頓時,那一面的車門直接就四分五裂,變成一堆鐵片了。

骨感女人看到這狀況,頓時嚇得目瞪口呆,哪裡還敢說什麼報警之類的話。

砰!砰!砰!砰!

隋戈接二連三地踢了幾下過後,真氣迸發,這輛九成新的悍馬車,頓時變成了一堆廢鐵。

胖子商人醒過來的時候,剛好看到隋戈最後一腳將悍馬車徹底報廢,看到這場面,頓時又驚又怒,直接又昏了過去:這車可是他貸款買來的啊!他雖然是公司老總,但卻不是董事長,不是大當家,真他媽冤枉啊。

咈!咈!咈!咈~

這時候,天空中果然有一架直升機向這邊飛了過來,越來越近,顯然真是打算在這裡降落。

片刻之後,直升機穩穩地降落在草坪上面。

隋戈帶著唐雨溪往直升機那邊走了過去。

直升機裡面跳下一個上尉軍官,向著隋戈和唐雨溪行了一個禮,將他們送了上去。

骨感女人看到這一幕,徹底的傻眼了,她知道這樣的人,她惹不起,他的男人也惹不起!

這時候,她終於想起了一位讀過大學的姐妹曾經向她說過的一句至理名言:「這個世界上,有太多人你惹不起——低調做人,才活得長久。」

可是,偏偏他們卻還不知死活,惹上的這種他們惹不起的人。

所以下場才如此可悲。

挨了一頓打不說,連悍馬車也被人砸了,能不悲哀么?

值得慶幸的是,只是車被砸了,人被打了而已,沒有缺胳膊少腿,已經算是不錯。

胖子商人第二次醒轉的時候,正好看到直升機從草坪山起飛,這一次他卻沒有氣得昏過去,而是狠狠一巴掌扇在骨感女人的臉上,直接扇出了五根鮮紅的手指印。

「你……你怎麼打我!」骨感女人委屈地說道,只是這男人是她的金主,是她高檔公寓、名牌時裝、包包的來源,她自然不敢還手,她沒用勇氣失去這些東西。

「老子不能找他們出氣,就只好找你出氣了!」胖子商人怒沖沖地說道,「麻痹的,把另外一邊臉也伸過來,讓老子好好扇兩耳光!媽的,叫你打老子……叫你砸我的車……我扇死你!」

骨感女人逆來順受地承受著。

既然選擇了錢,那就不能怕痛。 ?第134章重回東江市

.

幾個小時之前,隋戈和唐雨溪回到了東江市。

這時候,隋戈再次用真氣替唐雨溪調理了身體,稀里糊塗地打通了奇經八脈之後,隋戈的真氣修為大幅提升,用真氣為唐雨溪調息身體,相對之前已經容易許多了。但即便如此,唐雨溪的情況也不容樂觀,雖然被隋戈從鬼門關上強行拉了回來,但身體機能已經衰退到了極弱的地步,至多不過十天壽命。所以隋戈才要急著趕回東江市,就是為了爭取更多的時間來製造靈藥。

客廳當中,除了隋戈、唐雨溪和許衡山之外,還有唐雲和許顏歆。

因為隋戈將唐雨溪帶了回來,唐雲這位未來大舅哥對隋戈的態度也改觀了不少。而許顏歆,儘管只是輕描淡寫地讚譽了隋戈幾句,但隋戈同學心裏面卻還是很舒服。

向唐雨溪交待了幾句要注意的事情之後,隋戈立即趕往植物基地。

走進溫室棚中,小銀蟲立即從靈田中彈了出來,極盡討好、拍馬屁的樣子。

影蜂也出現在了隋戈面前,不過它卻沒有小銀蟲這種拍馬屁的本事,只是懸停在隋戈前方,然後在半空中畫了一個圈,往溫室棚的上方飛去。

隋戈往影蜂所在的地方看了過去,只見溫室棚上方鋼架子上面,竟然出現了一個很大的蜂巢,足足有臉盆大小,並且不時有野生蜜蜂從飛進飛出。

這隻影蜂要幹什麼?

隋戈有些不解,難道這傢伙要建立它自己的「軍隊」不成?

