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中升起一陣古怪的情緒,卻不再是恨,也說不上是懷念,反正說不清道不明,那滋味兒,有點酸爽!

他親手將大門關上后,說道:「大家加快速度,消滅裡邊的野獸和動物,搞好衛生,不要讓這裡留下安全隱患……」

萬大海馬上出來,說道:「交給我!」

只見他一個水幕魔法使出,大片的霧氣從他身前慢慢往前推進,水霧中有來自於幽靈深溝的毒素,所過之處,動物野獸都被殺死,沒有任何一個能逃脫,小到螞蟻飛蛾,大到飛禽走獸……

異變突起,無數的動物驚慌失措,開始拚命往外逃,沒過得多久,堡中就再無其他動物存在……

麻煩想了想,也放出火系魔法術,給佟家堡來了個高溫消毒!

軒轅缺和佟童走過廣場,耳邊不停傳來各種聲音:

「天才,天才,千年一遇的天才!」

「佟家堡有望,佟家堡有望!」

「他是一個九筒廢物,還是零親和力的雙料廢物!」

「九筒廢物,別丟人現眼了,快滾去燒火!」

「九筒廢物作弊,不算,不算!」

……

俱往矣!

軒轅缺搖了搖頭,似乎想將這些聲音和無數的人影甩出腦海中,卻越來越清晰!

破敗的下人棚戶區、廚房、廣場……

佟主府大門洞開,先前有無數動物在這兒安居樂業,現在去逃得一乾二淨,佟童眼淚一刻示停,拚命往下淌,軒轅缺伸手攬過她的腰,支撐著不讓她倒下,卻什麼也沒說,只是默默地陪著!

佟童慢慢地在家中走著,每走一步,都要停留片刻,每一步,每一個地方,每一個角落,都曾經留下她的歡樂和回憶,都有她美麗的身影,都有父母家人的音容,一樁樁,一幕幕,接踵而來,是那樣的清晰,是那樣的刻骨銘心!

但是,什麼都沒有了,父母不見了,長輩不見了,朋友不見了,夥伴不見了,笑容不見了,爭吵不見了……

一切,都不可挽回!

只有,心中那一絲絲記憶,註定要被反覆回憶!回憶一次,就如刀割一次,越久越痛!

過了很久,佟童才昂首闊步地走出了自己的家,雖然身子還在微微顫抖,但步子卻異常堅定!

麻煩小心翼翼地走過來,撫著她,關切地問道:「你沒事了?」

佟童重重的點了點頭,大聲地說道:「父親有一個心愿,就是讓我活得好一些。這一生,我就一定要活得好一些,讓父母完成心愿。」

麻煩握了握她的手,更多人的手也伸過來,握在一起,力量巨大,有暖流從心底升起,大家一起喊道:「雄起!」

悲傷可以存留在心底,地不能沉迷不拔,生活,還將繼續,精彩,還沒有開始,成功,還在路上……

佟童留戀地看了一眼自己的家,很快回過頭來,說道:「謝謝大家。」

軒轅缺沒在這種事上繼續糾纏不休,更不想永遠沉浸在痛苦之中,他說道:「誰能告訴我,神戰遺址怎麼進入?為什麼會是這兒?」

佟童已從悲傷中走了出來,說道:「佟家堡的資料中,並未記載過,但是,我想,佟家堡為什麼一定要在這兒呢?為什麼數萬年不搬走呢?這裡一定有秘密!而不僅僅是那句神的預言!」

軒轅缺看了看佟昊,似乎希望從他那兒得到一絲提示。

可是,佟昊也搖了搖頭。 ?空蕩蕩的佟家堡,看起來格外寬大,沖清洗得乾乾淨淨的廣場圓形高台上,廢物聯盟的八個人,圍成一圈,坐在那裡,大家都沉默不言。

神戰遺址在哪裡?

每個都在堡內堡外搜索了幾十次,也沒有找到蛛絲馬跡!

