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這名執事主宰三化的實力根本無法抵擋,瞬間就被吸扯到山洞之中,透過山洞洞口傳來的微弱光芒,這名執事才第一次看到南偌的樣子。

山洞裡面雖然髒兮兮的,可南偌卻是一副翩翩佳君子的模樣,只是由於這段時間因為邴歡的死,讓他再次陷入瘋狂之中,一雙眼眸中儘是滿滿的殺意,讓那執事嚇得急忙低下頭,不敢再看。

「說!」南偌聲音中略帶瘋狂之色。

「是。」

執事急忙說道:「前幾天與夫人一同前往不死族的歐陽七回來了,根據他所說,夫人是在戰鬥中被慕容世家的人和一個叫葉一鳴的小子所殺害。」

「慕容世家?葉一鳴?繼續說!」南偌道。

執事神色古怪的張張嘴,暗道他已經把事情都說出來了,還說什麼?

只是由於南偌的強勢,還是思索著禍水東引地說道:「葉一鳴是參加滅魔之戰的人,現在應該還在滅魔城……」

話未說完,這執事就感覺一陣勁風吹過,身前的南偌卻已經消失不見。 第1650章牆頭草

走出滅魔城,葉一鳴並沒有著急趕路。

經過不死族地域三個月的戰鬥,他的實力提升雖然極快,卻也距離大主宰境界有著一段距離。

離開滅魔城后,葉一鳴就開始進入沉默狀態,緩速飛行的同時,他就將系統商城的主宰之心全部購買了化神神晶。

一億四千六百萬的主宰之心,再次給他增加了一千四百六十顆化神神晶,加上原本的八千顆,他此時的化神神晶足有九千四百六十顆。

距離大主宰境界,也只差最後五百四十顆而已。

可他們此時所在之處,卻是人類的疆域,想要繼續依靠殺戮積攢化神神晶恐怕不是那麼簡單。

至於龍氏家族。

那邊的戰鬥雖然可以酣暢的殺戮,可他卻也從眾人的口中知曉龍家一方的各方勢力幾乎都有強者前往那邊,他想要在那邊衝擊大主宰境界恐怕沒有那麼簡單。

而且,不知道為什麼,一種不祥的預感一直縈繞在他心頭。

這種感覺的來源則是那條下落不明的邪龍,當初他跟邪龍第一次見面的時候,曾得到的提示是小心真正的不死族。

如今不死族的考拉已經浮出水面,而且還因為不死之主的原因一年內無法出手。

可其他不死族呢?

他不知道當初邪龍等存在是在哪裡跟不死族交手,可既然邪龍給了他那種提醒,自然也就代表著不死族的幾人都還存活。

而且邪龍都從那個地方走了出來,那麼不死族呢?

龍晨、向陽、卓飆以及只知道姓氏花,甚至還有兩個他至今都不知道名字的存在,這些人還被困在那片天地嗎?

考拉只是以一成的實力,就讓擁有大主宰實力的他和慕容羽聯手都只有被動挨打的份兒,如果其他不死族強者真逃脫出來的話,又會是一副什麼樣的景象?

「葉大哥,你在擔憂什麼?」齊靈玉看到葉一鳴神色越發難看的葉一鳴,忍了半晌后,疑惑問道。

葉一鳴回頭看了他一眼,不由嘆息一聲。

「靈玉,你還記得當初的那條邪龍嗎?」葉一鳴問道?

