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軒面露苦色,勾陳也意識到自己有些太唐突了,可是唐凝說冰凌突破了噬魔,可勾陳之前怎麼沒感覺到?

「很驚訝?」冰凌看著半天說不出話來的勾陳,笑問道。

勾陳收回滿臉的驚訝,不再做出一副沒見過世面的樣子:「只是不明白,為什麼我沒有能夠看得出來,反而被你發現了藏身之處!」

「可能跟你實力沒有完全恢復有關吧。」冰凌沒有再注視這兩人,拾起凝兒的手,坐在石桌旁邊:「我不會幹涉靈動大陸上的任何事情,

除了凝兒的安危!」

這明明是表明了立場的話卻並沒有在勾陳心裡造成影響,反而是勾陳對著悶悶不樂的凌軒驚呼一聲:「主人,請聽勾陳一言,這唐凝你務

必要帶走,冰凌說她已經突破,自然也能夠在那裡有著立足之地,如此一來,皆大歡喜!」

「如果可以,你以為我不想?可是為什麼你會…」凌軒想起剛才勾陳在乾坤戒里作出的動靜,再一聽他這話,可不像是勾陳能夠說出來的

。「原因…或許你以後就會知道了,況且我看你和唐凝這般要好,丟下她這種事情你做得出來嗎?」勾陳倒是急了起來。凌軒在兩人迷茫的

眼神下只能先將靈動大陸的事情訴說了一遍,母女二人聽的真切,卻也還是有些不能接受。

冰凌接著凌軒的話說道:「我記得,當時凝兒用你的血所做成的但要救我之時,我便也突破了,那個時候感受天地之間能量如同海水一般

,海水不息,潮湧不斷,俯瞰而去,好似我就站在九天之上,然而不同之處卻也久久不能令我想開,如今聽凌軒一言我卻是明白了,那個時候

我恐怕不是站在靈動大陸之上看望這裡,而是站在真正的天空上鳥瞰故鄉!難怪那麼渺小,那麼不起眼,彷彿隨時都會消失….」

「若是可以,我希望身邊的人都能夠隨我離開,若是可以…」

「若是可以,你也會帶上葉香,對吧….」唐凝臉色稍顯凝重,葉香從自己手裡將凌軒的手牽走,葉香奪去凌軒這麼多年,若不是葉香的

出現,她還不會跟凌軒從龍泉湖出來,若是葉香不出現….若是她不出現,可能自己依舊見不到自己的母親….凌軒印象中自然記得葉香和凝兒見面時的情形,臉上露出尷尬的笑容:「凝兒乖,葉香也很照顧我,我不能丟下她…」

「算了,凌軒哥哥大發慈悲,凝兒無話可說,凌軒哥哥喜歡怎樣做都行,況且能不能帶去還另當別論呢…」唐凝俏皮地笑著,或許是內心

還有些抵觸,還不太相信這件事情真的能夠發生。

凌軒有些後悔之前為什麼沒有問問小可是否能帶別人過去,如今卻又聯絡不上她,還真是要人著急!

「真的只有一個月的話,凌軒哥哥是不是有許多事情要做呢?」唐凝為難起來。

的確如她所說,可卻又有些來之不及,凌軒如同解脫了一般,那重重心事卻還是在他腦海中揮之不去:「凝兒我好亂啊,才剛剛見到你,

才剛剛對這個世界有了一些了解,現在卻要經歷這種事情?整個靈動大陸…整個靈動大陸所有生靈將在我離開之後不復存在!」

唐凝明白,小時候連只蟲子都不忍心殺死的他又怎麼能夠接受這種間接殺死了那麼多人的事實?這種事情,她恨不得能夠幫他承受,恨不

得將這些責任都推到自己身上,可是就算真的如此,自己能夠承受的住嗎?自己有著凌軒那麼好的心態?凌軒皺眉的樣子,凌軒深思的樣子,

不再像以前那樣歡聲笑語,不再像以前那樣天真無邪,然而現在的凌軒卻格外吸引人,令凝兒格外喜歡,格外在意…「凌軒哥哥你放心!」凝兒信誓旦旦地拍著石桌說道:「凝兒永遠跟著哥哥,永遠永遠,直到死去!」

直到…死去?直到…死去!

