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雷級,算是中等吧」。

克羅仔細看了看段遇:「太低了,看來潛力榜是沒希望了」。

段遇是一陣的迷濛,自己是雷級中等,在混亂城可是頂尖級別,怎麼到了火宗,連潛力榜都不是?

段遇心中有很多不明白,又不好意問,生怕別人看不起自己。

「那個叫龍兒的,直接挑戰第一名蒙脫了」

「不可能啊,沒聽說這個人啊,是不是才加入的」

「據說是昨天特招的幾個人中的一個」

「牛逼,一個新人,竟然挑戰老傢伙,有的熱鬧看了」。

原來,龍兒去風雲榜按動了挑戰按鈕,風雲榜上的人就自動感應到了,龍兒是直接按動蒙脫的名字的,蒙脫自然必須來,不來就等於認輸了。

「是誰?那個混蛋,不要命了?」

蒙脫一進來擂台,就沒好氣的罵罵咧咧。

「大個子,別滿嘴噴糞,罵人有什麼本事,拳頭上見真章」。

蒙脫一看,一個小女孩,在揮舞著小小的拳頭,在向自己示威,就是生氣也生不起來了:「小姑娘,別鬧,你是按錯了吧?」。

「廢話,我找的就是你,我要上風雲榜,自然找第一名挑戰,這有什麼錯?」。

蒙脫這才意識到,小女孩是真的了,一股無名之火,就從心底升起。

「老子好幾天,沒動手了,今天就拿你祭拳」。

蒙脫伸展了一下身子,渾身的筋骨爆響,卡啦卡啦的十分的滲人。

奧術起源 「來吧,小姑娘,一會就叫你知道,什麼叫做第一名」。

龍兒攥緊小拳頭,一個彈身躍起,就飛向蒙脫,擊中了蒙脫的胸膛。 「噗通」一聲,蒙脫坐在了地上,小女孩的一拳,竟然把蒙脫擊倒了。擂台下觀看的所有人,都吃了一驚。所有的人都認為,蒙脫是太大意了,也許是在跟小女孩開玩笑。

蒙脫卻是臉紅耳赤的站了出來,惡從膽邊生,火從心中來。

「是你找死,可怨不得我蒙脫」。

說時遲那時快,蒙脫運足丹田之氣,以極快的姿勢拿捏了一個手決,把所有的真氣內勁都集中在右拳之上,狠狠的打在了小女孩的頭部。

「咔嚓,哎吆」,眾人都以為是小女孩必死,就連段遇也極為的擔心,蒙脫既然是第一名,盛名之下無虛士,小女孩肯定是完了。

段遇甚至可惜的閉上了眼睛,不忍心看到慘烈的場面。

「蒙脫的手斷了,蒙脫敗了」

「。。。。。。。。。。」

一陣的高呼,段遇睜開眼睛,奇怪的是,小女孩笑眯眯的站在擂台上,蒙脫左手抱著右手,極其痛苦的躺在地上。

顯然是被小女孩雄厚的內勁真氣給震斷手臂了。

「怎麼可能?」,就是段遇也不相信,龍兒是自己從野外撿的,十幾天前還是一個嬰兒,今天也還是一個小女孩,怎麼能就把第一名的蒙脫給震傷殘了?

