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室里有些陰暗,還有些潮濕,這裡沒有蠟燭,只有火把,這些原因,造成這個狹小的密室有些悶熱。

穆拉男爵聳著腦袋,坐在一個長條凳子上,當他見到格雷進來的時候,連忙站起身來,雙眼一亮,頓時浮現出一絲希望。 ?「凱奇子爵!」穆拉男爵率先開口說道:「你一定要救救我,我上次就跟你說過,我只做生意,你別看那幫人平常好似都聽我的,其實那些都是假象,他們只是把領地的商業發展交由我打理,我抽取分成!」

格雷聞言,看了看哲妮娜,示意她做該做的事情,然後問道:「以前沒有出事的時候,你怎麼不說出來,現在再說,你覺得有用嗎?」

哲妮娜會意,用她那雙紅寶石般的雙眼,上下打量穆拉男爵。

「以前的時候,不就是為了面子嗎?在外面談交易,就得讓別人知道你的能量大,才容易讓別人相信你!」穆拉男爵一副後悔的樣子。

格雷坐到另外一個長條凳上,然後示意穆拉男爵坐下,「但是,那群貴族,以前在所有的公開場合,不管你說什麼,都會支持,就憑這一點,就不光是商業的往來這麼簡單吧?」

穆拉聽到格雷的話,先是一怔,隨即他又猛站起來,好似凳子上有什麼東西扎著他一般,「這是他們一早就這是計劃好的!對!一定是這樣,這群該死的傢伙!」

這個時候哲妮娜已經收回目光,對著格雷輕輕搖搖頭,表示沒有發現與格雷那杯酒中同樣的屬性的毒藥。

得到這個答覆,格雷心中安心不少,他看著穆拉男爵過激的反應,心中暗自想著:如果真是這樣,這梅倫男爵想得夠遠的,幾年前就把事後的替屍鬼想好了?

穆拉男爵這麼精明的人物,就這樣被他們給無聲無息的帶入圈套?

