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莜沫嘴角狠狠抽搐了一次。

麻蛋,眼睛瞎是不是,這裡全是情侶座,不是男朋友還是什麼?

不對不對!全錯了!

孟莜沫差點被情侶座誤導,立即解釋道:「他不是我男朋友。」

小姑娘驚了驚,繼而很是興奮的就要招呼陸錦煜。

陸錦煜卻在這個時候扭頭看向孟莜沫,兩秒后,看向一臉興奮的兩個小姑娘,目光陰冷,沒有一絲溫度,嗓音低沉冰冷的說出一個字:「滾!」

嚇的兩個小姑娘立即安分的坐回了自己的位置,再也不敢說勾搭一下之類的話了。

至於孟莜沫,此時全身繃緊,因為……因為……她的手……被一隻爪子握住了……

使勁扯了扯,扯不動……

再扯……依舊扯不動……

「別動!」

陸錦煜的聲音在耳邊響起。

孟莜沫瞪大了眼睛直直望著前面,手上傳來的溫熱使得她整個身子都有些燒……

不久后,燈陸續滅了。

大屏幕上先是放了三分鐘廣告,竟全是沈子軒的廣告。

代言汽車……筆記本……薯片……等等……

孟莜沫不得不說沈子軒是一個非常有才的人,演技在線,身材好,人長得又帥,的確很有資本成為娛樂圈的寵兒。

正想著,電影開始了。

突然一個字幕跳進孟莜沫的視野,使得孟莜沫微微愣了愣。

【特別出演:孟寶貝】

她想著,真有緣,竟也有同名同姓的人。

只是,不到半會,孟莜沫就瞪大了眼睛……

只見大屏幕上,出現了一個和寶貝一模一樣的人……咳咳咳……不對!

那就是寶貝!

孟莜沫猛地坐直了身子,兩眼發光,無比驚喜雀躍的看著大屏幕。 「阿莫,為什麼她也在?」

柏克達拉索城外,我妻由乃手伸背後欲取柴刀,莫雷著急勸阻手忙腳亂,c.c不遠處靜靜站立神情淡定,蘭尼神色怪異茫然失措。

就在剛才,我妻由乃扛著莫雷和蘭尼出了這座紫荊花帝國的都城,在莫雷的指路下,正式和c.c碰頭,於是爆發了這一幕場景。

「喂喂,由乃,淡定點!現在非常時期,咱們得通力合作,不要內訌!」莫雷關閉了連心魔紋,拼了命地攔在我妻由乃身前,去奪我妻由乃手裡的斧頭。然而他這具身體身為召喚師,以前一直忽略鍛煉,這一個月來雖然吸取教訓,但畢竟和一旦黑化就有如神助的我妻由乃沒得比,而且雖然在拚命抑制魔力外流,但我妻由乃還是能汲取到一些,他更是攔不住。

「不需要合作啊,阿莫有我一個人守護就可以了。」我妻由乃粉色的眸子已經陷入某種魔怔狀態,直直盯著c.c,像是完全無視了莫雷的阻攔,似乎不砍死c.c誓不罷休。

眼見就要被我妻由乃甩脫了,莫雷急忙扭頭看向蘭尼,叫道:「姐姐,快來幫我一下忙啊,要出人命了。」

「呃……啊。」蘭尼驚醒過來,趕緊就上前幫忙。她果然如c.c所說,是個武者,動作迅捷,轉眼間已在莫雷身邊,手沿著莫雷和我妻由乃的胳膊往上一竄,捏住了我妻由乃的手腕。

我妻由乃稍微向後一扯,沒讓蘭尼把手裡的斧頭給奪了去。

只是她終究沒能甩脫莫雷,被莫雷和蘭尼齊力擋住了。然而她絲毫沒有放棄砍死c.c的打算,她身子搖搖晃晃,目光從莫雷和蘭尼中間,死死瞪著c.c。

用句前世小說里常見的老話——如果目光能殺死人,我妻由乃粉色瞳仁里映出的那個綠髮魔女早就死過去活過來再死過去再活過來不知多少回了。

「阿莫,由乃……要殺了她……」

斧頭再次高舉,我妻由乃往側旁一撲,想要繞開莫雷和蘭尼,去砍c.c。莫雷趕忙也朝我妻由乃移動的方向一撲,去抓我妻由乃的胳膊,不想我妻由乃沖得太猛,他一抓不穩,被拖得一個踉蹌。

