咔嚓!



第一道裂縫出現后,略微停頓,第二道、第三道、第四道…密密麻麻碎裂聲清晰傳入耳中,整塊巨石之上遍布裂痕,似乎要有一物從中出現。

吼!

低悶吼聲驟然響起,從碎裂巨石中傳出,下一刻整塊巨石崩潰,化為漫天碎塊攜帶著無比恐怖的力道,以驚人速度呼嘯穿空而至。

諸多修士紛紛驚呼一聲,體外靈光微閃,紛紛閃避。

碎石砸落黃沙大地,深深嵌入沙海深處,強橫力量傳遞進入沙粒中,頓時激起一層沙浪,跌宕滾滾向四面八方肆意擴散。

這巨石堅固無比,巨力加持下殺傷力更是恐怖,數只蠻獸強者不敢閃避被碎石砸中,防禦力驚人的鱗甲竟被生生砸碎,一時間血肉橫飛,涓涓血水如小溪般沿著鱗甲間的凹下處流下,將身下黃沙染成血色。

眼見蠻獸強者的下場,一群修士面龐瞬間僵硬,心中生出一股后怕之意。但此刻沒有給他們更多思索此事的時間,暴虐、強橫、嗜血的氣息,驟然降臨!

在那巨石崩潰處,一道盤踞的巨大身影,出現在眾人視線之中。

黑色的鱗甲烏黑無光,一條條赤紅色的血線沿鱗甲邊緣對接處生長,身體盤起就像是一座山嶽,似蛇非蛇的巨大頭顱趴在其上黑色鱗甲上。

唰!

扁平頭顱上,五對眼眸驟然張開,對稱分列頭顱兩側,冰冷無情,瀰漫著濃郁的殘暴氣息。

頭顱高高抬起,十隻眼睛寒光閃耀,目光落在諸多修士與數只蠻獸強者身上,猩紅長舌從口中伸出,一滴滴粘液沿著嘴角滴下,落在地面之上,黃沙頓時冒起青煙,竟被生生腐蝕,形成一個個沙坑。

「遠古十目蛇!」

駝背老頭失聲開口,臉色突然煞白再無半點血色,眼中有著不可壓制的驚恐之意。聲音落下,他體外靈光爆閃,身為創世封王境修士,在面對這遠古十目蛇時他竟然沒有半點爭鬥之念,直接選擇轉身逃走。

宇文拓、紅袖兩人也是臉色大變,兩人神色不比那老不死好看許多,顯然也已經認出了這妖物的身份。

蕭晨此刻已經悄無聲息退出極遠,此刻聞言瞳孔劇烈收縮,臉色變得極為難看。

決定留下爭奪狩獵星系首位得青木神泉之水救治樹伯,蕭晨自然會對收集有關狩獵星系資料加以了解,其中數種恐怖蠻獸,亦在他的查詢範圍之內。

因燕明月之故,他可以從隨意翻查從東盛道宮內取出的資料,詳細無比,其中不少是罕有人知的隱秘。

而有關這遠古十目蛇,他恰好從蠻獸類典籍中有所了解。

據典籍記載,這種蠻獸乃是雜交異種,體內有龍之血脈,天生十目蘊含神通,可看破世間一切迷惑,兼力大無窮,肉身強橫,乃是真正頂級的蠻獸之一,一旦完全成年生出靈智,可直接化身為凶獸,有毀天滅地之威。此物生性暴虐嗜殺,性喜吞噬血肉,曾在上古時期掀起腥風血雨。后經圍剿,方才漸漸在大千界中消失不見。

狩獵星系中,便曾有遠古十目蛇出現,後來被燕皇室強者出手斬殺,方才有了這一段記載。只是事情已經過去了數十萬年,遠古十目蛇再未出現,此事也漸漸被人遺忘,若非蕭晨偶然看到,怕是也不知這蠻獸的身份。

遠古十目蛇,乃是真正的頂級蠻獸,力量恐怖無比,一旦進化為凶獸,更可狩龍而食!眼前這一隻遠古十目蛇應當只是有了一點簡單的靈智觸尚未徹底進化為凶獸,但即便如此,它所擁有的力量也堪比創世巔峰修士,再加上那恐怖無比的肉身與十目中所隱藏的神通,甚至有與創世至強者一戰的資格!

