欒漓因為心裡的石頭放下了,臉上總是帶著笑容,阿羽啃完了手中的竹子,才回頭看著欒漓:「欒漓,你還要找什麼?」

欒漓笑了笑:「現在不用了。」

阿羽點點頭,「哦」了一聲:「那你是不是該走了。」

這裡好歹是他的地盤好不好,欒漓一直待在這裡像什麼話!

欒漓回過頭,對著阿羽笑而不語。

阿羽胖胖圓圓的身子往地上一趟,清潤的少年聲音響起:「喂,你走不走啊!」

「現在還不能走。」欒漓理了理衣袍,表情淡淡的回答。

阿羽一聽到欒漓這樣說,立刻就坐了起來,大大的毛臉上還能看出不高興:「那你要待多久,給個數。」

欒漓見到阿羽這副模樣,清淺淡雅的臉也露出了幾許笑意,他好似在有意逗弄著阿羽:「這個我不能保證,但至少不會超過三個月。」

「你說什麼?」阿羽滿臉生無可戀的望著欒漓,過了一會兒,便氣的哇哇大叫。

「你剛才都說要走,怎麼現在又說不走了,難道你是在耍我玩嗎?」阿羽竹子都不吃了,著急的望著欒漓。

欒漓轉過身,對著長空笑了笑:「我方才有說我要走嗎?」

阿羽這才反應過來,欒漓放才並沒有說他要走,「你不是都說沒有事了,那你還留在這裡做什麼?這可是我的地盤,你總是留在這裡不太好吧。」

欒漓回過身,清俊的臉上掛著一抹化不開的笑意:「怎麼不好,這裡就只有你。又沒有他人,這麼多年你一個人,難道就不孤單嗎?我好心好意在這裡陪你,怎麼你就是這種姿態呢?」

許是心情很好,欒漓並沒有吝嗇一些話語。

阿羽恨恨的看了一眼欒漓,擺出一副我生氣了,不跟你玩了的樣子。

欒漓看了笑而不語,往海邊走去,阿羽一看到欒漓的動靜,見他往海邊走,認為他真的要走了,高興的在原地滾來滾去。

誰知欒漓突然回頭對著阿羽說道:「我只是去海邊看一看,沒有要走的意思。」 龍族城內,柒琊坐在藤椅上,閉著眼睛,忽然院子的大門「嘎吱」一聲就打開了,柒琊猛地睜開眼睛,直見一位長得比較清秀的雌性走到他面前,十分羞澀的說道:「柒琊大人。」

柒琊別過臉,淡淡的問了一句:「絲卿,你來做什麼?」

絲卿手指拽著衣角,慢悠悠的走到柒琊面前,眼神躲閃:「我……我來……」

絲卿結結巴巴的說了半天,都沒有完整的吐出一句話。

然而,柒琊也不著急,是靜靜的等著。

兩隻過了很久都沒有再說一句話,柒琊也不著急,絲卿扭扭捏捏了半天,才開口說道:「柒琊大人,我喜歡你。」

柒琊點點頭,「嗯。絲卿見柒琊回答她了,瞬間信心更足了,紅著臉蛋說道:「柒琊,我喜歡你,你願意和我一起嗎?」

絲卿比較含蓄,說的話也比較規矩,然而,柒琊眉梢微微一鄒,隨後才笑了笑:「絲卿別開玩笑,海神活不久的,今日這話,我就當做沒聽見。」

柒琊這話一出,絲卿有些著急的拉著柒琊的手:「柒琊,我,我……真的喜歡你,別拒絕我好嗎?」

柒琊緩緩抽回自己的手:「絲卿,我不適合你。」

被拒絕的絲卿手又伸出去拉著柒琊,態度堅決:「柒琊,我就是喜歡你,就算不適合我還是喜歡你。」絲卿很認真的看著柒琊,似乎想從他眼裡看出什麼。

「絲卿,你知道,我活不長!」柒琊再次抽回手,態度同樣堅決。

現在,他不想碰任何雌性,除了可可。

絲卿見柒琊再次正面說起他的壽命,眼淚都要掉下來,她的柒琊,想到這裡,絲卿再一次靠近柒琊,緩緩說道:「你活不長,沒關係的,我不介意,等我為你誕下小海神之後,我們一起活不長好不好?」

柒琊閉上眼睛,腦海里都是秦可可的身影,如果,可可能跟他說這樣一句話,該有多好,哪怕是假的……也好啊!

