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看鯉魚將說的英勇,可是跑到一半就放慢了腳步,讓身邊的手下沖在了他的前面!水族對於臨戰而逃的懲罰是非常嚴重的,直接會被殺死,從潰逃的將軍殺到兵士,一個不留!

所以剛才鯉魚將帶著那一千人連打都不打,就逃回了宮門,最後還死了一半人手在外面,就算天兵放過他們,回頭大龍王也不會饒了他!

現在可就是將功贖罪的機會了,如果再沒有什麼表現,必死無疑!不過讓手下死也就算了,自己還是能活著最好,幾百年的修為不是說丟就丟的,在水族,成為人形雖然比陸地上的精怪要簡單的多,可是完全化人卻太難了,鯉魚將現在已經變成了大將,再進一步就是魚王,不管是成人還是化龍,都有可能,才不會輕易讓自己死!

那些衝上來的水族戰士剛在宮牆上一露頭,下面等待多時的天兵箭盾手就發出了一排箭雨!

雖然一陣陣的慘叫,一百多名水族戰士腦袋中箭愛你,被射殺當場,剩下的水族戰士都嚇的渾身顫抖,再也不敢從宮牆上露頭!

鯉魚將暗自慶幸自己沒有衝到前面,否則剛才倒下的,也算上他一個了!蹲在宮牆上,一幫水族戰士個個面面相覷,他們其中也有些是參加過當時龍宮對戰魔獸那一戰的,可是那個時候他們都沒有什麼怕死的感覺,恨不得親手多殺幾個魔獸,沒想到過了這不到兩年的時間,他們怎麼就變得這麼膽小了,跟天兵相比,簡直潰不成軍!

其實他們自己也不知道,這是意志動搖的原因。他們原來是忠於東海龍宮的,可是現在卻投靠了邪龍王。

當然,這些人全都是北海水族後代,四海大戰之後,他們或是被當成俘虜,或是作為流民,進入了東海,加入了東海水族軍隊。

現在北海龍王回歸,他們歸順自己真正的龍王,無可厚非。可是這些年東海龍王對他們也不薄,沒有按照俘虜和流民的待遇來虐待他們,因此不管有多麼堂而皇之的理由,背叛就是背叛,他們可以說服自己不再愧疚,可是內心中,卻還是受到了良心的譴責!

而現在攻打水晶宮的,是老龍王的女兒和女婿,人家是來救父,自己這個忘義之軍,哪裡還能做到問心無愧的阻攔?

所以這些水族戰士的軍心實在低迷,戰力發揮不足平時一半,原本實力就比天兵遜色一籌,現在又自縛手腳,那就更加不是天兵的對手了!

眼看天兵就要衝上宮牆,鯉魚將還在猶豫要不要弟兄們再冒險一次,衝上去砍斷繩索,就聽到身後傳來一聲高昂的龍吟,扭頭一看,從水晶宮的深處,衝出來一輛蛟龍大車!

呼!鯉魚將長長的舒了一口氣,大龍王終於來了,有他在就好,是戰是降都沒自己什麼事了! 能用蛟龍拉車的,也只有龍王了!這一輛大車如果換成馬來拉的話,至少要八匹馬,現在只需要兩隻蛟龍就可以了。

蛟龍拉車,在宮殿的頭頂上掠過,看起來就像是在天上飛翔一樣,可是蛟龍不是真龍,並不能在天上飛,在水中的實力卻不低,在靈獸之中,僅次於龍的戰力。

在大車的後面,就是黑壓壓的烏雲彙集,玄寶的臉上露出了一抹冷笑,那就是邪龍族的戰鬥主力,黑蛟部隊了!

之前水晶宮暴露在外面的時候,黑蛟無法進來這裡,現在大海漲潮,它們就從通海井進來了!

不過敖勝也不是傻瓜,看出這些黑蛟就算傾力一戰,也不是天兵的對手,所以還是把自己的人質擺了出來,卻讓黑蛟來壓陣。想打不敢打,不打又想逞威風,這北海龍王的氣量格局如此狹隘,也難怪會變成邪龍了!

當蛟龍拉車到達宮牆時,天兵也正好衝上來,敖勝哪裡還敢耽誤,馬上將大車的車門打開,裡面有五頭小蛟,每一個小蛟的背上都坐著一個人,一共五個人,全都是真龍戰士!

