三人看著衝天火焰前的楚戰,三人的額上冷汗直出,彷彿聽到蝙蝠人死前的慘叫。

「他來了。你看他並沒有退走,而是朝我們這方向來了。」天鵬老祖指著鑒天鏡里的楚戰,正慢慢轉身,對著鑒天鏡,臉上恨意依久沒有消去。

玄天長老跌坐回椅子上,看著冷掌天。

「你還是快走吧,只怕這次要連累元老院了。」玄天長老悲愴的說道。

「已經遲了。控子來報,數十萬修為高超的傀儡守著了所有出口。出去也只有死。」天鵬老祖說話的聲音都開始驚慌。

「出去,要殺要剮前我也要先殺剌他幾劍.」冷掌天抽出劍,朝外走去,玄天與天鵬老祖兩人跟著遁出密室。

三人端坐在大殿中間,玄天安然而坐,天鵬老祖坐立不安,冷掌天握著腰中的劍,兩眼直視入口,一副早忘卻生死的模樣。

不久,前院傳來沉重的腳步聲,元老院其它的人,早早躲回自己房間,房門緊鎖著。

「人族小子,你膽敢違抗天規,封神大會之前,你敢劫持宮主,你這是與整個仙界為敵。」冷掌天看著一個高大的威猛的人把兩個捆成一團人扔在地上,一看正是自己的兩個孩子,冷自代和冷尊。冷自代還能自持,目光看著自己的爹,而冷尊早嚇的抖成一團。

「爹,救命,快救我。」冷尊一聽到自己的爹的聲音,本能的喊了起來。

龍勝一腳踢在冷尊腰上。冷尊暈了過去。冷掌天靈力一激就要飛遁出來,龍勝的劍架在冷尊的脖子上。

「我絕不是怕你,只是尊主早下令了,他人要親手剮了你。你要再敢過來,我先把這兩個人殺了。你要是敢賭你比我的劍快,你就試試。」

龍勝的劍又深入一份,血從劍與肉的交接處漫了出來。

冷掌天坐回椅子上,微閉雙眼。

「冷李兩家,在飛龍谷之後,本以為就此結束了,各自相安無事,認命,想不到你們動用天火,滅殺我兄弟。蝙蝠人終歸只是執行命令,真正決策的是你們三人。」

楚戰龍淵劍輕磕了三下。

「少宮主,你兄弟的死與我李家無關,我後悔參與趟混水,若下這禍事。」李天鵬著實後悔。本來就覺得勝算不大,無奈自己沒忍著,起了賭心。

「割了自己雙耳,李家退出仙界。」

「望楚宮主遵宗約定!」李天鵬手起刀落,兩耳齊刷砍下掉落在地,李天鵬頭也不回,朝外走去。

「玄天,你私自動用仙界老老們培育的戰力對付我,雖然及時收手,可你著實是個無恥之人。不但沒有為仙界的平穩出力,反到處點火。留你在世上有何用!」

楚戰靈力盡出,十龍咆哮,楚戰把玄天掬了過來。手掌壓關玄天頭頂上,運轉起九轉化血功來,一會玄天只剩下一張人破落在地上。

冷掌天看著楚戰話語之間把玄天滅殺。仰天長嘆,一直緊緊握著腰中劍的手,無力的鬆了下來。

「我著實沒有想到最後一個蝙蝠人躲在雲層中,這是我們冷家天劫,都是爹不好,活了這麼多年,只知進,不知退,才會害了我孩兒。」

「冷尊,殘害水房仙奴無數,死,你,為我兄弟抵命。冷自代燒殺降龍宗無數,死。

念冷自代平時生活極為自律,苦修無數年頭,除去你修為,給延壽丹一枚,200年壽元,如能再修練成神,不計過往。如果還要圖謀報仇,來找我就是。」

「勝為宮主,財則人死,當我面殺我爹我弟,我何面目見人。」冷自代對著楚戰說完,爬著對冷尊磕了三個響頭,最後靈力盡開,整個人撞在石板上。

「爹,救命,快救我。」冷尊一看自己的大哥在自己面前死了,慘叫著掙扎。無奈越是掙扎,身上的捆龍索捆的越是緊。

「以命抵命。再讓我做選擇,我還會如此行事。尊兒你莫怕,草立一秋,人生一世。總歸會死的。爹和哥哥在黃泉路上等你,尊兒你別怕。」冷掌天說完拔出劍,往自己脖子上一橫。一顆人頭掉落下來。

