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能夠擁有她……即便是能夠擁有過,也夠了啊。

也夠了。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三掌門手機版閱讀網址:m. 【全文字閱讀.】

今日正是墨女帝完顏即墨與明國新一代的帝王赫連雲嶺大婚的日子

各國使臣紛紛來賀無數見所未見聞所未聞的珍奇寶物像不要錢似的朝明國國度紛涌而來

自傳出墨女帝與赫連雲嶺將要完婚的消息之時起墨女帝本人完顏即墨一直是世人心目中最神秘的所在

聽說她的美貌當世無雙見過她的人無不驚嘆造物主的偏心

聽說她絕頂聰明滿腹治國之才以民為本以仁政收服金國金國百姓無不對她讚賞有加

聽說她不費吹灰之力便摧毀了以陽皇後為首的陽氏一族謀朝篡位的陰謀是以得金皇全心信賴成就金國歷史上第一位女帝之尊名

聽說她才藝堪稱風舞第一才女北疆公主齊齊爾絲之才集中原與北疆之大成卻也甘拜下風琴棋書畫四藝同出卻無論哪一樣都精妙絕倫當得起前無古人後無來者之名

聽說她座下鐵血衛裡面每一個無一不是能以一當百的當世豪傑他們每一個都對她忠心不二他們向來只聽從她的命令就連金皇也無法命令得了他們

而這個充滿傳奇色彩的女子今天就要正式嫁給明國的皇帝赫連雲嶺、成一代天驕之合

輝煌深廣的大殿上張揚著滿目的紅華貴而泛著喜慶色澤的垂地長綢微微拂動著八方來客無不帶著十二分的笑意而大明宮內的侍衛宮婢個個臉上都洋溢著喜慶明亮的笑容在大殿中不斷地、有序地穿梭忙碌著再過一陣他們的王就要帶著這世上最美麗的女子出現了

朝顏宮前一尊俊美如天神的身影久久佇立他一身紅袍任身邊人如何勸他都執意很早的時候就站在那裡等他知道那扇門打開之後他就會看到她

那個他深深思念了那麼久的人……

想她想到心都痛了……

而今日她就會在天下人面前成為他的妻成為這大明宮中唯一的女主人成為最尊貴的皇后叫他還怎麼能再多等一刻

他身上流露出來的喜悅與焦急是如此地明顯他的神情是那樣的溫柔……以致於所有在他身旁一直伺候著的宮人都萬分地詫異他們的新帝登基也有一段時日了他們還從未見過如此喜形於色的皇帝他們的皇帝永遠都帶著高貴又疏離的溫潤儘管很少發脾氣卻令人不敢靠近可今日的皇帝臉上的喜悅與溫柔是那樣地明顯……這都是因為即將成為他們皇后的女子吧

朝顏宮原為朝鳳宮乃明國皇宮象徵中宮之主皇后的殿宇所在而赫連雲嶺登基之後做的一系列事情當中其中有一件便是將這朝鳳宮更名為朝顏宮

朝顏朝顏日日朝你所在的方向述說我無人能懂的深思阿寂阿寂你何時才會來到我的身邊

朝顏宮裡的一草一木一枕一席每一處都可見花了無數的心思整個朝顏宮都鋪滿了來自波斯的絨菊蘭毯子據說這種毯子波斯合國一年的產量也不會超過百尺而朝顏宮單單絨菊蘭毯子就要花費波斯最靈巧的工匠五年的時間去織就這種毯子的神奇之處在於冬暖夏涼且能吸塵自潔光腳踩在上面行走最是享受

朝顏宮深處有一處明國獨一無二的溫泉泉眼明帝命數百能工巧匠依勢而建就著那珍貴的泉眼建造了一座暖閣便是冬日這裡也暖洋如春暖閣不遠處乃有一座奇山這山嶙峋怪狀然其下的山洞裡卻長滿了一種花仔細一看竟是一大片的夕顏花

人人皆知夕顏花朝開夕謝紅顏命薄且夕顏極難成活像這樣成片的夕顏花不知要花費多少人力、多少心思更難得的是這一片夕顏花仔細看去竟是各有不同有些尚是嫩芽有些剛剛結出花苞有些含苞待放有些鬱鬱蔥蔥這樣一來便是夕顏朝開夕謝卻也每時每刻都能欣賞到綻放的夕顏花了這樣的心思啊不知這世上能有幾人有

