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今的葉青羽,可是整個天荒界的頂樑柱,千萬不能出狀況啊。

葉青羽搖搖頭,道:「沒事,也許是在無盡武庫之中,翻閱武道典籍太多,剛才一瞬之間,有所明悟,不由自主地進入了頓悟狀態……大家不用擔心,還是先看看龍龜大妖的情況吧。」

自己的狀況自己清楚,葉青羽此時能夠感到,自己的體內,依舊有一股奇異的力量流轉,但卻分辨得出來,這是好事,那牢不可破的【仙門】瓶頸,竟似是有鬆動的跡象。

他表面上不露聲色,單手覆蓋在龍龜大妖的龜甲之間,一道元氣探入。

小龍龜重玄的心又懸了起來。

片刻之後。

葉青羽面色古怪,收回手掌,在眾人的注視之下,笑了笑,道:「事情有轉機了……老溫和西門兩位,在靜室外為龍龜大妖護法,其餘諸人都撤出去吧,重玄你也出去,你爺爺應該是無大礙了,但需要恢復的時間,切不可打擾他。」

眾人聞言,都鬆了一口氣,面現喜色。

「我也有所悟,需要立刻閉關。」

葉青羽說完,也不再多解釋,急急離開。 閉關靜室之中。

葉青羽盤膝而坐。

他雙眸緊閉,面色似笑非笑,低眉垂目,姿態自然,猶如坐化一樣,身上竟是沒有絲毫氣息波動,整個人猶如冰雕一般,彷彿是已經死去了一樣,連內元波動都消失無蹤,沒有生機,連面部、肌膚上的紅潤,都漸漸斂去,且隨著時間的流逝,皮膚漸漸變得灰暗褶皺,漆黑如墨的長發,也在無聲無息之間暗淡下去,變得灰敗,猶如百歲老人一樣。

這種感覺,無比荒謬詭異,就像是時間的洪流在葉青羽的身上,瘋狂地呼嘯而過,一瞬已經是萬年,他正在以極速經歷著一個人從英姿勃發到垂垂老矣的過程。

「大道如青天,我獨不得出。」

葉青羽心中無物無己,腦海之中,十個字再度浮現。

這十個字,猶如十輪昊日,照耀他的整個識海,宛如白晝一般。

葉青羽以神識觀之,注意力從『出』字上移開,再看前九字。

一遍遍地看去,一遍遍的所得,皆不一樣。

到了不知道多少遍的時候,他的神識集中,最後依舊重新落在了那個『出』字上。

然後,道音再度出現。

【大道感應往生經】的經文每一個字,自電閃雷鳴的異象之中,都在葉青羽的識海之中,不斷地浮現,如神明書文一樣,一字一字地連續出現,之前曾在龍龜大妖靜室裡面時曾出現在葉青羽腦海之中的那大道之音再度響起。

須臾。

整篇道經三千字,皆如金光神紋,懸浮識海,綻放灼灼光芒。

葉青羽每看一字,就有一道道音響起。

看完一遍,整個人的靈魂,似是都得到了蕩滌清洗,彷彿體內有什麼雜質被不斷地排斥出去,一遍又一遍。

這是一種妙不可言的感覺,並非是力量的增長,但在這個過程之中,葉青羽卻有一種踏臨天地俯瞰眾生的飄飄欲仙之感。

但完整地看完一遍經文之後,葉青羽不再去看第二遍。

他也移開注意力,不再去刻意聆聽這道音。

因為他直覺告訴他,這道音雖然美妙,但再聽下去,可能會有危險降臨,就會化作死亡之音。

這有先例。

之前在龍龜大妖靜室里的經歷,讓他知道,以自己如今的修為,再聽這大道之音的話,會被引入道境,直接化道——亦即整個人所有的修為、元氣、肉體、骨骼、五臟六腑甚至是頭髮都化作道韻,直接消失在天地之間,化作天地能量和法則的一部分,直接消失在了天地之間,和死亡沒有什麼區別。