「爹,你不能死啊,你要救我。我不想死啊!」

楚戰伸出手,把冷尊身上的捆龍索收了回來,把冷尊掬到自己眼前。

「你這膽小鬼,有你哥一半,這世界也不會這樣。「楚戰伸出來,把冷尊靈脈及丹田裡的靈氣抽了出來,把一顆延壽丹放入冷尊嘴裡。

「壞事做絕,還有200年陽壽,是你哥給你置換的。從此我與你們冷家兩清。再有爭議,到時斷不會手下留情。」

楚戰看著灘倒在地的冷尊。再看到雙雙自殺死於自己面前的冷自代及冷掌天,心裡卻只有一股悲涼。沒有一絲復仇的快意。

「少宮主,這。這。!」楚戰正自傷神,觀天尊者從外面走了進來,看著一張人皮,一雙耳朵,兩個死去的人。觀天尊者驚的呆立不語。驚恐的看著楚戰,連話也說不出來。

「把冷家父子厚葬!」

楚戰說完,打開次元空間,靈甲們如光影遁了進去。

「少宮主,你這是要去那?」觀天尊看楚戰並沒有要對自己及元老院其它的人要打擊報復,再看楚戰身形落寞,不禁擔心起這個仙界末來的一界之主起來。

「那來那了,仙界,塵世,都是一樣的勾心鬥角,爭權奪利,倒不如守著那幾株青竹,忘記這些來的好。」

半日後,一駕巨大的移星盤遁出仙界天際,落到易界的清劍宗山門前。

「大師姐,我要回去!」楚戰進了清劍宗,只見那次元空間樓閣經歷天火之後,空間再也難於縮小掛在手指上,水洗天等人乾脆把次元空間樓閣放大,立在清劍宗上。

鮑真一襲黑衣,直視著楚戰。

「希望你沒事,又覺得沒有這樣容易能活著回來。我一直一襲黑衣的等著,隨時準備著脫掉這黑色長袍,或是隨時準備為你痛哭一場。」

鮑真說不上有什麼表情,語氣平靜的說著。

「我想回去,回到有詩的日子。」

「證道路上只有無情,那會有詩。其實你不必這樣麻煩,這裡的竹子已成林了。」 楚戰看著鮑真,想努力保持微笑,終是變成慘笑。

「大師姐,我回去了,保重!」解釋又能如何,死亡也不是沒有見過,只是簡超在自己眼皮底下化成灰的慘景還是自己不能接受的,劉健他們久歷沙場,心早如鐵,自己無論修為多高,還種心境,還是無法修練。

楚戰遁入時光夢鏡機,鮑真依照鮑懷雪臨走時教的方法,布上仙玉,定下返去時間,楚戰眼前影像漸漸迷離不清,一會神識完全模糊。

再次醒來的時候,卻在清劍宗山門外。一去九年,清劍宗又招了許多新的弟子,楚戰的從山門旁邊走了過來,山門入口兩個年輕的後生修士正在盤查進出的人。

「你的令牌!」兩人持著劍,看著楚戰這年紀也並不太大,卻也都不認識,盤問起來。

楚戰伸出手在長袍里摸索一番,卻並沒有找到清劍宗的出入令牌。楚戰看了兩個年輕的修士一眼,使出那移形換影來。一個眨眼,遁走了事。

「鬼啊!」兩個年輕的修士,那裡見過這等架勢,活生生的人從眼前消失,兩個四下觀看,一如往昔,並無二致,兩人不禁後背發涼,正不知如何處置,山門內走來幾個熟人。兩人拉著攀談一番,心神這才好些,再抬頭一看頭頂這炎炎熾日。

