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寧安來不及多想,便察覺到了先前已然離去了的那道氣息竟是又再度回來!

並且以不可阻擋之勢,帶著那恐怖的攻擊朝著慕寧安胸口直襲而去。

那速度與攻擊力量,慕寧安完全不及,像極了一隻任憑那老妖怪肆意蹂躪的螞蟻一般,無比的弱小。

攻擊轉瞬而至,不管慕寧安再怎麼躲,都已然是逃無可逃,避無可避了。然而,慕寧安卻還是猛的一個翻越,錯開了心臟的位置。

並且一股力道從慕寧安的身上蔓延,瞬間變將慕寧月幾人從她身後推開。

體內金丹飛速運轉,使得淡淡金光將她整個人身體的表面所覆蓋,形成了一層保護膜。

瞬間……

攻擊落到了慕寧安的身上,卻是沒有將慕寧安給打飛出去,而是那道宛若流光的攻擊,瞬間變穿透了慕寧安的腹部朝著慕寧安身後的通道石壁上襲去!

然而,那道外慕寧安與另外幾個姑娘眼中無比可怕的攻擊,打在了石壁之上,卻竟然是沒有在上面留下絲毫的痕迹。

慕寧安卻沒工夫注意到這些,整個人一軟便倒在了地上,然而她的手中一瓶藥丸出現,瞬間便被她全全倒入了嘴中。

試圖將腹部的傷勢給壓制下來。

下一秒,便聽見那老者陰冷滿是殺意的聲音宛若幽靈般響起:「九爪金龍之威,你是轉世后的九爪金龍之主,慕寧安!」晚一點更新,會兩章合在一起發。 聽到那老妖怪的聲音,慕寧安冷然抬頭,看向了那已然慢步走回的老妖怪。

雖然此刻慕寧安已然被老妖怪剛剛的那一擊給重傷到了極致,然而此刻她的臉上卻是依舊沒有流露出絲毫的懼意,就這樣面色冷漠的看著向她走來的那個老妖怪。

面色雖冷漠,慕寧安的眼中卻是逐漸帶上了絲絲森寒幽冷的暗光,仿若黑夜中的吸血鬼一般,可怕而又令人心驚。

體內的金丹,此刻也聽話的沒有再讓她花費精力去運轉它,而是自動飛速運轉起來,使得慕寧安身上的那層別人看不見的淡淡金光倏然大盛。

頓時,慕寧安腹部那吃下了藥丸,依舊在不斷滲透出鮮血的傷口,在那一瞬間便止住了血。

從地上狼狽爬起,身後慕寧月幾人已然回到了慕寧安的身邊,眸光擔憂而焦慮的看著慕寧安。

慕寧安轉過頭看向她們,卻是難得格外溫柔的一笑,聲音中彷彿都帶上了柔意:「放心我沒事,死不了。」

目光從鳳九鳶身上掃過,慕寧安眸光微閃,卻是轉過頭看向了那個老妖怪,冷漠到近乎殘忍的勾起了唇畔,笑得無比妖嬈卻嗜血。

「老妖怪,沒錯,就是本姑娘。本姑娘如今回來了,你們神域欠本姑娘的,都要開始通通還給我了!還記得本姑娘上一世臨死前所說的什麼嗎?

等我再度歸來之日,必將是血染神域之時!

你們的快活日子,過不了多久了!」

慕寧安話音落下后,夜千落與鳳九鳶皆是臉上帶著幾分震驚之色,看向了慕寧安。

然而,沒有去管此刻那二人的神情究竟是何含義,慕寧安已然在體內暗自調動起了水種的力量。

同時,試著將體內那還未完全消化吞噬掉的天地之力,與水種的力量融合起來。

那老妖怪根本沒有察覺到慕寧安的動作,只是在聽到慕寧安的話后,心中莫名想起了當初慕寧安前世身死之際所留下的那般誓言。

頓時,莫名驚懼。

不過再想起慕寧安此刻的實力,他心中的驚懼逐漸退去,眸光緊盯著慕寧安,冷冷一笑,聲音顯得有些陰冷:「當初殺你,是為了拯救我們整個神域,你死的理所應當!

而如今,你將要再因為我們神域而死一次了!

這一次,是因為你的膽大無知!