這是因為武者強行洞悉了自己無法掌握的大道奧義之後的結果。

葉青羽已經想明白了前因後果。

原本在無盡武庫之中聽到的生硬經文,之所以當他在武庫之中觀摩體悟之時並未出現異狀,卻在他走出武庫檢查龍龜大妖的狀況是,突然異變,展現出雷霆道音,是因為一個字——

悟。

葉青羽因為龍龜大妖狀況而突然明悟。

道經就是這樣,你若無緣且不悟,即便是閱讀千萬遍,依舊如死文。

但若是有剎那一悟,便可化腐朽為神奇,一念之間,道音出現,盡現經文大道。

葉青羽聽完一遍【大道感應往生經】的道音之後此時所想,乃是龍龜大妖體內的狀況變化過程。

他之前清醒之後,觀察龍龜大妖的狀況,發現他體內的本源妖元,竟是在逐漸復甦——那是一種極為奇異的方式,如死之極后化之為生,將死之氣死之力作為道基,轉化死為生,簡直就是不可思議,當時龍龜大妖的身軀,已經幾乎被死亡的力量佔據了所有,唯有妖元核心的一縷光輝,但卻正是這一縷光輝,化死為生,令龍龜大妖的狀況,發生了質的變化。

在那種變化之下,龍龜大妖體內的死亡之力越是龐大,他恢復得到生之力量,也越是不可思議。

葉青羽當時一看之下,立刻就徹底通悟了【大道感應往生經】的一縷奧義。

這簡直就是一部無上神經。

在這部無上神經之中,他看到了窺破機緣,從俗人向聖人轉變的奧義,所以,他才急急忙忙來閉關。

此時,葉青羽腦海之中,不斷地回想龍龜大妖體內的那種變化。

然後不知不覺之間,他體內也發生了變化。

生機,在一點一滴地退去。

但這種退去,不是消失。

而是轉化。

生之力,在不斷地轉化死之氣。

死亡的力量,瘋狂地侵襲著葉青羽的身體。

葉青羽此時的狀況,正如前一段時間龍龜大妖生機燃燒耗盡一樣。

但這種生轉死的過程速度,卻要比龍龜大妖前些時日快速了太多。

不到一個時辰,葉青羽已經變成了一個形如枯槁,頭髮雪白緩緩脫落,宛如乾瘦枯屍一樣的怪物,彷彿是已經壽元耗盡,連胸口的跳動都已經消失,心跳消失,只有最後一絲生之力,氣若遊絲一般。

一根根銀白的頭髮,從葉青羽的頭上掉落。

這樣的過程,持續了大約一盞茶時間。

最終,葉青羽頭髮落盡,徹底變成了一具乾屍。

體內最後一絲生機,也隨之消散。

但也就是在這一瞬間,最後一根銀色雪白髮絲落在地面的瞬間,葉青羽的心臟,突然嘭地跳動了一下。

這一下,聲如雷霆。

音波震蕩,化作一層透明的光暈,朝著四方輻射,空氣中塵埃狂舞,葉青羽身體周圍瞬間塵埃不然。

嘭!

嘭嘭!

那心臟跳動之聲,再度響起。

這聲音強勁有力,猶如神鼓,與之前龍龜大妖的心臟跳動極為相似,但卻要比龍龜大妖心臟跳動的聲音急驟快速了太多,也更加強悍,詭異的頻率讓靜室之內的虛空如一池秋水泛動漣漪,且嘭嘭嘭越來越快,越來越快,轉眼之間儘是已經超出了普通人耳朵所能捕捉到的極限。

而隨著心臟的跳動,一股蓬勃生機,自葉青羽的體內爆發出來。

詭異的變化出現了。

乾枯如老樹皮一般的皮膚下面,那暴凸出來的猶如乾涸了的河床一樣的血管之中,驟然有一道紅色光華流轉了起來,那是晶瑩如玉的神級血液,驟然再生,填充到了乾涸的血管之中,帶著神秘的力量,滋潤活化肉身,血色光華所過之處,猶如甘泉滋潤枯田一般。

葉青羽沒有察覺到肉身這樣的變化。

因為他的神識,已經徹底沉入了丹田世界之中。

此時元氣汪洋之中,風浪再起,而屹立在虛空之中的【元氣真我法身】,宛如屹立天穹的巨人,模樣與葉青羽此時的狀態變得一模一樣——此時也似是老年乾屍一樣,渾身褶皺且表層乾枯,似是脫了水的沙雕一樣。

【元氣真我】法身,也在發生著與肉身一樣的變化——生機消逝化作死力乾枯了。

但就在最後的關頭,眼看著【元其真我法身】要入飛沙青煙般消散在虛空之中的時候,突然,它的心臟部位,突然有一個氤氳光團流轉,綻放出奇異的光華,猶如創始之初的混沌氤氳。

然後,巨大的法身,有了一絲生機。

它開始動了。

如同步履蹣跚的老人一樣,他輕輕地往前走了一步。

在他的前面,就是那巍峨巨大不可跨域的磅礴【仙門】,之前巔峰狀態的【元氣真我法身】在絕佳狀態,都難以開啟這一扇阻擋在葉青羽武道之路上的仙門,將葉青羽死死地擋在了聖人境之外。

