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大陸邊緣,某塊碎片突然脫離大陸本體,斷裂中無數禁制光芒瘋狂閃爍,隨即激起漫天塵埃,隨即緩緩向遠處漂浮而去。

至此蕭晨他們終於明曉這無盡大陸碎塊,竟全部是從這大陸本體自行碎裂脫落產生。

懸浮在星空深處的大陸,遠古時期的激戰,這一切盡皆表明,蕭晨他們現在接近了某處隱藏悠悠不知多久歲月的驚天秘密。

「七彩琉璃果!」

就在此刻,那神玄宗江山子眼中驀然爆發出狂喜之色,目光落在大陸邊緣一處萬丈高山之上。在這山巔,一株數丈高低七彩果樹靜靜生長,枝頭掛有一枚七彩色果實。

「此物乃是老夫先行發現,歸我所有,誰若與我爭奪,老夫定然與他不死不休!」

低吼中,江山子身影瞬間化為一道流光,呼嘯中直奔那高峰而去。

七彩琉璃果,修真界問世不足三枚,古籍記載乃是天地生成神物,修士吞服可漲壽元千年,輪迴三世,記憶不散。如此逆天神物,無怪這江山子如此失態。

博古上人眼中厲芒一閃,他壽元已經不足三百年,這七彩琉璃果,對他也是有著極大誘惑。是以在那江山子出手瞬間,此人身上遁光一閃,也是向那大陸而去。

「博古,老夫看中之物你也敢搶,不怕我神玄宗將你徹底滅殺!」

江山子猙獰爆喝,眼中殺機橫秋。

博古上人聞言面上露出陰鬱之色,寒聲道:「老夫壽元本就所剩無幾,此物我志在必得,江山子道友難道以宗門壓我,就可讓老夫退去不成。」

「你找死!」

江山子猙獰低吼,繼而一掌向博古拍落。

神通,滄海!

不墜修士全力出手,聲勢遠非元嬰修士可比。虛空中一片汪洋瞬間凝聚而出,浪滾翻湧,轟隆作響,無數海浪向那博古上人席捲而落。

這海乃是神通所成,修士落入其中則肉身腐朽,元神融化,被完全吞噬其中。

博古上人冷笑,繼而袍袖一揮,漫天火海瞬間生成,炙熱溫度衝天而起,空間在這烈焰焚燒下劇烈顫抖起來,好似隨時都會碎裂。

汪洋火海轟然對撞,彼此分割吞噬,在那法力波動中,空間片片碎裂。

江山子眼中驀然劃過幾分冷意,隨即一指點出,口中低喝:「一粟!」

無盡汪洋隨著這一指點落,形體呼吸間縮小化為一滴水珠,如粟米大小,晶瑩剔透宛若珍珠,瞬間穿過層層火海絞殺,直奔博古胸口落下。

滄海一粟!

神玄宗大神通之一,滄海無窮無盡,滅殺範圍極廣,一粟集中一點,將所有能量疊加融合,威能暴漲。

博古面色巨變,身影瞬間後退,同時雙手不斷打出法訣,朵朵火蓮憑空而生,初為骨朵,繼而綻放,璀璨耀眼,盡皆蘊含恐怖火力。

水滴打落,穿透火蓮,後者一顫,形體潰散。數息間,穿透火蓮十二朵,水珠威能耗盡。

博古面色陰沉如水,為了抵擋這一粟神通,他被強行迫開,此刻再想與那江山子爭奪,卻是已經失了先機。

「嘿嘿,此物老夫看重,便只能被我收入手中!」江山子冷笑,身影電閃前行。

蕭晨目光落在那大陸上空,目光閃爍,繼而微微一凝。

下一瞬間,江山子身影出現在高峰上空,面色狂喜,五指張開向那七彩琉璃果抓下。但就在這時,他面色卻是微微一變,繼而瞳孔收縮,面上流露無盡驚恐之意,身上靈光一閃,便是欲要轉身逃離。

但此刻,卻是已經晚了。

虛空上密密麻麻無數繁雜紋路凝聚而出,散發玄奧晦澀氣息。在這紋路浮現之時,一掌大手憑空而成,向那江山子狠狠拍落。

江山子尖叫一聲,心神瞬間被生死大劫氣息籠罩,伸手在儲物戒上拂過,祭出一件防禦至寶,繼而施展神通,化為一方山峰抵擋身前。

轟!

手掌拍落,法寶碎裂,神通崩潰,江山子氣息全消!

