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鈞垣和玄化眼光是要犀利些,他們估計這是雲升搞的鬼,可他們也不知道雲升是怎麼做到的呀。

一看那閃爍著紫芒的電光,就知道這種雷電的攻擊力和破壞力非同一般啊。

相較於他們的驚訝和不解,雲升卻是一陣抑制不住的驚喜。

原來,自從小火苗化為光團后,那些繚繞在小火苗上的紫色閃電就消失了,雲升也仔細的找過幾次。

每次都好像有發現,可一細看,又什麼都沒有了,因為每次都能用神念『看』見肉眼根本就發現不了的細微的紫色的細絲。

可一想要細看的時候,它們卻又不見了,感覺上就好像是剛剛的發現是眼花了似的。

這次。雲升直接調動了在神念里似乎存在的紫色細絲融入了他的攻擊里,就chuxian了雷電現象,最後超乎想象的成功,讓雲升欣喜異常。

這可是很高端的攻擊啊,用好了具有殺手鐧的作用啊。

很快的,崔鈞垣的『無邊劍氣沖霄漢』就在雷聲中消散了。雲升的一群小蛇也不見了影蹤。

崔鈞垣停下手來說道:「雲升啊,你這個攻擊很不錯,你還能支撐下去嗎?」

雲升感激的點了點頭后說道:「多謝前輩關心,我meishi兒,我們還是繼續吧。」

「紫劍風流。」崔鈞垣喊完之後,在轉瞬間就不見了去向。

雲升在一驚的同時,迅速的放出神念,但他刻意的避開了玄化所在的地方。

神念一放出,立刻就找到了崔鈞垣的身影。他正在以肉眼難見的速度接近雲升,同時一道紫芒也在他的身旁若隱若現的閃動著。

既然發現了他的所在,那就好辦了,不過,崔鈞垣此時的速度卻不是雲升能立刻趕上的。

所以,在電光火石間,雲升選擇了以靜制動,以不變應萬變。神念全神貫注的注意著崔鈞垣的一舉一動。

說時遲,那時快。崔鈞垣已經如風般來到了雲升的身側,那在雲升神念里隱而不發的紫芒此時迅速的破空而來,迅速的接近雲升的右臂。

此時的崔鈞垣沒動殺心,所以,他自認為是必殺的一招並沒有擊向雲升的要害。

只是他沒想到,雲升老早就防著他這一招了呢。

雲龍五現。在間不容髮之際,雲升的右拳打了出來,那迷你小龍頭張著龍嘴,以不可思議的速度一口就吞下了那道紫芒。

雲升身軀一震,腳下不由自主的後退起來。在後退的同時,雲升那原本高速運轉的太玄梅花勁心法,帶動侵入體內的劍氣,迅速接近丹田。

五大步之後,霸道雄渾的劍氣經過三次進入丹田被二十五個小光團三次吞噬后,就沒什麼危害了。

那二十五個光團此時應該叫做元氣坯胎了,正在一日強似一日的成長著,這些劍氣的被吞噬,引起了它們的一陣猛顫。

轉眼間,絲絲縷縷的乳白光芒就在二十五個元氣坯胎上散發出來,形成二十五個散發著乳白豪光的毛茸茸小球。

雲升知道,zi的實力在不知不覺間再一次得到了進步。

崔鈞垣此時正在雲升開始所站的位置上,睜大了他的眼睛,他的眼裡閃耀著不可置信的光芒。

這一式紫劍風流是以急速見長的偷襲招式,即使同境界的高手對上,他也有把握重傷對手。

沒想到一個剛剛突破,還處於半步先天的小子居然能擋住他的攻擊,他難以置信,不由愕在了那裡。

雲升站定后,適當的檢查了一下zi的身體,沒受什麼傷害,只是右手有種隱隱的酸麻感。

心裡不由暗暗咂舌,此人的攻擊果然不是蓋的,練挨打功練出來的身體,硬接了一下他的攻擊就酸麻了,要不是zi的攻擊力shizai變態,今天的考驗會chuxian什麼結果,還真不好說。