朝顏宮的宮牆都由奇玉所砌成玉質溫潤不燥不冷滋陰養神且令室內氣溫一年四季皆如春玉質對女子的皮膚尤其有益長年下來養顏滋潤消除疲勞最終能讓女子時常保持容光煥發的姿態

不說那價值千金的絨菊蘭地毯不說那費勁無數工匠心血的夕顏花與溫泉暖閣單單就這一座奇玉造就的宮殿本身就已經價值連城

赫連雲嶺靜靜佇立在緊閉的朝顏宮前心中的喜悅愈發擴大初時如細細漣漪玉石墜落心湖一圈一圈蔓延開來如同那滔天的喜悅蔓延擴散最終掀起無與倫比的巨浪無人知道如今仍然保持冷靜的表象的他胸膛里那顆熱烈的心正狂熱地跳動著、咆哮著

倏地八扇宮門齊齊洞開

一瞬間仿若霞光萬丈

一個俏麗優雅的輪廓逐漸在晨霧中顯現皇后大婚所穿的命服在她身上是那樣地相得益彰她妝容優雅卻是偏紅她一向最愛淡淡妝顏而近日盛裝之下赫連雲嶺才發現這樣的她美得驚心動魄美得令人想要將她立刻仔細收藏不讓任何一個人窺探紅裝素裹之下她容顏如醉映著五彩雲霞如同天女下凡她是那樣的不真實不真實……

赫連雲嶺按住狂跳不止的心臟不顧周圍所有人的驚訝的眼光朝著她快步走去他的眼中只有她只有悄然獨立在他面前的她……她是不是要消失了所以才會如此驚艷地出現在他面前呢他不敢想他不敢想……他只知道要快點走到她面前用力抓住她的手

顏寂靜靜站在朝顏宮金碧輝煌的牌匾下方看著向她急步走來的赫連雲嶺心中的潮湧越發激烈……她這是怎麼了這些天的忐忑不安以及時不時冒出來的羞澀……看著朝顏宮的一磚一瓦、一花一草她的腦海都會忍不住浮現出赫連雲嶺的臉……她這是怎麼了

她的感情世界似乎第一次出現這樣迷惘的情況

不等她細細分辨自己的感覺赫連雲嶺已經大步踏至她的面前他的臉上帶著顯而易見的喜悅與期待隱隱含著幾分害怕他的氣息強烈地衝擊著她所有的感官屬於他的氣息是那樣地霸道、那樣地不容忽視就那樣包裹住仍處於無比迷惘狀態中的她他深邃的令人無法忽視那樣深情的凝視膠著著帶著灼熱的衝勁如有實質般直抵她的心底……

她一愣已沉浸在他那如碧波大海般深邃寬廣的溫柔眼神里……而下一秒赫連雲嶺已一手緊緊握住她的手、另一手將她攬至懷中

她的身軀一下子陷入了一個強而有力的懷抱

與蘭月給她的感覺不一樣赫連雲嶺給她的感覺永遠都那樣不急不躁、永遠都那樣溫文爾雅而這一刻她才發現面前這個緊緊抱住他的男子不比蘭月少半分的熱情與急切

她下意識要推開他卻聽得他低聲喃喃的話語:「阿寂阿寂真的是你么……今天你真的要嫁給我了么……」那話語中飽含著一個男子對一個女子至深的思念與愛意讓她不忍、不能……也不捨得推開那一句輕聲低喃猶如驚天旱雷一般狠狠扎在她的心頭一瞬間她內心深處湧出不知名的暖洋彷彿因為他這一句話她渾身的細胞都沸騰了起來

這是不正常的她暗暗在心裡告誡自己這是不對的她不應該對赫連雲嶺有感覺這是不可以的……她在心裡反覆告誡自己終於使得那渾身叫囂的細胞稍微停息下來

未等她開口忽然身子一輕她整個人已經被打橫抱起

四周伺候著的宮女也被他們的帝王這突如其來的驚世之舉驚訝得叫了出聲

顏寂也想要拒絕可她未來得及開口赫連雲嶺已知道她要講什麼只輕聲說道:「阿寂你就讓我做完這一件我渴求已久的事好么」他沒有看著懷中的她只是望著遠方的雲彩他的神情悠遠而寧靜然他的聲音卻帶著虔誠與卑微這樣的他讓顏寂無法拒絕

既然他要昭告天下他有多寵愛墨女帝完顏即墨她沒有理由去阻止

赫連雲嶺的臂彎寬廣而溫柔穩穩地抱著她一步一步走下朝顏宮七七四十九級白玉階一眾宮人、侍衛紛紛投來詫異而震驚的眼神然而在瞧見他們年輕的帝王臉上的神情之後他們都選擇了閉嘴