以蕭晨現在的修為,莫說如此《碎元》體內力量尚未得以補充,即便他在巔峰狀態,也決然不是這遠古十目蛇之敵!此物應當藏身在狩獵星系一顆隕石中沉睡,被蕭晨與璋澹兩人鬥法驚動,又受到數只蠻獸強者氣息刺激醒來,直接召喚出自身開闢而成的神國,將整片星系空間吞噬,將眾修士與幾隻蠻獸強者一併封死其中。

遠古十目蛇從沉睡中蘇醒,正是飢餓之時,豈會放過他們。從它尚未徹底清醒,下意識將蕭晨等人拉入神國的舉動就能看出,它根本沒想放他們任何一個離去。

如此多血氣旺盛靈力逼人的血食,對遠古十目蛇來說,也是不小的補品。

蕭晨心中念頭急速轉動,但腳下卻沒有半點停頓,身影退後速度更快,飛快遠離遠古十目蛇所在。

而此刻,更多修士雖然未曾認出遠古十目蛇的身份,但那恐怖凶煞的氣息卻能感應的清楚,臉色紛紛狂變,面色慘白駕馭遁光瘋狂逃遁!這蠻獸如此兇惡,連駝背老者、宇文拓與紅袖三名創世封王境修士都已逃竄,他們豈敢久留!

這些修士已忘記了最初追殺蕭晨的初衷,如何保全自己的性命,才是最為緊要之事。 遠古十目蛇目光冰冷在逃亡修士身上掃過,散發出毫不遮掩的貪婪炙熱,像是在看一個個美味的獵物,但此刻他略微遲疑,卻沒有去追殺這些修士,盤踞在一起的身體突然轉動,匍匐開來竟有近千里之長,向數只匍匐在黃沙上的蠻獸強者游去。

伴隨著遠古十目蛇的靠近,幾隻蠻獸強者身體瑟瑟顫抖,口中發出一聲聲嗚咽,似是恐懼又像哀求,卻動也不敢動彈半點。

遠古十目蛇目光冰冷,沒有任何停頓,大口張開,直接將一隻形如白猿的蠻獸頭顱咬碎,大口咀嚼起來。

白猿屍身轟然倒地,肉身抽搐了兩下,方才徹底死去,粘稠血水從斷裂的脖頸處噴涌而出,濃郁的血腥味刺激到了遠古十目蛇,眼中漸漸露出興奮之色,足有百里大小的白猿,竟在短短十數息時間內被它撕碎盡數吞入腹中,轉首向另外一隻蠻獸吞去…

數只蠻獸強者,不過短短片刻時間,便已經被盡數吞噬一空,地面黃沙已被血水浸透。而從始至終,地面其餘幾隻蠻獸強者身體顫抖的更加厲害,卻根本生不出半點逃跑的念頭,甚至不敢動彈半點,乖乖趴伏在地,任由遠古十目蛇將它們吞噬一空!

連續吞食了數只蠻獸強者,遠古十目蛇非但沒有滿足,眼中嗜血與炙熱之色反而更勝,它鱗甲間那一道道赤紅色血線變得越發鮮艷,淡淡流光閃動,便如血水在其中流轉一般。

長久的沉睡讓它的力量削弱了許多,遠沒有外表看起來強大,而吞噬血食,就是恢復力量最好的選擇。那將它從沉睡中驚醒的力量極為強大,以它現在的狀態沒有絕對的把握,所以才會下意識暫且放過修士,將數只蠻獸強者吞噬。在凶獸血脈等級的壓制下,它們絕不敢反抗半點。如今吞食了數只蠻獸,強大的氣血力量補充進入體內,讓它的力量恢復了幾分,本性中對血肉的貪婪也已經被徹底激起,遠古十目蛇的目光,自然看向了之前逃走的修士。

這些爬蟲在它看來雖然身體極小,甚至不夠他一口吞咽,但身體血肉間卻蘊含著無比強大的力量。若能將這些修士盡數吞食,它的力量就能盡數恢復了!