如果真是這樣,也只能說,每個人都有弱點。

「要保留你的貴族頭銜,也不是不可以!」

格雷突然話音一轉,臉上帶著似笑非笑的表情。

穆拉男爵聽到格雷的話,好似抓住一根救命稻草一般,一雙眼睛滿是驚奇之色,但隨即,他好似想到什麼,眼中又閃過猶豫之色。

格雷的條件很簡單,就是要穆拉男爵,充當洛克頓伯爵掃蕩赫瑞恩領北方貴族勢力的劊子手,以穆拉男爵的智慧,稍微動動腦子,就能想得到。

而且,現在赫瑞恩領的格局,需要這位穆拉男爵來維持平衡。

但是,穆拉男爵如果真的這樣做,那麼以後,他的家族將在赫瑞恩領的貴族圈中,失去所有的榮譽,他將徹底淪為洛克頓伯爵的劊子手。

從此之後,他的家族,將必須依附洛克頓家族才能生存,一旦他被洛克頓家族拋棄,那麼,等待他家族的日子,將是無比的黑暗。

格雷見穆拉猶豫,淡淡的說道:「穆拉男爵,當斷則斷,現在伯爵大人可沒有多少耐心,而且,你的作用,似乎對大局,也沒有多少關係!」

這話已經說得很直接,格雷告訴穆拉,這是他唯一的機會,同時警告他,對於現在的洛克頓伯爵和格雷來說,他現在是可有可無的角色。

穆拉聽到這裡,渾身一震,他眼皮微抬,一雙小眼睛盯著格雷認真看了一眼,隨即,他整個身體從凳子上滑落,順勢就跪在地上。

緊接著,他把頭深深的埋在地上,從側面看去,他那副大臉,基本上已經貼到地面。

或許是因為太熱的原因,他身上的汗水侵濕地上大片面積。

格雷看著穆拉男爵的表現,臉上的笑意更濃,哲妮娜則是一副厭惡中帶著不屑的眼神,盯著下方好似肉球一般匍匐在地的穆拉。

索爾見到穆拉男爵向著格雷跪下,而且是以主僕之禮的下跪方式,這對他來說,無疑是感觸很大。

就在一個多月前,索爾還清楚的記得,以穆拉男爵的名義舉辦的一個宴會,就讓格雷從幾百里之外匆匆趕來,甚至在宴會上碰到的陷害,他都只能默默承受。

而現在,幾個小時前還春風得意的穆拉男爵,居然對著這個半年前,比自己還不如的年輕人行下主僕之禮。

現在,索爾不得不面對,他這一個月不想承認的問題,格雷已經比他強大得多,他必須開始正視格雷新的地位和身份。

「哈哈!」

格雷爽朗的笑聲打斷索爾的沉思,只聽他說道:「穆拉男爵,這是做什麼,快起來,記得以前你跟我說過的話嗎?以後,我們會有更多的合作!」

他一邊說,一邊扶起穆拉男爵。

穆拉男爵顫顫悠悠的站起身來,他聽到格雷的話,也回想起他們說這話的場景。

當時的格雷還,是洛克頓伯爵的衛隊長,他們兩人就「藍奧男爵一家被殺案」,達成口頭協議,而且雙方過後都履行著自己的承諾。

聽到格雷這樣說,穆拉男爵只能在心底苦笑,當時他說的以後合作機會,指的就是瓜分格森鎮的利益,但後面洛克頓伯爵鮮明的態度,讓他的計劃落空。

再後來,就是格雷的突然間崛起。

穆拉男爵到現在都沒有明白,德魯尼大公為什麼會真的就同意格雷統治哈倫斯領,至於那九成紅雨森林的利潤分成,這隻能說是一部分原因。

但現在看來,有可能是德魯尼大公,想讓這幾個家族互相血拚一回?

兩人重新坐定之後,格雷問道:「今天你告訴我,說杜邁男爵那邊,有針對我的行動,你這個情報是從那裡得來的?」

穆拉連想都沒想,便立刻回道:「是碧恩領博格伯爵的使者,偷偷遣人告訴我的!」

格雷一怔,他對於博格伯爵可以說是既陌生,卻有很熟悉,因為他的父親克拉斯?拉格萊男爵,是博格伯爵手下的一位封臣。

格雷對於博格伯爵使者的提醒,倒是不意外,因為,洛克頓伯爵現在的最佳盟友,無疑就是博格伯爵,對方自然也明白這個道理。

而且,博格伯爵和洛克頓伯爵的家族,在這幾百年之間,互相都有聯姻。

格雷又問:「那你知道他們是怎麼得到這個情報的?還有,你後面有秘密調查過杜邁他們那一伙人嗎?」

「他們不可能告訴我情報來源的,而且,我是昨天才得到的這個情報,時間上根本來不及,所以也就沒有去調查杜邁,我提醒你,是怕你出現什麼意外,畢竟我們現在合作的貿易區,是傾注了我所有的心血!」

穆拉男爵有些熱,他一邊回答問題,一邊擦著額頭的大汗。

格雷點頭,算是接受穆拉男爵的說法,緊接著,他又問:「那你對於你身邊那些貴族的計劃,就一點都沒有察覺到?」

穆拉皺著眉,「有一點察覺,但我以為他們想在貿易區那邊做手腳,誰能想到這群人的膽子這麼大,居然是想叛亂!」 ?南境其他自治勢力:

碧恩領:傑爾?博格伯爵

色庫領:阿莫?烏利亞子爵

艾吉薩領:圖爾?布克子爵

緹斯領:舒斯?拉班子爵

地域劃分:

