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以前夏夜姐姐教我的遊戲……」

夏天嘿嘿一笑,看向艾薩克,忽然疑惑,「阿爸,為什麼夏夜姐姐不見了?」夏天的反射弧也真是夠長的,這時候才意識到,夏夜不見了。

幾個大人面面相覷。

唐寧的臉色淡淡,她將魚頭夾給了夏天,「夏夜姐姐去了該去的地方,吃東西吧……」

夏天還是個孩子,注意力最容易被轉移了。

看到美味的魚頭,他頓時眼裡一亮。

點點頭,「哦……」趕緊笨拙的用筷子吃起來。

大人們這才鬆了一口氣,吃著吃著,艾薩克忽然驚叫一聲,「糖糖,你是不是忘了什麼事?」

「什麼?」唐寧被嚇到,差點將魚刺卡在喉嚨。

艾薩克看看麥克,在看看她,「你和大鳥的婚事啊……你不是說,你是一個極其注重儀式感的人嗎?若是沒婚禮,你們兩現在應該還算不上是伴侶吧?」

唐寧眨眨眼,她可算是反應過來了。

麥克住到木樓來這麼久,自己忙著建房子,修繕院落,居然將這麼要緊的事兒給忘了。

她看向麥克。

她忽然發現,他的耳根居然紅紅的。

「今晚月亮挺圓的……」凌風在一旁默默開口。

麥克感覺到,自己的心跳加速了。

唐寧卻垂下眼帘,「今晚太倉促了,我會重新選個時間,好好做個準備,再和麥克舉行婚禮……麥克,可以嗎?」

麥克看著她的眼眸里滿是溫柔,「你決定就好。」

能待在她身邊,對他來說,已經足夠了。

有沒有儀式,都不重要。

只是……

他怎麼覺得,小雌性此刻看起來心情很不好呢……

……

飯後,唐寧將收拾廚房的事兒交給了幾個男人。

她緩步上樓。

安格斯已經將她的房間重新收拾了一下,床榻上也鋪上了棉絮。

她站在窗口,看著天上。

嗯,月亮是挺圓的。

不過,她現在提不起心情和麥克結侶,若是用一張不開心的臉對著麥克,她想,麥克應該也會不開心,對他不公平。

她的眼眸忽然一眯。

看向了院子外的某棵樹上。

眸色冷至零下,她一把將窗戶給關上,轉身來,凌風正好進門。

「怎麼了?」看她生氣的模樣,凌風走過來,抱住她,捏住她的小臉,疑惑的問道。

「沒事兒……看到一些不開心的人而已……凌風哥哥,我想睡覺……」她將小腦袋靠在了他的肩膀上,疲倦開口。

在天界時,她腦子裡一下子蹦進了太多太多的記憶。

精神已經有些承受不住。

而且,她現在的身體不是當初那具仙身,靈力和仙法突然湧入,她還沒來得及梳理,需要靜下心來好好的引導這股靈力。

凌風一把將她抱起。

把她放到床上。

「他跟著我們下界來的……小寧,你預備就這麼冷著他嗎?」凌風可記得,這個丫頭當初對戰神梓修愛得有多痴傻。

唐寧在軟和的被窩裡一滾。

「當年,他冷著我的時候,你怎麼不去幫我說話?」她縮在被窩裡,小手拉著他的衣服,抬眸不開心的瞪著他。

「你怎麼就知道,我沒去說話?」凌風在她臉上戳了戳,「不過,說了之後,他還是一副冰山模樣,我也沒法子了……」

「那你現在還幫著他說話!」唐寧揚起下巴,哼哼兩聲。

凌風捏捏她的小鼻子,「笨蛋,我只是不想你以後後悔而已……」 「後悔什麼?」唐寧裝作聽不懂他的話,轉身背對著他,閉上了眼睛。

凌風見她裝傻,無奈的嘆了一口氣,從后擁著她,「算了,你開心就好。」

唐寧沒說話。

……

屋外那棵樹上。

長身玉立一男人。

他將屋內兩人的對話完全聽在了耳里。

她說,看到自己就覺得不開心。

她將當年自己幾百年不去探望她的事兒牢記在心裡。

雲天羽知道,自己這次想要讓這丫頭放下這些心結,會非常難。

可是,還是得努力讓她接受自己。

他現在已經不是萬年前的那個戰神了,他的肩上沒了那麼多的責任,他可以自主的追求所愛了。

最主要的是,他要將欠她的全部彌補給她。

然後,再好好的愛她,守護她。

他會用毅力打動她的。



接下來的這段日子,雲天羽同學便用實際行動來證明了,自己的持之以恆,永不放棄!

唐寧不管去哪裡,都能夠感受到他的氣息,他就那麼不遠不近的跟著,讓唐寧頭皮發麻!