睜開眼睛,看到的絲卿,柒琊一瞬間,心情好失落,對著絲卿瑤瑤頭:「絲卿,我介意。」

也許是害怕看到絲卿眼中的受傷,柒琊轉過身,背對著絲卿,狠下心來說道:「絲卿,我不喜歡你,從小到大都沒有喜歡過你。」

「你的心意,我都知道,但是我不喜歡你,是沒有辦法的事。」

柒琊輕輕的說著,絲卿忍不住後退了兩步,捂著唇,輕輕的抽泣。

一時間,兩隻無話,絲卿看著柒琊的背影,眼睛紅紅的,哭了好一會兒,絲卿又說道:「那你是不是喜歡陸地上的雌性?就是族長帶回來的那個?」

柒琊嘆了口氣,不忍心騙她,只是微微點頭。

絲卿看到柒琊的動作,後退了兩步。

柒琊嘆了口氣,聽著絲卿越來越輕的腳步聲,無奈的望著遠方,對不起絲卿,有些事情,他自己也無能為力。

絲卿走出院子,伸手擦了擦眼角的淚水,往族長住的地方走去,走著走著,絲卿一邊哽咽,一邊小聲說話:「柒琊,你喜歡秦可可,我幫你好了,我也喜歡秦可可。」 秦可可將所有能砸的東西都砸了,風凌軒才講秦可可帶回自己房間,沉默片刻才說道:「你要砸什麼,我幫你砸。」

秦可可不理風凌軒,抱著一個巨大的珊瑚擺飾就要往下砸的時候,房間門打開了,絲卿一眼就看到抱著珊瑚擺飾滿臉都是委屈,想要泄憤的表情。

絲卿咬了咬唇瓣,還是上前拉住了秦可可的手,秦可可本書抱著珊瑚擺飾就比較吃力,現在好了,絲卿一拉秦可可的手,秦可可手中的珊瑚擺飾「啪」一聲落在地上,還砸中了秦可可的腳趾頭,絲卿在秦可可旁邊,同樣被砸到,但是絲卿哼都沒哼一聲,但是秦可可就不一樣了,她沒有龍族強健的體魄。

再者,珊瑚擺飾辣么大,秦可可痛的叫都叫不出來,往後一退,一屁股坐在地上,抱著腳,眼淚直掉:「好疼。」

絲卿連忙也蹲下身子,望著秦可可一時之間竟然不知道怎麼開口,只能眼巴巴的望著秦可可。

秦可可抬起可憐兮兮的小臉,望著絲卿:「你眼巴巴的看著我做什麼,都是你,要不是你我怎麼會這麼痛,明明是你做錯了事,是你還這樣看著我。」

風凌軒立在一旁,望著絲卿,忽然低著頭想道,這絲卿會不會跟靜迢一樣不識好歹,若是那樣的話,他馬上就把她趕走。

絲卿被秦可可說的眼神不由的閃爍起來,還抬起頭看了一眼風凌軒,然後才很小聲很小聲地問道:「秦可可,你喜歡柒琊大人嗎?」

這句話一問出口,絲卿就感覺心好疼,好難受,但是卻不後悔。

秦可可一愣,想到在海上和流玉打起來的那個,好像就是叫柒琊,這個妹子忽然問她這個做什麼?

絲卿見秦可可不會答,不由得有些著急:「秦可可,你怎麼不說話?怎麼不回答我呀,你快說話呀?」

面對絲卿的著急,秦可可只感覺額頭上掉下無數的黑線,過了一會才回答:「我和柒琊大人只見過一面,有什麼喜歡不喜歡。」

秦可可的回答,有點滿不在乎,但是這個回答,卻讓面前的絲卿著急了,她連忙拉著秦可可得衣袖:「你怎麼能不喜歡他呢,你必須喜歡他,一定要喜歡他,你知道嗎?」

秦可可:「⊙▽⊙」

什麼叫怎麼能不喜歡他呢,你必須喜歡他,你一定要喜歡他。他怎麼就不知道這是什麼意思呢?

妹子你這麼胡攪蠻纏,你家人知道嗎?