神玄宗不墜修士,殞!

滅殺江山子后,那虛空紋路消失,手掌隨之不見。

博古面色蒼白,背後冷汗津津,瞬間將全身衣袍浸透,此刻不敢有半點遲疑,遁光中身影瞬間迴轉,生怕觸動禁制,不明不白丟了性命。

蕭晨豁然瞪大雙目,那虛空紋路在他眼中,便是有由無數禁道符文凝聚而成,他從未想過,禁道神通修鍊到高深境界竟也能擁有如此神通,滅殺不墜修士只在反手之間!

至於尚文星等修士也是心中生寒,面上露出無盡震驚之意。

這大陸內隱藏著天大的秘密機緣,但同樣有著可以將他們輕鬆滅殺的危機!

「好厲害的禁道神通,一擊之下滅殺不墜修士!」君成子面色火熱,他天道宗神通本就對禁制一道極為精通,但此刻他所修行禁道神通與此相比,卻是無異於天壤之別。

墨攻心中狂喜,即便不從此處得到任何好處,只要能夠將這虛空隱藏禁制破解學會,他實力就會瞬間暴漲,將其帶回傳授下去,他們墨家的實力定然可以一舉成為整個修真界頂尖存在!

這二人此刻目光盡皆微微閃爍,既然這大陸內禁制手段如此強橫,他們精通此道,自然不願與眾人一起前行。而且剛才那江山子與博古兩人爭奪七彩琉璃果,也讓這因為利益短暫結合在一起的團體出現了裂痕。 掌巫 畢竟此處寶物珍貴無比,若是遇到,究竟由誰收取?恐怕還不等拿到寶物,他們就會內鬥起來。

「小友,你可曾看清這禁制究竟為何物,難道我等進入此處大陸,便是需要面對此物轟殺不成?」尚文星面色肅然布滿謹慎之意,但其眼中同樣生滿火熱之色。修真者是這世間最大的賭徒,為了寶物,明知前路生死危機重重,他們也會全力一搏。也正是因為如此,弱者死去,真正的強者才能更快成長起來。

這些人身為不墜修士,一生中不知面臨多少生死危機,意志堅定宛若磐石,眼下局面雖然詭異危險到了極點,卻也無法將他們心中貪慾磨滅。

聲音落下,眾人目光齊齊轉來。

蕭晨目光微閃,恭謹道:「諸位前輩放心,晚輩禁道修為雖然不足以將這大陣破除,卻也可以勉強看清其中運轉規律。」

「這禁制密布整個大陸之上,乃是一座巨大陣法,威能疊加極為恐怖。 回到宋朝之帝國崛起 但功效卻是有些類似禁空法陣,不允許修士從上空直接降落,否則就會引髮禁制轟殺。」

「以你所言,若是在地面之上,便不會受到攻擊?」君成子冷冷一笑問道。

「此事晚輩並不敢肯定。」蕭晨略微沉吟,老實抱拳言道。

「呵呵,是與不是極為簡單,待墨攻道友一試便知。」雲嵐目光微閃,淡淡言道。 墨攻聞言略微沉吟,繼而伸手在儲物戒上一抹,便有一隻數寸大小奇異妖獸木偶出現在其手中。揚手一拋,這妖獸木偶形體迎風見長化為數丈大小,口中發出一道低吼,直奔那大陸而去。

這妖獸形體極為逼真,若非其體內沒有半點生機波動,近乎可以達到以假亂真的地步。

眾人目光緊緊落在此傀儡身上,眼看它落在大陸之上並未受到禁制轟殺,這才稍稍鬆了口氣。

墨攻心念一動,這傀儡身影頓時直奔那七彩琉璃果所在山峰而去,但在半山腰處便是撞入禁制之內,被瞬間滅殺化為灰燼。

眾人見狀微微皺眉,面上露出沉思之色。

「看來小友所說不錯,這大陸上空禁制並不會對地面進入修士發動,甚至從地面向上飛起也不會受到攻擊。」

雲嵐聲音落下,眾人盡皆點頭,唯有那君成子冷哼一聲作罷。

弄清了眼下狀況,剩下自然就是進入其中探尋寶物!在邊緣已經出現七彩琉璃果如此至寶,那大陸深處,又會有何種寶物!

