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著話,陸楓同樣加快了腳步,他想要將龍葵給拉住。

「主人小心!」

可就在這時,魂界的提醒聲響了起來,而在這個聲音響起時,陸楓清楚的看到龍葵的四周出現了紅色的光芒。

要知道光芒在之前碰到的陷阱都是沒有的。

「不好!」

心中一驚,下一秒陸楓以最快的速度撲向了龍葵。

不過很可惜,陸楓非但沒有將龍葵推開,自己也一同被這個陷阱給困住了。

「咻咻咻!」

當陸楓和龍葵站在一起時,突然間一道道破風聲響了起來。

只見,一根根鋒利無比的刀劍朝兩人迅速飛來。

「叮叮叮!」

寵妻成癮:腹黑總裁請深愛 陸楓見狀后,他第一時間拿出了如意降魔棍,然後不斷揮舞棍子將這些刀劍打飛。

「咻咻咻!」

當陸楓不斷的擊飛一側飛來的刀劍時,在另外一邊同樣也飛來了一樣的刀劍。

「叮叮叮!」

和陸楓一樣,龍葵拿出了一根鞭子后,然後也不斷擊打著這些刀劍。

就這樣,隨著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無論陸楓和龍葵怎麼努力,這些刀劍層出不窮的出來,根本就打不完。

而如果不想一個解決的辦法,那陸楓和龍葵一旦力竭的話,下一秒兩人絕對會被這些刀劍紮成刺蝟的。

不過辦法不是這麼容易能想到的,尤其是在這樣的一個處境中,他們連破掉陷阱的時間都沒有。

「豈有此理!」

陸楓厲喝了一聲,然後他意念一動后,巨大的虛影出現在了他的身後。

「斬!」

一聲憤怒的聲音響起,緊接著巨大的虛影握著寶劍朝刀劍飛出來的地方斬了過去。

「轟!」

一道震耳欲聾的聲音響起,只見地面上留下了一道猙獰的劍痕。

甚至之前飛出來的刀劍也在頃刻間被毀去了。

「咻咻咻!」

然而還沒等陸楓高興時,一道道破風聲再次響起。

「可惡!」

陸楓見到自己的法身攻擊也沒有辦法時,他的眼中露出了著急之色。

「牧楓,你快想想辦法啊。」

龍葵見到連這麼強大的攻擊都破不了這個陷阱時,她的眼中也露出了著急之色。

「不要著急,辦法肯定是有的,不過在想到辦法之前,咱們必須要保持體力才行。」陸楓提醒道。

「保持體力,這怎麼保持?難不成任由這些刀劍扎過來而不反抗嗎?」龍葵怒聲道。

因為處在危險之中,所以此時的龍葵忘了一件事情,要不是陸楓衝進來的話,她得一個人面對這些刀劍。

現在兩個人都已經很難對付了,很難相信如果只有龍葵一人進來的話,那她會是什麼樣的下場。

當然,龍葵沒有想到這點,此時的她唯一能做的就是將朝她飛過來的刀劍全部抵擋回去。

「魂界,你也沒有辦法嗎?」

在陸楓實在想不出辦法時,陸楓只能求助魂界。

「主人,這個我真的沒有辦法,所以你們只能自有多福了。」魂界無奈的說道。

如果陸楓人還在天界的話,或許他還有一點辦法,可現在他人在鴻界,它自然是無可奈何的。

「好吧!」

聽了魂界的話,陸楓面色凝重,看來現在這一切都只能靠他自己了。

「龍葵,你我一起動用法身,然後一同攻擊,看看有沒有效果。」陸楓想了想后道。

「好!」

之前龍葵是不想聽陸楓的話,可現在的她沒得選擇,如果繼續不聽的話,兩個人可能都會死在這裡。

所以,在龍葵應了一聲后,下一秒他的龍身虛影就出現了。

「一起出手!」

當陸楓也將自己的法身召喚出來后,他頓時厲聲道。

「唰!」

「轟!」

在陸楓的聲音剛剛落下后,一道驚人的劍影和一道巨大的尾巴分別朝兩邊發動了攻擊。

「在上面!」

當所有的刀劍被兩道攻擊擊毀掉的時候,陸楓清楚的感覺到這個陷阱的能量變化。

「再來一擊!」

陸楓再次咆哮了一聲,然後他率先讓法身一劍猛的刺了上去。

「龍神咆哮!」

在陸楓發動攻擊的時候,龍葵也卯足了勁頭再次發出了一次絕招。

「轟轟!」

當兩道震耳欲聾的爆炸聲響起,緊接著兩道身影直接飛射而出,並且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呼呼!」

雖然摔的不輕,可陸楓還是第一時間起身警覺,畢竟他有不滅金身護體,再加上肉身中強大的後遺症,所以他比龍葵要好多了。

「出來了?」

當陸楓起身警覺時,他看了看四周的環境后臉上露出了笑容。

「出來了?真的出來了?」

龍葵這時候也從地上站了起來,然後她頓時忍不住做了幾個深呼吸。

因為剛剛的她真的以為自己要死在這個陷阱裡面了,畢竟龍神咆哮的消耗極大,而一旦她體內的能量消耗殆盡的話,到時候絕對無法抵擋飛過來的刀劍的。

「牧楓,謝謝你。」

在冷靜下來后,龍葵看著陸楓真心實意的道了一聲謝。 「謝?」

對於龍葵的道謝,陸楓微微愣了一下,顯然他沒想到這個囂張跋扈的大小姐竟然也會說一個謝字?