如果我是你,我恢復記憶后定然是會好好找個地方,躲在神域的那個角落裡安靜修鍊,等有那個實力后,再出來晃蕩也不遲。

而你,偏偏不僅實力如此低下。

還選擇了這麼快就出現。

並且還出現在了這引無數人前來的上古遺迹之中,你說……

你這是不是存心來找死的呢?!」

聽到老妖怪這話,慕寧安為之一愣,隨即眸光微斂,斂入了眼中的深意。

原來這個上古遺迹在神域也有入口!

所以……

這老妖怪以為我還是轉世在了神域之中?

思及此,慕寧安不禁心中鬆了口氣,只要不知道自己究竟在哪裡就好。

只要等她能逃出去,她自然有那個本事不被神域之人察覺,慢慢成長起來! 心中鬆了一口氣的同時,慕寧安望著老妖怪,笑得無比妖嬈邪肆。

儘管如今的慕寧安身處險境,但她的臉上卻是依舊看不出絲毫的害怕與膽怯,她明明身負重傷站在那裡,卻依舊是傲然而立,風骨嶺然。

抬起手,慕寧安手中一個瓶子出現。

「你覺得,是你殺我更快,還是我的避魑劇毒的藥性更快呢?」

看著慕寧安手中的那個瓷瓶,慕寧月與夜千落二人原本的擔憂瞬間消退了一大半,暗自送了一口氣。

再看了看慕寧安如此從容淡定,又笑得妖嬈邪肆的模樣,再想起剛剛她們自個那般擔心憂慮的模樣……

果然是皇上不急太監急。

注意到了慕寧安身旁,慕寧月與夜千落二人鬆了一口氣一般的神色,老妖怪心中頓時對慕寧安手中的那個小瓷瓶顯得格外忌諱起來。

而慕寧安卻是笑得無比妖嬈,然而她的眼底間卻是無盡的冷漠,近乎殘忍嗜血一般的冷漠。

如果這個人,非要將自己除之而後快,那麼她定然不介意,讓避魑劇毒將整個上古遺迹都給充斥著。

想讓我死……

那麼,就先讓你們這些她不在意的人,一起給她陪葬吧!

而且,說不定,他們的攻擊速度,或許根本就跟不上避魑劇毒的傳播速度!

對上慕寧安的那般目光,老妖怪莫名一顫,心中竟是升起了一種無法抑制的恐懼與害怕,令他下意識的便想要逃。

然而,未等他多想,便聽見慕寧安的聲音溫和響起,聲音中卻是透著無盡的冰冷與刺骨寒意。

「這避魑劇毒,就是特意為你們神域之人準備的。

剛好還是前幾日才煉出來的,試用了一瓶,效果真的是異常的好。

幾乎是這劇毒粘上了空氣的那一瞬間,便將那整片毒林的毒物給通通腐蝕乾淨了,一點渣都沒有留下。

方圓數千里,草木盡枯,未留下一絲活物。並且……成了極為可怕且活物死物都不能進入其中的一片荒地!」

只見慕寧安氣勢大開,腹部雖然重傷,此刻不斷有劇烈的痛處傳來,卻依舊不影響慕寧安久經生死、腳下堆積了萬千屍骸的氣場。

她臉上那冰冷的笑容,以及眼底的一片殘忍嗜血的暗光,竟令老妖怪升不起絲毫懷疑的理由。

他敢肯定……

倘若自己當真要對她出手,她必定會讓這整個上古遺迹的人都給她陪葬,成為她的毒下亡魂!

老妖怪心中不禁駭然。

盯著慕寧安的神色,雙方竟是就這般僵持起來,沒有再進行下一步的動作。

然而,對峙片刻。

鳳九鳶終是看不下去了,勾起了唇畔,妖嬈而魅惑的她優哉游哉的走到了慕寧安與那老妖怪的中間。

擋住了二人的視線。

沖慕寧安拋了個媚眼,鳳九鳶聲音嬌媚至極:「行了,要不這樣,我們都各退一步,就當誰也沒見過誰,也懶得在此糾纏。」

聞言,慕寧安眼中幽光一閃而過,隨即殘忍的勾起了唇畔看著那個老者:「不行。他在我身上留下了如此傷痕,豈能這般輕易就將他放走!」 福圓圭一在專註地「研究」著寫真集,似乎已經入迷了,時而雙眼放光,李學浩也懶得去打擾他,獨自一人出了卧室。

