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確實是美到了極致,說他是造物主的寵兒也不為過。

而且從他揭開自己真面目起,一股無形的壓力便從他身上散發出來,儘管看起來不像是刻意為之,但也說明了他本身很不簡單!

紅斂!

修神界四尊之一的紅尊,他若是簡單就怪了!

見到他,季顏便想起上次的紅葉事件,心裡就是一凜,卻在此時漫天的紅葉忽然停止的降落,如時間凝滯了一般,無數的紅葉安安靜靜的懸浮在空氣中,唯美而且詭異。

再看紅斂,忽然眨眼之間消失了身影。

「你的身上有他的味道……」耳邊傳來一道極為媚骨的聲音,季顏渾身一抖,幾乎剎那間渾身的寒毛都豎了起來,她猛然轉身,身後除了懸浮不動的紅葉並無其他。

季顏再度轉身,紅斂已然靜立於不遠的位置,妖美的五官浮上一層難以形容的攝人笑容,彷彿根本就沒有移動過。「見到本座的樣子你還能保持鎮定,說明他向你介紹過本座。」

「你是紅尊。」僅此而已。季顏開了開口,葯青確實說起過他,不過僅說了一個名字罷了,至於他們之間的關係,想必就只是相識一場。

但是紅斂的一番話卻讓季顏明白了他接近自己的目的,這明顯是沖著葯青來的!

紅斂輕輕一笑,五官如一朵盛開的血色彼岸,如玉的手指輕輕滑過自己的側臉,「你覺得本座美么?」

季顏頭皮一麻,嘴角抽了抽沒有說話。

「怎麼,流白那平淡無奇的五官能讓你懷舊,本座的絕世容貌竟入不了你的眼?」紅斂眸光微閃,危險的看著季顏,「還是說,你覺得本座比上不與你朝夕相對的青尊?」

「沒有人比得上他。」季顏堅定的說。

紅斂呵呵一笑,漫天的紅葉都因為他的笑減弱了三分顏色,「的確沒有人比得上他,他是聖主之下的第一人,三界第一殿殿主,他所擁有的權利和地位是至高無上,然而這一切,卻被他輕易的拋棄了,本座對此是百思不得其解……」

季顏心臟猛地一跳,雖然知道葯青的身份不簡單,可是第一次聽人說出來,心裡震撼的如掀起了巨浪。

「直到不久前青尊終於肯出現與本座見面,本座才知道這其中的原來是因為你。」紅斂玫瑰色的雙瞳看向季顏,似要將她看透一般,「聖獸大戰後青尊忽然失去了蹤跡,本座打聽了許久才知道他最後在這片空間出現過,後來本座費勁千辛萬苦下到此界,一尋就是兩百年……」 紅斂眸色霎時一寒,「你可知,修神界沒有青尊,如今亂成了什麼樣子?!」

季顏凝了凝眉,難道這人的目的是想要葯青回到修神界?

紅斂慵懶的挪動腳步,華貴的紅袍拖地卻不染塵埃,「青殿群龍無首,雲尊和神尊相繼獨立出去,一個盤踞域外不問世事,一個不顧法則三界亂行,其實這都沒什麼,可惡的是無極之海的海神也趁機設下禁令,禁止人類涉足海域,以及魔荒魘河的結界破碎,死氣蔓延……」

他毋地一頓,「這一切竟然都是因為青尊久久未歸!」

季顏心臟一緊,他說的那些她有大半沒有聽過,但想必是修神界上的有名的勢力,這些勢力的頭目在聖獸大戰之後紛紛獨立出去、割據一方成為霸主!

也許當年的修神界是安定的,但是在一場毀天滅地的大戰後崩亂了,所以他心有不甘,然而,他能把所有的責任都壓到葯青的肩上么?

「我很同情你說的這些,但是,葯青的去和留從來不是我可以決定的。他有意離開走,我永遠不會阻攔,同樣的,他若是不想走,誰也別想跨過我這一關!」季顏語氣錚錚的說道。

紅斂聽完嗤笑一聲,「小丫頭,你太不了解青尊了,你有魂力覺醒,證明你是修神界洪荒古族墨家的後裔,幾乎整個修神界都在尋找你,他自然也不會放過。」

季顏渾身一震,這是她第二次聽到這四個字。

紅斂捕捉到她一晃而逝的震驚,薄唇忽然勾起,「瞧你的樣子,難道他沒和你說過這幾個字所代表的意思嗎?呵呵,也對,他怎麼會說,畢竟他當年殺過太多的人……」

季顏眼睛一閃,然而下一秒紅斂的身影就出現在了身前,邪妄的聲音自頭頂響起,「不如先給你看看當年的幾幅精美畫面!」

語畢,紅斂抬起一指,那鮮紅濃艷的衣袖隨著他的動作揚起,季顏看得清他的動作,但偏偏身體避無可避,被那隻手指一下子點上了眉心,微涼的觸感傳來,季顏的腦中開始不自主浮現一張張浩蕩的畫面。

