毫無疑問,這場戰鬥的最終勝者是莫曼特斯拉,哪怕是幾個大界一起針對,也沒有阻擋住莫曼特斯拉的腳步,最後還是贏的那麼強勢,直接碾壓而過。

經此一戰,各勢力都知道了莫曼特斯拉自身實力和進階速度的恐怖,下一次再想以這種方法對付莫曼特斯拉,就要好好斟酌考慮一番了。

一次沒有針對成功,各界也沒有窮追猛打,暫時收了手,任莫曼特斯拉橫掃覺醒征伐戰,依舊是一路連勝下去。

倒不是天元界等大界沒了辦法,而是沒臉再繼續針對,同時也要商量出對策。

這一次,他們更摸清了許多莫曼特斯拉的底細,下一次再針對,自然不能隨意挑選方案,要好好地、針對性地對付,否則,一次二次便罷了,幾個大界聯手,還被一個不知來歷的傢伙接二連三打破阻隔,他們大界的臉往哪放?

此時,最高興的莫過於買莫曼特斯拉贏的那些生靈了,不少都歡呼起來。

因為在前期這段時間,誰也不認為莫曼特斯拉會輕易敗下,因此都是買莫曼特斯拉贏。

現在幾個大界不管了,除非出了意,不然莫曼特斯拉很難有對手,他們下的注也就穩了。

連勝了三十六場后,葉凡離開了玄神界,沒有選擇再繼續衝擊。

這讓無數生靈遺憾不已,幾十場的勝利,讓它們多少撈到了許多,葉凡突然放棄,它們自然有些不甘。

葉凡可沒工夫管它們的想法與感受,他現在可有重要的事情呢,哪能再在這裡浪費時間。

從玄神界離開,葉凡睜開眼睛,輕輕呼了一口氣,說道:「殤,已經到第一個目的地了?」

「沒錯,已經到了,這已經是我們以最快的速度趕路了,但也用了三年多的時間。」

「前面就是蕪荷星系,這個星系很詭異與強橫,只有聖階以上才敢來這裡歷練。」

「可惜你沒有強大的空間玄器,否則可以很輕鬆地到達星系內部。」

殤不無遺憾道。

葉凡聳了聳肩,他的錢全都用來購買資源,以及符文材料等了,哪裡還有多餘的錢買空間玄器。

兼且,葉凡也不覺得這樣一個地方,需要那等可穩定跨越空間的玄器,憑他自己都能闖進去了。

「你不要不以為意,聖階的險地等,沒有一個簡單的,這個同樣是如此,有空間玄器其實把握更大,危險更小。」

殤提醒道。

「應該不會有大問題,怎麼說我也具備了部分聖階,甚至聖王應有的底蘊實力。」

葉凡頗有信心道。

這段時間,他可不僅僅只是在戰鬥,在征伐覺醒強者榜,也利用手中的資源,修鍊了許多戰技。

經過計算和斟酌篩選后,葉凡一狠心,花費了足足五個億的資源,將聖尊階段的底蘊彌補完整。

這五個億,包括了血系的一系列戰技,也包括殷皇祖神的《滅宇渡宙屠神法》中的聖階戰技,還有部分殤挑選出來戰技秘法等。

這麼多戰技手段填充下來,葉凡的聖階戰力不說達到巔峰,但也達到一流水平了,不比許多資深的聖階老怪物差,差的只是對戰技、奧義、聖域的運用。

等這三者也磨練的爐火純青后,葉凡在聖尊層次的戰力,說無敵太狂了,超一流是能達到的,無懼任何挑戰。

而聖王層次的戰技等,葉凡也挑選了數門,聖王戰力算是大成了,離巔峰只差餘下一點戰技和經驗。

如此瘋狂才成長速度,殤都感到震怖,它都無法想象,葉凡怎麼能達到這樣的速度。

最後,它總結的原因,一切還是葉凡自身基礎夠紮實,才能打出如此瘋狂的戰績,靠賭戰掙取到那麼恐怖的財富。

最基本的問題解決,其餘自然不是問題了,葉凡在聖尊的手段等盡皆補全,聖王層次補全了大半!

