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行執事站在一邊,肅然而威武。

居中之人,四十齣頭,正是斗丹塔值班主事:薛長青。

「薛兄,我把人找來了。」蘇俊匆匆走過去說道。

薛長青看了李默一眼,愣了愣道:「俊兄你不是在開玩笑吧?這麼大半天,你就找了這麼個小子過來,別的不說,他當真有玄級三品的丹道?」

蘇俊苦笑一下,低聲說道:「我這也是無奈之舉,師門那邊要派人過來至少要到明日。四處尋找,也沒有合適的人選。我這師侄雖然年輕,但卻是我宗門的天才,已經能夠在高級修鍊場修鍊了。」

「咦,這麼年輕就能在高級修鍊場修鍊么?」

薛長青倒是多看了李默一眼,但仍是搖搖頭道,「但是這也和離坐鎮八十五層的資格可差得遠呢,隨便一個挑戰八十層的弟子,那都是在高級修鍊場修鍊半年以上,挑戰八十五層的,那至少也是一年的苦練。更多更快章節請到。更別提今日挑戰八十五層的幾個人,全都是各宗門弟子中的厲害人物,其中一個還挑戰過九十八層的。」

「這我知道,不過——總比沒有人坐鎮的好吧?」蘇俊嘆了口氣,無奈的看著薛長青。

看著蘇俊這樣子,薛長青便只好說道:「即是這樣,便讓這少年上吧。只希望,別敗得太難看。」

另一邊,蘇青玉悉心叮囑道:「默兒,你不必有什麼心理負擔,盡全力便好,最緊要的就是鎮定。第一時間更新」

「弟子明白了。」

李默微微一笑,這等程度的比試,他又怎麼會有什麼心理負擔,權當苦煉丹道之後的一日休息罷了。

在蘇俊引導下,他走進了傳送陣。

光芒一閃,李默便現身在了斗丹塔第八十五層。

寬闊的圓型房間,幾乎沒有設施可言,若非說有,那就是地上有著兩個蒲團。

待李默在坐鎮方的一側坐下,伸手在一旁的圓石上一拂,石頭上便釋放出光澤,在房間一角,出現了傳送陣的光澤。

此時,第一縷陽光透過雲層,射在塔尖之上。第一時間更新

塔下一名值班執事便大聲宣佈道:「時辰到,斗丹塔即時開放,各層執事入塔,各層挑戰者可依塔規進行挑戰。」

話落,作為裁判的各宗門執事進入到各層。

抵達李默這個房間的,是一個三十齣頭的方臉執事,一臉的嚴肅。

見到李默坐鎮,他便不由露出幾分狐疑的表情來。

早等待著的挑戰者們,紛紛進入到傳送陣中。

此時,塔外的晶片一枚枚開始點亮,將塔內各層的情況清晰的呈現出來,讓圍觀者宛如身臨其境一般。

出現在八十五層的第一個挑戰者,是個二十七八歲的黑衣青年。

他一進來,見到坐鎮者只是個十五六歲的少年時,不由傲然一笑,眼中流露著輕蔑之色。

李默淡淡坐著,宛如一方磐石般,靜得出奇。

挑戰者一入塔,塔內的選丹法陣自動啟動。

在李默身前的半空中,出現了一個直徑尺余的方塊,方塊表面縱橫交錯,由無數的文字組成。

方塊一經出現便飛速的旋轉起來,待到停落下來時,方塊上的文字組成三個大字:通竅丹。

一見這三字,青年臉上笑意更濃。

與此同時,塔外的值班執事也開始發話。

「第一層,坐鎮者:月海門弟子林肖,挑戰者:黃岩宗弟子張鐵,挑戰丹藥:碧水丹。」

「第十三層,坐鎮者:灰原門弟子王戰,挑戰者:玉鐵門弟子劉寒,挑戰丹藥:大補氣丹。」

「……」

「第八十五層,坐鎮者:雲天門……」

值班執事話到這裡,臉上不由閃過一絲驚異,然後大聲繼續道:「坐鎮者:雲天門管事李默……」