她彷彿翱翔在九天之上,穿梭於雲海之中,越過無數山川河流后,來到了一座氣勢恢宏的城池上空。那城池絕對是她從來沒有見過的,幾乎是浩蕩無邊。城內每一座建築都無比精美,她能看到行走在街道上的行人,每一個人的臉上都掛著滿足的笑;她能透過軒窗看到手執書卷的才子,能看到屋頂冒出的一縷縷炊煙;她能看到很多熱火朝天的小型斗場,能看到數不清的熱鬧的攤位……那是一座繁華的城,處處都流露著美好和溫馨!

然而轉瞬間災難降臨,一股毀天滅地的力量從天而至,毫不留情的摧毀了這裡所有的美好,不論老人、孩子、婦人還是殘疾,不論凡人還是修士,全部在一瞬間失去生命。

山河破碎、城池顛倒,生靈塗炭……

接下來還有很多這樣的畫面,要麼是繁榮昌盛的城池,要麼是生機勃勃的海域,有的是亡命天涯的強者,也有手無縛雞之力的凡人…… 這一切皆被一股強大的力量抹殺!

季顏瞳孔一下子放大,她雖然看不見那些人死亡前的悲戚,卻能感受他們那種無法反抗的痛苦……而且,她對那股力量是如此的熟悉!

如果我曾犯下無數殺戮、助紂為虐、人神共憤呢?

原來那個時候,他並不是在開玩笑!

如果先看過這個畫面,她當時還能不能回答的這麼乾脆——我喜歡你!

不論正邪、不論善惡。

她還能不假思索的說出來嗎?

紅斂沒有放過她一分一毫的表情,嘴角邪惡的勾起,「你不好奇他殺的都是什麼人么?」

「不,我不想知道……」季顏心裡有很不好的預感,掙扎著想要擺脫紅斂的手指。

然而,紅斂豈會放過這個機會,他幾乎是直接使用傳音傳入她的心腦中,霸道之意不容抗拒,更是清晰無比:「混沌向來多忌,一忌多系、二忌魂力,青尊曾經作為混沌最得力的手下,自然會為他掃盡一切隱患……」紅斂俯下身,輕輕的在季顏耳邊說道:「這些人,全部天生自帶魂力,那座城……就是一個正統的魂力家族……」

一滴淚赫然從季顏眼角滑下,她猛然推開紅斂,身體不住後退以至於跌倒在地上,紅斂笑意更深,「你這麼機靈,即使本座不明說,你也應該猜得到那座城的名字吧?或者你想聽本座說給你聽?好啊,它的名字叫……」

紅斂做出一個張開嘴的口型,卻沒有發出一點聲音,季顏渾身一顫,拚命捂著自己的耳朵,視線被淚水模糊,嘶聲大吼,「不要,你住嘴,我不相信你!……」

「呵呵呵,何必自欺欺人呢?」紅斂輕輕的笑著,居高臨下的看著她,季顏與之相比就像一隻手足無措的小兔子,那麼的無助,顯得楚楚可憐,「那些畫面可都是真的,每一幅本座都有親眼目睹,有一絲作假都會傷及本座的心神……」

季顏用盡最大的力氣堵住自己的雙耳,然而就是堵不住紅斂的聲音,「瞧你的樣子多麼惹人憐惜,可惜青尊現在看不到,不如你帶本座去見他,本座可以好心幫你當面和他對質……」

「你走,我不要聽你說,你騙我…你在撒謊!」季顏使勁的搖頭,恨不得把那些殘忍的畫面以及紅斂的聲音全部搖出腦海,她現在整顆心都是混亂的,愛恨和痛苦交織在一起,連呼吸都變得困難。

她明明是不信的,可情緒控制不住悲傷!