來到樓下,客廳里,又新來了三位客人,而且都算是他的熟人。

其中身材最嬌小頂多只有一米五齣頭的女生最引人注目,她穿著白色T恤和黑色短裙,頭上扎了兩條細細長長的馬尾,看起來像個剛上初中的小女生,但居高臨下的氣勢以及和山本重光一樣銳利的眼神,卻是初中的小女生所不具備的。

精緻小巧的五官,短裙下的細長雙腿,還有絕對不可能出現在初中小女生身上的傲人身材,組合起來偏偏又顯得極其協調,一點也不會給人怪異的感覺。

整個櫻野高中里,能有蘿莉面孔御姐身材的,唯有生徒會長聽貓奈奈子。

跟在她後面左側一點的女生是小濱麻里奈,她要較聽貓奈奈子高上十幾公分,身材更加纖細,卻不是缺少營養的骨感,而是她本身的骨架就偏纖細,留著中長的頭髮,以發箍箍到後面,露出光潔的額頭,鼻樑上架著一副桃紅色的怪異眼鏡,使得整個人略趨於精明。

至於最後一個,嚴格說起來,她不是客人,因為在場除了李學浩和聽貓奈奈子外,沒有人可以看到她,她也是他剛剛在山本良太的卧室里感應到的那個非人的存在。

身穿紅色的西裝套裙,勾勒出成熟豐滿的身材,身高大概在一米五左右,但穿上恨天高的她,已經超過了一米七。

她就是千島沙耶,那個在聽貓奈奈子回家路上的某個路燈柱下面尋找什麼的紅衣女鬼,也是千島紗惠子的曾曾祖母。

她應該是跟聽貓奈奈子來的,但李學浩想不通的是,她來這裡幹什麼,畢竟她和山本綾音完全沒有任何關係。

「真中浩二已經先到了嗎?」看到某人下來,正跟後輩說話的聽貓奈奈子目光一轉,微笑著看了過去。站她身後的小濱麻里奈則沒有任何錶示,倒是別人看不到的千島沙耶朝他微微鞠了一躬。

「你好,聽貓前輩。」在場的都是櫻野高中的學生,李學浩自然要表現出身為後輩的禮儀。

「差點忘記了,身為綾音的戀人,早到很正常呢。」聽貓奈奈子忽然恍然說道,同時眼角瞥了一眼正坐在沙發上的福圓直美。

福圓直美就像沒有聽到似的,低頭看著手機。

在場的山本綾音的同學卻聽得驚訝不已,她們並不知道山本綾音已經和人交往了,全都一起吃驚地看著她。

面對眾人的目光,山本綾音有些臉紅,卻大大方方地承認了:「沒錯,我和浩二正在交往中。」

「真的嗎?綾音,和一個後輩交往呢……」

「很帥氣哦。」

「綾音竟然沒有先告訴我們……」

一個個聲音七嘴八舌地響了起來,李學浩聽得有些尷尬,聽貓奈奈子這時走到他面前,對他使了一個眼色,然後走出了客廳。

李學浩意識到她可能有什麼事不方便在客廳里說,猜想可能跟千島沙耶有關,否則也不可能帶她來了。

兩人出了客廳,千島沙耶也跟了出來。

坐沙發上的福圓直美抬頭看了他們背影一眼,眉頭輕輕皺了一下,繼續低頭看手機。

山本綾音也注意到了某人跟著會長出去,她同樣沒有說什麼,應付著同學好友的八卦問題。

「浩二,其實是千島小姐找你,我知道今天是綾音的生日,你一定會來,所以帶上了千島小姐。」式台處,聽貓奈奈子主動解釋了千島沙耶會出現在這裡的原因。

「真中君。」聽到說起自己,千島沙耶鄭重地鞠了一躬。

「千島小姐有什麼事嗎?」李學浩就猜到她不會無緣無故來這裡。

「是這樣的,我遇到了一個和尚,他想殺死我……」千島沙耶說起了跟來這裡的目的,兩天前,她和女兒千島實里出門買菜,不巧遇到了一個青年和尚,後者發現她是幽靈之後,雖然沒有當場對她出手,卻悄悄的跟蹤在她後面。