是啊那樣的女子任是用怎樣的規格去迎娶都不為過更何況這位墨女帝完顏即墨顯然是他們的帝王心尖尖上的人

風舞歷史上被帝王從出嫁的宮殿抱著一步一步走去正殿成婚的女子聞所未聞

躺在赫連雲嶺溫暖的懷中顏寂忍不住微微抬起了頭悄悄凝視著赫連雲嶺優美的下頷弧度因著朝陽的光輝便給他的輪廓鍍上了一層金邊她的心悄悄跳漏了一拍 【無彈窗.】

佛曰剎那便是永恆

而改變緣的物事只需一朵花開的時間

不知是否感受到了懷中女子的注視本正遙望遠方的男子緩緩低頭金色的朝陽映在她的瞳孔中那雙靈慧的眸子彷彿變得透明霞光灑在她小巧白皙的鼻樑上為她嬌美雙頰上染紅的胭脂增添了几絲聖潔綉著斑斕金鳳的衣帶隨意垂下沿著秀蘭金菊吐出的絲蕊而上便是女子精巧瑩白的下巴而那精緻的弧度優雅向上收緊勾勒出美人雙頰再往上便是一雙宛若星辰的靈目讓他猝然心慌那樣美好的她真的在他的懷中了真的不會再離開他了么

四目相對一眼便是千年

他的手臂不自覺地收緊一步一步穩穩踏出抱著她便是歲月靜好韶光安然

八方來賓早已在明帝與墨女帝即將行禮的正殿中候著所有的禮官言官、明國上下的官員以及家眷都已準備好只等著他們的帝王將來自金國的尊貴的墨女帝陛下帶進來即可行拜天地大禮

吉時已到所有來賓都緊張地盯著大殿入口看只是大殿外頭仍不見明帝與墨女帝的轎輦

一刻過去了兩刻過去了大殿的入口處仍不見任何人出現

主持這場婚禮的史丞相以及欽天監楊大人都面面相覷互相使了個眼色便一邊好言安撫座下賓客一邊趕緊使人去看看為何兩位帝王都未到

不一會一個小太監急沖沖地跑到史丞相跟前附到他耳邊說:「丞相大人那南楚帝王也未曾到殿」

史丞相心裡打了個突這場舉世矚目的婚禮原本風舞上最大的三個國家南楚、明國以及金國的帝王將會匯聚一堂明金兩帝聯婚南楚帝王早就揚言要出席並附上驚世大禮此刻竟遲遲未曾出現這究竟是為何

正在史丞相與楊大人有點焦急的時候殿外忽然傳來一聲悠長響亮的通傳聲明帝陛下與墨女帝陛下到

兩人臉上一喜幸好沒出什麼大事兩尊大神終於出現了兩人趕忙朝大殿入口急步走去只是當他們兩人看到眼前的景象之時顯然驚住了竟久久地定在原地、看著眼前俊美如神的兩人直到他們兩人已一步一步走到最高的殿台上之時史丞相和楊大人仍然有點懵懵懂懂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不僅史丞相與楊大人兩人如此異常幾乎滿大殿來自四面八方、無論是其他兩國還是本國的大臣使者都震驚了

怪不得兩位尊貴的帝后如此「姍姍來遲」了原來明帝赫連雲嶺竟然捨棄了轎輦身體力行親自抱著明國未來的皇后、墨女帝完顏即墨一步一步從朝顏宮走到了這大明宮正殿

從各方而來的使者以及明國的大臣們都震驚了

以帝王之尊紓尊降貴親自將自己的皇后一步一步抱著、走上行拜天地禮的殿台這樣的殊榮加諸於一女子身上當真是見所未見聞所未聞

赫連雲嶺卻似根本沒有留意到其他人的眼光一般只緊緊抱住懷中的女子一步一步走上與金鑾寶座同高的殿台上低頭對上顏寂的雙眸頓了頓才以極其輕柔的動作將顏寂放下來、站在他的身邊未等顏寂站好赫連雲嶺已一把抓緊她的手彷彿只要一鬆手她就會消失不見一般生怕發生什麼變故

