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這個時候,一個清脆悅耳的女聲,在林笑的耳畔回蕩起來。

「修仙者?」

那老者的眼睛微微的眨巴了一下,隨後笑道:「修仙者高高在上,怎麼會跑到我們南荒這個小地方來……」

林笑的心中微微的一動。

修仙者?

上界?

彌羅天,將他和上官邪情送到了上界?

林笑立刻就反應過來。

除了上界,還有哪裡有這樣濃郁的天地元氣。

除了上界,還有哪裡的天地元氣中,會夾雜著天地法則的碎片?

林笑沒想到,彌羅天竟然有這個本事,將他和上官邪情,直接從下界,送到了上界。

難怪林笑會受到這樣重的傷勢。

下界和上界,隔著一道無比巨大的天險——混沌。

這混沌,可不是普通人所能夠承受的。

也就是林笑修鍊的八.九玄功,並且達到了第六層,才勉強度過那恐怖的混沌氣流。

上官邪情……

林笑的心頭微微的一沉。

「不,邪情沒事。」

驀然間,林笑的心神微微的一松。

他和上官邪情已經結成道侶,在上界的天地大道的見證之下,結成道侶。

林笑和上官邪情之間,也有著那麼一絲微弱的聯繫。

林笑已經感應到,上官邪情所在的位置,是極其遙遠的北方。

而且現在的她,似乎沒事。

「邪情……繼承了那上界的『沉魚』的一切,那麼邪情回歸上界,也勢必會被沉魚所在的那個勢力找到……」

林笑的心中稍稍的鬆了一下。

至少,至少現在至尊已經認上官邪情為主,若是有人想要得到至尊,那就必須要將上官邪情伺候好。

至少現在,上官邪情是安全的。

……

「爺爺,他剛剛動了!」

突然間,那個清脆的女生再次響起。

「咦?真的動了……乖孫女,快將爺爺當初採的那株『紫金參』取來……嘖嘖嘖,這小子生命這般強悍,應該可以承受的住紫金參的藥力。」

「哎!」

那少女急忙答道,然後蹦蹦跳跳的離開了這裡。

紫金參這種東西,下界也有。

是一種名貴的靈藥。

林笑不知道這裡的紫金參,與下界的紫金參有什麼不同。

而且聽這爺孫兩人的對話,似乎這裡並不是仙界的繁華之地,而是一個極其偏遠的……南荒?

又過了片刻,林笑覺得,一點冰涼的東西,塗抹在他的身上。

隨後,他只覺得自己的肉身,好似被什麼點燃了一般。

緊接著,林笑就什麼也不知道了。

他現在的傷勢,只是一個廢人。

無論是肉身,還是神魂,都已經衰弱到了一個極點。

甚至現在的他,比曾經的他,尚未踏上修鍊之路的那個紈絝林笑,還要弱小,弱小不知道多少倍。

「找到邪情……然後,回去!」

這是林笑昏迷之前,最後一個念頭。

……

不知道過了多久,林笑睜開了眼睛。

現在的林笑,依舊十分的虛弱。

但是他身體之內的血肉筋骨以及經脈,竟然神奇的續接完畢!

