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潔,我快受不了了,我有事要告訴……」戈雪薇不知道自己哪裡來的勇氣去求助墨潔,只是在自己吸血鬼的本能被逼出后,知道墨潔是末卡維族的人。

墨潔將戈雪薇帶入了蘇致的密室,見她忍痛的樣子,便為戈雪薇抽血檢測,看著濃郁的黑紫色血液,墨潔一怔,「你中毒了!你是半人半血族,怎麼可以吸食氰化物!」

「我來找你,只是要提醒你,冷家的公司在以吸血鬼為實驗,你最好離開這裡,和七若一起離開。」戈雪薇癱軟在座椅上,慵懶的姿態讓她與之前的那個乖巧的女孩完全不同。

「以吸血鬼為實驗?你難道……」墨潔驚訝的說不出話,只是看著戈雪薇,一時之間不知道如何說。

「她們的目的是為了消滅吸血鬼,他們不知道哪裡來的辦法檢測人類是否為吸血鬼,還有就是我之前被哥哥送往國外,隨行的Kill被血族傀儡殺死,如今看來,血族和人類之間的衝突,會再度來臨。我隱隱的聽到,她們要抓七若。」

戈雪薇淡淡的說著,彷彿在說與自己無關的事情,墨潔靜默了,連忙撥通了蘇致的手機,「致,依繁可能被冷家人抓走了!」 院子里的段卿曦可氣壞了,沒想到這一世再見到大表哥和小舅舅,居然是這個場面!

該死的段詩詩,居然還敢利用表哥來對付她!

禪雪和巧雲全程都是懵的,她們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跟著段卿曦回來之後,段卿曦便躲進了自己的院子,一直不出門。

她們很是擔心,便去敲門,可是換來的卻是段卿曦的怒吼,聲音里還帶著哭腔,好像是受到了什麼天大的委屈。

兩人面面相覷,不敢再敲門。

從未見過段卿曦這模樣,她們的確是著急,卻也只能等在門口,等著段卿曦消氣。

可是沒多久后,段羽就來了。

看到她們兩個愁眉苦臉的樣子,段羽低聲問道:「怎麼了?」

巧雲搖搖頭,看了一眼緊閉的房門,便低聲道:「是小姐生氣了,我們也不知道為什麼,擔心小姐出事,就只能守在這裡了。」

段羽看著門口,頓時不知道要怎麼開口才好。

許久之後,他才試探道:「大小姐,是……是少爺讓我過來。」

「不見!」

裡面傳出來的怒吼聲,頓時把段羽嚇了一跳。

以前大小姐可是最喜歡他們少爺的,就算是再生氣,也會出來見一見,這次忽然說不見,看來生氣挺厲害啊……

想了想,他只好硬著頭皮繼續道:「大小姐,是二小姐那邊又出事了,大家都在等著你去解釋,少爺是一直站在你這邊的。」

段卿曦紅著眼睛從桌子上抬眸,正要怒吼說不見,但是小呆卻忽然跳到了桌子上。

「蠢女人,你在這裡生氣,人家那邊可得意壞了,幹嘛不去?揭穿她的真實面目啊!」

段卿曦也知道自己這樣很幼稚,但成熟太久了,一旦脆弱起來,簡直是比三歲小孩子還要無聊。

她哼了一聲,扭頭到另外一邊。

小呆就道:「要是再不去,她可就要把你的表哥舅舅什麼的全都搶走了,你捨得便宜了她嗎?」

聽到這裡,段卿曦猛地站了起來。

對,她為什麼要便宜了段詩詩?!

若是現在跟孫文他們鬧脾氣,最得意的便是段詩詩了!