「唔!」沉悶的號角聲突然傳來,剛衝上宮牆的天兵突然一愣,卻也二話不說,馬上折返,順著原路又退了回去!

大軍退時如潮水,迅速下到宮牆外面,在空地上結陣,並沒有沒有遠離。而此刻的玄寶和蛟兒,已經騎著赤虹流雲,來到了宮牆上面。

即便只有兩人一馬,當赤虹流雲落下的時候,周圍的水族戰士也都紛紛後退,雖然個個目露凶光,可是真敢靠近的一個都沒有!

蛟兒看著那五隻小蛟背上的人,三哥敖禕,還有龍威、龍猛、龍英、龍勇,這五個真龍戰士,真是跟著父王一起遠征的人!

只是現在他們全都是雙眼緊閉,渾身無力,像是已經坐著睡著了一般,蛟兒卻知道,這些人一定是受到了什麼禁制!

「你把他們怎麼了?」蛟兒憤怒的看著敖勝,現在她已經很難將這個四叔當成是自己的家人了,畢竟上一代的恩怨不管是從開始還是了結,她都不再旁邊,從小到大,她又是在凡人界長大,對自己的父母還有幾分無法消磨的生疏,更何況是一個族親!而且是以她父親和兄弟為要挾的族親!

敖勝冷笑著說:「放心吧,他們只是睡著了!知道龍族安魂曲嗎?他們現在很舒服,不會有事的,可是如果你們再想攻打水晶宮,那他們有沒有事,我就不知道了!」

「混蛋!他們都是你的子侄!」蛟兒氣的眼睛都紅了,緊攥著拳頭,看著敖勝,現在她恨不得撲上去用自己的雙手撕爛他!

玄寶按住她的肩膀說:「別激動,否則就中了他的奸計了!這龍族安魂曲是什麼?」

深吸了一口氣,蛟兒盡量讓自己的情緒平復下來,看著玄寶說:「就是安撫龍魂的曲子,只不過是針對瀕死的龍族才使用的,讓真龍在離世的時候不會覺得太過痛苦!一旦讓正常的真龍聽了安魂曲,就會鎮壓龍魂,成為活死人一樣,雖然活著,卻只能整日沉睡!」

玄寶一聽,眉頭緊皺起來,看著那五個真龍戰士,沉聲說:「有沒有叫醒他們的辦法?」

「我不知道,應該有吧?神龍玄訣裡面的記載在後面,我還沒有看到!」蛟兒搖頭說著。

只要有希望就行,否則就算是付出很大的代價,玄寶都不會放過敖勝,都要讓他為自己的愚蠢贖罪!

「說吧,你想要什麼?」玄寶眯著眼睛看著敖勝,淡淡的說:「對於我的到來,你也應該有所準備,那你想利用他們來做什麼?還是需要從我這裡得到什麼?」

敖勝露出了一副老奸巨猾的表情,揮揮手讓那五條小蛟游回大車,然後關上車門,讓兩頭黑蛟拉著大車落在宮牆之內,這才對玄寶說:「神帝大人果然聰明!老朽若是做了大龍王,一定…」

「別跟我說廢話,我沒有時間聽!就告訴我,你想要什麼?」玄寶不耐煩的打斷了敖勝的話。

這種不禮貌的舉動也沒讓敖勝生氣,因為他自己知道,現在所面對的是轉世神帝,人家又這樣的資格,有這樣的實力,如果是四界統一的局面,自己在人家的面前,也不過是一個普通的神將而已!

「很簡單,我想跟神帝大人做個交易,這是我們雙贏的交易!」敖勝微笑著看著玄寶,見他臉上並沒有什麼好奇的神色,不僅有些微微失望,不過也不敢再賣關子,接著說:「我希望神帝大人能把所有的真龍戰士都借給我,有了這些真龍戰士,我就可以統一鸞洋,擺脫大魔尊的束縛,然後我會投桃報李,率領所有水族戰士,幫助神族跟魔族戰鬥,如何?」

玄寶沒有說話,只是眯著眼睛看著敖勝,就連蛟兒也是如同第一次見到敖勝似的,瞪大了眼睛,難以置信的看著他。

被兩人用這樣的眼神盯的心理發毛,敖勝咽了一下口水,看著玄寶乾笑著說:「神帝大人不要忘記,我剛才說的是借,這些真龍戰士遲早會還給您的!」

「就像是這樣的借?」玄寶用手指了指宮牆下面的位置,意思很明顯,就是指大車裡的那幾個人!