此話一落,頓時場中暴發出陣陣喧囂聲。

「天吶,他就是李默!」

「就是他擊敗了白海門柳大長老的兩位弟子,獲得了金猊牌啊!」

「……」

在場各宗上萬弟子,不少人早在晶片上發現李默年紀太輕時,而有所注意。

畢竟,十六七歲的年紀,能夠抵達玄級三品,這絕對是擁有天才之資的。

但誰也沒有想到,這少年的驚人身份。

早在兩個多月前,李默和柳長卿兩弟子一戰以及火靈骨之事,其實早已經傳遍翌州各宗派,甚至在其他州郡的玄門也有所耳聞。

李默經此一戰可謂名震翌州,即使是這獨重丹道的聯盟之地,亦早是名聲響徹。

關於他以支族弟子入宗門,半年過三試堂,一年之後通過內門執事考,解決宗門千年之題之事也早是傳得沸沸揚揚,無一不引人側目驚嘆。

如今,李默出現在斗丹塔內,頓時震驚全場。 ?塔下之地,薛長青也大吃了一驚,扭頭問道:「俊兄,此子當真就是那位李默么?」

蘇俊笑了笑道:「本宗之內,就這麼一個李默。」

笑歸笑,他突而有些不安。

剛才只想著斗丹塔缺人,不得已選了李默。

但是現在仔細想想,讓李默坐鎮斗丹塔卻並非好事。

如今的李默,可是代表著宗門的顏面,名氣之大,別說一般宗門了,就算是秋水宗和白海門這樣大宗派的弟子那也是無法相比的。

而若然李默在丹道慘敗於他人之手,那對於宗門的名聲也是很大的打擊。

只是,此刻已容不得有任何退路。第一時間更新

此刻,那執事又繼續道:「挑戰者:金戈門弟子余亮,挑戰丹藥:通竅丹。」

話一落下,又是一陣喧囂的議論聲。

聽到眾人之言,人群中一個二十**歲的白衣青年傲笑一聲道:「此戰可謂毫無懸念,余亮必勝。」

眾人紛紛扭頭望來,附近一時間安靜無比,只因為這白衣青年身份不俗。

此人名為秦慕風,乃是秋水宗內門弟子,拜長老門下,身份赫赫,在坊市之地已歷練兩年有餘。

半月前他曾挑戰到九十五層,雖然敗下陣來,但在玄級三品中那也算是佼佼之列。

只聽秦慕風侃侃而談道:「這李默,以金身境中期的修為擊敗了柳長卿大長老的兩位弟子,武道實力確算逆天。那麼,丹道修為沒道理這麼嚇人,即使他是靈骨之軀。」

眾人聽得倒都是點點頭,雖說靈骨之體千年一現,受到各宗門推崇,列位九等根骨之上。

但是,在大宗派中,其實九等根骨者並不少見。

靈骨縱高於它,想來也不會到多誇張的地步。

秦慕風又說道:「金戈門為二線宗門,這余亮乃宗門佼佼之輩,一路從六十七層,殺到八十四層,只花了三天,可謂蓄勢而來。這通竅丹的難度也不算低,以二人經驗而論,高下即分。」

周邊人聽得都紛紛點頭,覺得秦慕風的分析實在是有理有據。

塔外喧囂一片,塔內卻安靜得很。

此刻,煉丹的藥材已經送入了各層塔內,由執事檢查無誤之後,分發給坐鎮者和挑戰者。

隨即,斗丹開始。

一時間,八十五層可謂萬眾矚目。

只見余亮飛快的將藥材投入爐中,祭火煉丹,速度快得驚人。

李默的動作則顯得慢條斯理,根本不受余亮的影響,慢吞吞的將藥材放好,這才祭起玄火來。

「三花煉火訣?」

余亮瞥了一眼,頓時嗤笑出聲。

那做裁判的方臉執事看在眼中,也直是搖搖頭。

塔下,蘇俊一愣道:「怎麼會是三花煉火訣?」

蘇青玉也不免蹙起眉頭來:「對啊,怎麼會是三花煉火訣?那不過是本宗入門的煉火訣,乃是傳授給玄級一品煉丹師用的。第一時間更新以李默的丹道修為而言,使用的至少也該是九花煉火訣才對啊。」