「直到死去,凝兒的靈魂也還是跟哥哥在一起的!」補充說著,凝兒如釋重負,心裡在滴血,臉上卻依舊是笑容,淚水浸濕了全身,卻唯

獨沒有浮現在臉上,這一刻她能做的,僅此而已……一生能有幾次說出這樣豪邁的話來?能有幾次作出這種堅定不移的決定?又能經歷幾次這麼撼天動地的浩劫!!

小小年紀,或許只有經歷了這些,才能真正成長吧…

「傻孩子,說什麼呢,要是我真的連你都救不了,連葉香都帶不走,我自己在新的世界里呆著又有什麼意思?」凌軒拍拍凝兒的頭:「不要想太多了,車到山前必有

路,以前唐家不也是絕處逢生了嗎?」

「之前雖然我已經決定不再干涉靈動大陸上的事情,可凝兒說她想要解救唐家,之前還在籌劃,既然你們都來了,不如我們一起去吧。」冰凌不想凝兒再繼續消極下

去,至少做些可以讓她高興的事情。

冰凌話落之時,冰凌閣外突然一陣陰氣濃重,駭人的氣息直接闖入冰凌閣中,那黑色煙霧繚繞的竟正是魔天眾人!

「真的活了?」魔天瞪著冰凌,上次一戰,她幾乎是油盡燈枯,如今卻活了下來?實在有些令人匪夷所思,不過看其氣勢卻有些飄忽,或許是太過虛弱所至,便也沒

有放在心上。

「是你。」凌軒淡道,似乎對魔天絲毫不畏懼。

魔天倒是沒想到自己如今到來,冰凌閣中沒有一人懼怕,甚至連那凌軒也都這般肆無忌憚:「小子,交出..映月珠,交出探魔杵,我就饒你不死!」一旁的陸漠然一

臉詭笑,不知這次幫忙又能得到什麼好處。

「探魔杵也是你這樣廢物用的?」突然一聲嘲諷,傳自勾陳之口。

魔天勃然大怒,卻是在動手之前有些猶豫,這人實力似乎與自己差不多,雖然他在靈動大陸上也算是巔峰人物,可卻並沒有見過這個傢伙,不知道他有著怎樣的實力

。「探魔杵本就是我的東西,豈有不還之理?」眾人誰能想到,魔天竟然在和別人講道理?

勾陳甩了甩手:「放屁,千年之前,探魔杵就是我的玩物了,你還是快點滾吧。」他不是不想動手,只是在等待凌軒的抉擇,這人他並不認識,不知道凌軒想要怎樣

處置。勾陳此話,那魔天惱羞成怒,獻出輪迴便想要動武!冰凌閣中,霎時陰風暴走,嘶鳴不絕。

「我只要輪迴,其他的便隨你吧。」自從聽風城一事之後,凌軒自己都沒想過面對此事能夠如此淡定,也正是聽風城回來,他才明白了勾陳有著怎樣的實力!若是勾

陳沒有把握解決這魔天,他便不會口出狂言,早晚都是死,凌軒不在乎讓勾陳將這惡人殺死!

「我去幫..」

「我們說說回龍泉山的事情吧,時間緊迫…」凌軒攔住想要前去幫忙的冰凌。

冰凌閣眾弟子對凌軒所言毫不知情,冰凌也只好坐下聽凌軒的意見而罷去了想要幫助勾陳的想法,幾日不見,他身邊竟多了這樣的高手,還真讓人難以接受。

接下來的一段時間中,冰凌閣里竟鮮有*,勾陳張開了結界,對戰魔天和陸漠然這戰鬥竟是出奇的簡單,相比之下跟他們同等級別的岳霆還真是強出不知多少倍!