檢查完zi,雲升說道:「崔前輩,果然攻擊力強大,雲升佩服,不知道我們的交手還要不要繼續?」

「後生可畏呀,老朽是老了,我對你的考驗,你以滿分通過了。我對你出手時所使用的后兩式,那幾乎是我的必殺技了,沒想到啊,居然都被你破去了。」

崔鈞垣聽見雲升問話后回過神來,一臉落寞的說道。

一見他這個moyang,雲升有些不忍,忍不住勸道:「崔前輩千萬不可妄自菲薄,晚輩的功法,前輩並不清楚,等空了,我們再切磋過,我的功法比較奇怪,你不能傷我,和修為的高低關係不大,關鍵在於我我很耐打。」最後幾個字雲升不怎麼願意說出來。

崔鈞垣聽了此話一陣無語,一會兒后說道:「你準備開始玄化的考驗吧,我已經認可了你的二級供奉的身份了,老朽在此先行恭喜了。」

雲升抱拳道:「多謝,多謝。」

玄化聽了這話后,走了過來,雲升抱拳道:「前輩,還請手下留情。」

玄化說道:「年輕人,不簡單啊,需要休息一下不?」

雲升微笑道:「多謝前輩美意,我可以繼續。」

「好。」

話音剛落,一道月白色的亮光閃過,「劍氣凌空。」

與此同時,一道月牙樣的白光閃電般劈向雲升的naodai。(未完待續……) 玄化這一下乾淨利落,迅捷異常,雖然不帶什麼殺氣,可這一下要是落實到目標上,估計真正的銅頭那都得要分為兩半吧。