幸好蘭尼跟上,一手抓住我妻由乃另一隻胳膊,一手扶住莫雷。

六級的武者,與魔法師等級相對應,就是六級的魔法師,而我妻由乃又失去了莫雷的全力魔力供應,蘭尼拽住我妻由乃,堪堪與我妻由乃僵持。莫雷再旁邊拚命掰著我妻由乃握著斧頭的手,只是自己這具身體力氣不怎麼大,還在給我妻由乃提供強化力氣的魔力,他覺得自己是在和自己較勁,挫敗感比先前收拾出逃時在code頻道里和c.c說話時還要重。

「由乃,快放下斧子。」蘭尼所知我妻由乃的印象完全是在這一個月里的溫柔賢惠模樣,因此現在大為驚詫,再加上她莫名其妙地就被我妻由乃扛了出來,腦子裡雲里霧裡,很是迷糊,「你們到底是在鬧什麼啊?這都是怎麼回事?」

「別衝動了由乃,咱們還得趕緊跑路呢。」莫雷來不及回答蘭尼的疑問,他掰著我妻由乃的手掰了半天,我妻由乃的指頭依舊緊緊地彎曲合攏,似乎沒有半點鬆開,他只能著急地勸道。

「所以啊阿莫,讓我殺了這個女人,咱們就可以趕緊走了。」我妻由乃說話間,目光還是死死盯著c.c,全力要掙脫蘭尼的阻攔。

c.c依舊淡定,她遠眺柏克達拉索城的城門,而後望一眼漸漸落下黑色帷幕的天空,對殺氣四溢的我妻由乃視而不見。

「殺什麼殺啊我靠,c.c可是救了我命的人!」久勸不下,莫雷心頭也來了脾氣,黑著臉死命去掰我妻由乃的手指頭,倆人一個狠勁地掰,一個死不放手,因為太過用力,都已指節發白。

「救了命么……」我妻由乃微微扭頭,看了莫雷一眼,兩邊長長的鬢角晃來晃去。她轉回頭去,又把目光放在了c.c身上,粉色的眸子里魔怔狀態更加的嚴重,「那就更應該殺掉了啊,阿莫的性命,有我一個人來守護就可以了。」

「力氣突然變大了,這到底怎麼回事啊,莫雷?」蘭尼往前一撲,抱住了我妻由乃,雙腿馬步下扎,抱著我妻由乃死死地往後拖。

莫雷本來想叫蘭尼幫忙奪斧子,現在看蘭尼這樣,也是沒指望了,他心裡越發著急,開了code頻道對c.c道:「我說你倒是幫忙想個法子勸住由乃啊,她可是想要你命啊,你倒好,這麼悠閑作死啊!」

「以這女孩的執著程度,勸說也沒有用啊。」c.c似乎隱約間嘆了口氣,說:「按照你記憶里的情節,的男主角雪輝曾用由乃是他女朋友而其他人都只是朋友這樣的謊言救過一個疑似雪輝女朋友的男人……嗯,按你記憶里的話說,就是基友。不過呢,那也是有雪輝所救的是男人這個條件,在由乃看來,我的威脅,只怕不是你一句話能解決的吧。」

「……那該怎麼辦?」莫雷臉色有些發白。

「由乃,聽我的話,停手啊!」蘭尼死死抱住我妻由乃勸說,只是我妻由乃陷入嚴重黑化之中,對於蘭尼的話,像是半個字也沒有聽見。

「能讓由乃停手的人,應該快來了吧。」c.c突然在code頻道里說,她的目光再次躍過一座矮丘,遠眺柏克達拉索城的城門。

「……什麼意思?」莫雷心頭一跳,有種不祥的預感。他不自覺放開了我妻由乃的手,也隨著c.c的目光向柏克達拉索城望去。

「不用著急砍我。」c.c突然出聲,琥珀色的眸子和我妻由乃的粉色瞳仁對在一處,「我這具身體,任你砍多少遍都無法死去的。你現在需要恢復體力,一會兒斯羅……或許更高層次的人……帶人追來了,也好有力氣做垂死掙扎。」