蛟兒更是一臉不屑的看著敖勝說:「四叔真是好大的胃口啊!十六名真龍戰士,你都想收為己用,東海龍宮當然已經算不上什麼了,那整個鸞洋也都變成了你的天下!擁有十六位真龍戰士,又有龍族十老幫忙,神魔兩族的實力其實都沒有你強,就算有,想要消滅你,也肯定是要大費周章,無論哪一方,都不敢跟你單獨開戰,讓另一方撿現成便宜!到時候三足鼎立,你這大龍王之位估計也不會滿足了,你真正想要的,是龍尊!」

敖勝臉色一變,剛想說話,蛟兒冷哼一聲,打斷他說:「別裝模作樣的說什麼借不借的,你有龍族安魂曲,別說是控制真龍戰士,就算是父王和我,一旦聽了安魂曲也會乖乖受你擺布!你真以為我不懂龍族禁制嗎?」

這一次敖勝的臉色才算真正的變了,有一種被人戳破謊言的惱羞成怒,看著蛟兒恨恨的說:「沒想到他竟然把神龍玄訣都交給你了!既然這樣,那我也跟你們說痛快的,真龍戰士本來就是龍族的精英,還給我們龍族也是理所當然!否則的話,大家一拍兩散,我活不成,這些真龍戰士也活不成!想必在大石城,十老已經把剩下的那些真龍戰士收服了!」

「你錯了,真龍戰士並不是屬於龍族的,而是屬於神族的,他們是神將!」蛟兒看著敖勝,冷冷的對他說:「你代表不了龍族,也沒有資格去替龍族說話!龍族十老如果真的有一絲清醒,就不會受你的擺布!如果他們已經入了邪龍,真龍戰士在智龍的帶領下,也不是好對付的!反倒是你,真的敢殺這些真龍戰士?不管是不是你來動手,只要你的心中出現這個念頭,就會受到龍族禁制的約束!成為邪龍,應該就是擺脫龍族禁制所賜吧?你還真敢入魔?」

敖勝啞口無言!他還真沒有想到,蛟兒對於神龍玄訣的領悟已經有了這麼深厚的造詣,連龍族禁制都知道了!

的確,他一直沒有對真龍戰士動過殺機,倒不是說他宅心仁厚,而是不敢,龍族禁制的其中一天就是不能對沒有仇恨關係的真龍同族妄動殺心,否則會受到天道的懲罰。

沒人敢輕視天道的懲罰,一旦引發劫雷,能夠成功度過的,不足萬分之一,就算成功度過,也不是像世人想象的,會走上一條康庄大道,以後將會實現自我突破,修為上升到一個新的高度。

其實很多修靈者,在經過天劫之後,雖然沒有死,但是靈丹也廢了!對付天劫,需要渡劫者把全身的修為都賭上,除去那一大部分過不去的,還有一部分是過去了,但是人也完了,丹也廢了,只有極少數人,才會在渡劫之後獲得很大的利益。

這個賭博不是人人都有勇氣去嘗試的,至少現在敖勝還沒有這樣的打算,用自己的愚蠢心思,去謀害同族,然後不明不白的引來天劫!

但是對海龍王就不一樣了,海龍王是謀害他整個北海龍宮的罪魁禍首,即便自己怎麼對待他,是殺還是剮,都不會引來天劫,因為這叫報應!

被蛟兒看穿了心思,敖勝也有些慌亂,不過畢竟是曾經的北海龍王,自然不會被兩句話就給打敗,馬上對蛟兒說:「我不敢殺,但是卻可以永遠都不叫醒他們,這跟死了也沒有什麼區別,你們要帶著這些活死人回去嗎?」

蛟兒也不說話了,這也是她所擔心的,她只知道這些兄弟是被安魂曲給催睡了,卻不知道如何叫醒,一旦這樣下去,他們將會一直在睡夢中度過數百年,然後隨著修為的下降,逐漸死去。

對於修靈者來說,修行也如武人一般,必須要天天保持,否則也如逆水行舟,不進則退。

而修靈人的退步,比起武者還要可怕,因為靈氣會被快速的消耗掉,然後就是心丹的衰退,在很短的時間內就會破散氣化,這樣就會讓修靈者很快變成一個凡人,但是由於破碎的心丹而產生的反噬,會讓他在短時間內衰老甚至死亡!