眾人心中火熱,但眼下卻是無一人先行開口,氣氛略顯凝重。

少頃,君成子上前一步,低聲道:「此處大陸危機重重,我等即便聯手前行也未必可以自保,如此不若獨自前行,或許還能有所收穫。」

「老夫就此告辭,先行一步。」言罷這君成子身上遁光閃過,身影落在那大陸之上,一閃之下消失不見。

「老夫心中也是這般意思,諸位道友,若是有緣日後再見。」

墨攻目光微閃,淡淡言罷,同樣遁入那大陸之上。

「嘿嘿,既然如此,咱們這臨時隊伍就散了吧,免得等下不好分配寶物。」

「博古兄,走了,還是咱們兄弟三個一起吧。」

兩人一驢,身上靈光一閃,直奔那七彩琉璃果所在方向而去。

雲嵐、法天子兩人舊識,此刻聯手前行。

藥王宗葯丹子、葯靈子兩人同樣拱手離去。

短短時間內,諸人分道揚鑣,各自前行,惟獨剩下蕭晨與那尚文星兩人。

「小友,如你所見,這大陸危機重重,即便以老夫修為也無法保證自身安全無恙。是以,小友定然要小心謹慎,跟隨在老夫身側,否則出現意外,老夫想要出手救你,恐怕也無可奈何。」尚文星聲音低沉,語態極為嚴謹。

蕭晨沉默點頭。

「走吧。」

尚文星袍袖一揮,一道遁光將兩人籠罩在內,身影瞬間消失不見。

。。。。。

某處山谷內,一座巍峨宮殿佇立地面,修建奢華磅礴大氣,更是少有沒有受到半點波及,保存極為完好。

是日,一道遁光自遠處呼嘯而來,在這宮殿不遠處停落,露出其中一道人影,正是那墨家墨攻。

此人看著大殿上保存完整的各項禁制,面上頓時露出喜色。對他來說,這些保存完好的禁制便是極大的寶藏,只要將其理解通透,他的實力就會隨之增強。

「第七處了,只是不知此處,能給我帶來何種收穫?」墨攻舔了舔嘴角,心中生出幾分火熱之意。這大陸上雖然危機重重極為兇險,但蘊含機緣寶物之多,卻是足以讓任何人鋌而走險。

身上遁光一閃,此人落在那大殿之上,目光閃爍片刻,繼而一步邁出,身影進入大殿,瞬間沒入禁制之中。

七日後。

此處宮殿最後一處禁制被破除,那墨攻盤膝坐在大殿之內,揮手布下層層禁制,繼而開始修鍊恢復元神法力損耗。這宮殿保存完整,收穫自然不小,想到這裡,此人嘴角忍不住微微露出幾分笑意。

又過了小半日,墨攻修整完畢,架起遁光繼續向大陸深處前行而去。

。。。。。

「轟!」

「轟!」

無數鋒銳劍芒虛空凝聚而出,盡皆散發出極為強橫的威壓氣息,呼嘯斬落。

君成子面色謹慎,腳下步伐遊走之間,衣衫飄然將所有劍芒盡數閃避過去,同時雙手翻飛,不時打出禁道符文融入兩側石壁之內。

此刻他正在一處地底甬道內前行,一路破解七道禁制,這一處乃是最後一道,極為繁雜,威能也最為強橫。

一個時辰后,那石壁內烙印禁制最終被破除,君成子面色略顯蒼白,但目光中卻是隱有欣喜之意。快步前行,一方石洞出現在眼前。石洞內一方石桌,其上放有一枚顏色古樸玉簡。

君成子眼中一亮,伸手將此物攝到手中,神識探測進入,眼中頓時生出狂喜。繼而在此處細細搜索一番,確認沒有遺漏,這才飛身離去。

。。。。。

「皓天果,看其外貌,品其香味,生長歲月恐怕不下十數萬年。」

葯丹子滿臉喜色,十萬年以上仙草級別神物,他藥王宗也不過擁有三兩株,但進入這大陸不過數日,他兄弟二人卻是已經遇到三株之多。

「此地詭異沒有妖獸守護靈草,卻有禁制,需小心一些。」葯靈子乃是那面色冷淡老者,但此刻語氣同樣流露出淡淡喜意。

葯丹子聞言面色恢復沉穩之色,緩緩點頭不語。修為到了他們這般境界,對禁道大都有所涉獵,雖然比不得真正的禁道大師,但比尋常修士卻還是要厲害許多。

三個時辰后,葯丹子小心從儲物戒內拿出一方足有成人手臂大小的方形玉盒及一把玉鏟子,動作乾淨利落,將那皓天果連同植株從地面小心移植放入玉盒之內,之後在這玉盒上接連貼了七八張靈符,這才小心翼翼收入儲物戒內。