森林還是老樣子,古樹參天,藤蘿纏繞,無數野獸四處出沒,鳥兒在樹上盤旋,時而高聲鳴叫,時而梳理羽毛,陽光明媚,卻不能照透森林,遮天蔽日的樹蔭下,偶爾會有一絲光線灑落下來,將整個森林裝扮得如同人間仙境,朦朧、神秘、親切而又陌生、充滿生機卻又危機四伏……

軒轅缺再次出言打破沉默,問道:「佟童,你再想想,堡主有沒有什麼暗示,平時有沒有說到什麼?或者,他有沒有送給你禮物?」

佟童條件反射般地搖了搖頭,說道:「你都問了一百次了,我也回憶了一百回了,真的,該記起的都記起了,想不起來的就真的想不……」

驀然,她突然停止說話,眼睛中閃現著一點希望的顏色,在眾目睽睽之下,將脖子上的項鏈慢慢地摘了下來。

這是一串晶瑩剔透的項鏈,此時此刻,帶著點點體香,帶著點點餘溫,正躺在軒轅缺枯瘦而巨大的巴掌中,散發著迷人的光芒。

項鏈看不出是什麼材質,通體透明,綠意盎然,簡約而不簡單,古撲而大方……

佟童說道:「自我出生之日起,父親就親手將它戴在我脖子上,從來沒有摘下過,我想,這是他送我的最珍貴的禮物,必將伴隨我一生。」

軒轅缺小心翼翼地捧著項鏈,不敢大意,這種東西,不在於他值多少錢,而在於,它代表了父母,代表了愛,親情無價,愛,也無價。

看了半天,卻看不出名堂!

傀儡一突然說道:「可以以鮮血試之!」

佟童眼神一亮,又拿回項鏈,拿出匕首,毫不猶豫地刺穿手指,帶著絲絲清香的鮮血驀然滴落在項鏈上。

項鏈突然亮了起來,竟將鮮血吸得乾乾淨淨,吸了好數十滴之後,這才停止。

佟童突然笑了,說道:「是一個儲物項鏈!」

大家聽了,不由得眼睛發亮,儲物類的寶物,在這個大陸上少之又少,每一個都珍稀無比,現在突然出現一個,不論裡邊有什麼,它本身就已是寶貝無疑了。

大家都眼巴巴地看著佟童,對突然發現的儲物項鏈滿是好奇。

過了一會兒,佟童拿出一卷東西。

之所以說它是個東西而沒有名稱,是因為真不知道它是什麼,像是某種獸皮,也像是某種植物皮,或者是某種煉金作品也未可知。

這東西很小,但卻充滿蒼老的厚重感,慢慢打開,上邊有一些文字,已模糊不可辨認,文字之外,還有幾條線條,線條之間,有一個小小的圓點,簡簡單單的幾筆,不知道划的是什麼。

佟童將那東西放在一張桌子上,大家都圍上來,開始腦洞大開地猜測……

猜了半天,也猜不透,軒轅缺喃喃自語:「莫非還要滴血?」

佟童心中一動,乾脆利落又將自己刺傷,滴了幾滴上去,但那東西卻不好這口,根本不吸收鮮血……

佟昊突然叫了起來,指著一條線,結結巴巴地說道:「電……電……電……」

軒轅缺馬上就反應過來,急促地問道:「你是說,這條線看上去像電狼山脈?」

佟昊如釋放重地點了點頭,表示認同。

軒轅缺和佟童馬上認真觀察進來,過了一會兒,說道:「看起來真的有點像電狼山脈的走勢!」

佟童也點了點頭,說道:「也許這東西的年代太久,森林說不定發生了變化,既然覺得像,我們可以再去看一下!」

電狼山脈離佟家堡在千里以內,被不算遠,軒轅缺馬上點了點頭,說道:「佟童,讓九彩靈鳳來,帶我倆去看一下!」

經過反覆推敲,軒轅缺和佟童在電狼山脈上空,終於確定,那條線就是這裡的簡筆畫,那麼,另外幾條也能說清楚了,照著方向,一一找了過去,居然是其他九大絕地的方位,而剩下的那一點,當然就是最後的絕地——神戰遺址!

按照這份地圖的方位來看,正是佟家堡!