雖然他的身體依舊受到嚴重的創傷,但至少現在的他,已經算是一個『人』了,而不是一個破布袋子。

林笑怔怔的看著自己所在的這個屋子。

這似乎,和他想象中的仙界,有些大相徑庭。

而現在的林笑,也總算明白,『南荒』這兩個字,代表什麼了。

林笑所在的這個屋子,似乎是一個獸皮帳篷。

中間是一根結實的硬木做成的頂樑柱,而四周則是用獸皮和獸骨搭建起來的。

在這帳篷的牆壁上,還掛著幾張硬弓,和一些林笑從未見過的野獸的獸皮。

這樣的地方,分明是原始部落才擁有的。

而林笑也細細的回味了一下,之前他吃的那些藥材……雖然功效強大,但是製作的卻是有那麼一點粗糙。

至少,若是這些藥材讓林笑來處理,那麼功效至少可以再強大百倍,甚至更多。 「上界啊~~~~」

「下界生靈,所無比可切的上界啊~~~」

「無數的天君,天尊們所夢寐以求的世界啊~~~~」

清晨,迎著初生的朝陽,林笑狠狠的將腹中的濁氣吐了出去。

他來到這個世界,已經三個月了。

三個月間,林笑身上的傷勢,已經好的七七八八。

雖然他的修為沒有恢復,但也可以自主的修鍊了。

不得不說,上界……或者說仙界的靈藥,簡直強大的不可思議。

哪怕是一些最簡單,嘴單調的搭配組合,也比下界的靈丹妙藥,功效要高明千萬倍。

根本就不是一個級別的。

而上界的生靈,也強大到不可思議。

按照這段時日,林笑對這個小小的村落的理解……這裡的村落,也只是仙界一角,一個十分貧瘠的地方。

但是這裡的村民,每一人的肉身強度,都相當於下界的巔峰神帝。

可是這些村民,都只是普通人。

普通到沒有任何真元,也沒有任何法力。

他們感受不到天地間的任何法則,甚至也無法呼吸吐納天地元氣。

就如同下界最平凡的普通人一樣。

這裡就是上界。

哪怕是最平凡的普通人,也如同下界的神帝一樣。

相比之下……哪怕是現在的林笑,恢復了自己全部的實力,那麼在這裡,也同樣是一隻螻蟻。

不過隱隱間,現在的林笑,對這個世界,倒是有那麼一點期待了。

現在林笑當務之急,便是將身上的傷勢恢復。

現在的他,肉身上的傷勢雖然恢復一些,但是神魂卻是遭到重創,他的面色蒼白,整個人看上去也有些病怏怏的。

「仙界的天地,比之下界的天地更要清明,各種法則規則,也一目了然……不過這些法則,卻是太過沉重,哪怕是我恢復了,也很難調動這些法則的力量……」

林笑輕輕的舔了舔嘴唇。

「不過在這裡修鍊八.九玄功,卻要比下界容易百倍。若是我能在這裡修鍊一年,那麼我的八.九玄功,大概就能夠修鍊到第七層了吧……」

修鍊到第七層,那麼林笑在這個世界中,就真的有了自保之力。

仙界實在是太過浩渺。

就算是在這犄角旮旯一樣的南荒,就算是林笑現在恢復了全部的實力,他依舊是一隻螻蟻。

林笑可以召喚三尖兩刃刀,傾力一擊,斬殺地仙……

可是地仙,之上,還有天仙,上仙,金仙……

隨隨便便出來一個,就能像捏死螞蟻一樣,將林笑捏死。

三尖兩刃刀?

在仙界當中,林笑根本就不敢展露出這件仙器來。

不過仙界的修鍊,卻是比下界容易了千百倍。

現在林笑的傷勢,若是在下界,沒有個幾千年,幾萬年,是別想恢復。

但是在這裡,僅僅用了三個月的時間,配合一些許多強大的仙人所不屑的靈藥,林笑身上的傷勢,就好了六七成。

實力,也恢復了大約三四城的樣子。

「留在這裡?還是找到邪情之後,離開這裡?」

林笑深吸了一口氣,將這夾雜著法則碎片的天地元氣,狠狠的吞入腹中。

隨後,他體內的功法開始運轉。

林笑修鍊的功法,並不是八.九玄功,也不是曾經的光王日月經,或者天荒耀神訣之類的。

而是他自己開創的武祖功法,《天地修同契》。

這才是林笑的最本源力量。

天地修同契,既不是神道功法,同樣也不是仙道功法。

甚至這門功法,可以是任何一種功法。

符合大千世界的萬道。

這就是武祖。

若是天地修同契在下界修鍊,足以引動萬道,將萬般法則納入體內,隨後統統的吸收煉化。

整個時空,都會感受到那龐大的法則波動。

但是到了上界……

哪怕是林笑全力修鍊,也無法掀起一點小小的水花。

日上三竿。

村落里的青壯都從各家的帳篷或者茅屋裡爬出來,拿起一些簡陋的武器,進入大山狩獵。

這個小村落,只是一個原始的村落。

一切都是那樣的簡單。

甚至農耕文明,也只是剛剛產生。

村落里的人,穿著都是獸皮縫製成的衣物,偶爾有幾個身份地位比較高的,穿著的則是麻布做成的衣服。

這樣的世界,並不是林笑所想象中的仙界。

不過按照林笑自己的理解……得到了強大的力量的同時,也會限制某些事情的發展。

比如……

人類文明的產生,是為了不斷對抗自然,對抗天災,對抗那些未知的凶物,逼迫著弱小的人類不斷的發動著自己的大腦,不斷的去創造外物,來彌補自己弱小的身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