我妻由乃一怔。蘭尼頓時感覺輕鬆下來,她趁機騰出一隻手,劈手奪過我妻由乃手裡的斧頭,遠遠扔開。

天上斧頭飛旋,飛入落下大幕的漆黑天空,再也看不見。

蘭尼鬆了口氣,卻不知者粉發女孩身藏斧頭庫,隨時隨地都能取出數之不盡用之不竭的斧頭來。

「據我所知,你的體力也快耗盡了吧?」c.c又說。

我妻由乃張了張嘴,怔了半晌,才自言自語似的低聲呢喃:「時間耽誤了……力氣快沒有了……阿莫……救不了了……」

莫雷深吸了口氣,心裡又氣又急,想要破口怒罵,卻又見我妻由乃突然變作這副自責模樣,一時話到嘴邊,卻罵不出來。

「莫雷,你跟我說,這到底怎麼回事!?」眼見我妻由乃停止黑化,而c.c又突然這樣的話來,蘭尼終於忍不住眉毛倒豎,瞪著莫雷問:「是比賽出了什麼事么?」

莫雷稍一沉默,終於如實回答道:「比賽里有陰謀,我殺了好多人跑出來了,現在出逃離開紫荊花帝國是唯一的出路。」

「我早就跟你說過了,為了玫瑰酒吧,我是不會離開柏克達拉索城的!」蘭尼氣得臉色紅暈,她眼睛不大,這時瞪起來,卻顯得頗有煞氣,莫雷忍不住打了個寒戰。蘭尼就狠勁一推莫雷,邊說:「反正我是不會走的,你們快點離開吧。」

「要走的話,我怎麼能丟下你?」莫雷對著蘭尼苦笑一聲,隨即又看向c.c,問道:「c.c,現在還來得及逃走么?」

「逃走的可能性一直都有,剛剛我所說的,也只是猜測。c.c語氣一轉,又說:「而且呢,這些天來,從書上了解這個世界,對於實力高出好幾個層次以致需要我們出逃的人來說,就算多逃跑了這段時間,也無濟於事。我們出逃的希望,在於賽場上的陰謀者在兩天內發現不了我們。」

她說著忽然目光一轉,又對我妻由乃說:「很想要殺我么?我以後可以給你機會。現在的話,你的體力用來逃跑,還是足夠的吧?」

莫雷、蘭尼還有我妻由乃都是一怔。

c.c這一頓間,仰天望天,又嘆息道:「要是你能真殺死我,那也好呢。」

「說什麼話呢。」蘭尼勉強地笑笑,而後立刻嚴肅下來,對莫雷道:「那你們趕緊跑吧,有敵人的話,我會幫你們攔著。」

「你才是,說什麼話呢!?」莫雷也瞪蘭尼一眼。他重新開啟了連心魔紋,將魔力充入,轉頭看向我妻由乃,肅然道:「由乃,三個人能不能扛得動?」

「嗯,沒問題的。」我妻由乃重重地點了點頭,一副想要將功贖罪的神情。

「你們自己快走,別管我。」蘭尼也是眼睛一瞪,腳下一錯,一副隨時要動手的架勢,威脅道:「不然我翻臉了!」

「由乃,別管她,扛上了走!」莫雷絲毫不讓,連心魔紋最大功率發動。我妻由乃立時就伸手往莫雷和蘭尼腰間一攬,她得到莫雷魔力補充,比之先前能力提升了不止一個檔次,蘭尼自然擋之不住,和莫雷一起被扛在了肩上。

——而c.c,看她意思,是不想管了。

「別耍花樣,我咬舌了!」莫雷狠狠拿自殺威脅,隨即就覺眼前一晃,天旋地轉,他被我妻由乃從肩上卸下來,而後已公主抱的方式抱在胸前。我妻由乃胸前那兩團軟*肉觸碰著他,倒挺是舒服。

……不過這個樣子,算什麼話啊……

莫雷嘴角抽搐,就見我妻由乃終於妥協,扛起了c.c。

「直接朝鳶尾花帝國去吧。對於勢力龐大的阿倫公爵來說,迷惑他們是沒有那個的。」c.c被我妻由乃扛在肩上說著,手朝北指。

風吹上臉,我妻由乃藉助莫雷的魔力增幅,以最大的速度朝c.c所指方向飛奔而去。 第81章叔叔,你給我媽咪表白吧。

孫子涵卻噗嗤一笑,「你緊張什麼啊?又沒多大的事,其實老大還救了他呢!當時那個主辦方差點把小男娃胳膊捏斷,正在千鈞一髮的時候,老大一把提起主辦方的后領摔了個狗吃屎,無比帥氣的救下了小男娃,可是那小男娃不感謝也就算了,還一直冷著臉,更可氣的是不把老大放在眼裡,還好老大當日心情好,沒多計較,不然那小男娃鐵定死無全屍!」