段羽撓得頭都要禿了,就是想不出能說些什麼話把段卿曦哄出來。

就在這時候,段卿曦把門給打開了。

「小姐!」

「小姐!」

巧雲和禪雪一直擔心段卿曦會出什麼事,現在看到她開門也就放心了。

段卿曦看向段羽道:「走吧。」

「啊?哦……哦!」

段羽趕緊帶著段卿曦往段詩詩的院子走去,巧雲和禪雪對視了一眼,自然也趕緊跟了上去。

剛到段詩詩院子里的時候,段卿曦依舊能聽到段詩詩的抽泣聲。

她眉頭皺了一下,真是低估段詩詩了,都哭了那麼久,現在居然還能哭得出來。

也難怪段宏和孫雲華都那麼心疼她,果真是會哭的孩子有奶吃。

段卿曦剛走進去,孫雲華就狠狠瞪了她一眼。

可是不懂為什麼,在段卿曦與他對視的時候,卻忽然變得心虛,立馬收回了自己的視線。

怎麼……怎麼覺得心慌慌的? 失神的看著鏡頭,或許是近日來的事情太多,慕七若覺得眼睛都花了,眼前居然出現了一大批的記者。

「這位小姐,據消息您放出了吸血鬼!造成了城市恐慌……」

「我們要求冷氏更換代言人,並且暫停這項活動!吸血鬼的恐慌已經給人們的日常生活造成了巨大的……」

「這位小姐,您有本市居民的居住證明嗎?我能大膽猜測,您是不是也是吸血鬼的同夥或者傀儡?」

……

可兒不悅的看向警衛,大聲喝斥:「誰允許她們進來的!」

警衛無奈的攤攤手,人太多,他也忙不過來,慕七若沒有想到會有這麼多記者,只是麻木的站在原地,聽著記者一大堆的話。

「我看啊!她說不定就是吸血鬼!」不知道是誰的這樣一句話,讓人群紛紛起鬨起來。

「你看啊!她這個樣子,真像吸血鬼!」有人應和起來,可兒畢竟是個女孩子,怎麼能擋得住那麼多人。

慕七若一身緊身的紅裙,白嫩的肌膚顯的十分亮眼,血紅的瞳孔晶瑩剔透,美艷的紅唇,讓她整個人都美的不真實,似乎也只有吸血鬼這樣的生物才能做到的美麗。

「我們這是吸血鬼公主活動,這是吸血鬼公主的上妝,不是你們想的那樣!」可兒放開了聲音解釋,可是記者們卻不依不饒。

慕七若雖然出身名門,但是卻從未遭遇過這樣的記者圍堵情況,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慕七若出聲道:「可兒,夠了!別管她們,隨她們去吧!」

說罷,慕七若就坐回了拍攝的鏡頭前,誰知道記者們紛紛不滿的抱怨起來,慕七若嗤笑一聲,今天算是明白了什麼叫黏人!

拿過音箱,慕七若拖著大箱子,在地上發出刺耳的摩擦聲,站在了箱子上,厲聲喝道:

「你們有什麼資格在這裡叫嚷!破壞我慕七若一天的好心情,你們賠的起嗎?我是吸血鬼,不是吸血鬼,和你們有關係嗎?你們誰的血被我吸了?說啊,誰被我吸了血?大步向前一步走!」

慕七若發起飆的樣子頓時讓記者們紛紛愣住,他們只是為了尋找新聞爆點,怎麼知道踢到鐵板!

「全部出去!」話音一落,一群警衛跑了進來,將記者們轟走。

白楷澤看向站在箱子上的慕七若,不悅的皺眉,「慕七若,你還是不是女生!」

慕七若看了他一眼,生氣的將話筒扔向了白楷澤,白楷澤接住話筒,看著慕七若氣呼呼的坐在椅子上,目光落在了暗處的那堵牆。

「會長找到依繁了嗎?還有淺川!」慕七若低著頭,出聲詢問道。

白楷澤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南宮敘看著大批的記者被踢走,這才悠悠然的出現了,看向慕七若道:「姐姐,是尹淺川把蘇依繁綁走了。」