或許,這是它突破自身極限,進化為凶獸的一個契機。

遠古十目蛇簡單的靈智,同樣讓它感應到了面前的機緣,它眼中炙熱更甚。

蠻獸的本能,讓它知曉面前契機的重要,這些爬蟲一個都不能放過,吞食他們,完成進化!

吼!

揚首咆哮,它強橫有力的巨尾猛然一擺,身影直接化為一道虛影射出,竄入風沙之中,一閃無蹤!



黃沙中,三名創世境修士面色蒼白,眼中儘是恐懼之意,在這之中,還有幾分後悔。

一時貪念,事情竟發展到此刻地步。

想到那恐怖的遠古十目蛇,三人身體忍不住一顫,通體冰冷如墜冰窖之中。

而就在這時,一股暴虐嗜血的氣息瞬間出現在三人感應中,三人臉色驟然慘白,口中紛紛低喝體外靈光爆閃欲要將身後那追殺而來的恐怖之物擺脫,但事實證明只是徒勞。

感應著身後急速逼近的氣息,三人眼中漸漸生出絕望之意。

遠古十目蛇的強大,以他們的修為,根本無法抵抗!

「跟它拼了,繼續逃你我連一搏的機會都沒有!」三人中一名修士咬牙開口,臉上儘是決然。

「好!」另外兩人點頭,三人同時停下,怒喝中紛紛出手。

「海波界!」

「寒冰界!」

「深淵界!」

三名創世境強者同時出手,直接將神國召喚而出,已將一身修為盡數爆發!

揚手間,面前空間突然裂開,三道巨大裂縫同時出現,截然不同卻一樣強大的氣息從中傳出。

海波界乃是碧海連天,汪洋澎湃,滔天駭浪攜萬鈞不可抵擋之力驟然席捲而出,轟然拍落又可將對手捲住拉入神國之中鎮壓!

寒冰界中,則是有森然寒氣噴涌,一隻只冰晶利劍閃爍著金屬般的寒光,瞬間射向黃沙深處。

深淵界內一片黑暗,氣息陰冷詭異,巨大骨手從那黑暗中探出向後方抓落。

三名創世境聯手,面對尋常創世封王境修士也有一戰之力,感應著彼此神通釋放出的強大氣息,三人心中稍安。

下一瞬間,恐怖黑影自漫天黃沙中探出,遠古十目蛇目光冰冷,面對三道神通身影沒有半點停頓,口中一聲尖嘯,身後巨尾轟然砸出,與三人神國神通對碰!

水浪散去,冰箭碎裂,骨手崩潰。

而遠古十目蛇對此付出的代價,僅是尾部碎裂掉落了數十塊巨大的鱗甲,甚至未曾滴落一滴血液。

三名創世境修士臉色驟然慘白,神國神通被擊潰,三人瞬間受到反噬,但此刻不等他們做出反應,一張大口已迎面而來,獠牙交錯隱約可見一塊塊黏粘的鮮紅碎肉,腥氣逼人。

慘嚎聲戛然而止,遠古十目蛇略微咀嚼,三名創世境修士已被它吞入腹中。血肉間蘊含的龐大精氣血力驟然散開,融入肉身之中。感應著那龐大的力量以及更加靠近的突破契機,遠古十目蛇眼睛一亮,轉首看向黃沙深處,巨尾擺動身影激射而去。

黃沙世界,便是遠古十目蛇的神國,它未曾有自己完整靈智,只能粗通神國掌控之道,根本無法將其徹底利用,否則煉化神國之後,只需意念微動就能藉助神國鎮壓之力,將蕭晨等人盡數拿下。

但即便如此,在神國之中它也能清晰感應到所有修士的方位與力量強弱,誰都無法逃過它的追殺!