「不用謝我,如果不是你的話,單憑我一個人恐怕也出不來!」陸楓輕聲回答道。

這句話他並不是客套話,而是事實,就算他看出了這個陷阱的破綻,但是如果沒有龍葵的聯手,靠他一個人很難擊潰這個陷阱的。

「牧楓,雖然你說的沒錯,可若不是你發現了破綻,咱們誰也不出來,我龍葵這個人恩怨分明,所以這份人情我不會忘記的。」龍葵道。

雖然她脾氣是很大,但卻並不是沒有教養的大小姐,所以知道救命之恩的重要性。

「好吧,你既然這麼說了,那我就不推脫了,等比賽結束后你請我吃頓飯就行了。」陸楓輕輕一笑道。

「牧楓,我的命在你眼裡只值一頓飯而已?」龍葵眉頭緊皺怒聲道。

本來陸楓只不過是想客氣客氣而已,可沒想到這個龍葵這麼較真,而看到對方一臉憤怒的樣子,他只能無語的走開了。

「牧楓,你把話給我說清楚。」

看到陸楓離開,龍葵心中的怒火一下子騰升了起來。

剛剛龍葵才對陸楓產生了一些好感,可這好感才持續了不到幾分鐘就又消失不見了。

當然,對於龍葵的無理取鬧,陸楓並沒有理會,只是對其警告道:「剛剛就是因為你的亂來咱們兩個才中陷阱的,如果你還想再嘗試一次的話,那就請便,不過這次我可不會再救你了。」

「哼,誰要你救了,我才不稀罕呢。」龍葵冷哼了一聲,然後沒有理會陸楓繼續前進著。

當然,知道這四周都是陷阱,龍葵也沒有真的亂來,所以她的速度是放慢下來了。

看著賭氣的龍葵,陸楓真的不知道該說什麼好,這麼大的一個人了,怎麼還像小孩子一樣動不動就生氣。

要知道這裡可是在試煉場,是在比賽中,一個不小心隨時可能沒命。

「吼!」

就當龍葵小心翼翼的向前走動時,突然間一道獸吼聲響了起來,緊接著一隻凶神惡煞的鴻獸直接朝她撲了過來。

「啊!」

因為這鴻獸出現的太突然了,再加上距離又近,所以龍葵本能的大叫了一聲,卻忘了閃躲和攻擊。

「小心!」

看到龍葵被鴻獸即將撲中,陸楓連忙大叫了一聲,然後右手化掌猛的一掌拍了過去。

「轟!」

隨著一道轟鳴聲響起,金色大掌擊中了鴻獸的腦袋,所以將它阻攔了一兩秒鐘。

雖然一兩秒時間不長,可對於陸楓來說已經足夠了,只見他手持如意降魔棍及時衝到了后鴻獸的面前,然後全力以赴對其揮舞著棍子。

「吼吼!」

被連打了幾下后,這隻鴻獸的雙眼通紅了起來,緊接著一道道血紅的光芒從它的身上散發出來。

「血狂!」

看到這些光芒時,陸楓的眼神猛的一凝。

「轟!」

沒有絲毫猶豫,陸楓第一時間使出了法身,然後法身一劍猛的朝這隻鴻獸斬了下去。

「咚!」

隨著一道驚人的撞擊聲響起,只見鴻獸身上的血色光芒竟然擋下了陸楓法身的這一劍。

「什麼?」

看到這一幕,陸楓心中猛的一驚,想不到這血狂的鴻獸實力竟然這麼厲害,能夠擋下他法身的全力一擊。

「我還就不信這個邪了!」

看著自己的法身和鴻獸僵持在一起時,陸楓怒喝了一聲,然後他第一時間調動了世界之力。

陸楓的世界已經達到了一級世界,而就算他調動的世界之力有限,那這股力量也比其他君者所能調動的世界之力強太多了。

「轟!」

所以,當陸楓將這股世界之力灌入到自己的法身之中時,原本因為僵持而有些黯淡下來的法身一下子凝實了起來,甚至個頭也比之前大了一倍之多。

「斬!」

感覺到自己法身的力量在原來的基礎上起碼增強了一倍以上時,陸楓怒喝了一聲。

「唰!」

隨著陸楓話音一落,只見他的法身收回了手中的寶劍,然後再一次的斬了下去。

「轟!」

這一次,一道驚天動地的撞擊聲響起,然後這隻鴻獸直接被強大的劍氣一分為二。

「呼呼!」

成功擊殺了這隻會血狂的鴻獸后,陸楓大呼喘氣了起來,接著他背後的法身就迅速消失不見了。

然而陸楓因為累的關係,他並沒有發現在他的法身消失的瞬間,這法身的嘴角微微揚起了一個弧度。

因為這個動作很微妙,所以就算是魂界也是沒有發現這點。

「牧楓,你…你沒事吧!」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