「走!」

葯靈子微微點頭,聲音落下,兩人架起遁光一閃消失不見。

。。。。。

蕭晨恭謹站在尚文星身後,微微低首,面色有些蒼白。

尚文星面上儘是滿意之色,溫聲道:「小友在此打坐恢復一下元神法力,至於眼下這禁制,待小友恢復之後再來破解不遲。」

隱婚神祕影帝:嬌妻,來pk! 蕭晨臉上露出幾分感激之色,「多謝前輩體諒。」言罷直接盤膝坐倒,打坐恢復損耗。

尚文星雙眼虛眯,面上露出淡淡喜色。能夠將這小子收入手中,絕對是一件極大的好事,若是被其他人知道此人在禁道一途修為達到如此境界,恐怕定然會眼紅心熱,出**奪此人也不是沒有可能。這一路行來,尚文星雖然神識強橫,在禁道上也是有所涉獵,但若非蕭晨提點出手,他絕對無法得到如此之多的收穫。想到這裡,尚文星伸手摸了摸儲物戒,有了這其中的一些寶物,他有把握在百年年內修為提升到不墜中期境界,若是機緣下還能有更大的收穫,或許達到不墜後期境界,也並非全無可能。

三個時辰后,蕭晨緊閉眼眸緩緩張開,繼而長身而起,恭謹道:「啟稟前輩,晚輩已經能夠恢復大半,可以嘗試出手破解此處。」

尚文星聞言露出溫和笑意,微微點首,身影緩緩向後退出數步。

蕭晨上前,面色極為肅穆,此刻他與尚文星兩人身在某處花園之內,此地極為荒涼,花草樹木早已枯死化為飛灰散落,惟獨一處破舊涼亭,雖然看去極不起眼,似乎伸手一推就會倒塌,但此處卻是蘊含有一絲隱藏極深的禁制波動,想必其中另有乾坤。

目光閃爍,半響后蕭晨毫無預兆瞬間出手,千百禁道符文出手,沒入涼亭所在,竟是好似進入另一處空間之中,瞬間消失不見。

果然有怪。

尚文星將這點看在眼中,心中不禁對蕭晨更為高看了一眼。小小年紀修為達到元嬰境界,更為可貴是在這禁道上的強橫修為。

「若是此子命大可以從此處活著離去,倒是不妨將其收在門下,培養一番未嘗不能成為我尚家頂梁之人。」

尚文星目光微微閃爍,繼而輕笑搖頭將心中這般想法壓下。此處危機莫名,能夠全身而退,再來想過此事不遲。

蕭晨自然不知尚文星心中所想,此刻他心中念頭全是如何將那殘圖奪到手中。但眼下尚且未到時機,他只能暗自忍耐,心中卻是冷笑連連。這一路行來,數次面臨禁制危機,尚文星只顧自保絲毫不顧忌蕭晨性命,若非他手段極多,恐怕換做他人此刻早已屍骨無存。所得寶物,也盡皆被這老鬼收走,全無分出半點交給蕭晨的意思。

心中念頭急轉,蕭晨手上動作卻是沒有半點停頓。這一路行來破解禁制,雖然未曾得到寶物,但其禁道修為卻是提升不少,此刻破解這涼亭禁制顯得得心應手,極為輕鬆。

片刻后,這涼亭形體逐漸淡化,最終徹底消失,地面上卻是有一道傳送法陣出現。

經歷悠悠歲月,這傳送法陣能量早已消耗殆盡,沒有半點空間波動散發而出。

破解此處禁制,沒有寶物隱藏,卻出現了一道傳送法陣,蕭晨面色微變,神識一掃,眼中瞬間閃過幾分異色,隨即恢復常色。

尚文星身影瞬間出現在那傳送陣旁,目光微微閃爍,片刻后皺眉道:「小友,這傳送法陣是怎麼回事,你可能看出其中玄奧?」

蕭晨恭謹施禮,「前輩稍待,待我細細探索一番,看能否探測出這傳送陣是否可以使用。」

「若是運轉正常,或許能夠探出出其用途。」

尚文星露出幾分喜色,「那小友快點開始吧。」這傳送法陣,極有可能會通往某處重要之地,否則也不會施展涼亭禁制將其掩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