黃沙世界之中,遠古十目蛇呼嘯縱橫,挑選修士中弱者出手將其吞噬,而它體內的力量,也在以一種驚人的速度恢復。

駝背老頭,宇文拓、紅袖三人面色陰沉,聽著遠處不斷傳來的慘叫聲,眼眸深處忍不住露出一絲絲驚懼之意。

遠古十目蛇掀起腥風血雨追殺修士,卻暫時未曾來尋他們的晦氣。

「我們想錯了一件事,遠古十目蛇雖然強大,但它已經沉睡了許多年,身上力量必然不在巔峰。若我們聯手,未必不能將它擊殺!」駝背老頭寒聲開口,眼中露出幾分悔意,「可惜在它破石而出的時候,老頭子未曾想到這點,如今接連吞噬血食,恐怕它體內的力量也恢復了不少。」

「道友所言極是,我們已經錯過了最佳的機會,萬萬不能再耽擱下去,否則這遠古十目蛇力量越來越強,你我怕是真的要在劫難逃!」宇文拓低聲開口。

紅袖臉上魅惑氣盡數收斂,此刻俏臉緊繃,眉角含煞,「既如此,你我三人即刻召集所有修士,聯手斗一斗這遠古十目蛇!」

三人已經嘗試過強行撕裂神國逃走,卻無法做到,若非如此,他們早已各自逃命離去,哪裡還會去與近乎進化為凶獸的遠古十目蛇去拚命。

「走!」

決定此事,三人一步邁出體內氣息破體而出,三名創世封王境修士聯手施為,自然是強橫無比,整片空間被人散氣息鎮壓,即便是那漫天黃沙也紛紛停滯,嘩啦啦中灑落地面。

以三人為中心,方圓萬里空間一片清明。

駝背老者上前一步,沉聲低喝,「諸位道友,速速來我三人之處,你我聯手,斬落遠古十目蛇!」聲音開口時稍低,但伴隨著擴散開,卻如跌浪一般越來越強!

浩浩湯湯,向整個黃沙世界瘋狂擴散,清晰傳入正在逃亡中修士耳中。 諸多亡命逃竄修士,聞言如同抓住了最後一根救命稻草,紛紛轉變方向,沒有任何遲疑直奔三人所在而去。以他們的修為,面對遠古十目蛇根本沒有半點抵擋之力,靠近駝背老頭三名創世封王境修士,或許還有活命可能。

咻!

咻!

三道創世封王氣息衝天而起,便如黑夜中的燈火般耀眼,為他們指引著方向。

黃沙世界深處,蕭晨聽清駝背老頭低喝,疾行身影瞬間停下,眉頭微微皺起露出思慮之色。片刻后,他毫不猶豫轉身,直奔三人所在而去。

如今他可安然無事,因為遠古十目蛇正追殺吞食其他創世境修士,若這些人全部匯聚到駝背老頭三人身邊,留蕭晨獨自在外,必然會成為遠古十目蛇的下一個攻擊目標。既然看清楚這點,他自然要趕過去。想必此刻,駝背老頭等修士怕是要護住他不被遠古十目蛇吞食才對,否則一名創世封王境修士,足以讓遠古十目蛇力量大增,對他們可沒有好處。想通此處關節,蕭晨自然不會怕他們翻臉出手。

念頭轉動間,他體外靈光礦化,化為一道驚虹在漫天黃沙中呼嘯前行。

「諸位道友放心,這遠古十目蛇雖強,但你我聯手,未必就會怕它!」駝背老頭沉聲開口,反手間取出十數枚玉簡,揮袖將其打出落入諸人手中,「這玉簡中記載了一門陣法,喚名聚元凝獸抵天。諸位道友將其默記,老頭子會與宇文拓、紅袖兩位道友站在陣眼中,主導大陣攻殺防禦。」

