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未過門一家人已聯合起來欺騙人家,等到過門后,誰還受得了。

要是事情敗露,林家的名聲可就徹底臭了。

氣氛一時有些尷尬,楊宛青到嘴的話生生的咽了回去。

林家棟放下手中的文件,此時只有他站出來了。

從開始他就極力反對這門親事,和門當戶對、道德品xing無關,他只是不想讓自己孩子的婚姻綁架在家族利益上。後來查出林飛半身不舉,他就更不同意這件事。奈何幾次提議都被老爺子否決。

此時借著這股東風提出來,或許對雙方都有好處。

「只是苦了林飛,不知道他幼小的心靈能不能撐得住這麼大的打擊。希望經歷這場變故,他能儘快成長起來吧。」林家棟心中暗嘆。

「子君,外面傳言的事情都是---」

「傳言都是真的。」他的話還沒說完,被突然進來的林飛接了過去。

之前林飛一直在餐廳喝湯,客廳里的談話,他都能清清楚楚的聽到。

對於這個自小的娃娃親,白撿的漂亮媳婦,無論是小林飛還是現在的林飛都不感冒。

小林飛是因為無法施展男人威嚴,能看不能吃。

而林飛的想法就沒有這麼齷蹉。後世數十年,什麼樣的美女沒見過,何況女大十八變,陳子君將來長成什麼樣,還不知道呢。他要找的女人必須是和他有感情,有共同語言的。

他可不想再次承受女友出軌的打擊了。那種感覺很不好。

「媽,這件事,我想自己解決。」林飛制止想要說話的楊宛青,走到陳子君的面前。

不可否認,陳子君是個天生的美人胚子,不出意外,將來必定艷麗動人。

縱使極力隱藏,林飛還是從她的眼中看出了傲氣和對他不屑。

是深深掩藏的嘲笑。

也對,只要稍有自尊的人,對於小林飛之前做的事情都會極盡嘲笑、百般鄙視。何況面前的還是和他有娃娃親之約的女人。

「外面的傳言都是真的,我的身體的確出現問題。我也是因為承受不住外界壓力才會選擇自殺的。」林飛一字一句,平靜的向陳子君道來。

既然已經傳開了,沒有隱瞞必要。

今天花美麗能帶著陳子君過來,想來也是聽到確切消息。

如果林家承認,她們可以緊接著提出退婚的要求。若是林家否認,她們也會想辦法讓林家承認的。

林飛相信應該還有后招,陳子君的難只是第一步。

縱使所有計策都失敗了,她們還可以藉助家族親友的力量去勸服陳老爺子。尤其在傳言餘威尚存的時候,此次的拜訪只是探路xing質的。

這種豪門恩怨、勾心鬥角的事,他看的太多了。

「你和外界傳言不同。」陳子君眼中有異光閃爍。

「謝謝,我權當你是在誇我。」林飛笑回。

「不過這仍然改變不了你在我心中的印象,我的男人是要能夠毅力在萬人之上的王者,所以對不起,即使你再優秀,我還是要退婚。」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陳子君和花美麗兩人均沒想到這次的退婚會如此一帆風順,只要林家鬆口,陳老爺子那裡就簡單的多。

她們更沒想到外界傳言的敗家公子林飛並不像傳聞那樣一無用處,最起碼勇於承認自己半身不舉這件事,足以讓陳子君對他刮目相看。

得到自己想要的承諾,花美麗帶著陳子君離開。

開門時候,花美麗嚇了一跳,門外有一個女孩,趴在門上偷聽著什麼。

被現后,女孩有些窘迫,烏溜溜的眼睛一轉,恢復從容,跳跳蹦蹦的進來了。

女孩扎著長長的馬尾,鵝黃臉,穿著粉粉的羽絨服,洋溢著活力青的氣息。

「楊姨,我聽說你和伯父都在家,特意過來給你們拜個晚年。」進們后,她拉著楊宛青的手笑嘻嘻的說。

「真的只是拜晚年?」楊宛青懷疑的推開女孩,現在已是下午時分,夕陽西下,誰會挑這個時間拜年,她板著臉,女孩剛要說話,楊宛青厲聲說道「不許說謊。」

女孩圓溜溜眼睛閃呀閃,扁著嘴一臉的委屈。

「是不是又惹爸媽生氣了,過來躲躲?」看著女孩的樣子,楊宛青猜出原因。

「他們每天回家都逼著我學習,煩死了。這次我可是背著他們偷跑出來的,楊姨你可不能告狀哦。」水慕青商量的語氣,小心翼翼的說,她把頭埋在楊宛青的懷中,一副裝可憐的模樣。

