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曳微笑:「但你跟蘇漪熟啊。」

叩,指尖敲在顧曳額頭,「莫要拿我跟她尋開心,長輩的時候不許胡鬧。」

顧曳:「我年紀比你們大好幾百輪。」

這時候你偏要炫耀自己年紀大了?

沈青玥無奈,可到底也不放心顧曳,也怕她跟攏帝又打起來,更重要的是,奎山的事兒不能全給顧曳一個人抗,於是結尾就變成了——她跟朱煌一起陪顧曳過去。

——————

「你好像沒跟她說上多少話。」媯哀對姜獄說。

意有所指。

姜獄淡然:「沒什麼好說的,畢竟如今格局還算穩定。」

格局格局格局,一副政治家面孔,媯哀忽起了一點壞心思,便說:「你關心格局,別人關心的可是她的婚姻情況….」

姜獄皺眉,轉頭看她,「你想說什麼?」

媯哀淺淺微笑:「不是元帝就是大帝,不是遼就是崔涼,作為第三個人,也是夠悲慘的,而且最慘的是你的潔癖症普天之下也只有這麼一個女人能免疫。」

姜獄:「…..」

媯哀:「只看你這幅表情,便覺得自己大仇得報了。」

他算是看出來了,跟顧曳接觸過的姑娘最後都會變壞。

蔫壞蔫壞的。

————————

妖洞,三十二妖洞天,妖氣縱橫,妖孽無數,但這些妖孽看到顧曳的時候都跟見了鬼似的。

也只有饕餮三個大妖宗敢來招待。

雖然他們遠遠就看到顧曳在調戲他們家的小妖們。

「那是野山雞嗎?好肥….小雞燉蘑菇…」

「那是黑皮山豬?好肥….紅燒豬蹄膀,金華火腿肉,紅燒黑豬….」

等等,云云。

這特么何止是調戲啊,簡直就是恐嚇。

一陣雞飛狗跳,妖孽們鬼哭狼嚎。

饕餮不開心了,「你幹嘛呢,你這樣….」

顧曳轉頭看他,挑眉。

饕餮頓時瑟縮,悻悻:「您喜歡就好。」

他可還記得一百年前這個女人一尺子秒天宗,一尺子群殺生的景象。

「攏帝呢?我是來找她的….蘇姐姐,你看我小姨媽幹嘛。」

蘇漪被顧曳點了名,收回目光,目光淡淡的,好像不太在意如今這人如何實力高強。

「帝君今日不在,你若是要找她….」

「那你們帝君兒子呢?我去調戲他一下,你們帝君估計就熬不住了。」

攏帝是打死也不願意讓顧曳這個毀了自己老大的女人再毀了自己兒子的。

你這手段還是挺毒的,三大妖宗頓時無語。

還好沈青玥緩和場子,「今日來並非惡意,只是需要從你們帝君這兒問些事情。」

什麼事情,她也不太清楚,也只有顧曳知道了。

顧曳的威脅是有效的,本不太樂意見顧曳的攏帝果然來了。

一照面,攏帝還在打量顧曳想判斷這個人如今實力,人家就先開口了:「你剛從地府回來?身上有男人的氣味,是那個閻王嗎?」

就差明說攏帝跟閻王滾床單了。

要死了!饕餮恨不得自己再次變成一隻爬蟲鑽進地底。

赤麟:這是又要開戰了?我們可以避一避嗎?

蘇漪:還是覺得百年前黑化了的顧曳殺傷力更小一些。

此時嘴巴開黑的顧曳才叫真的黑,把百年中修為更加突飛猛進的攏帝給一秒鐘氣炸了。

眯起眼,威壓沉沉,卻在瞬間被碾壓回去。

攏帝臉色一變,錯愕,瞧見顧曳臉上有笑。

「以為沒了昆吾又不在黑化狀態的我沒有百年前厲害?」

「還想欺負我呢,跟從前在花海一樣?」

真當她在奎山封鎖百年裡日夜悲傷呢?

痛苦是不假,可一味痛苦而不自救,瘋了吧!

——她骨子裡終究是冷靜的,也習慣了把痛苦忘記,選擇最好的心情跟狀態來過餘下的日子。

這就是顧曳。

「你信不信我寫一本話本,把你跟李家聖祖的愛恨情仇寫成狗血泡沫劇,把你寫成一個傻白甜,再把你兒子給勾了。」

什麼叫百年風水輪一會,就看蒼天繞過誰。

有了把柄在顧曳手裡的攏帝整個妖都不好了,沉著臉,淡淡道:「你如今實力強橫,倒是無所顧忌,但那人跟李越於我終究只是人族,你想多了。」

還嘴硬呢。

顧曳:「奧,兩個男人不夠嗎?」她忽伸手。

在攏帝根本沒法察覺到的時候,那手落在她肚子上。

「這裡還有一個女的。」

「你的弱點有三個。」

「現在,你可以老老實實跟你的男人聯繫帶我去地府了。」

沈青玥是真沒想到顧曳會用這麼致命的法子直接搞定了攏帝。

她原本想著以攏帝對顧曳的敵視…..