如果不是這樣,光是這錢的問題,就能困死葉凡,讓他數百萬年光陰,悉數乾耗在這上面。

正因如此,葉凡才有信心,無需依靠空間玄器,就能輕鬆出入這片險地,找到殤需要的珍寶材料。

像這種險地之類的地方,殤找到了七、八個,這一路上會接連遇到,最後的目的地,則是一處十分隱秘的地方。

根據殤的記載,那裡有一顆符合煉化要求的星辰,可作為葉凡的聖座源材料。

聖座一成,聖域與聖座聯動,葉凡的戰力便再漲三分,甚至更多,到時,葉凡就能謀划著突破了,可以進入一些極其兇險的險地,再那裡突破到聖皇。

這一段時間下來,殤估計要百來年便可。

時間短的令人髮指!

須知,葉凡如今也才不到一百歲啊,即便再過百年,葉凡也才不到二百歲,居然已經衝擊聖皇了,一旦成功,那就太恐怖了,不到二百歲的聖皇!

當然,這是殤的計劃,具體會如何,殤也不知道,這是在極度順利的情況下得出的最終時間。

不過,既然沒有空間玄器,也就沒有辦法了,只能靠葉凡自己兩手空空地闖過去。

「蕪荷星繫到了。」

殤提醒道。

在葉凡敏銳的感知中,莫曼號也是於此時停了下來,當即,葉凡長身而起。

離開閉關密室,葉凡一路離開莫曼號,出現在了星空中。

蕪荷星系在星空無數險地、蠻荒大界等地中,毫無名氣,因為星空中這種地方太多太多了,數不勝數,這只是其中之一。

但是,沒有名氣不代表它不危險,對於許多聖尊、聖王,乃至聖皇而言,它都極其的恐怖,曾有數不盡的聖階生靈隕落於此,血灑星空,悲涼落幕。

它自身其實沒有什麼生靈,雖然許多星辰上生機很磅礴,綠意蔥蔥,有許多珍寶與材料,但卻不是什麼生靈都干涉足的。

放眼望去,這蕪荷星系是頗為少見的螺旋漏斗狀的星系,星光燦爛,星塵雲霧綻放迷濛斑斕的神曦,那是元氣、聖力、元磁力等諸多力量匯聚綻放的體現,絢爛的驚心動魄。

在這蕪荷星系附近,或是內部,有著寥寥幾個生靈,幾乎都是聖尊層次,只有一個是聖王層次,已經殺了進去,也是來找尋珍寶材料的。

星系內,漫天星斗綻放璀璨星輝,辰光朦朧,令人目眩。

其中,一道身影璀璨如虹,身形快到極致,一閃便是億萬里,如同一道光劃破漆黑冰冷的星空,氣勢十分驚人,縱射向星系深處。

忽然間,那道身影彷彿觸及了什麼禁忌,葉凡彷彿感覺到,偌大的星系都微微震了一下,這種變化很細微,如同幻覺。

然而,下一刻,葉凡便是見到,漫天星斗齊齊噴薄億萬里星輝,太璀璨了,照亮了半邊星空,那裡星光衝天宇,彷彿要衝進混沌中,開闢出一個永恆神界!

轟!

這一刻,便是葉凡都感覺寒毛倒豎,頭皮微微發麻。

在星空深處,一道道通天徹地的光芒噴薄,匹練璀璨驚神,宛若一泓清冷溪流流淌而過,又像一道誅神弒聖的滅世劍芒橫空,崩滅虛空,又鎮壓虛空。

這股劍芒恐怖的沒邊,劍意恢弘,劍氣無邊無際,整個星系都被籠罩在恆河沙數的劍氣殺機中,這一方星空都顫抖了起來,恍若世界末日來臨一般。

噗!

結局很殘酷,那位聖王竟被斬成了灰燼,有大片的聖王血濺出,染透了星空,崩滅星系外許多星辰、隕石等,更有一根頭髮飄過,直接將一顆流星斬成了齏粉!