進入黃沙世界創世境修士原本有二十餘人,但此刻卻只剩下了十餘名,余者已盡數被屠戮,成為遠古十目蛇腹中血食。剩餘修士即便保住了性命,也是一個個面色蒼白,聞言連連點頭,深深吸氣壓下心中驚懼,探出神識進入玉簡中查看布陣之道。如今這是他們保住性命的唯一機會,自然無人膽敢三心二意。

宇文拓、紅袖兩人顯然早已知曉此事,聞言臉色平靜,沒有半點變化。

不過就在此刻,駝背老頭豁然抬首,目光銳利看向黃沙深處,而宇文拓、紅袖兩人緊隨其後察覺到靠近的氣息,憑此也能看出三人間修為高低。

漫天黃沙中,淡淡靈光顯現,蕭晨邁步而出,臉色微微蒼白,神色間卻是一片平靜。目光在此處掃過,目光微閃拱手開口,道:「三位道友,不知蕭某可否進入陣中暫且躲避?」

宇文拓臉色陰沉,在他看來,若非是蕭晨之故,他們豈會落得這般地步,卻未曾想到這一切皆是他心生貪婪所致。

「蕭晨,本座等人不追殺你已是放你一馬,何必要救你的性命!若你想要進來也未嘗不可,將你身上儲物戒交出來,本座便許你進陣!」

此人開口間,眼底炙熱之色一閃而過。之前因遠古十目蛇之故,暫且放棄對蕭晨的追殺。如今有駝背老頭提供的聚元抵天陣守護安全性大漲,宇文拓心中的貪婪再度升起。

駝背老頭、紅袖兩人面無表情,對此事保持了沉默。至於其他修士,目光匆匆在此處掃過一眼,便收回目光繼續揣摩陣法細節,此事如何決定,卻非他們可以左右。

蕭晨聞言緩緩搖頭,臉上露出淡淡嘲弄之色,道:「即便蕭某交出儲物戒,宇文拓道友便真的認為自己就能或者離開此處嗎?如今你我所面對的乃是近乎化身為凶獸的遠古十目蛇,它的恐怖程度,應當無須我多言。讓我進入陣中恢復傷勢,或許還能為大陣守護出一份力,留我在外,創世封王境界的血食補充,或許真的有可能讓遠古十目蛇踏出進化的關鍵一步,化身為凶獸。到時蕭某殞身,恐怕諸位道友也要與我一併陪葬。」

「儲物戒乃修士身家性命,此刻局勢,蕭某斷然不會交出,如何決斷,諸位道友早做決定吧。」

宇文拓臉色陰沉,正欲開口卻被駝背老頭揮手打斷,沉聲開口,「好!既然蕭晨道友看清了如今局勢,想必也不會在陣中有何不軌舉動,這便進來吧。」

蕭晨之前所言,打消了這老不死心中最後一縷殺意。正如他所說,即便有聚元凝獸抵天陣在手,能否抗衡這一隻近乎化身凶獸的遠古十目蛇他並沒有完全的把握。這個時候對蕭晨出手,遠不如將他留下,若形勢危急,他的力量也能讓他們更多一分生機。話說回來,即便成功斬落遠古十目蛇,蕭晨在他們包圍中也是插翅難飛,到時儲物戒同樣要乖乖的交出來。蕭晨與璋澹廝殺到最後時他就在當場,蕭晨必然受了極重的傷勢,雖然不知他為何還能留有餘力,但這種傷勢,絕非短時間內可以恢復,想到此處他更加沒有後顧之憂。