蘇俊頓呼不妙,一錘掌道:「麻煩了麻煩了,該不會李默這小子怕我們笑話他丹道修為不夠,故意假裝是玄級三品丹師吧?」

「這倒不會,他確實是玄級三品。我擔心的,則是他為了面子,故意說是進了高級修鍊場修鍊,其實只不過呆在初級修鍊場……」蘇青玉不安道。

蘇俊一時頭疼之極,說道:「這件事情果然還是太不慎重了,任他有靈骨之軀,但到底入門時間太短,時間都拿去修鍊武道。丹道上的經驗大大不足,堂堂玄級三品煉丹師,竟然只會使用最初級的三花煉火訣,這簡直就是個大笑話啊。」

這時,場中也早是炸開了鍋。

一時間,笑聲一片。

本就有人嫉妒李默如今的名氣,更擁有金猊牌在手,如今見他使用三花煉火訣,自免不了落井下石,逞逞口舌上的威風。

塔內,余亮施展著金戈門的招牌煉火訣「五疊煉火訣」,快速的煉製著丹藥。

這五疊煉火訣向來以快出名,如同快火燉肉,火勢又大又猛,正是憑藉著這樣的高速度,他一路過關斬將,抵達這八十五層。

相比之下,李默就象個慢吞吞的蝸牛一般,那動作和快實在牽扯不上任何關係。

這場勝負,似乎一目了然,高低立判。

「丹成!」

兩個多時辰,不過彈指一揮間。

余亮大喝一聲,率先完成。

方臉執事大步走過來,將爐蓋一揭開,便大聲宣佈道:「通竅丹成,上品一枚,中品三枚,下品四枚。」

塔外,金戈門的同門們都發出喝彩聲。

通竅丹這樣難度的丹藥,能出上品一枚,可謂定下了勝局。

就在這時,突而方臉執事眉頭一皺,余亮也輕咦了一聲。

只因為,李默的丹爐中竟然傳來淡淡香氣,那正是——丹香!

丹香透過晶片傳送到塔外廣場,觀看第八十五層的眾人也都臉上抹上一層怪異。

「怎麼可能,李默竟然也煉出丹香了!」

秦慕風一臉驚訝,這事情可不在他推斷之中。

別說他怪異,薛長青、蘇俊等人也都是一臉狐疑之態。

入門級的三花煉火訣講求平穩煉丹,出丹速度非常慢,而五疊煉火訣是出了名的出丹快,煉同一種丹,二者之間相差個一個時辰出爐也在正常範疇內。

但古怪的是,余亮剛剛丹成,這才幾個呼吸時間,李默竟然煉出了丹香。

丹香出,離成丹不過咫尺之遙。

三花煉火訣,竟然能夠快到如此地步?

就在眾人搞不懂這其中玄機之時,丹香已由濃至淡,直到消失不見。

「丹成。」

李默慢悠悠的道了聲,收起玄火來。

方臉執事蹙著眉頭走過去,將爐蓋一揭,爾後足足愣了一小會兒。

塔外眾人皆伸長脖子,踮著腳尖,試圖從晶片中窺探到爐中景象。

一時間,場外寂靜一片,都在等待著結果的宣布。

「咳——」

方臉執事清了清嗓子,一臉怪異的瞥了李默一眼,然後才大聲宣佈道:「通竅丹成,上品一枚,中品三枚,下品五枚。」

「什麼?」

余亮的臉色一下就白了,他幾步躍到李默身前。第一時間更新

待低頭一看這爐中丹藥時,整個人如遭雷擊,一屁股坐在地上,直是大受打擊。

此刻,爐中景況也由晶片實時傳送出來。

一時間,場中驚呼聲一片,宛如一鍋沸水。

「天吶,怎麼可能!」

「三花煉火訣不僅跟上了五疊煉火訣的速度,成丹之後更多了一枚下品丹。」

「怪事,這簡直是天底下最怪的事情了!」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