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怎麼了?」

「你快去看看吧,似乎城內有人煽動讓絕望山城打開山門,讓叛軍直接跟白扎克一系的人戰鬥!」

梅菲爾知道陸觀已經跟白扎克結盟了,於是聽到這個消息后,立馬顛顛的跑過來告訴陸觀。

「哦?這個熱鬧我可以去看看!」

陸觀聽聞,頓時坐了起來,頗有興趣的樣子跟著梅菲爾一起走了出去。

果然,大街上不少的神祗聚集在一起,三三兩兩的一起走向了鬱金香學院的大門。

鬱金香學院的神祗身穿盔甲,手持神器,站成一拍將這些神祗都擋在外面。

「讓白扎克出來!」

帶頭的神祗大喊道。

後面的神祗們也大喊道:「讓白扎克出來!」

朝妻相處 「絕望山城不歡迎他她!」

「不歡迎她!」

「你不上去么?」

梅菲爾發現陸觀躲在不遠處,並沒有任何上去的意思。

頗有一種看熱鬧不嫌事大的樣子。

「上去幹什麼?」

陸觀笑了笑,這些神祗無非就是跳樑小丑,生活在自以為是的世界之中。

別人攻打你的家園,你先想到的不是抵抗,而是先譴責自己人得罪了對方。

不過白扎克肯定不會跟這群神祗計較的。

至於為何白扎克不出手,是因為絕望山城本來的規矩就是不決鬥的活著比賽的話,是不能發生戰鬥的。

如果白扎克自己破壞了這個規矩,確實也沒有人制裁她,問題是對日後的絕望山城並不好。

再說,這幫人也掀不起浪花。

這樣的主神,怎麼可能跟這群神祗一般見識?!她現在應該是正在思考怎麼應對叛軍的。

以白扎克的性格,絕對不可能將所有的寶都壓在陸觀的身上。

陸觀實力強大,作為助力自然是最佳的選擇。

不過萬一陸觀掉鏈子呢?

或者萬一對方的實力超出她的想象呢?

所以白扎克絕對不可能完全去依靠一個人,她跟陸觀同盟,也是事態已經讓她沒有跟別人結盟的選擇了。

「沒有白扎克,絕望山城就不可能被戰火波及!」

「就是!趕她出去!」

「要不然讓打開城門,讓那幫人跟白扎克打,不要影響我們!」

「就是就是!」

到了這個節骨眼上,竟然還有人指望著對方神祗大軍進來跟白扎克的人干架,而不會波及自己?!

這種傢伙陸觀都不由捧腹笑個不停。

「各位,請回去吧!白扎克大人已經命令我等包圍絕望山城,不會讓叛軍傷害各位的!」

就在這個時候,一道清脆的女聲響起。

純潔如初的面孔,稍稍尖銳的耳朵,穿著風炎時光學院長袍的女子不是別人,就是當初被陸觀從班王手下搞過來的薇薇安。

「不錯,這一次叛軍雖然大的旗號是針對白扎克大人,但實際上卻是垂涎絕望山城的地理位置。如果白扎克大人離開,他們也不會放過絕望山城的!」

依舊俊朗的奧古斯站了出來,跟在奧古斯身後的是那個『神術天才』馬圖。

馬圖現在也是全副武裝,似乎準備戰鬥的這樣子。

「你們塞爾特神國是鬱金香學院的狗腿子,當然會這麼說了!」

有的神祗大喊道。

「你說什麼!」

一名風炎時光的神祗準備衝上前教訓對方一頓,卻被奧古斯拉住。

「好了!不用管他們!」

奧古斯看向薇薇安,薇薇安也點點頭道:「這裡輪到不到我們來管!」

說完,薇薇安跟著奧古斯一起走進了鬱金香學院。

親愛的,你怎麼不在身邊 「怎麼樣?要不要管一下這些人?」

梅菲爾看向陸觀問道,畢竟總是這麼鬧,可能會影響士氣。

「連正主的都不管,我們管什麼?」

連白扎克都沒有說出手,陸觀自然也沒有心思幫她出手。

不過既然白扎克開始備戰了,他感覺自己是不是也從皇家騎士學院和紫羅蘭學院抽調人手,做做樣子?

就在這個時候,突然鬱金香學院上空回蕩起白扎克的聲音。

「陸觀,既然來了,何不進來坐坐?」

梅菲爾頓時大吃一驚道:「她發現我們了?」

「沒有,她只是感覺到有一部分疑似神術的神術不受她控制而已。」

白扎克的自律法理果然強悍,就算是陸觀能夠讓自己的神術突破這個法理,不受其影響。

但問題是對方也因為如此能夠感覺到陸觀神術的存在。

這個沒有辦法。

就算陸觀偽裝,也偽裝不來!