真龍戰士處在被催眠的過程中,如果超過一段時間,就會進入這種心丹快速消退的過程中,然後逐步死亡,比起一般修靈人自暴自棄的不修鍊,死亡的速度還要快,這也是蛟兒最為擔心的問題所在! 武戰之外還是文戰,現在玄寶和蛟兒,跟敖勝之間所進行的就是文戰,不過這已經是第二輪了!

第一輪的文戰,玄寶和蛟兒成功把敖勝逼出了部分人質,也算是一場勝利,讓玄寶知道,自己都是什麼人被敖勝所控制。

現在第二場文戰,居然是敖勝佔了上風,因為人質在他手上,他的確有對人質的生殺大權,玄寶不可能做到真的不顧一切,拿下了水晶宮,也害了自己兄弟的性命,他做不到這一點!

看著玄寶和蛟兒深有顧忌的神色,敖勝的臉上浮現出得意的笑容,對兩人說:「其實我們也是可以商量的,如果神帝大人真的不放心將所有的真龍戰士交給我,那我也可以不要,並且把這些真龍戰士都完好無損的還給您!」

聽到敖勝的話,玄寶和蛟兒互視一眼,都用懷疑的眼光看著敖勝,玄寶看著他說:「你會有這麼好心?」

敖勝嘆息了一聲說:「其實我只不過是想要報仇而已,野心真的不大!能不能統一鸞洋,我並不是很上心,我只要東海龍宮完蛋就可以了!所以真龍戰士在不在我身邊,無所謂,我可以毫髮無損的還給你,我只需要用這些人換一個人,不知道神帝大人答不答應?」

玄寶眉頭一皺,繼而就明白過來,一臉吃驚的看著敖勝說:「你竟然想打蛟兒的主意?」

蛟兒也已經猜到了敖勝的意思了,憤然看著他說:「敖勝,你到底想怎麼樣?」

「我已經說過了,我是為了報仇,想讓東海龍宮完蛋!」敖勝臉色不變,看著玄寶和蛟兒說:「我用所有的真龍戰士,再加上那三十萬玄兵來交換一個人,這樣的誠意足夠了吧?何況蛟兒是我的侄女,敖戰能做到六親不認,我敖勝做不到,在我這裡,必定是吃好喝好,奉為上賓!而且神帝大人不可能不知道,蛟兒雖然聰明,可是要想幫助我統一鸞洋,光聰明是不夠的,所以她並不會幫我實現這個目標,你還有什麼不答應的呢?難道真的想親手害死那些真龍戰士嗎?」

「少在這裡用栽贓嫁禍之術!」蛟兒毫不客氣的對他大罵:「真龍戰士無論哪一個,受到怎樣的損傷,都會算到你的頭上!你想禁錮我,無非是想讓龍宮的人更加投鼠忌器,聽從你的吩咐,你別做夢了!三十萬玄兵也不需要你來交換,真以為他們會被敖毅打敗,你太小看我玄軍了!收起你那些痴心妄想,放了我爹和真龍戰士,否則我會讓你為今天所做的一切後悔!」

敖勝一臉冷笑的看著他說:「為了今天,我已經熬了近千年了,怎麼會後悔?有你在,東海龍宮就不會有太多的反抗,否則就算敖戰醒過來,也一樣是無兒無女,絕子絕…」

話說到這裡,敖勝突然閉上了嘴巴,意識到自己說多了,瘋狂的神情馬上收斂,低眉垂眼的收納氣息。

可是剛才的話卻也隻字不落的被蛟兒聽到,猶如一道道驚雷,劈在她的頭上,讓她瞬間變了臉色,難以置信的看著敖勝說:「你說什麼?什麼無兒無女絕子絕孫?你再說一遍!你給我說清楚!」

敖勝的眼中帶著惡毒的笑容,可是嘴巴卻沒有再張開,不再廢話一言。玄寶看到蛟兒的激動模樣,有些擔心的把她抱住,低聲說:「蛟兒,不要心亂,他只是在蠱惑人心!」

「不是,我家人出事,我能感覺的到,我知道他說的是真的!讓我好好想一想!」蛟兒用力抱住自己的頭,努力讓自己平靜下來,過了一會,抬起頭來,雙目中已經發紅,猶如滲出了血,緊盯著敖勝說:「我大哥!你對我大哥做了什麼?」