對這個玄化,雲升本就戒心很強,對於他這一記可以說是試探性的攻擊,顯然不能讓他得手。

也不見他有什麼動作,右拳直擊,在接近那道白光時,一個龍頭樣的東西伸出雲升的拳面,大張著的龍嘴吞下了那道月白色的光刃,同時雲升也被震得後退了好幾步。

就著這個後退的機會,雲升迅速的消化了侵入體內的劍氣。

果然,這蜀山的凌空劍氣決比之沖霄劍訣要霸道不少,可他的攻擊力在某種程度上說還要比沖霄劍訣差上一小點。

主要的就在於凌空劍氣決太注重對力量的追求,而忽視了對於『道』的體悟。

雖然這個凌空劍氣決本身就是源於道德經,而且在長眉老祖傳下此劍訣后又經過蜀山歷代門人的雕琢,可他們最終還是在『道』的體悟上留下了不小的破綻。

當然,此時的雲升還沒有資格來評點凌空劍氣決的優劣,可這並不妨礙雲升以力破之。

雲升站穩后,抬起頭來說道:「蜀山劍氣凌空決,霸道,霸氣,今日我是有了真正的體會了,前輩,來吧。」

此時的雲升豪氣外放,神采飛揚。

因為他用神念看到了丹田裡的顯著變化,二十五個小光團經過剛剛的一次攻擊后,每一個光團外面此時蒙上了一層乳白的霧氣。

「錚」

一道嘹亮的劍鳴,聲傳九霄,就聽玄化喊道:「九霄劍嘯。」

就見雲升的頭頂上極高處一道白亮的光芒有如流星墜地般砸了下來,這道白光漸進漸粗大。

這次雲升不敢託大。這種貫空而來的攻擊,一般力道都是出奇的大。

就見他一個漂亮的白鶴展翅后,右拳對空一拳擊出,一聲清麗嘹亮的的鶴鳴傳出,體長接近四十厘米的一隻乳白色仙鶴射出雲升的拳面。

這是雲升很少用的『鶴鳴九皋』。

緊接著,左拳后拉。再擊出,一聲低沉的龍吟聲傳來,這是『龍嘯滄海』,一條體長近四十厘米的龍形白影射出拳面,射向長空。

呼嘯的仙鶴率先和那道砸下來的白光相撞,轟的一聲爆響震蕩在山谷間,接著就是如同煙花般的火花四濺,照亮了方圓數里的範圍。

接著,那道白光穿過煙花黯淡了不少。接著就和隨後射來的龍形白影對撞在一起。

不過,這一次,一開始沒有什麼聲音傳來,那道白光被龍形白光吞肚子里去了,兩秒多一點的時間后,一聲更加響亮的爆炸聲傳來。

雲升和玄化不約而同的在爆炸聲響起的同時飄身後退,速度更是快到了極致。

再回頭時,他們原來所在的地方此時一片狼藉。在爆炸的正下方,chuxian了一個深近一米的小坑。

遠處。雲升拍著手掌說道:「很厲害的『九霄劍嘯』啊,前輩,你老這是要我的小命啊。」

玄化微笑道:「小子,你也不簡單啊,能在我這一招九霄劍嘯下全身而退的人,在這個地球上已經不多了。而你能做到這一點,我很意外。」

雲升抱拳道:「多謝誇獎。」

玄化擺擺手說道:「不要急,你只要接下了我的第三式,你就算是通過了今天的考驗。」

雲升豪爽的一伸手:「前輩,請先。」

在雲升伸手想相邀之際。玄化就有了動作,就見他,左手後背,右手劍指朝天上指,一聲高亢的劍鳴,在寂靜的山野里傳出去老遠。

同時一道白光從他的身後急竄而起,轉眼間就來到了他頭頂十米左右的距離,同時開始急速的旋轉,帶起呼嘯的風聲。

玄化一臉凝重的直視前方,嘴裡喊道:「瀟瀟劍雨凌空下!」

「娘皮!又是群攻。」

雲升不由自主的爆了句粗口,那一式九霄劍嘯可以用連續攻擊來減弱它的攻擊力道,面對這群攻,那辦法還真行不通。

在轉瞬間,雲升取出了擎天臂,迅速的套在了雙臂上。

玄化一看雲升拿出東西來,眼睛就是一眯,不過,當他看到只是一副護臂時,他就立刻放鬆了下來。

雲升這次是要想很真實的感受一下這個人的攻擊力,所以也沒有用神念來嚇唬他,只是用神念包裹著半空那急速旋轉的長劍。

在一般人的眼裡,此時的長劍早就變為了一個不住晃動的光團。

不過,這可欺騙不了雲升的神念,不過,即使是雲升的神念強大,也感覺到那長劍在不住的變多,那無數的晃動的劍影,就好像成了真正的寶劍一樣,讓人看不真實。

就在雲升詫異的時候,隨著一陣陣的勁風激蕩,他頭頂上的數十米遠處,chuxian了幾乎是由劍尖鑄成的吊頂一樣的東西,他只覺得頭皮一陣發麻。

『這是想要活剁了我呀。』他在心裡嘀咕著。

「落!」隨著玄化的一聲大喝,那鋪天蓋地劍尖就呼嘯著直撲了下來。

「蛇信飄飛!」此時的雲升已經沒有心思玩耍了,他看得出來,玄化這次是出了大力了,再不重視,重傷事小,要是一不小心掛在這裡了,那可就虧大了。

轉瞬間,就見在雲升的身周,平地湧起數量龐大的乳白色小蛇,你要是用神念細細的研究的話,你還會發現,在這些小蛇的身上都有幾縷細微到肉眼難見的紫色電芒在遊走。

兩波分屬不同主體的能量在下一個轉瞬間就對撞在了一起,轟的一聲巨響后,就是兩秒左右的死寂。

緊接著,低沉的悶雷聲響過長空,然後就是淡紫色的雷電在不住的閃爍,雷聲也在不住的響起。

玄化的劍身虛影是消耗一個就少一個,而雲升的乳白色小蛇,只要雲升不被累趴下,那就是沒有窮盡,可以無休止的補充上來。

而對面的玄化此時只需要維持住神念,以此維持著已有的劍光繼續和雲升的乳白蛇影戰鬥就可以了。

可是,有一點玄化不知道,他的神念消耗不起呀,高強度使用神念確實可以鍛煉神魂,可要看場合呀。

高手間的對峙,誰的神魂消耗盡了,沒有了神念的指引,那你和一個平常人是沒有任何區別的。

而雲升的神念強到了他zi都搞不清楚有多強的地步,在這上面,雲升具有壓倒性的優勢。

再就是雲升的功力本來就比一般人要強大和渾厚不知道多少,所以,打成消耗戰對雲升反而會有利許多。

這一點旁人都沒有留意到,玄化也沒有注意到,他們看到的只是那一堆劍山正在緩慢的下壓。(未完待續……) 雖然轟響的雷鳴聲不斷地帶走著劍光虛影、呲呲呲閃動著紫光的電芒在不住的帶走劍光虛影、乳白色的蛇形光影也在不住的帶走那些劍光虛影。