「勾陳戰鬥結束,我們便直接去龍泉山吧,雖然現在將唐家人解救出來已經沒有什麼意義,可那畢竟是近一個月的自由,也算是我能為他們做的最後一些事情吧。」

凌軒自顧自地說著。

聽他這麼講,唐凝也突然意識到這些事情全然是徒勞而已,再次憂鬱起來。

「主人,這是你想要的輪迴。」勾陳把輪迴放在石桌上,看著那好似一輪紅日!

「那些人…」

「殺了。」勾陳漠不關心,手上還殘留一些血跡,可面色竟平靜如水。

凌軒彷彿沒有感受到死去的靈魂在吶喊,沒有感受到這種殺戮的罪惡,只是點頭認可:「沒受傷吧?」

「倒是沒有。」說道這裡,勾陳來了興趣:「主人,有事情我想去找岳霆。」

「岳霆?」冰凌聽聞,那聽風城城主岳霆頗為神秘,很少露面,為何此人想要去找他?

「所為何事?」凌軒也不太明白,剛剛才分開,怎麼突然又想要去找他。

回憶剛才交手之事,又想著當日在聽風城中,勾陳開口回復:「主人,當日在聽風城你可還記得我與那岳霆平分秋色?同一級別,今日這兩人卻是和他實力相差懸殊

,為什麼會造成這種情況?我記得當日他說自己摸到了一些門道,卻遲遲不能突破,看來他已然踏入了散神級別,我想,主人將來去魑魅界,畢竟還是人多些好,不然誰

來輔佐?」

「輔佐?」凌軒苦笑:「既然這樣,龍泉山救出唐家人之後你再去吧,本來我還想憑藉自己的實力去將唐家人救出來,沒想到現在卻要別人幫忙….」

「主人不必在意過程,結果才是最重要的。」勾陳心裡盤算,凌軒在魑魅界中雖有著那元素神中期級別的人撐腰,可定然還是不夠,散神雖然不算什麼,畢竟也能夠

算作神列之中,當做手下使喚也是好的!

凌軒拿起輪迴看了又看,放在乾坤戒之中,他在猶豫:「這輪迴有著什麼作用?」

「輪迴能夠查曾經發生過的事情,不論何事,一查便知!」冰凌告知。

「果然….」凌軒沒有再說,目光不自然地從唐凝臉上移開,或許這個時候他唯有逃避才是最好的開脫方式。

凝兒見凌軒神情有變,雖心生憂擾卻也並未明說,現在時間那麼緊迫,況且那種東西應該不是凌軒現在修為能夠駕馭的,最重要的是自己的生命將止於何時都還說不

定呢!

「擇日去龍泉山吧,將唐家之人救出來!」凌軒決定,聲音清脆而堅定,這一次即使不是自己能力所至卻也還令他振奮,回想起當日自己從龍泉山出來的那一刻,回

想起自己得到自由那一秒,簡直就是夢幻一般的感覺,當時自己的怎樣的心情?縱使只有著一個天,也要好好享受,不能因為大限將至而不管不顧,至少也算是給父親一

個交代,也算是給族人一個機會!

「擇日不如撞日,我們今天就去吧!」勾陳提議,自從剛才殺了魔天等人,他好像就迫不及待地想要見到岳霆!

凌軒沒有意見,看了看冰凌,有瞧了瞧唐凝,兩人不約而同點下頭,計劃,就這樣定了下來..

幾人風馳電掣地朝著北方飛去,這幾日在凌軒腦中如同夢幻一般,明明應該是自己的人生從離開黑光域的那一刻開始,如今卻在那一刻結束了…

跨過海洋,越過群山,凌軒看著出現在自己眼前的一幅幅畫面,想起當年和葉香離開龍泉山的情景,內心不由陣陣悸動,若是沒有她,自己可能還不過是個被困在龍泉山中不知天高地厚的傻小子…

凌軒期待著,他期待有那麼一天自己能夠平安地回到龍泉山,能夠將唐家人都救出去,他甚至幻想過自己將如何戰勝地幽龍一族的人,自己將怎樣踏平這裡…然而,現在的他卻沒有了那份豪情壯志,若是沒人阻攔,他倒也無所謂,如若有人出手,殺了也就殺了,畢竟他們活不過一個月!