風雲榜上的名字也變了,第一名是龍兒,而蒙脫跌出了風雲榜,成了潛力榜第3名。

「克羅,這是怎麼回事,蒙脫就是失敗,也是第二名啊,怎麼會跌出風雲榜,進入潛力榜?」。

「段遇,不明白吧,這風雲榜,潛力榜,是智能系統,能準確的預測每一個人的功力,蒙脫手臂受傷,能進入潛力榜就不錯了,說不定,連潛力榜都不是了」。

段遇有些明白了。

「克羅,有些問題我不太明白,給我說說如何?」

「好啊,你請我撮一頓,我全部告訴你」。

「好,龍兒獲得第一名,也應該祝賀,龍兒,過來,認識一下」

龍兒下了擂台,一蹦一跳的來到段遇身邊。

「公子,怎麼樣,我沒騙你吧,其實你也行,多了我不敢說,風雲榜你也能進的」。段遇還是搖頭:「過幾天再說,我先看看,別丟了人」。

三個人來到酒館,段遇拿出晶卡。

「老闆,四個小菜,三壺好酒」

「好來,一共10和火宗點」,小二接過段遇的晶卡,一刷卡就驚呆了。

「10億火宗點?」,克羅也是一驚。

「看來段兄也是深藏不露之人啊,剛剛進入火宗,就獲得10億火宗卡,也是驚人,來之前莫非是四品煉丹師?」。

段遇歉意的笑笑:「克羅兄所言不錯,小弟正要跟兄長請教,著火宗的級別是如何排列的?」。

「怪不得啊,原來段兄是四品煉丹師,如此富有也就不奇怪了。這火宗的功力級別不是跟大有帝國一樣。大有帝國分風雲雷電,電級就是最好水平」

「可是,在火宗是按照鍊氣期、築基期、金丹期、元嬰期、出竅期,化神期、合體期、大乘期、渡劫期來分得,大有帝國的電級高等,只能相當於火宗的練氣初級階段,每一級都是分10個層次的」。

段遇大致明白了,在火宗的最低進入內門的人,級別就是練氣層次,也就是大有帝國的電級高等。而自己只是雷級中等,看來需要漫長的修鍊了。

還有一個問題,段遇不是很明白。

「克羅兄,那內門有沒有風雲榜,功力是怎麼樣的,內門的掌門豈不是深不可測」,「呵呵,這也不盡然,內門的掌門功力是什麼級別,我不太清楚,不過內門的風雲榜是築基期,卻是真的」。

「你怎麼知道?」

「在火宗,只要你有火宗點,就可以購買任何東西,包括情報,都是可以買的,不過,也有買不到的,就比如火宗掌門的信息」。

段遇明白了,在丹宗的古雲長老,50年前就一位是築基高手,那現在的水平起碼是金丹期了,段遇心裡有了一個大致的了解。

「克羅兄,你有沒有修鍊級別的相信分類和說明,我購買一份」

「對不住了,我也是道聽途說,詳細的資料只要進入內門就會知道,這個是嚴密禁止買賣的,進入內門之後,可以進入秘籍寶庫,隨便查閱」

「秘籍寶庫?那是什麼東西?」

「據說是火宗看守最嚴密的地方,有不同的結界封鎖,你能破解哪一級的結界,就能閱讀哪一級的秘籍,我也沒見過,都是聽人說的,我爭取今年殺入風雲榜,明年大選就可以進入內門,不就什麼都知道了」。

「你知道風雲榜最後一名的功力如何?」

「當然是電級高等了,只是稍有差別而已,進入內門是板上釘釘了」。

段遇沒有白花著10個火宗點,知道了不少自己不知道的東西,兩個人喝酒不少,聊的非常投機。龍兒不喝酒,只顧吃,四個菜早就被她吃沒了,段遇只好重新上了四個菜,三個人才夠吃。

回到自己的卧室,段遇關上門,召喚出段撲。

「段撲,你以前怎麼沒有告訴我,功力的級別還是這樣分級的?」

「嘿嘿」段撲笑笑:「這有什麼奇怪,我以前告訴你,有什麼用,你功力級別太低,就算是你到了渡劫期,上面還有劃分,我現在告訴你有用嗎?好好修鍊吧,除非你一下子全部找到所有的煉天圖,別說是渡劫期,狗屁都不是,在你手裡就是小孩的把戲而已」。

段遇一聽無語了,只好換一個話題。

「最近我沒有召喚你出來,你修鍊的怎麼樣了?」

「還能怎麼樣,沒有第二頁煉天圖,我就是天天吃萬年天龍草也是無用,我的丹田已經滿滿的,不能再擴大,也是枉然」。

「那你感覺火宗有什麼不對嗎?」

「感覺不錯,極有可能是煉天圖的存在,因為我有一種召喚感,雖然不是很清晰,若有若無,不過,既然有火焰塔,就肯定有火龍,慢慢來就是了」

「對,我必須先進入內門,在外門只能一事無成」

「嘿嘿,你現在只是雷級,要想殺入風雲榜,就只能越級戰鬥,不過,問題不大,好好修鍊吧,我儘力幫助你,實在不行,可以做作弊」。

段遇有些汗顏,要是那樣,也有太無能了,自己連電級高等都不是,也太丟人了,必須進入內門,就首先進入風雲榜,到時候,自己就算不是練氣期,也能進入內門了。 「你們聽說了嗎?外門又特招了一位年輕人,叫什麼玉斷,名字真古怪」

「想必有些本事吧?既然是特招?」

眾人還知道,玉斷跟段遇做了鄰居,兩個人經常一起吃飯。

過了幾天,又一件驚奇的事情發生了,玉斷開始了瘋狂的打擂。

第一天,戰勝了潛力榜第一名,成了潛力榜第一。

第二天,戰勝了風雲榜第50名,成了風雲榜前50.