兩人飛回佟家保后,軒轅缺乾脆讓萬大海弄來幾萬人,在堡內反覆搜索,不放過任何一個地方。

而廢物聯盟的八個小夥伴,都進入了修鍊!

軒轅缺剛剛進入修鍊,就感覺到不一樣,元氣似乎特別興奮,運行也得特別活潑輕快,他沉下心神,馬上就體驗到不同,原來,這裡的能量與其他地方的都不同,似乎特別適合《和氣殘笈》和元氣,根本用不著同化,就能大量吸納過來,變成自己的元氣。

四色氣漩出表現出同樣的興奮,運轉特別快,從小到大,從大到極致,都沒有花多長時間,然後又快速消失……

周而復始!

而軒轅缺的身體,再次得到淬鍊,強度再次得到提升。

不知道過了多久,冥冥中似乎有什麼神秘力量在牽扯和指引,修鍊中的軒轅缺,意識和感知力越來越強大,完全籠罩了整個佟家堡,隨後,意識又慢慢地朝一個方向集中,卻是堡主府,在佟童的床下,離地差不多有百米的地方,居然有一個洞……

意識往裡探索去,卻無法深入……

軒轅缺驀然睜開眼睛,目光如星辰一般明亮,面來春風,站了起來。

而其他人卻早已等在這裡,佟童說道:「我感應到了方向!在我的床底!」

軒轅缺聽了,心中更加確定,大聲笑道:「大約一百米深!」

佟童吃驚地看著他,問道:「你也感覺到了?比我的感應還要更加精確!」

軒轅缺心情很好,率先出發,看見堡里已全是人,很多人都是萬字高手,他點了點頭,知道這是萬大海的安排!有了這麼多的高手,佟家堡的戰力將不可小視!

十大絕地的最後一個,神戰遺址,廢物聯盟來了。

每個人都激情四溢! ?萬家堡的大街小巷上,人來人往,每個人都來去匆匆,這裡雖然還是很破敗,但卻充滿活力和生機,對於經歷了大戰的地方來說,重建,就意味著希望。

堡主府內,也有許多人在忙碌,原本被戰火洗劫一空的建築,已被人給收拾出來了,屋裡屋外,都打掃得乾乾淨淨,東西也擺放得整整齊齊。

幾人來到佟童的閨房,清退旁人,還讓人在屋外站崗,不允許其他人靠近。

佟昊拿出黃金糞桶,咣咣咣地搗起來,每一下都和土很深,沒過得多久,就打出了差不多百米深,一個巨大的洞子出現在他們面前。

麻煩心臟頗大,突然說道:「胖子,你這一手太厲害了。」

佟昊點了點頭,臉上有點喜色,似乎也認為自己比較厲害。

麻煩接著說:「你要是喜歡上哪家小姐,幾下就打個洞到了人家的閨房……」

佟昊的胖臉一下子就漲紅了,結巴著不知道說什麼好。

萬大海一把摟住佟昊,說道:「哥兒們,以後麻煩新婚之夜,我們打個洞到床底……」

麻煩一下子就跳了起來,像觸電一樣,跳得很高,大聲說道:「不能啊,不準啊……」彷彿她的床底真的被打了一個洞似的。

眾人哈哈大笑。

軒轅缺也不由得笑了,在面臨最後一個險地時,這樣的玩笑無傷大雅,更能調節氣氛,讓大家緊張的心情為之一松!

幾個人笑了一陣,就抬腳朝洞內走去。

只是小小的一步,軒轅缺就發現,這一步如同天涯咫尺,從外邊看根本沒有什麼,只覺得黑咕龍咚的,這一步進入,卻發現這裡居然金碧輝煌,別有洞天。

一陣陣明亮的光芒,將洞里完全照亮!