龍泉山外,三個孩子停下,靜靜地看著這層淡淡的波紋,正是那束縛了唐家血脈這麼多年的封印,心底也透出些許傷懷。

勾陳見三人看著面前一動不動,便也明白了其中的意思,手指放在波紋之上輕輕一捅,之間那有著幾條游龍漂浮著的圖案霎時間消失得無影無蹤,整個龍泉山好似震了一震,頃刻間便再無任何封印暴露在他們眼底!

「封印….破除了?」凌軒不想,竟然如此之快。

「算不上是什麼強勁的封印。」勾陳眼中,或許沒什麼空間火結界能夠令他在意,凌軒心知肚明。

龍泉山如此一震,守在這裡的地幽龍一族自然感覺得到,片刻之後,天空上陸陸續續飛來一些魔域之人,積少成多,不一會竟足有上百個!

「冰凌?」帶頭一人看到一行五人之中竟然有著冰凌,不禁開口問道:「這結界是你破除的?」

靈動大陸上,兩域之中,誰不認識冰凌?然而此刻冰凌的氣息卻令他們有些捉摸不透,相反,冰凌身旁的男子似乎有著極強的氣勢,看上去和他們不可同日而語。他們此行有什麼目的?別人不知,卻是那帶頭男子心知肚明,當年便是他幫著冰凌去唐家抓走了唐凝!如今凌軒和唐凝都在,看來他們就是沖著唐家而來。

「今天要救出唐家所有人。」冰凌沒有回復,只是自說自話:「誰擋,誰死!」

勾陳滿不在乎地打量著面前這百餘人,在自己看來殺了他們就如同捏死螻蟻一般簡單,只不過會髒了自己的手,會令凌軒感到厭惡罷了,冰凌的警告也正是他想說的話,殺戮太重,的確是種忌諱。

地幽龍一族之前藏身這龍泉山外,為的就是依仗蕭山,蕭山日前莫名失蹤傳言便是這冰凌所殺,如今冰凌來此要救出唐家人,地幽龍一族雖是不願又哪裡有著反抗的餘地?思考片刻,帶頭之人遂是開口:「唐家也被封印在此多時,既然您大駕,我們便也不再阻攔了。」

十幾年的怨恨,如今卻是被他們做一個順水人情賣掉。凌軒義憤填膺卻依舊沒能痛下狠心,只得帶著幾人朝唐家飛去,那一年,他只有七歲,離開了龍泉山,再也沒見過父親,再也沒見過唐家人,四年後的今天,他再次站在這裡,不論怎樣,他終究還是沒有辜負眾人的期待!

急速地飛行在已然有所防範的唐家人眼中更是造成了恐慌,剛才龍泉山裡的動靜他們也都深知,唯有那一頭白髮蒼蒼卻正值壯年的唐清雙眸之中飽含淚水!封印破除,這就表示有人來解救唐家,除了凌軒,還能是誰?

唐家所有人都聚在門口,目視突然降落而下的五人,竟是一時間連大氣都不敢喘出!

「爹,諸位鄉親…」凌軒見他們,四年如一日,每一個人幾乎都沒有變化:「凌軒回來了。」

「凌軒…」

「小玉!」

凌軒開口,他們這才敢上前,積攢了多年的思念,承受了多年的壓力,頃刻之間,迸發….

唐清更是喜極而泣,沒想到不過是短短四年的時間,凌軒竟然已經能夠破除這封印,來解救唐家人!他還記得凌軒墜入龍泉湖底的那一天,信誓旦旦地對自己說要帶領唐家人走出這龍泉山,他還記得凌軒離開這裡的那一天,依舊銘記著那個誓言!