顏寂心頭一熱頗為驚訝地抬頭對上那雙一向雲淡風輕而此刻顯然柔情深邃的眸子不發一言說她沒有絲毫感覺的話那是假的

赫連雲嶺同樣凝視著顏寂的雙眸那汪目光彷彿要將眼前的人兒整個沉溺下去許久他低聲說道:「阿寂嫁給我你會後悔么」

下方的賓客與臣子們聽不到上方兩人的對話僅憑觀之表情卻覺得有幾分奇怪但此刻卻是沒有人發出一點聲音整座正殿異常地靜

顏寂第一次覺得這樣的問題是如此之難回答過了良久她才輕聲作答:「這不過是一場假的婚禮不是么」說罷嘴角調皮上揚帶著故意而就的明媚與輕快

只是赫連雲嶺並未被她刻意營造的輕快而感染他神色一沉繼而露出一絲苦笑假的么……不……他輕輕搖了搖頭低聲卻堅定地道:「阿寂不管是真是假於我而言這就是我赫連雲嶺這一生唯一的大婚」

不管是真也好假也好今日你嫁與我就是我赫連雲嶺一生的妻

不管你將來是否離去這一輩子我赫連雲嶺除了你再不會有第二個女人

顏寂瞳孔深處猛然一震這怎麼可以不是說好了是一場戲么他若為了她終身再不娶她的罪孽何其深

眼見顏寂眸中所包含的不可置信與祈求的意味赫連雲嶺只回以淡淡一笑

那一笑如清風拂柳如細雨潤泥如月光散漫帶著一種無法言說的英姿落拓如白馬過隙那麼輕那麼快仿若稍縱即逝的火樹銀花卻又讓人久久地記在腦中心中

那一笑似看透了十丈紅塵如歷經塵埃風霜久經寂寞年歲的堅挺蒼松那般開闊博大不帶一絲促狹與晦澀只餘下最真實最純潔的靈魂投影

一旁主持的禮官猶豫著開口懾懾懦懦地提醒道:「陛下吉時已到是否行禮」

赫連雲嶺嘴角的笑意益發張揚簡直有如意氣風發之時他朗聲大笑道:「當然行禮」於是放開顏寂的手親手挽起顏寂嫁衣裙邊紅綢與自己下擺垂下的紅綢繫上

挽成生死挈闊與子成悅

一拜皇天后土

從今天起你顏寂就是我赫連雲嶺今生今世唯一的妻子

二拜列祖列宗

明國列代聖祖英魂這就是赫連家第三十七代子孫赫連雲嶺今生唯一的皇后

兩拜完顏寂與赫連雲嶺面對對方跪在地上

三拜之後在天下人面前他們就是名正言順的夫妻了

「夫妻對拜」禮官的聲音拉長著久久地回蕩在正殿上方赫連雲嶺溫柔地看著眼前的女子準備深深拜下

「慢著」一聲雄渾響徹大明宮的清朗男聲忽然在正殿入口方響起

一身黑色綉金龍袍的俊朗男子朗朗獨立嘴角含著一絲無人能懂的詭秘笑意眼神卻分明帶著肅殺他看著上方相對而跪正要行第三拜的顏寂和赫連雲嶺揚起有著優美弧度的薄唇道:「赫連雲嶺你今日娶我北宮蘭月棄之若敝的女人也不怕被天下人恥笑么更何況」

他的嘴角扯出一抹邪魅的笑意接著說:「如今她腹中還懷著本王的孩子呢」 蠻妃嫁到72_第七十二章冒牌貨?來自()

一言既出,如萬鈞巨石一般砸進每個人的心裡,並瞬間掀起軒然大波!

如果說這話的是別人,是任何一個非北宮蘭月如此身份尊貴的人,恐怕全世界的人都會認為他是瘋子。//百度搜索看最新章節//你聽聽他說的是什麼?他竟然說明國帝王赫連雲嶺即將要迎娶的、這個世界上最尊貴的女子金國的墨女帝陛下完顏即墨是他曾經的女人?這也就罷了,他竟然還說墨女帝完顏即墨的腹中正懷著他的骨肉?這不是瘋子所言是什麼?

然而,說這話的不是別人,卻是這風舞大陸上最為強大的帝王南楚大帝北宮蘭月,大殿中金碧輝煌,燦爛華光映照在每一個人的臉上,映出了每一個人臉上那驚愕到不能再驚愕的詫異神情!而大殿正中,一雙漆黑而透露出隱隱暴戾的眸子,此刻如同席捲滿布的烏雲,彷彿隨時都將降下天神之怒一般,北宮蘭月雙目緊緊盯住在高堂之上的兩人,只覺那大紅的鳳冠霞帔紅得刺眼,只叫他生出要衝上去將那所有蔓目的紅全數撕爛、毀滅才可平息。

無人知道那綉著蛟龍逐空暗綉銀絲的純黑色袍袖下,一雙手竟猝然握成了拳!