挨著紅雨森林的四大領地:哈倫斯領地(現在是主角的勢力),赫瑞恩領地,艾吉薩領地,緹斯領地。

其中,哈倫斯領地與緹斯領地接壤,但不能直接同行,因為有座斷層的山脈(安庫山脈),哈倫斯領要到達緹斯領,只能通過科溫德領,然後穿越色庫領,才能抵達。

赫瑞恩領與艾吉薩領接壤,艾吉薩領和緹斯領接壤。

PS:以上不算你字數的,這是為了方便大家閱讀後面的幾章內容。

——————————————————-

從密室出來,已經是半個小時過去,格雷熱的不行,他出來之後對著守衛吩咐道:「把裡面的火把換掉,換幾根蠟燭吧,別讓穆拉男爵出什麼事,他現在非常重要!」

守衛們自然照辦,畢竟這也不是什麼大事。

出了密室,格雷先到前廳露一下臉,正要和內沙聊上幾句,卻被洛克頓伯爵的一個親衛叫到書房。

此刻,書房內的蠟燭比以往多了不少,讓本來陰暗的書房,變得很通亮,每個地方都看得清清楚楚。

洛克頓伯爵端坐在會客沙發上,他見到格雷進來,連忙招呼,「格雷,過來坐!」

格雷便快步上前,他剛坐下,便聽到洛克頓伯爵說道:「穆拉那邊問出什麼沒有?」

洛克頓伯爵拿起一旁早已醒好的紅酒,給他和格雷各自倒上一杯。

格雷自然沒有隱瞞,也沒有這個必要,再說對穆拉男爵的承諾,也是需要洛克頓伯爵點頭的。

洛克頓伯爵靜靜的聽著,他中途沒有插話。

當格雷講完之時,他想了想說道:「你處理的很好,有穆拉的幫助,我們後續的清除工作,將減少許多不必要的麻煩,同時,還為我們家族增添一位忠實的家臣,畢竟領地北方還需要這樣的一個貴族!」

格雷端著酒杯,自顧自得的品著,好似並沒有聽洛克頓伯爵說話。

洛克頓伯爵繼續說:「至於他後面的情報,多半是沒有說謊的,因為穆拉男爵的富有,我的內閣對於他的情報,做得最為完善,他就是一個典型的商人,商人身上優點缺點他都具備!」