敖勝沒想到蛟兒竟然是這麼聰明,一下子就想到了問題的關鍵,也愣住了,一時不知道該如何回答。

「你用真龍來進行邪龍奪舍,要想得到邪龍之魂,就得先找一個真龍殺死肉身!現在我三哥在這裡,真龍戰士也在這裡,父王已經被你控制住,你想要他的大龍冠,不會輕易殺死他,只剩下我大哥是真龍,又暫時對你沒有用處,所以你就把他的肉身殺死,讓他變成了幻靈之體!」

看了看宮牆下的位置,蛟兒更像是明白了什麼,目眥欲裂,恨不得衝上去用手撕碎敖勝,被玄寶一把抱住,嘴裡哭泣著大罵:「你想讓我大哥奪我三哥的肉身,就算真的成功了,我大哥最終也會自絕龍丹,以死謝罪!邪龍奪舍你毀了我兩個哥哥!你這個畜生,你是龍族的罪人,我不會放過你的!」

聽著懷中蛟兒的哭罵,玄寶才明白水晶宮裡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沒想到敖勝是這麼的喪心病狂,心中頓時升起了滔天怒火!

「咯拉拉!」玄寶腳下的宮牆出現了一道道裂縫,這是被玄寶不由自主散發出來的氣勢給壓迫所致!

敖勝的臉色變了,沒有想到玄寶一旦發怒,會有這麼強的氣勢!在開始的時候,他並沒有感覺到玄寶身上有任何的氣息,雖然不知道神帝的修為達到了什麼樣的境界,但是沒有氣息對一個武人來說,或許可以達到返璞歸真的效果,可是對於一個修靈人來說,不會有任何高深莫測的印象,只能說,此人修為已經崩潰了,可能心丹已失!

不過神帝是不能按照常情來判斷的人,所以敖勝也一直沒有做出過分的挑釁,現在看來,自己的小心還是正確的,這個神帝果然太可怕了,緊緊是發怒時無意暴露出來的氣勢,就已經破壞了厚厚的水晶宮牆!

其實這也是連玄寶都感覺到有些意外的,沒想到自己一時控制不住外放出來的氣勢竟然有如此的威力,自己想來,應該是自己的氣息在這些天有所回升,然後又加上現在是站在水晶宮牆的上面,水晶原本就有存儲和放大靈氣的功效,只不過被敖勝使了手段之後,比起原界里的水晶宮,對靈氣有了阻礙的作用,所以才會被玄寶的氣勢撐爆!

不過這種額外的傷害對於敖勝來說是非常的驚恐,因為一旦宮牆倒塌,那對於水晶宮來說,也就是完全的暴露在數萬天兵的眼皮子底下了!

好在水晶宮牆只是裂開了一道縫,並沒有繼續擴大,然後就再無動靜,這讓所有人都鬆了一口氣,不過所有的水族戰士都下意識的避開裂縫,也等於避開了玄寶和蛟兒。

似乎知道了自己已經無法阻擋玄寶和天兵的進攻,敖勝也長長的嘆息了一口氣,臉色變得猙獰,看著蛟兒說:「是我做的,那又怎樣?我並沒有殺他們,所以天道也不會懲罰我!你以為只有你挂念親人,我呢?我有五個兒子,三個女兒,可是現在呢?沒了,全都沒有了!他們都死了!我最小的兒子死的時候還沒有化成人形,還只是一個剛出生的幼龍,他只活了六個時辰!才六個時辰啊,就被剁掉了腦袋!那都是我那比豺狼還要狠毒的大哥乾的,就是你爹乾的,你怎麼不說他是畜生?他才是龍族的罪人?!」

看到敖勝那瘋狂的樣子,蛟兒也心中一縮,從那悲憤的表情中,她也看出敖勝不是說謊,北海龍宮是真的發生過這樣的慘案!

可是這真的是父親做下的?蛟兒不相信,可是二叔曾經這樣說過,現在四叔又是這樣說,估計憑藉三叔對四叔的這種維護,也肯定是承認了這件事情的存在!

父王真的如此狠毒?不對,肯定不是這樣的!蛟兒注意到了一個細節,三大龍宮的慘案,同樣都是滅門之禍,可是只有西龍宮慘案是被眾人提出來的,而其他北龍宮和南龍宮的事情,似乎都被壓制了!