「好了,飛兒在房間呢,你上去找他吧,我不和你媽媽報告就是。」楊宛青受不了水慕青的親昵,最終投降。

水慕青是林飛從小到大的玩伴。

楊宛青想到:剛經歷了退婚風波,林飛或許需要一個人安慰,水慕青是個不錯的選擇。兩人同齡,又經常在一起玩,有共同話題。

同時她很好奇林飛為什麼會突然間有那麼大的改變,被退婚時表情看起來也很是平靜。可越是這樣,她越加擔心。

原本想等花美麗離開后,親自和林飛談談,順便安慰安慰。現在水慕青來了,只能下次再詢問了。

可能是習慣之前小林飛的飛揚跋扈、紈絝敗家、遇到一些挫折就選擇逃避。對林飛的第一次主動站出來面對困難不太適應吧。楊宛青如是安慰自己。

水慕青和楊宛青的親昵讓花美麗很不是滋味,她的女兒剛提出退婚不久,就有一女孩找上門,是想要告訴她林飛不是沒人要嘛?

她冷哼一聲,帶著陳子君離開了。

樓上林飛的房間內,林飛坐在椅子上,寂靜不語,開始思考接下來的路要如何走。

剛才他和陳子君並沒有聊多久,在陳子君提出退婚後,他同意。然後他就一個人回房了。

至於退婚後的事情,就不是他能cao心的。還有更重要的事情等著他去解決。

別人重生都是從無到有,積累財富無數,成群美女相擁,受人崇拜。

那麼他重生呢?是不是也要走這樣的老路子?

根據小林飛的記憶,錢,他不缺。權,他也有。

只要等到他順利繼承林家的遺產,加上楊家的勢力保護,他一樣可以成為人上人。

楊家?林飛的突然想到前生生的轟動一時的一件事。

在楊家老爺子去世,楊司令退位時候,楊家的勢力受到上層的特殊關照,一些外圍勢力被打掉,抓了一批人。至於其中有沒有姓林的,林飛真的不知道。

這些都是上層的辛秘,林飛也是機緣巧合在酒桌上聽一個喝醉酒的朋友說的,他的老領導是楊家外圍的一員,最後落個提前退休回家養老的結果。

那場變故是o8奧運結束后開始的,但林飛有理由相信,有心人應是在數年前已布下局,否則那場行動也不會如此雷厲風行。在楊家仍未從老爺子逝去、楊司令被迫辭退的悲哀中反應過來之際,已經嚴打結束,害的楊家毫無反抗之力,最後只能被迫接受現實。

從此楊家也從華夏的一流世家,淪落成二流。

或許--現在已經有人開始布局。

想到這,林飛驚出了一聲冷汗,

縱使個人的力量在強大,也不可能是一個家族一個國家的對手。何況這背後隱藏的勢力到底是誰,林飛完全不知道。

原以為可以像前生一樣享受人生,沒想到yin謀卻在不覺間展開。

林飛能做的就是在那場變故來到之前,提升林家的勢力,避免林家受到牽連。

「啊」一聲尖叫聲打斷了林飛的思考。

回過神的林飛看到身後站著一個清秀可人活力四shè的女孩,正是水慕青。

「幹嘛鬼叫,不知道人嚇人嚇死人。」林飛不滿的訓斥。

水慕青大張著櫻桃小嘴,閉上眼睛,指著林飛面前的電腦,

「林飛,你竟然--,你竟然---。」

林飛好奇,順著水慕青的手看去,當看到電腦上的畫面時,腦袋頓時蒙了,尷尬的不知說什麼好。

電腦上還在播放著sod的經典動作片,之前因為小兄弟給力的猙獰,林飛過於激動,忘記關閉視頻就出去了。

後來又生陳子君的事情,處理完退婚風波后后,林飛回到房間又陷入深思,沒注意到電腦上仍在播放的畫面,更沒注意到不知何時走到他身後的水慕青。

幸好電腦上插著耳麥聽不見聲,不然再有咿咿呀呀的風月聲,林飛估計會直接崩潰。

「那個--你進來的時候怎麼不敲門呢?」林飛急忙把畫面關上,支支吾吾的問道。

罪過,罪過,看著水慕青chao紅的臉蛋上紅撲撲的,誘人採摘。林飛不由的暗罵一聲齷蹉。

「我--我進來的時候,看到門沒關,所以我就直接進來了。那個,林飛我剛才什麼都沒看見。」水慕青小聲解釋。

她用手捂著烏亮烏亮的大眼睛,一副我沒看見,我什麼都沒看到,我真的什麼都沒看到的模樣。

林飛頭大了。沒看見還會尖叫?沒看見還用手去指?沒看見現在還臉紅紅的心撲撲跳?活生生的此地無銀三百兩。

「行了,你可以睜眼了。」林飛現在是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今後進男人的房間,進門前要先敲門,無論門有沒有開著,這是禮貌。懂嗎?」

水慕青如小雞啄食般點頭。李林飛自知自己理虧,果斷的轉移話題。

「說吧,你怎麼過來了?」

「家裡太無聊了,過來玩玩。」說完水慕青小心翼翼的問「那個,林飛,問你一個問題,a片好看不?」

林飛感覺草原上有千萬隻草泥馬狂奔而過。大汗,瀑布汗。

他一個過來人,和一個尚未成年的小女孩討論a片好看不好看。

他要如何回答?