葉凡彈指將這些聖王血和殘肢碎體等絞滅,便聽殤緩緩道:「陣法依靠材料與乾坤山河之勢布置,天地間有山河成陣,可興百代人,可滅絕頂皇朝,可振一方土地,人傑地靈,可滅一方天地靈性生機,葬下生靈億萬萬……」

「宇宙星空浩瀚無邊,星辰如沙亦如山,也可成星辰陣勢,布下億載絕殺局,弒聖……滅神!」

「這蕪荷星系,便是一座天然的絕殺星辰陣勢,而且陣勢不止一座二座,各有不同,有的兇殘霸道,有的詭魅難測,有的邪性衝天,剛才那聖王觸動的,就是天然的萬星神劍陣,凝星芒成劍芒,化星輝為劍氣,盪滅一切邪魔聖神。」

(本章完) 李學浩在教學樓前並沒有等多久,間島由貴就出來了。

和進去之前不同,重新出來的她已經換回了校服。

因為身材比起普通的女生要高挑多得多,校服也是特製的,顯得非常合身。

胸前也沒有再束縛了,而是徹底地解放開來,將胸口的衣服高高地撐了起來。

腰部卻非常纖細,在略顯緊身的校服上衣的勾勒下,顯得又細又柔軟,幾乎用肉眼就可以看得出來,盈盈一握。

校裙下的雙腿,真正的長度驚人,雙腿看上去幾乎佔據了身體的三分之二,絕對的黃金分割點,完美而誘人。皮膚雖然算不上白皙,卻透著健康的紅潤光澤。

長長的黑髮紮起馬尾隨意地甩在身後,充滿了幹練和運動少女的氣息。

「浩二。」一出來,間島由貴就主動地打起了招呼,一手提著書包,一手朝他擺動著。

「由貴姐。」見到她這副儼然換了一個人的表情,李學浩馬上知道,間島由貴又變身回來了,心中也大大地鬆了一口氣,女足隊長給他的壓力確實有些大,如果原先沒有確定交往關係,他還能不在意,但既然交往了,他就不能不顧慮她的想法。

「麻衣姐呢,還沒有好嗎?」間島由貴看了看四周,沒發現瓜生麻衣的身影。

「麻衣姐還有作業沒有寫完。」李學浩解釋道,想起她剛剛的冷淡,忽然有了調侃之心,「麻衣姐說,我們可以找個沒人的地方,先去約會……」

「啊?」間島由貴臉上不由一紅,儘管兩人已經確定了關係,但害羞的她還是容易臉紅,「我們去門口等吧。」說完,當先匆匆地走掉了。

李學浩不由搖了搖頭,也跟了上去。間島由貴在他的心裡很複雜,有時候很膽大,膽大的程度甚至連瓜生麻衣都要不如,但有時候又很害羞膽小,就比如現在。

兩人來到門口,意外地遇見了另一撥似乎也在門口等人的人。

對方有四個人,都是男生。

其中一個留著三七分的頭髮,瘦瘦高高,看上去有些娘娘腔。

這傢伙不是別人,正是當初李學浩去間島由貴班裡找她的時候遇到的那個娘娘腔男生,對方還挑釁了他,不過最後卻被間島由貴以「守門員」的威脅嚇跑了。

但對方卻沒死心,下作地把老師找了過來,找來的那個老師就是青山堂子。

跟他站在一起的那三個男生也都顯得很面熟,沒錯,同樣也是當初在教室里和他一夥的那幾個。

「哼,你還敢來我們學校。」娘娘腔男生見到「仇人」,眼睛頓時紅了起來。他身邊的那三個同夥也不例外,惡狠狠地盯著李學浩,畢竟當初雖然把老師「請」到了教室里,但他們最後也被罵了,被罵作是一群只懂得使用下流手段而不敢堂堂正正擊敗對手的傢伙。