這說明了什麼?為什麼連二叔當時都沒有提及這兩處龍宮曾經發生的事情?原因可能有二,第一個當然是存在於三叔和四叔的臆想之中,這兩件慘案根本沒有發生。

這個可能性不算很高,數百人的死亡,不可能是兩位龍王臆想出來的,除非他們早已經入了邪。不過聽龍母講過,整合南海和北海的時候,的確是沒有太多龍族的加入,看來要回去好好問問龍母,當年南海和北海的龍族,都去了哪了?還是真的已經死了?

還有第二個可能,那就是這件事怪不到海龍王的頭上,不是他乾的,所以才不會在東海傳播這件慘案的消息。

如果不是父王乾的,父王為什麼不辯解?這麼多年的兄弟見了面,哪怕他說一句不是他乾的,敖勝也不會這麼迫不及待的對東海下狠手!

那會是誰幹的?加上對西龍宮慘案的一些疑點,難不成這件事原本就是一個幕後黑手的操縱?

蛟兒突然感覺到后心發涼,如果兇手真的是另有其人,那這個幕後黑手還真的是夠可怕的,將四海龍王都玩弄於股掌之中,一手布置了整個鸞洋數千年的水族大戰!

真是不敢想,也不敢去承認,這真的是父王的傑作。蛟兒雖然對海龍王有隔閡,但是卻從來都不懷疑自己的心,她能感覺的出來,讓海龍王殺死其他三個兄弟的事情,只要是對整個龍族都有益,他會做出來的,可是讓他去屠光所有親人,不管是什麼理由,他做不到!

就在這個時候,一名龍將突然從水晶宮的方向急急跑來,停在了敖勝的身旁,先是深有顧慮的看了玄寶和蛟兒一眼,然後附耳對敖勝說了幾句話。

這麼近的距離,除非他們是用秘方不張口的直接感應,否則只要是說話,再低的聲音都逃不過玄寶的耳朵!

就聽那龍將急促的對敖勝說:「二大王受傷,黿聖已帶兵返回邪龍島!」 看來敖毅還真的是對敖勝這個兄弟不錯,居然讓他做大王,自己只做二王,甘心輔佐這個弟弟!

聽到這個消息,玄寶的眉毛一揚,明白大石城那邊,玄兵已經佔了上風,打亂了邪龍族的計劃!

按照玄寶和蛟兒現在的推測,遠征軍應該是在征戰東海的過程中,首先發現了人族的異常,然後找出了罪魁禍首巨人國。

在攻打巨人國的時候,遠征軍也看出來,巨人國不過是傀儡,真正在背後搗鬼,搞得東海大亂的,應該是邪龍族!甚至連邪龍族都是替罪羊,是大魔尊在興風作浪。

不過那些已經不重要的,遠征軍要做的,就是先要平息這場動亂,可是卻沒有想到,原本看起來戰力不算強大的邪龍族,竟然有龍族十老的助陣,而且利用這十條老龍,成功將海龍王和親兵引到了邪龍島,並且加以控制!

而與玄寶和蛟兒神情相反的,當然是敖勝,此刻是滿臉的難以置信,一把抓住那龍將的衣領,幾乎將他給提了起來,嘴裡咬牙切齒的說著:「怎麼可能!三哥一直體弱,受傷也就罷了,連黿聖都受了傷?他可是龜祖的叔父!龍族十老呢?他們有沒有死?」

龍將知道敖勝的性格,見到他發火之後,馬上用顫抖的聲音說:「大石城那裡出現了神帥領兵,智龍和龜祖聯手,採用擒王戰術,重傷我水族中軍,三十龍將皆戰死,龍族十老六俘四歸!」

「啊呀!」敖勝身體一個趔趄,被這個堪稱噩耗的消息給震驚的差點暈倒在地!三十龍將基本上已經是邪龍族的全部龍將數了,留在水晶宮的,不過兩三個而已!

更重要的是龍族十老,被俘六個,只回來四個,那以後還怎麼用這些老頭來控制東海龍族?怎麼用他們來獲取龍族奧秘神技?要知道現在敖勝所布置的這些,絕大多數都是靠龍族十老的傳授才得以掌握的。

敖勝面無人色,一時思緒萬千,根本不知道該做什麼。蛟兒冷哼一聲,看著他說:「你已經輸了!趕緊放了我父王,認罪伏法,我會求父王饒你一命!」

聽了蛟兒的話,敖勝沒有生氣,雙眼反而發出異常的亮光,看著蛟兒獰笑著說:「對啊,我差點忘了,多虧你提醒我,敖戰還在我的手中呢!不管怎麼樣,他在我手中,我就沒有輸,就算剩下我一個人,只要敖戰的性命在我手裡,東海就是我的!」