「就算有鬼,在這陽氣正旺的時份也是做不了怪。」兩修士相互打起氣。正是好過些。

楚戰一路遁來,很快到了小靈山境地,正值秋季,竹林卻也極少枯葉。楚戰也沒有凌空遁走,而是施展那靈猿決來。整個人如箭一樣朝小靈山彈去,借著竹了彈力,穿梭在竹林之中。

「想那日與還說要去靈猿門看個究竟,可是計劃卻總不如變化,幸好自己參悟透了這靈猿決,見到袁十三,也可以傳授一二。」楚戰一路無聲遁去。數百里竹林很快就到頭了。

近鄉情更怯,楚戰到了深水潭卻停了下來,坐在潭邊緣上,看著自己倒影,閉上眼睛,放出神識,靜靜的坐著。

「小靈。你怎麼還燒水,我聽青蓮師傅說,他可是去了數十萬年前,做仙宮宮主了。你何必執著。至少你可以不必天天燒水等他回來,」小青憤憤不平的說道。

「小青,我活著除了等他回來,沒有比這更有意義的事情了,如果有,我不會在這裡等著,九年時間,對我們來說短暫的如一個夢,我真的很幸運在孤單了數十萬年後,能遇到他。讓原來沒有意義的時光,多了這分等待。」

「小靈,他有什麼好的,不著家的男人,情債多如的,十個手指都數不過來。早知他這樣,當初我們在小溪邊就不撈他上來。」小青氣的轉過身。

楚戰低下頭,雙手合起,掬來一些水,把臉洗了個乾淨,理了理長袍,轉身朝小靈山自己洞府走去。

到了洞府前,小靈與小青卻也沒有出來,洞府小靈清理一新,象是等著有客人來一樣。楚戰取出一根短笛,想了想,湊到嘴邊,吹了起來。

「深水潭處,曾凝望,千年古月曾照,倩影靚妝。執手輕言一句,君苦苦倚欄杆,春夏后,今又秋高氣爽,我是混人,千山萬水走遍,回故園,草又黃,臨見君,洗涮征塵,心已老,等死路漫長,談情說愛心老似荒唐。歸雁聲里,笛聲和竹濤,斷肝腸。」