無人知道他用了多大的忍耐,才忍住沒有衝上前去將那紅色狠狠地撕毀!

此刻,他的雙眸緊緊盯住那跪在堂中此時平靜地注視著他的女子。他的注意力一直在她身上,所以,她臉上即便是最細微的表情變化也未能逃過他的眼睛。他注意到,從他進入這大殿中開始,她第一眼就看到了他。她的表情是那樣的欣喜,彷彿那些久旱的旅人遇見了難得一見的綠洲甘霖,她的眼神那樣深,彷彿能夠直接看穿他的靈魂。這樣的眼神讓他不適,卻也未能讓他加以更多的思考。直至他說出了那樣的話他想看看,那樣的女子,在聽到這樣的話之後,能夠出現怎樣的神情。他真的很期待。

然而,他失望了。他只從她的臉上看到了最初一瞬間的訝異,隨即,便是平靜。是的,就是平靜。如同古井無波的平靜。那樣狡黠靈動的眸子,沒有一絲一毫慌張或者不堪,只是平靜地回望他的注視,那樣的神情,讓她如同高貴的女神,高高在上,用著最平靜最憐憫的目光,靜靜注視著這世間發生的一切,彷彿全然不知,又彷彿,一切都瞭然於胸。

而跪在她面前的男子,也彷彿完全沒有聽到他說的話一般,只是定定地注視著眼前的女子,那眼神是那樣的溫柔,彷彿只要有了她,他就有了全世界。不知為何,這樣的情景,讓他心底生出了滔天的惱意。他眸中的暴戾與陰霾愈發擴張,隱隱有天雷之怒般的可怖氣息。

他恨恨地注視著高堂上相對而跪的男女,這個背叛了他的女人,竟然毫不知廉恥地懷著他的孩子要嫁給另一個男人!

這讓他如何能夠忍受!

能到這個大殿中來的人哪個不是人精,便是聽到那樣驚世駭俗的話,心中驚起一片巨浪,臉上也僅僅是顯出詫異或不可置信的神色罷了,哪裡會隨意說些什麼。這樣的事情放在哪一個地方,都是不能傳揚出去的皇室絕密,更何況今天這秘聞的當事人涉及到這風舞大陸三大國的最高層,且不說這事是真是假,這樣的傳聞一旦傳出民間,必然又是一場大亂!而且,這樣的事,如果他們不明智地選擇當聽不到的話,也許,他們就見不到明天的太陽了。什麼事都沒有自己的命重要不是?於是,此刻殿中倒是靜的可怕,在最初的一陣躁動過去之後,每個人都選擇盡量地低下頭,嚴格管住自己的眼睛和耳朵,盡量減少自己的存在感,生怕一個不小心做了那被殃及的池魚。

此刻,顏寂正平靜地看著站在大殿正中一臉陰沉的北宮蘭月。這樣的蘭月,讓她有些不解。她並不介意他所說的話,這本來就大半是事實。她確實曾被他拋棄,而現在又確實懷著他的孩子正準備嫁給赫連雲嶺。至於其他聽到這些話的人,她並不擔心,便是她自己不動手,赫連雲嶺也不會讓這些傳言傳出去一絲半毫。這裡畢竟是他的地盤,若他連這點能力都沒有,他也就不是赫連雲嶺了。

她審視著眼前的蘭月。眼前的北宮蘭月雖然還是那副模樣,然而,這樣的他與她所知道的他,卻是有些不同的。她心中忽然生出一個大膽的猜測,眼前這個蘭月,與她所知道的蘭月,會不會不是同一個人?

也不怪顏寂有如此的想法,眼前的蘭月與她所知道的蘭月實在差太遠了。顏寂所知道的蘭月,永遠白衣如謫仙,笑得戲謔像只狐狸一般,在她面前總是笑得溫柔。而眼前這個算是怎麼一回事?一身黑就算了,一臉陰晴不定就算了,最重要的是,眼前這傢伙,喜怒形於色,他這幅模樣是個人都知道他在生氣什麼他那表情就像看著出軌的妻子在外頭亂來似的,通俗點講就似看到奸、夫、yin、婦並且捉jian在床一般。好吧,再通俗點講,就是吃、醋!

有了這個認知之後,顏寂突然想笑並且還真的撲哧一聲笑了出來。滿大殿的人神經本來就繃緊著呢,人人都不知道風暴何時會降臨,此刻忽然聽到一聲笑,不禁抬頭一看,卻見得堂上墨女帝展顏一笑,頓覺天地失色!