紅斂微微眯起眼睛,他不曾想到她竟然用情如此之深,毀家滅族之仇都不能讓她崩潰,甚至控魂大法也沒有讓她失去理智,但是,只有通過她才能找到青尊本體所在的位置,不能功虧一簣。

想到這裡,紅斂瑰麗色雙眸變得如染料一般深沉,他走到季顏身前,一揚手把季顏整個抓起,左手捏住她的下巴,強迫她看著自己的眼睛,「告訴本座,青尊的身體到底在哪!說了,本座可以好心帶你去那座城的廢墟上走個一遭。」

【紅尊倒是有沒有說假話呢?欲知後事……】 季顏狠狠咬著牙,縱使她現在心裡亂的跟粥一樣,但是帶他去見葯青,不可能。

先不說他的話是真是假,就算自己是墨家後裔,就算葯青曾經毀滅了整個墨家,就算她在幾百年前就變得舉目無親孤身一人,她也要聽葯青親口說出來,其他人休想利用她!還有,紅尊明顯目的不純,她怎麼可以這樣隨便相信他的話,就是萬一……萬一是真的……該死的,腦子怎麼也控制不住湧出消極的想法!

「不愧是擁有魂力覺醒的墨家後裔,本座的控魂之術竟也被抵消了一半,但是不管你如何抗拒、如何自欺欺人,本座所說的都是改變不了的事實,不信的話,你只管把青尊請出來,讓他親自說給你聽可好?」紅斂嘴邊銜著邪惡的笑意,相信她的堅持不過是垂死掙扎。

之前他一直在等機會,等著青尊的魂魄離開她的身體,至於那隻金盅,中了他的控魂大法根本醒不過來!

「本座知道你身上帶著一把空間鑰匙,而青尊身體所在的空間只有那把鑰匙可以打開,來,意念動一動,然後你就不會再這麼痛苦下去了。」

「你…休想……」死死盯著紅斂,溢滿淚水的雙眸泛出一股強烈的反逆。

「怎麼,你這孩子連恨都不會么?」紅斂邪邪的笑著,經過那段時間的考察,他了解到她是一個愛恨分明的人,所以他才用這招瓦解她和青尊的關係。

「因為我不相信你!」季顏用力掙扎,然而她的力量如何撼動的了紅斂,紅斂輕輕的笑聲一直在她的腦海里回蕩,每一句都敲擊在她心防的最軟的地方,「幹嘛要撒謊呢?其實你已經相信了本座的話不是么,你這樣堅持無非是無法面對青尊,因為他是你的最大的仇人!」

「兩百年前青尊奉命收割了墨氏一族一千三百零九條人命,凡所在名冊之上的一個都沒有放過,本座當時就在旁邊看著,能很確定的說沒有留下一個活口。且看你的年歲不超過三百歲,在當時應該還是一個懵懂的小女孩,本座帶你去那座廢墟上,隨便找找看說不定能夠尋到你雙親的屍骨……」

「我不聽,啊——!」 少帥:夫人又在鬧離婚 季顏昂起脖子發出一聲長嘯,紅斂的話無疑是戳中了她的逆鱗,化作無邊的痛苦狠狠折磨著她。丹田內的白業之火受到她的情緒的感染瘋狂的肆虐起來,季顏一張嘴,對著紅斂噴出一大團熾熱的白火。

紅斂揮手就把白火捏入掌心,她這點威力的火焰傷不了他的本體。可是想不到,她噴出的竟然是業的白火,掌心立刻感覺到像針扎一般的刺痛。

「白業之火?」紅斂一雙長眉微微隆起,繼而發出一聲輕笑,像是又發現了新鮮的趣味,便更不可能罷手了!

「本座不知道你是如何逃過一難,只是終究逃不過青尊的手掌心。但如果你願意,本座絕對樂意代替他在你心裡的位置,幫你從這生不如死的痛苦中解救出來……」 「你滾開!」季顏怒斥一聲,全身的靈力一股腦爆發出來,可是強大的爆發力,對紅斂來說不過是微風拂面,完全造不成一點點傷害,他眯著眼睛,十分欣賞她這樣一幅徒勞掙扎的樣子。

但凡弱者,尤其是她這樣的弱者,在紅斂眼中都如藝術品一般散發著難以形容的美麗。

他就要逼著她掙扎,逼著她感受無助,然後本能的去尋找支援,比如說青尊……

兩百年的尋找在紅斂心裡形成了一股強烈的執念,一日不把青尊帶回修神界,他一日不會罷手。

重重疊疊的紅葉靜靜的懸浮在空氣中,無聲無息的渲染著這樣一幅凄美的圖畫。

紅葉瀰漫的魍凼黑林儼然變成了紅的海洋!