孟莜沫深吸一口氣,臉都被嚇白了,緩緩坐下,卻始終沒有緩過勁來。

她想起上次寶貝胳膊受傷,裹著厚厚的紗布,還騙她說是摔了的。

肯定是怕她擔心,所以才騙她的。

真是個小笨蛋!

陸錦煜一直關注著孟莜沫,察覺到異樣,眸光沉了沉,突然問道:「你和他什麼關係?」

「誰呀?」孟莜沫下意識問。

「小皇帝。」

孟莜沫頓了頓,立即道:「沒關係啊!」

陸錦煜臉色更沉了,明顯不相信。

孟莜沫解釋,「我只是覺得他很可愛,所以才擔心他,你別多想了。」見服務員上菜了,孟莜沫立即笑著道:「吃牛排吃牛排,都別多想了。」

她傻才這個時候坦白和小包子的關係,她必須要找個適合的時間坦白,要確保萬無一失才行。

一旁的薛秘書看一眼總裁,再看一眼孟莜沫,不知在想什麼,秀眉蹙了起來,吃著N市最美味的牛排,也形同嚼蠟。

……

與此同時,A市電影院。

大屏幕的電影正放映著,兩個全身喬裝的男人坐在中央最佳位置,卻全然沒有興緻。

沈子軒:「包子,無聊。」

小包子看一眼身邊的空位,眼底閃過失落,突然道:「叔叔,你給我媽咪表白吧。」

「……」好一會,沈子軒才反應過來,震驚道:「包子,你說什麼?」

小包子站了起來,扯著沈子軒出了電影院,在一家咖啡館坐了下來。

從懷裡掏出一個小筆記本,跪在椅子上,表情嚴肅的講道:「機會只有一次,只許成功不許失敗!」

沈子軒滿臉興奮,把口罩拉到了下巴上,激動地道:「好,我都聽你的。」

「第一,媽咪還是很有少女心的,夢幻元素不能少,所以你需要準備燭光晚餐。」

「第二,媽咪很沒有安全感,光是送玫瑰花根本不夠,所以你需要準備鑽戒。」

「第三,媽咪表面上樂呵呵的,其實一直很苦,所以你必須在我媽咪面前發誓,會給她一輩子幸福和安定的生活。」

「第四,最重要,表白詞一定要能感動我媽咪!這個你自己準備。」

「第五,把你的銀行卡全部交給我媽咪,讓我媽咪辭職,只做沈太太!」

小包子突然合起了小筆記本,語氣認真,「先做到這五點,後面的等你表白成功再給你說。」

沈子軒看的是一愣一愣的,筆記本上竟然是小包子自己記的條例。

想他一個大男人,竟然讓一個不到五歲的小奶娃教他如何追女人!

簡直太丟人了!

但是,小包子是天才兒童,情商比那個大大咧咧的小沫沫要高到不知多少倍。

比起小沫沫來說,他還不算太丟人。

立即點頭道:「好,沒問題,那我們現在去……」

「買鑽戒!」小包子立即道。

兩人剛出咖啡廳,迎面就遇到了孟雨萱。

孟雨萱一眼就認出了沈子軒,立即上去親昵挽上他的胳膊。

「軒哥哥,你好久沒來找我玩了,今天你電影上映,能不能請我去看你的大電影啊?」甜膩的聲音酥到了骨子裡。

沈子軒卻不為所動。

而這個時候已經驚動了不少人,孟雨萱並沒有喬裝,立即就有人認出了她,拿出手機就開始拍照。

沈子軒臉色黑了黑,「孟雨萱,注意形象!」

「軒哥哥,大家都知道我喜歡你啊,再說了……」說著,孟雨萱湊近了道:「反正大家都拍到了,不如我們就藉此炒作一下好不好?」

「放開!」沈子軒臉色更冷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