而且她好像不認識你吧,你至於要這樣對她說話,再說他她歡誰,不喜歡誰。也不是她自己可以決定的好不好,有些好感根本就控制不住。

柒琊雖然不討厭,但也絕對不熟悉好不好,妹子,你這樣有點過了,不好不好。

這時,風凌軒走上前來,將秦可可拉到身後,對著絲卿冷冷的說道:「絲卿,剛才的話,我就當做沒聽見,你趕快給我出去,否則就休怪我動手無情。」

就在風凌軒以為,一向聽話懂事,溫柔賢淑的絲卿一定會乖乖地出去的時候,讓風凌軒大跌眼鏡的一幕出現了。 絲卿這次非但沒有聽風凌軒的話,還裝起了可憐,猛地跪在了風凌軒眼前,眼巴巴的望著風凌軒和秦可可說道:「不可以,不可以的,秦可可你跟我走好不好?你一定要喜歡他,求求你,答應我好不好?」

說著說著,絲卿就哭了起來,這一下,可是讓秦可可措手不及,剛要上前將她拉起來,就被風凌軒拉住了,還附帶狠狠的瞪眼,看的秦可可有點懵逼。

「秦可可,你敢上去,你就完蛋了。」風凌軒帶著不可一世的語氣對著秦可可說道。

絲卿這個時候也不甘示弱,跪在一旁「嚶嚶嚶」的哭了起來,模樣好不可憐,讓人看了就她將它拉在懷裡狠狠疼愛一番。

秦可可吃這一套,風凌軒可不吃這一套,直接出聲威脅道:「絲卿,你再跪在這裡哭的話,我就將你逐出龍族。」

然而,絲卿根本就不吃這一套,她是鐵了心的要幫柒琊,自然不會在乎這一點點小小的威脅,她是雌性,就算沒有龍族,她也可以在外面活的好好的,但是柒琊沒有她的話,就會死的很難過,她不想柒琊到死都得不到秦可可。

她傷心難過沒關係,只要柒琊不傷心難過,一切都是好的。

這般想著,絲卿哭的更傷心的,這世界上有哪個雌性跟她一樣慘,為了喜歡的雄性,去求他喜歡的雌性喜歡他!

絲卿我都很難過,是真的很難過,秦可可看了都忍不住將腳上的痛都忘記了,想要過去安慰她,但是一想要站起來,腳上的疼痛就告訴她,明明她才是需要被安慰的那個好不好?

怎麼現在都搞反了她受傷了,反而要去安慰把她弄受傷的那一個,這個世界是怎麼了?

絲卿根本就不聽他的話,風凌軒很生氣,但是卻又無可奈何,絲卿是什麼心思他都明白,如果換一條龍的話,就算是靜迢,他也會毫不猶豫的踹飛她。

但是眼前的是絲卿,他根本就下不了手,風凌軒嘆了口氣,第一次對某個雌性如此無奈:「絲卿,柒琊不會答應的,你還是不要煞費苦心了!」

誰知絲卿很果斷的搖搖頭:「不會的,我問過他了,他說他喜歡秦可可,所以他一定會答應的。」

一旁被無視的秦可可徹底火了,喂,你們在說他的事,能不能不要這麼明目張胆,好歹找個角落避開她慢慢說呀!

然後,風凌軒又無視了秦可可,對著絲卿苦口婆心的勸道:「承認是一回事,但接不接受又是另外一回事了,柒琊的事,按照他的性格,一旦決定了就絕對不會回頭。」

秦可可目瞪狗呆的看著他們兩個說話,有點懷疑風凌軒是不是被另外一個人冒充了,那個又拽,又欠揍的風凌軒呢!

秦可可已經風中凌亂,但是他們兩個誰都沒有注意到。

絲卿只是眼淚巴巴的反駁:「怎麼就不可能呢?秦可可是他喜歡的雌性,若是我幫他將秦可可帶到他身邊,他一定會很開心的」

風凌軒又心疼她,又想著她怎麼這麼傻。 秦可可忽然眼睛一亮,被忽視也有被忽視的好,只要他們不要發現她,她出去溜達溜達也是好的。

就當秦可可想要偷偷跑出去呼吸一下新鮮空氣的時候,一直注意秦可可的絲卿轉過頭來,眼巴巴的瞅著秦可可,瞅的秦可可自己都有點良心不安了,只好訕訕的收回腳步,心裡留下來悔恨的淚水,這位絲卿妹子啊!

你能不能不要這麼眼巴巴的看著她啊!

風凌軒瞪了秦可可一眼:「坐好,別想著出去。」

秦可可不屑的「哼」了一聲,你那是什麼眼神,蠢龍。

絲卿拉了拉風凌軒的衣角,眼眶裡盈滿了淚水:「為什麼不讓她出去,難道你想讓我帶她出去?」

說著說著,絲卿又要哭了,風凌軒眉頭緊鄒,秦可可要是被她帶走了,絲卿肯定會將秦可可送到柒琊面前。

雖然他相信柒琊不會對秦可可做什麼,但是不確定柒琊不會將秦可可送回大陸,若是再被送回大陸,想要抓回來就難了,這一次,秦可可肯定不會再被抓回來,就算會被抓回來,也會變得棘手。

況且,龍族的千年宴會馬上就要舉行狂歡盛宴,肯本沒有多餘的時間去尋找秦可可,時間一久,難免會出現意外,這種事情,他絕對不允許。

風凌軒深深的看了一眼秦可可,才轉過頭,無奈道:「對不起絲卿,我不能答應你。」

秦可可詫異的看了風凌軒一眼,怎麼畫風忽然轉變呢!風凌軒不是不舍的拒絕絲卿嗎?