這裡,竟然是一個佔地面積極為寬闊的建築建,有寬大的廣場,廣場上立有數根柱子,柱子上雕刻著無數符文,我們各個符文似乎充滿著神秘的能量,大家只是遠遠地看了一眼,就被深深地吸引住,眼睛再也轉不開,心馳神往,腳步本能地就往那邊移動……

軒轅缺體內,《和氣殘笈》自動運行,他的心神為之一震,驀然醒來,見小夥伴們都往柱子走去,不由大吼一聲:「站住,不能看柱子上的符文……」

小夥伴們一下子被驚醒,回過神來,均瞠目結舌,感到后怕。

軒轅缺皺起了眉頭,慎重地說道:「現在我們才進來,就差一點上了惡當,大家務心小心,如果誰感覺到不適,退回去……」

眾人都堅定地搖了搖頭,面對神秘的神戰遺址,沒有人願意放棄冒險!

廣場四周,有無數個花園,花園種植著無數的植物,有些認識,有些沒見過,認識的那部分,均是名花異草,有的能活死人、肉白骨,有的是練丹聖葯,有的是練器的天材地寶,只隨便看了一眼,大家都驚訝得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這些藥草,無一不是世間難尋的極品,在這裡,卻成片成片地種植。

此時,整個花園中百花齊放,爭奇鬥豔,香氣襲人,看了覺得眼睛爽,聞了覺得全聲爽,每一個細胞都彷彿在歡呼……

軒轅缺大聲提醒道:「先不要著急,這些東西既然是擺在最外邊,說明並不是最珍貴的,再說了,這裡沒有其他人,我們什麼時候來收都可以,現在,要小心觀察,我感覺到不點不對勁。」

對於軒轅缺在戰場上的直覺,大家已經非常相信了,何況,佟童也在提醒大家:「我感應到了危險,大家務必小心。」

兩人都這麼說,廢物聯盟馬上就放下對神奇藥草的貪婪之心,下意識地形成了戰鬥隊形,拿出狙擊步槍,平舉在眼前,與肩等高,小心翼翼地四處觀察著。

花園之間,有幾條道路,全都潔白朗潤,看上去是漢白玉鋪成,仔細一看,卻又不是,居然有靈氣在上邊緩緩流動,不知道是什麼神奇的物品。

花園之中,有數個涼亭,涼亭雕樑畫棟,古撲大氣,看上去十分簡撲,卻與花圓巧妙地融為一體,一點也不顯突兀!

有一條人工河在花園中九曲十八拐,河面大約有百米寬,河水緩緩而行,有無數魚類無憂無慮地生活在裡邊,一個個長得體大膘厚……

河兩岸,有無數高大整齊的風景樹,鬱鬱蔥蔥,生機盎然……

在成片的風景樹中間,有五幢高大的建築,金碧輝煌,氣象萬千……

觀察了很久,軒轅缺抱著狙擊槍,直起身來,苦笑道:「好氣派的建築啊,就算在這兒過上一天,這一生,也值了。」

麻煩點了點頭,她感嘆到:「比皇宮更氣派,更大方……」

萬大海說道:「這兒,說不定是仙宮,當然要比皇宮高大上一些。」

仙宮?軒轅缺突然抓住了這個關鍵詞,大聲說道:「對,這裡就是仙宮,大家看,無數仙草,有靈氣的地板,古怪的柱子,這僅僅是表面就是能看到的……但是,這裡面的仙人呢?」

調戲依然是那種酷酷的神態,抱著手說道:「既然是神戰遺址,說明這裡曾經歷過大戰,為什麼我們看不到戰鬥的痕迹?」

佟童思索著說道:「第一,我們沒見過神,更不知道神的戰鬥方式,莫非他們的戰鬥,非要像我們一樣拿著武器砍來砍去?萬一是其他我們不了解的方式呢?」

萬大海很同意這種推測,說道:「一個人都沒有,說明真的發生了戰鬥,人要麼走了,要麼死了,所以,我們可以放心大膽地搜索了!」

不!

軒轅缺和佟童兩人同時喊了起來。

不安的感覺依然存在!

沒有人敢掉以輕心。

軒轅缺說道:「有五幢皇宮一樣的建築,看上去隨意建築,細細一看,位置卻頗為玄妙,似乎按照什麼陣法擺放!現在,我們的問題來了,我們先進哪裡?」

大家面面相覷,這個主意可不好拿,搞不好,大家都可能掛在裡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