畢竟曾經陸觀的神術境界『偽裝』只能算是取巧之道,或者是利用本源神力和異本源神力之間的不平衡的取巧之道。

在真正法理面前,肯定會原形畢露。

所以,偽裝神術境界沒有用,而真正的神術境界幫助陸觀突破了法理,卻沒有辦法偽裝成法理。

絕望山城,能夠不受白扎克自律的人只有一個,所以白扎克立馬知道陸觀來了。

只不過,想要確定陸觀的方位那就有點困難。

神術所在,不代表本人也在那裡!

「陸觀來了?」

「在哪呢?」 不過只要陸觀不願意出現,這群神祗就算是再怎麼尋找,也找不到陸觀的蹤跡。

當陸觀已經走入了學院,眾神這才發現大家不自覺的讓開了一條路。

「他,他是怎麼走進去的?」

「不虧是神域有史以來強的天才!」

「他的層次已經不是我們能夠窺視的了…」

神龍見首不見尾並不可怕,可怕的是你明明知道他在你面前,你完全不知道他從你身邊經過。

更要命的是,他們明明已經將路堵死了,而等陸觀進去之後,他們才發現自己竟然不自覺的情況下讓開了一條路。

「這就是陸觀的威能么?不虧是能夠匹敵主神層次的人物!」

這個時候,就連奧古斯都眼瞳收縮。

曾經他跟陸觀也有過交集,而且還很早,還在海類族沒有進入塞爾特神國之前,陸觀就橫掃了當初他們一行人。

那個時候,陸觀的半神威術幾乎無敵,就算是轉生的神祗對陸觀依舊沒有勝算。

那個時候,他的老師能夠預言陸觀了。

但現在,他有點懷疑,這樣的人物還能被預言么?

「如果不能的話,那麼之前老師廢了那麼大的勁,難道說是他故意的么?」

奧古斯之前也以為自己老師預言到了陸觀。

可現在看到陸觀的厲害,連已經是秩序之神的白扎克都不一定是陸觀的對手了。

超凡藥尊 至少,兩者已經平起平坐,這讓他懷疑之前的預測是不是值得。

還是說陸觀擺明了讓他知道呢?

「算了,我們也進去吧!」

奧古斯看到這群神祗在陸觀到來之後,漸漸散去,於是也進入鬱金香學院。

此刻鬱金香學院已然是一片肅殺之氣,大家如臨大敵。

梅菲爾跟在陸觀身邊,驚訝地說道:「咱們從他們中間走過去,他們竟然沒有看到咱們?你是用了幻術么?不過我也沒有感覺到你動用神力啊?」

梅菲爾根本沒有感覺到陸觀的任何波動,神力依舊如常,可到底是怎麼做到的呢?

「呵呵,你看到的東西是神力的反饋呢?還是別的什麼?」

陸觀笑了笑反問道。

梅菲爾愣了下,不由疑惑道:「看到不就看到了?還能是什麼?」

「所以,我看你最好跪倒妖精女皇那邊繼續學習好了!」

陸觀搖搖頭,神力是可以被觀察的。

因為神力可以凝聚成各種物體,能夠化為攻擊,能夠變成防禦,能夠成為能量。

甚至整個神域很多事物都是原始神力構成的。

但反映到神祗意識之中的,並不一定是神力的作用。

這其中最大的作用是神威!

在感知上,神威的作用遠遠超過神祗們的想象。

曾經的神祗都覺得神威除了壓制低級神祗,幾乎沒有作用。而因為高級神祗和低級神祗之間的差距,很少人去研究神威。

這也是神域長期以來都沒有多少利用能力的神祗出現的原因。

可是真正的神威妙用遠遠不止這些,神威能夠壓制低級神祗,是因為神威可以干擾低級神祗感知自己的神力。

所以,低級神祗面對高級神祗的時候,可能連動手都難。

因此陸觀的神威能夠無形之中切斷人們對自己身體和周圍神力的感知。

這種斷斷續續的切斷,讓周圍的神祗對周圍的信息作出一個延遲的反應。

從而等到陸觀離開了,這幫人才獲得了這部分信息。

「女皇要知道,肯定教我了!」

梅菲爾撅著嘴嘟囔道。

確實,精靈族一般都將精力放在了神術上,精靈族的神術很強,也很有特色,但別的方面就平平了。

正如同梅菲爾所言,就算是精靈女皇泰坦妮亞也不知道其中真正的原理所在。

「二位,白扎克大人讓我接待二位!」

記載陸觀準備進入白扎克在鬱金香學院的寢宮的時候,一名羊角惡魔將陸觀和梅菲爾攔了下來。

「嗯,你帶我們去吧!」

陸觀應了一聲,人家好歹也是千術魔女,寢宮怎麼能夠隨便讓你一個外人看呢!

「小心眼!」

梅菲爾覺得連門都不讓進,也太沒有主神應該有的器量了。

羊角惡魔優雅的走在前面,帶著陸觀和梅菲爾一起來到了鬱金香學院一處飄香四溢的花園之中。

「二位,請在這裡離稍作休息~!」

「這裡也不錯!」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