笛聲悠揚,似斷又續。象是無力,卻又綿長,整個小靈山竹海,隨之嘩嘩作聲。楚戰聽得聲音腳步聲來,腳步聲停,沒有回頭,把這曲吹完。

「楚哥哥!」曲吹完,楚戰收起心思,讓自己臉上保持著笑容。聽到身後傳來小靈的聲音,這才緩緩回過頭來。

只見小靈用力扶著小青,微笑著,一如春風吹來,楚戰長舒一口氣,心情這才開始好些。

「楚哥哥,我們回家吧。」小靈走上前,一手拉起楚戰,一手拉著小青,朝里遁去,等到了洞府里,楚戰看到裡面果有熱氣飄著,竹桌竹椅卻更是精緻。

「小青,青蓮師傅她老人家近來可好?」楚戰溫和的看著小青,小青卻因為剛才說了楚戰的話,正自心虛,有些羞愧的低頭不語。

「她還好,一直在枯修,極少出關。」小青低頭說道。

「楚哥哥,喝杯靈茶。」水早已準備好,靈茶也是準備好了,連那茶杯都是早洗好的,很快小靈遞過靈茶。

楚戰伸手去接。

「你這次回來還走嗎?」小青抬起頭,看著楚戰,問道。

楚戰伸出去端靈茶的手停在空中,小靈的手卻不禁抖動起來。

「不走了,倦的哪也不想去了。」楚戰自然的接過靈茶,輕吹了口氣,湧起陣陣茶香。

「小青,我們去外面看看種的青菜是不是可以摘一些回來。」

小青還想再說什麼,小靈拉起小青往外走去。楚戰自嘆一番,獨自品起茶來。

楚戰這笛聲自是引起諸多人注意來。自是楚戰走後,便起了一串反應,

鮑真把楚戰送走,正在劍閣里獨坐發獃,外面卻遁來一桿人,正是傀儡殿里的文秀等人,還有那個叫元一的姑娘及那美若仙子的天音仙子。

「大師姐,你能否把我們也送到十萬年後的清劍宗?少宮主的封神大麴很快就要舉行了,他不能不回來。」文秀上前一步,語氣溫和到不能拒絕。

鮑真看著文這十個出色的女子,再看看元一。

「你們要有仙玉,我送你們過去,反正兩個也是多,十個也是多。」鮑真看著眼前的女子,無奈的說道。世間多是負情郎,沒一人好貨色,鮑真心裡腹誹一句。

「等等,還有我們,鮑真姑娘,把我們也一併送回去。」正當文秀與元一等人要回去時,又遁來幾人。卻是楚戰的兩位師傅苦默大師與劍鬼,後面還有郭雲夫婦及郭驚風。

「宗主,夫人。你們也要去么?」鮑真看見郭雲,低首問道。

「鮑真,我們不去,卻是我兒驚風要去!」

楚戰自是不知自己這一走,後面竟跟來如此多的人。自是悠閑。然清劍宗的清無邪卻是沒有這等閒情逸緻。

正自打坐修行,突然驚醒過來,隱約感到山門外有陣陣喧囂。結束閉關朝山門外遁去。遠遠的看著自己的師弟劍鬼帶著數十位絕色女子朝山裡走來。 清無邪遠遠看見,自己的師弟劍鬼帶著一群人走了進來。疾遁過去。

「師弟,你終是回來了。」清無邪一看劍鬼回來,心裡自是高興,大淵國周邊這段時間也不太平靜,自己師弟早證大道,修為了得,自己算是有了座大靠山。

「我說要悄悄的回來吧,麻煩來了,躲都躲不過。」劍鬼一看清無邪來了,對著苦默嘀咕了一句。

「師兄,好久不見,甚是挂念!」劍鬼嘀咕完,臉上卻堆起笑,迎了上去。放在背後的手卻朝著苦默一揮,示意苦默先走。

「師弟,你回來就好,正好師兄我找了些靈茶,還有些其它界上好的物品,正要與你看看。」清無邪臉上推滿笑,上前拉著劍鬼的手。

清無邪正要張口讓劍鬼介紹一番這些女子,苦默卻帶著這些女子風一樣朝小靈山方向遁去,竟是沒有停留下來的意思,這到也是,不要說劍鬼有了暗示,就算沒有,放以前,這苦默也不會把清無邪放在眼裡,更何況跟著徒弟楚戰,得了些機緣,修為已不是一個境界。

郭驚風卻繞了個圈子,遁回清劍山自己的住處

「靈茶,我只喜歡喝小靈姑娘的,其它的修練資源,師兄,你知道的,我年紀不小了,也沒有慾望了,有空再說,有空再說。我先走一步。師兄。」劍鬼說完用力一制動,把手從清無邪手裡抽了出來,頭也不回的朝上靈山方向遁去。

「師弟,有空上清劍山坐坐,坐坐,我們有些日子沒有見了。」

劍鬼急疾遠去,身後還傳來清無邪的聲音,劍鬼嚇的遁走的更快,一會跟上了苦默等人。

「你也有些無情,這麼多年沒有見到你師兄了,有些見色忘義了。」苦默看到劍鬼這麼快跟了過來,有些不忍的說道。

「大師傅,你還好意思說我,你怎麼不因去重振你們大雷音寺,掃地僧,一天到晚在那掃地,掃啊掃的等著回去重振山門。」劍鬼反唇相譏起來。

「算了,一個宗門的興哀也是天道使然,早就命中注定,我管的了一時,管不了一世,更管不了世世代代。」苦默細想之下,更是明白劍鬼的心思,做一世閑的仙鶴,不願讓這宗門捆著手腳,不得自由了。

天音仙子,看著這極目窮處的竹子,聽著這竹葉茲茲聲。感覺這地很熟悉。

「這個也是清劍宗,我們現在來到數十萬年後的時代,清劍宗還是那那個清劍宗,時空不一樣。」元一看著天音仙子面上有些迷惑,上前解釋起來,天音仙子一下明白過來。

一行人跟隨著苦默遁到小靈山腳下。卻只有空空的的三個洞府。苦默與劍鬼指了指中間的洞府說道:「他人不在這裡,你們在這裡等他們。」

文秀及元一等人走了進去,苦默與劍鬼遁入自己的洞府,文秀與元一等人走進楚戰的洞府,,裡面乾乾淨淨的,空間卻裝不下有這麼多人,文秀等人把椅子都挪了出來,天音仙子幾人很快拔出劍,到山下砍起竹子來。不久整個山腳下響起來諸多人的閑聊聲來。

「三個女人一台戲,我們帶著這一堆人過來,只怕徒兒他煩都煩死了。」苦默躲到自己洞府,聽著外面的吵雜聲,秘術傳音給劍鬼。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