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隆!」

姬紉長和姬威猛屍體碎裂,化作一片血雨。

「姬冷月,好大的威風啊,可惜對付不了敵人,只能在自己人身上耍威風!」秦烈哈哈大笑,不等姬冷月回話,身影突然消失。

「秦烈,你有種別跑,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廟,老夫今晚必將你擒拿,千刀萬剮,回頭踏平極劍峰,斬盡殺絕,雞犬不留!」姬冷月陰森森道,對秦烈痛恨之情,飆升到極限!

「是嗎,那就看看是我先殺了你,還是你殺了我吧!」秦烈的聲音突然響起,毫無前兆。

眾人心中一凜,意識到這陣法,並沒有完全破掉,屏蔽了自己的感知,秦烈則如魚得水,神出鬼沒。

或者說,他們只是破掉了一個陣法,但是亂葬崗卻不止一個陣法,而是陣中套陣。

彷彿印證了姬家心目中的想法,迷濛的水霧,伴隨著陰風陣陣,無聲無息蔓延。

一聲凄厲的尖叫,劃破虛空。

秦烈的身影突然出現在姬冷月身前,彷彿一道燃燒的紅色閃電,射向姬冷月。

天極劍比紅色閃電更快,剛一出現,閃亮的劍尖已經刺了出去。

姬冷月手中突然多了一柄寶刀,輕輕揮舞,刀光爆射。

無盡刀芒綻放,宛如一個太陽,照亮夜空。

姬冷月這一刀,充分體現了姬家最強戰力的水平,粉碎了秦烈的進攻,反擊如潮水般襲來。

秦烈也不著急,一劍無功,隨即後退,重新隱入陣法藏匿起來,他的心態很好,從沒想過姬冷月也像姬紉長和姬威猛一樣被自己輕鬆幹掉。

說到底,是秦烈幾乎以一人之力,拖住了整個姬家三分之一的戰力,而且還殺死了兩名真元九重天的武者。

戰鬥完全按照自己預定的軌跡前進,此時朱雀城那邊,應該也開始反擊了。

失去了陣法,陣師,以及天道山河扇的姬家,不可能困住朱雀城。

一旦朱家得手,不需要徹底擊敗姬家,只要能小勝一場,消息傳來,姬冷月等人必然心急如焚,距離敗亡不遠矣。

到時候,秦烈端掉姬冷月等人,攜大勝之威,席捲朱雀城,與朱家裡應外合,夾擊姬家圍城之軍,勝利唾手可得。

姬冷月他們的最佳選擇,是放棄糾纏秦烈,不顧一切突圍,尚可為姬家保留一絲元氣,但是他們的損失太大了,姬家的面子也決定了,他們不可能無功而返。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夏雲溪控陣,蒼雲戰屍釋放屍氣,秦烈藉助陣法掩護,神出鬼沒的偷襲敵人。

姬冷月等姬家武者疲於應付,空有絕對優勢的戰力,卻找不到敵人,只能像無頭蒼蠅一樣,蠻力破陣。

陣法破了一個,旋即會出現一個新的陣法,無窮無盡。

姬冷月終於意識到,蠻力破陣雖然是一種萬能方法,但那是針對某一個具體的陣法來說。

要想脫困而出,還是得幹掉主陣之人。

經過長時間的試探,終於鎖定了陣法師藏在地底,亂葬崗所在的小山丘,提前被掏空,裡面修建了一座地下石堡。

姬冷月很快找到了入口,發現蒼雲戰屍守住洞口,一夫當關,萬夫莫開。

姬家武者頓時抓狂,不甘心逃走,又無法幹掉敵人,雙方展開了漫長的持久戰。

半個時辰后,姬冷月忽然發現,自己體力急劇下降,真元消耗速度大增。

其他人也是一樣,但是剛開始的時候,眾人不以為意,認為這是正常現象,自從被困在陣法裡面,他們不停的戰鬥。

但是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姬家總共還剩下七人,姬冷月把他們分成兩組,每組三人,自己居中調配。