此時步履蹣跚的乾枯法身,力量不足鼎盛時期萬分之一,一點一點地挪到了巨大【仙門】之前。

緩緩抬手。

沒有絲毫的力氣,

巨大法身的五指,輕輕地扶在了仙門的門扇之上,微微一頓,然後,手掌一翻,手背對著仙門,食指和中指伸展,其他手指彎曲,然後輕輕地,輕輕地,對著仙門,微微一敲。

這動作,就像是一位普通的暮年老人,出去遛彎之後又回到了自己的家門口,在敲自家的門。

很隨意,沒用力。

手指輕輕一叩,只是圖有個聲響,等待門裡的家人過來,將門打開。

咚咚!

咚咚咚!

輕叩五下。

然後,那之前任憑葉青羽如何嘗試撞擊都無法打開的巨大仙門,那兩扇如同阻隔千古洪荒一樣的門扇,無聲無息地輕輕開啟了。

【仙門】,開了。

這,才是真正的叩仙門。

打開仙門的真正奧義,在於一個『叩』字。

而葉青羽之前的數百次嘗試,並非是在叩仙門,而是在砸仙門。

所以,仙門不開。

一字之差,謬以千里。

輕叩之下,仙門終於大開,那銀色的光華如氤氳一般從門的另一端照射進來,這光華傾瀉而下,將巨大的【元氣真我法身】覆蓋在其中,直接淹沒了。

聖威瀰漫。

這是真正的聖人才能具有的威壓。

聖境的氣息,自仙門一側流淌而出,猶如開閘的洪水一般,瘋狂地宣洩出來,以一種可怕的速度,填充著葉青羽的整個丹田世界,而這種氣息所過之處,丹田世界之中的一切皆被浸潤……

須臾。

【元氣真我法身】逆著這聖境的氣息洪流而上,猶如神魔,一步一步,一步一步地走過了仙門。

那巨大的身影,似乎用來千萬年的時間,終於徹底從大門之中跨越過去,步履緩慢而又堅定!

然後,法身站在仙門的另一端。

站定,回首。

灰眸這一剎那,似是有著沛然偉力,巨大的仙門輕輕一震,旋即開始緩慢地淡化,要漸漸地消失在虛空之中。

這是正常的變化。

仙門是阻礙武者跨入聖人境的一切法則之力的具化,不悟聖人之力,絕難跨越它,但只要武者進入聖人之境,那這些阻力沒有了存在的必要和理由,自然就會漸漸消失,不會再有【仙門】的存在。

這一刻,葉青羽徹底晉入聖人之境。

而【元氣真我法身】身沐聖人之威,也有了驚人的變化,逐漸從元氣汪洋般的藍色轉化,其色澤漸漸轉為銀色,且當這聖威終於瀰漫整個丹田世界的時候,銀色淡去,巨大的【元氣真我法身】竟是緩緩地縮小,最終幻化成為葉青羽真人大小一樣,肌膚也有了肉色光澤,彷彿真的是另一個葉青羽一樣,神色表情也無比靈活生動。

他看著那虛空之中逐漸消失的仙門,神色一動。

「阻礙的力量,也是力量。」

葉青羽的聲音,從這【元氣真我法身】的口中說出,然後他張口,微微一吸,頓時那已經淡去的幻影【仙門】,就像是長鯨吸水一樣,竟是將那幻影仙門,直接一口吸成了一團流光,直接吸入到了口中!

再然後,【元氣真我法身】在丹田世界元氣汪洋之上的虛空中,盤膝而坐,如老僧入定一般,無喜無悲,陷入了禪定。

……

同一時間。

靜室之中。

原本肉身轉檯垂垂老矣的葉青羽,和元氣法身一樣,同時恢復到了血氣旺盛的巔峰狀態。

那逝去的生機恢復,那脫落的枯發重新生長出來,計入晶瑩,骨骼玉潤,五臟六腑盪盡塵埃污垢,無暇完美,乍看之時,彷彿肌肉骨骼都如透明一般,可以看到體內血管臟器,但細看又如幻覺。

葉青羽長身而起。

靜室之內,聖威瀰漫。

那厚重跳動的心臟之音,逐漸不再可聞,但卻並非是化作平庸,而是這肉身肉殼早就脫胎換骨返向本源,與心臟完美合一,其跳動強勁之音被肉身遮蓋,從表面上看起來,與常人無異。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