只是,這些野生蜜蜂卻只有普通蜜蜂一般大小,看來除了會釀蜜之外,似乎沒有什麼別的用處。真不知道,這影蜂將這些蜜蜂「拐騙」到這裡來,卻是為了什麼。

不過,能夠用靈草的花粉來釀製成蜂蜜,想必卻是有些用處。

神農仙草訣中也提及過,靈草一身都是寶貝,花粉也可入葯。不過,究竟有什麼用處,卻是要等隋戈弄到蜂蜜之後才能決定。

目前,隋戈自然是無暇考慮這個問題。

他將那一株不純的車馬芝小心翼翼地從花盆移栽進靈田當中。

看到這一株車馬芝,小銀蟲立即變得興奮起來,似乎已經開始嘴饞了。

隋戈見狀,連忙說道:「小銀蟲,這車馬芝可是我要入藥用的東西,你只能好生看管,絕對不能監守自盜。否則的話,我就將你變成蚯蚓干。」

小銀蟲聽隋戈這麼說,嚇得縮了縮頭。這小廝儘管是一個吃貨,但如果沒有隋戈的允許,它卻是不敢打車馬芝的主意。況且,小銀蟲可不笨,知道很快隋戈就會培育出許多車馬芝來,到那時候,它自然可以吃個肚皮翻天,何必急在一時呢。

隋戈將這株車馬芝種入靈田之後,立即催動了八荒**大陣,先用靈氣形成的**來洗滌、凈化車馬芝中本身帶有的雜質,隨後,開始用九葉懸針松施展乙木神針來激發這一株車馬芝的靈性。

因為隋戈本身的真氣就來自於草木元氣,而且是精純無比的木屬性真氣,所以他的真氣修為每強大一分,乙木神針的威力也隨之提高一分。

嗤!嗤!嗤!嗤!

隋戈將拈在指間的松針瞬間刺入到車馬芝的芝葉上面,然後緩緩地將几絲真氣注入進去。

片刻之後,乙木神針的威力開始顯現出來,被松針扎住的地方,開始冒出一絲絲黑氣。

這些黑氣,便是車馬芝中蘊藏的雜質。靈草吸收天地靈氣而生長,但如今天地靈氣早已經不純,所以除了靈氣之外,尚有這等「惡氣」混雜其中,靈草吸入惡氣之後,自然而然就成了雜質,沉澱其體內。這些雜質的存在,不僅會影響靈草的品質,也會影響靈草本身的修行。

此時在乙木神針和隋戈真氣的逼迫之下,這株車馬芝中蘊藏的雜質頓時被擠了出來。

隨著雜質的消失,車馬芝的五朵芝葉上的顏色變得稍微鮮艷了一些,連上面的雲朵紋理也更清晰了一些。過了一陣,隋戈收起了九葉懸針松,卻是眉頭緊鎖。

為車馬芝「提純」的效果並不怎麼理想。

按照目前這個進度,要在十天之內培育出新的車馬芝和五行補天芝,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皺著眉頭思索了一陣,隋戈便找到了結症所在。

這車馬芝本來屬於中品靈草,既然是中品靈草,自然不像三元易經草那樣容易被提純。但是,如果一直給車馬芝「扎針」的話,拔苗助長,恐怕它根本承受不住。

如此看來,恐怕要在提純靈性上面耗費更多時間了。

但隋戈哪有那麼多時間可以耗費。

想了想,隋戈又在這株車馬芝的四周布置了一個小型的**陣法,算是給它「開小灶」,希望通過靈氣**的洗滌,讓它更快地孕育出新的靈芝來。

做完這一切之後,隋戈回了一趟寢室。

剛一進門,便聽見江濤驚呼道:「牛人大哥,你終於回來了!」

看到隋戈回來,連高峰都做出驚訝狀。

「大驚小怪,有什麼事情么?」隋戈向江濤問道。

「有什麼事情?我崇拜你啊。」江濤說道,「前幾天你出去的時候,給農學院的辦公室主任發了一封請假的郵件,對吧?」

「是啊,來不及親自去請假了,所以只有發郵件了。」隋戈說道,「這有什麼牛的嗎?」

「能不牛嗎?」江濤說道,「放眼整個東大,大概也只有你敢發電郵去請假了吧。據說,看到你的郵件,當時院系主任劉忠海就發飆了,說你實在太囂張了!目中無人,不尊重學校領導,無視校紀校規!他發飆的時候,將旁邊教師辦公室的人都給嚇住了呢!最**的是,你這傢伙居然是這樣稱呼人家劉主任:尊敬的劉豬人……哈,『豬人』!你還不知道,『豬人』這個詞語,如今已經成了我們東大的第一熱詞了。但凡稱呼某某主任,我們都一律用『豬人』來稱呼了……」