「你在說什麼!」慕七若不可思議的怒目起來。

白楷澤看了她一眼,冷哼,「不知道你都認識的什麼樣的人!那個尹淺川根本不是什麼普通人!」

慕七若看向白楷澤,想瞪他,又努努嘴,看向了南宮敘。

「他是尹家的大少爺!呃,你別問我怎麼知道的,現在救出蘇依繁要緊!」南宮敘見慕七若要張口詢問,連忙道。 慕七若蹙起眉,「你沒說依繁在哪裡!」

「冷家主家別墅!」南宮敘脫口而出,白楷澤冷冷的看向他。

南宮敘咽了咽口水在慕七若的催促下,說出了理由,「尹氏和冷氏有交易,是以小女孩做籌碼!而且,我親眼看到尹淺川進出冷家!」

慕七若只覺得一切都不可思議,立馬飛奔而出,因為腳上的高跟鞋太高,慕七若索性直接脫下鞋子,赤著腳走出了公司。

白楷澤跟了出來,看著地上的高跟鞋,快步的跟了上去,這個慕七若又開始大小姐脾氣了!冷家的人,會讓她進別墅嗎?

「這位小姐,您這是……」

冷家的傭人看著周身氣場瞬間擴散的慕七若,一雙猩紅的眼睛,美艷的妝容讓她像極了平時看到的生物,傭人嚇的不敢上前。

「尹淺川!你給我出來!」慕七若輕而易舉的進入了冷家的別墅客廳,看著坐在沙發上的漂亮女人,皺起眉道:「尹淺川呢!」

艾麗莎看著慕七若毫無禮貌的樣子,怒目而視,想要怒斥,看到慕七若猩紅的瞳孔和妖冶的裝束,頓時噤聲。

「淺川,她,我就帶走了!不久,就……」

「夜洛!」從未見這個白衣男人會如此驚愕的目光,尹淺川不禁叫了他的名字。

慕七若看著尹淺川西裝革履,和之前的簡單白襯衫的大男孩截然不同,咬著牙,冷冷的走了過去,一把掐住他的脖子。

「尹淺川!你把依繁帶到哪裡去了?」尹淺川被狠狠的一掐,當他對上慕七若紅色的眸子,心,一怔。

僅僅的片刻的停頓,慕七若沒有得到想要的答案,朝著尹淺川,狠狠的扇了一巴掌,「我在問你話!」

尹淺川皺起眉,目光陰冷的看向慕七若,慕七若正在生氣,根本不理會尹淺川的目光,又是一巴掌扇了上去,「本小姐在問你話!回答我!」

夜洛的目光落在慕七若的臉上,那所怒氣衝天的眸子,讓人迷醉,卻讓他發寒。

尹淺川連續被扇了兩個巴掌,勒住慕七若的手,冷冷道:「不知道!」

慕七若冷笑,掃視著他的一身名牌衣飾,「房東嘴裡的可憐少年?尹淺川!你的演技可真贊!我慕七若最恨騙我的人!」

「慕七若,我從不打女人,你扇了我兩個巴掌,我接受!如果你要繼續在這裡鬧下去!我會把你送往警——!」

尹淺川的話字字落實,可是話還未說完,慕七若又是一巴掌扇了過去,夜洛朝著慕七若的身後狠狠的打了下去。

慕七若眼前一黑,整個人暈了過去,艾麗莎坐在沙發上,看著這一幕,驚魂未定,她還就從來沒有看過這樣潑辣的女生。

「帶到我的實驗室。」夜洛看了一眼地上的慕七若,朝著進門的守衛道。

冷晨聽到樓下的聲音,扶著樓梯走了下來,看到地上的慕七若,冷聲道:「不許動她!」

尹淺川聽到這個聲音,皺起了眉,冷晨居然在冷家!

「二少爺,夜少需要她實驗。」守衛怯怯的說著,但是卻不敢有什麼動作。

冷晨怒吼道:「誰敢動她,我廢了他!」

「呵呵,冷晨,你什麼時候裝起了情聖!這個女孩擅闖冷家,自己送上門!你自身難保,還有功夫擔心別人?」艾麗莎不屑的看了一眼冷晨,呵呵的冷笑起來。 看到段卿曦進來后,段詩詩哭得更加凄涼,段宏想要出聲安慰,卻又顧忌著段卿曦,兩邊為難。