咬著牙,她實在是受不了了。

便決定,在初雪那天和麥克結婚,她不信,梓修這樣的老古董還能夠有臉看自己和別的男人洞房花燭。

雪花飄飄洒洒,所有人都穿上了棉衣。

唐寧則換上了婚紗,帶上自己做的手套,捧著一束花,挽著麥克的手臂,緩步從鋪滿了花瓣的樓梯上下來。

夏天和安康一人拎著一個花籃,朝著兩人撒花~

外面太冷了,唐寧和麥克是在屋內行禮的。

雲天羽聽到,小丫頭軟糯的在宣誓,「我會一輩子抓緊他的手,不管生老病死,都不會放開他!」

麥克也學著她的話,鄭重其事的說了一遍。

然後,他聽到,屋內傳來了歡呼聲……

這個禮節他沒見過。

應該是青檸轉世中的某一世中的結婚禮儀。

禮成后,唐寧去把婚紗換了,穿上一件棉襖,下樓來,安格斯已經將火鍋準備好了。

這是唐寧讓鐵匠叔叔根據她在古裝劇里看到的那種打邊爐的鍋子打造的,下面放的是炭火,可以隨時加火減火。

鍋子要比打邊爐那種鍋子大很多,一家人圍坐著,熱湯滾滾,火鍋的香氣撲出來,唐寧咕咚咽了咽口水。

牛肉和羊肉全是最新鮮的,還有她最愛的鴨腸和豬腦花,土豆切成片,藕也切成片,還有她前兩天去山上偶然找到的山藥。

「好香啊~小寧寧,我也要吃……」

唐寧剛準備動筷子,神識中,小桃枝開始一邊吞口水,一邊大喊。

唐寧皺皺眉,「你是想讓我給你燙好扔到空間里來嗎?」

「不不不,我可以幻化成人型了……不過,需要你幫我注入一些靈氣……」桃枝的語氣裡帶著諂媚。

唐寧眯著眼一笑,然後,手指放到小腹前,眯上眼,將一絲靈力注入了木鐲中。

「可以了……真不愧是上仙啊!你的一絲靈力,差點就讓我爆體了!啊!我小桃枝終於又可以見到天日了……」

唐寧緩緩睜開眼,掃視一桌的人,壞笑道:「有個新朋友要來一起吃飯!」

「嗯?」凌風幾人並不知道唐寧在神識里和桃枝聊了什麼,都在猜想,是不是唐寧原諒雲天羽了,所以,要叫雲天羽來吃飯。

唐寧抬起手鐲來,一股粉色的光芒溢出來,唐寧看到,坐在自己對面的艾薩克咬著筷子,一臉獃滯的看著自己的身後。

其餘的人也是驚訝無比。

「怎麼了?小桃枝很醜嗎?」她緩緩轉過頭去,看到了站在身後的一身粉紅的小姑娘。

「哎呀,我湊!」

她嚇得立馬蹦起來。

她以前還是青檸的時候,這個手鐲只是一個普通的空間神器,她死後,手鐲落入凡塵,吸天地之靈氣,日月之精華后,神器中漸漸孕育出了守護神獸來。

所以,連唐寧這個當主人的,都沒見過小桃枝的真面目。

看到時,她才會如此的驚訝。

緩過來之後,她伸出小手來,走到桃枝的跟前,摸摸她臉上的腮紅,「你是個妹子啊……」

「對啊!」桃枝的聲線很低,所以,讓唐寧誤會了這麼久。

唐寧打量著她這一身裝扮。

簡直不要太一言難盡。

粉色的衣服上面滿是桃花瓣,頭頂上扎了一個衝天炮鞭子,鼓鼓攘攘,像個葫蘆。

巴掌大的小臉上擦滿了腮紅,唐寧看著,莫名覺得她很像是個年畫娃娃。

「先坐下吃飯吧……」

她無奈的拍拍她的肩膀,讓她坐在了自己的身邊。

小桃枝看著桌上這些男人,還有那兩個小孩,嘿嘿一笑,外向的揮揮手,「你們好,我叫桃枝,是小寧寧的契約神獸……」

夏天咬著筷子看著她這幅尊容,眨眨眼,疑惑的問,「你是什麼獸?」

桃枝也眨眨眼,真的很仔細的在想,自己是什麼獸,想了許久許久,她扭過頭看向唐寧,「唐寧寧,我是什麼獸?」

唐寧將一塊涮熟了的牛肉片塞進了她的嘴巴里,「你就是一個靈氣孕育的靈體而已,什麼獸……小禽獸!」

桃枝怎麼覺得,這個主人是在罵自己呢?

呆萌的嚼了嚼嘴裡的牛肉片,垂下頭,繼續吃東西。

凌風看著桃枝,可能因為是青檸的身體製作的空間器,所以它的靈體,眉宇間,和青檸那張出塵的絕美臉蛋兒有著三分相像。

不過這性格和青檸比起來,還真是……

天差地別!

桃枝的性格,和轉世之後的唐小寧要相像許多。

「唔,好好吃……小寧寧,以後沒事兒,我就不進空間了……就跟在你身後吃香的喝辣的!哈哈哈~~~」

可能是因為餓了好多年,桃枝吃飯的速度簡直是風捲殘雲,所到之地,片甲不留。

半頭牛都是她一人給吃光的。

唐寧幾人默默地涮肉吃,時不時的打量她,然後,默默的加快自己的吃飯速度。

要是慢了,肯定會吃不飽。

吃晚飯,唐寧敲了敲桃枝的腦袋,「要跟著我吃香的喝辣的,就要收拾廚房洗碗……你能辦到嗎?」

桃枝眯著眼一笑,「有仙術在,我啥都能辦到!」

「問題就是,不能用仙術,必須親自動手,將每一個碗給洗乾淨。」 「啊……」小桃枝立馬皺起了小臉兒。

唐寧得逞一笑,邁腿上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