「?」

齊靈玉,滿心疑惑的看著他,有些搞不動他怎麼問出這麼一個問題。

葉一鳴嘆息一聲,道:「根據我從邪龍口中言語分析出來的情況,是它曾經在一片莫名的天地中,跟真正的不死族交戰,只是不知道出於什麼原因,他才突然從那片天地脫離出來。」

「最要命的還是根據它的話,讓我分析出真正的不死族也有逃出來的人,考拉的戰力你也見過,僅僅是十分之一的戰力就將我和慕容羽打的毫無還手之力,如果是其他不死族呢?」

齊靈玉眉頭深深皺起,只是他很清楚在這種葉一鳴都不是敵手的強敵面前,他這點實力根本起不了任何作用。

良久無語。

「算了,無論不死族是什麼情況,眼下最重要的還是先把龍家收拾了再說。」葉一鳴眼中帶著濃郁的殺意,道:「古藏,引路。」

「是。」

沉默一路的古藏終於開口,道:「從此地往東北方大約飛行三十萬里,途經七座城池之後有一座巨大高山,龍家就落座在那座高山之上。」

「走!」

葉一鳴點點頭,給齊靈玉投去一道目光,立刻加速朝著東北方向飛行而去。

齊靈玉一眼看懂葉一鳴眼中話語,帶起古藏快速跟上。

不死族一行,讓葉一鳴和齊靈玉的實力都已經達到萬界之心普通世界的巔峰,三十萬里聽起來極為遙遠,卻也不是一片無法跨越的地帶。

短短半個多時辰,一行三人就已經跨越了過半路程,一路上所過城池,幾乎沒有任何人能夠發現他們的蹤跡。

即便是那寥寥幾人,驚鴻一瞥地發現葉一鳴三人從城池上方飛過,也權當幾家大戰的頂尖強者,沒有一人費力不討好的追擊。

可就當他們再次飛過一片連綿山脈的時候,一道劍光驟然從地面上直射而來。

「葉一鳴,沒想到我們這麼快又見面了。」葉一鳴目光朝地面看去的時候,一道熟悉的笑聲突然從地面上傳了出來。

旋即,十幾道身影快速從下面的山林中爆射而起。

看到這十幾人,葉一鳴的眉頭輕輕一皺,這些人大多數一副極為花哨,至少讓人無法辨認出他們來自於哪一方勢力,可站在為首之人身側的白衣青年,卻是當初在萬魔之窟中給他找了幾次麻煩的歐陽七。

「我道是誰,原來是你這個手下敗將,怎麼,當初在萬魔之窟的時候不是我的對手,現在見我回到人類疆域,就想再跟我試試手?」葉一鳴的聲音略帶森冷氣息,身上的殺意在這句話說完的時候,就不自覺的散發出來。

「主宰九化!?」

歐陽七的實力雖強,在歐陽世家的地位卻也算不得太高,此次任務失敗,他也知曉回到家族后絕對落不得好,所以就在他剛剛回到人類疆域的時候,就放出邴歡死亡之事。

果不其然。

他回到歐陽世家才短短不足一個時辰,家族想要處置他的會議還沒有開完,南偌就帶著十幾個主宰九化強者殺進歐陽世家。

兩方雖是盟友關係,可南偌的存在實在太特殊,且歐陽世家的絕強戰力此時都在龍家那邊,致使歐陽世家的僅存戰力根本不足以與南偌等人一戰,無奈下只好將他交給南偌。

他雖然並未親眼看到葉一鳴斬殺邴歡一幕,卻也相信邴歡絕對沒能走出萬魔之窟,以南偌的秉性自然不會聽葉一鳴任何解釋。

是以他就添油加醋的將當初的事情解釋了一遍,更是說葉一鳴看上邴歡的美色,將其先奸后殺。

這話出口,立刻就讓南偌瘋狂,而後他就提出葉一鳴回歸之後一定會去龍家,並設下這個埋伏。

他的算計從根本上來說,的確是一石數鳥,可當他從葉一鳴身上的氣息看出葉一鳴此時的實力后,卻不敢再篤定他的算計一定成功。

當初,他在萬魔之窟的時候,可是親眼見過葉一鳴戰力。

他被葉一鳴超強實力所驚,可南偌卻是一個不折不扣的瘋子,而且擁有強悍實力在身,可不會跟歐陽七一樣玩什麼花花腸子,仿若沒有看出葉一鳴的殺意一般,冷聲道:「是你殺了我老婆?」

不得不說,南偌真不愧瘋子之名,葉一鳴到現在都不知道他是誰,他竟然張口就說出他老婆三個字,頓時讓葉一鳴幾人倍感無語。

「你老婆是誰?」葉一鳴反問。

「邴歡!」

南偌冷聲道。

葉一鳴頓時無語的翻了翻白眼,邴歡?那是誰?

只是當他再次看了一眼歐陽七后,才明白過來,當初他在萬魔之窟所殺的人里,的確有一個擁有女人,難道就是南偌口中的邴歡?

「我不知道誰是邴歡。」

葉一鳴開口立刻就讓歐陽七臉上的擔憂之色消減下來。

他怕了。

他的戰力雖強,卻也只是主宰九化的實力,而他們這邊先不說南偌的實力本就是主宰化境巔峰中頂尖的存在,更有十幾個不知道南偌從哪裡找來的主宰化境巔峰強者,再加上他這個主宰化境巔峰強者,讓葉一鳴畏懼也是正常。

一念及此,他就立刻跳了出來:「葉一鳴,你不用狡辯了,當初你從邪龍潭出來的時候,跟在我身後的那個女子就是邴歡,南偌大哥唯一的夫人。」

歐陽七的聲音雖然極為響亮,葉一鳴和南偌卻也沒有理會他的意思。

然而,就當歐陽七開口的時候,葉一鳴之前沒有說完的話也說了出來:「若是你說的那個邴歡是去過萬魔之窟的人,那麼就是我殺的,當初萬魔之窟中,除卻歐陽七這個膽怯的廢物之外,其他人都被我殺了。」

葉一鳴這話說完的時候,也正是歐陽七話音落下的同時。

本就對死亡一場畏懼的歐陽七頓時被驚出渾身冷汗,下意識道:「你,你不害怕我們?」

他這話剛出口,就下意識察覺到說漏嘴了,急忙閉口不言。

可聽到他這話的葉一鳴和南偌卻同時朝他投去一道目光,不同的是葉一鳴的目光中儘是冷笑之色,而南偌眼中卻是滿滿的鄙夷。

不過,無論歐陽七是個什麼樣的人,對兩人來說都已經沒有任何區別。

南偌要殺葉一鳴之心不可能因為歐陽七這個牆頭草而改變。

至於葉一鳴……

呵呵,有人專程給他送主宰之心,他又怎麼能夠不要呢?