歡喜之餘,唐韻抓起凌軒唐凝的手:「你們兩個怎麼一起來了?當年不是..」

「韻兒姐姐,當年的事情,不要說了!」唐凝對著唐韻使了個眼色,這才是她想起當時族中下達的命令,凝兒被擄走的事情是絕對不能在凌軒面前提起的。可畢竟唐韻跟兩人從小玩到大,見到唐凝如今平安無事地回來,也自然高興:「如今你過得怎樣?」

「我過得很好。」凝兒四處張望。

「別看了….」唐韻泣不成聲:「你走沒多久,娘就鬱鬱而終了…」

唐凝動作僵住,不論如何,都是她撫養了自己,沒想到這次回來竟然連最後一面也沒有見到!幾人語罷,唐清走來,凝兒扶著唐韻坐到一邊,便只剩下這父子兩人。

「不愧是我的兒子,這麼短的時間竟是有了這番成就!」唐清笑道。

凌軒嘴角微微顫動,竟是不知該說些什麼,難道真的要將靈動大陸上的事情告訴父親?難道真的要對他說,這裡終將滅亡?

「是不舒服?怎麼悶悶不樂的?你應該高興才對啊!」唐清沒想到自己的兒子竟然變得沉默寡言,以前可是整日說個不停,天天跟小朋友們打鬧嬉戲!

「爹,如今封印破除了,不知道唐家眾人準備怎麼辦?」凌軒說話之前,勾陳已經給凌軒傳音,他飛往聽風城去尋找岳霆,很快會趕回。

凌軒這樣一問,倒是給唐清問住了:「這我倒是不太好說,這麼多年,在這裡都住習慣了,也不知道其他人有什麼想法,我到時候就隨他們一起吧,只是你,你有什麼打算?」唐清這時才想起當年帶走他的是葉香,可如今葉香卻並沒有在身旁,略感驚異:「葉香哪裡去了?難道你們…」

「葉香還在修鍊,我找時間便會回去…」凌軒端詳著父親,有口難言,心裡頗為難過。

「你今天吞吞吐吐的!」唐清可不想兒子這麼跟自己打啞謎。

蒼天之下,紫荊之源,凌軒要怎麼對父親講述這件事情?要如何對他說出自己將來的安排?他現在有些後悔,為什麼一定要跟小可離開?為什麼自己不跟家人,跟朋友一起消失在這縹緲的空間夾縫之中?

少頃,凌軒淚水溢出,靜靜握著唐清手臂:「爹,孩兒還要離開一段時日,不知唐家接下來有何打算?」

「最後還是選擇不說了么?」青嫣在一旁看著這一幕幕,冰凌也感到深度憂傷,這些人,甚至連即將死去的消息都還不知道,宇宙之中,他們是多麼不起眼,多麼可悲!而這罪魁禍首——創造了這裡的紫荊元素神!又是多麼令人髮指!這麼多無辜的生命,就要在他的手中毀滅!

歡樂,來得突然,去得匆忙,深夜之中,凌軒輾轉難眠,坐在母親的墳前獨望靜月。

「凌軒哥哥才十一歲啊。」清脆的聲音傳來,正是這些年一直陪在自己身邊的青嫣。

「你過來啦,我應該葬身這裡,還是應該隨她離去?」凌軒擺弄著手中的映月珠,他的確不甘心,自己才剛剛修鍊略有小成,自己才剛能弄懂人情世故,雖說涉世尚淺,可他不想就這麼離去,然而…獨自離開,他又如何放得下?

「事情不一定就如你所想的那麼壞。」青嫣笑起來:「凌軒哥哥可還記得小可說紫荊的能量之源在你身體里,你離開這裡,將能量之源中的能量全部吸收之後才會導致靈動大陸毀滅?」

「好像是吧。」凌軒說得心不在焉。

「那麼,如果這能量之源一直都有著能量在其中,你不斷修鍊加以補充,是不是就能夠維持靈動大陸的萬物生息?」青嫣側頭看著凌軒,雙眼映出皎潔的月色,如今那月亮看起來,似乎失去了往日的亮麗,而多了絲縷暗彩。

「這…」

「這或許行得通,是不是?」青嫣輕握著凌軒手腕:「凌軒哥哥你也想試一試,對不對?不論如何都無法挽回的話,也不是你的錯,可是你若隨她去了,靈動大陸或許還有著一線希望!」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