回答好看?太齷蹉了。

回答不好看?違心的話林飛也說不出口。

好在楊宛青的及時出現幫助林飛解決這個大難題。

「慕青,我剛和你媽媽通了電話,她同意你晚上在這過夜,我讓吳媽收拾出一套客房,晚上你就在這住下吧。無聊的時候可以過來找飛兒說說話。對了,你應該還沒吃飯,快到晚飯時間了,你想吃什麼?我讓吳媽給你做。」

時間不早,楊宛青怕水慕青家人擔心,給她家裡去了一通電話,把水慕青在她家的事情和水慕青的母親說了一聲。並主動提出留水慕青過夜,理由是許久未見,想念了。

「謝謝楊姨,我不挑食,隨便什麼都行。」水慕青有些扭捏,細聲細氣,看著楊宛青的眼神也有些閃躲。心裡惶惶不定,還在想著剛才的問題。不知道問出那個問題后,林飛會怎麼想她,現在她心裡很是後悔。

「慕青,怎麼了?剛才在樓下好像聽見你好像叫喊了,是不是飛兒欺負你了?要是他欺負你,你告訴楊姨,楊姨幫你教訓他。」

「沒有,沒有,林飛他沒有欺負我。」水慕青急忙解釋。

林飛卻更加無語了,如果沒有,用得著這麼著急解釋嘛?還帶著重音連說了兩句沒有。這種語氣,這種態度,誰會相信?

「飛兒,你可不能把剛才受的氣撒在慕青身上。否則別怪我不客氣。」楊宛青擔心林飛做出出格的事,提醒道。

雖說林飛半身不舉,不會做出過分出格的事。可不過分的,還是可以做的,再加上林飛剛被陳子君退婚刺激,她真擔心林飛一時控制不住。

按說楊宛青應該相信林飛的,只是小林飛之前做的種種惡劣事迹實在讓人無法相信。

「楊姨,你真的誤會了,林飛他沒有欺負我。」水慕青見被楊宛青誤會,害怕不解釋清楚,林飛會因此責怪她。

林飛無奈,一生的人品都被小林飛敗光了,前生自己何時會受這種憋屈的事。

不過這樣也好,敗家就敗家吧,既然他在別人眼中他是個紈絝敗家的模樣,那就將敗家進行到底。

打著敗家的名字,暗地裡積攢自己的力量。這樣才不會被有心人察覺出來。

想通這些,林飛也就懶得解釋了。坐在椅子上不動聲sè,用冷漠回答一切。

看到林飛的模樣,楊宛青反而鬆了一口氣。往常只要冤枉小林飛的時候,他都會用這種無聲倔強的方式反抗,對她們愛理不理的。當然有時候還會脾氣將她們趕出去。

「好啦,媽媽錯怪你了,不該懷疑你,媽媽道歉。」楊宛青親昵的揉了揉林飛的頭「那你和慕青在這玩,我去看看吳媽飯菜燒好沒,一會叫你吃飯。」

林飛很不習慣這種親昵方式,不過為了不露出馬腳,只能忍著。

楊宛青離開后,水慕青把們關上。拍了拍初見端倪的胸脯。

「嚇死我了。還好沒被誤會。」她向林飛吐了吐舌頭。

林飛搖頭,這丫頭,除了過於天真外,還是挺可愛的。

小林飛的朋友很少,水慕青是其中一個。最起碼水慕青自己是這樣認為的。

可在小林飛的心中,對水慕青是沒有好感的,感覺她就像是一個跟屁蟲,走到哪跟到哪。

當然沒有好感,也不代表有惡感。因此十多年就這樣過來了。這還得多虧水慕青的天真和鍥而不捨,否則林飛連個說話的人都沒有。

「林飛,我聽媽媽說你生病了,真的假的?嚴不嚴重?我在家偷偷看過幾本醫書。不然我幫你看病吧。」

;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林飛恢復平靜的內心再次波瀾起來,而且這次是驚濤駭浪。

這地方也能給你看?現在的他可不像小林飛時的半身不舉,小兄弟隨時有可能突破束縛,展露出自己的風采。

要是在治療的時候雄霸起來不聽話,怎麼辦?

還有偷看過幾本醫書就想給別人看病,真當她是天才呢?還是拿自己當**實驗呢?

「你媽媽有沒有告訴你我患的是什麼病嗎?」林飛想通了關鍵,問道。

「沒有。」水慕青委屈的搖頭「媽媽也真是的,無論我怎麼求她,她就是不告訴我。所以我才過來問你了。」

林飛吐了一口氣,心想著這種事情能告訴你才怪。

不過還好,水慕青不是故意調戲他,否則林飛要考慮是不是要洗個澡,給小兄弟降降溫。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