「既然你已經承認了,那就去死吧!」南偌的怒火早在邴歡隕落的時候就已經抑制不住,聽到葉一鳴的話霍然一掌就向葉一鳴拍了過來。

「不準備用武器?」

葉一鳴淡然一笑,快速避開南偌一掌,笑道。

「你還不配!」

南偌怒吼一聲,瘋狂的氣息頓時將葉一鳴籠罩起來,緊緊是站在這種暴躁的氣息中,葉一鳴就有種氣血翻湧的感覺。

好強。

難怪歐陽七會將他當成仗勢,這等實力恐怕已經媲美考拉的第一具分身了吧?

心念電轉,葉一鳴直接將天移施展開來。

快速脫離暴躁氣息籠罩的範圍后,葉一鳴立刻向齊靈玉說道:「你保護古藏後退,這些傢伙讓我來收拾。」

「嗯。」

齊靈玉很沒義氣的抓住古藏,快速飛退,讓南偌等人卻是有些愣神。

葉一鳴的實力只有主宰九化,在他們看來跟南偌的實力差距極大,就算加上齊靈玉也未必就是南偌的對手才對。

早在看清楚葉一鳴三人的實力時,他們就開始懷疑南偌找他們來,只是為了防止葉一鳴等人逃走而已。

面對殺妻之仇的敵人,南偌不可能讓他們出手才對。

可眼前這一幕卻又是怎麼回事?

難道葉一鳴明知不敵,所以想要為齊靈玉兩人拖延逃跑的時間?可是那個叫齊靈玉的人怎麼只退了不足十里就停下來了?

難道他不知道同為主宰化境巔峰強者,在他帶著人的情況下,他們想要追上他特別簡單嗎?

南偌一方,唯一擔心的就只有歐陽七一人。

可現在形勢不明,而且他在歐陽世家還有著未知的懲罰,他可不敢戰前亂說話。

而南偌卻在葉一鳴使用天移離開他的狂躁氣息籠罩範圍后,卻是微微一愣,要知道萬界之心的天地之力極強,即便是他這種強者也無法做到在萬界之心裡瞬間移動。

而眼前的葉一鳴……

頓時,南偌就正色起來,同樣,他的實力本就來源於瘋狂,他對敵人越發謹慎的時候,他身上的瘋癲氣息也就越發濃郁,氣息籠罩範圍再一次擴大,讓所有人都下意識後退一些。

「半步大主宰?」

葉一鳴看著南偌的氣場再一次增加,臉上也帶起一抹凝重之色,只是面前的敵人雖強,卻也不足以讓他耗費大量資源使用死神降臨。

右手在空中輕輕一引,血神劍驟然出現在他的手中。

「既然你想玩,那我就先陪你玩玩再說。」葉一鳴淡然一笑,八劍式之風行驟然出手,身影瞬息沖入南偌的瘋狂氣息籠罩範圍之中。

風行技能的施展,讓這一劍快到極致,幾乎瞬間就刺到南偌面前。

「哼,區區招式也想傷我,去死!」

南偌爆喝聲陡然出口,與葉一鳴的試探招式不同,在濃郁的殺意之中,他根本就不懂得什麼叫做試探,出手就是全力。

葉一鳴一劍即將命中之前,就被南偌的強勢攻擊勁氣打亂。

「天移!」

南偌全力一拳打出的時候,卻訝然發現面前的葉一鳴竟然突兀的消失不見,正準備尋找之際,就感覺到一股危險感覺從身後傳來。

身為主宰化境巔峰強者,南偌不相信葉一鳴有能力試探的一劍刺破他的防禦,可在危險面前還是快速向一側移動數步。

正是這幾步移動,讓他也與死神擦肩而過。

葉一鳴由於天移的原因,出現在南偌身後之時,劍技風行所帶來的速度就已經大打折扣,可即便是如此,他的劍尖卻也在南偌後背上劃出一道森然血口。 一劍見血,葉一鳴頓時感覺一股龐大的氣血之力瞬間被血神劍吸收。

「怎麼回事?」

南偌更是第一次遭遇到這種情況,頓時驚呼出聲。

而他驚詫的舉動卻也給了葉一鳴足夠的時間,血神劍驟然一引,天移再次施展而出,血紅色的劍鋒幾乎瞬間就遞到南偌面前,讓南偌頓時被嚇出一身冷汗。

他不知道血神劍是怎麼回事,卻也親身感受過血神劍的強勢后,不敢再次以身試劍。

「所有人一起上,給我宰了他!」南偌快速逃出葉一鳴的攻擊,急忙高聲大喊起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