江濤夸夸其談,將這件事情狠狠渲染了一番。

發生這樣的事情,隋戈也沒有料到,他倒是沒有侮辱系主任的意思,只是當時時間緊迫,用的又是拼音輸入法,結果就把「主任」變成了「豬人」,釀成了這樣的悲劇。

只是,郵件的內容,卻是怎麼被公開的呢?

隋戈不禁有些好奇。

經過江濤解釋之後隋戈才知道,原來「野草哥」一直都是東大同學們關注的對象。「電郵請假門」事件發生之後,劉「豬人」的郵箱就被學校某個黑客高手給攻破了,然後電郵的內容自然也就曝光了。與之一同曝光的,自然就有「豬人」這個彪悍的稱謂了。

關於「豬人」的帖子出現在校園論壇上沒多久就被刪除了,但是已經有不少人看到了帖子的內容,並且很快就在學校傳開了。劉忠海知道此事,更是暴跳如雷,在辦公室裡面拍桌子、摔板凳地要狠狠處分隋戈,甚至不排除將他直接將他開除學校。

作為院系主人,劉忠海自然對農學院的學生擁有生殺予奪的大權,並且這種大權的確可以威懾許多剛進大學的學生。只是,隋戈自然不在其中。首先,隋戈上大學的目的很簡單,就是為了治好老地主的腿,這個目的已經達到,所以接下來時間裡面,上不上學對他來說都不重要;其次,劉忠海想要開除他,恐怕也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

「哦,還有——劉忠海讓我們在你回寢室的第一時間通知你去農學院主任辦公室報到,到時候會根據你的認錯態度決定對你的處分力度呢。」江濤又道,這時候神情卻嚴肅下來了。這時候如果還笑,那就有幸災樂禍的嫌疑了。

「等我有時間再去吧。」隋戈說道,「最近實在太忙了。」

「真的還是假的,你可別開玩笑啊?」江濤提醒隋戈說道,「你這種情況,可大可小,別真因為一封請假郵件被開除了,那就划不來了。」

「再說吧,我是真的很忙。」隋戈說道。

「那你回寢室幹嘛?」江濤問道。

「睡一個覺。」隋戈答道。

「**!感情你是忙著睡覺啊!」江濤說道,「大哥,咱還是別開玩笑了,趕緊上院系辦公樓,去跟劉主任解釋一下、認個錯吧,再背一個小處分,這事估計也就過去。」

「皇帝不急太監急。沒什麼事,愛怎麼處分就怎麼處分吧。」隋戈不以為然道,躺到了床上。

「靠!好心沒好報,居然敢罵我。」江濤哼了一聲,見隋戈執意如此,也就懶得勸說了。

隋戈只所以要回到寢室,當然不是真箇要睡覺,卻是因為這種熟悉的環境能夠讓他的思維變得更活躍。

目前要配出五行補天芝和真正的車馬芝,時間恐怕還有些不夠,他必須得想想辦法。

八荒**大陣、小**陣法、乙木神針都已經用上了,但就目前的進展來看,時間依舊不夠。

還有什麼辦法呢? ?第135章千年玉髓

儘管神農仙草訣中提及過快速催生靈草的其它辦法,但以目前隋戈手中的資源和他的修為,卻沒法做到,.眼看著就能治癒唐雨溪了,想不到老天爺居然還要給他製造一些麻煩。

難道這就是好事多磨?

只是***磨得也太多了吧!

隋戈簡直就要抓狂了。

嗡嗡~

想不到這時候,寢室裡面還有蚊子。

這隻生命力頑強的蚊子在隋戈身旁飛了一圈,就往隋戈的小手臂上飛去,精準地降落之後,立即就將吸管對準隋戈的皮膚的小孔,然後翹著屁股,猛地往裡面一戳,準備開始飽餐一頓。

啪!