紅袖眼眸深處異色微閃,已想通了老頭深意,嬌笑開口,「奴家也認為應該讓蕭晨道友進陣,多份力量也能多一份保命的把握。」說話間,這女子還不忘對蕭晨拋去一個媚眼。

宇文拓低哼一聲,卻也沒有多言。

蕭晨淡淡拱手,若非局勢變化,如今幾人說不得還是生死相向的狀態,就算是現在,也是各懷鬼胎皆有謀算,對三人卻無半點謝意。邁步行入修士之中,他一言不發直接盤膝坐倒,卻是真的全力恢復起體內傷勢。只是看似沒有任何防範,卻留下了幾分心神感應,一旦有所不妥,他瞬間就能做出應對。

駝背老頭目光深深看了蕭晨一眼,方才轉身開口,「好了,如果你們看的差不多了,你我即刻布陣,到此刻還未到來,剩下的道友怕是已凶多吉少了。」

宇文拓、紅袖等人人聞言臉色瞬間化為凝重,想到那遠古十目蛇,諸人心中盡皆凜然。

今日能否保全性命,就看這聚元凝獸抵天陣是否有用了!

十數人中,修為最弱者也是創世境修士,布陣細節雖然有些複雜,但對他們而言卻無太大難度。此刻聞言收回神識,盡皆微微點頭。

唰!

靈光急閃,十數名瞬間散開在方圓三十丈範圍內,看似分佈雜亂,卻自有一份玄奧自然。

「起陣!」

駝背老頭低喝一聲,十數名創世境修士同時抬腳踏落!

嘭!

地面黃沙猛然一震,以三十人為中心,方圓百里之內黃沙驟然承受大力壓縮,被生生融化壓合成整塊黃色陣盤,由十餘名創世境修士聯手製成,這陣盤自然是堅固無比。而與此同時,一道道紋理從布陣修士腳下出現,向整個陣盤飛快蔓延而去,似乎有一隻無形之手刻畫著一切。繁雜細密且無比精緻的紋路,以極快的速度將整個陣盤包裹在內,紋理的對介面完美融合在陣盤核心處。

嗡!

虛空一聲輕鳴,一層靈光驟然升起,呈渾圓狀,將整個陣盤與其上十數名布陣修士盡數籠罩在內。

「升天!」

駝背老者聲音未落,整個陣盤輕微一震,直接升起懸浮虛空。

「凝獸!」

陣盤外凝聚陣法之力,此刻突然震顫快速蠕動起來,竟在極短時間內凝聚成一隻蠻獸虛影,狀如毒蠍,生有兩隻巨鉗和彎鉤毒尾,腹下六足。

此獸影呈半透明裝,可以看到內部陣盤與布陣修士。 駝背老者陣前居中,便是蠍獸頭部,擁有對整個獸影最大的掌控權,宇文拓、紅袖兩人分列兩側,是兩隻巨鉗所在,主掌兩隻最強攻擊力量。巨尾懸挂於後,節節漸細,尾尖鋒銳如槍尖,散發著淡淡盡數光亮,掌控權應在駝背老者手中。

這蠍獸便是集合陣中十數名修士力量而成,雖然無法將他們的力量完整疊加,卻也可以賦予這蠍獸虛影極為恐怖的力量,一股類似蠻獸,卻與之有所不同的兇悍氣息衝天而起!

駝背老者心中一松,直到大陣布置完成,他心中才真的鬆了口氣。世上聯手防禦大陣雖然不少,但他這聚元抵天陣卻另有玄妙,主陣三人可抽調大陣之力進行攻殺防禦,等同於藉助了布陣修士的力量隨心所欲操控在手,凝聚獸身虛影,更能產生極大的力量增幅!不過此陣有奇效,自然也有弊端,若布陣不成,會對布陣修士產生一定反噬,並且在一段時間內不得再度布陣。但為了避免諸人心中壓力,此事他之前卻是未曾言明。好在如今一切順利,既然聚元凝獸抵天陣已經完成,那麼他們也就有了與遠古十目蛇一戰的資格!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