「對不起絲卿,我不能答應你。」

絲卿腦海里一直回蕩著這句話,忍不住後退一步,「為什麼,難道你也喜歡秦可可,也想跟柒琊哥哥搶嗎?」

風凌軒:「……」

什麼叫做他跟柒琊搶,秦可可到底是誰帶回來的,絲卿你自己不是很清楚嗎?他喜歡秦可可,當然要拒絕你了。

誰知,下一秒,絲卿就說出讓風凌軒措手不及的話。

「你不是有了靜迢了嗎?怎麼可以跟柒琊大人搶秦可可呢!秦可可是柒琊大人的,你已經有了靜迢,不能再跟他搶秦可可惹。」絲卿楚楚可憐的小臉上帶著憤怒。

風凌軒只感覺自己心口中了一箭,正在流血,他現在真的很想罵一句,絲卿你是不是眼瞎,整個龍族都知道我喜歡的人不是靜迢,而是秦可可,為了柒琊你睜眼說瞎話就不會害臊嗎?

秦可可在一旁看得忍俊不禁,這個絲卿不錯,很有前途,在龍族墓地的時候,整個龍族族人都在,相信她也是在場的。如此信口雌黃的功力真的是挺不錯的。

「風凌軒,靜迢為了你,對整個龍族先不非你不可,你要對她負責。」絲卿又開始說了,為了柒琊她也是豁出去了,反正柒琊不喜歡她,她受點傷沒有關係,但是她不想柒琊難過,不想他到死都得不到喜歡的雌性。

還不等風凌軒說話,絲卿又搶得發言權,一邊抹著眼淚,一邊裝可憐,企圖喚起風凌軒的同情心:「柒琊根本就活不了多久,你還要跟他搶,而且,你還有了靜迢,你就更不能跟他搶了。」 秦可可忽然感覺絲卿真的挺不錯,能讓風凌軒對她忍到這個地步!

對於絲卿,風凌軒是真的很無奈,不說絲卿的性格讓雄性歡喜,就說絲卿和他的關係,是親兄妹,他再怎麼樣,也不能對妹妹出手!

「風凌軒,你就讓我把她帶走好不好?」絲卿又開始哀求了。

風凌軒鄒著眉頭,如果不是因為絲卿是她的妹妹,他保證讓她進不了這裡一步,可是,絲卿就是她的妹妹,他能怎麼樣?

絲卿見風凌軒不說話,伸手拉了拉風凌軒的衣角,還想說什麼?

風凌軒連忙打斷絲卿的話:「絲卿聽話,龍族的千年盛宴就要開始了,別胡鬧,你好好打扮打扮,參加千年盛宴,其他的你就別管了。」

但是絲卿卻連連搖頭,很果斷的拒絕:「那我不參加千年盛宴,你讓我帶他走好不好。」

風凌軒瞳孔一縮,退後一步,不可置信的打量著絲卿:「你以前不是很想參加千年盛宴,怎麼現在卻反而不要了。」

「為了柒琊,你真的要放棄參加千年盛宴的機會,我記得你以前很喜歡的。」風凌軒語氣緩慢的說著。

絲卿點點頭:「我放棄參加千年盛宴的機會,你讓我帶她走好不好?」

「不行。」這一次,風凌軒果斷拒絕,不能在依著她。

秦可可在一旁嘆了口氣,果然,絲卿怎麼可能說服風凌軒。

絲卿見這一套行不通了,立刻跑到秦可可面前,一把抱住秦可可的腿,「你不讓我帶她走,我就一直抱著她。」

風凌軒:「……」

秦可可:「……」×2

裝可憐行不通,就來耍無賴了嗎?

裝可憐行不通,就來耍無賴了嗎?×2

秦可可低頭看著抱著她是妹子,伸手戳了一下絲卿的臉蛋:「放手,不要抱著我。」

誰知絲卿根本就將秦可可這句話給無視了,抬起頭望著秦可可說道:「你喜歡柒琊大人嗎?」

秦可可:「……」×3

這位妹子,我喜歡她管你什麼事,你至於這麼執著的問來問去嗎?煩不煩吶!

「你一定要喜歡柒琊大人。」

秦可可:「……」×4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