「四叔,你不要執迷不悟了!」蛟兒憤怒的對著敖勝大喊:「父王終究還是你的大哥,那一場四海之戰的是是非非,我向你保證,一定會徹查清楚,還北海龍宮一個真相,如果真的是我爹做下的,我絕對會給你一個交代,如果不是,四叔也不要再這樣執著下去了,你一直在錯怪別人,一直在錯路上往前走!」

「住嘴!我沒有錯!死的不是你的家人,你當然可以在這裡夸夸其談這些大話,可是我憑什麼要相信你!即便讓你查出兇手真的是你爹,你會親手殺他嗎?撫心說話!」敖勝瞪著血紅的眼睛對蛟兒說大喝。

沒有回聲,蛟兒目露愧疚神色,用不著撫心說話,她可以肯定,如果真的是父王做下的當年慘案,她能怎樣?親手殺了父王?那根本是不可能的,她做不到!

雖然她跟父王之間有隔閡,可是畢竟是父女,她做不出弒父的行徑,頂多就是,再不去東海,再不見父王!

僅此而已,她甚至無法斷絕父女關係,因為這是血緣,不是她想斷就能斷的,所以這樣的懲罰,對於敖勝來說,根本是微不足道!

可是父親現在就在他的手上,命在旦夕,她又不能不救,現在真是又急又氣,完全失去了平時的冷靜。

玄寶拉住了她的手,輕聲在她耳邊說:「別緊張,越是這樣,海龍王就越安全,不會那麼容易死的!」

聽了相公的話,蛟兒也馬上冷靜下來,對啊,大石城的兵敗,讓敖勝少了一些倚重,現在他最大的底牌,就是海龍王了!所以他根本不敢殺了海龍王,否則他拿什麼去佔領東海龍宮?

想通了這一點,蛟兒的心裡才算是鬆了一口氣,可是一想到已經變成龍魂的大哥,蛟兒悲從心來,咬牙看著敖勝說:「不管你之前受過什麼苦難,但是你這樣對待我大哥,此仇我一定就會報!」

玄寶冷冷看著敖勝說:「現在大石城那邊你已經敗了,這個水晶宮,你可以守多久?現在我要命令大軍攻城,你說你還能等到他們回來嗎?」

「你…玄寶,你敢跟我單獨一戰?你輸,就馬上撤兵,離開這裡,我輸,就將真龍戰士交予你手,如何?」敖勝瞪著眼睛看著玄寶,大聲說著。

玄寶冷冷一笑,根本不理會他的挑釁,搖頭說著:「緩兵之計是嗎?把我拖住,等待你的敗軍回歸?你真的有那麼大的把握?就不怕我的兩處大軍也合二為一,到時候你這個小小的水晶宮,能不能裝得下數十萬玄兵?」

並沒有刻意去壓制自己的話,所以玄寶的聲音傳到了每一個水族戰士的耳朵里,聽到這些話,所有水族戰士才知道大石城那邊的戰鬥已經失敗了,再聽到後面的話,眾人的臉色都變了。

就算是大石城那邊的敗軍回來,也不過是不到五萬的水族兵力,最依靠的還是龍族十老和黿聖來對付敵人,在兵力上,邪龍族別說對陣玄寶,就算是對陣東海龍宮,都不佔優勢!

「我還可以馬上放出二十萬天兵,你信不信?」玄寶看著敖勝,一字一句的說著,臉上浮現出一種輕蔑的笑容,對於他來說,這個水晶宮的防衛,根本不值一提!

聽到這話,旁邊的水族戰士差點嚇的腿軟癱倒在地!這兩萬天兵就像是難以抵擋的洪流,還有二十萬,那根本打就不用打,直接衝過來就能碾壓過去,連水晶宮都能夷為平地!

沒有人會懷疑這是玄寶的吹牛,因為大家都知道了他的身份,也知道他有原界,只要有原界,別說是二十萬,就算是兩百萬,兩千萬天兵,都能裝的下!

神族魔族有原界的神人不在少數,可是古往今天,包括是萬年之前,能夠將原界發展到可以住人,可以自成世界的,也唯有神帝,因為真正要創造一個世界,需要的是純靈氣打底,原氣為基,這一點,普天之下,也唯有神帝可以達到這個標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