細微的聲響,猶如靜電釋放的聲音響起。

這隻可憐的蚊子,頓時被震得五臟移位,暴斃當場。

看著這蚊子的屍體墜落在床上,隋戈心裏面還是有些小小的得意:奇經八脈一通,果然是一羽不能加,蚊蠅不能落。這一次追尋唐雨溪,卻還是收穫不小的。

躺了一陣,隋戈感覺牛仔褲的褲兜裡面有一塊硬東西——

呃,是一塊石頭,於是他下意識地將它摸了出來。

這是一塊溫潤的鵝黃色古玉,卻是隋戈上一次從**通臂拳掌門史萬豪那裡順手牽羊弄過來的。說起來好笑,史萬豪居然想利用這麼一塊玉石做下陷阱,引誘隋戈上當,實在是滑天下之大稽。當然,主要還是史萬豪低估了隋戈的財力,所以才會以為用一塊價值數十萬的玉石就能讓隋戈上當。如果,史萬豪知道隋戈送給寧玉珍的卡上都有三百多萬的話,恐怕後悔都要從地府裡面鑽出來了。

得到這塊古玉的時候,隋戈只是瞅了瞅,就丟進了褲兜裡面,因為他覺得這塊玉比其它玉石也好不了多少,頂多就是有些年頭而已。何況,這些日子,他也沒什麼時間來擺弄這些東西。

此時,隋戈將這玉石摸出來之後,卻仔細瞅了兩眼。

因為奇經八脈已經打通,所以隋戈的真氣遍布全身,手掌握著這塊玉石的時候,自然而然地便有真氣透入其中。就在這時候,隋戈卻忽地發現,這塊玉石中的靈氣好像增加了一些。

這是完全沒有可能的事情。玉石中蘊藏的靈氣,肯定只會越用越少的。忽然之間增多,卻非常反常了。

但隋戈的靈覺卻是不會出錯。

莫非這塊玉石有什麼古怪?看走眼了?

這個意外的發現讓隋戈心裏面不禁有些小激動。

他將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了這塊玉石上面,然後仔細感受這塊玉石的變化。

但此時,這塊玉石的靈氣卻好像沒什麼變化。

隋戈有些不解,試探性地將几絲真氣注入到玉石當中。

這一下,果然有了反應,這玉石的靈氣竟然開始大幅提升!

咦!居然能夠吸收真氣而轉化為靈氣蓄積起來,莫非是已經結成了玉髓的千年靈玉?

玉石,在修行者口中也被稱之為靈石,除了因為玉石蘊藏靈氣之外,還有一點,便是玉石也可通靈、修行,成精成怪甚至成仙。靈石,就在一個「靈」字。所謂千年靈玉,便是那種成色極好的玉石,因為千百年一直被人佩戴,沾染上了人氣,便逐漸有了一絲「靈性」,其中的靈氣就會開始凝聚成精華,在內部結成「玉髓」。

有了玉髓的玉石,才稱得上千年靈玉。

玉髓,便是玉石的精華所在,結成了玉髓的千年靈玉,再經過數千年甚至上萬年的時間,便有可能形成意識,成精成怪。流傳下來的古玉很多,但唯有那中經常被人佩戴的注入手鐲、玉佩、玉扳指之類的物件,才會形成「血絲」一樣的東西。這種血絲,便是几絲玉髓。

玉髓,便是玉石的精髓、神髓。

正因為如此,那種自然產生的「血絲玉」,才會如此貴重。許多人更是認為,那種有「血絲玉」的玉石,才是可以辟邪、鎮運的好東西。

而此時,隋戈手中的這塊玉石雖然沒有血絲,但是在玉石的中心處,卻隱約可見一滴鮮血一樣的東西,但一般人的目力很難看到。

果然產生了玉髓!

隋戈心頭狂喜。

這千年靈玉產生的玉髓,對於修行之人來說很珍貴,只要服用一滴,哪怕是全身功力耗盡,也能夠立即恢復。但許多修行者恐怕都不知道的是,玉髓還能夠催生靈草!效果比靈氣形成的**強上不止十倍。

嘿,真沒想到,史萬豪居然還送了一件好東西給我呢。

隋戈心頭大喜。這塊古玉想必是**通臂門內一直流傳下來的信物之類的東西,想不到如今**通臂門沒落之後,卻無端端地便宜了隋戈。

要得到其中的玉髓,自然只能破開這塊玉石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