可它正在不住的下壓的趨勢還是存在的呀,旁觀的人們不由自主的握緊了拳頭。

就是沒人出聲,沒人喊叫,他們怕驚擾了雲升對敵的思路,怕喊叫聲加快了劍山下落的速度,他們的心在不知不覺間高高的提了起來。

不遠處的崔鈞垣眉頭也皺了起來,一方面在為雲升擔心著,但主要的是,他看出來了,玄化的這一招群攻在攻擊力上來說,他們沖霄劍派還沒有這麼大威力的劍招,看來這個蜀山在力量上的追求確實達到了一定的高度。

也難怪這麼多年以來,蜀山劍仙能闖下這麼大的名頭,看來,沖霄劍訣是不是也該試著創新呢?

打到這個時候,雲升其實已經有了對策了,隨著劍山下壓速度的減慢,他的神念仔細的穿梭在難以計數的劍光虛影中,很快的就找到了長劍本體,一絲神念緊緊地就跟定了它。

雲升已經打定了主意,只要無法在劍山臨頭時消滅掉所有的劍光虛影,那就直接用zi強大的神念覆蓋住長劍本體,暫時隔斷玄化和長劍的神念聯繫。

打定了主意,雲升就不急不躁的繼續使出蛇信飄飛,對抗著劍山的下落。

玄化一直在注意著雲升的表現,見他的臉色由凝重和緊繃轉為現在的輕鬆和自在,他的心裡不由咯噔了一下。

為什麼?

為什麼他會一下子怡然自得了?

會不會那個高手chuxian了?

想到這裡,他覺得zi是不是不應該把他逼得太緊啊?

玄化這心神一不專一,劍光虛影的數量在瞬間就被掃去了一大片,當玄化發現時。已經晚了,乳白色的蛇形虛影正鋪天蓋地的絞殺著所剩不多的劍光虛影。

微微的嘆息了一聲,玄化劍指虛引,劍鳴聲響起,所剩不多的劍光虛影在瞬間消失,一道白虹閃過。沒入了玄化的背後。

而漫天的乳白色蛇形虛影沒有了目標,迅速的竄向遠空,很快的就消失在眾人的視線里。

雲升微笑著抱拳道:「多謝前輩手下留情,蜀山劍道,霸氣,強悍,驕傲,小可今日可是大開眼界啊,多謝前輩。」

玄化面無表情的盯著雲升一陣好看。看得雲升都不好意思了,他才說道:「後生可畏呀,以你的資質和天賦,看來未來的修真界是你們的了。」

雲升趕緊抱拳:「這是前輩抬愛晚輩了,即使晚輩將來有通天的成就,也不會忘了前輩今日的手下留情之情。」

直到此時,旁觀的幾人才回過神來,陶慕華第一個歡呼著沖了過來。「師兄」

一聲大叫后動情的抱住了雲升的手臂,兩團柔軟在雲升的手臂上不住的蠕動。雲升一時陷入了呆愣,只是這個細節沒人注意到。

王萬宏和姜信拳都在問玄化對這次考驗的看法和結果,崔鈞垣還在詫異於玄化的陡然間失敗,史家姐妹只是在一旁驚喜的看著雲升,她們的眼裡早已經沒了別人。

只有陶慕華嘴裡不住的嘟嚨著「師兄,師兄」

還不住的晃動。這是雲升第一次這麼貼身的感受女孩子的身體,他一時間雲里霧裡,不知今夕是何夕。

也許過了很久,也許是一小會兒。

王萬宏的喊聲將雲升驚醒:「雲升,恭喜你啊。你成功的通過了這次考驗,你已經完全具備了成為我們國安系統二級供奉的資格,我代表江沿國安派出機構歡迎你的加入。」

說著,王萬宏伸出了手。

還有些雲山霧罩的雲升迷糊的伸出了手,和王萬宏握在了一起。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