只是這紅的沒有半絲熱烈,而是邪氣衝天!

突然之間,一股灰色氣息衝天而降,硬生生將「紅色之海」破開了一個大口,接著,一道如夜的黑影流星一般划入了紅海中心。

紅斂赫然抬眸,沒有一絲波瀾的看向這個不速之客,一副鬼面遮住了面貌,修為不過二階法尊,然而他身上那股並不陌生的沉悶氣息,讓紅斂玫瑰色的眸光微微一凝。他抓住季顏的手微微一松,然後如同死物一般攬到臂下,「你是何人?」

一般情況下,紅斂絕不會和一個無名小卒多說一句。

絕冷冷道:「她的朋友。」

季顏餘光看到了不遠處絕的身影,身體不由自主開始顫抖。

「哦?」紅斂勾起唇角,綻放的微笑危險而惑人,「本座到不知混沌手下還有你這樣一個吃裡扒外的,難道你不知道本座手裡的小丫頭是混沌點名的最大的眼中釘么?」

「我不想和你廢話,放開她!」絕冷冷看著十丈之外的紅斂,臉上的鬼面具此刻顯得冷酷無比。

「無名小輩,你有什麼資格命令本座做事,本座動一動念頭就能讓你屍骨無存!」 歲月打溼情長 紅斂嗤笑一聲,原本靜止的紅葉頃刻間發生轉動,尖尖的葉子一頭全部指著絕的位置,紅斂一念之間就能化它們為最鋒利的武器!與此同時,屬於巔峰強者的威壓從紅斂身上散發出來,滅頂一般壓在絕的身上。

絕不動如山,低沉的聲音依舊冷酷,而且帶著三分攝骨的寒意,「我的確不是你的對手,但是十招之內把你打回修神界的本事還是有的!如果你不信,大可以試試。」

絕攤開一隻手,一股無形的波紋從他身上蕩漾開去,頃刻之間,方圓百米的紅葉都開始嗡嗡的抖動!

至於紅斂的威壓,也被他悄無聲息的化解了。

當然,這不表示絕有信心和紅斂一戰。

紅斂是修神界四尊之一的紅尊,絕自問十年之內估計都難以與之匹敵。但是,這裡是伽羅大陸,只要逼得紅斂使用了超越巔峰法尊的實力,他就會強行的被空間法則拉回修神界去!

有這層限制,絕便無所忌憚!

紅斂眸色一凜,「臭小子,從來沒有人敢這樣威脅本座!」

一抹冷笑在紅斂的嘴角綻開,「現在有了,不想逼我動手的話,立刻放開她。」 「呵呵!」紅斂一聲輕笑,雙眸微垂看了看季顏,並抬起一根手指輕挑的劃過她的臉頰,「動手?你就不怕誤傷了這個脆弱的小人兒么?你不心疼,本座可心疼的緊。」

絕冷笑道:「傷了她會驚動誰,想必你比我更清楚。驚動了那位,你不就白忙活一場了?」

紅斂一聽,臉上的笑意砰然破碎,霎時整個林子掀起一股颶風,颶風狂涌捲動紅葉,紅斂的長袍被吹的舞動,仿若滴入水中自由融開的紅葉染料,又像預見死亡時怒放的彼岸紅花。

他是紅尊,左手可翻雲、右手可覆雨,絕的威脅對他而言不僅輕微至極,更讓他毫不在意。

沒有誰可以在他眼皮子底下翻身!

數不清的紅葉旋轉著發出刺耳的錚鳴,紅斂食指輕微一揚,漫天的紅葉同時化作利刃朝絕射去,即便他不用本身的修為,要滅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臭小子也是輕而易舉的。

看著絕眨眼之間被他的紅葉層層包裹,紅斂妖絕的五官再次浮上笑意,低下頭輕輕說道:「小丫頭,有本座在,誰都動不了你的一根寒毛,本座說心疼你的話,可不是隨口說了玩的。」

明明是溫柔至極的話語,可是從紅斂嘴裡說出來就讓人感到毛骨悚然。

紅斂揚起季顏的下巴,低頭沉入她的脖頸中尋找那若有若無的青草氣息,那是青尊在她身上留下的少許念力,傷她幾根毛髮都能讓對方察覺到,所以到目前為止他都只是用「溫柔」的方式瓦解她的信念。