其中一組,繼續攻擊陣法,另一組則趁機恢復真元。

這時候,他們終於發現了不對勁,真元恢復速度太慢了,幾乎沒有長進。

天道山河陣的特性,他們並不陌生,可以製造主場優勢,增強自己的力量,壓制敵人的力量。

但是陣法之力,並不能影響武者體內的真元運轉,即使有一定的影響,也微小到可以忽略不計的程度。

「是屍氣!」姬冷月驚呼道,倒抽一口涼氣。

「陣法師掩蓋,屍氣才是真正的殺手鐧!」姬無常也反應過來,面色變得極其難看。

「宗主,現在怎麼辦,破陣已經無望,咱們突圍吧?」姬天罡陰鬱道,今天姬家一頭栽坑裡,被坑慘了。

秦烈突然出現了,狂霸一刀,劈開空氣,熾熱的火紅色刀芒,斬向姬天罡。

這一點異常兇猛,釋放出無盡熱力,四周溫度急劇升高。

「早就等著你了!」姬天罡咆哮一聲,手中突然多了一柄戰刀,攻敵必救,拼著自己受傷,也要砍傷秦烈。

姬家武者有七人,秦烈只有一人,只要殺了秦烈,即使損失一人,對整個姬家來說,也是大賺特賺。

「玉石俱焚嗎,你想多了!」秦烈咧嘴一笑,魔火刀去勢不變,左手張開,突然多了一塊黑黝黝的石頭,在黑暗中微不可見,抓向姬天罡的戰刀。

在旁人看來,秦烈赤手空拳,拼著不要左手,也要跟姬天罡同歸於盡。

「轟!」

戰刀狠狠擊中秦烈的左手,響起沉悶的撞擊聲。

姬天罡暗叫不妙,知道自己中計了,偷雞不成蝕把米。

實際上,即使他看清楚秦烈掌心的東西,也只會認為那是一塊普通的石頭,而不是神奇法寶,擋不住狂暴的一刀,還是會殺過去,所以結局一樣。

秦烈以他山石,完美擋住姬天罡的刀法,石頭彷彿一個無底洞,瘋狂吸收天罡戰刀的力量。

秦烈的魔火刀,結結實實砍中姬天罡的左臂,齊著肩膀斬斷。

姬無常和姬忠信一左一右,閃電般殺來,救援姬天罡。

秦烈悶哼一聲,身影搖晃,後退的時候,張嘴吐出一道寒光,沒入姬天罡咽喉。

斷魂針!

針出人斷魂!