站在大殿之中的北宮蘭月眼見那女子不禁沒有絲毫的窘迫或者慌張,還用著平靜得不能再平靜的眼神看著他,此刻還笑出來了,他心中能不生氣么?這女人更可惡的是,笑就算了,還對著這滿大殿的人笑,笑得似乎還有那麼一點好看的成分在,那些個男人個個都看得眼睛發直,他的拳頭就握得更緊了。這可惡的女人,究竟還有沒有廉恥之心啊?!可惡,實在是太可惡了!

顏寂看著北宮蘭月的臉越來越來黑,更加肯定了自己的猜測。嗯,眼前這貨不僅是個冒牌貨,還是個劣質的冒牌貨,像個小孩子似的,不讓人笑死么。顏寂抿了抿嘴唇,忽然開口說了一句話。此話一出,眾人大倒!

「行了,你先站一邊去,別影響我繼續結婚。」

滿大殿的人都驚呆了,而殿中那黑衣的傢伙顯然也驚呆了。

難道這世界玄幻了么?

難道這就是所謂的、我猜中的開頭,卻沒猜中結局么??

說罷,顏寂還真的轉過頭去,看著赫連雲嶺,那架勢倒真的像要繼續行禮了。

至始至終,赫連雲嶺都一言不發地看著她,他知道她能夠解決這些事,並且,這樣的事也只有她能夠解決。而關於她的所有事,他早就清楚了,他還需要別人特地再來告訴他一聲么?

「禮儀官,還愣著幹嘛?趕緊地啊!」顏寂不滿地嘀咕了一聲。

那禮儀官似這才緩過神來,連忙擦擦額角不存在的虛汗,準備繼續再來一句夫妻對拜然後趕緊回家去,他還要他的腦袋呢!

殿下那傢伙終於忍不住爆發了,大喝一聲:「死女人,你敢!」

【哎,某月實在羞愧得不敢出現在大家面前了。。汗死。。這暑假忙著實習去了,然後最近在旅遊,在雲南呆了將近20天了,顧問mm都催了我好幾次了。。我這才找了一間有電腦的房間住了碼字。哎。實在是慚愧慚愧。。。】

蠻妃嫁到72_第七十二章冒牌貨?更新完畢!

(無彈窗.)c 顏寂臉上神色不變,嘴角卻忍不住小小地抽搐了一下,除了一直在盯著她看的赫連雲嶺將她那搞怪的表情一絲不落地收入眼中之外,倒是沒有任何人注意到,,開玩笑,誰不知道墨女帝完顏即墨是何等高雅端莊,怎麼會有如此當眾放肆的行為表情呢?且說顏寂雖靜靜跪在那,可心裡卻在小聲地嘀咕著:這傢伙是怎麼了,害得老娘跪了這麼久跪得腿都麻了……哼,還敢質問老娘敢不敢,老娘有什麼事是不敢做的!

基於這好歹是赫連雲嶺的婚禮,雖然她可以不在乎,但她知道,赫連雲嶺是真的將這一次婚禮當做他一生之中最為重要也是唯一的婚禮來看待的,對此顏寂已經夠內疚的了(是的,某顏第一次對一個人產生一種叫做內疚的情緒,對於一個從來不知道內疚為何物的女人來說,這真是一次偉大的進步…),所以她覺得好歹在場面上也得顧及赫連雲嶺的面子吧。

無奈地搖了搖頭,給了一個充滿歉意的眼神給赫連雲嶺,正待要轉過頭去讓站在一旁的寒霜過來一下,赫連雲嶺卻突然伸出手來,輕輕握住顏寂盤疊在雙腿上的一雙素手,滑膩如玉般的觸感頓時從手心直傳至心中,並迅速化作一陣電流,轟然在身體中流竄開來……

他似乎從未如此這般握過她的手……指下的肌膚是那樣細嫩那樣白皙,如陶瓷一般流暢優美的弧度,五隻纖長如蔥的玉指併攏在一起,她的手,是那樣的嬌小,他忍不住想象這雙手輕輕拈花時那般優雅如蘭的姿態,或是在琴弦上十指翻飛的靈巧與婉轉,或是……輕輕撫摸他的臉龐時,無法言說的溫柔……這樣一雙手,她的手,握住她的手,腦海中忽然升起一種強烈的願望,如果可以執子之手,與子偕老,一輩子都不放開她的手,那該多好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