「還有…」洛克頓伯爵停了一下,想了想才說:「我的那位表哥,就是博格伯爵,也真是一位有趣的人物!」

洛克頓伯爵說完這句話之後,便低著頭,左手使勁撓著自己髮捲的鬍鬚,認真的想著問題!他好似想到什麼好笑的事情,突然笑了起來。

格雷輕輕放下酒杯,詫異的看了洛克頓伯爵一眼,「居然連父親您都覺得有趣,我倒是想聽聽,是什麼樣的有趣法?」

「你知道最開始刺殺你那些弓弩手,是誰派遣的嗎?」洛克頓伯爵把玩這手中的酒杯,語氣好似有股想笑的意味,卻又略帶殺氣。

格雷沒想到洛克頓伯爵會問這個問題,他先是一怔,然後反應過來,下意識的問道:「不會就是博格伯爵那些使者策劃的吧?」

「不錯,就是他們!」洛克頓伯爵沉聲說道。

「怎麼會?那他們為什麼還要設法的提醒我?」格雷不由自主的坐直身子,他想了想又問:「已經確認?」

「不用確認,只要有間接證據證明與他有關,我就能十足的確認,就是他做的!」洛克頓伯爵語氣平淡,但神情肯定。

「至於他們為什麼要提醒讓穆拉男爵提醒你!」洛克頓伯爵再次露出笑容,「你不覺得他選擇的時間有點晚嗎?」

格雷沉默著,他前後一想,也明白過來。

「他這是想嫁禍給其他人?」格雷不確定的問道。

在見到洛克頓伯爵點頭之後,格雷又說:「既然是這樣,怎麼會這麼快就查出來?會不會是另外的人嫁禍給他?」

「叮!」

洛克頓伯爵輕輕彈了彈酒杯,然後回道:「如果你死了,這個計劃將接近完美,到那時,不管我願不願意,都必須選擇一個家族開戰,至於兇手到底是誰,反而不是那麼重要!」

「而且…」洛克頓伯爵磨光閃動,「我們沒有選擇對手的權力!」

這就是底層小貴族的無奈,雖然洛克頓伯爵知道,現在最佳的方案,是聯合其他人,先滅掉博格伯爵,然後幾家瓜分博格伯爵的領地。

但是,這不符合德魯尼大公的利益,因為,洛克頓伯爵和格雷現在控制的勢力,已經讓德魯尼大公忌憚。

如果,真的再讓他們再得到博格伯爵的部分領地,他們控制的地區,將直通大海,港口貿易一旦打通,將擁有無限的可能,如此一來,洛克頓家族就真的可以挑戰德魯尼家族的權威。

所以,現在最好的處理辦法,就是讓南境自治領地保持平衡的勢力。

格雷聽聞洛克頓伯爵的話,心中一凝,說道:「也就是說我們只能自己吃下這個暗虧?」

他語氣有些低沉,畢竟對方想要他的性命,但理智告訴他,這個仇人暫時不能結。

「不錯!」洛克頓伯爵語氣肯定,卻不容置疑,「不過,這個仇我們卻不能忘記,有機會,我們可以慢慢清算!」

格雷默然點頭。

接著,洛克頓伯爵又說:「他這次這麼做,也是逼我儘早和他們結盟,而且,我們的盟友只能有他,我們必須維持勢力平衡,這是德魯尼大公的底線!」

格雷點頭,他好似突然想到什麼,連忙說道:「我來赫瑞恩城之前,接到過科溫德地區的前線戰報,這位博格伯爵已經插手那邊的戰爭!」

「他會做出明智的選擇!」洛克頓伯爵淡淡一笑,「好啦,格雷!我們先不談他。」

聞言,格雷點點頭,然後端起酒杯,遮住自己的臉龐,輕輕的喝下一小口。

洛克頓伯爵沒有去看格雷,他繼續說道:「至於那杯毒酒,暫時沒有線索,不過,無外乎就那幾家勢力!」

格雷聞言,腦海中不由自主的想起,今天走下台階之後的場景,以及與他接觸過的那群人,突然,一個高高瘦瘦的身影出現在他的腦海中,他下意識的暗想:難道是杜邁男爵?

「最關機鍵的是最後那兩個殺手,因為是兄弟會出的手,你知道的,這將很難辦,就算是那些殺手,都不知道是誰出的錢!」

對於這個問題,雖然不知道答案,洛克頓伯爵卻並不著急,他一口吞下杯中的紅酒之後,說道:「如果我所料不錯的話,應該是艾吉薩領的圖爾?布克子爵,和緹斯領的舒斯?拉班子爵,聯合策劃的,畢竟兄弟會可不是什麼人的活都接手的。」

格雷知道兄弟會的規則,以他現在的地位,要想刺殺他和洛克頓伯爵,聘請兄弟會出手,付出的代價還真要這兩家共同承擔。

畢竟,兄弟會出手,要的可不僅僅只是金錢,而且,他們就算是任務失敗,酬勞是不予退還的。

「那麼,我們可以找他們談談了吧?」格雷問道。

洛克頓伯爵搖搖頭,「不急,等科溫德前線的戰報傳來再說!」

「那我們也先可以先讓人,接觸一下!」格雷提出自己的意見,「比如,讓戴爾叔叔先跟他們談談!」

洛克頓伯爵低頭想了想,「可以,明天我就讓戴爾爵士去找他們談!」 ?9月21日,格雷婚禮后的第二天,各個領地的小貴族帶著不同的心情,領著自己家族所有成員,急急忙忙的離開赫瑞恩城,回到自己領地。

當然,他們之中有一部分,沒來得及出城,就被秘密處決。

而被關押在密室里整整一天的穆拉男爵,也在這一天天快要黑的時候,領著一個大隊的騎兵,從赫瑞恩城秘密出發,往他自己的領地方向趕去。

當赫瑞恩城市民們還沉醉在內沙小姐和凱奇子爵的婚禮之時,一股看不見的風暴,也在赫瑞恩統治階層慢慢醞釀發酵。

而作為赫瑞恩領的統治者,洛克頓伯爵則靜靜的等待著這場風暴的襲來,他堅信,只要這場風暴過後,他的家族將更加強大。

9月22日,中午剛過,格雷正在城堡中進行每天的騎士訓練,正要結束的時候,他的親兵隊長塔奇亞找到他,並遞給他一封加急的密信。

格雷正要拆開觀看,他的侍從德倫又找到他,說是伯爵大人讓他去書房,格雷便拿著密信回到他在赫瑞恩堡中的居住區。

這個居住區,是洛克頓伯爵特地為他和內沙準備的,里裡外外加起來相當於一個普通住房,裡面的裝修甚至比洛克頓伯爵自己的房間都要豪華。

卡特麗不知道什麼時候來找的內沙,兩人正在居住區最前面的會客廳中,小聲的聊著趣事,她們偶爾還會發出點點笑聲,旁邊小茶几上,香氣四溢的紅茶,冒著點點熱氣。

當格雷進來的時候,她們兩人都不由自主的站起來,行禮問候。

格雷淡淡一笑:「沒事,你們接著聊,我回來換件衣服,父親叫我去書房談點事情。」

格雷一邊說,一邊指了指自己身上,他身上穿著的皮甲,因為剛剛的騎士訓練,已經沾滿泥土,看上去有些臟。

「我來幫你吧!」內沙連忙說道,而且人也已經走了過來。

皮甲可不是一個人可以脫下的。

格雷搖頭,「不用,你和卡特麗繼續聊天,我的侍從會幫我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