又是在黑暗中,重傷的姬天罡無法閃避,慘叫一聲,倒地身亡。

秦烈吐出斷魂針后,知道以此針的無敵犀利,必然奏功,第一時間消失。

姬無常和姬忠信的攻擊,落在秦烈剛剛消失的地方,爆出燦爛的神光,在黑夜中,猶如慶祝的煙花。 恐怖的攻擊力量,隔空釋放。

秦烈痛哼一聲,從不遠處的空中現形,身影踉蹌,站立不穩。

他雖然提前一步離開,但是姬無常和姬忠信都是真元九重天的武者,攻擊力奇大無比。

不過秦烈的傷勢並不重,換取姬天罡的一條命,絕對超值。

另外兩名武者見秦烈沒有死,隨即發動,衝殺過來。

秦烈冷笑一聲,身影一晃消失,剛才受傷,那是殺死姬天罡必須要付出的代價,現在一心閃避,敵人休想碰到他一根毫毛。

非但如此,進攻他的兩名姬家武者,反而陷入了生死危機。

秦烈消失的地方,突然出現一個慘白色的拳頭,散發出驚人的死亡之力。

「轟隆!」

蒼雲戰屍一拳轟出,迎上敵人的攻擊。

恐怖的爆炸中,蒼雲戰屍整條手臂碎裂,沒有血液,只有屍水橫飛。

兩名姬家武者駭然大驚,慘叫一聲連忙後退。

蒼雲戰屍不怕死,是所有惜命武者的剋星。

地堡裡面,夏雲溪前方,漂浮著一面水鏡,顯示剛才的戰鬥畫面。

夏雲溪雙手結印,鎖定水鏡中企圖偷襲秦烈,但是被蒼雲戰屍擋住的那兩名武者,雙手飛快結印,狠狠一按。

她是陣法的掌控者,任何一個動作,立即在陣法中得到體現。

地面上,那兩名武者正瘋狂後退,遠離蒼雲戰屍。

忽然間光芒閃爍,周圍的植被瘋長,藤蘿化龍,飛出一條條觸手,纏住了他們的身體。

天道山河扇,催化草木植被,正是它的拿手好戲。

兩人魂飛魄散,發力震碎草木觸手,它們對武者的威脅有限,力量也不強,但要命的是,遲滯了這兩名武者的行動。

蒼雲戰屍迅速臨近,斷折的手臂,露出白森森的骨頭。

對武者來說,這種傷勢,已經不能作戰。

但是對蒼雲戰屍來說,屍毒集聚的骨頭,是對付普通武者最厲害的武器。

「咔嚓!」

骨刺鋒利如刀,狠狠刺入兩名武者的身體,不是要害部位,卻是致命的傷害。

恐怖屍毒瞬間擴散的全身,兩名武者只覺得血肉精氣疾速消散,生命之火猶如狂風暴雨中的燭火,眨眼間消逝。

「混蛋啊!」

姬冷月感同身受,眼睜睜看著兩名強壯的武者,變成兩具屍體,發出憤怒的咆哮。

憤怒歸憤怒,卻於事無補,即使他實力最高,也不敢跟蒼雲戰屍拚命。

姬冷月見多識廣,應龍城中有一座傳送陣,可以前往北倉域。

只是在北倉域的大人物眼中,極劍星是貧瘠的蠻荒之地,靈氣匱乏,看不起極劍星出來的人。

姬家在極劍星稱王稱霸,地位尊崇,但是到了北倉域,就是一個鄉巴佬,處處遭人白眼。

北倉域的東西,非常昂貴,一般人買不起。

這裡所說的一般人,同樣包含了姬家人。

極劍星的東西,帶到北倉域,則根本賣不出去。

每次開啟傳送陣,消耗的元石異常驚人,往往一次交易,別說賺取收益,就連傳送陣的消耗,都無法彌補。

久而久之,姬家的傳送陣有等於無,對北倉域的了解,極其孤陋寡聞。

儘管如此,姬冷月畢竟是去過北倉域的人,知道那邊有一個鼎鼎大名的宗門,名叫屍聖宗,亦正亦邪。

剛開始的時候,姬冷月沒把蒼雲戰屍和屍聖宗聯繫起來,但是隨著姬家武者一個個詭異的死去,終於明白蒼雲戰屍根本不是人,而是一具戰鬥殭屍。

只是姬冷月想破腦袋,也無法明白,秦烈一個極劍星上土生土長的武者,活動範圍從來沒有出過南疆,怎麼會懂得煉製戰屍,而且實力還不弱?

是祖傳下來的戰屍,還是進入某個上古遺迹,獲得了戰屍傳承?

但是不管怎樣,都表明秦烈和屍聖宗有千絲萬縷的聯繫。

對於極劍星所有武者勢力來說,屍聖宗都是「上宗」,而且是以睚眥必報,兇狠殘暴著稱的上宗大派。

戰屍恐怖,煉製和使用戰屍的屍聖宗,更加恐怖。

想到秦烈可能跟屍聖宗有關,姬冷月臉都綠了。

這可不是什麼小事,而是足以讓姬家和應龍宗滅門的大事。

即使進攻朱雀城失敗,姬家和應龍宗最壞的結局,也只是衰落一段時間,但是以他們數萬年深厚的積累,很快又能重新崛起。

可是一旦得罪了屍聖宗,人家只要出動一個法相境的武者,帶一具戰屍,便足以滅絕姬家和應龍宗。

姬冷月全身冷汗,腦袋陣陣暈眩,苦思應對之法。

和解是不可能了,雙方結仇太深,那就只能不惜一切代價,殺死秦烈。

這意味著,即使放棄朱雀城,放過朱家,也不能放過秦烈。

姬冷月決斷非常,當即傳訊姬須,立即抽掉兵力,增援亂葬崗。

姬須主持進攻朱雀城,收到姬冷月的緊急求援令,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這個世界上,還有姬冷月對付不了的人嗎?

要知道,姬冷月在三百年前踏入真元九重天,一百年前達到巔峰境,正式晉入鑄法相的階段,只是自那以後,修為停滯不前,百年來沒有任何突破的跡象。

這是極劍星的桎梏,元力貧瘠,無法承擔法相境武者突破所需要的元力濃度,同時也意味著,姬冷月在極劍星,沒有對手。

重活官路錢途 更何況,姬冷月不是一個人在戰鬥,他足足帶了八名真元九重天武者,這股力量,足以橫掃整個極劍星,為何還要援兵?

姬鬚根本不認為姬冷月這樣做是為了對付秦烈,且不說秦烈修鍊時間太短,即使他有那個實力,早就在南疆稱王稱霸了,豈容龔家,東門家,虎嘯谷等二流世家,三流宗門囂張?

於是問題來了,姬冷月身邊的力量如此強大,為何還要求援?

姬須圍困朱雀城的兵力,卻已經捉襟見肘,此時他不得不考慮姬冷月這樣做的背後,是否隱含著深意。

要命的是,在姬家內部,一直奉行雙首領的制度,以保證姬家的強盛,但也無可避免的造成隔閡。

嚴格來講,姬冷月和姬須地位平等,誰也不能命令誰,大多數時候可以相互合作,關係融洽,但是一旦涉及深層次的利益爭端,鬥爭異常激烈。

姬須稍作思慮,便拒絕了姬冷月的建議,他的理由很充分,因為朱雀城恰好在這時候,發起了反擊,大力古猿和銀眸雪豹的身影,出現在姬家武者駐地的外面,來回遊盪。

朱家反攻的力度不大,大力古猿和銀眸雪豹暫時沒有發起進攻,可是姬須不敢掉以輕心,需知此時姬家的圍城大軍,徒有其表。

Leave a comment