段卿曦看了看段卿曦,又看了看孫雲華,而後開口道:「怎麼了?把我叫來這裡,卻一句話都不說話?」

段詩詩的哭泣聲小了一些,顯然是想要開口說話的,但是卻又不想當第一個開口說話的人。

見狀,孫雲華就直接開口質問道:「段卿曦,我問你!你為什麼要害我表妹?!」

段卿曦看了他一眼,孫雲華身上的氣勢卻下意識地弱了起來。

他也不懂自己到底是怎麼回事,只要是面對這段卿曦,就好像覺得很心虛,根本不敢大聲開口說話。

「我害詩詩?」

段卿曦看向段詩詩,然後又看向段宏,「爹爹,這話是什麼意思?」

在這之前,段卿曦就跟段宏說過,段詩詩不知道怎麼回事,居然把自己出事怪罪在了段卿曦的頭上。

他本來想跟孫文和孫雲華好好解釋一下,可是現在是在段詩詩的面前,他又不好說些什麼。

一來是怕這樣會刺激了段詩詩,讓她做出更加極端的事情,二來這孫文和孫雲華畢竟是孫家的人,心自然是偏向段詩詩的,萬一他這解釋,讓他們誤會自己是故意偏袒段卿曦,只怕段卿曦會更加招惹他們討厭。

頓了好一會兒后,段宏才走向段卿曦,張了張唇,本想為她說幾句話,想了想,又轉而說道:「曦兒,讓你過來,其實是因為詩詩和碧玉說……段有才之所以能潛入我們段府,而且還……還對詩詩做出這種事情,全是你在背後操控?」

段卿曦心裡冷笑,暗暗瞥向段詩詩,正巧能看到她眼底的得意和諷刺,好像這一仗她一定會贏。

呵,不就是演戲嘛!

當誰不會啊!

段卿曦露出震驚的神色,眼眶微紅,卻又努力地不讓自己哭出來,望著段宏的眼神帶著受傷和難過,那是不被自己最親近之人信任和懷疑后而產生的痛苦。

「爹爹,您……您怎麼會這樣說呢?!我……我何曾做過這種事情?!您這是侮辱我!」

段宏見她這樣,下意識地就想說這其中肯定有誤會。

但段詩詩卻哭道:「姐姐!事到如今你還要狡辯嗎?!是你讓下人傳信讓我到你院子里去,我和碧玉去了之後,你又將碧玉趕到外面,而後在房中給我下毒,讓我動彈不得!最後……最後你就把段有才放了進來!」

「嗚嗚嗚……我到底做錯了什麼,你要這樣侮辱我?!我……我名聲已毀,我活著還有什麼用!?」

說著,她做出一副要下床自殺的模樣,但碧玉早知道她這是什麼意思,所以便趕緊攔住她,不讓她下床。

同時也哭得很凄慘,「小姐……小姐你可千萬不要想不開啊!你放心,將軍……將軍和表少爺他們一定會為你做主的!」

這鍋可是直接丟給了段宏和孫文、孫雲華他們,要是他們不為段詩詩做主,那不就是逼著段詩詩去死嗎?

段宏為難,著急得像是熱鍋上的螞蟻,但卻又不知道自己能做些什麼。 冰冷的昏暗的房間里,蘇依繁動了動粉潤的唇,看著桌上的針管里晃動的液體,痛苦的皺著眉……

「淺川!淺川!你要幹什麼!嗚嗚——」針尖沒入蘇依繁的體內,蘇依繁看著冷漠的坐在一旁的尹淺川,哭著叫他的名字。

不知名的液體融入血液,蘇依繁看向默不作聲的尹淺川,不知道為什麼,視線開始模糊了。

淚,一滴滴的落了下來,蘇依繁出奇的安靜了下來,夜洛看著蘇依繁沒有絲毫的反應了,看了看藥劑,難道藥劑出了問題?

「啊——」撕心裂肺的叫聲響徹了整個房間,蘇依繁猩紅的眸子快速的顯現出來,卻很快的又暗淡下去。

尹淺川的手緊緊的握成拳,冷漠的站起身,朝著門口走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