但仔細觀察,彷彿攏帝對顧曳也沒百年前那麼執著了。

是因為知道敵不過顧曳,還是什麼?

直到去地府前,攏帝忽然問顧曳:「你想不想知道花海在哪裡。」

顧曳愣了下,她沒想到這人提起這茬,但….

「花海是他本體,他走了,那花海自然也沒了,你要帶我去看遺址嗎?」

這女人講話一向不中聽,但攏帝也習慣了,不過對於顧曳這話,她總算找到了反擊的地方。

「誰跟你說他的本體是花海?」

顧曳步子一頓,眯起眼。

沈青玥跟朱煌對視一眼,又要懟起來了?不過遼的本體不是花海? 「想知道?」攏帝冷淡,「我忽然不想告訴你了,畢竟你跟他情深似海,你肯定能靠自己知道。」

真當她是泥捏的?

恐怕這輩子她都不可能跟顧曳淡了敵意。

天生不對盤。

小的時候就是了。

顧曳沉默了下,感慨:「真幼稚啊,果然這世上只有我一個女人能維持自我的完美姿態,像你這樣的,一遇上從前的男人乾柴烈火外加懷孕,不管多大年紀,總有一顆粉紅少女心….」

攏帝:「…..」

沈青玥等人跟等妖:「…..」

你果然是一如既往得到處努力讓人想打死你。

————————

地府這地方,還真沒幾個活人去過,不過開了地府門之前,攏帝在顧曳這裡找不到突破口,倒曉得迂迴作戰。

「你確定要去地府?」

這話是對沈青玥說的。

沈青玥看了她一眼,也的確是聰明,直接猜出了攏帝的想法——「他在地府?」

也是奇怪,沈青玥在百年前那一戰時就沒見一個人蹤影。

許桀。

「是,他倒是很會取捨,你既願意去,那就肯定會知道他到底在地府做什麼,我倒要看看你會有什麼表現。」

攏帝這番話,反讓沈青玥說了一句話:「某種程度上,帝君你跟阿曳是一個德行。」

這句話就讓兩個世上最強的女人不開心了。

小姨媽還是威武的。

朱煌暗自發笑。

————————

地府門開,陰冷之氣撲面而來,顧曳指尖一彈,地府陰氣被阻攔在外,但——旁邊攏帝也開了妖盾。

兩人對視一眼,心中都是一冷哼。

後面的妖跟人:「…..」

兩人都挺有少女心的。

入地府,這事兒肯定是經過閻王允許的,也不是單單因為攏帝走後門,更是因為顧曳這個人。

閻王殿森嚴恐怖,牛頭馬面長得更恐怖。

顧曳:「真的有牛頭馬面啊,聽說馬面笑起來的時候會吐舌頭,來,吐一個給我看看….」

其實顧曳來的時候,整個地府就不安起來了,那些惡鬼還是鬼魂都怕極了她。

「你的血脈太極端,加上是掌火的,鬼體完全被你剋制,你收一下吧。」閻王是當年的聖祖,氣度非凡,對顧曳還算友好,只是為人比較嚴肅。

他的話顧曳還是能聽的,但她沒收氣息,就說:「也有更簡單的法子啊。」

比如她加大了威壓,且傳音:「閉嘴!」

一瞬間,地獄十八層所有鬼哭狼嚎的鬼魂惡鬼全部安靜了。

被嚇的。

閻王:「…..」

好囂張啊,這人。

囂張是囂張了,也是給聖祖一個下馬威,顧曳從前弱小的時候就極不喜歡把主權讓給別人,如今就更不用說了。

不過聖祖也算明了她的意思,非惡意而來。

「你想知道你們奎山那些人的去向?」閻王拿了生死簿遞給顧曳。

「你自己看吧,上面沒有一個名字是他們的,因他們本身就特殊,死得更是特殊。」

顧曳沒看生死簿,反盯著他,「我只想問你,他們的魂魄過不過地府,只要過了,總有痕迹留下。」

果然敷衍不了。

閻王沉默了下,道:「過地府的魂有兩種去向,一,留在地府受煉獄折磨,因罪惡難消。二,罪惡已消,或者留有善果的,便可轉世投胎。你們奎山的人,其一元帝不必說了,自初始就是世間第一生命,他的命魂乃跟天地項鏈,從天地而生,從天地而滅,他如何,我是斷斷揣度不到的。其二你的祖師乃奎山山靈,山靈者,從山中靈韻養歲月而生,他的年歲自上古開始,因姬似一時善念因緣而生,甘守你屍骸數千年,這是因果,因果散了,他也就散於天地間,也是我掌不了的,至於李大雄跟你師傅….李大雄是蚩尤九黎,死後靈魂不由地府安排,而是入蠻荒星海….」

顧曳有過心理準備,遼跟老頭最難,大熊次之,最後應該是光頭佬。

閻王好像也是這個意思,但是….

就怕這個但是。

「但他是死於姜堰之手的,姜堰那個人,他的血殺道十分歹毒,你定然也發現了,他當時並非擊殺李大雄,而是奪取了他的生機,自也包括他的靈魂。」

顧曳臉色一變,沉了下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