第三天,決戰風雲榜第二,成了風雲榜前二。

第四天,決戰風雲榜第一,失敗。

儘管如次,玉斷穩坐風雲榜第二,一直就保持這個局面。

人們無不在議論這個玉斷,都想知道這個玉斷是什麼人,可是,沒人知道。玉斷除了打擂台,就在自己自己的房間里,僅僅的關閉著們,就是吃飯時間也很少見玉斷出來。

但人們發現,段遇跟玉斷成了好朋友,經常出入玉斷的房間,

除此之外,人們對玉斷一無所知。

段遇在準備了一個月後,也開始了打擂。

第一月,挑戰潛力榜第50名,失敗。

第二月,挑戰潛力榜第80名,失敗,

第三月,挑戰潛力榜第100名,失敗。

段遇有些著急,在自己的房間里,跟段撲求教。

「就沒有一種速效的辦法?三個月了,我已經挑戰三次,可是,失敗了三次,我都沒有信心了」。

「我有什麼辦法,潛力榜的學員,也都是電級高手,您才雷級中等,相差兩個檔次,顯然是有點難,要不,我替你打擂台」。

段遇苦笑:「別說風雲榜擂台是智能系統,會檢測出你的身份,就算是偽裝的好,也是沒用,你現在已經是風雲榜第二了,何必再替我爭奪?」。

「我那是替你爭一個位子,為的是來年2月2大選」

「不行,我需要提升功力,即便是越級挑戰,沒有足夠的功力是不行的」。

「你讓我想想。。。。。對了,你現在的功力快速提高時候是很難的,但有一種方法可是提高實力」

「快說」

「你的丹田擴張有限,所以真氣無法繼續吸收,空有海量的天龍草不能吞食,豈不是可惜,只要你的丹田能夠再吸收,只要你吞噬天龍草,你的真實實力就能超越電級,成為練氣期」。

「太好了,你說這麼辦?」

「很簡單,你每天找人戰鬥,刺激丹田吸收真氣就是了」。

段遇明白了,這是一個很笨的方法,可是很有效,就是不斷苦練,拿著其他的學員做陪練。

段遇在火宗外門貼出了告示:挑戰所有的外門高手,賭注是1萬火宗點。

所有的人都笑了,人們都知道,段遇挑戰潛力榜第100名都失敗了,從此就沒敢再挑戰,是一個十足的弱者。

欺負弱者是強者的愛好。

「走,跟那個傻瓜約戰去,有1萬火宗點,不賺白不賺」

段遇的告示貼出出,外門十幾萬人都興奮了,都想贏取段遇的1萬火宗點,

第一場:段遇輸,拿出了一萬火宗點。

第二場:段遇輸,拿出了一萬火宗點。

第三場,第四場,第1000場,一直就是段遇輸,段遇為此付出了1000萬火宗點,段遇成了火宗外門的笑話。

人們只要想要火宗點了,找段遇打上一架就行了,反正段遇誰也打不過。

段撲更是關心。

「段遇,都1000場了,感覺怎麼樣?」

「段撲,太好了,你想的這個辦法就是好,有了這1000人的陪練,我的丹田幾乎充實了一倍,也似乎擴大了一點」。

「你估計是怎麼級別了?」,「雷級高等絕對沒有問題」。

「哈哈,繼續,估計已夠會有更多的人來找你」。

在以後的三個月里,又有9000人約戰,幾乎是每天100場,段遇又付出了9000萬火宗點,一直是輸,沒贏過一場。

段遇成了火宗外門最沒有潛力的笨蛋。

「現在怎麼樣了?」段撲又開始關心。

「現在是實力已經達到電級高等了,不過,還要戰鬥,我需要丹田更加充實」

又是三個月,一萬名學院的約戰,徹底是段遇變了一個人,段遇還是逢戰必敗,漸漸的形成了定規,沒錢了,找段遇約戰。

段遇,人傻,錢多。

可是,讓眾人沒有想到的是,段遇開始約戰潛力榜上的人了。

第一天,約戰潛力榜第100名,勝。

第二天,約戰潛力榜第50名,勝。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