千島沙耶早就發現了那個自以為沒有被發現的和尚,為了女兒的安全,她先送了女兒回家,然後主動去見那個和尚,想說清楚她並沒有惡意。

但那和尚見她單身一個,當場就準備消滅她這個「邪惡」的凶靈,可惜實力不夠,反而被「兇猛」的千島沙耶嚇跑了。

不過臨去之前,那和尚說一定會回來報仇……然後就是昨天,千島沙耶見到了另一個和尚在她們千島家附近出現,從氣息上,她可以判斷出來,對方和那個被她嚇走的和尚是同伴,應該就是被請來的幫手。

當然,這點並沒有嚇到她,她只是覺得麻煩,就算嚇跑了這兩個和尚,可能還會出現更多的和尚,所以她想請某人幫忙,畢竟他是人類,加上實力強大,應該可以勸退那些想要殺死她的人。

聽完之後,李學浩有些無語,以千島沙耶的實力,要嚇跑幾個吃飽了沒事撐得慌的陰陽師還是非常容易的,她可是能夠在太陽底下出現的絕世「凶靈」,也是他迄今為止遇到的最「凶」的一隻。

居然有不識抬舉的和尚想要消滅她,而且被打跑了還請來幫手,這簡直是不知死活,要是換了另一個不像千島沙耶這麼心善的「凶靈」,可能早就死了不知道幾百次了。

「沒有問題,這件事就交給我了。」只是一個很簡單的忙,李學浩並不介意出面「勸」一下那兩個和尚。

「那就拜託你了,真中君!」千島沙耶又鄭重地鞠了一躬。

「我也想一起去呢,浩二,可以嗎?」一旁的聽貓奈奈子見他同意幫忙,期待地問了一句,如果不是那銳利的眼神以及居高臨下的氣勢,也許看上去會更像一個正在撒嬌的小女生。她大概很想見識一下,某人是怎麼「勸」服那兩個和尚的。

對於這個請求,李學浩不置可否,反正聽貓奈奈子已經知道了這個世界上有幽靈的存在,讓她跟著,也不是不行,正準備同意,忽然目光一凝,側頭看向了門口。

同一時間,千島沙耶也是眉頭一皺,和他一起看向了門口的方向,沒頭沒尾地說了一句:「他們來了……」

「嗯。」李學浩點點頭,明白她說的意思,因為他可以感應到,有兩個和普通人不同的傢伙就在山本家門前徘徊,他知道,應該就是那兩個追殺千島沙耶的和尚了。

同時他心裡也有些古怪,因為來的兩個傢伙氣息很熟悉,他不久前就遇到過,只是沒想到會這麼巧。

「什麼來了?」旁邊的聽貓奈奈子聽不出來兩人打的是什麼啞謎。

「是那兩個和尚。」千島沙耶皺起了眉頭。

「就是他們……正好我們一起出去。」聽貓奈奈子也反應過來,有些興奮的說道,和尚她雖然見過,但那種像陰陽師一樣可以消滅幽靈的和尚卻沒有見過,不知道是不是一樣的呢。

李學浩大致可以猜到她的好奇心,不過既然那兩個「騷擾」千島沙耶的和尚來了,他正好現在就把事情解決了,省得另找時間麻煩。

一行三個走出門口,來到庭院里,果然見到有兩個身材高大的青年和尚站在庭院外面,臉上猶豫不決的表情,似乎在商量著怎麼進入山本家。

隨著李學浩三個的出現,兩個和尚也停下了商量,一起看了過來,當見到千島沙耶就在其中時,他們的表情明顯緊張了下,但接著就變得肅穆起來。

看著兩個和尚,李學浩不得不感嘆,這個世界就是有這麼巧的事情,這兩個青年和尚不是別人,赫然就是之前在若松島見過的戒色和尚和寬念和尚,想不到他們居然也來了橫濱市。

穿著像個白領精英一樣的和尚是戒色,而穿著休閑服的是寬悟。

「你們有什麼事嗎?」李學浩走上前去,他不知道兩個和尚是否記得他,不過無論是否記得,都對事情不會產生任何影響。

「你是……」戒色和尚和寬悟和尚明顯也認出了他,畢竟才幾天前見過,不會這麼快就忘記,只是不知道他的名字。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