「我為什麼不敢來?」李學浩有些好笑,這幾個傢伙,以為鶴義附高是龍潭虎穴嗎,就算是,只要他想進來,誰也攔不住。

「看來你還沒有受夠上次的教訓。」娘娘腔男生惡狠狠地威脅道。

間島由貴突然上前一步,冷冷地看著對方,雖然沒說話,但冰冷的神情已經表明了她的態度。

娘娘腔男生臉色頓時一僵,但馬上又變得猙獰起來,有種由愛生恨的暴怒:「校外的人是不能進入鶴義附高的,上次青山老師就說過,間島,你認為青山老師說的是錯誤的嗎?」

「他並不是校外的人!」間島由貴神色不變,雖然沒有變身成女足隊長,但看上去已經有了女足隊長的強勢,「他是我們女子足球隊聘請的助理教練。」

「……」娘娘腔男生瞬間被噎住,不過馬上反應過來,一臉猙獰指著她說道,「你竟然假公濟私,聘請這樣一個小鬼擔任助理教練,間島,我要向青山老師揭發你!」

「你現在就可以去!」間島由貴才不怕,她說的也是事實,某人就是她們女子足球隊聘請的助理教練。這一點,她父親就可以證明。

面對間島由貴的毫不在意,娘娘腔男生卻騎虎難下,因為他不可能真的現在就跑去青山老師那裡打小報告,時間已經這麼晚了,也許青山老師早就回家了。

正猶豫不定之際,忽然瞥見學校裡面走出來的一個人,臉色立刻一喜:「哈哈,青山老師來了,間島,你自己跟青山老師解釋吧。」

他身邊的三個男生也同樣一臉喜色,沒想到根本不用他們去請青山老師,青山老師就自己來了。

間島由貴下意識地轉頭看去,果然見到一身紫色套裙的青山老師正朝學園門口這邊走來,心中不由一緊。

她倒不怕解釋,但是青山老師的到來,絕對是她最不願意見到的結果。上次在教室里,她還記得很清楚,青山老師毫不留情地把人趕走了,她當時就在場,而且也根本做不了什麼。哪怕她說了他是學校女子足球隊的助理教練,以青山老師的嚴厲,肯定也不會留情。

現在又再一次碰到,她幾乎不敢去想象會發生什麼,因為當初青山老師可是說過,不想再在學校里見到浩二。

「浩二,你先回去。」間島由貴咬了咬牙,忙橫移一步擋在身前,以免某人被青山老師發現。趁著青山老師還沒過來,先讓他離開,這才是最安全的做法。

「想走?」娘娘腔一伙人卻不打算就這麼放李學浩離開,幾人散開,一把擋在了他周圍,將他的「逃生之路」完全封死。

「混蛋!」間島由貴神色猛地一變,李學浩輕輕地一把抓住她的手,「由貴姐,放心,沒事的。」青山堂子的嚴厲他見過,但就算她再怎麼嚴厲不留情,也不可能對自己女兒的恩人太過放肆吧。

「你們在這裡做什麼……」已經走到門口的青山堂子見到圍在中間的幾個學生,神色頓時一沉。

「青山老師,間島又帶外校的人來我們學校。」娘娘腔男生馬上當面「告狀」。

「青山老師,我、我可以解釋……」間島由貴急急忙忙說道,只是越著急越說不出話來。 「好可怕的劍芒,這真的是天然成陣?」

葉凡眉頭輕蹙,目光一凝,心下微凜,感受到這天然星勢的恐怖。

葉凡也鑽研陣法,自然知道,所謂陣法,其實是生靈探究天地間自然的陣勢,而衍生出來的強大一系,可借天地之力,威力可大可小。

他沒想到,居然連星空中也有陣法存在,而且是以星辰為陣基,天然的布陣材料,威力也超乎想象的恐怖。

事實上,星空中有許多險地,就是這種天然陣法與山河勢,很難察覺到危機,因為當中甚至可能存在有生靈,誰會知道,這裡會有那麼恐怖的星勢?

「當然是天然的,人為想布置也不是不行,但很麻煩,耗費很大,怎麼會布置在這種荒涼的星系。」

殤說道。

「第一個目的地就是這種兇險之地啊。」

葉凡感嘆一聲,知道後面幾個目標不會輕鬆了。

許多殤需要的珍寶材料,雖然有賣,但他不敢買,只能這麼一路尋找下去。

好在有殤在,知道哪裡有這些珍寶材料,他才輕鬆許多,否則更麻煩百倍。

即使如此,這些險地之中埋藏的危險,也足以讓他警惕起來。

這才是第一個險地啊,已經是天然的星勢,可殺聖王了,天知道後面是什麼恐怖的地方。

但是,這一遭葉凡不走也得走,因為這是殤必需的,他也必須要走的。

走過這些險地,找到殤需要的材料后,他還需要去尋找可以作為聖座源材料的星辰,將其煉化掉,化為聖座,加持自身和聖域。

那時候,他的戰力便是圓滿了,超越老牌聖王,戰力達到絕巔。

感嘆完,葉凡神情鄭重起來,凝望著這個荒蕪的螺旋星系,絢爛而死寂,美麗而荒蕪,這其中,甚至還能隱約看到,那位聖王隕落後,聖血灑在星塵霧靄上形成的嫣紅血色。

嗖……

葉凡身形一閃,橫掠而出,快的離譜,直奔星系中心深處而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