卻不想這小小人兒竟然頑抗至此,便是把她捧在掌心也是束手無策。

他的手指穿梭在季顏的長發中,輕挑的動作仿若對待玩物一般,季顏的身體被一股無形的力量束縛,不僅無法動彈,甚至連聲音都發不出。

她的內心是混亂的,因此疲於反抗,神情木訥任由紅斂的所作所為。

紅斂貪念的呼吸著那淡雅的令他沉迷的味道,忽然一聲巨大的爆破聲響起,他身體一頓,隨即慢悠悠的抬起頭,曳地的長發隨著他的動作滑開一個妖嬈的弧度,靡艷的雙眸漾開一抹詫異。

他的萬紅滅殺不知何時被從裡面破開一道小口,濃郁的混沌之力從小口處冒出,眨眼時間,殺人的紅葉就像被吸走了力勁般,停止了旋轉並散散漫漫的飄落到了地上。

絕黑衣翩然,毫髮無傷的走出。

他臉上的面具,那原本恐怖扭曲的圖案,此刻看起來像是在誇張的諷刺一般。

「紅尊的殺招也不過如此,這樣看來,我完全可以在五招之內把你逼回修神界,你,想不想試試?」

紅斂玫瑰色的雙眸劃過一道陰沉,此刻也不得不重新審視這個黑衣人起來,這一看,竟然在他身上發現了一件極為不可思議的事情,妖美的五官凝出極大的驚訝神情,「你竟然能把混沌之力融進了靈源……」

這代表什麼!!!

代表著如果放任此人成長下去,他要麼變成最適合混沌的完美軀體,要麼取代……

後者,紅斂光是想了一想,神魂都不禁顫抖了一下。 「小子,你確實有值得本座多看一眼的資本。」紅斂冷冷的說,眼底浮現一層冰冷的殺意。

「紅斂,今天有我在,你註定達不成目的,如此倒不如把她交給我,這樣你還能在伽羅大陸多停留一段時間,以便繼續你不可告人的計劃。不然我出手了,你一樣攔不住我,若是她有一絲一毫的損傷,不光青尊會要你的命,我同樣與你不共戴天!」

說這話的時候,絕的心跳極快。

異火盛事後千殺門成為眾矢之的,他曾經是千殺門的風長老,即使現在離開了,對千殺門仍然保留了幾分關注。得知季顏遲遲未歸千殺門,他出於擔心孤身前來魍凼黑林,卻不料看到了她被紅尊挾持。

紅尊是修神界四尊之中最擅長偽裝的一位,性格暴戾、極端、難以捉摸。據傳凡是的罪過他的或者無意冒犯了他的人,都會被其折磨致死。紅尊如此怪異的個性,季顏落在他手上卻毫髮無傷,只證明她對他來講暫時還有很大用處。

又或者紅尊忌憚什麼所以不敢動手!

依絕的判斷,也只有那個人了。

絕這幾年在外遊歷,見識遠遠超過了當年,也知道了青尊的身份,內心既震驚又嘆服不已。驚的是他是史上唯一一個依靠自身力量擺脫混沌控制且毫髮無傷的強者,服的是這樣一個強者卻甘願拋棄一切守護在季顏的身邊。

絕自問自己永遠都做不到他的那種程度,所以絕只會用自己的方式去保護她。

想到此處,絕接著開口,聽起來和善的聲音卻帶有一股不容商量的狠辣之意,「最後一遍,放開她!」

霎時,一股比之前更劇烈的狂風平地而起,捲起滿地的紅葉形成一個劇烈的漩渦,漩渦的正中心自上而下正對紅斂,這些葉子儼然脫離了紅斂的控制,化為絕的利刃,錚鳴著、形成一股尖銳的響音!

紅葉被絕的力量攪動的高速旋轉,只留下無數的紅線般的軌跡,在這樣的速度下,每一片葉子都變得鋒利無比,光線到這裡幾乎都被削碎,整個上空變成一片暗紅之色。

這威力,已經超越了紅斂的萬紅滅殺,甚至絕發動這樣的招式也顯得毫不費力。

是威脅,是挑釁!

紅斂不動,必然受傷,他若動,就必須使用更為強大的力量反控紅葉才行!

那一控必然觸動天地規則!

紅斂的臉上已經淡去了所有的笑意,魅惑勝妖的五官浮上一層寒霜,「好小子,本座記住你了。想要她是嗎?本座把她賞給你就是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